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冉素华

简介:
冉素华
(Ran,Suhua), 女 , 年龄未知 , 贵州都匀法轮功学员,都匀市剑江化肥厂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冉素华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勒索、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她和都匀十四位同修上北京上访,元旦那天下午一点半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横幅被邪党花纳税人的钱在社会上雇的人渣抢去,那些人还对她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将她俩劫持到天安门附近的一个大院里。元月三日邪恶又把她和小龚及其它女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北京延庆看守所,问她们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还给她们照相,不配合的就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元月九日,都匀市610罗中福叫她们签字,签一个,就喊“蹲下”并拳打脚踢。喊到冉素华签的时候,她就签师父的诗。罗中福气得直说:“上次在小围寨派出所写‘法轮大法好’就没抓你坐牢,这次新帐老帐一起算。”

元月十日,看守所所长叫狱警带冉素华和小龚到他办公室:问她俩炼不炼法轮功,小龚没说话,冉素华说:“不炼还是甚么法轮功学员?”所长对她破口大骂,并说还想踢她两大脚。一个外号叫杨辣鸡的警察逼她们出操、军训。第二天早上罚冉素华跪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到中午开饭时才叫她起来。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都匀市在当地闹市区都匀火车站召开专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公捕公处的丑恶闹剧,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证实大法以及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捆绑并胸前挂牌示众。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十二名去京上访和四名发资料的学员被分别非法劳教,杨红燕、陈鼎媛被拘捕(待判劳改),郑振棠、林睦华、贾运莲、林应华、罗灿华、时菊英、龚国英、宋匀平、王文秀、潘月华、肖礼群、陈炬生、梁荣奇皆被处劳教三年,闵杰、冉素华被劳教二年半。

冉素华六名女学员被劫持到中八女子劳教所。到了那里,他们利用邪悟人员给她们洗脑和做转化工作,没有被转化的学员,她们就安排八个吸毒人员对她们罚站、蹲小号、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不准提师父和大法,如果提,八个吸毒犯就按住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她结束了两年多的冤狱。回家后,恶警找到她单位领导,说她转化不彻底,不准单位领导给她发工资,她找厂书记丁友清,他说她思想不稳定不发,她父亲又去找才同意从四月份发工资,房子也不安排她住,只好在外边租房子。

小围寨派出所片警石胜华还经常骚扰她的亲人打听她。二零零三年十 月,她在剑江化肥厂河西宿舍卖菜,他们怕她在那里讲真相,就安排她在厂家属区打扫卫生每月才给她一百二十元。

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单位保卫科科长周文叫她到公安科,问她:“还上不上北京?”她说:“大法需要我上我就上”。十月底又找她到保卫科,说要在她单位办“学习班”说她是年轻人要配合他们的“工作”。她问:“怎么个配合法?”他说:“要交四五千元。”“我没钱交,我吃饭都成问题。”周文说:“单位可以帮交。”她说:“谁交这个钱谁陪,反正我是没钱交,我也不会陪这个钱。”周文威胁她说:“工作和法轮功你要哪个?”

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日中午,都匀市公安局张健、厂保卫科刘宗英、居委会贺琼等十几人把她绑架到洗脑班。第二天早晨他们叫刘宗英和贺琼先去吃早点,然后再给她打早点(羊肉粉)过来给她吃,她说:“我不吃,我要回家,我要回单位上班”。刘宗英劝她:“你就是想要跟他们讲甚么做甚么,也要吃点东西才有精神跟他们说”。她还是不听她的劝说,刘宗英说:“你就是鹅卵石,我劝你这么久了,你也该暖化了”。看她劝成这个样子,她就吃了她喂的粉,含在口里还没等咽,马上口发麻眼发乌头昏胸闷腹痛尿频等不良现象出现,她马上到卫生间吐掉,原来他们在粉里放了毒。

关洗脑班的第四天,半夜十二点,她被打雷声惊醒,冉素华赶紧起来看她们都睡熟了,她轻轻打开房门,出门撞到楼梯,爬上空心墙,翻过白天焊的防跑网丛四米多的堡坎跳下跌在公路上,她的腰椎和胸椎受伤,爬起来心想她是炼功人没事。她弯着腰跑了上千米腰慢慢伸直,遇到一辆的士,听司机讲这地方叫“普金桥”,才知道她被迫害的地方叫“普金桥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晚冉素华从洗脑班走脱,流离失所在外。

二零零五年听说有一位学员到遵义凤岗县发数据被绑架,她决定去声援他,到了凤岗县发现她的电话本丢失,她到旅店休息准备第二天到凤岗看守所去看同修,当晚十点多凤岗公安局来旅店把她绑架,是小眼睛科长、任伟、肖霞三个警察把她带到凤岗公安一科,把凤岗洗车工捡到的电话本给她看,说上面的指纹和他们查房时叫她写的那张纸上的指纹是一样的。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小眼睛科长、秃头、任伟、何玉华四个恶警拉上窗帘把她的双手铐在她的背后,逼她跪在扫帚上用手打她头和脸,问她和哪些人到了这里,她说就她一人他们不信,到了中午他们打她打得也累了、饿了;就安排何玉华守着她其它人去吃饭,何玉华把她手上的手铐铐在她胸前,叫她坐在墙角的椅子上,不一会儿她就昏死过去了。他们吃饭回来又把她的手反铐着,逼她跪在扫帚上,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她说是捡的。

五名恶警一哄而上,踢她的胸部、头和脸,到了晚上八点多她被他们打的快支撑不住了,就像中午那样又要昏死过去。他们拿出被他们抢去她包里的小镜子给她看,镜子里的她脸、头被打的变了形,再这样下去她可能被打死,这不就正应了江泽民讲的打死不查根源,打死算自杀了吗。她说她叫冉素华,从都匀洗脑班逃出来,住在贵阳,他们抄了她住在贵阳的小屋。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九日,冉素华被劫持到凤岗看守所,她买了写信的纸和笔,给凤岗县的县长、公安局的局长、警察任伟、何玉华、检察院的院长、武警中队的队长、值班武警及看守所的所有狱警和各号室犯人共二十九封。

有一天,看到犯人写的《监狱报刊》上说,中央最高检察院副院长到凤岗县,她写了三封控告信。第一封信是状告江泽民私自挪用国库公款一千个亿迫害法轮功。第二封是状告全国610在都匀市办普金桥洗脑班,敲诈勒索她四千五百元,都匀市委书记兰天全,小围寨镇政法委书记张中平在粉里下毒想毒死她。第三封状告都匀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她到洗脑班,三封信请狱警何燕上交中央监察院副院长。何警官没敢交,扣压没敢寄出去。看守所的恶警怕她再写真相信,把她的笔和纸收了,监室日记也不叫她写了(因为她在监室日志上写:她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冉素华被白德新、陈指导员、何艳劫持到第一女监。冉素华被转到羊艾八监区遭受迫害,包夹犯人监视她,不准她动笔,动不动就吼她、打她。连打饭都要受她们的限制。冉素华被羊艾监狱恶人谢凤仙、朱洲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她又被转到五大队。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冉素华结束了两年多的冤狱。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私闯民宅非法劳教人身侮辱绑架/劫持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洗脑/送洗脑班强行施药抄家毒打/殴打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
贵州都匀市冉素华遭劳教、判刑迫害经历
遭贵州省羊艾监狱迫害的大法弟子
贵州省610歹徒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2001年3月10日大陆综合消息

责任单位及恶人:
贵阳公安
都匀市政法委610办公室 : 罗忠福
都匀市公安局 : 张健
羊艾监狱(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地址:贵州省贵安新区湖潮乡羊艾茶场<br>邮政编码:550032;电子邮箱:2641487400@qq.com<br>办公电 话:0851-83380667;83380762、8338083、83380761、83380209<p>恶人榜:甘明慧、田维维、孙凤云、白菊、周孔仙、吴祥芬 : 朱洲谢凤仙
遵义凤岗看守所
凤岗公安局 : 任伟肖霞何玉华

更新日期: 2016年4月13日 22:31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