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贾瑞芹


    在城阳人民医院里被野蛮灌食(演示图)

    简介:
    贾瑞芹
    (Jia,Ruiqin?jiaruiqin?),女 ,五十多岁,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看守所副所长,兼狱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她听信了江氏的谎言,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内的大法学员大打出手。由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都经她插管灌食,本来从鼻子里往胃里插食管就很痛苦,她还故意使劲插,常使得被插者口鼻流血,她还边插边恶狠狠的说:“这是对你们的人道。”满城县被迫害死的两名大法学员刘冬雪和王金铃都在看守所被她迫害过,对于他们的死,贾瑞琴负有一定的直接责任。

    县公安局监管看守所的副局长赵洪祥和看守所狱医贾瑞芹,本不该直接管被关押的人员,可他们二人勾结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和张振岳、“六一零”头子袁振江、良民等奉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三大邪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他们几人不分好坏、无所顾忌的执行邪令。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间,赵洪祥在满城县看守所,为讨好上级,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数直接下手,或指使贾瑞芹、李更田等恶徒进行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戴死刑犯刑具、吊铐、关铁笼子、用木棍暴打、用鞋底抽脸、野蛮灌食等。

    赵玉芝在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做奴工,捥草莓把,捡辣椒,经常被警察打骂。有一天和姚玉芝、谢欢一起炼功被发现,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狱医贾瑞芹闯进监室拿着棍子朝她们身上一通乱打,又逼她们弯腰用手扶着膝盖,贾瑞芹拿着棍子打她们的腰、臀部,边打边骂。打累了就让她们跪在地上,歇够了再接着打。这些人就像疯子一样,打得赵玉芝她们的腰和臀部全是青紫的硬块,碰一下都疼痛难忍。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保定市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被满城县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继续关押,到了年三十,这个年轻人思念着家人,思念自己的孩子,他知道自己没有犯法,只好绝食,用生命去对抗他们的非法关押,到了第六天晚上,他晕倒在洗手间里,第七天,看守所的人把他拉到县医院灌食,那是一个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的过程。警察把他铐上,按着他,强行给他插胃管,插好后给他灌了点奶粉,灌完后管子也不拔出来,反铐着他的双手又拉回看守所。没有插过胃管的人想像不到那种难受的感觉,鼻子里不停的往外流粘液,他难受到了极点,就用自己的脸在铁栏上蹭才把管子蹭出来。同监室的犯人看他把管子蹭出来了,马上报告了狱警,狱医贾瑞芹过来威胁他说在反抗就动更大的刑罚。史艳河绝食也就是想回家。监狱里整死个炼法轮功的打个报告就行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夏贵婷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劫回,神星镇政府王增志、李海生,镇派出所警察石磊等人骗她到镇政府非法拘留,看守所恶狱医贾瑞芹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逼她干活:做花、摘辣椒。辣椒呛得她鼻子、眼睛十分难受,打喷嚏,流眼泪,手指头辣的生疼,不小心碰了下脸,脸就火辣辣的疼。她们在监室外的放风场炼功,被贾瑞芹发现,像疯子一样冲进来,一个个的扇耳光,嘴里还骂:“叫你们炼!叫你们炼!臭不要脸!”。赵玉霞、贾瑞芹、赵洪祥等人把贾贵亭她们拉到满城县剧场搞揭批会。剧场外站满了人,台阶顶层上面摆着桌子,上空挂有写着诬陷大法的红色横幅,蒙骗在场的广大百姓。桌子前面坐着原县委书记赵洪涛、副书记袁振江、“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策划了几个中毒较深的人在大会上念所谓的“揭批”稿件,用以毒害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世人。念完稿件,夏贵婷她们被强行押到剧场台阶上站成一排,一个人又宣判她们被所谓的“逮捕”。赵玉霞对她们说:“你们配合一下,”然后每念到一个人的名字,贾贵婷她们就被拉出一个来,在众人面前“亮相”侮辱,然后赵玉霞等人立刻给她们戴上手铐。

    贾贵婷的家人还被强制来开会,她母亲见女儿被戴上手铐,连吓和心疼自己的女儿当场晕过去了。会后,她们又被赵玉霞、贾瑞芹等人推上警车,又被拉回看守所继续被非法关押。

    夏贵婷在看守所被迫害五十天左右,镇政府非法勒索了她家人三千元钱,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非法勒索了三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号,法轮功学员翟树田被两个警察挟持,直接绑架到神星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亲自去神星镇派出所参与迫害。晚上,赵玉霞等人把翟树田、闫贵娟、夏贵婷、刘文平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大院。赵玉霞没让翟树田他们下车,到楼上拿了东西下来后直接到满城县看守所办完了所谓的“手续”,将她们直接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早上,贾瑞芹进了翟树田的监号,一个一个地问:“炼功了吗?”她们说:“炼了。”贾瑞芹就对她们一个一个的扇耳光,边打边骂:“叫你炼,臭不要脸!”等等。

    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指使刑事犯小伙子们给翟树田戴上一种非人的刑具折磨她。人戴上这种刑具之后,两脚走路只能一点一点的挪动,屁股撅着,头向下扎着,离地一尺远。贾瑞芹为进一步折磨、侮辱翟树田,逼着她游监号。她好不容易一点一点的小步挪到一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号,贾瑞芹狂妄地羞辱她,边说边打她耳光。打完后,又逼她到另一个女监号,逼着翟树田在众人面前象动物一样站着。贾瑞芹还说:“你们看看,这是翟树田……”边说边打了她无数耳光,还逼着让她站直。每挪一小步,她的双脚腕都被沉重的铁环磨得钻心的疼。游完监号,翟树田被打得面目皆非,五官变形。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后,满城县的一位农村妇女法轮功学员,也遭到满城县南韩村镇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她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去满城县看守所讲真相,同时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却被看守所的邪党人员推出大门外,在回家的路上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等人开车劫持到县公安局,有警察边问“还炼不炼功”边作笔录,随后把她们拉到南韩村镇政府,镇上的人对她们大骂,并恶语相加,还非法搜走她们随身带的钱,之后把她送保定八里庄拘留所非法关押,两天后,镇邪党人员张金奎等人到拘留所见她,张金奎破口大骂,并威胁她放弃修炼,她给张金奎等人讲大法真相,将自己的亲身受益,张金奎不听,反而凶狠的对她吼道“跪下!”她不跪,张金奎就狠狠地踢了她一脚,一下把她踢得跪倒在地。

    在她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张金奎敲诈她家人共五千多元钱,有开票的,有没开票的。她却被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强迫给所里的邪党人员的家属洗衣服、拆被子,给看守所警察贾瑞芹刷鞋,掰草莓把儿。有一次,因为炼功,她被强迫大冬天只穿一条秋裤,脸朝墙站直,邪党人员用一棍子使劲棒打她屁股,一连十几下,第二天,屁股紫的跟茄子似的。

    在这期间,县610(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党组织)人员非法提审,逼迫她放弃信仰“真、善、忍”。她被非法关押七个月,直到本村的两个干部来接她,其中一人替她写了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才让她回家。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不法人员不断到她家骚扰,抢走她家的(机动)三轮车,家人拿三百元钱才赎回来;为营救她,家人被勒索9000元,并被迫给村干部买了条烟,请了饭馆。

    二零零一年一月,殷凤琴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张振岳,梁民(六一零头子),康新元,蔡涛,李敬东等人绑架回满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六天被弄到县医院野蛮灌食。她双手被反铐,五、六个人将她按住,从鼻孔往胃里插管子,鼻子被插破了鲜血直流。半小时后将管子插进胃里,灌浓度极高的盐水加少量奶粉,灌后也不拔下管子,手铐也不打开,鲜血顺着管子往下流。她不配合非法提审,恶警指使十来个犯人将她按倒在办公室的走廊里,拳打脚踢,将她强按跪在地上。恶警王占国,贾瑞芹,韩某等,在所长王增茹带领下轮番打耳光,一直打到气喘吁吁没了力气才住手(王占国用的是一串钥匙打人)。当时她的脸肿起老高,眼冒金星,心跳加速,剧烈头痛。在看守所被折磨了近三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满城县看守所的局长李X打满城县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一顿耳光。打完后,贾瑞琴又进来打大法弟子耳光,一边打一边骂。

    二零零一年二月三日,殷英被非法关押进满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被手持长枪的武警押到县医院鼻饲摧残灌食,灌食完胃管不给拔出来,另一端缠在头上,双手反铐,再拉回看守所。看守所副所长贾瑞琴亲自指使普犯把她按倒,强灌玉米面,血顺着皮管向下流。殷英因不穿犯人服、不报号,多次遭贾瑞琴搧耳光。剥夺家属探视权,刻扣亲人送进的财物。
    殷英被迫做奴工:强制拣辣椒。贾瑞琴的指使看守所管教把她双手反铐在铁栅栏的横杠上,双脚尖沾地面。在痛苦的煎熬中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皇历二月二十二日,叶秀娟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劳动是改造坏人的,所以她不拣。管这个监号的副所长贾瑞琴就气急败坏的连拉带拽,别的警察也气势汹汹的嚷:不拣,铐上她,他们就硬把叶秀娟的双手反背铐在了铁栏杆上,直到把她铐到不省人事,才放下来。

    叶秀娟发自内心的大声喊出真心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们是无辜的。看守所的恶警们就硬把叶秀娟囚禁在放在太阳底下的一个铁笼子里,脖子被夹板夹着,双手被铐在一起被夹板夹着,不能站不能动。当时正值麦秋时节骄阳似火,被暴晒在太阳底下,叶秀娟仍在喊,让看守所所有的人知道大法和师父是被诬陷的。李更田、贾瑞琴等人就打叶秀娟耳光,打得她嘴角流血,牙龈出血。

    有的看叶秀娟被折磨得可怜,很同情,叶秀娟就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咋回事,是干啥的。恶警刑事犯们就又是一阵毒打,还骂的不堪入耳,这其中就有管教李某和贾瑞琴,最后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才把叶秀娟放出来,脸被打得肿老高。

    无辜被关押、强迫劳动、非人折磨,叶秀娟要抗议这无理的迫害,开始绝食。他们执法犯法,不但不悔悟,还对叶秀娟强行灌食。叶秀娟不配合,贾瑞琴把叶秀娟从监号硬拽到院子里,劈头盖脸就打,打倒在地,又扒下叶秀娟的鞋,打她的脸,边打边骂,不知打了几十个耳光,只听“噼啪、噼啪”打了一阵子,之后又叫犯人把叶秀娟的手反铐,硬按在地上。有的犯人揪着头发,有的踩着腿,不让叶秀娟反抗。贾瑞琴强行给叶秀娟插胃管,叶秀娟不配合,她就又伸手打耳光,边打边骂,还说这是对你们的仁慈。贾瑞琴就像疯了一样,毫无理性和人性,这还不算完。有时在强行灌食时,姓李的管教,还用刑棍打她双脚的踝子骨,直到打肿了、打青了。

    强行灌食之后,胃管不给拔,(医学上不允许的)像一条大虫子在嗓子里,很难受又恶心,反铐着的双手不给开铐子,晚上睡觉不能躺下,叶秀娟只能蹲着坐着睡觉,洗漱、吃饭、上厕所、流鼻涕等事情都不能自理。就这样日日夜夜的迫害持续了十几天。

    有一天,叶秀娟在暖气阀上把胃管拽出来,贾瑞琴发现后又是一顿毒打,致使叶秀娟遍体鳞伤、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就这样遭受灌食四十六天,叶秀娟的体重由原来的116斤下降到79斤,只剩下皮包骨。在看守所的八十天,遭受毒打是家常便饭,被铐子铐是常有的刑罚。

    在看守所的八十天,不仅叶秀娟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家人也饱受痛苦,当时孩子只有五岁,一下见不到妈妈,不停的哭闹,喊着找妈妈。爷爷奶奶哄不下来,丈夫也跟着掉泪,晚上该睡觉了,孩子硬是不睡觉,哭着非找妈妈不可,爷爷奶奶难啊,孩子难啊。不光这样,当时人们受了电视台的蒙蔽,家人还要遭受别人的白眼和冷嘲热讽,丈夫在工作单位上少言寡语,忍受着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家里没了家的样子,家人就这样忍受着精神上的沉重打击,一天天的煎熬着。

    二零零一年七月,满城县白龙乡大砍下村法轮功学员范国田(六十多岁)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狱医贾瑞芹逼她穿号服、干活,范国田就绝食抗议迫害。几天后,贾瑞芹把她带到满城县医院强行灌食,之后回看守所贾瑞芹就亲自下手灌浓盐水、玉米渣子。贾瑞芹逼她穿囚服,她不穿,就指使刑事犯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子,她的脚被铁棍子压磨得疼痛难忍,三天后,打开刑具时,当时脚已失去知觉,从胳膊到手也没知觉。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崔秀英和七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满城县白龙乡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白龙乡派出所的十几个警察开着面包车,连推带拉把崔秀英他们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恶警将他们踢倒在地,强制都跪在地上。

    当天晚上,崔秀英她们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也没让她们吃饭,后来,恶警贾瑞芹非法强迫他们劳动。每天让捡辣椒(特别辣的朝天椒),她们被呛得不停的打喷嚏、流眼泪,根本就睁不开眼,特别难受。还有一段时间,她被迫用手剜草莓把儿,剜山楂籽。干活儿时间一长,把手指头肚都磨出嫩肉来了,裂着大口子往外渗血,手指钻心地疼。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学员殷秀琴和另外几位法轮功学员顶风冒雪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刚到天安门,就被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等人截访,这些人连推带拽把他们塞进车里,说:“回去咱们喝酒庆祝。”梁民还说:“你们知道农民怎么打牲口吗?就那样打你们。”张振岳把她们拉到县看守所,殷秀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殷秀琴等人数不清多少次遭贾瑞芹强行插管灌食;将双手反铐在铁栅栏的横杠上,两脚尖沾地,痛苦的煎熬了两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八月初六晚上,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桂荣被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迫害。城关派出所所长张建明及好多警察非法审讯张桂荣被,第二天深更半夜他们强行将张桂荣送到满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的狱警强制张桂荣照相,在看守所里不让吃饱,强迫做奴工,弄山里红、摘辣椒。谁不干活狱警贾瑞芹就破口大骂或拳打脚踢。张桂荣天天超负荷劳动,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看守所所长与贾瑞芹怕担责任把张桂荣送到县医院抢救。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六)夜里,殷英等七位同村大法学员一起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因没有手续,看守所拒收,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抱着贾瑞琴,在其脸上亲了一下,说以后补上。殷英被强迫做奴工,双手背铐挂在铁栅栏上10多次,一挂就是半天,不让上厕所。被野蛮灌食玉米面和浓盐水四、五次。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被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殷秀芹被绑架后,二十五日深夜十二点多,徐会来勾结满城县公安局一帮警察跳墙入院,分别闯入殷树珍、闫素芹、刘艳玲、殷风琴、殷淑芬、殷淑英6名法轮功学员家强行从被窝里绑架。徐会来等人绑架殷淑芬时,当他们非法跳墙入室,打开室内电灯后,熟睡中的殷淑芬才被惊醒,在众目睽睽之下逼着殷淑芬起来。这些学员被非法劫持到神星刑警三中队非法关押了1天,26日下午7点多徐会来与他手下警察把她们劫持到满城看守所。看守所的狱医贾瑞芹值班,向徐会来要手续,徐会来说:“没有。”贾瑞芹说:“按理说没有手续时不能收的。”徐会来嬉皮笑脸的抱住贾,用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你就先收下,三天后我给你补上。”这就是警察挣着人民的血汗钱所干之事,难道法律上规定手续还有后补的吗?这不明明白白在造假吗?

    在看守所殷淑芬抗议无辜被绑架而绝食,五天后看守所的人对她强行灌食,第七天610办公室主任梁民亲自到看守所,对看守所的贾瑞芹等人说:接着灌,一天灌两次,死了由我兜着。在贾瑞芹的指使下,惨无人道的灌完了铐在铁笼子上,每天灌的都是盐水、玉米面粥,里面还有泻药。因里面放了药,每天被灌完了,她们就连拉带吐,她被铐在铁笼子上,他们不让上厕所,没有办法,只好让同号的人拿饭盆接大便。在绝食期间,恶人明知道灌了就得吐出来,可还是强行灌。贾瑞芹说:我就助纣为虐,哪怕我今天灌你们,我明天死了我都不怕。就这样连续灌了她五天。之后将殷凤琴和另一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二年,其他五人每人被罚款二千多元。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九日,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南韩村镇工作人方福军带几个人非法闯入家中,镇政府的方福军领着几个人正在等她,方福军说:“到镇政府去一趟”,她问干什么,方说:“叫你去你就去!”他们就强行把她拉上车。到南韩村镇政府呆了一会儿,直接送到东马洗脑班。在东马洗脑班被非法关十二天,每天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目的是让她放弃修炼,她不配合。有被非法勒索600元钱后,才让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大法弟子高宝菊在自家工厂被绑架至满城看守所,八月二十二日,何佳和父亲何群一起到看守所去探视高宝菊,见到副所长贾瑞芹,她不让见还骂人,且伸手抓住何佳胳膊企图把何佳抡到台阶底下,何佳本能的反抗,抓住对方脖领,她收不住脚被摔倒在台阶下。城关派出所恶警不分青红皂白,当日将何佳及何群非法拘留。后在何家多方努力下,四天后人才放回。

    贾瑞芹身披人民警察的外衣,执法犯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满城县大法弟子多人致残、二人致死都与她有直接关系。这次对待法轮功家属,张口就骂,动手就打,对她来讲太习以为常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在看守所,李生子被狱医贾瑞芹非法搜身,搜走二十元钱。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号上午,狱医贾瑞芹、俩男警察和一女子,在没有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把马娟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到劳教所后,马娟三次量血压仍居高不下。贾瑞芹先后两次逼着她喝晕车药,第二次时贾瑞琴狠狠的把马娟的头按在自己腿上,使劲掰着嘴,直到马娟咽下去为止。劳教所的狱医见马娟一直血压高,怕出危险,拒收。但贾瑞芹等人仍不往回拉,也不管马娟身体状况仍铐着她一只手,铐子的另一头被一个人拎着,一女警架着她另一只胳膊,几个人把她弄上车,躺在椅子上,铐子铐在车上的铁环上,心跳加快。贾瑞芹叫人把他们已扔到垃圾箱的剩饭菜捡回来让她吃,还假惺惺的说:“你看都是好吃的,吃吧。”她因恶心,吃不下任何东西。贾瑞芹强迫她吃了两个小药丸后,第四次带狱医给她量。狱医问:“给她吃了几粒?”贾瑞琴说:“两粒。”狱医说:“行,半小时后能降到一百六。”又过了好一会,天快黑了,才把她拉回城关派出所。

    保定市满城县小马坊乡殷秀梅女士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两夜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县看守所所长和副所长要建国把她叫出监室,两警察将她双手反铐,推上警车,把她和四位女法轮功学员拉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跟去的有狱医贾瑞琴、一个女警和两个男警察。在没有任何合法的法律手续,也没有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将她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为了让被欺骗的世人明白真相,李连淑到白龙乡一带发放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在龙门村东边的公路上,被白龙乡政府李敬东、苟永福、政法委书记康新元、及派出所徐会来、司法所所长蔡涛一伙截住,上前就开始抢大法弟子们的包,然后连打带骂、推搡绑架上车,强行戴上手铐,两个人铐一块儿(每人一只手),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塞到车的后备箱,被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

    到那里,这伙人就开始对李连淑他们打骂、污蔑大法与师父,问资料来源,不说就打,其中两个恶警用木棍打李连淑的脚踝骨十来分钟,然后抓头发、打嘴巴子十几下,嘴里还不停的骂:“看你说不说”,接着拿出电棍电她的腿,两个人一人站一边,同时开始电,电不动,他们又用电棍电她的后背,结果电流反制恶人,一下子恶人被电倒在床上,他们才停止迫害。李连淑告诉他们,这是警示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是按照大法“真、善、忍”原则为标准修炼自己,做好人,发真相资料救人是让世人不被谎言欺骗。可是,他们还不醒悟地说:“电棍放电了”,停下来,又去院里大骂。

    李连淑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看守所,恶警又叫来了贤台乡政府几个人,其中有康永彪(已遭恶报),大概四、五个人,和满城县看守所边所长、贾瑞芹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就把她们关押在一个很大的监室里了,两顿饭滴水未进。

    贾瑞芹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野蛮灌食,多次扬言“我不信报应,报报我看看”。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贾瑞芹后来患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据说大有收敛,可能是有所醒悟。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省满城县委书记闫志强等人遭恶报死亡
    正告满城县白龙乡蔡涛、殷志强停止作恶
    河北满城县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恶报事实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贾瑞芹,宅电:0312──7071928,手机:13603246008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铐在某处上非法拘留往嘴里灌辣椒油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关铁笼子非法关押迫害亲属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勒索钱财洗脑/送洗脑班践踏信仰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打骂人身侮辱手铐/脚镣强行施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滿城縣殷英遭受的迫害
    河北省满城县张桂荣屡遭骚扰、抄家、绑架……
    屡遭绑架、关押-保定退休幼师控告江泽民
    河北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的犯罪事实
    河北满城县小学教师叶秀娟遭受的迫害
    河北满城县国保张振岳的犯罪事实
    婆婆称赞的好儿媳屡遭中共迫害
    河北满城县妇女按“真善忍”做好人遭迫害
    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夏贵婷女士遭受的迫害
    河北省满城县妇女赵玉芝被迫害事实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2月12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月21日发表)
    河北省满城县委书记闫志强等人遭恶报死亡
    河北保定市史艳河历经种种酷刑折磨
    修大法摆脱病魔-范国田历经邪党十年迫害
    河北满城县农妇翟树田屡遭残忍迫害
    河北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恶报丧命
    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殷凤琴遭迫害事实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2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3月17日发表)
    河北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犯罪事实
    河北满城县农妇赵志云遭受的毒打折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20日发表)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2)
    大法给我新生 恶党不让我做好人
    正告满城县白龙乡蔡涛、殷志强停止作恶
    一位河北满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母亲被绑架 父女探视遭迫害
    河北满城县看守所酷刑折磨叶秀娟八十天
    法轮大法治愈了我的心脏病,江氏集团几次把我投进监狱
    灌食灌的是盐水和苦药 灌完了就被吊起来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一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事实

    所在单位:
    满城县看守所

    受迫害人:
    满城大法弟子; 高宝菊; 赵志云; 姚玉芝; 谢欢; 崔秀英; 殷秀梅; 赵志云; 王金玲; 叶秀娟; 高玉珍; 翟树田; 殷凤琴; 石彦和(艳河); 殷英(殷英淑); 殷秀琴; 赵玉芝; 夏贵婷; 夏贵婷; 张贵荣(桂荣); 孙莲香; 马娟; 殷淑珍(树珍)(书珍); 殷树芬(殷淑芬)(书芬); 范国田; 闫素琴(素); 刘冬雪; 

    更新日期: 2019/9/11 20:1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