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孙丽彬


    法轮功学员孙丽彬的遗体照片

    简介:
    4324、孙丽彬(Sun,Libin),女 ,65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孙丽彬女士两次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的时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在中共持续骚扰、经济截断迫害中,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

    孙丽彬女士,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生前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前进区,退休前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总厂的总机话务员。一九九八年春天,经同事介绍,孙丽彬女士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孙丽彬女士两次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五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的时间,数次被骚扰、抄家,退休金被停涨,冤狱期间,退休金被停发,亲人蒙受经济损失和巨大的身心痛苦,上学的儿子一人艰难地生活,老父过早离世。

    孙丽彬是家中的长女,她自幼心地善良,甚是懂事和孝顺,听父母的话,成年后参加工作,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总厂的总机话务员,直至退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群体,红色恐怖,腥风血雨,连宵二十载。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心怀慈悲善念,冒危险,和平上访劝善,讲真相。这场迫害破坏了多少家庭,残害了多少世人?孙丽彬女士只是暗夜繁星中的一颗。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孙丽彬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恶警绑架后,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半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孙丽彬再去北京上访,又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遭恶警恐吓打骂,电棍电,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半月。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在勒索了孙女士家人二千元钱后释放了她。

    自此,中山派出所警察孙宜斌、云峰小区居委会人员经常去孙女士家里骚扰,惊吓不断。每逢中共邪党恐慌的敏感日,比如中共开“两会”、“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四月二十五日”、“六月四日”“七月二十日”、“十月一日”、“新年”等,当地公安警察就上门砸门骚扰。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晚近十点,孙丽彬正在家里熟睡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佳木斯市前进区中山派出所几个警察无端骚扰并一再哄骗叫给开门。孙丽彬女士一人在家,又这么晚了,就没给他们开门,几个警察见一直不给开门,也只好悻悻的离去。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孙丽彬在一家药店里讲真相,送人一张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中山派出所警察邵福祥伙同两名男警察、一名女户籍员闯进这家药店,将孙丽彬绑架拖上“110”警车,开向中山派出所。途中,警察殴打孙丽彬。

    到派出所后,恶警们就把孙丽彬绑在了铁椅子上。邵福祥强行从孙丽彬身上抢下钥匙,然后孙宜斌带领十多个警察开车到孙丽彬家里非法抄家,将其家翻得一片狼藉,法轮功书籍、讲法录音带、录像带、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还有空白彩纸、法轮功经文、录音机等被抄走。

    回到派出所后,邵福祥等恶警逼迫孙丽彬踩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孙丽彬不踩,他们就搬起她的脚踩,在挣扎中,孙丽彬的裤腿被撕开。恶警还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往椅子上塞,逼孙丽彬坐上去。孙丽彬拒不配合、挣扎,他们就把孙丽彬锁在铁椅子上,放在地中央,不让其行动。然后将孙丽彬非法关入佳木斯市看守所,后来她被东风区法院枉判四年。当年,徐永利任中山派出所所长,直接参与对孙丽彬的迫害。

    中共每一次流氓式的绑架和关押迫害,都给孙丽彬和她的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尤其是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四年,让孙丽彬领略了什么叫“人间地狱”。有这样一段顺口溜,描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怎样以卑劣残忍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骂捆绑吊,渴饿憋屎尿,牙签支眼皮,棍子捅阴道,酷刑上大挂,昏了嘴塞药,醒了接着吊……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中午十一时许,孙丽彬、董林桂、边凤兰、杨永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押到位于哈尔滨市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每个初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均被两名恶警承包实施强制转化迫害,不配合者罚蹲或送小号上刑,全天洗脑、训练。法轮功学员杨永平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王亚力用杂志书往脸上抽了十多下,后又罚蹲至下午6点多。

    法轮功学员孙丽彬当天就被七、八个恶警强行转化,不许坐着,只能蹲着。随后恶徒吴艳杰、王亚丽等逼迫孙丽彬写四书,孙女士不写,这俩恶徒轮流打孙女士的嘴巴子,从中午一直打到半夜。恶警狱长丛新见孙丽彬不转化,下令把孙丽彬关入小号,不让孙丽彬穿外衣,就穿线衣线裤,坐了三天三夜的铁板凳,手和脚都被扣上,三个刑事犯看管,那时孙丽彬正赶上来月经,吃的是玉米粥。

    三天后,恶警把孙丽彬用手铐铐在冰冷铺板的铁环上,铐了七天。

    十四日,监狱恶警王亚丽指使犯人折磨孙丽彬、董林贵等八名法轮功学员,逼走鸭子步、蹲下蹦、罚站,在太阳下曝晒。迫害直到半夜十一、二点,才让法轮功学员戴着背铐睡在三楼办公室冰冷的水泥地上。这样的迫害持续十多天,孙丽彬女士的两脚大拇指指甲走掉了。

    九月二十六日,孙丽彬被转送到八中队(后来改为一监区二中队)。无论在哪都由刑事犯轮班监控,一天二十四小时做监控记录。

    二零零三年一月,因孙丽彬不蹲报点名,被恶犯王圆圆狠揪头发往床上撞,头发被揪下了一地。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的一天,孙丽彬去水房洗漱,恶徒李翠玲找茬嫌她洗漱时间长了,殴打她。

    二零零四年,监狱恶警利用刑事犯以“不报数”、“不蹲”为借口,强行用:摁、踢、踹、打、拖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孙丽彬等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犯人“严管”、“严码”,每天十四个小时。

    监狱恶警动不动以“不服管”为由,强行隔离,由刑事犯单独“监管”法轮功学员,把使用械具的权力交给犯人,任由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使用吊铐等各种酷刑加以摧残。二零零五四月份,对孙丽彬、王玉芹、张静等人均以吊铐、戴双铐等监管。

    二零零五年一月,恶徒孙秀云监控孙丽彬,打孙丽彬嘴巴子、揪头发。恶徒侯丽萍从楼梯将孙丽彬一脚踢滚到楼梯下边。

    五月二十四日,孙丽彬被送到后院包夹迫害,由两名刑事犯看管。双手戴上铐子扣在床头上。

    二零零六年初,狱警夏凤英、吕翠君又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次不间断的暴力虐待一直持续到六月份都没停止。一月九日这天,恶警夏凤英、吕翠君带领数十名车间的刑事犯跑回到监室,急匆匆的奔上楼,恶警吕翠君在一旁喊着:“快、快跟上,跑步上楼。”一个犯人说跟不上,吕翠君大声呵斥道:“少废话!”

    冲到监舍后,四、五个犯人强行给一名法轮功学员穿号服,连打带拽的。这次被迫害最严重的是法轮功学员孙丽彬。以李艳平为首的十几个刑事犯冲上来,先是把孙丽彬一阵毒打,拳打脚踢。然后把她摔按在地上,犯人李艳平又上来抓她头发把她脑袋往地上撞,当时头就被撞出了包。李艳平一拳猛打在孙丽彬的左眼下,当时就青肿起来,脸部肿变形了,致使孙丽彬头晕、迷糊、恶心、全身疼痛。当时打孙丽彬的犯人太多,把孙丽彬埋压在底下,都看不到了。恶警王亚南和张文亚就在跟前看着,不制止。

    孙丽彬被打的脸变了形,满头都是肿包,血压升到170至180,脑袋发晕,浑身疼痛,十多天不能下床。同日,犯人李艳平双手狠狠按在法轮功学员王艳波的前胸上,全身重量压在王艳波前胸上,致使她上不来气,后又朝她的腿上狠狠的打,腿上多处有青紫块。王艳波还被刑事犯从二层铺上拽到地上摔伤。过后王艳波一直感觉胸闷、胸痛。法轮功学员肖淑珍被刑事犯骑在身上用衣服抽,又揪头发往门框上撞……

    尽管面对如此残酷的迫害,孙丽彬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维护自己的权利。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是所谓的法律日,说是可以递给律师控告信。孙丽彬也写出了揭露迫害的起诉信交给狱警。法轮功学员们写的十多封控告信,三月三日被发现在狱警办公桌上。

    参与迫害的有恶警夏凤英、吕翠君、王亚南、张文亚。犯人有:李艳平、李丽、张秀圆、满运月、陆红、张秀玉。

    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好人,与这些犯人无怨无仇,她们为什么这么狠毒呢?原来是监狱利用“五联保”制度监管法轮功学员,所谓“五联保”实质是四个刑事犯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有监控笔录,狱警还要在监控笔录上签字。

    五个人一组互相牵制形成一种连作形式,如一人有错,其他人也将同样受惩罚。狱警一旦施加压力或者扣“五联保”的分,犯人们就将仇恨集中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在七监区四名刑事犯当着副监区长崔红梅的面将法轮功学员从二层床上抬起来扔在水泥地上,险些摔死。可是狱警不但没处理犯人,反而给他们评上“先进积极分子”。其中当时表现最恶毒的犯人有李艳平、张秀圆、李丽、陆红、满运月等。

    在毒打法轮功学员孙丽彬时,狱警王亚南和张文亚都在场,她们不但不制止,还在一旁给犯人助长邪恶气焰。犯人们为了表现自己,都格外卖力气。监狱本是关押坏人的地方,而今却成为专门迫害好人的黑窝,犯人在这里不可能学会改过自新,只会越学越坏。

    孙丽彬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四年的残酷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才被刑满释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马春利女士遭佳东派出所孙雷等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孙丽彬女士等法轮功学员继续照顾在马春利兒子赵鑫。赵鑫几次去哈尔滨,都没能见到妈妈。不久传出消息说,马春利女士在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旧症复发,身体瘫痪不能自理。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桂英、孙丽彬、卢志英、张淑英等陪同赵鑫一起去到佳东派出所说明情况,要求释放马春利。但是,很快传出消息说,陆续进到派出所里面的所有人,包括赵鑫、赵桂英、孙丽彬、卢志英、张淑英,已经被佳东派出所强制扣留,非法拘禁。过程中,警察郑庆成一把抓住孙丽彬女士,用力的往墙上撞,其他警察蜂拥而上恶狠狠地将五人推到所长办公室中,强迫她们坐下。警察陆景龙和刘德慧气急败坏的对赵鑫大打出手,孩子的脖子被打出了两条很深的血印。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呕吐了。赵鑫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跑出了派出所。孙丽彬、赵桂英、卢志英和张淑英等四人被劫持到妇婴医院进行所谓的“体检”后,被送往佳木斯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孙丽彬女士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后,佳木斯市东风区法院、东风区检察院、东风区公安分局和佳东派出所互相勾结,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庭审孙丽彬,对其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期间,东风区法院使用离间手段,迫使孙丽彬同意辞退北京律师,而后在收了孙丽彬家人好处后,仍非法判刑三年半,回过头,又跟家人说是因为他们努力做工作,才判三年半的,否则一定要重判的。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早四点(中国黄历小年),正当人们沉浸在喜迎新年到来的欢庆之际时,孙丽彬女士被第二次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主要迫害者徐永利因其迫害法轮功积极而升职,在其任中山派出所所长之职时,曾迫害过孙丽彬女士,将孙丽彬非法判刑四年。孙丽彬女士两次被非法判刑,徐永利都是主要迫害者。

    孙丽彬女士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攻坚队),狱警迫害采用的手段是精神欺骗、恐吓和体罚,每天早上五点半开始,强迫法轮功学员们在指定地点码坐到晚上九点半。孙丽彬女士拒绝监狱邪恶的命令和要求,每天都被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遭强制洗脑。晚饭后,所谓的“帮教”就开始“哇哇”地念歪曲法轮功的邪说,直到点名为止。法轮功学员没有说话的权利,一说话就被呵斥。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孙丽彬被劫持到“顽固队”,在那儿,不再被强迫“转化”,却也让人身心备受折磨。法轮功学员们被要求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连洗漱、吃饭、上厕所,“包夹”都一步不离地监控着,其余的时间全是被强迫码坐在小凳上迫害,小凳上不让放坐垫。由于长期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双重折磨,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起,孙女士开始发高烧三十八度多,持续了一个星期。接着孙女士就腿疼不能走路了,仍照样被强迫码坐。这样反复被折磨了十三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孙丽彬被劫持到监狱六监区,迫害十四个月后,二零一三年五月份,孙丽彬开始出现严重的咳嗽现象,狱警带她去监狱医院检查身体。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孙丽彬女士被正式隔离关押到监狱医院传染病房。监狱医院医生说孙丽彬是双肺空洞结核。狱警指派包夹犯人李贵杰看着孙丽彬,李没事找事地经常对孙丽彬大喊大叫。孙丽彬的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当局拒绝。

    再一次身陷囹圄,再一次失去自由。监狱里持续的暴力“转化”,酷刑迫害,悲伤愤懑的孙丽彬曾说她快要疯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监狱医院传染病房被隔离关押七个多月的孙丽彬女士,熬到了期满出狱。当日佳木斯市政法委、公安不法人员也到监狱接人。在众亲属锲而不舍的努力下,孙丽彬女士最终和亲人一起安全回到家中。详见文章《孙丽彬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致双肺空洞结核》。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建三江农垦法院在前进镇法庭非法庭审“建三江事件”当事人中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孙丽彬女士欲去旁听。早六点多,她坐火车到前进镇火车站下车,在出站口遭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禁在当地公安局,没吃没喝。直到下午三点多,很多警察才把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火车站,强行遣返。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山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打电话和上门骚扰孙丽彬女士。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建三江农垦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前,又有人到孙丽彬家骚扰。

    孙丽彬女士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的被绑架,恶警抄家,导致孙女士的父亲病倒,瘫痪在床,再也没起来,离世前,也没能见到长女。孙丽彬女士的儿子,人品和学习成绩都是一流的,高校毕业后,原本能留校的,校方得知其母是法轮功学员,迫于形势的压力,没把机会给他。孙丽彬的儿子已经进入而立之年,正与女朋友准备完婚的时候,听到妈妈又遭绑架的消息,女方知道后,与他分手。

    孙丽彬女士第二次遭绑架,她的家人被佳木斯市东风区公安分局勒索二千元钱;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她的家人被勒索数千元钱。她的家人一直去佳东派出所要人,经常去省城监狱探望她,花费了不少钱财。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期间,孙丽彬的退休金被停发、停涨。截至二零一八年,孙丽彬的退休金每月才一千六百五十元,年龄相仿者,大多退休金在二千五百元左右,损失至少七万元。

    二零一五年五月, 孙丽彬女士依法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门提出控告,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迫害者的法律及刑事责任;责令被告对因其行为而受到各种非法处罚的公民公开道歉,赔偿受害公民的精神和经济损失。

    孙丽彬在控告书中指出:“江泽民在职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在他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指令下,给我们中华民族带来最大的浩劫,给我们一家人肉体、精神、经济上带来很大损害。”

    她根据自己受害的事实,指控被控告人江泽民罪行如下: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犯故意伤害罪;犯非法搜查罪;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犯滥用职权罪;犯酷刑罪;犯绑架罪;犯非法拘禁罪;犯抢劫罪;犯侵占罪;犯敲诈勒索罪;犯污蔑诽谤罪;犯扰乱公共秩序罪等。

    孙丽彬大篇幅陈述所遭受的暴力侵害,曝光出公检法监狱部门的枉法。详见《两次遭非法判刑 佳木斯市孙丽彬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三年年末,冤狱期满回家后的孙丽彬女士,经常喘不上来气儿。但她渴望着活下去,她还有好多该做的事要做,好多愿望要实现。

    有一天,孙丽彬得知有位年近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将要送到看守所时,她拿起电话,就给派出所的主管领导讲:迫害法轮功对你不好,赶紧把人放了。主管领导回答:我说了不算。孙丽彬继续劝说:脑袋长在你身上,在你能做主时,把人放了。该领导在医院里跟医生说:这老太太(指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就一个人,身体不好,给她写的严重点。到了看守所,该领导又说:这老太太身体不好。看守所说,那你送来干啥,没收。该领导就把老太太送回家了。

    孙丽彬女士知道了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也同时为这个警察没做坏事,善待法轮功学员而高兴了好几天。

    “又难受了,上身一圈扎的很紧很紧,喘不上气,一宿没睡”,熬过来之后,孙丽彬女士常这样诉说,表情淡淡的。在监狱被迫害致肺部出现严重问题,出狱回家过了五年。去世的前一天,家人带孙女士去医院检查,拍完片子,医生告知:肺烂没了,不用住院,回家准备后事吧。

    孙丽彬女士离世前一周的正月二十一,是她最后一个生日,见到她的人说:她面色晦暗,身体干瘦,嗓子嘶哑,说话声音微弱,脚肿,上厕所需要搀扶,臀下有两个褥疮,家人就用枕头给她身下垫的高一点。她在卧室里,一直得穿着棉衣棉裤,家人在她的床头,点着一个暖风,其它的房间依然冰冷。

    东北的寒冬,室外温度低到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暖气没供热,是因没交费,都好几年没交热化费了。交不起热化费是邪党的迫害,经济几乎截断,加之孙丽彬女士身体被迫害得已经没有了正常的劳动能力。

    一直在坚持着,直至耗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凌晨三点多,孙丽彬女士在自家的寒屋中含冤离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七年半冤狱-黑龙江佳木斯市孙丽彬被迫害离世(图)
    孙丽彬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致双肺空洞结核
    警察造伪证-公诉人逃庭-法官欺骗签字
    多名法轮功学员自述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遭遇
    佳木斯市芦志英和丈夫贺显良遭受的迫害
    帮朋友孩子要妈妈-孙丽彬再陷冤狱(图)
    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绑架多名老妇人
    佳木斯市恶警徐永利犯罪事实
    孙丽彬老母亲的悲愤心声:还我女儿(图)
    乐于助人的孙阿姨再次身陷囹圄
    妈妈,您和阿姨们何时能回家? - 十八岁赵鑫的最大心愿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孙丽彬罪行
    佳木斯市部份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
    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概述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事实(九)

    相关单位及个人:
    参与的有佳木斯前进区中山派出所所长官天印,副所长孙义滨:警号052695、办0454-8782593、0454-6533222,包片警察曹玉龙:手机13836607031。
    参与迫害的有恶警夏凤英、吕翠君、王亚南、张文亚。犯人有:李艳平、李丽、张秀圆、满运月、陆红、张秀玉。

    更新日期: 2019/9/11 16: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