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郭洪宇(宏宇)

    简介:
    郭洪宇(宏宇)
    (Guo,Hongyu),女 ,34岁,原黑龙江省化工建设总公司工程师。因为多次为法轮大法进京上访而被单位除名。

    2000年6月23日,郭红宇家的李洪志师父的法像与书籍被公安强制掠走。郭红宇与父亲在向公安索要无果,被迫于26日在南岗分局门外一侧不影响交通及公务的情况下绝食静坐,同时递交了请愿信,以此表示对大法的忠贞,让他们交还书籍和师父法像。28日上午,他们被本地派出所带回(据说是回去商量),之后郭红宇被投送“鸭子圈”,目前已被通知要送她去劳教。

    2001年5月4日上午,给关在禁闭室这14名大法弟子强行灌食,第一个被叫出的是郭红宇,在劳教所领导和十二大队长等人的授意下,劳教所医院当班主任王燕,带领十几名男干警,在王燕的指挥下,几名干警将郭红宇强行按在铁椅子上,强行插管,把鼻腔和食管都插破了,喷出大量鲜血,身体多处被抓伤,灌完食后,还要让她继续坐铁椅子体罚。

    2001年5月24日,在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的指示下(让学员写保证书),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一次全面迫害。12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成八、九个人一组,分别被拉到男大队进行疯狂打骂、体罚,学员谢金贤(现在万家劳教所)被打昏过去用水泼醒后再打,李小燕被吊的直翻白眼扔到床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曹莲娣被恶警打残(整个右大腿外侧大腿肌肉坏死),郭宏宇、张宏、谭桂珍、李兰、林秀如、刘桂香被拖入小号,刘桂香被当时九队队长和另一男恶警扣在刑椅上拳脚相加,顿时鼻子流血不止,另外几个学员分别被男恶警拳打脚踢。

    2002年,母亲吴玉兰被共产邪党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2006年9月,郭洪宇再次被绑架,父亲郭长有的精神一下濒临崩溃边缘,卧床不起。长期对老伴的思念,对女儿的担心,使郭长有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致使他在劳教所被迫害出的严重疾病再度复发,不幸于2007年12月2日含冤离世。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郭洪宇自述遭迫害经历(部份):

    “我叫郭洪宇,曾经住在东北的一个城市。我是通过妈妈得法的。妈妈原来身体不好,有动脉硬化、胃痛、坐骨神经痛等,一九九四年李洪志老师去哈尔滨讲法传功,妈妈参加了,当时身体就好了。一九九五年五月,妈妈拿回来一本书《转法轮》,我一天多就把这本书看完。我觉得我多少年来就在等这本书。修炼后,我身心受益,每天除了干好工作,做完家务,其它的时间就是学法、背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我和父母,带着我五岁的女儿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把我们带到派出所,非法把我们关押,三天后,把我们遣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我们被强迫干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父母被当地公安分局警察抓捕,家中的大法书籍被抄走,妈妈被关进看守所,爸爸被放回。法轮大法的书籍是非常珍贵的,我就和爸爸去南岗公安分局要书。结果,我和爸爸再次被中共绑架。

    在看守所,我因为抗议迫害,开始绝食。中共的警察就给我们灌掺了浓盐的玉米面,里面掺了不明药物。我被迫躺在桌子上,狱医用一个胶皮管给我灌食,灌完食后,我上吐下泻,腹部剧烈疼痛。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由看守所被转移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每天被“包夹”,就是由两三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强迫让我放弃信仰。信仰是自由的,怎么可能强制让人放弃呢?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们十几个人晚上集体炼功,第二天,我们被警察带到吃饭的大厅。劳教所所长第一个把我叫起来,让我表态,遵守这里的规定。我平静的对所长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所长让警察把我关进小号。我被警察关进铁椅子,其他的同修有的被关进小号,有的被关进铁椅子。恶警把我们的棉衣脱下,把房间的窗户打开,冻我们。东北的二月是很寒冷的,零下二、三十度,恶警就是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待大法弟子。后来,我们还被迫站了四天三夜。

    在万家劳教所,我们的人身权利几乎被剥夺殆尽,出于对自由、生命的渴望,我们多次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几名警察将我强行按在铁椅子上,强行插管,把鼻腔和食管都插破了,流出鲜血,身体多处被抓伤,灌完食后,还要让我继续坐铁椅子体罚。最长的一次坐铁椅子是每天十多个小时,长达一个月,期间有一个星期不让我们洗漱。

    我三次被关进小号,长达六个月。小号长两米左右,宽一点五米、高三米左右,整天不见天日。在小号,如果不是修炼,是根本承受不住的。我们每天都在背法,是大法给予我们力量,我们才能在那种恶劣艰苦的环境中,正念正行的走过来。我这次被非法关押十四个月。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去安徽省黄山旅游点旅游,为了救度世人,让中国人脱离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在一个石柱上写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真相标语,被当地的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当地的看守所。我被警察关进小号。小号的水泥地上都是虫子,只有一个非常肮脏的破被子。我在这里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然后被三个人带回当地,这三个人是:六一零的一个成员、公安分局的一个警察、街道办事处的一个人。我继续向管片警察讲真相,我先生和孩子来接我,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家。

    我妈妈三次被绑架: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因为去北京上访,被中共非法关押一个月,地点是当地看守所;第二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为去户外炼功,被中共非法关进当地看守所,后来被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共关押十五个月;第三次是二零零二年五月,因为坚持修炼,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我爸爸也曾三次被绑架,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因为去北京上访,被中共非法关押一个月;第二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为去公安分局要还被警察抄走的大法书籍,被中共非法关进当地看守所,共关押一个月;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因为向海外媒体揭露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被中共绑架,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近两年。多次的关押迫害,使爸爸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再加上妈妈和我的多次被迫害关押,使爸爸精神压力很大。当我第三次在黄山被绑架的消息被爸爸知道后,他的身体和精神一下就垮下来,当时妈妈也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爸爸七十多岁了,两个亲人被关押在监狱,他悲愤难当,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爸爸在被迫害中含冤离世。

    我们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为了逃离中共迫害,我和女儿被迫飘零在海外。”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非法劳教关小号非法关押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摧残性灌食逼迫放弃信仰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坐/锁在铁椅子上罚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曾经幸福的家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郭长有在被迫害中含冤离世(图)
    揭露万家劳教所的罪恶(图)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王燕等人迫害大法弟子罪行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6928.html#chinanews0118
    2000年8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2000年7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

    责任单位及恶人:
    南岗公安分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先锋路567号,邮编150009哈尔滨市区号0451局长:谷兆民法制科科长:张耀斌单保国(南岗分局罗力的办案人)<p>哈尔滨市南岗区国保大队电话:队长室 0451-87664311教导员室 0451-87664312副队长室0451- 87664315办公室 0451-876641740451-876641750451-87664176<p>邮政派出所电话:0451-- 53644168荣市办事处武装部电话:0451--53003938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刘春刚李民刘仑周木琪(周木琴)(周木齐)(周木奇)(周目奇)李玉兰侯大梅薛红波

    更新日期: 2012/12/10 4:4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