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赵洪祥


    酷刑演示:背铐(也称作:苏秦背剑,大背剑)

    简介:
    赵洪祥
    (Zhao,Hongxiang),男 ,61岁,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紧跟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政治资本往上爬,既是主谋又是凶手,而且是害死法轮功学员刘冬雪、王金玲的真凶,还是敲诈勒索的惯犯。

    县公安局监管看守所的副局长赵洪祥和看守所狱医贾瑞芹,本不该直接管被关押的人员,可他们二人勾结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和张振岳、“六一零”头子袁振江、良民等奉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三大邪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他们几人不分好坏、无所顾忌的执行邪令。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间,赵洪祥在满城县看守所,为讨好上级,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数直接下手,或指使贾瑞芹、李更田等恶徒进行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戴死刑犯刑具、吊铐、关铁笼子、用木棍暴打、用鞋底抽脸、野蛮灌食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开始公开栽赃陷害有良知、有善念、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为上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制止迫害。那时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都纷纷上访,满城县也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610、政法委人员疯狂利用各个职能部门阻挡上访的人群,每当听说谁谁上北京上访,被利用阻拦的人像疯了一样到处找,比他自己丢命还着急。梁民亲自上阵去北京截访,狂妄的说:“把他们都塞到车后备箱,这回好了,回去非得庆祝庆祝,回去后像打牲口一样打他们。”

    被他截回的大法学员直接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梁民在看守所为所欲为,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贾瑞芹和赵洪祥在他的教唆下,下狠手灌盐水加少量奶粉加泻药,有时灌菜汤玉米粥,灌时,她们让几个刑事犯小伙子把法轮功学员按倒地上,手指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每次都插得法轮功学员们满脸和嘴都是血。梁民对贾瑞芹说:“灌,接着灌,灌完后铐在铁笼子上,死了我兜着。”有人见到此场面,担心地问:“她们死了怎么办?”梁民毫无人性的说:“死了就烧了。”

    赵洪祥指使刑事犯和手下把法轮功学员叶秀娟、刘冬雪关进一米见方的铁笼子里在烈日下暴晒。赵洪祥还让恶人们推着关刘冬雪的铁笼子来回滚,刘冬雪在铁笼子里被撞的浑身是伤,疼痛难忍,大声惨叫。为逼迫他“转化”,赵洪祥、贾瑞芹、李更田等恶人逼他吃大便、喝尿,还用蛇咬他,还对外造谣说:刘冬雪炼功炼疯了、练的吃屎喝尿。刘冬雪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赵洪祥指使狱医贾瑞芹等人对他野蛮插管灌食,还让犯人拽着他的胳膊在楼道里来回拖,拖得他皮肤破裂。4、5个月的时间,刘冬雪这个一百四五十斤的男子汉被折磨的只剩七十来斤。在刘冬雪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赵洪祥等人又把他送进河北冀中监狱,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河北省满城县大法弟子赵玉芝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绑架、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酷刑折磨。 有一次,赵玉芝、谢欢、姚玉芝一起炼功,被恶人李更田发现后,用鞋底子抽打她们的脸,边打边骂,赵玉芝被打得脸变了形。她们还被戴上了刑具。这种刑具非常残酷,用一根一尺长的铁棍连着铁铐固定在两脚脚脖子上,再把双手铐在这根铁棍上,这样人就只能弯腰成九十度,大小便不能自理,时间长了人会落下终身残疾。赵玉芝1.7米多的高个子,低头弯腰,手腕,脚腕都磨破了。一个多月后,恶警赵洪祥才让人把刑具打开。好长时间后赵玉芝都直不起腰,走不了路,头晕目眩。

    二零零零年春天,白龙乡派出所把法轮功学员赵志云叫去,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不写。贾明亮搜走了她身上的五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夏贵婷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劫回,神星镇政府王增志、李海生,镇派出所警察石磊等人骗她到镇政府非法拘留,赵玉霞、贾瑞芹、赵洪祥等人把贾贵亭她们拉到满城县剧场搞揭批会。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下午,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非法闯入赵志云家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晚上,赵玉霞、张震岳把她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狱医贾瑞芹对她非法搜身,被关进监室后又对她非法搜身。李更田给她戴上给死刑犯用的一种刑具--双脚用铁铐子铐上,再用一尺长的铁棍撑开;双手用手铐铐上,手和脚之间用一尺长的铁环连接起来。赵洪祥、贾瑞芹怕承担责任,给六一零头子梁民打电话要赶快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号,法轮功学员翟树田被两个警察挟持,直接绑架到神星镇派出所非法审讯。晚上,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等人把翟树田、闫贵娟、夏贵婷、刘文平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大院。赵玉霞没让翟树田他们下车,到楼上拿了东西下来后直接到满城县看守所办完了所谓的“手续”,将她们直接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天上午,看守所狱医贾瑞芹领着邪党县委副书记袁振江来检查强制洗脑情况,后面跟着赵洪祥和几个警察。他们来到翟树田的监号,贾瑞芹得意洋洋的指着翟树田对袁振江说:“这都是‘转化’好了的。”袁振江走到翟树田跟前说:“你说说。”翟树田说:“这个功法太好了,我炼功受益很多……”袁振江歪着脑袋恶狠狠地说:“受益?……你受益吧!”随后,赵洪祥冲到翟树田跟前,一个大耳光扇过来,打得翟树田眼冒金花、看不清东西倒在炕上,她慢慢爬起来,赵洪祥一大拳头打向她左乳房,把她打倒在地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还破口大骂些流氓话。一会儿,她慢慢站起来,赵洪祥又冲她右乳房一大拳头,打完后,边骂下流话边往外走。

    二零零一年皇历二月二十二日,叶秀娟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恶人赵洪祥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恶首。他阴险毒辣教唆看守所的恶人残酷迫害叶秀娟。

    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孙连香绝食到十二天的时候,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政保科科长赵玉霞、张震跃、看守所狱医贾瑞芹等叫来一帮刑事犯,两个刑事犯强行把她从屋里拽出来,把她强行按在走廊的大椅子上。野蛮地往她的鼻腔里插管,他们用的管子跟输液管差不多,因她的鼻腔窄插不进去,贾瑞芹就让几个人按着她,使劲往里插,插得她满脸和地上都是血。

    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在看守所用棍子打一个六十多岁耳背的老太太任金慧,打得老人撕心裂肺的大哭大喊。打得叶秀娟满院子打滚。女学员翟树田被赵洪祥一个耳光打得转了两个圈,眼冒金星倒在床上。

    53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金玲二零零二年四。二五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遭受到赵洪祥手下恶人赵玉霞、张震岳等人的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二年七月被迫害致死,遗体被火化时,家人看到王金玲身上有多处青紫块,嘴被电棍电得发黑。

    二零零二年,韩占禄在满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满城县“六一零”梁民、张雪冰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赵洪祥给韩占禄罗织罪名,把他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农历三月的一天下午白龙乡派出所把陈何香,赵福芹母子送到满城县公安,又转到拘留所,不一会又拉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也不知道是那一天,原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骗她说:“赵福芹,收拾东西回家。”她收拾完东西走出大门,没见家人,有一辆车在外边。一个白龙乡的人对她说:“赵福芹上车吧!”就这样她被骗到东马洗脑班非法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赵玲茹被河北省冀中监狱狱政科科长杨志强綁架及抄家,与赵玲茹一起的同修也被绑架。他们把救人的大法数据当作赵玲茹们的「罪证」夥同满城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等人將赵玲茹绑架到保定市某派出所,非法拘禁在一间小屋上手铐,刑訊逼供,之後。赵玉霞等把赵玲茹拉到满城县公安局,赵玉霞强迫赵玲茹照相。赵玉霞指使手下把赵玲茹铐在值班室的床头上,派几个人監管。当晚六、七点钟,满城县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把赵玲茹及另一名同修非法劫持到满城太行监狱。张振岳把赵玲茹推到太行监狱接见室旁边的小屋里刑讯逼供。之後,四位三十五、六岁自称是满城县刑警大队的男子进屋。一个胖乎乎的矮个子叫赵国良,其他都是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一个眼窝发黑的叫陆忠,一个油头光脸的叫赵洪祥,还有一个大眼睛的,这四个人进门后把赵玲茹推倒在地,双手背靠椅子背铐在一起,椅背从双臂和脊背中间穿过。然后又把椅子放倒,赵玲茹整个人躺在椅子上,再把赵玲茹的双脚别在椅子撑里面。使赵玲茹整个身体成了一个「弓」字形。這些人用准备好的木棍从赵玲茹的腰与椅子中间穿过去,两个人把赵玲茹带着椅子抬起不顧赵玲茹生命安全以此取樂,四人甚至使劲抻着赵玲茹的四肢做「五马分尸」的动作,赵国良还抓起赵玲茹的一条腿使劲往胸部压,边压边说:「腿怎么这么软。」
    赵玲茹被折磨的浑身疼痛难忍,一天没進食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赵国良拿来筷子撬赵玲茹的嘴,逼赵玲茹喝水。在推搡中,赵玲茹无意碰了赵国良的脸。赵国良狠抽赵玲茹几个大耳光,之后,赵国良拿一个裝滿大蚂蚁的小瓶回来往赵玲茹的衣领里倒,利用毒虫来折磨赵玲茹。倒完后,赵还抓起赵玲茹前胸的衣服抖了抖。
    第三天,赵玲茹被赵国良他们叫出去后强行戴上几斤重的脚镣和手铐,赵玉霞连哄骗带恐吓帶到某處,到了屋里赵洪祥手里拿着一迭纸,上面記錄了赵玲茹的BP机和电话。赵国良對赵玲茹刑訊逼供,把赵玲茹双手往后背上下交叉着用力铐住,然后用力往外拉。赵玲茹疼的大叫,他找来一个脸盆,硬塞入赵玲茹的双臂与背之间,拿着一个小木棒敲着玩,他们见问不出甚么就把赵玲茹送回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刘兰英贴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几个恶警就把她双手抱树铐在树上,晒了半个多小时。恶警拳打脚踢,非法审问,她不回答任何问话,她的脸被打得变了形,眼圈青紫。后来她们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到拷打,被强迫做奴工,捡辣椒,挖草莓,包豆角皮给狱警洗衣服等。一次警察发现看守所的墙上有法轮功真相标语,对刘兰英等法轮功学员进行刑讯逼供,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拿胶皮棒使劲打刘兰英的双腿,刘兰英被铐大镣四天,站不起,躺不下,吃饭和上厕所都得叫别人帮着。

    二零零七年,马永乐在满城县任公安局长期间,非法劳教五名法轮功学员。他指使副局长赵洪祥等人,把法轮功学员王秉义带到岭西派出所,赵说:“(对派出所)政策可以放宽点。”(意思是下狠手打)王秉义被吊起来毒打一宿,遍体鳞伤,双腿全肿。法轮功学员孙莲香正在县医院上班,绑架到看守所后迫害得吐血。在邮局工作的刘占良、杨春利被非法劳教,还扣掉全体职工的全年奖金,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

    法轮功学员赵玉芝、翟树田、赵志云、刘冬雪等,还被赵洪祥给戴上死刑犯的刑具,强行戴上脚镣,把两脚用一尺长的铁棍撑开,双手用手铐铐住,脚和手之间用一尺长的链子连起来,使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弯着腰,吃饭也得让人喂,大小便让别人帮着。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刑具,戴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残废。为了进一步迫害他们,赵洪祥还强迫他们弯着腰,双脚一挪一蹭的游监号,让他们取乐。

    二零零七年二月晚上,孙连香(满城县县医院检验技师)正在值班,院长张惠福、副院长靳凤池等人带领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刘卫东、张建民等人,闯进化验室,二话不说就给她戴上手铐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隔日送八里庄劳教所,因血压高达220拒收,满城县公安局长马永乐、副局长赵洪祥等人不放人,她被带回看守所继续关押。由于血压持续不降,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腊月初六晚上十点左右,忙碌了一天的王兵义已躺下休息。突然听见敲门声,王兵义穿上衣服,开开门。县公安局原副局长赵洪祥(已遭恶报死亡)、国保大队长刘贵栓为首的一群人闯入他家,一下站满了他家客厅,其中有俩女子。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像一窝土匪似的闯进卧室、卫生间、阳台、厨房等处乱翻,床上床下、床单、被罩、枕头里全搜遍了,枕头里和床下的钱全偷拿了,还敲了几下暖气片,还呼扇了几下窗帘。一个年轻男子寸步不离的盯着王兵义,去厕所那人也跟着,嘴里说着不干净的话,诬陷王兵义“反党”。这些人翻出几十本大法书、大法资料、几箱白光盘、几千元钱等私人财物、价值一万五千多元。盯着王兵义的那人见有了所谓的证据,掏出手铐,强行把王兵义的双手铐上。

    赵洪祥、刘贵栓他们在王兵义家折腾了两个来小时后,就指使手下把翻出的东西装进口袋里全抄走,王兵义的鞋都没让穿,几个人把他从五楼连搡带拽弄到楼下,楼下有两辆警车,他被搡进车里,被劫持到县公安局。

    后半夜,赵洪祥、刘贵栓等八、九个人连夜开着两辆汽车把他秘密弄到满城县岭西乡派出所刑讯逼供:他双手始终被铐着,赵洪祥、刘贵栓等人逼他两只胳臂上举,身子成下蹲形。刘贵栓逼问他资料哪来的、谁给的?刻录机、光盘谁买的?他拒绝回答。刘贵栓边问边用穿皮鞋的脚狠狠的踢他腿梁子、脚踝骨。赵洪祥在一边煽风点火,说:“对他政策放宽点(意思是可以随便打),还得意洋洋的说;这回可弄到点子上了。”刘贵栓补充说:“弄到根子上了。”刑警队一个身体胖的男子恶狠狠的说:“你不说就打死你,扔到大山沟也没人看见。”王兵义坚守良知善念,仍拒绝配合。他的两只胳臂累的酸痛落下来,刘贵栓高高的个子不断使劲往上提铐子,王兵义的两手腕和胳臂疼痛难忍,实在坚持不住,缓缓劲都不行。其他人换着往上提他的铐子。铐子越勒越紧,王兵义的手腕被勒破,钻心的疼。

    王兵义被酷刑折磨了两个来小时,腿被刘贵栓他们踢得青一块紫一块。为制止迫害,王兵义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这些人不理智的说:“是我们转化你,还是你转化我们。”天快亮时,他们见得不到任何口供,气急败坏的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王兵义严厉的制止他们:“不许骂我师父!”赵洪祥、刘贵栓怕天亮被人看见他们的野蛮行为,才暂停对他的迫害。王兵义当时两腿痛的已经站不住了,两胳膊和手腕又疼又麻,几乎失去知觉,全身像散架子了。

    恶人把王兵义架上车,拉到县公安局,刘桂栓又把他铐在椅子上,指使两个人看着。早饭不让吃,直铐到上午十点左右。赵洪祥、刘贵栓把他弄到办公室逼他在电脑上认像片。他不配合。刘贵栓等人把他非法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期间他的两腿膝盖以下重的走不了路,蹲不下。赵洪祥、刘贵栓多次把他从监号提出来,强行戴上手铐带到审讯室,逼迫他坐在小铁椅子上,刑讯逼供。他不配合,他们就打耳光、脏话一齐上,企图要他说出别的大法学员,被他拒绝。刘贵栓、赵洪祥逼他跪下,他不配合,被刘贵栓一脚踢得跪倒了。他们见仍达不到目的,才不了了之走了。

    赵洪祥、刘贵栓紧锣密鼓的搜罗所谓的证据,指使手下几次非法闯入王兵义家用恶劣的手段威胁、恐吓、诱骗他妻子,逼问:“你炼不炼法轮功,法轮功好不好?你们与谁连系。”等等。

    王兵义被绑架后,他妻子好似天塌一样,担心丈夫被迫害,家里的钱全被抢光。面临过年,还得想办法救丈夫。又承受恶警的连续恐吓、骚扰。她去摊位卖点年货,国保人员天天去摊位监视,有时骚扰。一天她去摊位卖点年货,刘贵栓等人开车来找她,伪善的说:“问点事,”被她拒绝。他们就是不走。刘贵栓鬼点子多,在外边问话怕人们看到听到,就哄她上车里问几句,哄上车之后刘贵栓就和颜悦色的套她话说:“你炼不炼法轮功?法轮功好不好?王兵义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等等,还有一个人做笔录。她知道这伙人好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想进一步毁坏她的家,绑架她,就拒绝配合。他们觉得没缝可钻,就草草收场。

    赵洪祥、刘贵栓见得不到任何口供,就胡编乱造,罗织罪名。不几天,有一个人说:“你不说,等明天就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公安局一个矮胖子大呼小叫的说:“王兵义出来,把你劳教了,在这表上签字”,非法劳教他二年。王兵义拒绝配合,几个警察强行给他戴上手铐,把他和另三位大法学员同时连推带搡弄上一辆大轿车上。王兵义质问刘贵栓:“我们犯了什么法?你们通知家人了吗?你们这样干才是真正的犯法。”车上有五、六个警察,一个警察小伙子阻止不让他说。

    车到保定外环,王兵义头晕脑胀、恶心。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呕吐不止,头晕目眩、脸色蜡黄。劳教所狱医强行量血压、听心脏,他血压高达二百多,心跳极快。劳教所的狱医对刘贵栓恼怒地说:“人都这样了,还往这送,赶快拉回去。”刘贵栓见劳教所拒收才把他拉回来。可他见死不救,又把他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他为反迫害,拒绝穿囚服、不报数、不背监规、不做操。他血压一直二百多,头晕恶心,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浑身没劲,七、八天不解大便。看守所的管教怕担责任,则骂赵洪祥、刘贵栓,说:“劳教所不敢收,又放在这,出事谁担着?”给赵洪祥打电话催他赶快放人,还说你不放人,我们放。赵洪祥厚着脸皮耍无赖不理茬,还妄图继续迫害王兵义,找县医院的医生给他化验尿、量血压,化验结果都不正常。

    王兵义七十多岁的老娘听说儿子病重,心痛的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连续几天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刘贵栓。刘贵栓特别会哄老人,说“你儿子没事过几天就回家了,你们回去、回去吧。”但不放人,赵洪祥、刘贵栓蛊惑,利用他家人、亲属,逼他妥协,他大舅哥在赵、刘二人的蛊惑、威胁、恐吓、煽动下不分正邪,到看守所,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破口大骂,逼他下跪认错。他坚决抵制,却被他大舅哥一脚踹倒。家人在高压下,凑了两千元钱给了他大舅哥,让他送给赵洪祥、刘贵栓。家人才把奄奄一息的王兵义接回家。

    二零零八年三月赵洪祥、刘贵栓天天给王兵义打骚扰电话,催他去公安局。有时开车来哄骗他跟他们去公安局。他都不配合。亲属们也知道了,怕他再受迫害,一天下午,一个亲属对王兵义左说右说,他要陪他去,王兵义无可奈何就跟其去了公安局。到了公安局赵洪祥、刘贵栓连诈带蒙逼他说与谁连系,他不配合。那位亲属在另一房间,见天快黑了要求回家。赵洪祥、刘贵栓迟迟不让他走,妄想不让他回家。亲属再次要求,才让他们一同回家。

    二零零八年,赵洪祥遭恶报患脑血栓,这本是上天对他的警告,但他仍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一条邪道走到黑,终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丧命。

    恶报结果:
    死亡 - 脑溢血

    恶报描述:
    赵洪祥紧跟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政治资本往上爬,既是主谋又是凶手,而且是害死法轮功学员刘冬雪、王金玲的真凶,还是敲诈勒索的惯犯。

    二零零八年,赵洪祥遭恶报患脑血栓,这本是上天对他的警告,但他仍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一条邪道走到黑,终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丧命。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省满城县委书记闫志强等人遭恶报死亡
    河北满城县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恶报事实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赵洪祥 手机:13803279827 办公室:25004,宅电: 312──7072277
    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女,40多岁,宅电: 0312──7071016,手机:13582266777
    帮凶:张振岳,宅电:0312──7070758,手机:13932218028。

    迫害类型:
    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毒打/殴打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非法劳教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逼迫放弃信仰绑架/劫持人身侮辱戴脚镣/连体脚镣勒索钱财骚扰诱骗/利诱私闯民宅监视/跟踪电话监控逼迫供出其他大法弟子铐在某处上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抄家摧残性灌食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七年冤狱-原冀中监狱女职工控告江泽民
    屡遭绑架、关押-保定退休幼师控告江泽民
    河北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的犯罪事实
    河北满城县小学教师叶秀娟遭受的迫害
    河北省满城县白龙乡赵福芹受迫害事实
    河北省满城县王兵义遭受的迫害
    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夏贵婷女士遭受的迫害
    河北省满城县妇女赵玉芝被迫害事实
    河北省满城县委书记闫志强等人遭恶报死亡
    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刘兰英遭迫害事实
    河北满城县农妇翟树田屡遭残忍迫害
    河北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恶报丧命
    河北满城医院检验科主任孙连香遭迫害经历
    河北满城县青年韩占禄遭受的残酷迫害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7)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5)
    河北满城县农妇赵志云遭受的毒打折磨
    透视河北满城县看守所的内幕
    河北满城县大法弟子刘冬雪遭受迫害的真象(图)

    所在单位:
    满城县公安局电话:0312-7166951  7166952  7071191局长:马永乐副局长:李光国保大队:刘卫东政法委书记:孙宝山<p>
    电话:0312-7166951 7166952 7071191
    局长:马永乐
    副局长:李光
    国保大队:刘卫东
    政法委书记:孙宝山

    受迫害人:
    刘兰英; 任金慧; 叶秀娟; 高玉珍; 赵玲茹(灵茹); 韩占录(占路); 赵福琴; 王秉(兵)义; 孙莲香; 翟树田; 赵玉芝; 夏贵婷; 刘冬雪; 

    更新日期: 2016/7/18 4:5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