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刘涛


    上大挂”是两腕用两副手铐铐在一张上下铺的床上,脚尖点地,然后再往两边拽床

    简介:
    刘涛
    (Liu,Tao),男 ,年龄未知,万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

    在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的七年中,借口“整顿”,实为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与精神双重摧残不知有多少次了。这种整顿包括非法使用刑具,并使其合理化,一般要报所管理科批准,2002年万家男恶警进驻女队对大法弟子用酷刑强制转化过程中,他是主要负责人。

    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厕所,指使人扒光他们的衣服,发现经文、钱物等东西一律掠走。恶警赵余庆指使犯人白雪莲搜李玉华、马丽达等15名法轮功学员的身,搜出约400元钱。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不写,就强迫蹲在40平方厘米的地板砖内,不准出格,手背到后面,不许动,动就拳打脚踢,从早上5点蹲到半夜12点,几天下来,有的腿、脚被蹲得肿得不能走路,有的当场晕倒。这种酷刑叫“严码”。而且整天强迫看它们编制的污蔑法轮大法的影碟。每天24小时只准排两次便,如果还不写“三书”,就强迫坐“铁椅子”(一种酷刑刑具),并用电棍电,三、四个恶警一起电。仍达不到目地,就给“上大挂”。还有更邪恶的酷刑:先暴打一顿,然后把法轮功学员锁在铁椅子上,鞋袜全脱,衣服脱到只剩裤头,从头顶浇凉水,然后拖到走廊窗口处打开窗户冷冻。哈尔滨冬天的夜晚零下30多度,寒风刺骨,一坐就是几天几夜,冻得人浑身发抖,鼻涕直流,连65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活冻死、冻残、冻伤。

    2002年万家劳教所狱警赵余庆、姚福昌、张波、张艾辉、卢淑彬、刘涛、孙庆、刘文柱、张小初、姜家厚等对曾淑苓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刮疥疮,就是一个溃烂的小伤口,狱医孙立军用钢勺转圈一刮,就刮下一块肉来,变成一个大洞,鲜血直流,有的伤口都露骨头,再用过期的硫磺膏把大窟窿填平,,她被酷刑迫害的几次昏倒,吸氧点滴抢救。

    曾淑苓遭到的折磨还有:罚蹲、坐小板凳、上大挂、蹲小号、坐铁椅子、暴打、电棍电击,强迫写揭批侮辱谩骂师父,走正步军训、夏天阳光下暴晒、冬天扒光衣服冰冻等等,她还被迫长时间的劳动,编麻绳、缝汽车坐垫、做拖鞋、粘假眼毛;

    2002年8月27日,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升级,原来由女狱警管理的七队突然由所里从各男队抽调男狱警进驻,全面接管七队的管理工作。每班约八个警察。当时七队有七个法轮功班一百二十人左右,一个男队由一名队长带三个男狱警,这是固定的,有时男警增加到一倍。

    狱警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码坐小凳子,还要求出操报数,穿犯人的衣服,用犹大的文章进行洗脑。逼着看假的「自焚」、「自杀自残」等诬陷大法的录像,强迫背守则和行为规范、生活规范,接着抛出了狱警们编造的诽谤法轮功的所谓守则让背,如有不服从就打、电、吊、坐铁椅、戴手铐、不让睡觉,恶警采取一系列卑鄙手段进行迫害。

    一次突击搜监,陈贤君保存的经文被搜走,姜丽华有一封信被搜走,男队队长刘涛,警察孙庆等把她們两个绑到铁椅子里,双手绑在背后,姜丽华被孙庆暴打,晚上她们被挪到过道的窗边,打开窗冻,陈贤君被迫害两天,姜丽华时间更长。

    法轮功学员崔淑香、何苗、高淑霞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跳楼抗议。崔淑香被抬走,赵余庆、刘涛、孙庆,张波等狱警冲进监舍,劈头盖脸就打高淑霞、何苗,陈贤君和仲晓燕去护两位同修,也被打到一边,打完又把高淑霞何苗绑到铁椅子上,往她们身上浇凉水,开窗户冻,迫害了好几天。还要迫害陈贤君,因铁椅子不够,恐吓要上大挂。

    2002年11、12月份冬天大法学员被连成串的站在万家劳教所走廊的窗下,而刘涛等几个队长命令打开窗子,寒风吹冻着这些衣着单薄的学员,特别是61岁的刘秀茂老人,冬季在楼梯口被逼坐铁椅子达一周的时间,紧接着又上大挂,逼迫写三书。

    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是十三大队接见日,因为颜廷珍的家属在接见室将师父的法像取走,后被恶警要回,并停止接见三个月。主要责任人是刘涛和赵余庆。

    大法学员申淑芳被打得吐了血,衣服上都是血,昏死过去,那些没有人性的恶警还提起来往墙上撞(刘涛、孙庆等男恶警所为)。而后让刑事犯给她洗衣服,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


    强制“转化”期间,恶警更多的是用精神折磨的方式,想摧毁鲍丽云的意志。就在鲍丽云第二次被绑架到万家劳教所时,恶警队长张波迫不及待的把鲍丽云母亲从二百多里远的农场劫骗来,许诺让母亲见鲍丽云,当着台下三百余名法轮功学员的面,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台上按着恶警的意图讲着言不由衷的话。他们让母亲当着众人的面与鲍丽云相见,为的是制造迫害材料。鲍丽云当着母亲的面揭露恶警队长张波的嘴脸,鲍丽云告诉母亲前不久她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把一名法轮功学员(林教授)的丈夫害死了,制造诬陷宣传教材。林教授丈夫生病,他们把他从医院里弄出来,在车里时还挂着吊瓶,搞什么所谓的亲情“转化”,结果她丈夫给折腾死,恶警以此嫁祸法轮功,大造舆论说炼法轮功的人不顾亲情。鲍丽云对恶警张波说,鲍丽云母亲这么大岁数了,路滑天寒,磕碰了算谁的,是否又要说是法轮功的不是。恶警打手恶狠狠地盯着鲍丽云。

    母亲走后,恶警队长刘涛(男)、李姓男管教强迫鲍丽云蹲地砖,还踢鲍丽云。由于鲍丽云不“转化”,当时一个李姓男恶警(朝鲜人)将鲍丽云双手倒扣,抓着鲍丽云的头撞墙数下,并恶狠狠地打了十多个耳光,在近一百天的连续迫害中,最后鲍丽云被绑坐铁椅、反铐双手,不让上厕所,只穿条线裤光脚,到了晚上,恶警将窗户打开,寒风凛凛,坐了三天,鲍丽云实在承受不下去了……

    一次,高金玲问叫刘涛的狱警,看过窦娥冤没有,答看过,高金玲说我们比窦娥还冤。刘哈哈大笑说“这高金玲比窦娥还冤?!”但从此对高金玲的奴役却放松下来。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参与把大法师父的像放地下让探监家属踩的邪恶之徒已遭报应:糖尿病多治无效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多遭报应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辽宁省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值班所长。

    2003年6月15日,大法弟子王秀霞突然脸色苍白,呼吸困难,情况危急。看守所警察漠不关心,不及时送医院抢救,致使王秀霞死在监室内。

    迫害类型:
    人身侮辱电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逼迫放弃信仰罚蹲坐/锁在铁椅子上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毒打/殴打坐小板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三遭劳教-哈尔滨曾淑苓控告元凶江泽民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陈贤君遭受的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4月2日发表)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鲍丽云自述遭迫害经历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万家劳教所──邪恶的黑窝
    劳教所裂刑、吊挂、塑料袋窒息等酷刑演示(图)
    万家劳教所的罪恶

    所在单位: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
    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
    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
    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
    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受迫害人:
    仲晓艳(仲晓燕); 陈贤君; 姜丽华; 崔淑香; 何苗(禾苗); 申淑芳; 曾淑苓; 高淑霞; 刁玉琴; 

    更新日期: 2017/2/25 9:0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