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李海良


    保定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

    简介:
    李海良
    (Li,Hailiang),男 ,42岁,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校长。

    李海良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镇压法轮功以来,就一直参与对赵丽梅的迫害,赵丽梅的家庭被拆散也与他有直接关系。李海良等在二零零七年迫害赵丽梅后不久,电大单位几十万元的车在一次车祸中报废,单位又赔偿受害人损失费十八万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纪检书记朱国玉指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霍荣旭到电大来要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进洗脑班,她被迫出走,李海良骑上自行车就追,追了一小段,车子链条折了。

    在她回家后,他和电大的张永春、赵兰荣等人在朱国玉的授意下,非法进驻到赵丽梅的家中有十几天左右。他们白天锁着大门,把钥匙带在身上。这些人吃住都在赵丽梅家,晚上,张永春和李海良等人换着值班,一人和她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强迫赵丽梅睡在里边的小套间,赵兰荣就睡在外间看着,不让她走脱。赵丽梅丈夫也不让上班,耽误了其丈夫签几十万元的建筑承包合同,损失巨大。

    赵丽梅被逼无奈,只好从家中配房跳出来,流离在外。她丈夫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和伤害,再也承受不住了,病倒躺在床上输液。可是他和张永春等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每天照常来到赵丽梅的家中骚扰,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去找妻子。

    后来,赵丽梅被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迫害。在那里,她出现严重的病态,被送到蠡县医院急诊室。在她家人强烈的谴责声中,才让她回家。几天后,这些不法人员们又逼迫她的丈夫替她在转化书上签了字,又逼他到饭店请朱国玉、霍荣许、张永春、李海良等人吃了一顿饭。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前夕,李海良又给她的丈夫打电话,让他监控赵丽梅。

    赵丽梅曾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这本来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是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却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六一零打构陷电话,配合六一零、公安局绑架赵丽梅。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上午十时左右,在蠡县教委纪检书记朱国玉、蠡县电大站长李海良授意下,蠡县电大总务主任王力军给610打电话,蠡县610王建英、徐永刚、田丽辉伙同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将赵丽梅从单位绑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张永江、朱国玉、李海良等人积极配合610和公安部门绑架了赵丽梅。在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赵丽梅心脏病发作,610和公安局怕担责任想让教育局、电大接人回去,可张永江不接赵丽梅回家,并把手机关掉,不接电话。在公安部门的再三催促下,张永江指使李海良、崔五奎等人到保定企图继续迫害赵丽梅。

    在单位恶人就将她从后背铐上,带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蠡县电大站长李海良指使电大副校长崔五奎,带两个电大老师也赶来,妄图帮教“转化”。在那里赵丽梅强烈要求回家,并且一整天水米未进,直至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经医生检查心跳加速,血压增高,要送医院。傍晚,蠡县教委、电大将她接回家。在赵丽梅家门口,国保大队恶人欲抢夺她家的钥匙,争夺中赵丽梅的手被弄伤。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赵丽梅正在家中休暑假,照顾生病的女儿。电大的领导去她家说,要开奥运了,教育局领导朱国玉要找她谈话,赵丽梅也想和领导谈谈心里话,就坐着领导的车去了单位。

    到了校长室,发现还有教育系统的另一名大法弟子谷香瑞也在场。过了一会,“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公安局王军昌带着几个警察还有电视台的人扛着两台录像机突然闯入校长室,要强行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录像。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原来教委的某些领导和电大的领导们也被骗了。

    两个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恶,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这时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李海良和张跃贤为了推卸责任,竟然把赵丽梅十五岁的女儿找到医院来,逼迫她在妈妈的出院证明上签字,以后出现什么问题要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负责。

    “六一零”张跃贤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逼迫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电大领导们一直找到深夜十二点,最后,赵丽梅的身份证终于被他们强行收走了。电大领导假借“单位听课”监控赵丽梅。

    此时,赵丽梅身体非常虚弱,自己还不能做饭,女儿还小,她们母女俩就这样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李海良等人还每天两次到她家来“见面”,有时大门被敲的銧銧响,赵丽梅还没恢复健康的心脏被震的难受,女儿不在家,她还得硬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开门。把门打开之后,她已难受的睁不开眼,心慌气短,靠在大门上,说不出话来,李海良等看她在家,就走了。她在门上靠了很久很久,才慢慢扶着墙回到屋里,爬到床上。

    待她身体稍好些后,蠡县电大领导要求她去单位听课,(当时学校正在放暑假)其实是为了监控她而安排的全体教师陪绑,不让休假,去上班,听电脑课。赵丽梅也想给领导讲真相,想让领导明真相后,有个美好的未来,所以就听从领导安排,每天上午来上班,下午和领导通一次电话或发短信。待赵丽梅答应领导的要求后,其他教师的上课任务(陪绑)也就取消了。

    五十多天的暑假,赵丽梅就是这样度过的。女儿要开学走了,赵丽梅给女儿去买东西,没带手机,电大领导打电话没人接,几个领导就气呼呼的到赵丽梅家中,要求她必须把手机带在身上,明天打电话时必须接。

    第二天,赵丽梅到教育局找纪检书记朱国玉,要求立即撤销对自己的非法监控。上午九点多钟,电大领导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电大领导就给“六一零”打了举报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

    蠡县“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一直没有放松对赵丽梅的非法监控,为了完成“六一零”下达的任务,如:非法收取赵丽梅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像片等,电大领导要挖空心思,让电大所有教师都交(以此迷惑赵丽梅)。有时双休日,电大领导还派一个电大副校长和副主任到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李海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就一直参与对赵丽梅的迫害,尤其是他上任电大校长后,不仅长期多次给赵丽梅丈夫打骚扰电话,就是在他已知道赵丽梅丈夫已提出离婚的情况下,还打电话逼迫他监控妻子。直到把赵丽梅家庭逼散。夫妻离异之后,他又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赵丽梅的儿女和其它亲人。家庭破裂,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两个孩子本来因为父母离异,心灵上已经遭受很大的创伤,给他们的一生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可是李海良却不考虑这些,赵丽梅的丈夫被他们逼走了,他就给赵丽梅的儿女打骚扰电话。奥运期间,有好几次,她为了试探赵丽梅是否在家,赵丽梅的手机即使开着机,他也不打,而是打赵丽梅女儿的手机,然后,再让赵丽梅来接。几次过后,吓得赵丽梅的女儿一听到电话响,就大叫起来,不敢再接电话。

    由于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等人经常向教育局和“六一零”告状或者打构陷电话,“六一零”和教育局加重了对赵丽梅的骚扰和迫害。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同情法轮功学员、反思自己的所为,反而认为他们遇到的麻烦都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给招来的,李海良经常说:“你看人家别的学校的校长,一放假什么事都没有,要不是你炼法轮功哪有这么多事?”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向电大领导请了一天假去串亲,电大领导马上把她请假的消息汇报给教委,教委又马上汇报给“六一零”。结果等赵丽梅串亲回来,发现门锁被撬坏,家中却没丢东西。求人换上门锁后,她却发现仍然有人反覆多次用万能钥匙打开她的家门和室内门,各个屋子都翻看,却不偷东西。把孩子的电脑破坏,电源线给拔下来了,螺丝也拧下来了,电脑不能启动了。

    从此以后一直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赵丽梅被公安恶人绑架并非法劳 教,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李海良每天都非法监控赵丽梅,并一天两次向教育局法制股“报平安”。法制股再一天两次向县“六一零”汇报。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向单位请了一天假,单位立即向“六一零”汇报了。致使当天赵丽梅回家后,发现家中锁被撬坏,恶人到家中骚扰。换上新锁之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经常进家 骚扰和恐吓,给大门锁眼里和屋内门的锁眼里插东西,直到她被非法绑架的前几天还有人偷偷进家。

    对于赵丽梅的被非法劳教,李海良还是说他不知道,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其实恶人这次大规模的绑架法轮功学员是经过长期预谋的,与李海良的长期监控、非法举报、上报黑材料、像片、身份证复印件等是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赵丽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电大领导们就在公安局。而李海良却说他还不知道赵丽梅为什么第二天没去上班呢?李海良可以说是非法劳教赵丽梅的直接责任人之一。赵丽梅在劳教所由于不配合强制劳动,被双手举过头顶铐了三十多个小时,手腕落下残疾,骨头错位,不能干重活了,活动多了骨头就突起来了,手神经受损,右手臂几个月之后还不能正常抬起来,而且一点劲也没有。由于不配合报数得蹲下等侮辱人格的行为,并坚持信仰,被关禁闭室十三天,人已经严重脱相,血压高达 220,三次心电图显示都是严重的心脏病。赵丽梅只剩一口气时,恶警王昕才让她出禁闭室,第二天两个人架着她上厕所,她都走不了了。

    赵丽梅从劳教所回家后,蠡县教育局和电大李海良等人继续迫害她。

    在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骚扰她,之后还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李海良三次指使人给“六一零”打诬告电话,想借“六一零”和公安之手加重迫害赵丽梅。为了要赵丽梅的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他们让全体电大教师都交像片和身份 证复印件,随后别人的都发回去了,就唯独赵丽梅的上交给了“六一零”;奥运期间为了非法监控赵丽梅,他们让所有教师都放弃休暑假而到单位听计算机课;现在为 了逼迫赵丽梅接受他们的非法监控和绑架,他们又让有事休假的教师去上班。教育局和电大领导还上报材料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死亡

    恶报描述:
    二零零一年进驻到本单位大法弟子赵丽梅家中十几天,骚扰、“转化”赵丽梅。吃住都在她家,晚上和赵丽梅丈夫睡一张床,给赵丽梅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上的折磨。他经常逼迫赵丽梅丈夫监控赵丽梅,造成赵丽梅家庭破裂,夫妻离异。李海良还经常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力军给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打构陷电话,并一天两次向六一零“报平安”,致使六一零恶人用万能钥匙反复到赵丽梅家中骚扰、恐吓,长达近一年的时间。多次伙同六一零、公安局绑架赵丽梅,将其非法劳教。非法搜查赵丽梅私人住宅,抢走并 长期扣押其身份证,骚扰赵丽梅的两个孩子和老母亲等家人,致使赵丽梅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多次摔倒在地。

    李海良把赵丽梅家庭拆散之后不久,自己家庭也破裂了。电大的司机二零零七年在李海良的指使下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此后不久,司机在一场车祸中不幸遇难,单位赔偿受害人损失十八万元,李海良的轿车也报废了。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恶人恶行与恶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办公室电话:0312-6228863 6217070 6235090 手机:13313229886

    迫害类型:
    骚扰私闯民宅搞垮或使大法弟子的经济实体蒙受损失迫害亲属看管/蹲坑电话监控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恶人举报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蠡县电大教师赵丽梅遭单位领导骚扰恐吓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8日发表)
    河北蠡县赵丽梅十余年来的苦难经历
    赵丽梅遭河北蠡县教育局、电大不法人员迫害
    曝光保定蠡县电大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河北蠡县“六一零”、教委骚扰、监控赵丽梅
    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依法控诉,反遭迫害
    河北蠡县赵丽梅再遭绑架
    赤色恐怖下的家庭悲剧──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的控告状
    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被迫害经历

    所在单位:
    蠡县电大分校

    受迫害人:
    赵丽梅; 

    更新日期: 2014/9/25 8:1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