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亚琴

简介:
4604、 张亚琴(Zhang,Yaqin), 女 , 65岁 , 湖南湘潭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单位领导接到长沙女子监狱打电话来告知说张亚琴死了,要家人去善后等等。

张亚琴的丈夫接到这一消息,十分悲愤,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张亚琴今年65岁,是湖南有色冶金二总队家属,修炼法轮大法多年,身体健康。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在湖潭市芙蓉路口农贸市场讲真相时,遭湘潭市岳塘区宝塔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关押构陷,被湘潭市公检法机关合谋非法判刑三年,在未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送入湖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

张亚琴被劫持在湖南女子监狱高度戒备区强行洗脑转化,监狱从不让家人探视,称不转化就不让见,并对家人进行欺骗,恐吓,威胁和监控。在狱中,张亚琴拒绝所谓的“转化”,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此遭受各种酷刑迫害,折磨,摧残,原本身体健康、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的她,被迫害成皮包骨,整个人全部脱相。

这是张亚琴第二次遭冤狱迫害。第一次被诬判三年半,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也被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得九死一生。被非法关押期间,张亚琴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包括电棍电击、“背弓箭”、长时间站桩、长时间剥夺睡眠、包夹监控强行安排繁重的生产劳动、坐“老虎凳”、注射不明药物等。

在中共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二十一年来,张亚琴除了遭受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之外,还长期被邪恶机构指派他人跟踪监视,使其每天过着没有任何自由的非人的高压恐怖的生活。其湘潭二总队住宅被非法侵入16次;株洲其哥哥家被非法搜查两次;宁远县娘家被非法搜查骚扰三次。

张亚琴自一九九六年十二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多种疾病缠身,有胃炎、食道炎、风湿、心脏病、头疼、头晕、身体寒冷、出冷汗、全身无力等诸多症状。但在走入修炼后仅仅半年时间,奇迹般地身体全部痊愈,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同时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升华。

一、屡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但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疯狂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极端邪恶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打死,甚至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张亚琴的家庭也像其他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历经重重魔难,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她被绑架11次,其中非法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七次,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年,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三年,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关押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关押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屋子里拘禁八小时,北京湘潭驻京办事处拘禁72小时。

张亚琴丈夫也被绑架五次,非法四次,被关押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一年六个月,北京拘禁八小时,北京湘潭驻京办拘禁72小时。女儿也被株连当成人质挟持,经常被骚扰施压、给她带来了严重的创伤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其母亲在迫害的高压下造成她独自一人孤苦伶仃,在各种精神打击之下历尽磨难最后含冤逝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张亚琴和丈夫由于自身修炼受益无穷,想通过上访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到北京和平上访讨个公道,但遭到绑架,她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其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七月四日,两人一起被当地工作人员挟持回到湘潭,被非法行政拘留45天。出来后,丈夫被恶意停发两年的退休金,另加罚款一万元(作为单位和派出所到北京挟持回湘潭的差旅费),以及北京被非法搜身时,抢走的1700元现金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二年过年期间,张亚琴全家带着其母亲到哥哥家过年,夫妇两人在株洲又遭绑架,在株洲市铜塘湾派出所做笔录时,恶警使用刑讯逼供的野蛮手段,暴力殴打其丈夫,下午带到株洲市石峰区分局,湘潭方面也来了人,在分局审讯室再次使用暴力毒打其丈夫,并打成内伤,中午他们到其哥哥家抄家搜查,没有找到任何法轮功书籍资料等,就把张亚琴的女儿和姐姐(也是法轮功学员)挟持至石峰区分局逼迫她俩作伪供,关押她俩达20个小时,勒索其哥哥一百元饭钱,于二月九日上午把张亚琴夫妇带到株洲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严重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刑讯逼供罪、非法拘禁罪、绑架罪,非法侵入居民住宅罪。

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也是邪党两会期间,由于张亚琴的母亲年老生活起居不便,就把其母亲接来家里照顾约一个多月时间,期间湘潭市610办、公检法谋划绑架,在住宅旁每天设岗、设点,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多,张亚琴刚下楼去扔垃圾,被二总队龙平春看到,他立刻通知派出所将张亚琴绑架至伍家花园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关押一个月,期间遭受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和摧残。

在出洗脑班的当天上午,610办主任许服民找张亚琴打听其丈夫的去向,并承诺不会干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由于当时怕610到老家去搞破坏,下午从洗脑班出来后,张亚琴电话联系丈夫,第二天丈夫返回湘潭,没过多久,610办和国保大队出尔反尔,违背刚刚许下的不骚扰其丈夫的承诺,由国保队长宴卓钦亲自带领公检法18人到张亚琴家强行非法搜查,最后没有搜查到任何法轮功的书籍等,气急败坏的恶人没有找到直接证据,就制造所谓的迫害理由,就把家中相册中的照片拿走,并从电脑上下载几张大法弟子弘法时的照片,以此为借口使用暴力把张亚琴丈夫的双手挽在后背铐上了手铐,当时手铐带的很紧,使其丈夫的手臂马上肿了起来,并把他强行带走,非法劳教其丈夫一年零六个月。

张亚琴的丈夫所在单位从当月起非法扣押丈夫退休金,由于张亚琴母女无工作收入,也等于从经济上截断她和女儿的生活来源,后来她们多方走访劝善才继续发放生活费,并扣除2998元作为他们的办案经费,在搜查住宅时掠走1500元,使其母女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二零零五年元旦下午六点钟,张亚琴接到娘家打来的电话,说其母亲摔倒在地几乎不省人事,第二天,她急忙赶回娘家照顾母亲,不到三天时间,二总队何春江跟踪至此,正好看到她给母亲换尿片并清洗身上褥疮,给伤口换药等情景,不便把其押走,随后就把她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到当地派出所报告,并在娘家住宅设点监视,并且白天晚上随时随地电话骚扰或者上门骚扰,抢走法轮功书籍14本,搞得娘家鸡犬不宁,尤其是深夜,老人家好不容易睡着,就被骚扰的电话铃声吵醒,就是在其母亲病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把她绑架至湘潭市拘留所关押15天,使其母亲在生病的同时蒙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在这种惊吓中含冤而死。

二、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张亚琴被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后释放出来不久,二零零八年二月底至三月初,湘潭市610、政法委、国安、公安对湘潭市法轮大法修炼者非法抓捕,九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遭到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下午,湘潭市610、公安、国安的恶警伙同张亚琴单位的恶人埋伏在她家小区院内,趁她出门强行把她绑架到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拘禁一夜后又将她绑架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因张亚琴出现高血压症状,监狱怕出事才放她回来,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办了取保候审。

之后几个月湘潭市610、法院、检察院、恶警不断骚扰恐吓张亚琴及她家人。这些人经常到张亚琴女儿工作单位骚扰,每隔两天骚扰一次、干扰她正常的工作生活、逼迫其阅读诽谤法轮功的资料,强制性给她洗脑,逼迫她做违背良心的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以湘潭市610主任许服民为首的恶徒强行撬开张亚琴家门,再次非法将她绑架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张亚琴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共八人非法开庭,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三至七年有期徒刑。

张亚琴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被中院驳回,并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将其劫持至湖南女子监狱。

三、在湖南女子监狱遭受惨无人道折磨

在监狱中,张亚琴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摧残和折磨,被殴打致鼻青脸肿、鼻血直流,木棍打断了换新的继续打,脚踢、指甲掐,把她横在床头的铁杆子上用绳子绑成十字架,由于张亚琴本来就是无罪被非法判刑,从而拒绝穿囚衣,狱警用尽暴力逼迫她穿囚衣带编号等。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张亚琴拒绝转化,被转到专门用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监区女子役队,这就是臭名昭著长沙女子监狱最为黑暗邪恶所在地,张亚琴在这里遭受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与残酷迫害,首先是在那里被罚站,每天从早上六点罚站到深夜凌晨两点,每天长达18小时,有时延长至凌晨四点,必须保持一个姿势身子不准移动,眼睛必须睁得大大的,如果眨一下眼睛就会被冷水泼脸、扇耳光等。张亚琴第一次被连续罚站40天,随着罚站时间的推移,腿肿胀越来越大,以至于走路腿完全不能弯曲,上厕所不能蹲下,给她身体带来极大的伤害。

狱警见罚站不能动摇她的信仰,接下来对张亚琴进行高压电棍电击。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恶警李鹃、毛慧萍各持一根电棍,强迫张亚琴做奴工,被她正义拒绝,这两个毫无人性的恶警一齐用电棍电她,恶警李鹃电她的颈部,毛慧平电她的腹部,一边电,一边变态地观察她痛苦的样子。一次次电击就是一次次剧烈的疼痛致使身体痉挛,一次次电击就像是万箭穿心般疼痛,疼到身体扭曲,心脏紧缩,普通人哪怕是见到高压电棍放出的噼里啪啦的蓝光,立刻吓得跪地求饶。纵使是到了这种无法忍受的程度,张亚琴看似一个外表弱肉的女子,毫不含糊地拒绝邪恶的转化要求。是啊,一个只想做真善忍的善良人,往哪儿转呢,难道转化成一个虚假邪恶的坏人吗?

电击还不能满足这两个女警的魔性,这两个恶警马上又改用另一种迫害——戴背铐(背弓箭):在六七个监狱“包夹”的挟持下,把张亚琴的胳膊挽在背后,分开一只手臂往上扯,另一只手臂往下扯,扯得骨头剧烈疼痛,从身后戴上手铐,一般情况下铐至五六个小时,身体在长时间剧痛下人会昏厥失去知觉,而这样的酷刑折磨,张亚琴被实施过四次迫害,时间长达40多个小时,后三次是在监狱的洗脑班,邪恶之徒丧心病狂使用这种方式想使她放弃信仰,最后一次使用这种酷刑长达22小时,一分一秒的煎熬,常人难以承受的疼痛。后来张亚琴回忆,当时她的双臂放下来时,都已经成了残废,毫无知觉,两只手腕被铐过的部位全是密密麻麻的血泡,血肉模糊粘在手铐上,后来通过一段时间的强行护理、做理疗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手臂慢慢恢复了一些知觉,造成手臂伤残达三年多,直到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手臂又奇迹般恢复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长沙女子监狱的恶警把张亚琴转到监狱的洗脑班(魔窟中的魔窟),强制暴力洗脑迫害长达四个月。恶警们用种种酷刑迫害她,强迫她放弃信仰“真、善、忍”。强制要求抄写监规,强迫坐在一种特制的刑具小矮凳上(凳面露两颗铁钉和木桩,凳脚两长两短),保持一个姿势长时间坐着不允许动,动一下就招来包夹的一顿毒打。十五天后张亚琴的皮肤被汗水沾着开始溃烂,起身时裤子粘在血肉上面疼痛难忍;然后恶警又强迫她罚站六十多天。恶警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一边对她施以种种暴行:踢她的腿,扯她的头发,用苍蝇拍打她的眼睛、嘴、耳朵,用冷水泼她的脸,二十四小时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抽血、注射不明药物。洗脑班的恶警郑颖指挥犯人贺云、黄平、陈群、王某对张亚琴施以戴背铐的酷刑,第一次长达九个多小时,第二次长达二十二个多小时,双手被铐的部位全部是血泡,手臂完全失去知觉。即使张亚琴受到这些残酷的迫害,却丝毫也不能动摇她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监狱,张亚琴身体状况仅仅刚好一点,又被安排繁重的生产劳动。由于手被折磨至此,做生产任务穿麻将竹席,手指不灵活,拉线时线常被拉进肉里,扯出一道道伤口,伤口严重的情况下强迫生产劳动长达一年零八个月。

张亚琴还遭受过被剥夺睡眠持续七天七晚,168小时不准睡觉的折磨,包夹轮流看守,一旦合眼招来毒打泼冷水等摧残。在被打骂、受尽侮辱后、使用药物迫害,被注射不知名的药物后,造成张亚琴腹部疼胀,嘴里长期流口水,流出的口水有异物,直到出狱后学法炼功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在此另外还被抽过两次血。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张亚琴再度非法判刑投入长沙女子监狱后,大约二零一九年九月被关入高度戒备监区,一直抵制所谓的“转化”,一直被这样残害,出现高血压症状,但恶警仍然不放过迫害她,二零二零年十月迫害她时,她大喊:“法轮大法好”。也许是这个原因,恶警利用“高血压”加大残害谋杀了她 。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单位领导接到该女子监狱的电话,告知张亚琴死了,要家人去善后等等。

张亚琴被劫持在湖南女子监狱高度戒备区强行洗脑转化,监狱从不让家人探视,称不转化就不让见,并对家人进行欺骗、恐吓、威胁和监控。在狱中,张亚琴拒绝所谓的“转化”,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原本身体健康、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的她,被迫害成皮包骨,整个人全部脱相。

迫害类型: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湖南省女子监狱-“让吃,就是不准上厕所”
湖南湘潭市杨舜英女士屡次遭迫害离世
湖南长沙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张亚琴
湖南湘潭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湖南省女子监狱的暴力洗脑班
湘潭市国安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责任人补充
湘潭大法弟子近期被迫害案例
湖南湘潭市610、雨湖地区恶人恶行
湖南湘潭市大法弟子近期被迫害情况

相关单位及个人:
湖南省女子监狱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 高度戒备监区专门搞转化的警察:唐影、张玉宇、李先艳 另外名字不详的警察有:李监区长、杨队长、李队长、范队长、徐队长、周队长、孙队长、涂队长、袁队长、侯队长(在押人员这样称呼他们) 入监监区的警察:贾洁、罗丽、古燕、龙曙、杨燕、周辉平、朱金丹、曾铮 预备科办公室警察:涂文利

责任单位及恶人:
湘潭三角坪看守所
朝阳区看守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电话:010-65760427 010-65475604<br>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29号,邮编:100024。<br>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常营乡甲1号(朝阳区三间房公共汽车站北500米)<br>相关人员名单:<br>村长李洪雨137185509970村委员李佐光13801104475<br>综治办:刘海峰18911758818陆森18910859119张凯13381199972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陈泽龙(监狱长)<br>丁喜华(副监狱长)<br>大队长 张玉宇 周婵 薛芳 刘永清 李军 范蕊 李雪<br>凃文利 文小芳 袁平芳 刘芊<br>参与迫害的服刑犯人<br>邓涛(主凶) 银静(主凶)<br>龙琼 胡小梅 彭光敏 宋凤祥<br>瞿莉 周烨 全艳 龙朝英 顾景平 皮湖艳<br>唱艳琴 冷静 陈卫平 陈卫红 陈建平 李亦平<br>钟霞<p>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2号信箱   邮编:410004<br>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br>传真:2323023<br>电话:2323000──2323999(部份是办公电话,部份是监狱警察、职工私人电话)<br>教转大队电话:2323040<br>教转二队电话:2323153(队长:罗坚)<br>监狱长:赵星云 <br>政委:聂薇<br>副监狱长赵兰  电话:2323007(办)2323878(宅)13308498728(手机)家庭住址:女子监狱宿舍10栋3单元506号<br>教育科:0731-2323039<br>科长:敖春玲13975163288(手机);副科长:张卓13975868160(手机)<br>薛芳手机:13787788566<br>教转大队警察<br>周婵 小灵通电话:6892583<br>队长罗坚 手机:13974856700<br>狱政科刘科长手机:13908481832<br>狱政科:2323030<br>狱侦科:2323043<br>入监队:2323710<br>出监队:2323042<br>办公室:2323020<p>入监队: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2号信箱, 邮编:410004<br>科长:田华;副科长:文小莉;其他狱警:吴小妹;<br>狱侦科:0731-2323043;狱警:周××、卓××等<br>入监队:0731-2323710;狱警:唐清云、龙燕红等<br>出监队:0731-2323042;<br>狱警:韩丽华(主管狱警)、兰××、 孙××等<br>办公室:0731-2323020<br>生卫科:狱警有邹湘柳、周巧等<br>知晓姓名的女子监狱其他狱警有:韩玲翠、郑佩先、欧向阳、罗敏、周淑英等 : 李鹃贺云黄平陈群毛慧萍
石峰区公安分局电话区号:0731<br>地址:株洲市石峰区铜藕路19号,邮编:412005<br>电话规律:286837××<br>办公室:28683712<br>政工科:28683708<br>纪委:28683707<br>治安大队:28683715<br>政保大队:28683717<br>刑侦大队:28683726<br>工会:28683720<br>法制科:28683713<br>局长室:28683702<br>副局长:28683788<br>刑警队:28683719 <br>28818893,28683710,28683712<br>
湘潭市610办公室湘潭市“610”,电话:0731-58583197、0732-8211610<br>湘潭市“610”主任:许服民,政法委副书记,几乎每次都参与绑架法轮大法弟子,办0731-58583196、宅0731-58217696、0732─8297836、13907320779<br>湘潭市“610”副主任:赵岳峰,湘潭市委书记,多次在大会诽谤法轮功,毒害与会人员,办0731-58583006,宅电:0732─8236952、13907320039<br>陈章 湘乡市610办 办公室主任 13975266988<br>贺博 湘潭县610办 办公室主任 13307320102<br>楚亚红 湘潭县610办 办公室科员 13973252088<br>崔俊义 湘潭县610办 办公室科员 13873252729<br>王愉(女),目前在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参与迫害。 : 许服民
株洲市第一看守所相关电话(电话号码区号:0733):<br>株洲市第一看守所<br>8683301、8683303、8683305、8683306、8683307、8683308;其它相邻号码也可能有效。<br>
西城区看守所
湘潭县拘留所
湘潭驻京办事处
雨湖区法院
伍家花园(气象站)洗脑班
岳塘区宝塔派出所

更新日期: 2021年2月1日 08:5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