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晓杰

简介:
4342、 张晓杰(Zhang,Xiaojie), 女 , 51岁 , 秦皇岛市高级技师学院讲师、法轮功学员张晓杰女士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五年,期间遭到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时出现卵巢癌,出狱后,失去工作,病情恶化,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离开人世。

张晓杰女士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由于教学成绩显著,曾连续多年被评为模范教师,深受同事好评、学生喜爱。

一、遭蹲坑绑架、抢劫百万现金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傍晚,张晓杰从住处下楼去吃饭,秦皇岛市国保大队蹲坑的警察突然窜出,强扭她的胳膊,把她摔倒在地绑架。

警察从她身上抢走钥匙,上楼对她家非法抄家,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法轮大法书籍、437100元写有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与615067元现金、一大包黄金、铂金等首饰、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手机、名下的两辆车(一辆是奥德赛,一辆QQ)、房本、身份证、存折、银行卡等等都被掠走。

当天,秦皇岛市公安国安运用监视网络、窃听电话、跟踪定位等特务手段,伙同海港分局在山海关万家收费站劫车绑架了廉宝昌、张鑫钢、高纪红、李学颖、王勇、金彩凤、房红霞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并于当晚分别撬坏门锁闯入室内绑架张晓杰、庞舒月、王欣、李丽丽、叶淑霞、王永珍、赵国华、孙国中、张淑珍、薄长城等十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掠夺大量贵重财物,共抢走现金一百七十万元左右,包括七辆私家车,然后把十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第一看守所。

二、在看守所被戴刑具、喷辣椒水、打耳光、浇冷水等折磨

随后张晓杰被非法关押到秦皇岛市看守所,看守所的条件很差,二十几个人挤在一个监舍里,早晨八点左右停水,晚上六、七点钟给水,上厕所都受限制,伙食极差,每天早晚是一个小馒头、一碗玉米面儿粥;中午是两个馒头,白水煮菜汤,偶尔飘着点油腥。

除了要面对这些刻薄的生存条件,张晓杰还要面对更大精神上的压力和迫害。刚被关进看守所时,恶警胡伟教唆犯人给她“洗冷水澡”,当时不断有人把整盆的冷水浇在她的身上,此外还对她脸上喷辣椒水,胡伟借口张晓杰不向她喊“管教好”打她耳光。
因为遭到这样的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上午,张晓杰的律师到看守所找到所长李某,向他投诉恶警胡伟殴打与虐待张晓杰的严重违法行为,李某说:我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这事儿得调查。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秦皇岛市看守所的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给所有在押人员发生活调查问卷,问卷上面有一条大致就是有没有被虐待、体罚,张晓杰如实填写了问卷,胡伟看到后非常生气,恶意报复,把张晓杰的手脚都戴上刑具(手铐脚镣一体,手铐脚镣之间被很粗的铁链连接着)长达半个月,刑具有几十斤重,时间一长手腕、脚腕都会被磨出血,戴着这样的刑具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号长(注:监舍里被关押人的头儿)对张晓杰大声喊骂,被看守所恶警马梅听到,不由分说把张晓杰拉出去就喷辣椒水,一天之内喷了几次。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张晓杰从法院出庭回来,恶警马梅又因为张晓杰没向她喊报告与问好,又欲迫害张晓杰。正好这时律师要来见张晓杰,马梅才没动手,但恶狠狠地说:等你回来我再收拾你。等张晓杰会见结束回去后,马梅又向张晓杰喷辣椒水。

五月二十三日,张晓杰的律师到看守所找到当日值班的所长田某(女,警号95457),代张晓杰向所长投诉马梅的恶行,并指出这种对在押人员的肉体折磨是违法犯罪。田某不以为然地说:我认为这不是违法犯罪,这不是酷刑。并对张晓杰律师的投诉不予理睬。

三、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份,秦皇岛海港区法院陆续非法开庭审判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张晓杰、廉宝昌、庞舒月、叶淑霞等家人都为他们聘请了北京、广州等地维护正义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开庭时律师都有理有据从多个角度做了有力的辩护:法律规定人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普世皆然。法律只能管人的行为,而不能限制人的思想。法轮功在世界各国弘传,没有任何政府阻止反对。至今中国现行的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认定法轮功是违法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危害社会的违法行为。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传播法轮功真相是合法的。

同时律师指出公安机关刑讯逼供、非法取证、利用职权掠夺十万元现金的犯罪行径,提出公诉机关指控法轮功学员的罪名不能成立,应当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九月,秦皇岛海港区法院非法宣判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廉宝昌七年;张晓杰五年;庞舒月四年半;李学颖、化智凯四年;高纪红两年半;王欣、李丽丽、叶淑霞、张淑珍等人一年零八个月。同时非法判决在张晓杰家里抄走的437100元法轮功真相币与615067元现金全部没收;在庞舒月家里抄走的85380元法轮功真相币与156773元现金全部没收;在王欣、李丽丽、叶淑霞等七位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里抄走的47976元法轮功真相币与121236元现金全部没收;廉宝昌随身携带的14862元真相币及4387元现金、张鑫钢包里的11190元真相币、王勇包里的8750元真相币全部没收。合计现金1502721元。(注:所有金额来自判决书,实际总金额为一百七十万元左右,二十多万元现金被办案机关贪污)

判决书上居然滥用职权、不可理喻地写道:“依法没收准备印制法轮功反动宣传内容的人民币897463元”。什么叫“准备印制”?人民币是公民的私有财产。秦皇岛公检法串通一气,歪曲法律,妄图非法占有属于法轮功学员的巨额财物、家产,拒不归还,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七十条的规定,构成了侵占罪。

四、在河北女子监狱被强制转化

二零一四年年底,张晓杰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第十三监区。第十三监区原来主要是关押未成年犯人,法轮功被迫害后,这里成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监区里有南北两排监舍,南面的一排是宿舍,北面的一排都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用的所谓“学习室”。通常一个 “学习室”里,有一名要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名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帮教”,两名到三名协助转化的普犯(监狱称包夹)组成,也就是说,每名法轮功学员都有三到四名专门负责强制转化她的人员。

下面是张晓杰从监狱回家后,回忆的被强制转化期间遭受的部份迫害经历。

(一)被迫超长时间“学习”。张晓杰每天早晨五点就被叫醒,强行由宿舍带到“学习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或者是十二点才被允许回监舍,长达十九个小时的时间里,白天一直是帮教讲污蔑法轮功的内容和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晚上回监舍休息后,张晓杰也被看着,不让休息、睡觉,看她们让看的书,学习她们的东西。

(二)变相体罚。监狱法规定:不允许体罚和变相体罚,实际上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时根本不管这些。每天在“学习室”的十九个小时里,帮教或包夹不让变换姿势,如果早上选择站着,就全天站着,如果早上选择坐着就要全天坐着,导致腿、脚浮肿,不但如此,上厕所都要被限制,不能想上厕所就上厕所。

(三)被强制按手印。被强制转化期间,张晓杰经常被帮教谩骂污辱,有一段时间,每天她们把写好的“悔过书”或者骂法轮功创始人的、骂法轮功的纸张拿来,让张晓杰签字,按手印,不按,就叫来其它“学习室”的包夹、帮教,四、五个人一起把张晓杰打翻在地,揪头发,拽胳膊,骑在张晓杰身上,脚踩住张晓杰的手,强行让张晓杰按手印。每天二次,持续多日。

每个“学习室”都有监控,但是正对着狱警值班室的谈话室里却没有监控,那段时间,对张晓杰的非人折磨都是在谈话室里秘密进行的。

(四)严重睡眠不足。每天早晨五点就被叫醒,晚上十二点才睡,有时甚至凌晨一点才睡,仅四、五个小时的睡眠里,床边还有一个专门的人轮班坐小板凳上看着张晓杰,以打呼噜为由,拽醒张晓杰,长时间这样导致睡眠严重不足。

(五)不让洗漱。张晓杰洗脸、刷牙的权利都没有,得包夹请示教导员才能决定当天让不让洗漱,洗脚、洗下身、洗澡是更不可能的事了,手指甲让剪,脚指甲却不让剪,导致脚指甲很长。长期不让洗漱,身上气味难闻,同监舍的其他的服刑人员就谩骂、污辱张晓杰,每天被包夹、帮教谩骂,还要被同监舍的人谩骂,十三监区就是给法轮功学员制造一个完全没有人尊严的环境。

(六)不让购物,保管个人物品的权利被剥夺。被强制洗脑转化期间,张晓杰被强迫不能购买任何生活用品,包括卫生纸,这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是极其不人道的。此外,张晓杰私人物品全部被包夹看管,不能自己支配,包夹却可以随意使用,导致仅有的一点物资被别人强占或调换,枕头、晒衣架、洗发水等物品都被调换,新的枕头被换成又脏又旧的,新洗发水被换成要过期的。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不算什么,但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下,又不允许购买日用品的情况下,这些生活用品显得十分珍贵。

(七)断绝与外界的沟通。在被洗脑转化期间,不让张晓杰见家属,不能给亲人打电话,也不允许张晓杰和其他的服刑人员接触、说话,每天24小时被监控,在“学习室”,包夹监控张晓杰,电子监控着张晓杰和包夹,包夹稍有同情心放松监管,就遭来狱警队长的呵斥,甚至被罚,这也导致包夹不遗余力的虐待张晓杰。晚上睡觉时,也是有专人轮班坐小板凳上看着张晓杰,上厕所,都看着。

(八)奖励包夹、帮教加码虐待法轮功学员

监狱的其他服刑人员都要从事繁重的生产劳动,就是未成年人也不例外,但是如果当上包夹、帮教,就可以不用去车间干活,全脱产地转化法轮功学员,这一点刺激许多服刑人员想当包夹和帮教,当了包夹和帮教的为了向狱警表忠心,加码虐待法轮功学员。狱警又把转化率和包夹、帮教的减刑挂钩,她们为了眼前的利益,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就更不择手段了。

十三监区设了多个控告箱,其实都是摆设。张晓杰全天二十四小时被监控,根本写不了控告信,靠近控告箱。

五、艰难的维权

长期的高压迫害,让张晓杰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大约在二零一八年初,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八监区时,她发现了肚子里面长出了瘤,而且越来越大,等到六月份回家时,已经象一个小锅一样扣在肚子上面了。

回家后,张晓杰已经被单位非法开除,没有生活来源,养老保险也不予办理,家中贵重的财物都被掠走了,她便开始了艰难的索要自己合法财物和办理保险被推向社会后繁琐手续的过程。

夏天顶着烈日,她一次次骑着电车到秦皇岛海港区国保大队,楼都不许上,她一等就是半天,谁也见不到,无功而返,她锲而不舍隔天再来。她写了“致秦皇岛海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邢保民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陈述自己无罪,摆出许多法律条文,说明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并控诉警察在抓捕过程中的违法行为,同时讲述当前时局政策,善意规劝其不要再助纣为虐。见不到人,就把信放到门卫转送。同时去邮局邮寄挂号信给邢保民。又递交给信访部门,直至公安分局局长,后来知道,他们都已收到,并对他们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最终促成多部车辆、首饰等物品被要回来。但是掠走的法轮大法书籍、437100元法轮功真相币与615067元现金、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手机都未归还。

在此期间无数次的奔波、对峙、被驱赶,张晓杰身心一直处于高度疲惫状态,心理压力很大,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病情恶化,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在山海关医院查出为卵巢癌扩散,浑身疼痛,彻夜难眠,在痛苦的煎熬中,于八月二十四日离世。距其从监狱出来仅一年零两个月。

迫害类型: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2018-2021年30位大陆教师被迫害离世
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国保大队付晓兵被举报
2019年被中共迫害的社会精英人士
近百名法轮功学员2019年被迫害离世
秦皇岛优秀讲师张晓杰被迫害离世
徐秀娟在秦皇岛看守所遭狱警毒打
秦皇岛57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秦皇岛30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累累罪恶
河北秦皇岛张晓杰、李学颖遭迫害近况
冤判四年半 庞舒月律师遭秦皇岛看守所迫害
河北秦皇岛25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中共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房东
秦皇岛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百万现金被掠
河北秦皇岛看守所再次折磨女教师
秦皇岛看守所奴工产品:“康师傅”与“稻香村”糕点包装盒(图)
秦皇岛16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逾一年
秦皇岛看守所酷刑折磨张晓杰 所长竟称不犯法
面临第三次非法开庭 优秀教师狱中被喷辣椒水
如实回答看守所生活调查问卷 讲师手脚被铐半个月
河北秦皇岛18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责任单位及恶人:

更新日期: 2021年9月13日 11: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