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杨丽娟


酷刑刑具:线毂轳,即使穿着棉裤坐在线毂轳上三、四天,臀部会皮开肉绽,行走困难。<br>


酷刑刑具:线毂轳。


酷刑演示:背铐

简介:
杨丽娟
(Yang,Lijuan), 女 , 37岁 , 佳木斯大法弟子。

1998年开始,杨丽娟修炼法轮功。她于1999年初,曾获得“卫生系统模范工作者”称号,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屡遭非法关押,单位把她从临床岗位调离到病案科,技术业务得不到发展。

1999年7月,刚刚二十几岁的杨丽娟,面对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经历了被绑架、三年非法劳教、单位威胁、夫妻离别的种种磨难,甚至常年生活在巨大的恐惧压力中,经济损失无法计算。

2000年6月,她依法去北京上访,六月末,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和佳木斯市精神病防治院将杨丽娟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8月份,才得以回家。
然后,杨丽娟所在单位逼迫她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否则不让上班。她的父母两位老人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压力,每天看管甚至毒打爱女,逼迫她放弃信仰。十月份写了“工作期间不练法轮功”的保证书,才回到单位上班,但被从临床岗位调到病案科工作。当时佳木斯市精神病防治院的院长是刘肃,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是王纲(已退休)。

2001年4月,佳木斯市精神病防治院指使病案科科长齐春平配合佳木斯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的人来到杨丽娟父母家,要将她绑架到位于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学习班”去,所谓的“学习班”实际上就是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给法轮功学员灌输污衊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而私设的“黑监狱”。杨丽娟的双亲对邪党搞的这场政治运动很惧怕又被其所骗,配合将女儿再次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大概十天后,杨丽娟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遭洗脑迫害了一个月,于2001年5月回到家中。

2001年10月14日杨丽娟结婚,2001年除夕,中共在天安门自编自演了震惊世界的“自焚事件”,并嫁祸到法轮功的头上,企图煽动不知情的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加大迫害力度。身为一名临床医生,自然能看出中央电视台的“自焚”破绽百出,更何况法轮功教人向善,绝对禁止杀生,当然不会去自杀。因此杨丽娟在单位发放了一张揭示事实真相的光碟。这一义举不但没被单位领导认可,反而副院长张洪书(现已退休)找到杨丽娟谈话。

2002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佳木斯劳教所教导员祝铁红、队长蒋佳男、刘亚东、穆振娟、副教导员于文斌等都参与了殴打大法弟子,并把大法弟子张立娥、罗桂华、杨丽娟扣在地上、坐小凳,双手反背在床边十天十夜不让睡觉。

2002年5月13日,法轮功学员3人摘掉诬蔑师父的牌子,遭恶警刘亚东等铐刑迫害11天;她和法轮功学员等5人得此消息后,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遭恶警刘亚东、祝铁红、张晓丹、蒋佳男、李秀锦的毒打,被施以铐刑,双手反铐24小时。

在佳木斯劳教所为了获取收入,逼迫法轮功学员服劳役,挑小豆、补苫布、做手机套、做车垫子、缝地毯、糊盒子等。如果不能完成它们规定的定额,就会招致刘亚东、李秀锦、穆振娟的打骂、体罚。大法学员谢学甫、于春梅、庄淑清、孙雪莲补苫布,穆振娟嫌她们活干的慢,就将她们体罚坐小凳。杨丽娟干活慢,经常遭所警的辱骂,特别是恶警刘亚东、李秀锦强迫杨丽娟加班加点,完不成定额不许睡觉休息,否则加期。康爱民、佟丽、李萍因酷刑伤残后不能劳动,李秀锦、刘亚东多次以再度上“大吊背铐”的酷刑威逼她们干活,没少打骂体罚她们。苏燕华因屋内潮湿,通风不好,身体长满了疥疮,喷药后因药量大导致全身中毒,全身肌肉瘫软无力,行走困难,干不了活,经常遭到所警的打骂。

约在2002年9月,杨丽娟因拒绝穿劳教服而被队长洪伟、干警蒋佳男等殴打,被强迫穿劳教服。

2002年10月12日,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的好多警察来到杨丽娟单位,副书记王纲和副院长张洪书不维护本单位职工的切身利益,反而配合公安逼迫杨丽娟表态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就这样杨丽娟被前进公安分局的警察当着单位领导的面绑架到分局。警察抢走杨丽娟的钥匙,当晚就把她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4月23日,杨丽娟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位于西格木的佳木斯劳教所。
后来得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全市大搜捕,每个派出所都为了完成任务(有指标)非法抄家、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一个晚上就有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

2002年10月,恶警何强去北京学“洗脑”迫害经验,回来后变本加厉的折磨法轮功学员。10月26日,佳木斯劳教所开始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残暴、无人性的迫害洗脑转化。
恶警们成立所谓的“攻坚队”,八中队队长王秀荣、张艳,管教程森慧等整日叫骂不断,还有男恶警拿着电棍、木棍晃来晃去。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洗脸、刷牙和上厕所一共十分钟;打扫卫生和整理行李十分钟。互相之间不许说话,否则就要挨打、挨罚。之后必须到指定的隔离间做好,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每天早上七点二十分一直到深夜十一点三十分坐“小凳”(高不过二十厘米,直径二十五厘米的工业用漆包线毂轳,上面有一圈小孔,孔里面是带螺丝杆的,有的铁杆凸出线圈的平面,有的在孔里。人坐在上面久了,屁股上的肉就被孔里的铁杆硌下去一个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肉与裤子粘在一起,严重者不能走路。)几乎所有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这种迫害,无论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如何一律不许在小凳上放垫子,一经发现非打即骂,这还算是轻的,严重的拳脚相加,电棍、手铐随时使用。如果在坐小凳期间有谁说话了,或闭眼睛了,就会因此被加长时间,有时会被罚坐到半夜十二点甚至凌晨一点。
中间除规定的两次上厕所外,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一直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坐直,后面的人顶着前面的人,左右一动不能动,地上画好了线,谁也不许过线。这还不算,一天恶警们拿来一本诽谤法轮功的书,逼着法轮功学员念,没人念男恶警们就往死里打人,把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苏艳华打的走不了路,冯桂芬被打的抽了过去,表现出心跳急速加快、呼吸困难的状态。
恶警们看这样依旧不能动摇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采取了更加凶残的手段──“大背铐”。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双手倒背坐在地上,将一只手从一侧经肩上向后背方向拽,另一只手从另一侧的后背向上拽,用铐子将两只手穿过铁床绑在一起,人在地上呈直角坐着,不许蜷腿。在被恶警施以“大背铐”酷刑期间,恶警和刑事犯会不断的给“活动” 手,他们假惺惺的说是怕手被铐捂血了。“活动”的方法是将靠在床帮里的两只手扭转、牵拉、拽紧,这其实就是在加剧迫害程度。经历“大背铐”酷刑后,人会痛的钻心、闹心,想呕吐又吐不出来,整个手迅速肿胀起来,跟吹了气似的。铐子很快就堑到手腕的肉里,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的上下两只大臂往一起拽、靠、变换位置,人就会全身细胞都跟着疼的直蹦,用不上五分钟人就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开始出汗,双手黑紫血青的。手铐嵌在肉里那种痛撕心裂肺,就好像人随时都会死掉一样。恶警们就是用这种极其残忍而又卑鄙的手段逼迫杨丽娟等法轮功学员违心的写下了放弃信仰的“五书”等。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伤痕累累,有的双手被铐残,有的双脚被铐废,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健康的她们都出现了严重的病态表现,还得参加奴役劳动。恶警李秀锦曾叫嚣:“我就是这个素质,我就打人骂人,我也是警察,你们能咋的!”
法轮功学员被暴力殴打、上刑、辱骂、体罚和无故加期等,对劳教所来说好比家常便饭。正如女队队长于文彬所说:“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保儿(东北地方话,肯定行的意思)。”而且在这几年劳教所惯用的手段是,每当对法轮功学员下狠手的时候,恶警们就会把广播或电视的音量放到最大,用加大噪音的手段掩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发出的惨叫声。有时也把法轮功学员弄到远离人群的地方进行迫害,以掩盖惨烈的真实情况。
有的刑事劳教犯和法轮功学员长期接触后,被高尚的思想境界所感动,知道她们都是好人,因此不忍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的恶警们知道后就漫骂、甚至以加期来威胁刑事犯们狠整法轮功学员,迫于压力,致使个别犯人不得不参与迫害。

2004年9月9日,以王秀荣为首的恶警们在劳动车间一连填了三张加期表,法轮功学员杨丽华、马晓华和苏艳华每人加期一个月。恶警郭钦辉质问杨丽华明知看法轮功经文要加期,为什么还看?杨丽娟说因为信仰。恶警王秀荣闻言猛打杨丽娟嘴巴,边打边喊再提信仰就打死你。

2005年3月2日,劳教所又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严管迫害,女队教导员于文彬口头强制法轮功学员签“帮教协议”。内容有七条都是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大法的。大队长王欣带领数名男警,手持电棍、手铐,对拒签“帮教协议”的人大打出手。

为了给劳教所创收,恶警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服劳役,挑小豆、补苫布、做手机套、坐车垫子、缝地毯和糊纸盒子等。如果不能完成规定的数额,就会被恶警刘亚东、李秀锦和穆振娟等打骂体罚。杨丽娟经常因干活慢遭辱骂。特别是恶警刘亚东、李秀锦强迫杨丽娟加班加点,完不成定额不让睡觉还说要加期。法轮功学员康爱民、佟丽、李萍因“大背铐”酷刑伤残后不能劳动,恶警李秀锦和刘亚东多次以再度上“大背铐”威逼她们干活,打骂更是时有发生。法轮功学员苏艳华因屋里潮湿、通风不好而身体长满了疥疮。喷药后因药量大而导致全身中毒,肌肉瘫软无力行走困难,更无法干活,经常遭到恶警的打骂。

杨丽娟离开劳教所回家后,为了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和丈夫搬到市里居住。杨丽娟有了小孩,三年劳教生活噩梦般的日子给杨丽娟的心灵带来了很长时间都难以愈合的伤痛。她时常处于极大的恐惧之中,比如看到警察、听见警车鸣叫,或者是楼道里突然传来的急匆匆的上楼声,以及突如其来地敲门声都令她很紧张。年幼无知的孩子也感受着来自父母那里的恐惧,对这些原本很正常的现象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戒备心理。

2010年3月份,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警察曹德祥和片警刘宗鹭在晚上八点来到杨丽娟家,他们向杨丽娟的丈夫施加压力,强迫杨丽娟签名、按手印和留下笔迹。过了一段时间,晚上八点多钟他们又来敲门,因为丈夫上夜班没在家,杨丽娟就没给开门。片警刘宗鹭没找到人,就给杨丽娟的丈夫打电话恐吓。

2020年8月20日下午1点许,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警察巩兴义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杨丽娟的丈夫,说是让杨丽娟去派出所写三书签字,放弃信仰,还说签完字档案就撤了,不签字对孩子前途有影响。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手铐/脚镣上手背铐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坐小板凳剥夺睡眠绑架/劫持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调换工作、职务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死揣”四肢铐于床上高强度超负荷劳动不准上厕所打骂禁止学员相互说话用篡改后的经文来欺骗大法弟子推、掰、撅骚扰威胁/恐吓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佳木斯市长安派出所警察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杨丽娟家人
两遭劳教折磨-佳木斯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佳木斯市女医生杨丽娟遭绑架劳教的经历
佳木斯劳教所女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
追查佳木斯市劳教所恶警刘亚东的犯罪事实
佳木斯劳教所毒打残害女性大法弟子事例
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暴行:“大背剑”四肢铐残废

相关单位及个人:
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 卢福军,所长,警号:050069,手机:18845430555 田健义,教导员,警号:053689,手机:13836668833 刘俊华,副所长,警号:051187,手机:13199135577 巩兴义,副所长,警号:053528,手机:18745412333 曹冬梅,女,户籍员,警号:053636,手机:13845420000 刘亚东家住在近江商店附近(宅电:0454-8606466)。刘的婆婆家住在糖酒站附近。 刘亚东单位电话:0454-6112096,0454-8891926。

责任单位及恶人:
佳木斯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区号:0454<br>电话: <br>所长室 b-0454-8891958<br>所长 姜作奇<br>科长 徐恒基 闫庆忠<br>政委 付茂森 b-8891890<br>副所长关德君 b-8891948<br>副所长姚德斌 b-8891931<br>副所长孙德宏 b-8891932<br>副所长徐利峰 b-8891933<br>纪检委 b-8891934<br>政治处 b-8891935<br>管理科 b-8891940<br>办公室 b-8891938<br>财务科 b-8891937<br>卫生所 b-8891943(灌食多是它们执行)<br>女大队长室 b-8891638<br>二大队 b-8891924<br>三大队 b-8891926<br>检察院驻所检查室 b-8891953<br>何强 手机 13945455333<br>高洁、高晓华、李秀锦、刘亚冬等恶警<br>周江电话0454-6113288、0454-6112001、手机:13903689326<br>徐立峰所长0454-6112006<br>付 13604542666<br>李秀锦<br>孙养成 驻所检查室 : 穆振娟王秀荣张艳祝铁宏张小丹洪伟王鑫于文斌何强洪伟蒋佳南王欣王新郭钦辉刘亚东李秀锦祝铁红程森会王鑫
永红分局长安派出所<br> : 曹得祥
佳木斯市精神病院地址:佳木斯市精神病院<br> : 王纲张洪书齐春平刘肃
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长安派出所所长 赵万国:13394542202<br>现在赵万国调到向阳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br>片警 刘宗鹭:13634541860 : 刘宗鹭

更新日期: 2020年8月29日 20:5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