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孙利龙


    演示图三:用电棍电击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情景惨不忍睹、绑在铁椅子上电棍电击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酷刑演示:用腰带抽打 毒打


    演示图 抻床2

    简介:
    孙利龙
    (Sun,Lilong),男 ,51岁,吉林通化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

    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孙利龙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监狱遭受长时间暴打、「死人床」、坐板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五十一岁的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孙利龙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在《刑事控告书》中,孙利龙写到:「早晨,犯人都出工了,五个恶犯把我棉衣棉裤扒掉,四个人一起拽着我的胳膊和腿,一个人拿着带钢头的皮带,往我身上猛抽猛打,直到打累了,再换下一个接着打。五个人抽了我上百皮带,打的我皮开肉绽,线衣外面一摸都是血。」
    抻床,又叫「死人床」,孙利龙说:「通化的(法轮功学员)张宏伟被上抻床迫害,狱警利用犯人整天整宿的随意折磨张宏伟,用针扎他的阴部,腰底下垫球、针头等东西,使身体弓起来,痛苦不堪;还用袜子、破布堵嘴,不让上厕所等等。抻完再固定,连续六十八天。」
    下面是孙利龙在《刑事控告书》讲述的他被吉林监狱迫害的部份事实。

    【挂条幅 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看到电视、报纸、广播到处都是一言堂的污蔑、诽谤、打压、恶毒攻击法轮大法,没有一点说理的地方,如「文革」又一次到来。想到他们这样针对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老百姓,还自称是人民的「公仆」,我就做了一面「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挂到了市政府的楼上,想让领导知道一下真实心声。
    结果,国保大队长荆全贵就带人强行撬开我租住的出租屋的房门,绑架了我,并送到通化市公安局刑警队进行酷刑折磨。

    【通化刑警队的酷刑】
    他们给我戴着黑头套送到了刑警大队的酷刑室。在那里,支队长王毳毳跟我说:「到这里来的人都没有活着的,都是被判死刑的人。」然后他们三个警察就对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他们先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往我的嘴里、腋窝、阴部、大腿根等敏感部位猛电,又扒下我的衣裤,只穿个裤头,推着铁椅子放到厕所里,开开门窗,用凉水浇。四月的东北,天还很冷,冻的我直打哆嗦。他们没达到目的,又把我带回审讯室,拿来准备好的辣根,往鼻子、嘴里挤,看不起作用,就拿了个空水桶扣在我头上,几个人同时在外面敲,敲了很长时间,又用电棍电,拉到厕所里浇凉水,又拿出打火机往肋骨上狠劲摁压,按的我的肋骨像折了一样。 他们又去找屎,企图灌我,但没找到。
    反复的电击,使我身体随着强烈的抽动,一蹦一蹦的,虽然有两个人摁着,但还是把铁椅子都带起来了。
    更为卑鄙的是,他们还拿了很多李洪志师父的像,进行侮辱。所有这些行为都不是一个哪怕有一点良知的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他们却在江氏的邪令下披着警服,耍尽流氓。直到电棍都没电了,他们才罢手,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那天王毳毳说:「明天我不干了,快换别人来吧!」我想,如果没有江泽民的邪恶命令,他们也不愿意这么行恶吧?

    【吉林监狱的酷刑折磨】
    这一关就到了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东昌区法院以「刑法三百条」,非法判我十年,十二月十二日,送进吉林市第二监狱。吉林监狱是人间地狱,酷刑之惨烈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
    到达监狱后,狱方把家里给拿的棉衣、棉裤、毛衣、毛裤、带颜色的衬衣、衬裤等三十多件衣物全部没收,只留下两套线衣线裤,逼着穿上囚服,到监狱医院体检。

    1.暴打
    我被分到全是暴力罪犯的五大队监区,我刚坐下,牢头也称「包队」叫王伯友的犯人上来就一顿拳脚,把我从板上打到地下。我大喊「打人了」,没有任何警察来管,反倒又上来两个犯人一起打,我冲出屋,跑到走廊里,大叫「打人了!」结果又被犯人们抓回去暴打,直到打累了才住手,整个过程无一狱警或监管人员出现。这就是这里的「管理方式」与「水平」。
    第二天,五监区的姓费的狱警带了两个犯人叫我到楼头的小屋谈话。费某某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就出去了,接着那两个犯人进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暴力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费狱警才进来,对两个犯人的暴行熟视无睹,不闻不问,只是让他俩把我架回屋。
    因为不写「四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狱警每天利用重刑犯折磨我。他们用加分减刑的条件唆使重刑犯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酷刑。
    第一周,他们对我软硬兼施,从无故用竹条敲脚踝到拳打脚踢,到恐吓假劝。看我不为所动,第二周,他们开始连续七天七夜不让我睡觉,叫「熬鹰」。
    这样过了半个月,看我还没写,早晨,犯人都出工了,五个恶犯把我棉衣棉裤扒掉,四个人一起拽着我的胳膊和腿,一个人拿着带钢头的皮带,往我身上猛抽猛打,直到打累了,再换下一个接着打。五个人抽了我上百皮带,打的我皮开肉绽,线衣外面一摸都是血。
    恶犯们又说:「把他绑上床,抻!这些炼法轮功的人谁都没超过七天,就他半个月了,不往死整,不行了。告诉你,这是监狱,打死的人多了,哪个月不得死几个?有的尸体都硬了,还挂上吊瓶开着警车一路叫着,假装抢救呢。在这里,死个人就像死个蚂蚁,这叫敌我矛盾。你看哪个死的人家属把监狱告赢了?干部发的话,给他上床抻!」
    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违心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写了一遍「四书」,他们说不行,还要被毒打一遍,最后照抄一遍,才算过去了。没过几天,我觉得这样做不对,修炼真善忍没错,所以就写了声明,将「四书」作废。等队长下队,我把声明给他,他看后,气的撕掉了,啥也没说就走了。

    2.关严管室的抻床(又称「死人床」)
    有一次,我在屋里讲法轮大法好,有个犯人出去报告了狱警,我被押进了严管室。严管室是监狱成立的最邪恶的折磨人的地方。这里最邪恶的地方是抻床,也叫「死人床」。为了折磨炼法轮功的学员,他们把原来一号一栋小楼都腾出来,准备了二十多张「死人床」。
    床的结构原理是这样的:在一条大铺上,按人的两臂两腿分开抻直的距离,分别在铺下镶进四大块铁板,上面分别钻几排带螺丝的眼,把铁用车床车成能铐上手腕和脚腕的扣子,铐口边上能拧螺丝,下面是螺丝扣,按人体高度,移动在相应那排螺丝上,再打开铐子,两个人在两边一抻,扣在手腕上,拧上螺丝。另两个人拽腿,差点距离时,用脚蹬肩膀,扣在脚腕上,整个人就起空了。抻十多分钟,活动活动手腕,说怕抻坏。边抻边活动,手腕像掉了一样,更疼。整个胳膊和腿的骨头抻开,如掉了般剧痛。一般不超过半个小时,即便这样,有个犯人抻完就永远瘸了,上告也得不到受理。还有的就活活痛死。这一切都是恶警指使犯人堂而皇之的干的。
    那个严管犯人的头儿叫「大刚」(王志刚),为了多挣分减刑,他经常抻人。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上过抻床,张闻被抻的两个脚腕、手腕都磨烂了。结痂后,血痂里还继续流血。因为手铐是铁板做的,抻时稍稍一动,手腕、脚腕就磨坏,有的手铐陷进肉里很深,几个月都不好。通化的张宏伟被上抻床迫害,狱警利用犯人整天整宿的随意折磨张宏伟,用针扎他的阴部,腰底下垫球、针头等东西,使身体弓起来,痛苦不堪。还用袜子、破布堵嘴,不让上厕所等等。抻完再固定,连续六十八天。

    3.坐板
    除了抻床,每天坐板也是这里折磨人的重要方式。坐板时,要求盘腿挺胸,衣服给抹平,稍有不平,就会招来值班的五个犯人的连踢带打耳光。每天从早晨四点五十分一直坐到晚上十点,期间除站排放毛(上厕所)两次,三顿饭三个窝窝头外(每顿饭不得超过五分钟),其他时间都得坐的溜直。室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值班的犯人来回在地上走动,走到谁跟前时,谁心里都捏把汗,丝毫不敢动。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折磨一点不亚于直接遭受酷刑。这样,一般不超过半个月,屁股都得坐破。挺过一个月磨出茧子后,才不太疼了。但那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回想起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之前,大家安静、祥和的炼功,与人为善,人心归正,那时很多修炼人家即使是住楼的,连门都不锁。人心安定,社会和谐。从江泽民开始迫害的这些年,民不聊生,家无宁日。公检法机关更是枉法败坏,上访有罪、因言获罪、任意截访、办洗脑班,非法拘禁公民,都是镇压法轮功之后滋长出来的社会毒瘤。
    人生苦短,人命关天。请检察院、法院一定正视江泽民的罪恶,依法立案,公正审理,还公平正义于天下。
    ***********************
    2002年4月23日早晨,国保大队长荆贵泉,有人拿钥匙开孙利龙他们住的房门。他们把孙利龙头套上方便袋推上车,进这里来的人都没有活着的,都是被判死刑的人。只要你承认市政府的旗是你挂的。后来知道他是通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队长王毳毳。

    孙利龙被拖进地下室的厕所里,强行脱去衣裤,只留个裤头。他们把孙利龙铐在铁椅子上,打开门窗,往孙利龙头上浇冷水。东北四月的天气还很冷,冻的孙利龙直哆嗦。见没达到目的,就又把孙利龙又带回审讯室,拿来准备好的辣根,往鼻子里、嘴里挤,一大管都挤进去了,孙利龙吧嗒吧嗒嘴,没觉的怎么辣。王毳毳看看孙利龙说:白花钱了,是假的吧?又用鼻子闻一闻。

    接着他们拿来个水桶,扣在孙利龙头上,几个人同时在外边敲,敲了很长时间;又开始用电棍过电;再拉到厕所里浇凉水;拿出打火机往肋骨上狠劲摁压,肋骨好象折了一样;又去找大便,企图给孙利龙灌,因没找到只得作罢。

    然后又回审讯室,又接着用电棍电孙利龙。拿大电棍往嘴里、腋窝、阴部、大腿根等敏感部位乱电,双手、身上也无处不电。电击时强大的电流作用下,使孙利龙身体随着每一次电击强烈的抽动,一蹦一蹦的,虽然有两个人摁着,但还是把铁椅子都带起来了。他们还拿了很多李洪志老师的像,散到我屁股上、阴部、地上。

    这时孙利龙猛然想起了师父的诗《无存》,喊道:“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这时电棍没电了。王毳毳说:明天我不干了,快换别人来吧!610的副主任刘景学(原老站派出所所长)又来耍特务手段,把有多少资料点、去了什么地方,每个点在哪,一一都说出来让孙利龙听。以此来获取他们所需的信息,加重了对孙利龙们的迫害。

    2002年11月,东昌区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这一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枉判李占武十三年、叶松长十三年,侯庆华十二年,孙利龙被判十年重刑。同年12月12日送往吉林市第二监狱(即吉林监狱),后来侯庆华被转至四平监狱迫害。

    孙利龙被分到吉林市第二监狱(即吉林监狱)五大队,牢头也称包队,叫王伯友,膀大腰圆满脸杀气,他告诉我:这是五监区,也是暴力监区,监狱里的暴力罪犯都在这个监区。在这儿不许说话,溜直坐着!“坐板”。

    在那个邪恶而艰难的环境中,虽然白天对法轮功学员们看管的很紧,晚上夹控孙利龙他们的犯人不注意,他们就互相鼓励、交流。有次他们在上铺一起围着发正念,吓的看他们的犯人不敢上来,马上去报告到队长林志彬,就是他叫犯人残酷折磨孙利龙他们的。此人因骗犯人家属的钱,被家属录音、告发,后来被抓进看守所。

    2002年12月到监狱在洗脑班遭犯人毒打不让睡觉折磨,2004年3月因抄写经文被押严管迫害2个多月,后因身体不行才被放出。

    2005年10月30日,孙立龙早晨微闭着眼、双盘在吉林监狱上铺床头坐着。犯人王建新,带着犯人王和照他脑袋就两拳。孙立龙一抬头看时,王建新不由分说拳脚齐上一顿踢打,一边打一边说,“叫你炼功!”

    打完一阵后,王建新乱翻一气,撕下几张写字的本。王和又上来拳打脚踢一顿打。而王建新过来扯着孙立龙的衣服,跟王和说,翻他的兜。孙立龙推开他们抓衣服的手,喊了一句:“谁给你的权力叫你翻我兜。”他俩当时都住手了,瞪着眼瞅着他。这时大队管事的沈宝珍喊了一句“是政府让的”。当时满屋子的人,孙立龙指问他是哪个政府叫他们可以随便打人、翻兜。王建新说了一句:“看着他,我找行政来翻他的兜。”呆一会儿,王和看看行政干部没来,也下去了。

    孙立龙脑袋疼,说话嗓子都疼,躺了一天没吃饭。晚上王建新收工回来看孙立龙没起来,问别人知道孙立龙没吃饭,他害怕了,承认了错。

    孙立龙,被关在五监区,因拒绝和教育科“谈话”被关严管。
    被关进“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九十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从早上五点三十分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严管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洗脑/送洗脑班剥夺睡眠毒打/殴打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诱骗/利诱绑架/劫持坐板不给穿衣服清身打骂推、掰、撅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电击坐/锁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抻刑其它酷刑践踏信仰“死揣”逼迫放弃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十年冤狱-吉林通化市孙利龙遭受的酷刑
    吉林监狱的罪恶(图)
    吉林监狱部份黑幕曝光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被冤判十年-吉林省铁路工人控告江泽民

    相关单位及个人:
    吉林监狱恶人恶警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名单:
    李永生,教育科干事 李壮,教育科科长 刘长江,负责政治
    李强,正监狱长 刘伟,副监狱长 郭东彪,五监区干事
    王士杰,刑法执行科科长 王彦青,教育科干事
    谭付华,狱政科科长 杨小天,看守队队长 王志青,十一监区队长
    魏向辉,十监副队长 胡忠学,十监干事 岳钢,九监区队长
    崔云彪,九监区队长 赵英彪,八监区管教 岳言明,原二监区队长
    张健,二监区管教 李玉娇,二监区队长 刘显章,狱政科副队长
    武东丰,十一监区队长 林志斌,五监队长 唐国中,十一监区干事
    崔军,七监区队长 张宝志,干事 张键华,五监区管教
    孟海波,二监区管教
    吉林监狱电话总机0432-4881551
    监狱分机号
    3001---监狱长李强 3002---副监狱长王玉范 3003---副政委刘长江
    3004---副监狱长王成武 3005---副监狱长刘伟 3006---贺长明
    3007---李士进 3008---赵信超 3300---领导值班室
    3009---办公室 3020---干部科 3021---干部科
    3022---宣传科 3200---团委 3024---纪检
    3026---工会 3666---狱政科 3028---管制
    3040---教育科 3999---刑罚执行科 3077---驻监组
    一监区---3061 二监区---3062 三监区---3063
    四监区---3064 五监区---3065、3085、3095
    六监区---3066、3086、3096 七监区---3067、3087、3097
    八监区---3068、3088 九监区---3059、3089、,3099
    十监区---3110、3120 十一监区--3111、3131

    责任单位及恶人:
    通化市政府 地址:吉林省通化
    东昌区法院 
    通化市国保大队 
    通化市公安局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吉林监狱,邮编132012总机0432-64881551监狱长信箱:jilin_jianyu@126.com<p>狱政科:0432-2409418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名单:吉林监狱现任监狱长王昆电话:13944682121原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0432─4881551转3001 手机:13843218517吉林监狱政委:刘长江,负责政治 电话: 4881551转3003手机:13904429905 宅电:0432-2497756副监狱长:王玉范 0432─4881551转3006 手机:13804411837狱政科科长:谭富华 0432-4881551转3040 宅电:0432-4832386 手机:13644478377教育科干事:李永生狱政科科长:刘 伟 0432-2409418一大队队长:赵荆:0432-4881551转3085 五大队队长:队长林志斌(此人最为邪恶)四大队干事:张贵林六大队队长:庞洪军<p>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地址: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通信:吉林省吉林市315信箱,邮编132012(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15监区,2018年春夏之际改为9监区。之前一直非法关押着40左右个法轮功学员。)王建新王和沈宝珍
    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位于通化市新华大街299号,通化市医院正对面,东昌公安分局5楼。荆贵泉
    通化市刑警队 :王毳毳
    通化市610办公室 主任薛玉亮,手机:13904451512刘景学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吉林监狱,邮编132012总机0432-64881551监狱长信箱:jilin_jianyu@126.com<p>狱政科:0432-2409418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名单:吉林监狱现任监狱长王昆电话:13944682121原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0432─4881551转3001 手机:13843218517吉林监狱政委:刘长江,负责政治 电话: 4881551转3003手机:13904429905 宅电:0432-2497756副监狱长:王玉范 0432─4881551转3006 手机:13804411837狱政科科长:谭富华 0432-4881551转3040 宅电:0432-4832386 手机:13644478377教育科干事:李永生狱政科科长:刘 伟 0432-2409418一大队队长:赵荆:0432-4881551转3085 五大队队长:队长林志斌(此人最为邪恶)四大队干事:张贵林六大队队长:庞洪军<p>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地址: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通信:吉林省吉林市315信箱,邮编132012(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15监区,2018年春夏之际改为9监区。之前一直非法关押着40左右个法轮功学员。)林志滨王伯友王志刚
    通化市国保大队 :荆全贵

    更新日期: 2016/8/24 2:5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