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唐国防


    爱心家园”旧址


    爱心家园”新址


    爱心家园”新址的巷口


    左为唐国防、右为程东晓(南京下关区610主任)

    简介:
    唐国防
    (Tang,Guofang),男 ,47岁,江苏劳教局教育科长。父母均在洪泽湖监狱工作,其父为监狱狱警。

    唐国防,TANG,Guofang,一九六二年出生于江苏南京,工作单位名称:江苏省劳教局,职务:转化教育处科长、处长,家庭住址:江苏省南京市玉泉路6号105室。

    唐国防的妻子袁青,YUAN,Qing;女儿唐睩,TANG, Lu,曾在南京医科大学07级第四临床医学院(心理卫生专业)读书;唐国防的父母均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工作。

    唐国防,长期担任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科长、处长职务,他是江苏劳教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及酷刑的总头目,采取各种阴险毒辣的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他的黑手从狱内伸到狱外,从南京波及全省乃至全国,是江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臭名昭著的人物,成了全国的“洗脑专家”,到处兜售他的洗脑“经验”,踩着法轮功学员的血泪,编写了数十万字的洗脑“研究成果”。

    江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主要集中关押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和江苏方强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唐国防以江苏省劳教局的名义给两个劳教所下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他授意劳教所成立“严管队”搞集中强化洗脑。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江苏方强劳教所重新组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抽调最邪恶的警察和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恶徒对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采取长期不准睡觉、罚站、罚蹲、冷冻、曝晒、暴打、电击等毒辣手段。

    唐国防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亲自策划、部署,培训了一批人搞强化洗脑,往往是一群人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进行肆无忌惮的歪曲,没日没夜地用谎言围攻学员;同时,配以卑鄙的手段,例如,伙同句东劳教所恶警张燕等人合制诽谤大法的录音,里面全是恐怖声、惊叫声、鬼哭声,然后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进空房,把录音放的震耳欲聋,以此恐吓、摧残学员。

    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至少有刘冬梅、周信芳、孔庆梅、赵玉梅等20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许多人(无法统计)被打伤。常州大法弟子王玉琴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后已含冤去世。

    二零零一年句东女子劳教所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唐国防亲自督阵,唆使劳教所对他们强行灌食。每天灌食三次,用很粗的管子不经消毒就插入鼻腔,有的被插得满嘴鲜血,有的咽喉肿胀失声。

    唐国防在江苏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触目惊心,不仅如此,他还把那一套所谓的“洗脑经验”延伸到了狱外,劣迹遍及南京及全省。他还曾专程到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交流迫害经验,成为江苏迫害法轮功的大黑手。

    二零零一年,李群被中共南京市公安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非法加期半年。在劳教所,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头目、所谓 “洗脑专家”唐国防用各种伎俩诱骗、“转化”。之后被“610”、国保大队等逼迫做特务、内线,身心遭受巨大伤害。

    江苏省劳动局科长唐国防迫害法轮功,经常穿梭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藉口以“座谈会”的幌子对学员进行迫害。在洗脑班上,唐国防对师父的经文断章取义,妄作解释、评论,以达到迷惑学员、“转化”学员的目的。经常讽刺、挖苦法轮功学员。

    唐国防长期担任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职务。他是江苏劳教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的总头目。他的黑手还从狱内伸到狱外,从南京波及全省乃至全国,是江苏迫害法轮功臭名昭著的人物。他到处兜售他的洗脑“经验”,踩着江苏大法弟子的血泪,编写了数十万字“研究成果”,那是他亵渎、破坏大法,毒害大法弟子的自白与见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于海永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曹治云放弃信仰,第一天拿一份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让他抄写,曹治云不抄,就以抗管教为由给他记大过一次;第二天用同样的方法给他再记大过,然后宣布曹治云由于两次记大过而被延期三个月。这种无辜加期方式,材料送至省劳教局唐国防,唐二话不说就批了下去,诸如此类的情况屡见不鲜。

    二零零一年二月,法轮功学员庞浩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了江苏方强劳教所。庞浩依然坚修大法不动摇,在狱中高喊“法轮大法好”,震动了整个劳教所。对于这样一位有地位、有影响的江苏省化工厅专家,高级知识分子,省、市六一零把他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为“转化”他专门组织“攻关小组”,由江苏省所谓的“洗脑专家”——江苏劳教局教育科长唐国防,带领一帮人三下方强劳教所,煞费苦心,对庞浩搞强制转化。在一次又一次的洗脑围攻中,庞浩的精神到了崩毁的地步,他痛苦之极,大哭一场后,被迫写下了“三书”。

    走出重围和魔窟的庞浩渐渐清醒,在高压迫害与伪善欺骗下的一时迷惑,违心表态,让唐国防之流钻了空子。所幸的是,在法轮大法师父洪大慈悲感召下,他很快又回到了法轮功中。重新走回大法修炼后,他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然而由于长期遭受的迫害,他的身心已受到重大伤害。二零一零年八月,庞浩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唐国防以江苏省劳教局的名义给两个劳教所下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要求在二零零二年元旦前,转化率达到90%以上,二零零二年元旦之后转化率达到100%,并暗示可给“转化”工作提供一系列政策。他授意劳教所成立“严管队”搞集中强化洗脑,从此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毫无人性的流氓式迫害。

    二零零一年,在暴力洗脑中,郑君一时胡涂走了弯路,被江苏省劳教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唐国防等恶人利用“转化”其它法轮功学员。郑君深感堕入罪恶的深渊。整整八个月,郑君因背离大法,身心极度痛苦,之后她醒悟过来,重新回归大法,声明她在邪悟状态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按唐国防授意,方强劳教所组建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严管队”(二大队),于海永因对法轮功的凶残迫害,而被唐看中,从三大队书记岗位转到了“严管队”当书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就有104人被强制“转化”,恶徒采取长期不准睡觉、罚站、罚蹲、冷冻、曝晒、暴打、电击等毒辣手段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恶警用粉笔满地写上攻击师父与大法的文字,强迫法轮功学员用脚踩踏;将师父照片放大后,强迫法轮功学员用笔打叉;学员反抗,恶警就用八根以上高压电棍到处过电,烧糊了头发、胡子等,烧烂了眼睛、鼻子、嘴唇、后背和下身;还踢法轮功学员的下身,用打结的皮绳没头没脸猛抽,把四肢拴上绳子向四方猛拽。许多学员被折磨的伤痕累累,死去活来,有的致残,有的逼疯,有的失踪。

    唐国防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亲自策划、部署,培训了一支由劳教局、劳教所狱警及邪悟者组成的洗脑队伍搞强化洗脑,往往是一群人围攻一个学员,采取偷梁换柱、断章取义等手段,对大法进行肆无忌惮的歪曲,没日没夜的对学员围攻,灌输他那一套歪理邪说。除此之外,他还经常在劳教所上所谓的“大课”,逼迫法轮功学员抄他的文章,做他布置的“作业”,这也成了劳教所惩罚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手段,稍不合意,就被整日整夜的罚抄罚写。

    为了达到“转化率”,唐国防使出一切邪恶卑鄙的手段,例如,伙同句东劳教所恶警张燕等人合制诽谤大法的录音,里面全是恐怖声、惊叫声、鬼哭声,然后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进空房,把录音放的震耳欲聋,以此恐吓、摧残学员,逼迫其就范。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摧残的精神崩溃,有的被逼妥协,有的受其蒙蔽走上“邪悟”道路。

    “邪悟”后,必须按照唐国防的要求写“四书五经”, 所谓的“四书”即: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五经”指揭批书要写五遍。然后还要上台宣读,拍照片,最后由他代表省劳教局每月验收一次。验收时,他会提出各种邪恶的问题让学员回答,还逼迫学员当众骂师父和大法,要求从师父的法像上走过,在师父画像上打叉,等等。从新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变本加厉的迫害,再次重复上述邪恶过程。方强劳教所有一个违心妥协的人叫杨奎,因不愿侮辱自己的师父而撞墙,结果把脸都撞青了还被警察拉过去用电棍摧残。

    最阴险的一招是以伪善面目,冒充一副“佛教理论家”的派头,歪曲佛教,利用其一知半解的东西蒙蔽、搅浑学员头脑,把学员引上邪悟之路。例如,南京通信工程学院解放军硕士研究生教员李群,曾被唐国防在劳教所绞尽脑汁转化,押回牢房时,还特意给她胸前佩带大红花,制造舆论。但邪恶使尽招术最终还是徒劳,半年前,李群因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又遭绑架,被非法关入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当被洗脑的人从新清醒时,唐国防一改当时的伪善嘴脸,顿时露出狰狞面目,他会暴跳如雷,唆使恶警用酷刑逼迫其就范。对于那些坚修大法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唐国防更是以严酷的高压政策,唆使恶警把他们单独另关一处,用尽残暴的手段逼迫其放弃修炼。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最怕听到的是喇叭播放音乐,音乐一响心就发沉,那意味着对那些坚修者的酷刑又开始了,高扬的音乐声仍掩盖不了大法弟子受刑时凄厉的惨叫声,不少学员被打伤、打残,惨不忍睹。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至少有刘冬梅、周信芳、孔庆梅、赵玉梅等20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有许多人(无法统计)被打伤,常州大法弟子王玉琴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后已含冤去世。

    二零零一年,一次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亲自参与,与其它三个警察一起,把大法弟子张其虎叫到一个办公室,被酷刑折磨的痛苦呼号很远处都能听到。

    二零零一年,句东女子劳教所发生一百多位学员集体绝食事件,唐国防亲自督阵,唆使劳教所对他们强行灌食。每个人被三、四个根本不懂医学常识的在押犯摁住野蛮灌食,每天灌食三次,用很粗的管子不经消毒就插入鼻腔,有的被插的满嘴鲜血,有的咽喉肿胀失声,半死不活。同年,方强劳教所因暴打法轮功学员,也引发集体绝食事件,恶警在野蛮灌食中故意用粗皮管猛插,有的被摧残的差点致死。

    唐国防经常驻扎在劳教所策划“攻坚战”,那时许多坚修的大法弟子就会遭到更疯狂的迫害。例如:句东劳教所长期不让高玉兰睡觉,眼皮睁不开就用铁夹子夹,致使她视网膜脱落;让六七人压在王吉萍身上,抓着她的手强迫她写放弃信仰的“三书”, 王肋骨被打断恶人仍不放过,致使她两根肋骨坏死拿掉,腹腔全是脓;朱瑞峰被毒打的脖子缩在胸腔里送医院拉伸;奚留英被邪恶用铁夹子夹乳房,牙刷捅下身,大冬天衣服剥光,用尿桶装冷水从头浇下,头发一抓一把,眼睛打肿,后送医院治疗;六十多岁的胡珍茹被强行站在反放的板凳四个脚上折磨,眼镜打碎,还用拖把捅她下身;翟玉新、王建平绝食抗议,被六七名吸毒卖淫女压在地上灌食,王建平的牙齿几乎被撬光;赵荣彩不愿写邪话,被打成脑震荡;王桂兰被打的胸、腹部重伤,便血,灌食中投不明药物,致使大脑失控、窒息……例子举不胜举。

    二零零三年十月,唐国防将男大法弟子胡春清转至女子劳教所,由女恶警周英、丁慧、郑其慧等轮番折磨二十天,其中九天九夜一点不让他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休息,采用各种残忍阴毒手段迫害。但无论怎么迫害,胡春清就是不屈服。

    二零零三年十月初,恶警把一江苏省大法弟子(姓名待查) 从入所队带到四大队二中队,没多久就强制他5天5夜不睡觉,参加的恶警是周红标,恶警乔大队长用粉笔在他身上写字,省里江苏省劳教局恶警唐国防也来到方强劳教所,江苏省大法弟子向他反映了情况,没有任何效果,把大法弟子带到三大队的一楼迫害,没隔几天,新的一轮残酷迫害又开始了,总共搞了二十天,其中有九天九夜一点不让睡,也不让他上厕所,也不让他休息,这次参与迫害的人员之一有江苏省劳教局恶警唐国防。

    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月、十一月,劳教所为了达到使其“转化”的目的,三次把吴顺珍关进夫妻房(空楼)进行强制转化。狱警、包夹轮班轮休,而对吴顺珍实施全天24小时摧残迫害:电刑、罚站、罚蹲、罚冻,不许大小便,不许睡觉,连续三十多天不给上床正常休息,用蛇、蝎子恐吓;用蚊香、蜡烛油烧烫身体,抓、揪头发,男狱警耍流氓、被恶警(丁慧、张燕)及包夹轮番殴打,头发被抓掉两大片,后背被蚊香、蜡烛油烧,烫伤二十多处,右眼打青打肿。

    恶警招数用尽,没有达到目的,强行把她送精神病院迫害。最终仍没有达到目的、就把吴顺珍封闭关押在三楼严管组,由二名包来看管,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不许踏出牢门半步,吃喝拉撒都在里边。参与迫害的省劳教局人员:唐国防,李运军;参与迫害的包夹人员(劳教人员):王玲、李允、李小宁、宋春梅、翟丽萍,金晓红,潘建文。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五日至二零零六年五月,严玲在镇江句容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四个月。一到劳教所,严玲就被单独关押,五个吸毒犯人监控,不准接见家人、不准打电话、不准写信、不准到小卖部买食品,更不准到所内超市买食品,甚至连洗发水、洗衣粉、肥皂都不准买。一到那儿就受到迫害,靠墙壁站着,七天七夜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脚都站肿了。五个吸毒犯围着,打严玲几十个嘴巴。牙子也打掉了一个,抓头发向下拽,拳头打得眼冒金星。拳头打胸前的、后面抓拉脖子的、脚踢屁股踢小腿的。打得严玲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肿一块。家里来了很多人来看严玲,劳教所不让家人见严玲。

    (二零零四年)大冬天皇历十一月,警察周英叫犯人把严玲身上的棉衣、棉裤、毛线衣扒下,剩一套单衣服,让严玲站在地上冻一夜。

    白天,严玲不做体操、不跳十二步(一种集体舞),警察叫严玲立在场上曝晒。劳教所警察刘大队长、指导员洪鹰唆使四个吸毒犯,搭头搭脚把严玲送狱医处检查身体,胡说严玲有脂肪肝、高血压等病,强制看管,用不明药物挂吊针,摧残严玲身体。那年严玲正好六十岁。严玲知道大法太好了,坚定修炼,不转化,没有写任何揭批、保证、悔过之类的文字。

    即使这样,警察还是不放过,又送严玲到省“610”转化基地(盐城市兴化旧个公安局)。警车在高速公路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到那儿二层楼住下。每天六个警察带帮教轮回迫害: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大小便,警察用力掐手臂,掐得又紫又肿,有时半夜、有时一夜不给睡觉,夜间训练,叫严玲蹲,我不蹲。第二天,句容男子劳教所姓沈的指导员,讲故事,叫严玲放弃修炼。严玲对他讲真相,他从此以后不再管了,他说:“唐国防(“610”头目成员)分配转化的任务,我都完成的,就是你我没有转化成功。”后来又换了苏州监狱的警察和其他警察,唐国防又亲自来转化严玲,无效。

    关到第二十天,也是最后一天,三男三女、六个警察迫害严玲,唐国防宣布所谓的罪行,叫严玲蹲下,两个警察抓住我两臂往下按,严玲坐在地上,再向上拉。中队长周英用一小瓶风油精倒在手心抹向严玲两眼,严玲大喊:警察打人、警察打人!另外副中队长张燕用裤头塞进严玲嘴里,手指无意被严玲咬了一下,反过来说严玲袭警,严玲还是不肯蹲,五大队警察把一盆一盆冷水泼向严玲身上、衣服、裤子都湿透了。当时是五月份,迫害了两个多小时,流氓头头唐国防来到严玲面前,打了严玲两个大耳光,在严玲屁股上踹了两脚,还恶狠狠的说:“你告去,带回女所”。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用摄像机拍下了整个迫害过程。

    回到句东女子劳教所,警察又派了五个犯人,比第一次的犯人还要凶,又折磨了两个多月。这样迫害了六个多月,劳教所没达到目的,就把严玲放到车间逼做奴工,一年到期后不放严玲回家,又非法加期四个月,将严玲关禁闭迫害。有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劳教所政委来巡监,严玲告诉她:“我加期四个月是冤枉的,我没有打警察,是警察打我,法轮功是我的信仰,是修“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结果第二天狱警就把严玲隔离到二大队进行迫害。

    专门迫害法轮功大队的指导员洪鹰、中队长周英、五个吸毒犯人对我进行迫害,当天晚上严玲写好了劳教所所规,已经十二点钟,就上床睡觉。犯人们叫做体操,跳十二步集体舞,严玲不肯,她们就把严玲从床上拖下来摁倒在地,用封胶带胶住双手、双脚,又把毛巾脚布塞进严玲嘴里,用胶带胶住嘴和鼻子,苏州女吸毒犯周颖坐在背上,这时严玲透不过气,憋气憋到极限,导致小便失禁。后来有人过来,她们才将严玲放了。

    第二天,严玲的脸上、眼睛都被打得红肿、青一块、紫一块的印记。警察中队长周英还来收作业。严玲说:“眼睛被打得看不见了。”后来就不写作业了。非法加期关押的期限到了,一大包衣服都不肯拿给严玲,警察洪鹰说:“下次再来拿”严玲说:“下次我再也不来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在江苏省劳教局迫害大法教育科长唐国防的施压下,方强劳教所又一次组织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对施炳君、唐学勇、马万里、畲国林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迫害手段是采用封闭式的肉体与精神同时高压迫害。

    教局唐国防的所谓验收,被四大队大队长魏红惠叫包夹等人强行拖拉抬到验收的教室前排强行按住,李中伟挣脱站起,被正面冲过来的四大队书记王非猛击头部脑门,后脑、颈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江苏省劳教局来搞所谓的“验收”。恶警大队长惠红卫,恶警书记王菲把李中伟叫到办公室逼他验收,遭严正拒绝,结果在十二月二日上午所谓的“验收”开始。李中伟坐在床沿上,这时魏红卫、王菲、徐育鸿、郭队长、朱康林先后来到一组,强逼李中伟去“验收”,魏红卫讲“把他拖去” 这时坐在位子上的同修孙正声站起高声质问江苏省劳教局的唐国防:“你们不是说验收时自愿的吗?怎么如此强迫?我也不愿验收”。这时唐在前台讲:‘把他拖到后面去’,夹攻拉着李中伟就走,这时恶警书记王菲凶狠的对着李中伟的脑袋就是两拳。唐国防放任劳教所这些恶警残害法轮功学员时无所顾忌随心所欲,视而不见。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唐国防在句东劳教所召开所谓“答疑会”,大家当场揭露三大队采用恶毒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唐国防气急败坏地说:“今天就是共产党十恶不赦,也轮不上你法轮功。”最后又不得不无奈地说:“不要指望这些人能转化”, 灰溜溜地走了。

    在对坚修者无法转化后,唐国防又使绝招,亲自策划指挥搞男女搭配联合“攻坚”,把方强劳教所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句东女子劳教所,把句东女子劳教所的学员绑架到方强劳教所迫害,手段之残忍无法用语言表达。例如:句东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方强劳教所强制“转化”,不让睡觉,整夜折腾,利用犹大,竭尽邪悟的语言、举动轮番轰炸,折腾了一个多月,无效后使用更毒辣手段,不让上厕所,强逼法轮功学员站“S”,有一位南通610送来的女教师,历经了更加难以想像的折磨,恶警叫男包夹采取各种下流手段整她,尽管门窗被堵的严严实实,但凄惨的叫声,还是不断的传过来,一个月过后,她被非法判刑四年。方强劳教所有个法轮功学员实在承受不了酷刑与羞辱被逼“转化”时,男女警察发疯似的狂欢,又是买蛋糕,又是卡拉OK。事后有恶警向那位学员透露内幕说:本来看你不屈服准备放弃,但唐国防不死心说:“可以制服他!”于是继续动刑,直至折磨到妥协为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唐国防要去方强劳教所搞“验收”工作,于是劳教所把坚修的大法弟子轮流送到“康复楼”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一名叫严平的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事后他自己说:每打一下,心脏就痛一下,打的越重越难受,不久就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肺积水。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多岁的恶警张杰倒在卫生间昏迷不醒,三十多岁的恶警刘文国死于癌症。

    唐国防对劳教所的“转化”不断提出新指标、新要求,常常让劳教所加班加点,疲于应付,最后连狱警都直喊受不了,私下里怨声载道,有的偷偷对学员说:“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是上头压下来,我们也没有办法”。在劳教所,只有那些洗脑、施暴最邪毒的狱警,才会被他提拔重用,例如:句东女子劳教所恶警洪鹰、周英等,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有功”,二十多岁就被提拔为指导员、队长。

    唐国防曾给劳教所下达一条秘密的“法律” ,称之为省劳教局给予劳教所的政策和“法律”支持,即:法轮功学员只要不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一律延期直至延满一年为止,期满解教。所谓解教,就是交当地610接回继续洗脑迫害。不少本该到期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延期劳教,例如,当时方强劳教所被卡住不放的法轮功学员就有王长华、陈建、耿金华、陈汉昌、陈国亮、花建国、李顷等。法轮功学员陈汉昌因抗议非法延期而绝食,遭到劳教所野蛮灌食时食物灌进肺部,后经抢救十多天才活过来。释放后他被转交到当地610手中,最后在酷刑的继续摧残中含冤离世。

    唐国防在江苏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触目惊心,不仅如此,他还把那一套所谓的“洗脑经验”延伸到了狱外,带着他那支专门从事洗脑的乌合之众,参与了南京市、区及江苏其它地区的洗脑工作,成为江苏闻名的“洗脑专家”。由于他邪恶的“业绩”,受到各地610的“崇拜”,纷纷邀请他去上课,劣迹遍及劳教所、南京及全省,直至外省市。他还曾专程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交流迫害经验,成为江苏迫害法轮功的大黑手。

    唐国防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很多还没有揭露出来,随着正法形势的步步推进,必将一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苍天有眼,善恶必报,唐国防犯下的累累罪行,必将受到历史的严厉惩罚与审判!

    二零零八年,为了准备让江苏省劳教局恶徒唐国防来所谓“验收”法轮功学员“转化”情况,方强劳教所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轮流送到邪恶的所谓“康复楼”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其中一名叫严平的劳教人员在恶警教唆下,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恶语污辱。

    几十天后,严平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肺积水,满身是病。他后来认识到这是在为自己的恶行付出惨重代价,认识到他是在恶警欺骗下做了恶事,这样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是有罪的。他讲在打法轮功学员时,每打一下,心脏就会痛一下,最后打得越重,身体越难受,越感到承受不了。

    法轮功被迫害近八年来,唐国防与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的洪鹰、周英狼狈为奸,采用了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精神上的摧残。唐国防一度时间就住在女子劳教所。带着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坚”,利用吸毒劳教做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心侮辱,体罚,不给睡觉,不给吃饱饭,不给大小便,毒打。八年来,至少有:刘冬梅、周信芳、孔庆梅等20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迫害成精神分裂。有许多人(无法统计)被打伤。

    二零一零年二月,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黑窝中还关押着50名左右大法弟子。前一时期,江苏劳教局专门负责搞转化摧残的教育处长唐国防又一次专程驻扎劳教所,在那里举办了一百天洗脑班,邪恶的阴谋终未得逞,被它囚禁在劳教所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一个都没有转化。

    法轮功学员张玉华没有被转化,坚定大法,听说已被加期。在恶人唐国防的操纵下,二零一零年二月张博士被下到女所一大队参加每天的十几个小时的苦役劳动。

    南京市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还聘请“洗脑专家”当顾问参与各项活动并进行所谓“指导”,兜售洗脑经验(精神迫害手段)。臭名昭著、“帮教”迫害罪行累累的所谓“洗脑专家”、江苏劳教局教育处头目唐国防就是这个黑窝的顾问,其心狠手辣,挖空心思的所谓“研究”,具体实施所谓的“帮教”,迫害了无数法轮功学员(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的累累罪行》等文章)。

    为扩大社会影响,“爱心家园”洗脑班在创办之初,还出笼了名为《心灵驿站》的内部刊物,由“六一零”歹徒程东晓任编委会主任,下关区委“邪会”及黑心顾问鲁阳春、唐国防把关。该杂志不但内部交流,还向法轮功学员散发、在社会上到处散发,其魔爪从南京伸向其它地区、甚至外省市,从修炼人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甚至一般世人,进一步恶毒诽谤法轮功、毒害法轮功学员、用谎言蒙蔽世人。

    每年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都要来劳教所进行几次所谓的“验收”,每次“验收”之前,劳教所警察都会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按照他们的要求说话、写材料。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劳教所四大队谈话室,在经过了两天的谈话后,教导员魏红惠仍然没能改变易松的思想和言论,魏红惠开始凶相毕露,站起来,威胁道:“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那次用电警棍电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易松说“痛”,魏说“要不要我天天给你制造痛苦?”,这时警察朱康林也过来助阵,恶狠狠的看着易松,易松被迫改变自己的言论,魏的态度才缓和下来。魏还向易松反覆强调,过几天“验收”的时候,不准在唐处长面前说自己被他们用电警棍电了的事情。

    方强劳教所四大队至今仍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名恶警:谷以利、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以及他们的幕后指挥者─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

    在江苏省“610”流氓头子唐国防专门到江苏女子劳教所办邪恶洗脑班(甚至还专门花高价纠集吉林省“610”流氓头子王志刚、和北京犹大洪某到场)期间,由于刘丽荣不为其伪善所动,曾多次当众羞辱和诬蔑刘丽荣:具有农民式的狡诈,擅诡辩,不要家、不要孩子、不要工作、不要科研、不要房子……,要知道这一切正是被中共人员强行非法剥夺的呀!

    恶报结果:
    双规, 判刑

    恶报描述:
    江苏省劳教局教育科长唐国防,为追求所谓“转化率”,大力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迫害。几年中奔跑于江苏省各看守所、劳教所之间。他虚假地掩饰说“家里人信佛”,以此伪善地来混淆人心,进行诱骗。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江苏省劳教局长贪污受贿被判16年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唐国防本人及家庭基本情况:
    唐国防,1962年生,家住南京玉泉路6号105室,邮编:210013
    妻子:袁青,江苏劳教局工作
    女儿:唐睩,南京医科大学07级第四临床医学院(心理卫生专业)读书 QQ 249634536 邮箱 blueblueslulu@hotmail.com
    唐国防,宅025--83719121、手机13813910507、办025--83527251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人身侮辱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加期(延期)/超期关押单独关押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谎诈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举报迫害者-江苏省劳教局教育科科长唐国防
    多次遭绑架-江苏老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两遭劳教迫害-原苏州装饰公司主任控告江泽民
    江苏连云港市于耀一家的苦难经历
    优秀教师刘丽荣博士遭受的酷刑和凌辱(下)
    回国后三次被劳教-无锡施炳君再遭绑架
    江苏淮海工学院女教授的遭遇
    610洗脑班再次迫害南京军校女教官李群
    空军退役军人在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
    南京唐国防等对高级工程师庞浩的迫害
    江苏无锡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实例
    江苏省劳教所关押折磨近千法轮功学员(下)
    江苏省各地洗脑班、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目睹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工程师刘凯梅被江苏女子劳教所超期劫持
    硕士研究生被劳教所电棍“改变你的肉体”
    二零零九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上)
    工程师胡春清遭冤狱折磨-浇水电击、灌尿等
    揭开南京市下关区“爱心家园”的画皮
    剥去江苏省劳教局唐国防的伪善画皮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岳春普在迫害中离世
    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
    南京下关区“爱心家园”的黑心恶行
    揭开南京下关区“爱心家园”的真面目
    唐国防在江苏方强劳教所培植的凶残杀手于海永
    李中伟在江苏方强劳教所被迫害纪实
    原南京师大俄语系主任再遭劳教折磨
    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的累累罪行
    南京市吴顺珍再次被绑架迫害
    江苏劳教局教育处唐国防摧残妇女的犯罪事实
    江苏省劳教局与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在方强劳教所、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南京市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残害

    所在单位:
    江苏省劳教局江苏省劳教局局长、党委书记  姜金兵  手机13705171001  办公室83716093  宅83709009  邮编210024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 唐国防
    江苏省劳教局局长、党委书记 姜金兵 手机13705171001 办公室83716093 宅83709009 邮编210024
    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 唐国防

    受迫害人:
    江苏省大法弟子; 朱进梅; 藉建霞; 邓金妹; 王桂兰; 李顷; 张其虎; 耿金华; 翟惠; 朱素英; 花建国; 孙永红; 曹治云; 何华云; 程明翠; 王建平; 奚留英; 刘冬梅; 周信芳; 张玉华; 高玉兰; 赵玉梅; 孔庆美; 宋翠萍; 王长华; 陈建; 陈国亮; 胡春清; 王吉平(吉萍); 梁爱英; 赵荣彩; 李群; 朱瑞峰; 翟裕新(玉新); 施炳均(炳君); 严玲; 孙正声; 李中伟; 陈荷莲; 庞浩; 易松; 胡凤玉; 郑君; 马万里; 畲国林; 

    更新日期: 2019/6/13 7:3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