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孔令金

简介:
孔令金
(Kong,Lingjin), 男 , 65岁 , 黑龙江省勃力县法轮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孔令金、妻子孙淑琴、邻居曲晶红正在他家里炼功,新华派出所所长赵万奎代领六、七个警察从邻居家翻墙跳到他家,把他家翻腾的底朝天,把他们三人从家里抓到拘留所,他们三人被(以‘扰乱秩序’的名义)拘留了二十一天,每人被罚款一千五百元,饭费二百一十元,这些都不给收据。以后这些警察经常到他家骚扰,使他们生活受到了干扰。并把他们的身份证扣押至今,出门坐车都被查不能出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七台河市警察由勃利县新华派出所片警带领到孔令金家,当时他正在上班,晚上六点钟把他从打工单位强行绑架到他家把他家翻腾的六门到底,然后把他和妻子绑架到拘留所,然后把他转成刑事拘留转到看守所,妻子孙淑琴被关押了19天后放回。一个月后七台河市‘六一零’把他们四人(男法轮功学员)送到绥化劳教所,将他劳教二年。”

孔令金在劳教所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逼迫写保证放弃修炼、转化;被包夹,睡觉、上厕所等等都被警察安排的普教看着,学法炼功是根本不可能了,而且每天被逼走队列训练,被迫做奴工生产,最多十几个小时,就是一个姿势长时间坐着椅子劳动,装牙签、挑牙签等等。

二零零六年秋,当时孔令金因血压高,走队列有些跟不上,恶警就把孔令金弄到卫生所强行注射一种不明药物。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大队副指导员龙奎斌恐吓,辱骂等,逼孔令金参加队列训练,当孔令金说原来还能走队列,打针后才出现走不动路的状态,在场的一中队副队长李成春破口大骂,并不许孔令金再说下去。劳教所还叫普教侯士臣和韩普江二人按着孔令金强行打针。

二零零七年四月一天早上,孔令金突然倒在地上。狱警带他到医院检查,竟称一切正常,现仍每天逼他到车间干活。孔令金实在头昏不能挑牙签,要求装盒,恶警也不让他休息,晚上仍然要坐小板凳到八、九点才能上床。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一天早晨打扫卫生,大法弟子孔令金突然晕倒,经过狱医检查高血压。

等到二零零七年夏天,孔令金血压高达二百五十五,低压一百九,两次晕倒,但恶警刘伟在车间公开叫嚣:你不转化三百五我也不放人!

孔令金在劳教所回来后,腿脚不灵活,走路费劲。二零一零年冬天他骑自行车,腿脚不灵活,摔倒了,结果把腿都缠到车把上,费好大劲腿脚才弄出来,站起来,非常吃力的推车回家;有一年秋天,他上山一下就不行了,坐在地上就吐上了,腿不好使了,走不了了。有一回我们上西院亲家去吃饭,才几步远,他十五分钟都没走到,就走不动。

即使这样,迫害人员还要对孔令金实施绑架,对孔令金一家又造成很大精神压力。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孔令金夫妻发现自家居住的巷道东西出口处各有一辆可疑小车停放,孔令金骑电动摩托从东出口出去,小车就急速追赶孔令金,最後孔令金终于把小车甩掉,成功走脱。有一次直接到他家西院的亲家查看,孔令金亲家出门,恶人还跟踪,企图找到孔令金。

孔令金夫妻被迫离家出走一个多月,在二零一四年元旦后,大年前才回家。

本来身体非常健康的孔令金,在遭受劳教所药物等迫害后,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不幸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上离世,终年六十五岁。在孔令金不幸离世前夕,他腰痛、腿疼的走不了路,躺床上翻身都翻不了,上厕所都去不了。

迫害类型:
非法拘留勒索钱财注射不明毒针非法劳教高强度超负荷劳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劳教所药物等迫害 好人孔令金不幸离世
曝光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和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绥化劳教所对孔令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被迫害、勒索情况

责任单位及恶人: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br>电话:0455-8355907<br>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 李成春韩富江侯世臣龙奎斌
新华派出所 : 赵万奎

更新日期: 2017年6月13日 21:3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