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黄亚莉(亚丽)

    简介:
    黄亚莉(亚丽)
    (Huang,Yali(yali)),女 ,年龄未知,孝感市安陆市法轮功学员

    黄亚莉女士,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被安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一行人从家里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八天,被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洗脑,强迫放弃信仰──法轮大法。

    遭绑架当天,黄亚莉的血压曾被迫害上升到二百三十的高危地步,恶警们仍不放人,强行关押、继续洗脑迫害,致使她的身心受到伤害,几乎险些丧命。

    黄亚莉女士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开始正式修炼大法的,多年的血小板减少,胃病,鼻炎,皮肤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都在修炼过程中不知不觉全都好了,连以前经常得的感冒都再也没有犯过!她说“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黄亚莉说:“大约在一九九九年四、五月份间,我因生病去住了医院,医生检查说我是血小板减少,比正常人少了很多,所以导致我经常头痛,头晕,四肢无力,非常 痛苦。记得当时几位医生把我从病房叫到办公室,很郑重的告诉我这个病情。之后的这几年中,每到四、五月份间,我的病情就会复发,就必须去医院输液好多天或 住医院才能好转。”

    “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期间,我的病又复发了,非常难受,又准备去医院住院。本地一名大法弟子告诉我学大法试试。我只跟着学着比划了几个动作,就感到身体上的痛苦减轻了很多,不知不觉病好了,当时就不用去医院了!我感到大法很神奇。”

    黄亚莉女士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把她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用平和的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功无辜遭到江泽民集团残酷打压的真相,但是却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等迫害。
    下面是黄亚莉女士自述遭绑架洗脑迫害的详细经过:

    一.警察爬墙翻窗、破门入室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早上八点左右,黄亚莉正在房间电脑前,突然听到房间外面建筑看台上有人走动、说话。她刚抬头隔着窗帘向窗户外看去,就听有人走到房间窗户前说:快把门打开!后来知道这个人正是国保大队队长沈问波。

    这个看台在楼房二楼外,里面除了杂物,就是像蜘蛛网一样的各种网线。这个看台平时没有人进出,只有检修工人隔段时间过来检修,而且他们必须从一楼搭梯上来, 或从二楼住户窗户翻过去。我不知道那天沈问波他们是采用甚么手段进到那里面的,更想不到他们为了绑架我这个弱小女子,竟然煞费苦心,更不惜在杂物、网线里 面钻来钻去。

    当时黄亚莉感到情况不对,立即关闭了电脑起身出房间,打算穿过客厅去后面阳台看看,谁知她刚走到客厅中间,迎面一个人朝她走来,此 人正是国保大队警察周洪海。他走在沈问波的前面,他是从看台上爬进她家阳台的,因为看台与她家阳台只一玻璃窗相隔,玻璃窗不能锁紧,他就从那个玻璃窗翻进 了阳台。她看到他时大吃一惊!因为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开她家阳台门进到家里的。她大声问他是干甚么的,周洪海骂骂咧咧的回答。(后来看到阳台门门框都被踢 烂了,插门闩都被踢掉了,门都不能关了。)

    黄亚莉迅速转身进到电脑房间,准备将门关上,不想让他们进去做坏事,谁知被周洪海猛地用身体把门挡住了。她看到电脑桌上有一个写着字的小纸条,不想落入他手,迅速抓起准备撕毁,也被周洪海掰开她的手抢走了,他骂道:你××的还想像地下党样吞下去啊?!

    黄亚莉对他讲: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周洪海气急败坏的吼道:你××的我叫你做好人!边吼他边猛地拽着她的左胳膊,用力扭到背后,扭着胳膊将她整个人在客厅 旋了一圈,她脚上的一只拖鞋都被甩出去老远。然后他扭着她的左胳膊把她按在客厅沙发上,使劲往下压,她的胳膊顿时钻心的痛,几乎要断了!他不松手,一会周洪海才松开了手,逼迫她坐在沙发上不许动。

    这时,国保大队女恶警陈旭东在黄亚莉家正门外骗她开门:开门!我们是电视台的!她不开。周洪海逼黄亚莉交出钥匙开门,她不给,周洪海就死命的用脚踹,边踹边骂:你××的!把门锁着干甚么!黄亚莉反问他:你家晚上睡觉不锁门吗?!他不吭声。他踹不开门就拿起门角落里的一块长条铁门栓使劲撬防盗门,嘴里骂:老子叫你不开门!撬坏了该你活该!

    眼看门框已被撬得变了形,因为家里只有黄亚莉一个人,阳台门已被周洪海踢坏,她担心晚上这个门也被弄坏了不能关,只得将钥匙给他。门一打开,陈旭东等一大群人立即从外面疯涌进来

    二、非法抄家、强抢财物
    周洪海让一个大个子恶警看着黄亚莉,他与沈问波等一群人窜到房间里翻箱倒柜,非法抄家近三个小时,家里衣柜里、抽屉内被抢劫一空。黄亚莉家里大量财物被抢走,包括两 台台式电脑、两台喷墨彩色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部DVD影碟机、至少六张大法师父法像、近百本大法书籍、两套《广州讲法》光盘、一纸箱《明慧周 刊》、两份手抄《转法轮》手稿,一百多本真相册子、真相不干胶、空光盘、碳粉墨水、各类打印纸若干、真相光盘若干、十多个U盘、家用手机等等,连抽屉里面 放的老虎钳、剪子等日用品都不放过!甚至黄亚莉家墙上挂的三幅莲花画都取下来抢走了。

    当天,恶人非法抄家持续到上午大约十一点钟,三个房间和客厅被翻了个底朝天!真的是“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他们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践踏法律。有一个恶警还扬言把电视机也要搬走、孩子的电子琴也要拿走!有个恶警还企图拿走银行卡,在黄亚莉的强烈制止下才作罢。恶人从她家抢劫的财物装了大半车!她家直接经济损失约三万元!

    恶警要强制带黄亚莉去所谓“学习学习”,当时她还穿着睡衣,去换衣服遭到一个大个恶警吼骂:还换甚么衣服?就这样带走算了!后来黄亚莉换衣服时,陈旭东跟进去在一旁监视她。她被周洪海、陈旭东等一行人强制押上警车,劫持到安陆市公安局。

    黄亚莉被关在国保大队一间办公室里,被刚才在她家看管我的大个恶警继续看管,他气焰嚣张的大声问她:叫甚么名字?!黄亚莉不回答他,他大声恐吓:你说不说?!

    大约中午十二点左右,周洪海一行人要出去吃饭,强迫黄亚莉一起去。她被他们包夹着来到公安局隔壁的吉祥酒楼,被他们强制吃了一口青菜。饭后重新把她押回那间办公室关押。

    三、送武汉洗脑班迫害未得逞
    下午两点钟左右,安陆市610头目宋华明、聂汉章等一群人进来了。聂汉章凶神恶煞的冲黄亚莉吼:我就是聂汉章!你认不认得我!宋华明也这样问她(之前这两人她都不认识)。

    聂汉章冲黄亚莉吼道:你在网上(指明慧网)说我们那么多的坏话,真恨不得踢你两脚!被一人阻止,说这么多人,他才作罢。他们两个对她威胁、恐吓不断,说她在明慧 网写文章说他们坏话,从她家中又抄出那么多东西,是安陆最大的案,在省里也是大案,要给她判重刑。又胡说:给你一次机会,我们花钱送你去“学习”。

    不 一会儿,他们把黄亚莉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准备洗脑迫害。恶人开了两辆警车,约八、九个人。她坐的那辆车上,周洪海开车,沈问波坐在他旁边,陈旭东挟持着黄亚莉坐在后排。车到武汉洗脑班门口时,看见另一辆警车已停在门口,旁边站着宋华明、聂汉章、安陆邪悟人员胡凤英和另一个姓张的(是个女的,五十岁左右,是安陆“五七” 棉纺厂的退休职工,可能是胡凤英叫来的),还有一个开车的男的。下车前,有一个人指着胡凤英问她:认不认识她?此人自二零一一年遭迫害后被邪党灌输邪悟, 可悲的干着助纣为虐的傻事。她一看是她,就说:她是犹大!

    在武汉洗脑班,首先被强迫在一楼检查身体。一名医生给黄亚莉量完血压后问她:以前有没 有高血压?她给他讲她炼法轮功白血病都炼好了(是血小板减少,有医生告诉过她,时间长了就能转成白血病,常年头痛,没力气)。但他没有告诉她的血压是多高。坐了一会再量,可能还是很高,她也不知道我的血压上升到了很高,他们一直对她隐瞒我的血压到底有多高。他们交涉后,他们把她弄到房间,说先休息。过了 一会之后,那个医生又反覆几次来给我量,也没说血压是多少。最后一次量完后她听到他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还是二百三十呢?她这才知道她的血压升到了二百三十的高危段。

    武汉洗脑班因为黄亚莉的血压太高,拒收。而安陆恶人一直不甘心,一直在和他们交涉,又一边伪善的关心她吃饭、喝水。她不吃不喝,抵制非法关押迫害。那天僵持到晚上深夜,她不知道到了几点。恶人拿来一粒黄色药丸(可能是救心丸)哄骗她说吃下后就送她回家,又把她拉到床上要她休息一会。他们不是真心为她好,是看她血压太高,害怕出人命,承担责任。

    四、在安陆遭强制洗脑迫害
    安陆恶人在武汉迫害黄亚莉的阴谋未得逞,但是他们不甘心,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把黄亚莉弄到安陆继续迫害。

    深夜,正值大雨倾盆,武汉不受,宋华明、聂汉章、沈问波等一行人只得灰溜溜的收场,又将黄亚莉拉回安陆。陈旭东对她连哄带威胁,说我不配合就把我送武汉医院,让这边的人看我,整我。陈旭东在车上伪善的问她头晕不晕,好点没?其实是他们不甘心,不想放她,想继续迫害她。

    他们把她拉回安陆,送到安陆二医院,又找个医生量血压,当他们听说降到一百八十时,非常开心,随即又将她劫持到安陆城东楚跃小区的洗脑班。宋华明等人伪善的 说,本来这里今年所谓“学习班”已经结束了,现在为了她一个人,再开起来。之后他说为她一个人花费了三万元。他们拿老百姓的纳税钱迫害好人。

    他们把黄亚莉关在洗脑班里,一步不许出房间门。由胡凤英和姓张的女的二十四小时包夹她,就是所谓的“帮教”人员,她们控制她的人身自由,时时监视她,不许她打坐,盘腿。胡凤英被邪党利用,充当打手不断的对她灌输邪恶的理论,逼迫她放弃。按恶人的意思要黄亚莉吃药,伪善的端水给她喝,黄亚莉不听她的,不配合她。她恼羞成怒,冲黄亚莉骂道:你还以为你真的是公主喔?即刻原形毕露。

    在那里恶人的伪善发挥到极限,他们害怕黄亚莉的血压太高,怕出事承担责任,每天找来二医院的一个男医生过来给她量血压,逼迫她吃他开的药。还专门从二医院弄来一个姓高的女医生,大概三十多岁,她借给黄亚莉“看病”,经常进来给她洗脑,逼她放弃。

    宋华明是最伪善的,他极具欺骗性、迷惑性,迷惑了很多人。他每天都来,伪善的嘘寒问暖,甚至端茶倒水她喝。他从不对她说狠话,总是“笑眯眯”的,还一口一个 “姐”的叫着,说甚么:你比我大,我叫你姐,我是为你好,为你的家庭好等等,他的话极具迷惑性,但只不过是糖衣炮弹,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黄亚莉转化, 放弃修炼法轮功。聂汉章常常在外面偷窥她,监视她的言行。

    两、三天后,宋华明与聂汉章相继从武汉洗脑班弄来恶警余帮清(此人以前是沙洋劳教 所的),犹大刘××、邱红萍专门来所谓“转化她”。这十来个人轮番找黄亚莉谈话、洗脑,逼迫她转化。每天威胁、恐吓,说甚么不配合、不转化就把她判刑十一年的 重刑。邱红萍与刘××每天早上八点中来所谓给黄亚莉“上课”,灌输她们邪悟后的一套谬论。刚开始她们二人也非常伪善,“关心”黄亚莉的身体等等,当有一天黄亚莉看到她们把师父《转法轮》涂画的稀烂,责问她:谁让你把我师父的书乱画成这样的?!她立即变了脸,对黄亚莉破口大骂。

    在黄亚莉被非法关押在安陆洗脑班的十八天时间里,邪党恶徒说不转化就不许见家人。黄亚莉的七十多岁的老母在亲属的陪同下来洗脑班看她时,被宋华明等一群人强行推出门外,不让见,当她听到母亲的 声音要冲出去时,被宋华明、胡凤英等一群人死死的堵在屋里。宋华明对她母亲说黄亚莉非常“顽固“,不转化,所以不让见,转化了才给见。在高压下,她违心的妥协了,被强迫写“决裂书”,每天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每天强制写“思想汇报“,最后还被逼迫写所谓“三千言”,就是思想总结,思想认识,还必须对转化她的人、对政府、610 、国保大队等部门感恩戴德。按他们的要求认为合格了才算通过。

    在这次迫害中,黄亚莉的身心受到伤害,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那段阴影还抹不去,特别紧张、害怕,听到敲门声就害怕。这都是中共江泽民团伙害的。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晚,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黄亚丽到她住所旁边小区一个同修家串门,被正在同修家绑架同修的警察一起绑架,目前不知那个同修叫什么,只知道家住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街道水木单华(应是丹华)小区。目前,黄亚丽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看守所。与此同时,深圳法轮功学员薛爱梅失联多日,薛爱梅正是居住在桃源街道水木丹华小区,薛爱梅被绑架的细节不详,但与以上细节吻合,疑遭绑架。

    目前两位法轮功学员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区看守所(宝安九围),而非他们住宅辖区南山区的南山看守所。薛爱梅被跨区非法关押。(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

    迫害类型:
    抄家私闯民宅绑架/劫持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逼迫放弃信仰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非法关押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相关单位及个人:
    相关责任人如下(均被举报到恶人榜):
    郭子平(女):宝安区区长、党组书记、区委副书记,13392188821
    柳丹(男):宝安区政法委第一副书记、宝安区公安局局长、督察长、党委书记,13632660700
    深圳市宝安区政法委管理科:巩杰(科长)13802577088
    宝安区政法委管理科:常可欣 13824316625

    责任单位及恶人:
    武汉洗脑班 电话:027 87837027
    武汉洗脑班 电话:027 87837027
    宝安看守所 宝安看守所电话: 0755-29914510宝安区公安分局:0755-27788047深圳市国安局:0755-25404832 深圳市公安局:0755-84464050, 84465120, 82498735
    安陆市公安局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安陆市德安北路35号电话(区号:0712) 安陆市邮编:432600<p>吴波荣 公安局局长   13907296565杨光明 副局长     15307296721;13807296721沈问波 国保队长    13307293299;13907296599陈艳龙 国保中队长   13507296815周洪海 国保中队长   18995705710; 13508696991 电话:0712-5222525邹朝阳 国保教导员   13907296993 电:0712-5223938-3628;0712-5222525办 宅:0712-5236953陈旭东(女恶警)国保副教导员  15826862266;18995705711 电话:0712-5223938-3628; 0712-5222525宅:富丽小区国税家属楼南栋二单元六楼(新)陈旭东的哥哥陈安东:  13366537918陈旭东的母亲邹志兰:  13477706196 住在安棉纺织厂梅德安 国保副大队长  13971976110    电话∶0712-5222525 宅0712--5228833樊建  国保大队警察  13507296299   电话:0712-5222525陈爱清 国保大队警察顾云  (女)国保大队警察冯晓明 国保大队警察陈旭东周宏海沈问波
    安陆市610办公室 地址:安陆市碧涢路210号政府大楼,邮编432600电话:0712-5237610主任:葛本元13995875088、13611078007副主任:聂汉章13871856881 0712-52255839(宅)副主任:杨俊文1350869690聂汉章宋华明

    更新日期: 2020/7/21 9:3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