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顾新英


    恶警顾兴英(顾新英)

    简介:
    顾新英
    (Gu,Xinying(guxingying)),女 ,44岁,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新收队队长(后提升所部,焦霞递补顾新英队长遗缺。),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阴毒。一九七五年八月一日出生,贵州省安顺人,住贵阳市。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贵州省清镇市中八乡,原是“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女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被中共邪党非法抓捕的女法轮功学员急剧增多,女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并独立出来成立了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近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对外改称“康复中心”,企图在社会上掩盖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遵义市医学院法轮功学员张燕被非法送进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后,因不配合恶警的迫害,曾在恶警办公室高喊“法轮大法好”,并采取绝食反迫害,被恶警顾新英(或顾兴英)等指使吸毒人员用各种酷刑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在张燕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之时,还多次抬到医务室酷刑灌食,妄图逼迫她放弃信仰。2003年8月底的一天,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把张燕的手脚、全身捆绑起来,抬到医院后用绳子捆绑在医务室床上残酷灌食,当时就被灌死。事后,一度严密封锁消息,没有一个人敢声张。

    法轮功学员周国庆被恶警顾新英指使用白炽的高瓦数电灯泡对着双眼暴照数日,使周国庆双眼被严重损坏,几乎失明。顾新英趁机指使人硬拉她的手在“转化”“三书”上签字。周国庆声明此签字无效。顾新英又指使吸毒人员陈燕对周国庆拳打脚踢,周国庆下身被严重踢伤、膝盖肋骨等处受重伤,她无法倒下睡觉。后恶徒把她隔离,关禁闭,不让睡在床上、而是睡在木制长条凳上,凳短不够腿长只能长期卷曲着。周国庆的伤才稍好些,顾新英就把她送到三楼严控,罚她长期站军姿。

    恶警还指使“包夹”吸毒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里、水里投放不知名的精神药物,让人吃了之后神志不清,痛苦无比,难受异常。以此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有法轮功学员发现后,曾质问恶警顾新英,为什么要在法轮功学员饭里、汤里、水里投药?顾新英狡辩说:是放降压药。

    在“六一零”策划下,省女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顾新英与教育系统连手,自二零零零年起,就对大法弟子黄磊进行迫害,先骚扰,接着拘留。

    新收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犯、队长顾新英多次打骂大法弟子。她身为干警,知法犯法、执法违法,严重侵犯人权,伤害人,侮辱人格与尊严。一大法弟子拒绝军训被她毒打;另一大法弟子拒绝做广播操也被打骂;一大法弟子在所谓的选举人大代表时弃权也被她打骂,还罚面壁三天;此人劣迹斑斑,经常用各种非人方法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她打骂吸毒人员也是家常便饭般肆无忌惮,少则是几大耳光,多则拳打脚踢。她所呆过的二大队一中队及现在的新收队都是如此。吸毒人员称其为“暴徒”,很多吸毒人员怕被加期,不敢告她。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三日晚11点,六个警察闯进某大法弟子家,将她骗到派出所说问问情况就放人,谁知第二天没经任何审判,就直接送到贵州女子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二年。2000年元月底,她被下到严管大队服苦役,恶警顾新英要她写认识,她不配合,就罚站一夜不准睡觉,让打扫厕所,不久就下到车间参加超时超量的劳动(每天16小时)。

    二零零零年五月,在劳教所罗琴先(罗群先)等法轮功学员因抵制迫害,顾兴英将罗琴先关禁闭室十天,每天只给一顿饭,并用两大音箱对着禁闭室的门,音量开到最大放摇滚乐,一放就是一整天,为的是防止罗琴先在里面炼功。有一次,顾兴英罚罗琴先(罗群先)做深蹲一千个,罗琴先(罗群先)几次被罚站通宵,第二天还要完成做两个足球的任务。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韩铭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简称“女所”)。期间,遭受恶警、帮凶百般摧残,其精神和肉体遭受严重伤害。恶警顾新英软硬兼施逼迫韩铭“转化”,让吸毒劳教人员代写所谓的“三书”逼韩铭签字,韩铭接过后撕得粉碎。顾新英见状恼羞成怒,毒打韩铭二十多个耳光,并指使八个恶警和吸毒人员把她按在床上,强行注射了四针不明药物针剂。自那以后,韩铭出现了失忆、全身肌肉萎缩等症状,并逐渐发展到双腿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从此,劳教所拒绝她的家人会见,非法剥夺了探视权。

    二零零一年四月,法轮功学员韩铭被队长顾新英毒打二十多耳光后,强行多次抬去打针。顾新英怕承担责任,说韩铭是乳腺癌释放,韩铭回家后不到半年死亡。

    恶警顾新英在冬天和下雨天,叫人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搜身,短裤都不准穿。

    法轮功学员周香兰、蒋士碧被迫害得严重。张菊英遭灌食三十多天后,转到其他地方。有天夜晚,三、四个人架一个大法学员罚站,时间很长,学员要上厕所,队长顾新英不让上,还说就拉到裤子里。

    顾新英和管教整天在电视里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以此来混乱大法弟子的正常思维,整天强迫洗脑,污蔑大法,企图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队长顾新英和管教曾说:“为了对付你们,我们已经使绝了招数了。”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吃的饭菜被苍蝇蚊子叮满,菜里菜根大便壳和泥沙,还有鼻涕虫。加餐吃肉就是猪头、猪脚、猪肠,又臭又脏,无法吃。好的要给一部份抢劫犯和吸毒卖淫的吃,这部份人是邪恶使用来整大法学员的。法轮功学员杨光平多次向管教反映事实,他们根本不理,杨光平多次受一伙人的谩骂。新收队的管教敢于如此,队长顾新英的唆使和纵容,也是因为有江氏集团的层层包庇。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六日,“六一零”不法分子张富生到中八来侦察,那天大法弟子特别的累,肚子疼得要命,没有地方坐,更没有地方靠一下,就睡在地上。赵群英看见她睡在地上又痛又吐,就把她抱起,好多法轮功学员都围过来看她,队长顾新英说不要管她。

    大法弟子非法劳教期间,恶警用尽种种非人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恶警顾新英、邓郡、徐仁芬、焦霞、李剑芸,和熊姓、堵姓女警常指使吸毒人员王一琳、陈燕、李丽等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徐学英被绑架,后被劫持到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入新收队的当天就被打针、罚站和殴打。

    有一天(记不清是几月几号)新收队队长顾兴英冲上监室让几个包夹把徐学英拉到劳教所医院去,六、七个包夹围上来,一路拉拽着把徐学英拉到医院后按倒在医院的床上,陈姓院长用扩宫器检查徐学英的子宫,不知放了什么药,回到新收队后,徐学英就瘫软了,只能半躺半坐,站立很困难,下身坠胀、烧灼般的痛,黄色的血水大量淌,脓血粘在哪里就灼痛到哪里,火辣辣的烧灼痛,脓血淌了十八天,很大的腥臭味,还不停的被包夹辱骂、奚落。七个月里,徐学英每天只能吃一点点东西吊着命。

    一天,顾兴英到监室冲徐学英大声喊:徐学英,你还睡着?徐学英说:“是啊,我只能睡着,你给我放的什么毒药啊?你好歹毒啊,你也是女人,我们都是女人,你用这种方法折磨我,只要你没整死我,我就要告你……” 顾兴英转身离开,从此再不见徐学英的面。十多年过去了,徐学英下身的疼痛到如今有时还有感觉。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法轮功学员饱受着顾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恶警为首的邪恶迫害,其手段不尽其极,完全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话权利和生存自由权。恶警从杀人放火、打砸抢、坑蒙拐骗、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犯人中挑选的流氓当帮凶、打手,他们中如有被发现对法轮功学员稍有点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换掉,并以加期处罚;另选恶毒的、残忍的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们以减期、奖分来使帮凶打手们谋划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日,大法弟子刘英女士第一次进“贵州女子劳教所”(以下简称:”中八农场”、“中八女所”)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 刘英(3年)、 罗来华(3年)、周斌(2年)、彭丽君(1年半)、杨美珍(1年)、申美银(3年)、周秀菊(3年所外执行)。刚与顾新英照面,就被罚站到夜间十二点多。同年冬至,顾新英上班查房,在二楼走廊滑倒重摔一跤,顾新英盛怒之下,强令二楼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到楼下露天墙角面墙罚站,不许动,一动包夹就上前打骂,直到她下午下班才让伸展手脚。

    劳教所的女恶警伍侠、袁芳、文桂芬,顾新英等更甚,这些恶警不但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唆使吸毒人员参与迫害。吸毒犯罚法轮功学员们“站君子”,在她们的头上放一碗水,每一只手还要举一碗水,两腿间也要放一大盘水,一动碗里面的水就会倒她们一身。不管冬天有多冷,都不会放过。恶警逼迫她们看那些诬蔑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东西,如果她们拒绝,恶人就不允许洗澡、洗头,用各种手段长期折磨她们。

    不仅如此,恶警们还常常不给饭吃,一百多斤体重的人被关进去不到两、三个月就只剩七、八十斤重了。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中八女所”戒严,新收队(法轮功专管队)为逼转化大搞“攻坚”,顾新英受邪恶操控用尽手段。设置“攻坚室”,不许学员睡觉、无止尽罚站,有的学员被打得抬出来。夜间“攻坚室”传出的哭声让人撕心裂肺。四月新收队召开“揭批法轮功大会”,高压逼迫转化一百多人参加,逼上台“念稿子”。

    贵州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王顺芝、张金玉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清镇中八劳教所遭关押迫害。王顺芝拒绝放弃信仰,惨遭恶警凌虐。

    迫害王顺芝的恶人有中八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新收队队长顾新英、副队长焦霞、恶警袁芳、文桂芳。

    恶警顾新英、袁芳指使包夹限制大法弟子上厕所,马永菊月经来时,她们既不让上厕所,也不让用卫生纸,血水顺着裤子淌。并且每天都不让吃饱饭,马永菊的丈夫给她寄两千元钱,袁芳不让她用,让她挨饿、还得日夜站着,致严重晕眩感持续半年。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原新收队队长顾兴英长期迫害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执行任务时,翻车把嘴巴里面摔伤缝了几针,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但她还不醒悟,还在继续为恶党卖命。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157966p.html#2007-6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新收中队的恶警
    伍侠、袁芳、文桂芬,顾新英,电话:0851-2549354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摧残性灌食罚站不准上厕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剥夺睡眠强行施药洗脑/送洗脑班人身侮辱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威胁/恐吓强光长时间直射眼睛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毒打/殴打注射不明毒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五次洗脑、两次劳教迫害-贵阳刘英曝光恶人恶行
    2017年贵州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图)
    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
    贵州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马永菊被迫害经过
    王顺芝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贵州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贵州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贵州大法弟子韩铭被药物迫害致死情况补充(图)
    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一)
    贵州退休新闻编辑黄贵仙及其子遭受的迫害
    揭露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转化”手段
    157966p.html#2007-6
    贵阳中八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贵州女子劳教所对我的折磨:超时奴役 注射不明药物
    贵州女子劳教所迫害手段和案例
    月薪5元 苦工凌虐无数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弟子

    所在单位: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女所)女所  区号0851糜运秋 所长 2549367 2549136 13908510159吴春荣 副所长 2549364 2549018 13885109866张 琴 副所长 2549357 6754270 13608570515张黔平 政治处主任 2549364 2549099 13885022236杨祖龙 办公室主任 2549361 2549299 13985563725高 翔 办公室副主任 2549618 5111162 13098502132办公室 2549375 2549750 值班电话 2549217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恶人榜:(1)负责人(行恶期间):糜蕴秋、吴春荣、张琴、张黔平、杨祖龙、高翔(2)行恶恶警:何姗、邓珺、顾新英、王琼、李剑云(莹)、许仁芬、焦霞
    女所 区号0851
    糜运秋 所长 2549367 2549136 13908510159
    吴春荣 副所长 2549364 2549018 13885109866
    张 琴 副所长 2549357 6754270 13608570515
    张黔平 政治处主任 2549364 2549099 13885022236
    杨祖龙 办公室主任 2549361 2549299 13985563725
    高 翔 办公室副主任 2549618 5111162 13098502132
    办公室 2549375 2549750 值班电话 2549217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恶人榜:
    (1)负责人(行恶期间):糜蕴秋、吴春荣、张琴、张黔平、杨祖龙、高翔
    (2)行恶恶警:何姗、邓珺、顾新英、王琼、李剑云(莹)、许仁芬、焦霞

    受迫害人:
    杨光平; 贵州大法弟子; 贵州大法弟子; 周香兰; 蒋士碧(姜仕碧); 詹延安(詹业安); 陈再先; 贵州大法弟子; 张燕; 段怀燕(怀艳); 关富春; 韩铭; 罗琴先(罗群先); 黄磊; 张菊英; 徐学英; 马永菊; 刘英; 

    更新日期: 2019/9/14 14:5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