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郭小军


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器系教师郭小军


入狱前郭小军和孩子

简介:
郭小军
(Guo,Xiaojun), 男 , 40岁左右 , 籍贯河南省博爱县,户籍住址上海市闵行区沧源路,原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学院青年教师。

法轮功学员郭小军曾被原上海交通大学保卫处处长李新坤非法关押在上海交通大学法华路校区改造宿舍楼的一层,进行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日,郭小军遭上海市公安局非法绑架。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郭小军遭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诬判五年。(冤狱期满日为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六日)

郭小军被李新坤勾结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非法判刑五年。郭小军的妻子许文欣(也是上海交大校友)又因散发大法资料被捕,被判非法劳教两年。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集中关押在上海地区非法抓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二监区青年实验分监区原是关押一审二审被判死刑犯人的地方,以管理严酷而闻名。该分监区成立之初叫“青年实验中队”,将监狱难以管教的犯人集中关押在此,管理上可以游离法律法规之外,谓之“实验”。狱警都以年轻的作为队长,狱警只要从这里呆过,调离后都可获得晋升。这里曾经被非法关押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郭小军是被非法关押的其中一位。

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中午,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的多名国保警察在郭小军临时住所(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某地)的楼下设伏,当郭小军下楼外出时立即绑架。随后,在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科长仇峰的带领下,七、八名便衣警察及居委会人员登楼入室,非法强行抄家,历时约二小时,非法掠走三台计算机、一台废弃多年的打印机、大法书籍约十余本以及空白盘片、白纸、MP3、U盘等个人物品。

家属去宝山公安分局要求放人,宝山分局不但不放人,反而告知郭小军已被刑事拘留,现被非法关押在宝山看守所。

郭小军被绑架后,妻子、年幼的儿子顿失依靠,凄苦无着。而远在河南焦作市的年迈父母及兄弟也奔波来沪,一家老小前去宝山分局要人。上海宝山分局一度威胁利诱并指使大量便衣跟踪照他们,在家人严辞逼问之下,采取推脱、避见的手段应付家属。

年迈父母、哥哥、弟弟返回焦作市后,都被当地邪党人员看管起来,父母被派出所来人堵在家门口,被剥夺了行动自由及为亲人奔走呼号的权利。郭家人聘请北京律师介入,律师回京后,北京司法局先后三次找律师谈话,显系上海黑手伸到北京,意图对律师施加压力。通过律师的会见,亲友才知道郭小军额头遭受重创,在暴行暴露之后,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长仇峰才急忙向家属“解释”:郭受伤系其拒捕所致。

上海市执法人又进一步加重对郭小军家人的迫害,暗中指使闵行区浦江镇郭小军租住地的居委会施压房东,逼迫郭妻子、儿子和岳母搬离,郭小军的家人负荷着亲人遭受苦难的深深忧惧,又面临着走投无路的生活困境。

为了罗织罪名,宝山分局国保、“610”不法之徒开始对郭小军刑讯逼供和精神恐吓与折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至十九日连续二十四小时提审郭,不让他片刻休息,其间谩骂凌辱。

宝山“国保”警察采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惯常手法──“熬鹰”,对郭小军他进行折磨。并且用聚光灯长时间对他的眼睛进行照射,导致“视网膜动脉痉挛”,眼睛每个月都要出现至少一次“一过性失明”的情况,视力非常模糊。

郭小军被宝山公安分局国保处绑架至今(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并被所谓批捕;郭小军家人为郭小军请的律师梁小军被北京市司法局威胁,于日前被迫解除与郭小军的委托协议。

据梁小军律师讲,他从事律师职业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北京司法局直接出面干预的情况,北京司法局一副处长出面胁迫梁律师退出为郭小军提供法律服务,说:“如果你还想当律师的话,郭小军的案子就不要再管了,你已经趟的太深了!”

同时,郭小军的家人也遭到威胁。宝山公安分局国保处仇峰威胁郭小军的妻子说:不希望你的孩子成为孤儿,过了年还想再大抓一批。

郭小军的律师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接到上海宝山区法院的通知,称将于七月六日上午九点十五分庭审郭小军。郭小军的家人在他遭绑架后,连续为他请了三个律师,均因无法承受中共的层层施压,被迫选择退出;现在的律师是家人请的第四位。

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宝山刑事庭对郭小军非法判四年,目前正在上诉中。为准备上诉,郭小军本人书写一份材料,其中详细描述刑讯逼供情形、人员以及发生的地点、时间。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郭小军家属到看守所要求放人,郭的家属向宝山看守所顾副所长指出,一切判刑“借口”都是诬陷,都源自刑讯逼供,刑讯逼供诱供本身证明宝山国保先抓人、为抓人蒙上“合法”外衣而非法搜罗“证据” ,抓人、关人、判人不仅没有理由,而且违法,必须尽快放人。八月十七日家属再一次来到看守所要求面见所长,听取答覆,但顾副所长躲着不愿见面,电话挂断之后也就再不接,另外的所长和教导员电话打通后没人接。

宝山看守所一直跟郭家属讲所有发生的事情跟看守所没有关系,但刑讯逼供发生在看守所里,看守所就有责任,就应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家属向宝山看守所转递书面材料提出以下要求:

鉴于刑讯逼供发生在一月十八日至一月十九日之间,家属想知道当时是什么人在值班,就算公安在凌晨1点至6点提讯时手续都合法,那么在其值班时段发生了这种刑讯逼供违法的事情那么就一定要追究其相应渎职责任。郭小军是在1月7日就被绑架的,被提审的时间完全是充足的,那么为什么非要进行夜审?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嫌疑人“特审”是需要征得嫌疑人同意才可以的,可是中共人员有意践踏这项规定,当事人也往往不知道有此规定。郭小军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享有休息权的,而造成这种侵犯人权的事情发生就是工作人员的渎职造成的,家属一定要追究到底。

家属要求看守所调出一月十八日至一月十九日的监控录像,从而印证郭小军所讲是否存在。看守所到处监控密布,这种要求是完全可以达到的。

在郭小军上诉阶段,家属一再向宝山国保、宝山检察院、宝山法院以及宝山看守所和上海二中院提出控告并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郭小军,但这些相关人员非但不听劝告,还威胁恐吓家属,并扬言二审是不可能开庭审理的。

八月十八日早上,律师又收到了法院刘慰庭的手机短信,催促律师尽快将辩护词寄给法院,律师就质疑,辩护词是用来在庭审时宣讲的,是用来维护当事人的权利的,既然现在二中院的书记员又是短信又是电话的催促此事,是不是又想走走过场,草草了结此事呢?否则为什么非要逼着律师在二审开庭前拿出辩护词呢,二审法院如果想正常的操作此事,那么正常的开庭审理不是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最为荒唐的就是当时律师还没有阅卷,根本对此事不了解时法官就催促其快把辩护词给法院,律师说,你们让我怎么写,写什么,总不能闭门造车吧?!

郭小军被绑架至今,期间宝山各相关部门种种非法行径现已引起了郭小军海外校友的关注,并且现已联名将此事提交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引起人们的关注。

有众多正义的律师也向郭小军的家属伸出援助之手,表示可以提供法律方面的支持和帮助。随着郭小军事件被越来越关注,越来越多的被掩盖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除了前面其本人一再提出的被刑讯逼供的问题,还有超期羁押的问题。

公安和检察院就是在执法犯法,对郭小军超期羁押,检察院也根本没有起到对公安办案过程中是否合法的任何监督职能,如果前面的公安、检察院、法院都是在违法行使手中的权力,那么当然到看守所这里也必是违法的,他们才是真正的结伙作案、多次作案,是一定要受到法律追究的。

郭小军被绑架后,尤其是上海召开世博会以来,他的妻子许文欣申告无门,还一直不断地在遭受各方面骚扰,她家居住地的沧源居委会就曾经威逼房东赶走他们。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上午,上海第二中级法院戒备森严,因为这天是该法院对郭小军非法二审宣判的日子。

上海第二中级法院无视郭小军的辩护律师一再提出的开庭申请,罔顾郭小军遭受刑讯逼供真相,对宝山国保“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刑求索供犯罪事实装聋作哑,狼狈为奸,弃正义良知,为邪党作伥,依旧坚持不开庭审理,只是将暗箱操作下的诬陷结果进行所谓宣判。

郭小军的妻子和岳母前往现场,当家人还没到立案大厅的门口时候,里边靠门口就有人神色异常往里招手,顿时空气格外紧张。郭妻及岳母迈进大厅,周围很多身份不明的人都紧紧地盯着她们,如临大敌。
九时许,法院法官们身着法袍,“法”貌岸然,宣布对法轮功学员郭小军的二审结果宣判开始。九点三十分郭小军出现在庭审现场,由于没戴眼镜,他尽量的回头看后排,试图找寻亲人的身影,但被一旁的警察粗暴的将头扳回。前后大概用了短短的十多分钟,法官郁亮草草宣读了维持原判的结果。承办人杨跃飞。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上海第二中级法院法官郁亮、王智刚、孙成刚在公然没有律师到场的情况下维持了对郭小军四年原判的非法裁定后,家属一直要求宝山看守所给予接见。但无论是看守所所长沈迎春还是副所长顾亮一直百般刁难,以人员不在此服刑就不安排接见为借口不予理睬。

十一月十二日,家属又拨通了顾亮的电话,这时才得知郭小军已被送走10天了,送到了哪里不得而知,既没有看守所的通知,也没有监狱的通知,在焦急中家属四处打听,终于得知人在提篮桥监狱的四监区五中队。家属就又拨通了他们的电话,由于时值寒冬,要求能送一些衣物、棉被给自己的亲人,但都被一一拒绝。

之后没几天,家人收到了郭小军本人的来信,看过这封信家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看守所死死的拦着不让见郭小军的原因。从信中才得知,郭小军在宝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巨大的精神压力(宝山国保刑讯逼供“熬鹰”开始)以及看守所繁重的体力劳动,眼睛多次出现失明的情况,几乎是每个月一次,每次将近半个小时,最严重的一回出现在十月二十七号晚上,两只眼睛同时失明,时间持续了很久。家属得知此事后,马上给监狱写了一封反映此事的信,要求尽快给予相关检查,并将结果通知家属。而且由于监狱并不是正常的生活环境,那么家属也要求保外就医。但10多天过去了,其间家人多次联系四监区以及监狱信访办,但监区以年底事务繁忙为由,目前没有任何结果。

由于天气一天天的转冷,郭小军眼睛出现的这些情况身体最怕受凉,家属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又向提篮桥监狱提出打算给他送些衣物和棉被的要求,但是再次遭到拒绝。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大赦国际呼吁其成员采取紧急行动,营救上海法轮功学员郭小军。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上海提篮桥监狱迫于种种压力,带原上海交通大学讲师、法轮功学员郭小军到上海市南汇监狱医院进行了眼部检查,医生已确诊为“视网膜动脉痉挛”,一种受外部刺激会突发性导致眼部失明的疾病,发作时如不及时医治就会导致永久性失明。在最近三个星期里,郭小军眼睛已经至少出现过六次严重的视力模糊,而且每回都超过30分钟以上,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面对这样的境况,监狱方面无人问津,反而会招致三个“包夹”及周围那些无期徒刑犯的刁难和恶语相向。

近日,当家属再次见到郭小军时了解到,监狱队长已经说了从下次开始要停止郭小军的“大帐”,理由就是郭小军的情况由于不会导致生命危险,“充其量就是残疾”,所以对于提篮桥监狱来说根本不属于疾病的范畴,所以就没有资格再享受这种条件。

监狱还逼迫郭小军上所谓的心理课程,实质上就是变相的逼迫转化。在遭到郭小军拒绝后,三个包夹就在授意之下出言不逊恶语相逼,最后由于害怕郭小军眼疾发作只得暂时作罢。郭小军身边的一个叫孙崇真的包夹就曾扬言:队长说了,先让你过个安稳年,过了年之后再收拾你!

既然监狱说郭小军的情况不是病,家属就向监狱提出想拿到上次医院的检查结果看看,但当场遭到郭小军被关押队的主管队长虞曙光的拒绝,说这是不可能的。家属追问为什么,他强硬回答没有过这种先例。监狱原教育科长李永芳曾说“提篮桥监狱每年死几个人算什么?”这样血腥而又冷漠的话。家属非常担心亲人的身体状况,已向有关部门反应提篮桥监狱的种种行径,并强烈要求立即释放自己无辜被抓的亲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就在监狱要将郭小军带出去“就医”的前一天,队长刘伟“征询”了郭小军的“意见”,当时郭小军没有表态,以为此事搁置已久,再考虑几天也无妨。不料到第二天,五月十八日下午,警察就急匆匆将他带出号房。更令郭小军惊愕的一幕出现了,去医院,竟然要戴上头套及超乎沉重的脚镣和手铐,而且身边的武装人员达十多人。以往的经验中,只有死刑犯、杀人犯才会被戴上头套,脚镣和手铐。未及反应过来,旁边的警察连推带搡,已将蒙面的郭小军塞进了一边停靠的商务车。

从郭小军进入提篮桥监狱一年多来,在恶劣的环境之下,眼病频频发作,身体越来越虚弱,但监狱竟然还是以他不参加劳动为由取消了大帐,致使郭小军经常吃不饱。在身体这么糟糕的情况下,甚至监狱还以他不戴番号卡为由连仅有的晒太阳“放风”的机会都被剥夺。鉴于此,家属一直向监狱及其相关部门要求尽快医治、放人,但均遭到拒绝,理由是郭小军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的接见中得知,几天前他的眼病再次发作,而且这回来势凶猛,失明的时间持续超过40分钟(医生曾经警告,若超过40分钟以上没有及时抢救,很可能造成永久性的失明),家属已就此事向监狱反映,但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监狱既不放人,也不给予相应的治疗,家属迫不得已只得聘请律师来维护合法权利。但是就在五月十五日家属陪同律师来到监狱要求会见郭小军时,遭到监狱百般刁难,将其拒之门外。

时隔一个星期后律师又与家属来到监狱,当问及信访办的人员杨刚,监狱是否收到家属寄给郭小军的信时,杨刚一口否认没收到,(家属后来得知在邮寄信件的当天监狱就已经签收过了)并且表示已经问过郭小军本人他没有要请律师的意思,而且反问,为什么上次接见时没听你说到要给他请律师的事情,家属就很奇怪,难道我们家人行使法律所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还要与监狱商量得到允许吗?

带着这些问题,在六月十二日的接见中,郭小军的妻子徐文欣询问郭小军知不知道家人为他聘请律师的事情,而且律师要接见,监狱以他本人没有此意为由拦阻律师。郭小军非常震惊,说根本没人告诉他,那么既然接见时是电话监听录音的,那么郭小军就明确在电话中委托他的妻子聘请律师一事,时间是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提篮桥监狱五监区的会见日中确认。家属还将一张印有要求立即释放郭小军的文字的纸给他看,正在这时一个姓费的队长不知从哪里冲了上来,一把抢过那张纸后威胁徐文欣,“你不许讲那些话,这是什么东西?”徐文欣就大声告诉他,“我带着律师来了两次你们拦着,说他不要请律师,你们在撒谎!你不用这么威胁我,我会找你们监狱长的!现在这张纸自己好好看看吧,知道什么叫天意吗?”

当那个姓费的队长如获至宝的将抢来的纸头给一旁的大队长刘伟看时,周围的队长看到上边的几个赫然大字“立即释放大法弟子郭小军”都一脸的愕然和恐慌。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接见日,徐文欣认为监狱警察可能故意没有寄给她接见单,于是,徐文欣就让外面的值班警察进去传话,要找五监区监区长刘伟。过了一会儿,一姓费的警察(警号3101171)出来,他见到徐文欣后,就问找刘伟什么事情?徐文欣问:为什么这个月我没有接到会见单?姓费的警察想都不想,直言回答:“没给你寄!” 徐文欣追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上次会见时,违反了监狱的规定。徐文欣知道他是指在6月12号的接见中,徐文欣给丈夫郭小军看了一张从网上下载的带有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大法弟子郭小军”的文字的纸条。于是,徐文欣追问:什么叫违反了监狱的规定?什么规定?能拿出来看看吗?姓费的斜着眼回答:我们没有这个义务!

徐文欣告诉他:你只是副监区长,我要找你们监区长刘伟。姓费的说:(如果)还是这个事情,你就到大门口去找“信访”吧。说完,头也不回一转身躲进了后门。

随后,徐文欣带着孩子来到监狱大门口找到“信访”。过了很久,还是那个屡次阻挠律师会见的杨刚(警号3101209)出来了,仍然以各种借口推托。

后来,徐文欣又来到监狱管理局信访接待投诉,见到一位姓杨的女人。徐文欣就把整个情况讲了一下,并明确表示:郭小军的眼睛身体多次检查,监狱不给家属检查结果,我只能推定情况非常糟糕,包括现在还以种种理由不让我请的律师会见,甚至连家属的接见都给取消了,为什么这么怕?到底在里边对郭小军做了什么?郭小军是我的家人,我现在还不想办法保护他,他还能靠谁?难道非得让事情糟糕到不可收拾时,再追究谁的责任,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是做好人的,但并不是他们(迫害好人的狱警)认为的好欺负的人。

至今,提篮桥监狱恶警仍无视郭小军家属要求尽快放人治疗的合理请求,且故意推诿、阻拦律师与郭小军的见面。

郭小军家属寻求法律手段营救自己的亲人,目前法律程序已进入上海高级法院。前不久上海高院就郭小军申诉召开听证会。郭小军告诉家人,他早已经签署聘请律师的申请书,交给监狱方。家人向主管队长徐京喆索要郭小军书写的聘请律师申请书,徐京喆表示为难,说东西在监狱,不在监区,以此推脱;为此家属正在跟第五监区长刘伟交涉。

被上海宝山国保刑讯逼供造成眼睛频频失明的原上海交通大学教师郭小军,在被非法关入提篮桥监狱以来,受尽种种折磨,眼睛和身体状况不断恶化。近期眼睛出现长时间失明,但是监狱不仅不给医治,为了逼迫郭小军放弃修炼达到转化的目的,还将一个死缓犯人冯政(番号:14667)作为郭小军的包夹。
此人张口除了骂人就是脏话,经常故意折磨郭小军罚站,关小间、吃不饱饭,目前正在以此积极争取加分减刑。恶警费强(警号:3101171)也多次暗中指使犯人折磨郭小军,在七月份的家属会见中故意刁难郭小军的妻子徐文欣,并取消八月份的家属会见。

今年年后,郭小军所在的提篮桥五监区,为了逼迫其转化,大搞诬蔑法轮功的大型条幅,煽动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以此来给郭小军精神上施加压力。在八月十日的家属接见中,家属明显感觉到郭小军所承受的压力很大,精神状态很差。

上海提篮桥监狱的狱警指使“看护犯”(过去叫“看管犯”),每天逼法轮功学员坐小凳超过十六小时以上,挺腰背手,两腿膝盖并拢,稍动一下,就遭一顿拳脚、辱骂,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打的浑身是伤。

在饮食上进行迫害,一般犯人的饭菜,由专门打饭打菜的犯人打的。而法轮功学员的饭菜,是在恶警的指使下,由恶犯打,早晨的粥及中午和晚上的饭,一天加起来不超过三两,用饥饿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给吃的菜是酱菜或少量的菜及汤水,法轮功学员都面黄肌瘦。

对法轮功学员的洗漱时间,精确到多少秒,都由恶人规定,喝水、吃饭、睡觉,都是恶人叫了才可,肥皂、衣服等一切生活用品全都收走,需要用时得向恶人申请,还限制法轮功学员如厕,就连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也被折磨,如睡觉不让翻身,有时睡着无意翻身了,恶人发现后就打醒。这些恶人晚上折腾累了,白天可以轮流睡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法轮功学员绝食抵制迫害时,恶警使用皮带铐,把法轮功学员铐在椅子上野蛮灌食,故意摧残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蓝兵、周立成、王之伟、法正平、叶小平、应志明、丁献友、郭小军、马永康、江勇、冯兴吉等,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

参与迫害狱警:
上海提篮桥监狱监狱长610主任徐海洪,原“610” 主任胡海华,监狱狱警樊振群(警号3101368)葛遵阳(警号3101316)丁俊(警号3101373)徐猛(警号3101395)王锡斌、戴文龙等。

参与迫害犯人:徐建龙、陆金根、王平、张永潮、杨龙根等。

郭小军的妻子徐文欣,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和两位律师一起到北京,为郭小军遭冤判一案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诉立案。

在与北京最高法院法官约谈过程中,郭小军的律师指出,此案不仅判决依据刑法300条站不住脚,而且存在刑讯逼供,直接导致郭小军目前的眼睛和身体恶化,并且他还被剥夺聘请律师的正常权利,此案应该重新审理。据悉,最高法院法官无以应对,但拒绝给予答覆。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绑架/劫持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非法提审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劳教敲诈/掠夺/破坏财物迫害亲属精神酷刑非法剥夺大法弟子的辩护权利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人身侮辱威胁/恐吓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提篮桥监狱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海中共政法委2012年迫害法轮功典型案例
郭小军家属到北京向最高法院提申诉立案
上海提篮桥监狱加剧迫害郭小军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郭小军 家人要求放人
郭小军间歇性失明 提篮桥监狱阻律师家人会见
上海教师郭小军被迫害近失明 律师会见重重受阻
郭小军身体持续恶化 提篮桥监狱刁难律师
上海市宝山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上海市宝山分局杨跃飞、陈克等恶警犯罪事实
践踏法律的上海“法官”徐敏芳
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四)
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一)-- 知识阶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原上海交大教师郭小军狱中处境险恶
曝光上海监狱管理局六一零恶警侯瑞琴
头套、脚镣、手铐(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郭小军的迫害
海提篮桥监狱拒不放人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下)
上海提篮桥监狱持续迫害 郭小军眼疾恶化(图)
大赦国际呼吁紧急营救法轮功学员郭小军
原上海交大教师再陷冤狱 数次暂时性失明
“法轮大法好”响彻上海法庭
上海司法是流氓司法
上海世博会半年 中共加剧迫害法轮功
上海郭小军陷冤狱 妻儿申告无门被骚扰
上海公检法沆瀣一气 陷害交大教师郭小军(图)
上海地区被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上海一名大学教师的人生遭遇
上海法院欲审交大教师 重重施压逼退三律师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三)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原上海交大教师郭小军遭恶警逼供
上海郭小军被劫持 律师受威胁解除协议
原上海交大教师遭绑架 亲人被剥夺探视权
原上海交大教师郭小军被绑架
上海交通大学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上海交通大学原保卫处长李新坤的部份罪行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种种方式
因信仰遭虐杀和判刑的中国高校师生(图)
上海交通大学校友因坚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案例
上海交通大学青年教师郭小军被判刑五年

相关单位及个人:
宝山公安分局法制办:潘警官28950606
28950592、28950594、
宝山检察院:杨检察官56691990--3103
宝山法院:吴法官 56604808--2102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电话:总机021-55589900
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
提篮桥监狱参与此事的部门人员
监狱长 戴卫东(警号3114001)
监狱狱政科科长  王勇明(1511)
五监区:021-55589900-(监区长刘伟)、2510、2512(费队长 警号3101171)、2513、2514
五监区大队长   刘伟(2511)、陶渊、孙大队长
五监区(主管队长)席贵东(2510)、徐京喆(2505)
监狱主任办公室 王队长(1021) 翁瑞云(1026)
教育科    李永芳、石志坚、徐海洪(1611、1609)
信访办 杨刚(1024 警号3101209)
减刑科 李队长(1411)

直接绑架谋划者宝山分局国保处长仇峰021-56602253(这是其办公室电话,一定能找到他,请多拨几次)
参与抄家的世博居委会021-34503791
参与抄家的陈行派出所021-64292403
上海市公安局
总机:021-62310110
局长张学兵、副局长江宪法
副局长程九龙 电话:021-22020318
秘书长沈伟基 电话:021-22020552
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电话:021-24023584,021-24023456,021-62310110转3584
上海市610就在上海市公安局内。
公安热线:021-962110或021-62310110 转610
如果总机不肯转,可以先找其它部门,然后通过那里的警察转到610。
上海国安局长 吴宗海 电话:021-64711109
局办公室:电话:021-63232001
预审科总机:电话:021-64334040 
预审科分机:33162
值班室:33011
提篮桥监狱总机电话号码 : 021-35104888
五监区电话 : 021-35104888 转 7220
监区长 :欧利刚
副监区长 :薛春
青年实验中队电话: 021-35104888 转 7204
中队长 :费春雷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克山路199号 邮编:201900 电话号码:021--56608111*30211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局长 姚志荣 电话号码:021--56698696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国保处科长仇峰 直线电话:021--56691538、28950334、28950332总机电话:021--56608111转50334、50335手机: 13918276949
国保处警察:杨跃飞、陈克赟

上海宝山看守所 地址:上海宝山区月罗路2101号 邮编:201908
总机电话:021--56608111转30702、30736、30768、30772 所长电话:021--66860901
电话:021--66860605、66860902、66860901、66860219

上海市宝山区迫害法轮功黑恶势力
宝山区政法委电话:021-56691011
宝山区六一零办公室直线电话:021-28950334或者28950332、36071625
宝山区六一零主任:范某: 13002155622
宝山区六一零办公室仇处长直线电话:021-56691538
宝山六一零袭科长电话:56691538、手机:13918276949
宝山区六一零办公室:李丽芳 021-36070123

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分局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克山路199号 邮编201900
电话:021-56608111*30211
投诉电话:56608111*50333,021-28950081 (宝山公安局信访)
局长:姚志荣 电话021-56698696 局长:杨杰 政委:李征静
国保处地址: 铁力路999号 电话:021-56608111转50334
国保处长:陈海青021-28950349 13816690423, 13761207711
国保科长:仇峰(现已转任派出所所长)手机13918276949
国保处警察:杨跃飞、陈克赟、卜霆钧、尹小强 丁莉、彭警官手机: 13918276949
电话:021-28950349,56602253(外线电话)

宝山区司法局电话:021-56110148
宝山区法院:上海市友谊路15号,邮编:201900,电话:021-56604808,56861837
院长:姚荣民。总机:021-021-56692576
参与迫害的法官:
法官徐敏芳,女,40多岁,宝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该人参与了对大法弟子郭小军的迫害。 电话021-56863544,021- 56604808转,
法官郑某,张凯,杨婷,陈凤琴 电话 021-56604808

上海宝山区检察院:上海市友谊路17号 邮编:201900 投诉电话:021-56692000
检察长 张志平 电话:021-56691990转
参与迫害的检察院工作人员:
谭启敏021-56691990转
陈伟东 56691990-2305
检察院驻宝山区看守所 吕建伟(科长)28959547 谭启敏66861828 徐妙忠, 童岳峰,肖志强

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月罗公路2101号,邮政编码:201908
电话:66860902、66860901、66860219、56608111-30736、30768、30772
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各部门电话:
021-28959533 顾亮、王诚 (副所长)
021-28959530 沈迎春 (所长)
021-28959531 金虹(教导员)
021-28959532 蔡冬梅、徐志明 (副所长)
021-28959597 门卫
021-28959537 监控室
021-28959535 传真
021-28959542 医务室
021-56608111转30702 女警长:高 勤

责任单位及恶人:
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公安局局长 张学兵<br>上海市公安局在2004年12月从原来的黄浦区福州路185号(邮编:200002,电话:021-24023456,上海市公安局监管处 021-58430021)<br>搬迁到了静安区武宁南路128号(上海市610与上海市情报安全局也搬到了那里)。<br>上海市公安局电话:021-62310110<br>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电话:021-24023584;021-24023456;<br>上海市公安局 021-63723030,62310110 <br>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吴志明 63723030,63294000<br>地址: 上海市福州路185号,邮编200002<br>副局长孔宪明、朱英磊;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局长周邦俊<br> 电话:63294000  <br>网址:http://police.stc.sh .cn/<br>上海市公安局法制办:地址:上海市建国西路75号 电话:24023170 邮编:200020<br>上海市公安局监督电话: 021-24023585<br>上海市公安局监管处电话总机: 021-58430022:<br>
上海提蓝桥监狱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局长 乔野生 <br>副局长邰荀 党委书记张凌<br>地址:长阳路147号 电话:35104888<br>上海提篮桥监狱长:乔利国<br>提篮桥监狱 电话:021- 35104888转─6601, <br>地址:上海市虹口区长阳路147号 邮编: 200082<br>上海提篮桥监狱八大队:电话:86-21-35104888转6601<br>上海监狱总医院(提篮桥监狱医院):<br>地址:上海市虹口区长阳路147号<br>电话:021-65375446, 86-21-65419233-6000 邮编:200082<br>院长:魏巍<br>副院长:符建新<br> : 虞曙光余成斌徐华孙崇真
提篮桥监狱上海提篮桥监狱<br>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br>电话:总机021-55589900<br>总机电话:021-35104888<br>监狱信访办 电话: 86-21-35104888 转5207<br>监狱刑务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8858,可传真;另一个分机为:5117<br>监狱刑务处直线: 86-21-65419040<br>狱政科(办理保外求医部门): 86-21-35104888 转5318<br>刑法执行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4503;或4512<br>监狱监察室:<br>电话: 86-21-35104888 转5423、5405<br>直线电话: 86-21-65848703<br>传真电话: 86-21-65454647 <br>电话:021-65848703 021-35104888转5423、5405<br>传真:021-65454647<p>刑务处:021-65419040 021-35104888*8858<br>地址:普雄路39号 邮编:200063<br>电话:20031511 <br>监狱长:乔利国<br>副监狱长:王东晟<br>大队长:欧利刚<br>中队长:费春雷<br>副中队长:李敬敏<br>指导员:张健<br>小队长:郭海<br>小队长:倪文斌<br>小队长:戴文龙<br>小队长:陆彬<p>五监区恶警名单<br>监区长:欧利刚 <br>副监区长:薛春<br>教导员:傅克琥(策划、实施对杨育晖的殴打“转化”)<p>青年实验分监区长:沈言荣(策划、实施对新收的体罚), <br>指导员:张健, <br>队长:倪永斌、戴文龙、陆彬、徐光<br>一分监区长:倪凌<br>提篮桥监狱七大队一中队,夏靖 电话:021-35104888*7805 : 李永芳胡海华徐海洪费强傅克琥丁俊徐猛欧利钢林正煜窦建民盛召辉林君波张永潮刘永峰李敬敏苗建军杨昌元葛礼斌杨力诚杨龙根葛遵阳王锡斌
上海交通大学 : 李新坤
上海提篮桥监狱 : 戴文龙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地址:上海市友谊路15号,邮编:201900<br>电话:021-56604808,56861837<br>总机:021-56692576<br>院长:姚荣民<br>刑事庭副庭长:徐敏芳021-56868771,56863544×3021,021-56604808转<br>法官:郑某、张凯、杨婷、陈凤琴021-56604808<br> : 徐敏芳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br>地址:虹桥路1200号 邮编:200336<p>刑一庭<br>张永辉[庭长]<br>陈星 34254567-2041<br>于鹏 34254567-2023<br>吴炯 62751200-2061<br>余剑 王家新 洪卫军 陈光锋 沈黎 周欣 马燕燕 吴斌 王晓越 曹延 孙苒 郭震 庄永良 寻增荣 徐洁 康乐 张金玉 陈兵 王传伟 王宇涛 吴晓英 史政 周恒阳 邵旻蔚 许军 罗静深 卢进 郭磊 陈宵
宝山区公安分局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br>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克山路199号,邮编:201900<br>电话:021-56608111*30211<br>信访:56608111*50333、021-28950081<br>局长姚志荣,电话号码:021-56698696<br>局长杨杰、政委李征静<p>国保处<br>地址:铁力路999号 电话:021-56608111转50334<br>国保处长:陈海青021-28950349,13816690423,13761207711<br>国保科长:仇峰(现已转任派出所所长)手机13918276949<br>国保处警察:杨跃飞、陈克赟、卜霆钧、尹小强 丁莉、彭长华手机: 13918276949<br>电话:021-28950349,56602253(外线电话)<p>上海宝山区六一零国保处地址:上海市宝山区盘古路588号 邮编:201900 电话号码:021--56608111*30211 : 杨跃飞仇峰
宝山区看守所地址:上海市月罗公路2101号,邮政编码:201908<br>电话:66860901<br>所长:沈迎春 021-28959530<br>副所长:顾亮、王诚 021-28959533<br>检察院驻宝山区看守所:科长吕建伟28959547谭启敏66861828徐妙忠、童岳峰、肖志强<br> : 沈迎春顾亮
宝山区610办公室宝山区“610办公室”:021-28950334或28950332、36071625<br>宝山区“610”主任范某13002155622<br>宝山区“610”处长021-56691538<br>宝山区“610”科长袭某56691538、13918276949<br>宝山区“610”办公室:李丽芳 021-36070123<br>王某,电话:18221837169<br>宝山区六一零国保处<br>地址: 盘古路588号 电话:56608111转50334、50336<br>宝山区六一零办公室处长姓仇 直线电话:56691538<br>
上海第二中级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br>地址:上海市闸北区中山北路567号 邮编:200070 电话号码:56700000 56625571 021-56700000<br>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庭庭长:张俊荣<br> : 王智刚郁亮孙成刚

更新日期: 2014年5月27日 05:2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