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曹斌


    原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610主任:曹斌

    简介:
    曹斌
    (Cao,Bin),男 ,58岁,原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610主任。

    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区城管局任副书记、副局长。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任东西湖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曹斌积极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东西湖区已有八、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其绑架,到现在为止还有六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中。

    原任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综治办主任。二零一九年四月免去二职,现任东西湖区司法局局长。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
    曹斌早年是从部队(副团职)转业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城管局任职,任东西湖城管局副书记、副局长、执法局(二级)局长。

    曹斌自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任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以来,十年间他紧跟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操控指使当地公、检、法、司、街道、居委会等部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曹斌任“610”办公室主任十年期间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在东西湖区被骚扰、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留、迫害进洗脑班、看守所或监狱的学员有:徐慧明、邹双武、周翠娥、戴菊珍、毛慧兰、郭淑军、黄洪运、邹双芬、龚玉兰、李木三、洪桂梅、窦堰生夫妇、王春红、汪锁仙、谢青云、王玉、王巧兰、严春梅、王文革、刘珍俐、李金香、何艳、王用强、王用刚、彭雪梅、胡望香、李克明、郭诗惠、祁望桃、潘有香、余菊梅、邬明、张启发、老黄(将军路街)、孙爹爹(将军路)、朱翠珠、汪长征、黄志勇、郭武海、郭武胜、李赤华、胡亚萍、张甦、夏明清、张春连夫妻俩。毛婆婆、王姓女法轮功学员、余菊梅、程静、徐建新、小徐、王保兰、还有十六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在东西湖区被迫害的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有:康佑元(硚口区)、吴小泉(武汉市)、刘桂华、刘三姐(武汉市关山)、朱太婆(武汉市)、张荆州(湖北荆州市)、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方雄华(汉川市)、袁婆婆(武汉市)、彭亮(武汉市武昌区)。
    现已知道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00多人。其中:批捕、庭审16人、劳教判刑 13人;绑架抄家113人次;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12人次)、安康(公安)医院共89人次;开除公职和流离失所3人;勒索现金3000元;
    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610”组织利用的街道、社区居委会人员、派出所上门骚扰,有的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填表、写保证等。还有几次,曹斌亲自去到学员家里骚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
    '
    二、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以来曹斌利用610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采用跟踪、监视居住、监听电话、无故骚扰、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抓捕、绑架、关押、非法勒索,非法抄家、搜身、抢劫财产、威逼口供、谩骂、殴打、关禁闭体罚(剥夺睡眠,长时间站)、精神洗脑、株连、劳教、劳改、判刑等手段进行迫害。
    1、被非法庭审的学员:
    郭淑军(被非法庭审,被勒索3000元)、洪桂梅、窦堰生夫妇(东西湖区常青花园,诬判二年)、黄洪运(非法批捕)、汪锁仙(2016年12月被诬判四年,经上诉中院于2017年3月,解除冤判回到家)、刘珍俐(非法劳教一年、诬判三年、)、胡望香(诬判三年)、汪长征(诬判四年半)、黄志勇(诬判三年半)、郭武海(诬判三年半)、张甦(诬判六年)、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诬判三年半)、方雄华(汉川市,诬判三年)、毛惠兰(诬判三年半)、李三元(非法劳教一年)、邹双武(非法批捕)。
    2、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
    郭淑军(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黄洪运(武汉市第一拘留所)、严春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李金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刘珍俐(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谢青云(武汉市第一拘留所10天)、王用强(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10天)、王用刚(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15天)、邹双芬(武汉市第一拘留所15天)、汪锁仙(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胡望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汪长征(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黄志勇(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郭武海(武汉市东西湖看守所)、彭雪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戴菊珍(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毛慧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王文革(武汉市第一拘留所)、
    3、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有:汪锁仙(柏泉洗脑班)、谢青云(某洗脑班)、彭雪梅(市内某洗脑班)、朱翠珠(额头湾洗脑班)、王玉(二道棚洗脑班)、李赤华(柏泉洗脑班)、胡亚萍(额头湾洗脑班)、夏明清(额头湾洗脑班)、邹双芬(柏泉洗脑班)、刘珍俐(柏泉洗脑班)、王文革(杨园洗脑班)、戴菊珍(海口洗脑班)。
    4、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黄洪运、周翠娥。
    5、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王春红。
    6、诉江后被骚扰:
    自2015年8月底诉江以后,武汉市东西湖区各社区开始不间断的骚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东西湖区至少有15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是社区人员直接找上门、有的是社区人员打电话询问学员的家人。

    三、在社会及教育系统污蔑法轮功
    1.悬挂张贴邪恶横幅展板诋毁法轮功
    曹斌在政法委任职期间,东西湖区610经常指使各街道和社区人员,在社区附近或居民区用展板等形式污蔑诋毁法轮功及创始人,用漫画的形式丑化法轮功师父;还有的悬挂污蔑法轮功的条幅、横幅,毒害世人;同时东西湖区的一些出租车、公交车的LED屏也出现了不断播放所谓反对×教的滚动字幕。
    2、曹斌还配合邪党在教育系统污蔑大法。
    二零一零年,受东西湖区610指使,武汉市吴家山第四中学在校内搞诬蔑法轮功的邪恶展版,由湖北省反邪教协会提供的图片,持续约五天,毒害众多师生。
    3、利用手机微信和媒体污蔑法轮功
    2017年下半年,武汉市很多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包括学校)被要求登录邪恶微信,微信里有邪党十几年来反复重复污蔑法轮功的大量谎言。2017年底,东西湖区教育局被要求其管辖学校的教职员工用手机后六位数+单位+姓名的方式上微信号为wuhanfanxiejiao的邪恶微信,并统计上报。从2018年1月底、2月初开始,武汉市东西湖区等各单位人员的手机微信里陆续出现了挑拨民众恶意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功等等的信息。
    2017年武汉东西湖区将军路养殖场范春副书记等人受610指使串通武汉媒体,于2017年6月12日在武汉《长江日报》刊登由记者黄征、通讯员段晨晨、齐阳、张大军炮制的谎言文章,对法轮功学员王保兰进行恶意诽谤,不少人在手机和电脑的网页上都收到和看到过这个违法报道,认识王保兰的同事、朋友都在议论,都知道是在说王保兰,这种恶意诽谤侵犯了王保兰的信仰自由,侵犯了她的名誉权,给她造成精神伤害。王保兰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在了解她的民众中都有一杆秤,纷纷为王保兰鸣不平。

    四、曹斌任职期间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东西湖区“610”近十年来至少有法轮功学员十二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东西湖政法委、“610”还把绑架的学员送到额头湾的“硚口洗脑班”或武汉市其它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东西湖“610”又在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41号武装部的民兵基地搞起了洗脑班。近年又在东西湖区海口办了一个秘密洗脑班。
    这个洗脑班非常邪恶,把法轮功创始人像片放在地上、椅子上强行要学员坐和踩。
    门前挂一个摄像头,能追随人转动,人还没靠近就开始喊话,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不许靠近,开启激光……”马上强烈的激光扫射过来、缠绕人身,并能跟踪,躲也躲不掉,无法靠近。
    东西湖洗脑班对外宣称“学习班”或“法制教育中心”,是可以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洗脑班有一套邪恶的精神扼杀手段,让人信念崩溃,精神死亡。强迫法轮功学员听他们的诽谤,歪曲大法的话,妄图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时也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消灭的一部份。

    五、曹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曹斌自二零零九年任东西湖区政法委“610”主任后,指使东西湖公、检、法、司、居委会等相关部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摘自明慧网报道的部份案例。

    案例一: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汪长征、黄志勇、朱翠珠在东西湖辛安渡发救人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辛安渡治保主任赵海洋恶告,十一月二十四日晚,约二十人左右的便衣到黄志勇家抄家近三、四个小时,抢走私人物品。二零一零年五月,汪长征、黄志勇分别被非法判四年半、三年半的重刑,后被秘密劫持到邪恶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案例二:
    2010年3月4日晚9点多,三四辆小车停于郭武胜、郭武海兄弟住处,近二十人包围,二年轻力壮男子不知从何处翻到二楼郭武胜夫妻居室阳台,其他人从一楼破门而入,门框及门锁均已撞坏,这群自称是“市里区里来的”人,伙同辛安渡派出所办案人扬智、代赤军、代贵华等人,抄走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及大法资料等,他们出示的搜查令除一个盖章外,没有局长签字,没有批准日期,见证人有社区工作人员李望娣、彭某。

    案例三:
    二零一零年初,王玉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家人去接人时,王玉已经被东西湖“610”曹斌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恶人也在她饭菜和饮用水中下毒药,导致王玉精神失常。回到家的王玉,脑袋开始剧痛,家人发现她说话语无伦次,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发呆傻笑,之后总是乘家人不注意跑出家,几天几夜不见踪影,至今精神仍不正常,一个很聪明的姑娘就这样被中共毁了。

    案例四: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胡望香被东西湖法院非法审判,八点三十分,胡望香的家人要进庭旁听,曹斌直接出面阻止,说只能看电视不可以进法庭,这是政策。还诡辩说让家属看电视就是旁听。
    九点二十分许休庭。胡望香的姐姐和胡望香的俩个儿子看了电视走出法院,看到了公诉人刘涛。想到公诉人整个都是造假、制造冤案,自己的母亲平白无故蒙受奇冤,身为七尺男儿,却不能为母亲讨回公道,胡望香的俩个儿子就走向前去,想找刘涛问个究竟。
    这时,曹斌一声令下:“抓起来!”警车里几个国安和站在周围的几个便衣蜂拥而上,将胡望香的老姐姐和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围在中间,拳脚相加,电棍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案例五: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刘珍俐在住处被东西湖区新沟镇派出所警察缑朝俊、燕岭保安队长柯正清等七、八个保安绑架。第二天,棉纺织厂不法人员在刘珍俐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翻窗(三楼)入室,再次对刘家进行了土匪式的抄家,不知抢劫了多少财物,离开时敞开大门,扬长而去。而刘珍俐被劫持到东西湖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四十一号的武装部民兵基地洗脑班,关押迫害了四十多天。

    案例六:
    迫害法轮功之后,王用强家附近长期有人蹲坑监视,家里电话长期被监听,他家楼道前原有一棵树,因监控的人认为挡了他们的视线,竟然把树也砍掉了。有亲朋好友去他家玩,事后就会有新沟镇街燕岭社区居委会的人或片警到王用强家查问,有时甚至直接翻客人的包包,王用强平时买菜、走亲访友都有燕岭社区的人跟踪。曹斌还曾带着武汉市国保和东西湖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到王用强家骚扰。

    案例七: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汪锁仙在开屏里社区附近贴法轮功真相粘贴时,被吴家山街开屏里社区书记张鎏、综治主任雷钢看到,随后雷钢就打电话给开屏里社区片警刘少安,他们派社区成员余桃安、密焕运跟踪学员,后法轮功学员汪锁仙被吴家山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汪锁仙被强行抽血,警察还强迫她写所谓“保证”,汪锁仙不配合回答恶警的问话,被警察狠狠的殴打。
    汪锁仙被绑架后,她的亲人一直持续的到东西湖政法委和各迫害单位要人,东西湖政法委610头目曹斌曾多次威胁汪锁仙的亲人。曹斌威胁汪锁仙的大妹妹说:你小妹再来,我就抓她。汪锁仙的哥哥找曹斌要人,曹斌威胁:你敢跟我讲法律?你别以为我办不了你,我一个电话就把你办了。曹斌还拿汪锁仙小儿子的工作进行威胁。

    案例八:
    戴菊珍,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被劫持到“海口洗脑班”仅三天,就出现“病态”,倒在地上,血压、血糖很高。到第三天的下午,洗脑班才把戴菊珍的丈夫叫到洗脑班接她回家。回家后戴菊珍都没有完全复原,坐着还行,站着就恍恍惚惚,走路也晃悠,一直没口味。戴菊珍被绑架到洗脑班前身体都很正常,她怀疑在洗脑班里被暗中下了药。
    海口洗脑班具体的迫害方法:不准法轮功学员结印、立掌发正念,不准炼功打坐。洗脑班白天晚上在教室放污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大音量广播强迫学员听,桌子上、地上、坐的椅子及椅子靠背都写着污蔑法轮功的字句,脚都没处放,吃饭规定十五分钟。吃饭只许学员一个人在教室吃,吃完的碗只准放教室,自己在厕所洗后,洗脑班派人再把碗拿走。

    二零零九年,刚满十八岁的法轮功新学员王喻在向民众赠送“世界第一秀”神韵光碟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何湾戒毒所时,恶警在王喻的食物里下不明药品。期满,家人去接人时,王喻已经被东西湖610曹斌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恶人也在她饭菜和饮用水中下毒药,导致王喻精神失常。

    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晚上,法轮功学员夏明清在柏泉农场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踪诬告,曹斌所在“六一零”系统的恶徒当晚就把夏明清绑架到柏泉派出所,一同被绑架的还有他的妻子。第二天上午,柏泉派出所将他的妻子放出,而夏明清则被绑架到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拘留五天后,柏泉派出所及东西湖区“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汤良德又将夏明清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汪长征、黄家发和朱翠珠,在辛安渡东风三队(豫迁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在曹斌授意下,东西湖区国家安全局项径兴等十几人穿便衣在黄家发家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对黄非法抄家,抢走的私人物品有卫星锅、法轮功书籍等,至今尚未归还。

    朱翠珠被绑架至吴家山二支沟“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二月九日,曹斌又带人把朱翠珠从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劫持到额头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至今,已近五个月的时间。

    汪长征、黄家发则被劫持到东西湖看守所(径河)。黄家发在看守所还遭到了该所恶警组织的七、八个身高均为一米八左右的彪形犯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暴打。此恶性事件与曹斌是否有直接关系,尚待调查。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在曹斌的指使下,东西湖区检察院及东西湖公安分局合谋又将汪长征、黄家发非法逮捕,然而,逮捕通知书上办案人一栏竟无人签名。三月二十六日,曹斌又操纵“六一零”、指使东西湖区公检法企图对汪长征、黄家发非法判刑。开庭那天,没有通知家属旁听,也没有告知当事人可以请律师辩护。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曹斌又指使“六一零”及当地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郭武海、郭武胜兄弟实施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及大法资料等,他们出示的搜查令除一个盖章外,没有局长签字,没有批准日期。郭武海当天被劫持至东西湖看守所,郭武胜几天后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洗脑班(曹斌不告诉郭家人具体位置)。

    法轮功学员王玉原本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非法劳教到期,家人当天去何湾戒毒所接人时得知,曹斌和燕岭新村城管主任扬秋萍又提前秘密将王玉劫持到了市内某个洗脑班。到现在,王玉的亲人还不知她被关在哪里。由于曹斌蓄意不告诉王玉的下落,王玉的亲人到武汉各个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打听,才知道是在二道棚洗脑班关押。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上午8:30分,法轮功学员胡望香因发真相资料遭东西湖区径河农场民田居委会构陷被东西湖区径河派出所绑架。
    知情人透露:当天下午6:30分,曹斌指使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派四名警察非法用警车(OA2035)将胡望香带到东西湖区公安分局非法扣留了一宿,次日绑架到二支沟东西湖第一拘留。七月十五日才补了个非法的拘留通知书,非法拘留15天。其后,在曹斌的指使下,胡望香被非法刑事拘留、逮捕,直至开庭。

    据知情人透露,2010年7月22日下午4时许,有一办案人员给曹斌打电话,认为胡望香的事情很小,(大法弟子胡望香是7月13日绑架,14日被非法拘留,7月28日到15天)到时应该放人,是曹斌不准放人,在电话里曹斌提高嗓子说:搞就是了。据说径河派出所的办案恶警王彦、姬脉军等在所长党刚的指挥下进一步制造冤案,如证人证词是在诱导的基点上造假出来的。在给胡望香做询问笔录时,他们为了达到造成冤案的目的,加进一些他们的话,因胡望香不识字,在念给胡望香听时就漏掉他们加的句段,这种卑劣手段欺骗了此案的后续进展,也给蓄意制造冤案埋下了所谓的“证据”。胡望香包里有600元钱左右,恶警通知胡望香家属取包时只退了不足40元钱。径河派出所和办此案的人犯了抢劫罪。

    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曹斌指挥对郭武海非法开庭,早晨七时左右法院周围布满了便衣和协警,辛安渡农场的钟作洪,辛安渡的派出所,综治办彭勤学,辛安渡街道办事处也都来了很多人,都阻止郭武海的家人进庭旁听。彭勤学还告诉郭母郭武海被判了三年半。说明邪党根本不讲法治,完全由六一零说了算,整个法院和司法系统都像猴一样耍一下就完事了。

    二零一零年九月中旬,曹斌指使燕岭管委会新村工作人员到处散发一种毒害众生的一个物品,物品的形状:正面是毛魔头的像,反面是邪党国徽,外面是一个圆形的蓝色玉套,蓝色玉并不是玉,其实就是一个蓝色的塑料做成的,用火一烧就化了。整个魔头像正反都是黄色,它系的带子是红白相间的颜色。如果发给谁,谁要了就送两双皮肤袜。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胡望香被东西湖法院非法审判。成批的警察一组一组聚集在法院门口,审判开始之时,警察拉开长绳,将法院大门围住,不让路人接近法院大门,各街办的人及便衣在路口窥视。

    八点三十分,胡望香的家人要进庭旁听。曹斌直接出面阻止,说只能看电视不可以进法庭,这是政策。还诡辩说让家属看电视就是旁听。

    九点二十分许休庭。胡望香的姐姐和胡望香的二个儿子看了电视走出法院,看到了公诉人刘涛。想到公诉人整个都是造假、制造冤案,自己的母亲平白无故蒙受奇冤,身为七尺男儿,却不能为母亲讨回公道,胡望香的二个儿子就走向前去,想找刘涛问个究竟。

    这时,曹斌一声令下:“抓起来!”警车里几个国安和站在周围的几个便衣蜂拥而上,将胡望香的老姐姐和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围在中间,拳脚相加,电棍劈劈啪啪响个不停。

    遭警察群殴后,胡望香的姐姐高血压复发非常严重,两个儿子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新村派出所。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后来被放回。

    (二)对郭武胜、郭武海兄弟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九点多,三、四辆小车停于东西湖辛安渡法轮功学员郭武胜、郭武海兄弟住处,近二十人包围,二年轻力壮男子不知从何处翻到二楼郭武胜夫妻居室阳台,其他人从一楼破门而入,门框及门锁均已撞坏,这群自称是“市里区里来的”人,伙同辛安渡派出所办案人扬智、代赤军、代贵华等人,抄走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及大法资料等,他们出示的搜查令除一个盖章外,没有局长签字,没有批准日期,见证人有社区中共人员李望娣、彭某。

    郭武海、郭武胜兄弟俩于当晚十点多被劫持到辛安渡派出所作笔录。次日,郭武胜妻子、公婆及亲友向派出所要人,下午二点左右,郭武海被劫持至东西湖看守所,郭武胜被允许回家。

    三月十二日早上8时左右,郭武胜上班时,政法委的彭勤学,街委会的代红建,街委会的代红建,协同辛安渡派出所人员又将郭武胜从制药厂内强行抓走,带到武汉市二道棚洗脑班。

    (三) 秘密绑架妇女王玉本、胡望香
    东西湖燕岭新村法轮功学员王玉本,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非法劳教到期,家人当天去何湾戒毒劳教所所接人时得知,东西湖政法委610头目曹斌和燕岭新村城管主任扬秋萍又秘密把王玉劫持到了武汉市二道棚洗脑班。很长时间,王玉的亲人都不知她被关在哪里。到处打听,曹斌就是不告诉下落。(家属到处找,各个洗脑班叫人才找到)。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上午8:30分,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胡望香因发真相资料遭东西湖区径河农场民田居委会构陷被东西湖区径河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6:30分,曹斌又指使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派四名警察非法用警车(OA2035)将胡望香带到东西湖区公安分局非法扣留了一宿,次日非法绑架到二支沟东西湖第一拘留。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正在东西湖国税局上班的李赤华(音,男,东西湖区国税局干部)被东西湖“六一零”和东西湖国保大队的人从单位绑架走,后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41号武装部的民兵基地,一个座西北朝东南规整的院落内,四周有围墙,上面有铁丝网,所有窗户都有铁护栏,窗玻璃上贴有透明纸,院门紧锁,一条凶狼狗护院,一个摄像头在大门内(镜头朝内)。据悉“六一零”要办“学习班”,三年一次,东西湖“六一零”主任曹斌及国安恶警项经兴对李赤华实行“车轮战”,每天逼问李赤华。

    刘珍丽在被绑架的前二天,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东西湖六一零主任曹斌去过刘珍丽居住的东西湖棉纺织厂,并将法轮功学员王玉(在劳教所被下药回后不久,被迫害得精神不正常,表现时好时坏)叫到东西湖区棉纺织厂燕岭管委会书记杨秋萍的办公室,据看到的人说,曹斌拍了桌子,王玉也拍了桌子。

    二零一一年八月,东西湖养殖场恶人李玉清、代方伟、邓小东等在区“六一零”头子曹斌的授意下,不断上门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签字、填表、写保证等。

    二零一二年元旦前,法轮功学员李克明被东西湖分局新村派出所警察叫谈话后,至今下落不明。然而,元旦后,大白天,有七、八名穿制服的警察在李克明住处周围转悠。居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告诉居民说:“市公安局和区分局,找一个叫李克明的大个子白发老头,现在是区‘610’头目曹斌要我们来找的。”当时有一居民说: “这个老头是个很好的人,你们找好人,搞什么事呀?”这样警察才悻悻离去。

    东西湖政法委、“六一零”人员曹斌,曾带着武汉市国保和东西湖公安分局国保警察骚扰王用强家。

    汪锁仙被绑架后她的亲人一直持续的到东西湖政法委和各迫害单位要人,东西湖政法委610头目曹斌曾多次威胁汪锁仙的亲人。曹斌威胁汪锁仙的大妹妹说:你小妹再来,我就抓她。汪锁仙的哥哥找曹斌要人,曹斌威胁:你敢跟我讲法律?你别以为我办不了你,我一个电话就把你办了。曹斌还拿汪锁仙小儿子的工作进行威胁。


    在东西湖区被迫害的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有:康佑元(硚口区)、吴小泉(武汉市)、刘桂华、刘三姐(武汉市关山)、朱太婆(武汉市)、张荆州(湖北荆州市)、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方雄华(汉川市)、袁婆婆(武汉市)、彭亮(武汉市武昌区)。

    现已知道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多人。其中:批捕、庭审十六人、劳教判刑 十三人;绑架抄家一百一十三人次;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十二人次)、安康(公安)医院共八十九人次;开除公职和流离失所三人;勒索现金三千元;

    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组织利用的街道、社区居委会人员、派出所上门骚扰,有的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填表、写保证等。还有几次,曹斌亲自去到学员家里骚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

    二、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以来,曹斌利用六一零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采用跟踪、监视居住、监听电话、无故骚扰、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抓捕、绑架、关押、非法勒索,非法抄家、搜身、抢劫财产、威逼口供、谩骂、殴打、关禁闭体罚(剥夺睡眠,长时间站)、精神洗脑、株连、劳教、劳改、判刑等手段进行迫害。

    1、被非法庭审的学员:

    郭淑军(被非法庭审,被勒索三千元)、洪桂梅、窦堰生夫妇(东西湖区常青花园,诬判二年)、黄洪运(非法批捕)、汪锁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诬判四年,经上诉中院于二零一七年三月,解除冤判回到家)、刘珍俐(非法劳教一年、诬判三年、)、胡望香(诬判三年)、汪长征(诬判四年半)、黄志勇(诬判三年半)、郭武海(诬判三年半)、张甦(诬判六年)、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诬判三年半)、方雄华(汉川市,诬判三年)、毛惠兰(诬判三年半)、李三元(非法劳教一年)、邹双武(非法批捕)。

    2、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

    郭淑军(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黄洪运(武汉市第一拘留所)、严春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李金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刘珍俐(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谢青云(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十天)、王用强(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十天)、王用刚(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十五天)、邹双芬(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十五天)、汪锁仙(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胡望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汪长征(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黄志勇(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郭武海(武汉市东西湖看守所)、彭雪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戴菊珍(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毛慧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王文革(武汉市第一拘留所)、

    3、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有:

    汪锁仙(柏泉洗脑班)、谢青云(某洗脑班)、彭雪梅(市内某洗脑班)、朱翠珠(额头湾洗脑班)、王玉(二道棚洗脑班)、李赤华(柏泉洗脑班)、胡亚萍(额头湾洗脑班)、夏明清(额头湾洗脑班)、邹双芬(柏泉洗脑班)、刘珍俐(柏泉洗脑班)、王文革(杨园洗脑班)、戴菊珍(海口洗脑班)。

    4、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
    黄洪运、周翠娥。
    5、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王春红。
    6、诉江后被骚扰:
    自二零一五年八月底诉江以后,武汉市东西湖区各社区开始不间断的骚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东西湖区至少有十五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是社区人员直接找上门、有的是社区人员打电话询问学员的家人。

    三、在社会及教育系统污蔑法轮功

    1.悬挂张贴邪恶横幅展板诋毁法轮功

    曹斌在政法委任职期间,东西湖区六一零经常指使各街道和社区人员,在社区附近或居民区用展板等形式污蔑诋毁法轮功及创始人,用漫画的形式丑化法轮功师父;还有的悬挂污蔑法轮功的条幅、横幅,毒害世人;同时东西湖区的一些出租车、公交车的LED屏也出现了不断播放所谓反对×教的滚动字幕。

    2、曹斌还配合邪党在教育系统污蔑大法

    二零一零年,受东西湖区六一零指使,武汉市吴家山第四中学在校内搞诬蔑法轮功的邪恶展板,由湖北省反邪教协会提供的图片,持续约五天,毒害众多师生。

    3、利用手机微信和媒体污蔑法轮功

    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武汉市很多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包括学校)被要求登录邪恶微信,微信里有邪党十几年来反复重复污蔑法轮功的大量谎言。二零一七年底,东西湖区教育局被要求其管辖学校的教职员工用手机后六位数+单位+姓名的方式上微信号为“wuhanfanxiejiao”的邪恶微信,并统计上报。从二零一八年一月底、二月初开始,武汉市东西湖区等各单位人员的手机微信里陆续出现了挑拨民众恶意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功等等的信息。

    二零一七年,武汉东西湖区将军路养殖场范春副书记等人受六一零指使串通武汉媒体,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在武汉《长江日报》刊登由记者黄征、通讯员段晨晨、齐阳、张大军炮制的谎言文章,对法轮功学员王保兰进行恶意诽谤,不少人在手机和电脑的网页上都收到和看到过这个违法报道,认识王保兰的同事、朋友都在议论,都知道是在说王保兰,这种恶意诽谤侵犯了王保兰的信仰自由,侵犯了她的名誉权,给她造成精神伤害。王保兰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在了解她的民众中都有一杆秤,纷纷为王保兰鸣不平。

    四、曹斌任职期间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东西湖区“六一零”近十年来至少有法轮功学员十二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东西湖政法委、“六一零”还把绑架的学员送到额头湾的“硚口洗脑班”或武汉市其它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东西湖“六一零”又在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四十一号武装部的民兵基地搞起了洗脑班。近年又在东西湖区海口办了一个秘密洗脑班。

    这个洗脑班非常邪恶,把法轮功创始人像片放在地上、椅子上强行要学员坐和踩。

    门前挂一个摄像头,能追随人转动,人还没靠近就开始喊话,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不许靠近,开启激光……”马上强烈的激光扫射过来、缠绕人身,并能跟踪,躲也躲不掉,无法靠近。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二零一四年四月,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610主任曹斌,在卫生间,突然往后,一脚把大脚盆踩倒,人站立不住,瞬间往后倒去,“嘭”的一声后脑勺着地,随后,被急送医院。 曹斌的儿子三十多岁,患有精神病。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中共“610”头目、书记迫害法轮功-恶报终临头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曹斌13329700482 办83896941 宅83892523(海景花园D区5栋501).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洗脑/送洗脑班加期(延期)/超期关押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迫害亲属逼迫放弃信仰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曝光武汉市东西湖区原政法委610头目曹斌
    武汉汪锁仙被冤判四年
    武汉法轮功学员2015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女儿被迫害精神失常-王用强兄弟又遭绑架
    炼法轮功绝症痊愈-康佑元第五次被中共绑架
    武汉李克明老人被警察带走后再次下落不明
    武汉“六一零”假借“庆典”迫害民众(一)
    武汉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图)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珍丽被绑架
    武汉“六一零”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头目曹斌犯罪事实
    武汉胡望香被非法审判-两儿子遭群殴
    法轮功老太遭非法庭审-“610”头目庭外施暴
    武汉东西湖“六一零”头目曹斌的恶行
    两名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入沙洋监狱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7/19/10)--武汉东西湖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曹斌犯下的新罪行
    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头目曹斌犯罪事实
    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头目曹斌犯罪事实
    武汉市东西湖区恶人曹斌、 项金星
    武汉市“610”指使公检法陷害汪长征、黄家发

    所在单位:
    东西湖区610办公室主任曹斌  办公电话027-83896941  手机13329700482  住宅电话027-83892523曹斌   手机:13807186320,项金星 传真电话:02785398643
    主任曹斌 办公电话027-83896941 手机13329700482 住宅电话027-83892523
    曹斌 手机:13807186320,
    项金星 传真电话:02785398643

    受迫害人:
    夏明清; 夏明清; 朱翠珠; 李迟华(李赤华); 汪长征; 黄家发(黄志勇); 胡亚萍; 胡望香; 李克明; 王用强; 康佑元; 刘珍丽(刘珍俐); 黄红英; 郭武胜; 郭武海; 王玉; 王喻; 汪锁仙; 

    更新日期: 2019/8/19 6:2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