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林

    简介:
    4569、张林(Zhang,Lin),女 ,74岁,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法轮功学员。2005年被非法判刑四年,遭药物迫害,于2020年3月20日含冤离世。

    胡秉清、张林,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79岁的胡秉清,2001年被非法劳教两年;2005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张林2001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5年被非法判刑四年,遭药物迫害,于2020年3月20日含冤离世。

    张林生前口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张林,女,澜沧县食品厂退休工人,家住澜沧县兽医站,1997年7月有幸得法修炼。1999年“720”后,因我坚信大法不放弃修炼,2001年6月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非法劳教一年零五个月,9月被送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在劳教期间被强制做奴工,超负荷作业,晚上睡觉不让挂蚊帐,让蚊虫叮咬迫害。我没病硬说我有病,强迫吃药,不吃就强喂,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05年1月10日,610操控县国保警察把我和我丈夫同时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关押期间,我被迫害的出现缺氧、呼吸困难,送县医院治疗。在医院治疗时,县610办公室主任叶世荣借口说我要撞墙,打电话把我女婿从拉巴乡小学叫回来,拿给他两颗药,要他亲眼看着我把药吃下,否则,就不让他回去上课。由于自己放不下情,不想连累儿女,就把药吃了。吃药后,很快我就出现意识不清,发抖,全身无力,行走困难。这时我才明白,他们在借机用药物害我。

    同年9月,我和我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丈夫送去昆明男一监关押迫害,我送昆明女二监狱迫害。在监狱,狱警指使女犯对我拳打脚踢,长时间坐小板凳,关小号,在身上乱扎针,抽血,不让上厕所,强行灌药。有一次,我只有点轻微感冒症状,狱警指使几个女犯,把我安在床上,一个西双版纳大块头的女贩毒犯,一手卡住我的脖子,用膝盖和全身力气跪在我胸口上暴力喂药。药喂下去后,我就喘不上气来,窒息了一阵子才喘过气来。

    2007年7月,“我只咳了几声咳”,狱警指使几个女犯,强行把我拉去监狱医院迫害,狱医给我打了一针不知名的针水,几秒钟后,我就不省人事,没有了呼吸、没有心跳,量不到血压。他们急忙用车把我拉去云大医院抢救,到了云大门口,车子驶过减速坎时,我的脑袋被重重的颠了一下,这时我才苏醒过来。

    他们把我迫害到生命垂危,又怕承担责任,就逼我写了转化书,监狱打电话通知家人把我接回了家。回到家,我脸浮肿,记忆力衰退,以往熟悉的街道都记不清。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有很大恢复。但是,由于药物对我已造成严重伤害,身体一直都没有完全恢复。肌肉逐渐萎缩,体重减轻,视力模糊,记忆力越来越差,看书时明明认识的字,眼睛看着字,脑子却反应不上来。有时神志不清,突然失去知觉,昏睡很长时间,苏醒后失去记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全身无力,膝盖软的站不起来,食欲很差,每顿只能吃一小点。随着时间推移,状态越来越严重,昏迷次数越来越多,有时昏倒在客厅,有时昏倒在卫生间。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云南澜沧拉祜族自治县胡秉清、张林夫妇遭受的迫害
    云南风雨十二年-三-
    再揭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罪恶
    云南普洱市、澜沧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纪实

    更新日期: 2020/10/17 5: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