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柴玉桥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简介:
    柴玉桥
    (Chai,Yuqiao),男 ,五十多岁,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610主任。

    二零零零年夏天,司法所所长张华、邢国平、柴玉桥等五、六个人,把孙庄乡北横歧村大法弟子刘凤然绑架到乡政府转送涿州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乡政府张华、郭芳、邢国平、柴玉桥等五、六个人把刘凤然绑架到孙庄乡司法所,张华、郭芳、侯某、柴玉桥等十多个人让她脱了衣服,穿秋衣趴在椅子上,围着她打她,用胶皮管、木板、铁掀、电棍打,抽嘴巴,拳打脚踢。对她进行毒打,共打了她两个多小时。打得她脸肿的变了形,眼睛被打出血,臀部至小腿被打得肌肉腐烂,流出脓水,臀部已烂的露出骨头。现在疤痕犹在。脸部青紫半年才恢复正常。被打后只能蹲着走路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时间。半年后生活才能自理,恢复正常。

    二零零三年六月,乡政府的邢国平,王瑞东,柴玉桥等五人把孙庄乡南横歧村大法弟子苏振英(女,五十一岁)从家中绑架到孙庄乡政府。

    当时,肖立新、侯某、邢国平、柴玉桥等五、六个人围住她,用橡胶棒打苏振英臀部,打了一个多小时。苏振英被打得臀部青紫,不能坐卧。恶人还把她铐在大树上。恶人柴玉桥说:你要不把别人“招”出来,就用电棍电你。说着就把电棍打开。这几个恶人向她家人勒索三千五百元钱,并向家人索要五百元的烟钱。苏振英被迫害一天一夜,才被放回家。

    事隔几天,邢国平、王瑞东、柴玉桥等五人把她从家中绑架到乡政府一天一夜,后来把她转到南马洗脑班迫害,每天单手铐在床上,十多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乡政府的邢国平、王瑞东、柴玉桥等五人把孙庄乡北横歧村的大法弟子李文花从家中绑架到乡政府,并把她铐在大树上,向家人勒索二百元钱,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左右,乡政府牛振华、柴玉桥、邢恶警、徐恶警等人将大法弟子刘桂华非法抓走,刚到乡政府大院,侯玉平、柴玉桥、邢恶警、肖立新、徐恶警、乔永里等恶徒就开始打刘桂华的上半身,一会儿,有两人压住刘桂华,两人用黑白胶皮管子轮流打,打得刘桂华下半身全是黑色的。恶徒还勒索刘桂华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他和恶警王增军、何雪健等四个人气势汹汹又来她家非法搜查,连顶棚,柴垛都翻了,大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仍然一无所获。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上,以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为主谋,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所长褚春水等人,策划、组织实施了对东城坊镇刘季芝、瞿文亭、韩玉芝、魏宝良、汪贺林等5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全部塞上车,拉到了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正是这次非法抓捕,让何雪健找到了“立功”和表现的机会。

    宋小彬、综制办柴玉乔、西疃村恶党支书杨顺,成立了三人组,他们跟踪、恐吓受害者家属,监控住宅。对西疃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看管,不准出远门。几天来派人对受害者住宅一夜封堵。现在有关的责任人进驻到了西曈村,日夜巡逻,扬言:如果谁能提供出走在外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的线索,抓到后就赏金十万元!

    宋小彬、柴玉桥他们怕自己的丑事败露,怕自己的前程被毁了,怕自己的发财机会落空。不但不严惩恶徒,还要千方百计找到刘季芝,封她的口,阻止全世界正义人士对此邪恶事件的谴责。

    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等人靠着几年来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政策,靠着十一月上旬河北省610在涿州刚刚开完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之机,聚敛钱财,捞钱过年请客送礼打点“前途”。

    何雪健恶行被举报后,从受害人和当事人手上收集到了五张事后(在27日)补发的收据。收据上罚款名目清楚地写着“三千元”是“南马基地培训费”,盖的是柴玉桥主管的“综治办”的公章。

    事实上,第一,强迫送到南马洗脑“转化班”的法轮功学员必须交纳四千元,而不是三千元。第二,包括宋小彬的政法委和当地“综治办”根本没有权力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更不能加盖公章收取缴款。涿州市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才“有权”批送南马强制洗脑“转化班”。这就说明,宋小彬、柴玉桥等人积极响应河北省610提供的迫害法轮功的谋划,是为了从中牟利、中饱私囊。

    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指导员等人抓捕法轮功学员以勒索钱财,这种无法无天的做法给何雪健创造了犯罪的条件。在何雪健被拘捕后,他们惶恐不安,极力想掩盖其打着其主子涿州610名义,对法轮功学员“乱”罚款惹出的祸端。宋小彬利用柴玉桥和汪贺林的干兄弟关系,授意柴玉桥找法轮功学员汪贺林和瞿文亭,商量说:把你们送到南马“转化班”呆个几天,然后我托人把你们保出来。然后把从三千元钱提出来返还给你们一部份。邪恶之徒害怕罪行曝光天下追究其责任。

    据市公安局知情人说,目前五名法轮功学员中,有四人出于担心打击报复先后出走在外。在汪、瞿等人流离在外期间,他们还询问收据的下落,企图把三千元罚款退回以堵住受害人的嘴;另一方面又放话:收据上盖的章盖错了,是派出所罚的款,和他们没有关系,云云。

    三千元对于东城坊镇的农民是家庭全家一年的收入!对于这些农村的法轮功学员,每起交纳三千元“罚款”的背后,都有不止一件伤痛欲绝的故事,罚款就是在把法轮功学员逼上绝路。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警察强奸案发生后,受到世界范围的强烈谴责,犯罪恶警已经被判刑。柴玉桥及其家人非但不知改悔,反而把曝光强奸案真相反诬为造谣;其妻张桂云对外人胡说“法轮功太毒辣了”,其父柴珍在酒桌上当众说“对法轮功应该一个个的枪毙”,其子柴保国得知大法弟子去他家讲真相,扬言:“若再来,我劈了她。”

    二零零六年一月,东城坊镇的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乔、还有王会启等人已经驻入西曈(汀)村,村里安排了巡逻队,扬言要把流离在外的两个受害人,还有他和另一个现场的间接证人抓回来,如果谁能提供线索、抓到一个,就给十万元奖金。

    近日,涿州强奸案受害人刘季芝就被告人何雪健强奸、强制猥亵妇女一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和控告,要求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此案,追究何雪健强奸申诉人的刑事责任;同时,控告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民警邢国平、王增军、何雪健(现在押),以及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综治办柴玉桥、王会启,要求司法机关分别以刑讯逼供罪、强奸罪(共犯)依法追究以上五名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涿州强奸案的起因是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副书记宋晓斌、综治办主任柴玉桥,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敛财。

    去年十一月上旬,河北省“六一零”在涿州市开会,布置新一轮迫害法轮功。会议刚刚结束,宋晓斌、柴玉桥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敛财计划的第一步,此次抓人罚款共计一万二千三百元,全部入了宋晓斌、柴玉桥个人腰包。(前不久,又偷偷把一万二千三百元罚款全部退还受害人。)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多钟,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执行公务”过程中,连续强奸了两名女法轮功学员。

    本案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但是,一审判决对被告人何雪健强奸申诉人刘季芝的事实以“证据不足”不予认定,“对被告人何雪健摸刘某某乳房及阴部的事实予以认定”。

    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被告人何雪健上诉,维持原判。

    申诉人认为,“本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何雪健强制猥亵申诉人的定性是错误的,何雪健使用暴力强奸申诉人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犯罪。”一同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瞿文婷、汪贺林和家庭妇女贾艳芝也都站出来,用亲眼目睹申诉人被强奸后的失常表现作证。而她们的证言、证词却无人问津,也没有在任何场合被采用过。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何雪健强奸、强制猥亵妇女一案中,剥夺了申诉人参加庭审的权利,程序严重违法。”这是申诉的另一个理由。

    申诉人刘季芝从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到六月十五日一直被保定市公安局和涿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限制了人身自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送达了开庭“传票”,被传事由是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上午九时“参加庭审”,但由于申诉人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根本不能参加一审庭审活动以控告何雪健强奸申诉人的犯罪事实,而且申诉人从接到开庭传票到开庭只有五天时间,因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也没有机会聘请律师或亲属代理申诉人参加庭审。

    当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送来法院判决书时,也没有人告诉申诉人有权申请检察机关抗诉。因申诉人没有机会向律师咨询,导致法律赋予申诉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一审法院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一百五十五条、一百五十七条、一百五十九条、一百六十条之规定,程序严重违法。

    二审法院的审理程序同样存在问题。

    “本案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下达,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二审裁定下达,前后只有十七天时间。扣除一审被告人和被害人应该有的十天上诉期,二审法院审理本案只有七天时间。而二审裁定书发出的实际时间是‘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在此期间,二审法院没有询问申诉人对案件的看法或意见。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它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对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本案案情复杂,事实不清,特别是对被告人是否强奸申诉人这一重大犯罪事实不清情况下,二审法院更应该开庭审理本案。即使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也应该听取申诉人(被害人)的意见。因此,本案二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程序是不合法的。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原一审、二审程序违法,剥夺了申诉人的诉讼权利,为此,申诉人特请求法院对此案重新复查审理,依法对强奸犯何雪健从严惩处,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申诉同时,刘季芝对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民警邢国平、王增军、何雪健(现在押),以及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综治办柴玉桥、王会启五人,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

    控告人刘季芝认为,“被控告人邢国平和何雪健为了获取口供,违法使用械具殴打控告人,手段特别恶劣,而被控告人王增军、柴玉桥、王会启纵容、授意、指使何雪健对控告人刑讯逼供,给控告人的身体和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上述五人的行为均已涉嫌刑讯逼供犯罪。而在被控告人何雪健对控告人实施强奸犯罪过程中,被控告人王增军、王会启作为警察和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制止,而是纵容、默许何雪健实施了强奸犯罪,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坏的恶劣影响,被控告人王增军、王会启的行为应当构成强奸犯罪的共犯。为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之规定,特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请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住保定信访接待组雷洪涛法官和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的胡法官,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待了刘季芝的亲属,详细了解了刘季芝亲属反映的情况,认真做了记录。

    刘季芝的丈夫魏喜良亲手把刑事申诉状、刑事控告状交给了他们。雷洪涛法官当场表态:法轮功人员也是国家合法公民,其合法权益也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下来之后,认真研究此案,向有关领导和部门汇报,十月底前答覆。上午十一点,谈话结束,将近两个小时。

    当天下午五点,魏喜良又把申诉状、控告状递交到涿州市公安局。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八点多,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晓六一零柴玉桥、派出所所长褚春水等七、八个人,四、五辆车直接闯入郭旺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的讲法带及录音机等。后恶警逼其写保证书、勒索二千元,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恶警再次从门上翻入郭旺家,把郭旺的儿媳妇吓得两天没有吃饭。从那天起,郭旺的头脑开始不清楚,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神志不清,甚至炼功动作都想不起来了,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去世,年龄六十三岁。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其它恶报

    恶报描述:
    柴玉桥之妻张桂云(今年五十八岁),二零零六年初忽感身体不适,到北京医院检查,发现肝癌、胃癌,病入膏肓,一年来花去医疗费数万元(住院时还被盗六千元),仍不见好转。现在肝腹水卧床不起,已经准备好后事。

    其父柴珍肺结核发作,大口吐血。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涿州警察强奸案主要责任者柴玉桥遭恶报
    举报大法弟子-八旬老翁立遭恶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柴玉桥(610综合治理办公室参与迫害) 0312 ─3796310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罚款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毒打/殴打铐在某处上洗脑/送洗脑班电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残酷迫害法轮功-河北涿州市邪党十四年罪行录
    刘秋生被毒打致死 家人六年状告无门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一)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八大法弟子遭乡政府恶人殴打勒索详情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一)
    刘季芝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控告
    我见证的涿州强奸案的前前后后
    刘季芝,你现在哪里?
    继续聚焦河北涿州强暴案 曝光中共流氓本性(图)
    河北强暴案又一证人控诉中共恶警流氓行径
    遭悬赏十万元追捕,河北强暴案证人自述
    受害人刘季芝:凶手尚未法办 不要让正义的呼声减弱
    邪恶中共与迫害政策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图)
    河北省公安厅妄图掩盖强奸案真相
    河北警察强暴两妇女的案中案
    强奸受害人刘季芝:我要站出来揭露迫害

    所在单位:
    东城坊派出所综合办610

    受迫害人:
    瞿文亭; 魏宝良; 尹淑枝; 张桂兰; 张兰婷; 刘润静; 李文花; 刘凤然; 苏振英; 汪贺林; 韩玉芝; 刘季芝; 孙文香; 

    更新日期: 2019/8/11 9:2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