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霍书平


    上大挂”是两腕用两副手铐铐在一张上下铺的床上,脚尖点地,然后再往两边拽床

    简介:
    霍书平
    (Huo,Shuping),女 ,40岁,(霍淑平) 万家劳教所(前进劳教所)十二大队队长恶警。前进劳教所(前进戒毒所)二队队长。二零一一年十二年四月份左右,霍淑平调到三队当队长,前任队长是王晓伟现在好像是调到教育科了。

    万家劳教所以所长卢振山为首的恶警霍书平、赵国庆、姚福昌、张波、郭秋利、丛丽、周英凡等,紧随江氏流氓集团作恶多端,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上大挂、上老虎凳、电棍电击,把大法弟子折磨的死去活来。

    二零零一年一月卅日,“农历正月初八”王丽敏与林秀茹分别、先后被霍书萍(十二大队副队长)以找谈话为由拐骗出去。她们看到院里黑压压的站满了男女警察,又被带到一个屋里,一伙一伙的警察对她们轮番轰炸,洗脑,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霍书萍对着一个歪躺在床上的一个丑恶的男警察淫笑的说:快看看,这么多美女都来陪你来了。此警察淫邪的呲着满口黄板牙笑了笑说:不行了,老了,没那能力了。后来副所长史英白对她们进行”文革”式的谩骂训话,王丽敏与林秀茹、被送到一班(严管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恶警霍书平、武队长把大法弟子何苗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强制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大法弟子去北京说明真相、维护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送进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遭受种种迫害。强制洗脑,包夹,转化,隔离(每天早六点──晚九点)关押隔离室,禁闭,不让去食堂吃饭。主要迫害人:十二大队队长林顺英、队长郭秀利、霍书萍。

    霍书萍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厕所,指使人扒光他们的衣服,发现经文、钱物等东西一律掠走。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不写,就强迫蹲在四十平方厘米的地板砖内,不准出格,手背到后面,不许动,动就拳打脚踢。这种酷刑叫“严码”。而且整天强迫看它们编制的污蔑法轮大法的影碟。每天24小时只准排两次便,如果还不写“三书”,就强迫坐“铁椅子”(一种酷刑刑具),并用电棍电,三、四个恶警一起电。仍达不到目地,就给“上大挂”。还有更邪恶的酷刑:先暴打一顿,然后把法轮功学员锁在铁椅子上,鞋袜全脱,衣服脱到只剩裤头,从头顶浇凉水,然后拖到走廊窗口处打开窗户冷冻。哈尔滨冬天的夜晚零下30多度,寒风刺骨,一坐就是几天几夜,冻得人浑身发抖,鼻涕直流,连六十五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活冻死、冻残、冻伤。

    (迫害时间待查)十月二十一日与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三个班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目的是抵制迫害,要求无罪释放。绝食第十天,十月二十九日,恶警开始第一次灌食。由于大法弟子抵制,被副队长霍书平、武队长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

    万家劳教所关押女学员的三个大队是十二大队(大队长郭秋利);七大队(大队长张波)和集训队(集训队也叫严管队,头子不叫大队长,而叫指导员。指导员都是男的,一个叫赵国庆,一个叫姚福昌)。这三个大队的头子受所长卢振山的唆使和指挥。大队长下设队长(霍树平、张爱辉),管教(刘白兵、周英范、王娜娜、邱洋、丛志丽、王薇等)。这些恶徒直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魏亚云在万家劳教所十二队遭队长赵秋云,霍书萍的奴工、蹲、坐板凳等的迫害。使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致使在劳教所后期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大法弟子宋文娟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遭迫害。最近恶警霍书平又用电棍电宋文娟,把宋文娟的脸电的肿大变形,生命垂危。恶警霍淑平在对宋文娟施暴时,宋文娟正告恶警霍淑平善恶有报是天理,霍淑平发疯般用电棍电宋文娟的脸,边电还边说:我看看什么是天理不天理的。

    从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起,万家劳教所又换成小车间,做五十双拖鞋底就是一天的工作量,恶警说还加量到每天一百双。被关押的人员都在恶人眼皮底下干活,累得撑不住了想直直腰就遭到恶警霍书平、郭秋利、周英凡、丛丽等训斥。

    十二队强制劳动时间是早五点至晚八点,有时到晚十一点多,甚至有时到下半夜一点左右,劳动任务极其繁重。大队长是郭立秋(郭秋利),每次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她的指使,副队长霍书平、张爱媛配合,恶警王娜娜、沙玉锦、刘白冰(已调科室)、丛志丽、周英凡直接迫害。手段同集训队大致相同。(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将所有法轮功学员转关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继续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出劳务铺院子里的砖地,一天连续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挑冰棍杆,强加任务量,杜秀琴等大法弟子不配合这种迫害,抵制出工,抵制报名,遭到恶警张艳丽用书抽打脸后,又被关到二队,恶警队长霍书平强行把杜秀琴捆在桌子上,用电棍打、胶布封嘴让她承认错误,强迫下蹲,后又强迫杜秀琴糊纸袋,强制完成任务,她不配合并绝食三天反迫害,又被强行给加期十多天。

    二队恶警队长霍书平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体罚,并逼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役,每天糊米袋子,别的队一天四百个,而二队定额是四百五十个。一次,大法弟子刘秀丽累得昏过去了,抢救时都输氧气了,恶警还说她装的,恶警陈晓军上去用脚扒拉刘秀丽几下子,看她真昏过去了才没说啥。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晚上,前进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祁金玲拒绝,恶警关艳丽、张艾辉打了祁金玲十二个耳光。隔了三天,祁金玲还是拒绝背监规,恶警霍淑平再一次迫害祁金玲,对其拳打脚踢,打得她满头大包,身体青一块紫一块,腰部被踢伤了不能动。

    大法弟子祁金玲告诉劳教所警察说:我们是无辜被迫害,不是犯人。警察霍书平把她打的遍体鳞伤,躺在床上起不来,恶警丛志丽把她从床上拖到地上,往外拽说她装病。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霍书平对刘秀丽拳脚相加并叫嚣:打死你我给你偿命。高国凤(五十二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被罚背手蹲着并遭霍书平用警棍殴打。

    霍书萍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体罚,并逼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奴役,每天糊装大米的纸袋子,别的队一天四百个,而二队定额是四百五十个,完不成任务就延长收工时间至晚八点半到九点,还完不成的回寝室遭体罚码坐小板凳至深夜十一、十二点不许睡觉。如果一个月持续完不成奴工量或是拒绝奴役就会遭到加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祁金玲、张翠娟分别被非法加期十五天,杜秀琴被非法加期二天。

    前进劳教所霍淑平、郭秋丽、陈立华、王亚男、张艾辉、隋雪梅、谢春燕、丛志丽、沙玉锦、周英范、王美英、刘白冰等恶警一直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二大队队长霍淑平与厂家联系做米袋子活,每个米袋子5分钱,她谎说2.5分钱,从中扣掉一多半的钱归她自己所有,她要求干警看管大家一刻不停的干活,完不成任务轻则辱骂重则扣分(扣分是加期的一种方式),规定劳教人员每天上厕所5次,早五点起床洗漱方便后还要被辱骂一次。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所里强迫看邪党的“两协”电视直播时,在直播前看电视剧时,高国凤因上次蹲小号期间,被折磨得双腿疼痛,便搭在小凳上,被恶警谢春燕发现,命高国凤拿下来,因高国凤不服从邪恶的要求、命令,被谢春燕告知大队长霍书平,谢春燕揪高国凤乳房,抠别的大法弟子的眼睛,导致大法弟子遭毒打,加期。之后,高国凤被带走一阵毒打后,又被铐上手铐吊挂,晚上不让睡觉,至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还在遭受迫害。从三月十一日起,霍书平不允许高国凤吃饱饭,一顿只给半个馒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值班长霍书平、管教谢春燕不许高国凤睡觉,从上午十点多戴上手铐,一宿没摘。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早饭霍书平命令不许给高国凤带饭,高国凤只喝了半碗玉米面粥,中午、晚上半个馒头,半夜才让睡觉。三月十二日,一天三顿每顿半个馒头,半夜才让睡觉。

    二零零八年七、一”因高国凤不配合照像,管教指使李英杰把高拽着头发拉出来,拳打脚踢,还用牙签扎她,二大队队长(恶警)霍淑平说:不服天天收拾她!二大大法弟子集体绝食,从这时起高国凤才吃上饱饭。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晚8点,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第二大队队长霍书平在队长室喊法轮功学员高国凤,高国凤应声而进,霍书平因为她没敲门,就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其头部,造成高国凤头部麻木,大脑反应迟钝,腿不好使,活动不便。

    二零一二年二月,曾淑苓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在一大队大队长王敏强制她劳动,打聋她一只耳朵,用电棍电她,不让她睡觉,把她扔到猪圈里,和猪关在一起……四个月后,她被关到二大队,二大队长霍书平、周木齐殴打她,把她铐在铁椅子上,不让她上厕所;冬天他们逼她坐在车间冰冷的墙角里,墙上都是霜,她坐不住,只能身体贴着墙靠坐,一天坐十几个小时……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从万家劳教所调来二队任队长,三月二十七日开始狠抓二队的牙签生产。让二队所有学员都装牙签。当天有一法轮功学员拒绝生产,霍某让两名管教将法轮功学员带到办公室,霍某拿出电棍威逼学员干活,但在同修强大的正念下制止了他的电棍迫害,但被罚站了一个月,每天站十小时以上,必须等装牙签的人都干完活才让一起回去睡觉。

    四月六日所长叶云来食堂检查时,霍某让方姓法轮功学员背报告词,方拒绝被带到办公室,没说几句话,就用电棍电,方的右臂和手掌被电伤了。霍书平让二队学员装牙签,除了上厕所、吃饭,一刻也不让停,这些干活的人都是五、六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因长期干活不让炼功,个个都累得腰酸背痛,有的还出现了病态,血压高达二百多,还强迫干活,不干都不行,干活的车间里非常阴冷,五月份了,这些干活的人,还穿着很厚的棉衣,想活动活动都不让,碰上个别好心的管教,让活动几分钟就算很幸运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在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徐英、田庆玲、林佩玉、王东丽四名大法弟子被从一队调到二队加重迫害。有两宿因徐英坐铁椅子屋内光线暗,监控室看不太清楚,队长霍书平、周木齐、周立范、狱警就用烤灯或大手电筒光直射,照着徐英的眼睛、烤着脸,离眼睛十多厘米、很近、很刺眼睛、很烤脸,用光直刺的眼睛,眼睛一闭上马上就过来恐吓。

    在坐铁椅子被迫害期间,还让大夫强行给徐英量血压,不配合就队长、狱警和大夫几个人强制动手量血压。第四天白天霍书平找人打开铁椅子和手铐,把徐英叫到楼下说:“田庆玲不坐了,你看她在大排坐着呢,王东丽也不干活了,你怎么样?”不干活不配合就送到小号继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或七月时二队队长霍书平让法轮功学员签包教协议(逼法轮功学员配合管教做洗脑工作)法轮功学员不签就在家属接见时让家属签,否则不让接见。

    霍书平让被非法关押的双城法轮功学员按关于被非法劳教的手印,双城法轮功学员不按,霍书平就在车间办公室里强迫按手印,如不配合就拳打脚踏,法轮功学员姜丽娟被打得行走困难,好几天才恢复。过十多天霍书平将秦海龙拳打脚踢后,并用电棍电其身体,强迫只有二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海龙按下手印。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秦荣倩再次来到前进劳教所得知,自上次八月三日见面后,秦海龙就遭受了酷刑和虐待,半个月来,她多次遭到毒打和电棍电,身上有很多伤疤。有一次,警察强行拽她走,拽得她上不来气,差点窒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八月十七日。主要参与实施酷刑的是二大队队长霍淑平和副队长吴宝云。探视结束后,秦荣倩看到妹妹走路的时候左手扶着腰部,表情非常痛苦。

    二零一三年五月下旬,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田庆玲、徐英、林佩玉、王冬丽被前进劳教所从一大队转入二大队加重迫害。五月二十五日,二大队队长周木歧不许她们洗漱,甚至不让喝水、吃饭,四位法轮功学员同时绝食反迫害。田庆玲被狱警关小号,双手被反铐。后因田庆玲、曾淑玲拒绝做奴工,二大队队长霍淑萍每晚不许她们睡觉,强制坐小凳。

    (時間不詳)王晓伟迫害方桂兰一个月后,被调到劳教所的管理科,大队长换上霍书平,当时方桂兰被吴宝云安置在食堂帮助刷碗,一天叶云带各科警察去食堂,问我们叫什么名?我们一一回答,叶云立马大声喝道:你们的报告词是怎么背的?然后气势汹汹去找霍书平,霍书平问为什么不背,劳教所的报告词内容是:报告政府某某某叫什么名,家住,因扰乱秩序被劳教时间。霍书平把方桂兰带到警察办公室,抄起电棍电后背,电倒后又拽起来逼迫撅着,她用电棍用力打方桂兰两臂,在场的普教赵宝香为方桂兰搪了一下,被她打一电棍,打完后她把方桂兰带到车间,当着众人面背报告词,方桂兰说我修炼法轮功被关押,没按她要求的什么扰乱秩序,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霍书平因方桂兰拒绝劳动,找来卫生所大夫,刘建国、另一个姓王,是个年轻女医生,那个年轻的王医生当众说:谁不劳动给她量量血压,刘建国向方桂兰走过来,量血压,说血压二百二,心脏有问题,迫使方桂兰用药,霍书平手拿电棍威胁,普教把方桂兰推倒在地,然后拽着弄到楼上,王忠良把方桂兰按倒在地,用灌食的塑料管,灌进不明药物,症状是脸发热,变红粉色,头晕,从那以后卫生所的医生就把灌药当成一项重要工作,每天都进行一次。灌药迫害一直持续到十月份,长达五个多月时间。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霍淑萍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身体都会表现出不舒服,特别难受。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哈尔滨市迫害法轮功的恶徒遭恶报实例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恶警遭现报数例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霍淑平  警号:2341136 手机:13936202056

    迫害导致:
    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人身侮辱电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逼迫放弃信仰罚蹲坐/锁在铁椅子上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洗脑/送洗脑班精神酷刑单独关押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背扣子上大挂”老虎凳高强度超负荷劳动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睡眠手铐/脚镣罚站电击强光长时间直射眼睛威胁/恐吓体罚强行施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三遭劳教-哈尔滨曾淑苓控告元凶江泽民
    哈尔滨教师方桂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五常市魏亚云自诉受迫害经历
    前进劳教所暴行-坐铁椅子、搧嘴巴子、不让睡觉
    好医生被劳教所致残-老父探视遭强遣
    黑龙江王丽敏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2月4日发表)
    %E5%86%8D%E6%9B%9D%E5%93%88%E5%B0%94%E6%BB%A8%E5%89%8D%E8%BF%9B%E5%8A%B3%E6%95%99%E6%89%80%E7%9A%84%E6%AE%8B%E6%9A%B4
    一条罪恶的不归路(3)
    一条罪恶的不归路(2)
    秦月明被害死-妻女遭酷刑折磨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狱警近期犯罪事实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4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承袭万家劳教所的暴恶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哈尔滨市刘秀丽遭受的非人迫害
    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两年七个月
    曝光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霍书平的恶行
    白霞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两年迫害
    双城市汪秀艳两次被非法劳教
    无端被劳教一年 曲明珠家庭破碎
    哈尔滨大法弟子祁金玲被劳教所迫害纪实
    高国凤被前进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对高国凤的折磨和虐待
    祁金玲遭前进女子劳教所恶警毒打 生活不能自理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黑幕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是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高国凤的迫害
    充斥着欺诈和奴役的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
    高国凤等大法弟子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被迫害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奴役大法弟子并强行洗脑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流氓手段:电、蹲、撅、挂、捆
    宋文娟遭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恶警酷刑摧残
    万家劳教所七大队被转移到前进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学员的迫害黑幕
    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
    劳教所裂刑、吊挂、塑料袋窒息等酷刑演示(图)
    万家劳教医院的野蛮灌食和殴打
    四年来在收容所、看守所、万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遭遇
    大法弟子何苗在万家劳教所被毒打折磨的遭遇

    所在单位: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
    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
    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
    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
    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受迫害人:
    新伟大法弟子; 粱春荣; 张翠娟; 白霞; 祁金玲; 刘秀丽; 刘慎贤; 杜秀琴; 杜秀琴; 王丽敏; 谭广慧; 林秀如(秀茹); 刘凤珍; 徐英; 曲明珠; 宋文娟; 秦海龙; 田庆玲; 魏亚云; 曾淑苓; 牛桂霞; 史桂芝; 高国凤; 高国凤; 

    更新日期: 2019/8/31 18:3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