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朱腊香


    2014年8月投入使用耗巨资新建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上图﹚。2001年初,耗资四十多万建成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己遭废弃。

    简介:
    朱腊香
    (Zhu,Laxiang),女 ,65岁,湖北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头目,一九五四年出生。原工作单位硚口区汉水街办事处信访办公室。

    此人个头不高、满脸黑气,伪善、狡猾、刁钻,背地里出了许多整人的鬼点子。目前(二零一一年),朱腊香被硚口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朱腊香有一女儿,己出嫁。有一个哥哥己从3604工厂退休。

    朱腊香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组长,直接负责联络犹大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邪恶的六一零称为“先进工作者”(先进地狱者)。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在额头湾洗脑班任小头目,主要负责对坚持自己信仰,拒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以及对外联系、调遣已被强迫放弃修炼的“犹大”到洗脑班来迫害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朱腊香退休后,二零一一年年初,被硚口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至二零一五年年底,一直在新建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她参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下几十人,仅二零零二年六、七月份,就有二十多名学员同时遭到迫害,其中一名六十五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有一次被朱腊香夺走饭碗,不让吃饭。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打手,中共“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

    武汉市硚口区“六一零”洗脑班设在武汉市郊区额头湾,即区行政拘留所内。洗脑班从区下属单位抽调大批准备提拔及准备入党的人员来作打手,接受所谓的火线考验。洗脑班一直打着“以理服人,……”的幌子为所欲为。

    一学员被连续八天不准睡觉,只让她站着或行走。把她困在一个墙与墙的夹缝间,那里全是渣子,让蚊虫叮咬。恶徒杨呜凤(区环卫局)强迫她拔草,这位学员的手被拔出泡,拉出血口子还要她拔。一次这位学员吃饭时恶徒朱腊香还夺去她的饭碗,这群恶徒对这名大法学员用尽了各种凌辱。

    二零零三年十月,武汉硚口区额头湾的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为“洗脑班”)常常采用“火线入党”、“突击提干”、“评选积极分子”、“发放高额奖金补贴”和“给单位写评语”等方式引诱那些利令智昏、甚至丧失人性的工作人员,如硚口区法院的朱俊、马志标,硚口区公安局一科的金志平、高海、周德胜,汉水桥街的朱腊香,六角亭街的李兆晶,韩家墩街的沈峰以及姚光琴等人,把那些拒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罚站、罚走、罚跪、冬天罚冻、夏天曝晒、雨淋、开水烫、烟熏、暴力毒打、野蛮灌食灌药、捆住双手站在草地和垃圾堆旁喂蚊子、用绳子和铁铐子长时间吊铐和反背吊铐等等残忍手段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和折磨。

    二零一一年年初至今(二零一一年九月)一直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二月至今,黄美玲、杨维芳、王红玉、张涛、刘麦梅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其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大法弟兄杨维芳被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应无条件释放她回家。可是三月二十九日晚十二点刚过,硚口区“六一零”恶人又把她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继续迫害,由洗脑班“帮教”朱腊香(三千六百零四工厂退休人员)、刘桃英(住汉阳郭茨口)协助,再加上韩家墩街社区二人轮换,四人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她。威逼她写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强制洗脑,谩骂、恐吓等精神迫害,致使她晚上腹部、腰部、手、脚疼痛的不能睡觉。

    朱腊香按照“六一零”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指令,极力诱骗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写“保证”等,深受硚口区“六一零”的倚重和信任。

    她每天积极向“六一零”头子汇报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动态”。同时,为达其邪恶目的,她首先背后指使“包夹”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而后她再看人、看对象,根据法轮功学员的不同特点,按照“六一零”的“转化”迫害要求,或采取威逼、或采取利诱、甚至恐吓,对法轮功学员施行精神摧残,逼迫学员写所谓悔过书等“三书”、写“保证”等。

    朱腊香在法轮功学员回家后,还通过上门回访等名义,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和骚扰,以达到长期巩固“转化”迫害的目的,将迫害延续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中、单位。法轮功学员黄美玲、杨维芳、王红玉、张涛、周艾琳等回家后,都遭到朱腊香等人上门或到单位骚扰;她还挑拨离间,不让学员与自己的母亲来往接触;并电话及时向硚口区“六一零”办公室谢主任汇报学员情况,极力讨好上司。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黄红蔚给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不法警察绑架到民意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那天又被六一零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洗脑班主要成员朱腊香、刘某(女)、六一零的吴明(音)(男)。

    到洗脑班那天中午,大家都是用的一次性碗,可晚上就分碗筷,街道人员用自己带的碗,拿一个饭盒说是给她用。晚上吃完饭,她就觉得口干舌燥,人发软,她就不停的喝水。第二天、第三天也这样。她就对她们说这事,怀疑放了药。她们不承认。每天三人换班看管,强迫看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和文章。她们每天还做笔记。她们把硚口区许多街道综治办的人员都找来换班,总结时说这办法好。社区人员说:你快点写了吧,快过年了,我们家都有孩子、老人,你要替我们着想。朱腊香说法轮功什么问题都不能给你解决,她跟拆迁的很熟,她可帮黄红蔚解决房子问题。她一边又叫拆迁办的人来威胁她,还说要找她女儿单位。后来听丈夫说拆迁的是他们洗脑班叫去的。她们背着对丈夫说这里如何好,让她转化。丈夫就随他们说那只要她转化,关多久都没关系。

    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朱腊香,刘某及硚口区古田社区等六人又到黄红蔚家搞什么回访,敲了很长时间的门。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朱腊香、熊某及硚口区古田社区四、五人又上门骚扰,敲了很长时间的门。朱腊香说:说几句话就走,你把里面的门打开。这时,她丈夫赶回来了,也在门外。黄红蔚丈夫说本来就烦,房子都未解决,你们又来了。朱说:没炼了吧!又讨好说:你的房子我会帮你的。他们这帮人刚走,又来一帮人,是硚口区汉水街营北社区的人,并叫来房东,要我们开门,并要他们搬走;又叫丈夫到社区谈,结果是要他们搬家。不多久,这边社区、派出所、六一零等人又来敲门。这时有人说,从隔壁窗户可翻过去,他们就从邻居家翻窗户。黄红蔚和女儿已关了窗户,并锁上了,翻窗计划破产了,就又说要撬门。找来开锁的,他们把纱门划破了,打开了纱门。又要开锁的人开里面的锁。开锁人的弄了一会说,里面堵着打不开,因她女儿用手堵着,钥匙就在她手上撬。她女儿一直大声说:你们不要脸,拿着纳税人的钱害人,你们拿出搜查证,否则就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他们哄骗女儿开门,女儿说她才不开,你们如果撬开门,她马上拍照到微博上曝光,谁也没有她懂法。他们撬门时,女儿大声给侄儿打电话,告诉他社区、派出所等人撬门的经过。

    当时楼上楼下都是他们的人。这时丈夫又赶回来了,在楼下指责他们,并给市长专线、硚口公安副局长等人打电话,曝光他们的下三烂的行为。在家人的正义指责下,他们才未撬门,将丈夫叫到社区去谈话,过一会打电话来说要来家看看。她说为什么要来,什么目的?他们谎称有人举报你在家刻光碟。她说谁举报的,来对质。僵持很久,硚口分局国安的肖某来了,他说你不炼了吧,人家举报了你,你开了门我看一下,没有什么就撤人。她说什么意思,他说如果不开门,他们就像拆房子的一样给你断电、断水,他们轮流在外守着,你能熬多久?而女儿明天要上班,她只好让他进来了,他要女儿打开电脑,检查有无法轮功的内容,连厕所、厨房都看了。他又威胁说:国家不让炼,就不要炼了,听口气你还在炼,把《转法轮》交出来。黄红蔚说没有。一会儿又来了俩人,一个是街道主任,一个是分局的。来人说,你家里早上是否有人来。她说一早上你们就来了,一直不停的来,她家哪有人?他们说不要跟法轮功人来往。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他们才走。

    在那里无论上厕所、洗漱,房间里都有监控器,还有监听器,就是你的一切都被人监视着。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周艾琳女士在武汉市江汉区民生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江汉区花楼街警务室警察绑架,当天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十月十六日,武汉市硚口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设置的专职非法机构)又一次把周艾琳劫持到额头湾洗脑班,被单独关押在三楼迫害。

    洗脑班头目朱腊香及其帮凶对周艾琳强制洗脑,要么不给吃、不给喝,或者一餐只给一小碗仅有几粒米的所谓“稀饭”,实施饥饿折磨。

    期间,硚口区荣华街办事处综治办人员通知周艾琳亲属送衣服,同时要求周艾琳所在单位硚口汉中工商所公派人员去陪护。因周艾琳工作单位抽不出2人到洗脑班当陪教,硚口区“六一零”向单位每月索取8000元的陪教费。而单位却从周艾琳的工资中扣回去。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伤残

    恶报描述:
    二零一一年,朱腊香任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负责人时,法轮功学员奉劝朱腊香立即收手,停止迫害;汲取前任余友珍女儿白血病恶报的教训,不要再追随中共作恶了。

    二零一八年新年前夕获悉,朱腊香遭恶报殃及家人,她的丈夫“中风”瘫痪了。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2018年明慧网报道五百多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4-
    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恶人遭恶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朱腊香电话:15972125641

    迫害类型:
    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人身侮辱逼迫放弃信仰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体罚谎诈威胁/恐吓骚扰监视/跟踪洗脑/送洗脑班单独关押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尽职尽责的女公务员第十次被劫持
    武汉黄红蔚遭受的非法劳教等迫害
    武汉硚口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杨维芳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遭电击毒打
    曝光武汉硚口区“六一零”洗脑班头目朱腊香
    曝光武汉市硚口区“六一零”人员恶行
    向武汉硚口民众揭露本地洗脑班非人暴行
    退休干部自述几年来在看守所和洗脑班遭受的折磨
    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犯罪人员名单
    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打手凌虐大法弟子的事实

    所在单位: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法制教育班)电话:027-83253549朱腊香﹙女﹚,湖北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头目,一九五四年出生。原工作单位硚口区汉水街办事处信访办公室。此人个头不高、满脸黑气,伪善、狡猾、刁钻,背地里出了许多整人的鬼点子。朱腊香退休后,被硚口区“六一零”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朱腊香有一女儿,己出嫁。有一个哥哥己从3604工厂退休。
    电话:027-83253549
    朱腊香﹙女﹚,湖北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头目,一九五四年出生。原工作单位硚口区汉水街办事处信访办公室。此人个头不高、满脸黑气,伪善、狡猾、刁钻,背地里出了许多整人的鬼点子。朱腊香退休后,被硚口区“六一零”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朱腊香有一女儿,己出嫁。有一个哥哥己从3604工厂退休。

    受迫害人:
    王红玉; 张涛; 黄美玲; 黄红蔚; 刘麦梅; 周艾琳; 杨维芳; 杨维芳; 

    更新日期: 2019/3/19 4: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