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王洪章


    王洪章老人

    简介:
    4306、王洪章(Wang,Hongzhang),男 ,87岁,山东济南市的法轮功学员。于大寒节气后的第二天,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集权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洪章老人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劳教等严重迫害,在七十六岁高龄时还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东省监狱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出狱后,仍遭单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员的监控、骚扰。更惨无人道的是,济钢集团长期剥夺他的退休金。

    多次非法关押、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邪恶集团对法轮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王洪章老人屡遭严重迫害。济钢无视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给单位作出的重大贡献,对社会精神文明起到的表率作用,一意孤行的执行邪党的迫害政策。初期在党员强制洗脑班上,有退休干部科张××召集电视台录像人员逼迫王洪章在电视上表态放弃修炼,不放弃就动员其亲朋好友加压。

    因为王洪章曾是义务辅导员,济钢就把他作为重点监控对象。原料厂每天安排人员开车停在家门口盯梢,连续几个月。后来炼铁厂出钱雇了三个人长期监控:一个炼铁退休工负责跟踪,还有两个邻居负责监控王家的来往人员。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零年十月,王洪章老人被非法拘留多次。二零零零年十月起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王洪章老人贴真相资料,被跟踪者诬告,被济钢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劫持至济南洗脑班,他们用种种诱惑叫他转化,并威胁:不转化就送监狱,这辈子都别想回家。据悉,而济钢却给那个出卖王洪章老人一万元奖金。

    王洪章老人绝食抗议,被送至济南武警医院,没几天,历城检察院就到医院宣布所谓“逮捕”。在省武警监狱医院住了一个月后,王洪章老人被转送至历城看守所。看守所十几平方房里住了十四个人,晚上睡觉时,牢头占一米,小牢头占七十公分,剩下的只能人挤人,很多时候被挤的胸痛,醒了就很难入睡。冬天门窗都必须开着,里外一样的温度,只能穿着棉衣睡。早饭是一小份咸菜,一个馒头,一碗粥;中午和晚上都是一个馒头和一碗飘着几根青菜叶的清水汤。白天为了取暖,只能不停走动。

    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未通知家人和单位的情况下,法院秘密开庭,王洪章老人在法庭上讲真相,讲他修炼受益的过程,并指出: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无论是去天安门,还是去中南海,还是在各种环境中向人们讲真相,是宪法允许的,上访与讲真相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也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你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审判是在亵渎法律,滥用权力。

    当时已七十六岁高龄的王洪章老人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九年二月底被非法关进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狱警以减刑为诱饵,指使心狠手辣的犯人肆无忌惮的折磨他,逼他放弃信仰。刚过新年,恶警就组织多个犯人强制转化他,有的抓着他的手指头捏着笔在纸上写,有按头,有的按两个大腿,让他蹲在那儿起不来、也躺不下,一直折腾两个晚上,俩人抓着他的手让他按手印。接着几天他就喘不过气来,咳嗽很厉害,越来越严重。

    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十一组,王洪章老人被禁止与他人说话、接触,白天由两个监视,只能坐在小板凳上,不让买东西。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多,所谓“积委会主任”韩晓磊指定让王洪章老人到小号严管二十一组去,让组长陈宇磊(济南黑社会人渣)实行暴力转化。室内满墙贴的都是诽谤大法的标语,陈宇磊逼迫王洪章老人站在木板床上踩标语,老人不配合就让几个打手用手推,用脚踢,见他不动就不给他水喝,不让去厕所。第二天,纪律组长姚云霞过来劝转化,王洪章老人说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不但能健身,还能使人变的诚实善良,宽容平和。你们那么多没人性的打骂学员,你看我们学员有还手的吗?诱骗不行就又开始了暴力迫害。

    王洪章老人生前说:“先是不让喝水,夜间不让上厕所,搞了三天没达到目的;又让整天站着,晚上也不得睡觉,一睡觉就有人拳打脚踢,也是三天;最后陈宇磊伙同姚云霞选了最邪恶的几个犯人张诚、张昆、董健、陈强,还有孙奇,五人对我下了毒手。半夜将我光着脚从床上拖下来,劈头盖脸的打,将圆珠笔夹入指缝,一个人紧握我的手,另一个人转动圆珠笔,直到皮破肉烂,疼痛使我两脚乱动,被他们死死压着根本动不了。之后又把我压在床上,用拖把棍子打屁股,用木制的晒衣架打手心、脚心、小腿,疼痛使我不自觉的喊出声,我默默请师父加持,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暴徒们连续打了几次后才停下来,由两个人架着在地上拖着走,上厕所时尿出来的都是血尿,回来也不能坐,也不让睡觉。”

    “第二天还是继续狠打。组长狂言,你不写五书天天打你。我感觉心跳急速,要求上医院。陈宇磊说死了拉倒,医院出个报告是心脏猝死,直接火化,给你家八百元丧葬费就完事。我的腿肿的明亮亮的、粗粗的跟穿上靴子一样,手不能拿勺子吃饭。”

    暴徒们连续折磨五天,王洪章老人被摧残的心脏疼痛,屁股被打烂,血湿透了内裤,喘气都觉的疼痛,恶徒们看真的快不行了,才停止了行恶。但是陈宇磊并不死心,还想让一个心狠毒辣的犯人刘健在夜里整死老人,恶人陈强威胁说:你活不长了,你很快就得死了。因为法轮功学员吕振被打死震动监狱,组长张殿龙怕受连累,一直阻碍刘健行恶,这才没办成。

    经过检查发现王洪章老人的心脏早搏,两腿浮肿生命垂危,医院通知马上住院,监区阻止,八月四日,才住进了省监医院。此时老人虚弱的连被子也叠不了,洗勺子都困难。二零一零年四月回到了十一监区,被分到二十小组,和法轮功学员邵承洛(中医师)在一组。包夹李忠林经常骂王洪章老人,不给热水喝,起床也说他叠被子乱扬灰尘。

    二零一一年六月,犯人对王洪章说要服从管理,如果不服从就办你,你怕风,那就把电风扇拿到你的床前对着你吹,直到把你吹死为止。犯人也叫嚣着要弄死已经绝食四个月、体重只有九十多斤的法轮功学员邵承洛。就这样,恶徒王革新每夜用电风扇吹王洪章和邵承洛。王洪章夜里被吹得睡不着觉,当时吹得他心脏病犯了。他对邵承洛讲,他准备写遗书了。王洪章要邵承洛为他作证,等他真的死了,是被王革新用电扇吹死的。最后王洪章老人被吹得住了四个月的医院。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王洪章老人又住进了医院,到二零一二年三月下旬又出现了心跳过快,不能躺下,无法入睡的状态。医院和监狱队长们也害怕了,马上实行强保,通知济钢分局来人,当时还逼着老人写“五书”。老人以沉默表明不配合。第二天儿子把他接回了家。

    被济钢长期剥夺退休金

    刚出狱回家时,王洪章老人连站都站不住,浑身打哆嗦。经过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就恢复了健康,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而济钢恶人并没有丝毫放松对王洪章老人的迫害。

    每到节假日或敏感日,济钢不但派人上门骚扰,在楼门口还停着一辆白车,里面坐着人,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这种无人性的监控持续了大约八年,估计济钢至少花费了十几万来对付这样一个善良的老人,给老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也给家人造成的痛苦无以言表。

    企业退休人员按时领取的退休金是自己在岗时创造价值中的一部份,是晚年生活的最基本保障,属于《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保护的最基本权利。而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经济上截断”不但是非法的,更是灭绝人性的。济钢集团的恶人无视法律和道德,对王洪章夫妇肆意长期克扣和停发退休金,使其长期生活困顿、衣食无着,这种断人生路、丧尽天良的行径堪比禽兽。

    二零零零年,历城区610指使各单位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到会仙山洗脑,济钢第一炼铁厂把王洪章夫妇俩的工资卡没收了,每月只给点生活费。

    二零一一年,王洪章已经被关在山东省监狱里,济钢又把他老伴非法拘禁,再次没收了她的工资卡。

    二零一二年王洪章从监狱回家后,到单位去要工资卡,被告知判刑期间发的工资要扣回。也就是说,他的工资本来是正常下发的,济钢恶人却利用职权给没收了。从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六年,他的工资卡上都是零。

    王洪章老人多次去单位要属于自己的养老钱,最终一个月只能拿到五百元生活费。从二零一八年开始多一些了,逐渐能拿到一千九百元。没几个月,老人即撒手人寰。粗略算起来,王洪章老人被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几万。

    王洪章的老伴在迫害中离世后,照顾精神病女儿的担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女儿的精神病发作起来,就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虽已是耄耋老人,却没有生活的保障,没有家庭的温暖,加之随时随地的监控,有形无形的枷锁,这种境遇,怎能安度晚年?相信凡有点恻隐之心的人,都不会对王洪章老人的遭遇无动于衷的。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节气后的第二天,天气异常寒冷。八十七岁的王洪章老人一个星期前摔伤了腰。中午,一位友人来看望他,还给他带去了二十多块钱的包子。家中光线昏暗,空气中弥漫着怪味。看着饥饿的老人,友人心情沉重,只有多安慰鼓励他几句。没成想,这一次看似平常的探望竟成了与老人的诀别。下午,家人发现老人不知何时已停止了呼吸。

    中国传统文化中以“尊老”为美德。而在中共的治下,修心向善的老人遭遇如此不公,再次证明中共的邪恶本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惨遭冤狱酷刑、退休金被剥夺
    济钢命运由盛转衰-迫害好人葬送未来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十年冤狱九死一生-青岛老中医生控告江泽民
    曝光山东省监狱李伟、陈岩的恶行
    泉城风雨十六年(2)
    看山东省第一监狱对坏人的再利用
    中共酷刑-冻刑(上)
    济南钢铁总厂退休工程师王洪章遭受的迫害
    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由盛转衰,济南钢铁公司不思悔改搞迫害
    修大法眼疾康复-做好人遭酷刑迫害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恶徒恶行
    山东省第一监狱两年非法关押百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的残暴
    中医师在山东监狱遭多种酷刑致残(图)
    被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
    济南市大法弟子被迫害部份案例
    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非法关押数名大法弟子
    济南市公安局对七十七岁退休工程师带病批捕
    济南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的部份案例

    更新日期: 2019/9/11 17:3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