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孙淑英


    酷刑(十)坐小板凳
    此种酷刑即是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简介:
    孙淑英
    (Sun,Shuying),女 ,64岁,吉林省长春大法弟子。曾是吉林省长春市一汽员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孙淑英因去长春市政府反映情况,想用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就想证实法轮大法好,让政府了解真相。可是,一到市政府,却被警察非法带到警察学校拘禁。那里拘禁很多法轮功学员。下午三点钟左右,警察学校接到上级命令,把孙淑英送到分局,让她写保证不去北京,并通知单位看管。单位怕孙淑英去北京,通知长春一汽安庆路派出所把孙淑英非法关在派出所。当天晚上,所长逼孙淑英写保证不去北京,孙淑英坚持不写,他就拿扫把连续猛打孙淑英,直到扫把打碎。第二天早上,所长看到地上一滩血,害怕承担责任,把孙淑英送到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八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孙淑英抱着向政府讲明真相的心准备去北京上访,可是刚到长春火车站就被警察绑架,后被安庆派出所送到大广拘留所关押十五天。

    第二次进京上访,孙淑英被非法送到长春市八里堡看守所,他们强行抽血,孙淑英绝食抗议,因不写所谓的“保证”,孙淑英和其他十八名大法弟子被强行送到戒毒所,刚进院门,就看到有一排排的大狼狗疯狂的狂叫。孙淑英绝食十八天后才被放回。

    十一月,孙淑英第三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一名武警看到拼命拽横幅,用脚猛踹孙淑英的肚子,因力气太大,孙淑英被踢倒在地上轱辘到十多米远的马路边上,当时就起不来了。

    由于进京上访,孙淑英被长春公安机关三万元悬赏非法通缉,不得不流离失所到内蒙。

    二零零一年六月,孙淑英因与内蒙古学员整体挂横幅、发真相小册子,被当地国保大队长李玉田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他们抢走孙淑英身上带的七千元钱。在看守所,孙淑英被非法提审多次,因不报姓名,警察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还让孙淑英一直站着,时间长站不住,孙淑英换一下脚或靠在墙上,蹲在地上,警察就用拳头猛打孙淑英的脸部和眼睛,嘴里还不停的谩骂。

    第三天,孙淑英问犯什么法了,凭什么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他们强行给孙淑英照像,孙淑英坚决不配合,也不按手印,就被他们用连续的电炮打,扇耳光。一名警察揪住孙淑英的头发往铁柱子上撞,当时眼睛窜花。更严重的是八天八夜不允许睡觉,一直站着,由警察看着,只有警察打瞌睡的时候,孙淑英才能稍微靠在墙边或坐在地上休息一会,警察一醒来就把她拽起来,不让她坐着,靠着。不管他们采取任何办法让孙淑英交代同修,她也不说,他们气的只能疯狂打孙淑英。孙淑英眼睛被拳头打成黑紫色,由于八天八夜没睡觉,眼睛也睁不开,只能使劲眯一条缝。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疯狂迫害,一天的后半夜,看管孙淑英的一名武警说自己不能陪老婆孩子在家,还要在这看着你,越说越来气,咋谁也治不了你这个老太太呢?他从桌上突然整个身体旋了一圈,整个身体和双脚飞起来猛踹在孙淑英的前胸,孙淑英立即倒地窒息,痛的四肢没有知觉,心脏几乎不跳,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第二天,孙淑英能拔上气就喊警察打人,害人!双脚飞起来踹人!当时已过八天八夜,孙淑英脸色蜡黄,身体极度虚弱,迫害的没有人样,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孙淑英心想他们这是往死里害人,就向里面的人要了笔和纸,给家人写下了一封遗书请同修邮回。并正告警察,回长春一定要告他们。看守所害怕,国保大队李玉田看孙淑英有生命危险才把我放回监舍。

    二十三天后,孙淑英被长春公安局警察带回长春,关押在一个秘密地方。一警察对孙淑英连踢带打,不停的打。一天一夜后又来了一个更凶的,把孙淑英双手背后,胳膊猛提起“开飞机”(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式的折磨,孙淑英瞬间大汗淋漓,没有说话能力,感觉自己马上就不行了。一个女警看到孙淑英生命垂危,才叫他们赶快把孙淑英放下。这个警察走后,又来了一个领头的,把孙淑英的整个身体吊起,拿绳子抽打。不管怎么折磨,孙淑英什么都不说,警察使尽了招数,没达到目的,没办法最后把孙淑英送到长春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

    铁北看守所是专门关押重犯的看守所,人关在大铁笼子里边,不大的地方,关押的人很多,非常拥挤肮脏,警察很凶恶,孙淑英被转到十四号最里面的屋子里。

    有一天看守所来了很多各地警察参观,孙淑英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所长当场下令让警察给孙淑英钉上一个六十四斤的死刑犯用的大铁陀子,脚也被钉在铁鞋上,又在脖子上吊起铁链子,手用铁链反背头绑着,吃饭上厕所都不能动,靠人喂饭。这时市公安局国保来四个人提外审,想要加重迫害,出来看见孙淑英的样子无法提审,只有让老犯抬孙淑英到外面屋子交代签字按手印,孙淑英全都不配合,他们气急败坏的走了。

    警察对孙淑英没有办法,就非法判她两年劳教。

    黑嘴子劳教所是全省专门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孙淑英被关在单间,由三个人包夹(包夹就是专门看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警察让她们干多大的坏事她们都得干,干得好还有奖励,甚至减刑),其中一个人读“转化”书,另外两个人看着。

    十月一日,劳教所的八个大队所有法轮功学员聚集在操场上,所长对大法说不敬的话,孙淑英当时就喊“法轮大法好”,八大队长拽孙淑英不让她我继续喊,为了抵制迫害,回来后孙淑英绝食,就被七、八个老犯、一个护士一起按在大长凳子上强行灌食,致使左鼻子不通气,当输液管插入右鼻时,孙淑英喘不上来气,突然猛弹坐起来,从口中吐出一大块痰,当时就被狱警打了个大耳光。她还让一名一百八十多斤的犯人坐在孙淑英的肚子上,强行把输液管插入孙淑英的左鼻孔,却灌不进去,他们才停止强行灌食。回去后,孙淑英不断呕吐,所有输液都吐出来。

    一次,孙淑英不配合一名帮教的“转化”,被五大队的大队长用一千伏的电棍电人中。还有一次孙淑英告诉屋里的五名大法弟子不能配合干活,屋里有三个大法弟子与孙淑英一起罢工,孙淑英被领到警察办公室,刚进屋,大队长就用一千伏电棍猛电孙淑英的后腰,当时孙淑英就被电倒在地,电棍的噼里啪啦声被隔壁两名大法弟子听到,他们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她又用一千伏电棍去电他们两人,象疯了一样来回地电,一个上午孙淑英三个人被她电来电去。最后大队长气急败坏的走了。

    在看守所期间,孙淑英不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要求以自辱的方式侮辱自己的信仰,屈从迫害的要求的所谓思想认识),被监控在单间。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由于传经文被大队长发现,孙淑英被包夹日夜看管。

    大法弟子孙淑英、王庆文、张淑敏当众毅然撕毁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书,大队长王丽梅手持电棍,每人单独一房间电她们,不时从屋里传出喊叫声,并用脚猛踢被超期关押、身体虚弱的张淑敏。孙淑英从此由邪悟的人单独看管,不和任何人接触达一个多月,被折磨得什么样子别人都看不见。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的下午,孙淑英身体出现下腹剧烈疼痛、满地打滚,被送到医院打吊瓶,十多个小时了也无法止痛,发不出声音。孙淑英昏迷中听到抢救的医生找来一个老中医,说这个人不行了,病单上写着肾结石、肾积水,半夜二点半孙淑英被姐姐接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下午五点左右,孙淑英因上网揭露一名女同修被迫害致生命出现危险,在住处被长春国保大队长高军等警察绑架。警察抢走打印机、电脑、刻录机、及屋里的其它真相资料,孙淑英身上的一万二千元被他们非法收走。警察把孙淑英绑架到车里,送到汽车厂分局。在那里,孙淑英被他们连续拷打三天三夜,打电炮、扇耳光、用皮鞭抽。因孙淑英不交代,不按手印,高军用大皮鞋头连续猛踢孙淑英的左小腿无数下,左小腿当时骨折,现在左腿骨头高出。三天三夜被拷打的一裤子都是屎和尿,最后他们在屋里放了一个桶子,大冬天,打开窗户放味。

    三天后,孙淑英出现心脏衰竭,人快不行了才被送到市医院,医院诊断心脏有病,高军和一名科长还是强行把孙淑英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孙淑英满身屎臭味,看守所搜身的女警刘春说,人都这样了,高军和科长还找人走后门往里送。

    在看守所里,一张大炕,十多个人睡在半个土炕上,犯人都一个挨一个立着睡,那里叫“睡刀鱼”。因天气太热,又是伏天,很多刑事犯受不了,天天哭天抹泪,孙淑英和里面的大法弟子一起绝食反迫害。看守所第四号当天让步,让刑事犯整个大炕全打开,人才能放宽松点睡觉。

    看守所里狱警强行给孙淑英灌食,一次灌食后,孙淑英没血压了,他们很害怕当天半夜把孙淑英送到劳改医院,医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医警说这人都没血压,没脉了,不能收,她死了谁负责?三看医警说你们拒收,不抢救,死了你们负责。

    非法主管抓的人不在场,没办法公安医院医警马上组织医生抢救。此时突然来六个男犯,孙淑英被他们绑在“死人床”上。四肢分开拽起,身体悬起来,绳子绑的死死的,人一动不能动,强行打针、抽血。

    后来孙淑英身体微弱,经常没有血压,有时人昏迷不醒,但还有一点意识。有一名医生小声在耳边告诉孙淑英,你儿子来看你,你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给你打针是救你,我们医院和第三看守所联合报上去,找到相关部门,给你办手续,后主任说我们给你办手续,二十四个章,上面盖了二十三个章,最后到吉林省政法委书记那里说,这个人死了也不放。最后一个章没盖上,不是我们不给你办,没办法,我们说了不算。

    他们怕孙淑英死了,医警用圆软管针插在孙淑英胳膊上强行输液,圆管针再也不拿下来,三看找一个老犯看着孙淑英。打了十八天、十八夜后,人胖的变成象猪一样。后来听到有人说,看守所对面有人死了,一名男学员被他们天天打针,打多了药性上来,人就象疯了一样,身体受不了,生不如死,他受不了用力开窗户,用碎玻璃片划脖子死了。

    这时孙淑英才明白,他们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打毒害身体的药物,这针不能再打了,孙淑英把针管拔下来,衣服全脱掉,只穿着三角裤头,老犯找到医生,说给孙淑英打营养药,人都那样了还不停药。一名医警看到后说,人胖还死不了,后背都是红点,人过敏就会死的。

    孙淑英向医警护士说你们看他们要害死我,后背都是红点子,劳改医院第三负责人说这个人不能停药,死邢犯和老犯全都抗议,说这个人再要打针不就打死了吗?后来医警迫于压力才停止给孙淑英打针。从此,孙淑英全身是红肿,奇痒无比,药性反应,这不是明摆着要害死孙淑英吗?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长春市绿园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审判时,孙淑英因不配合他们到法庭上,在一个屋子里几名警察把孙淑英强行按到乒乓球案上,把手反绑在后背,强行带到法庭。孙淑英大喊“迫害是有罪的”。两个警察挟住她,孙淑英不能动,大喊反抗,又来几个警察用胶带使劲封上她的嘴,孙淑英当时还不配合,想要大喊反抗,口腔内部肉全断裂,后才慢慢恢复,现口腔里还有疤痕。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绿园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孙淑英当时已经没有脉,脸无血色,120救护车开车,人打着吊瓶,躺在120病床上,后半夜三点五十分左右秘密开庭,孙淑英被强行抬到法庭,法庭人员怕孙淑英死了,草草收场。

    孙淑英被送回到劳改医院,整个人无血压,无脉,生命奄奄一息,医院全体医务人员非常害怕担责任急喊拿氧气,在这样的情况下,绿园区法院来信要非法给孙淑英判刑,孙淑英不承认,写上诉“大法弟子是无罪的”。这时劳改医院收到政府的命令,医院不管什么样身体状况的人,生命多危险垂危的人都要强行送到黑嘴子,到监狱里继续迫害。孙淑英後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孙淑英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监狱继续被迫害,当时因为孙淑英在看守所已绝食十三个月,人瘦的不行了,全身因药物过敏出现红肿,经常没有血压,没有脉,人随时都可以死,前胸里还有一根针。

    监狱利用刑事犯人及邪悟的人双重迫害,长期逼她坐小板凳,坐了100天,不许动,不许说话。一次七、八个刑事犯人拽着孙淑英的衣服,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打趴在地。而后,又强迫孙淑英站七七四十九天,二十四个小时,二十三个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打骂,逼迫强行所谓的“转化”。

    非法关在监狱前,为抵制迫害,孙淑英在劳改医院持续绝食长达十三个月,天天被抽血、还天天强制给她打吊瓶,打血,打了十八天十八夜,天天检查身体,最后,孙快不行了,劳动医院所长才停止打针。因打针十三个月,造成全身红肿,全身皮肤药量过敏,身体奇痒无比,肉皮底下全是输液的黄水。出现大红包。人已经瘦的不行了,全身因药物过敏出现红肿,经常没有血压,没有脉,人随时处于死亡的边缘,前胸里还有一根针。

    就是这样在监狱里,刑事犯用辣椒水、盐水给孙淑英往身上抹,但什么也不起作用,每天痛苦煎熬着。监狱知道她没“转化”开始逼迫她,但孙淑英心里想决不学监狱洗脑的东西。在一个星期日下午,她突然整个脊梁骨象针扎了一样,一根神经抽了,身体不能动了,住进监狱医院被抢救。从那以后,生活不能自理,每天都是别人帮她翻身,每一分钟都疼痛难忍,心里想着师父,想着“大法无所不能”,全凭对大法的正信再次走过来,又一次破除邪恶对她的死亡迫害。

    监狱医院诊断她脊梁脊椎已压迫神经,不能自如行走,只能卧床。医院怕她瘫痪,强迫她每天走一圈,而且监狱还妄图要慢慢“转化”迫害。当时是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高峰期,因孙淑英被几个刑事犯单独看管,他们往这屋里关押法轮功学员,狱警强迫不让他们上厕所,迫害同修,逼着所谓“转化”,当时不让上厕所也是常用的迫害手段之一。孙淑英通过讲真相,告诉犯人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让她们上厕所。

    监狱一直想要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孙淑英身体被迫害成那样,监狱仍不放过,有一天,让所有人写一遍所谓的“观后感”, 孙淑英因在其中写“把法轮大法好的旗帜插在全中国大地上!”一个帮教告诉狱警,后来管教把她弄到楼下企图再次迫害“转化”,因突然监狱分大队,邪恶迫害没有得逞。

    身体上没办法再迫害,监狱还利用减刑的软办法让她写“转化”书,害怕关键时候瘫在床上死亡,逼她早日减刑,但减刑的条件是写“五书”,因孙淑英不配合,刑事犯和假“转化”的帮教就把别人签字和按手印的“转化”书拿来代替。又利用两次“假释”的方式诱惑写“转化”书,最后队长和犯人所有邪恶招数已使尽,对孙淑英已经没有办法。八年半,最后孙淑英从魔窟里出来,身体被迫害的不成样子,儿子和儿媳当时是抬着出来的。

    当孙淑英被送到黑嘴子监狱大门时,孙淑英高喊“法轮大法好”,老犯死死的拽住她的头发,不让她喊。到里边孙淑英不配合他们剪头,刚进去孙淑英没说几句话,帮教摸她的脉,说没有脉了。当时屋里几个人急匆匆把房门卸下来,抬起孙淑英送到黑嘴子监狱里的医院,让医生打吊瓶抢救。

    后来帮教用监控器看着孙淑英的脉搏,又把孙淑英送到三楼专门“转化”的监舍里。两个帮教和几个刑事犯所谓照顾孙淑英的身体,实际是看着她。一天狱警找孙淑英所谓谈话,要“转化”她,孙淑英不配合,回房间里被帮教、刑事犯、“转化”的人一起按在地上打,嘴巴子煽的象雨点一样,不断的连续的打。

    因为孙淑英浑身都是红肿,天天奇痒无比,打什么针也不好使,他们派两名帮教用盐水、辣椒面、醋往孙淑英身上擦。一个叫王丽的帮教连着五天不让孙淑英上厕所,使孙淑英痛苦至极。接着让孙淑英站四十九天,每天从早上四点到五点可以睡一个小时,其它23小时全部站着。四十九天后,孙淑英眼睛成一条缝,人说不出话来,眼皮也下来了,大脑也糊涂了,眼睛也窜花了。

    孙淑英坚信大法,监狱利用刑事犯人及邪悟人员双重迫害,长期逼她坐小板凳,不许动,不许说话,刑事犯人随时打骂,扒光衣服绑在死人床上很长时间。刚开春,北方的天气还很凉,床上什么都没有,是光板床。当时,孙淑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不能自理。孙淑英又被送长春公安医院进行迫害,后送回监狱。

    二零一零年十月,队长张淑玲与倪笑红又一次迫害孙淑英,利用刑事犯人对她严加看管,不让说话,不让接触任何人,天天坐小板凳,导致孙淑英现在腰不能动,又一次不能自理。

    医院诊断孙淑英脊梁脊椎已压迫,人从此不能自如行走,只能卧床。医院怕孙淑英瘫痪,强迫她每天走一圈。监狱怕孙淑英死,逼她减刑,但减刑的条件是写“五书”,孙淑英不配合,帮教和假“转化”的人就把别人签字和按手印的“转化”书拿来代替。

    八年半,最后孙淑英从魔窟里出来,身体被迫害的不成样子,是由儿子和儿媳抬着出来的。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早上五点左右,两陌生男子翻墙跳入孙百方家,被孙百方、赵金凤夫妻俩当场发现,二人遂谎称自己是拆迁的,随后在院内把大门打开,又放进来十多个陌生男子,其中有两个着警服,事后才知道他们是汽车厂公安分局的。当时主人家还有五位客人在,他们分别是:杜和(音,男)、马翠梅(音,女)夫妻俩,候桂香(女),孙淑英(音,女),丽君(音,女,不知姓,六十多岁)。

    这些陌生人进来就开始大肆掠夺财物、不由分说开始对这七位合法公民进行绑架。被抢财物大概有: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光盘、约两万元左右的首饰、现金五百元左右、三张存折、工资卡、两部手机等私人物品。恶人拿出一张搜查单让签字,均遭拒绝。早上大概上午十点多,孙淑英被押到吉大四院检查出半身不遂,被家人接回。

    从监狱回来后,长春汽车厂街道,派出所三番五次的骚扰,强行让孙淑英去登记,填表。孙淑英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回来后,哥哥告诉孙淑英,母亲因为长时间思念她,夜不闭眼,在痛苦中病逝了。姐姐因为母亲的过世,心情郁闷,得了急病,也不幸过世。家里亲人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打击与摧残。

    孙淑英被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时,孙淑英丈夫被警察恐吓,提出离婚,离婚时在汽车厂法院,法警手指着孙淑英说,不许要房子、要钱,说要房子就把孙淑英送监狱去,法院判孙淑英净身出户。孙淑英只拿了一本《转法轮》离开了家。

    孙淑英无家可归,儿媳妇怕被连累,不敢和孙淑英住在一起。儿子因怕警察骚扰,给孙淑英租了四次房子,最后孙淑英怕连累儿子,自己走了。现孙淑英在外租房子住,除了租房的钱外,每月工资仅剩几百元吃饭。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审讯非法提审其它酷刑非法劳教单独关押电击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逼迫放弃信仰不准上厕所坐小板凳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打骂非法关押毒打/殴打抽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罚站剥夺睡眠关铁笼子摧残性灌食电刑非法判刑非法强制离婚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吉林省女子监狱酷刑致残法轮功学员概述
    长春孙淑英遭迫害九死一生
    十多位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闯家绑架
    吉林女子监狱近期以“抻床”酷刑致残两人
    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监区恶警恶行
    长春大法弟子孙淑英等被绑架详情
    长春大法弟子王恩国、李治国、孙淑英等人遭绑架的经过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是如何残害法轮功学员的
    将长春市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恶警暴行公诸于世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相关单位及个人:
    内蒙古国保大队长李玉田

    责任单位及恶人:
    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长春双阳第三看守所 
    长春公安医院 
    长春市公安局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2627号,邮编:130051局长吕锋,国保大队办案人倪春雨、仇蒙、王大力、高军、郑国山、腾国君、郭洪峰、吴冠时、王立东、张伟光、于才国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办公室:0431-88776290,0431-88776259高军:13514493355  15904402839<p>长春市公安局电话查号台:0431-88991114总机:0431-88907000、8986842 8986830 8908000传真;0431-88966903、88908000、88908066办公室:0431-88922156指挥中心:88989110长春市公安局法制处 审批科 电话 0431-88926741陈龙 13354302271 87979088
    安庆路派出所 地址:长春市绿园区锦程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
    绿园区大广拘留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
    八里堡看守所 
    铁北看守所 邮编:130000 地址:长春市亚太大街2412号 电话:2690931
    吉林省政法委 
    绿园区法院 地址:长春市景阳大路1355号   邮编:130062谭方政(庭长)88556728姚铁民    88556714谢子南    88556692许刚     88556692王海鸥    88556713案件执行庭石海会: 0431-88556620刘宁:  0431-88556621高万清: 0431-88556622赵兵:  0431-88556622于立华: 0431-88556623王文辉: 0431-88556623徐景春: 0431-88556625何秀芳: 0431-88556625赵红飞: 0431-88556626行政庭:杨永晋: 0431-88556679宋青山: 0431-88556680陈秀丽: 0431-88556680陈震:  0431-88556686李欣:  0431-88556688宋桂玉: 0431-88556688监督潘仲    0431-88556643朱兴海   0431-88556650李志国   0431-88556651侯志臣   0431-88556649审监李东辉: 0431-88556677邵洪波: 0431-88556678刘刚:  0431-88556678薄鹏:  0431-88556678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总机:0431-5384310一大队0431─5384312─6101二大队0431─5384312─6102三大队0431─5384312─6103四大队0431─5384312─6104五大队0431─5384312─6105六大队0431─5384312─6106七大队0431─5384312─6107 <p>蝴蝶厂地址:长春绿园区(原老飞机场院内)厂长:赵守权 一大队 转 862大队长:闫立丰 刘瑚指导员:李颖管  教:苏桂英(一小队)李嫚(二小队)王蕾(三小队)叶炯(纪律干事) 二大队电话:0431-5384312(总机)转6102黑嘴子劳教所总机:0431-5384312部份犯罪狱卒家庭电话及家庭住址:主管迫害的所长:范友兰 0431-7697329 长春市建阳街33号6楼右侧廉光日(管理科长):0431-7919799 长春市阳光路1-14号平房刘瑚:0431-2713609 长春市北京路文化胡同劳教局舍307号张丽兰;0431-5675939 长春市同志街永昌胡同15号席桂荣(三大队):0431-5104049 长春市南湖新村16栋1门102号关微(四大队):0431-5705043 长春市小街5号楼38号张桂梅(四大队):0431-7965537 长春市西安大路168-2号4门601室李晓华(四大队):0431-5682402 长春市东岭街20号5门302室煤气房朱丹(六大队):0431-2700303 长春市北京路文化胡同公安厅1栋2门212号李桐:0431-5938393李影:0431-2749435 长春市北安路付21-13号2门503号闫力丰:0431-7931582 长春市龙泉路南一胡同8号 226栋中门吕庆玲:0431-5648111-58177申明莲(三大队)传呼:0431-126-5829274<p>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学习班(严管班)0435-85375089<p>王丽梅(立梅/莉梅)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郭家村,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1048信箱(邮信时建议写此地址)邮编130114预政科:朱狱警0431一81234733监狱长徐广生:5375001副监狱长高明雅:5375002副监狱长王杰:5375003改造副监狱长武泽云(此人伪善专门断章取义诋毁大法):5375004 85375001狱政科科长:魏丽慧:85375007教育大队85375089刑罚执行科副科长唐亚娟:5375010狱政科副科长厉剑(此人伪善专门幕后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5375007教育大队队长张淑珍办公室电话:85375030医院院长宫云霞电话:85375095 85375039其它电话:85375011监狱办公室主任王景华:5375038监狱医院电话:5375084  5375008接见室:5375036一监区:5375020二监区:5375021三监区:5375022四监区:5375023五监区:5375024六监区:5375031(原号码为5375025,与十二监区合并后改号)七监区:5375026八监区:5375027九监区:5375028十监区:5375029十一监区:5375030十二监区电话:0431-5375031十三监区电话:0431-5375033 吉林省司法厅     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46号 邮编130051吉林省监狱管理局   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46-1,邮编130061电话:0431-2750016  纪检委0431-2750061、2750057<p>电话区号(0431)监狱长:赵明、刘铁海、武泽云、高明雅、王力军。狱警:(玖道监区)徐玲、吕惠玲、李兰英、宫云霞、于凤珍、米雪云、常洪光、从爱萍、程清仁、唐亚娟、曹洪、孙秀生、张彦、苑志敏、赵冬梅、侯岩、王万友、王晓辉、周丽华、张渠、郭海、蒋可佳。<p>主要恶警:监狱长武则云,“攻坚办”头目周园,狱政科科长励剑,监区长曹红(教育队)、付淑萍(十二监区)、于秀艳(六监区)、郭队长(八监区),管教李海艳、杜研、张晨雨、魏丽会等等。倪笑红(倪红)
    吉林省女子监狱(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 通信地址:长春市1048信箱;  邮编:130022  区号:0431吉林省女子监狱(431-5375038,431-5375035)办公室电话:0431-5375004 电话0431-5375073监狱电话: 0431-5375089、监狱医院: 5375084、 5375008徐广生 监狱长 0431-5375001 宅0431-2725199 13704362518高明雅 副监狱长 0431-5375003   13604425882王 杰 副监狱长 0431-5375002 宅2842148  13504482003武则云 副监狱长 0431-5375003 宅8694030  13604449573赵希军 纪委书记 0431-5375000 宅7908699  13604362560办公室 0431-5375038狱政科副科长历剑:0431-5375007刑法执行科副科长唐亚娟:0431-5375010、监狱办公室主任王景华:0431-5375038监狱接见室:0431-5375036、一监区办:0431-5375020二监区办:0431-5375021、三监区办:0431-5375022四监区办:0431-5375023、五监区办:0431-5375024六监区(由原六监区和原十二监区和并而成)办:0431-5375032,七监区办:0431-5375026、八监区:0431-5375027九监区办:0431-5375028、十监区:0431-5375029十一监区办:0431-5375030、十二监区(原十三监区)原:0431-5375031,十三监区(原十四监区)办:0431-5375033。 教育监区:电话0431-5375040、0431-5375009负责人:曹队长、魏丽会干事、韩干事<p>女监恶人榜:原教育监区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曹红现教育监区队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恶人之一:倪笑红队长:张淑玲、于丽红恶警:刘晓华、杨曦、沙丽丽张淑玲

    更新日期: 2018/12/31 3:3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