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周洪杰

    简介:
    周洪杰
    (Zhou,Hongjie),男 ,40岁,成都新都区法轮功学员,广元人,广元市120厂机械车工。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周洪杰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

    下面是周洪杰在《刑事控告状》讲述的他得法和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在广元看守所遭电击

    大概是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我被从北京劫持回广元看守所。第二天早上,被带到东城派出所(当时叫二分局),警察何其林不是问我为什么上访,而是定性式的逼问是谁组织的,谁串联的。我说,没谁组织也没谁串联,我是自愿的。然后又问我大石镇的传单是我和谁发的。我不吱声。他说这是执法机关,你不说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

    警察何其林和120厂的何光旭把我带到隔壁一间小屋子里,逼我脱光全身衣服,双手铐在前面,在手铐上缠一条毛巾,一人拿着毛巾使劲上下甩,一人拿高压电棍在头顶,太阳穴,嘴上,腋窝,腰间,心口及脖子上不停的电,皮肤电的不停跳。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电焦的味道。毛巾甩断了,手铐勒进肉里,血流不止。

    他们折腾累了,见我还是一声没吭,何其林咬牙切齿的说:他功炼得好,电棍对他不起作用,是不是电用完了?一放电,噼啪着响,又开始了第二轮:何光旭不断打我耳光,用电棍电;何其林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我生殖部位,剜心透骨的疼痛。送回看守所时,何其林还威胁不准说是打的,要说是摔的。至今,我右手腕上还有手铐留下的伤痕。

    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我实施了以下酷刑折磨:

    在新华劳教所被暴力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新华劳教所暴力迫害开始了。它们强迫每个大法弟子剃光头,我想我们是被无罪迫害的,不是罪犯,就不配合。几个劳教犯冲过来把我的脸摁在地上,双脚提起来,一只脚踏在背上往下踩,我痛得发出了惨叫,感觉骨头都要断了。

    然后,他们用推子在我头上乱剪。又把我拖到洗抹布的桶面前,拿一块脏抹布就着脏水在我头上乱抹,讥笑道:你看我们对你多好!又给你理发还帮你洗头!比你妈老汉(四川话父母的意思)对你还好。

    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承认自己是劳教犯,上厕所必须打报告,不然不准上厕所。一次,他们在厕所处堵着,叫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打报告。我就说我是被政府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这一下捅了马蜂窝,“民管会头目”(实际上是向狱警行贿后狱警给的一个虚职,并且被狱警操控用来打压其他劳教人员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用他们的话说叫捞毛,可以不参加训练,不分下四大队劳动)段鹏大怒,破口大骂,仁钦达吉(藏人,五大三粗一脸凶相,也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在旁边煽风点火:他竟敢在这公开对抗政府!他在煽动其他炼法轮功的!段鹏听了更是火冒三丈,跑到管教室向狱警杨海一汇报。

    回来他和仁钦达吉几拳把我打倒在地,一人抓着一条腿背部着地拖到管教室。他们强行把我上身衣服扒光,两只胳膊用警绳紧紧捆住背在身后,剩下的绳子从两肩处的警绳穿过来再和手腕串在一起,仁钦达吉一只脚踩在我背上,使劲往上收绳子。警绳勒进肉里,血流出来了,身体火烧火辣的疼。

    他们又把我拖起来,叫我跪下,我不从,他们几个人就踢腿弯,把我身体使劲往下压跪在地,用脚死死踩着两大腿,防止我挣扎。我使劲把小腿往外挪,最后以臀部着地的姿势坐在那里。杨海一说:我们不管(你)冤不冤枉,到了这里就是劳教身份,不遵守所规队纪,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后来他们松了警绳,叫我活动活动,摸头顶。后有人告诉说是想看我手残废没有,以前有捆绑致残的先例。

    后来他们为了强制让我放弃信仰,五、六个“包夹”把我围在中间,说是狱警吩咐叫他们“帮助”我。他们开始是人格侮辱,谩骂,说下流话。然后威逼利诱:转化了可以不参加训练,可以自由上厕所,洗澡,可以下棋看电视,可以自由接见家人,还可以早点回家,我们想有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你不转化就牢底坐穿,到时一枪枪毙了,挖个坑埋了,打死你们就象打死一只蚂蚁一样。我不为所动,它们就拳打脚踢,把我当他们的拳靶子。打一阵,然后把我头按在地上,举着拳头问:还炼不炼?

    就这样,他们每天打我三次,他们说:就说不炼了吧,何必遭皮肉之苦?你不转化,狱警要处理我们,把我们分到四大队去拉火砖。你不转化就是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就要折磨你。后来他们达不到目的,就说这个人太硬了,去找一个软的。他们就去迫害自贡的法轮功学员丁群庚。

    劳教所为了逼迫我们放弃信仰,采取各种阴险毒辣的手段。狱警知道如果致伤致残容易暴露他们的恶行,会引起世人的谴责和对被迫害者的声援。所以他们采取隐形的迫害手段:既让受害者极度痛苦,又不留外伤,让你取证都难。我遭受过长期罚站,在雪中挨冻,在烈日下暴晒,不准上厕所,熬鹰,在砖窑的高温中烤,高强度所谓军事训练(变相迫害)等。我曾被他们逼着长时间跑步,腿跑伤了,走路都很困难了,一瘸一瘸的。当时离我非法劳教结束期不到一个月了。他们怕罪形暴露出去,才让我休息养伤。后来我被超期关押了十多天,他们觉得伤好得差不多了,看不出来了,才放我出劳教所。

    接连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关押在看守所

    1.广元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一月,我从劳教所回来,离过年只有三天。我住处120厂北区十一栋二楼二号屋里全部东西都没了,连屋里的电表也被夹走了。邻居说是厂里保卫科和房产科搬走了。我无处可去,就到中区赵阿姨家落脚。吃过晚饭不久,七八个不认识的警察找上门来:周洪杰,你回来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他们强行把我带到保卫科一间小屋里,说你炼不炼法轮功我们不管。两年了,你谈一谈你现在对法轮功的认识。

    我不知是他们设的圈套。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们马上翻脸:你还在给我们宣扬法轮功,你跟我们走!我不去。他们说你有病,我们把你带到一个地方给你医病,几个人强行把我塞进警车,带到广元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

    2.被劫持宾馆监控

    刚出了看守所,一辆警车开到我面前,叫我上车。我说我自己回去。他说你厂里房子都没了,到哪去?你跟我走,过两天我们联系你九零厂的哥嫂来接你。说着把我拉上车。他把我囚禁在东城派出所旁边一家宾馆里,不许出门,由厂里保卫科派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睡觉都不允许关灯。

    3.在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到第二天下午我哥嫂没来,却来了一个警察,他一来就叫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拒绝。他就拿出一本污蔑大法的邪书对我念。我说你念的东西是假的。他说你想把牢底坐穿?当天下午,我再一次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十多天后,东城派出所警察蒋汉洪来了。他说:周洪杰,根据你的表现,我们决定再给你报一年劳教,你有什么想法?我从劳教所回来不到三天,就被它们连续两次非法关押,并再非法劳教一年。我因他们的无法无天和执法犯法而愤怒:你们吃人饭不干人事!我以后要告你们!

    4.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关押在看守所

    他们本来想把我再次送绵阳。那一年“非典”爆发,他们怕传染,就把我关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劣的环境下,我身体迅速恶化。脚浮肿了,脚背一按一个坑,半天也弹不起来,并整夜整夜痛。人蹲下去要用手帮助才能站起来。人也瘦的皮包骨,经常吐血,体重也由一百一十多斤降到不到八十斤。后来监室的一中医在押人员见我不对,报告了狱警。狱警连忙送市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结核晚期,严重贫血,胸膜积水,营养不良。他们又忙着把我送到072医院抢救。

    5.072医院药物毒害

    在我住院两个月后,我上高楼,爬陡坡都没什么问题了,主治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负责化验的女医生也说可以出院了。于是我找主治医生要求出院,他说他作不了主,不过可以给我联系。我不知道他和谁联系,等了一个星期没有音讯。我就不输液了。

    第二天,六、七个警察来了,要按着我,强行输液,其中一个边骂边想打我,又来按我的手。我挣扎着反抗,他们没得逞。最后,他们说:你再输七天液,我们就给你办出院手续。我们要和你们厂联系,还要给你落实工作,住处,你要给我们一些时间。我想也有道理,就同意了。

    输液到四、五天的时候,两护士拿一黄白药水瓶进来了。我问她们是什么药。她们说是水溶蛋白,给我补身体的。输到快一半的时候,心脏、两腰处如刀刺般的痛,心跳频率至少二百次以上,感到快窒息了。我本能的扯掉了手腕上的针头,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气来。后来我问护士,她们说是液输快了。从那后,我翻身,上坡,或下蹲都要小心翼翼,动作不能大,否则气就喘不上来,心跳加快,还不如七八十岁的老人。

    又过了一个多月,他们才把我送回厂。安排我住在保卫科值班室旁边一间屋里,说是照顾我方便,其实是想随时监控我。开始走哪都有人跟着,后来才没有了。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我不得不离开了广元,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靠打零工过日子。

    后来我在广汉时也被三次绑架,被610的人用皮带猛抽,被向阳派出所所长用书抽打脸。在广汉看守所被铐在死刑床上几天几夜,被鼻饲灌食,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

    我曾多次回广元办身份证,都遭到东城派出所刁难。别人一次就好,我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三次都没办成。他们不是说像没照好,就是这样那样的问题。直到二零一四年,我在广元万源行政大厅才第一次没受任何刁难顺利办下来,并拿到身份证。身份证也被它们做了手脚,二零一五年五月过安检验证身份证时,安检机器唧唧直叫,铁路警察把我单独拦到一边对我做了特别检查,没发现什么,才作罢。
    ************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近8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警察又闯上三楼非法抄家,有一家的门是锁上的,他们就砸门而入,共抄走银行卡一张(约8000元人民币)及现金约万元、电脑四台、打印机八台、刻录机一台、打孔机一台、光驱二十个、及其他耗材和私人财产,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周洪杰、邓忠素。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8点多钟,将他们拉到新都区医院抽血、体检,然后又带回城东派出所,逼他们签字,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才将朱燕川、曾佑先、周洪杰、邓忠素四人放出,说是取保候审。

    后来警察把周洪杰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因他是广元人,他们叫广元那边来接人,等了一天多没来人,他们就派两辆警车把他送到广元市利州公安局,广元国保不接。他们就把他扔在利州公安局门口就走了。后来,广元国保把他送回单位。因为他早被单位非法开除,而且单位濒临倒闭,他的住所也被人占了。他呆了两天就离开了。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抄家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不准上厕所鬼剃头非法劳教毒打/殴打罚站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暴晒剥夺睡眠军训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非法关押逼迫放弃信仰注射不明毒针摧残性灌食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暗的夜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屡遭酷刑暴打-信仰不改-四川周洪杰控告首恶

    相关单位及个人:
    新都城东派出所:028--83920110

    责任单位及恶人:
    新都区城东派出所 
    新都区国保大队 新都区国保大队610:队长: 陈德荃 13608171360副队长:谭毅 电话:028-89122522 杨传述、 赖伟、薛良军
    新都区看守所 成都市新都区看守所:地址:成都市新都区宝光大道北段99号,新都邮编:610500新都区看守所电话:028─83972939 / 83995214 028-83010745新都区看守所 所长:黄平 副所长:苟世平、熊伟、张兴琼比较邪恶的管教:袁树文、周忠国联防队长13880201402
    东城派出所 东城派出所:0839--5281191
    广元市看守所 
    向阳镇派出所 
    广汉市610办公室 广汉市六一零办主任 黄若松 电话 13700917236  0838-5227234 、5246806广汉市“610”主任:朱琳 13909022399广汉市“610”副主任:毛莉15883603600 住宅 5350139广汉市“610”副主任:唐前明广汉市广兴镇一大队书记 陈玉兰 12778212579
    新华劳教所 绵阳新华劳教所管理科科长 余兴才;0816-2280410绵阳新华劳教所: 郑科长;13320913567宋主任;0833-2967661 新华劳教所二大队队长龙礼平,安县人,专门指使犯人行凶。四大队五中队电话:0816-2830117 赵瑜管理科电话: 0816-2280410 邓刚恶警有:邓刚、付卫东、邓涛、董海波、杨帆(经常亲自出手打人,用电棍电,二零一一年其曾用钢尺(约1.5米长、3.5厘米宽、0.35毫米厚)把普犯的肋骨打断。)仁钦达吉杨海一段鹏
    东城派出所 东城派出所:0839--5281191蒋汉洪

    更新日期: 2016/12/25 20:0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