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天津大法弟子

    简介:
    天津大法弟子
    (Tianjin,Dafadizi),性别待查,年龄未知,在2003年前,在五大队任指导的杨指导员和后来的常教导及佟大队长和杜队长(近30岁),还有其它各大队的恶警,为了加重迫害就利用刑事犯来充当打手,给表现卖力的犯人减刑。他们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的目的,用尽了各种手段:长期不让睡觉,有的队时间长达半个月到一个月之久。最多每天晚上能睡2到3个小时。有时白天干活,夜晚罚站。

    恶人们用刑时经常选在晚上,方法多种多样如:强迫法轮功学员双盘后把人塞到离地面只有一尺高的床下,只许露出头部,两只胳膊要悬空,不能接触地面,稍有不到位或坚持不住就用鞋底子向头部狠打。严管期间不给水喝,不许大小便。

    三伏天长期不让洗澡,不长时间,学员的身上都生了疥疮。不法人员们又生一计,强迫大家扒光衣服在太阳底下曝晒,一晒就是一天,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几天过后有的学员腿部下肢全部溃烂,身上大面积疥疮,连双手都是疥疮,流着脓。就是这样脏的身体每天还被强迫劳动,用手操作,做豆制品加工,还有各大饭店及饭馆所用的卫生筷子都是经这样的手包装出来的。

    在强制劳动时,恶警队长利用犯人监管,手里拿着棍子看到哪个学员动作慢了就拉出来一顿狠打。有的学员因长期缺觉,干活时打盹睡觉经常被打;还有的学员因屁股全是脓疮痛的坐不下,就双膝跪着干活,收工后回到号里还要被强迫长时间“坐马扎”,背向门口,不许有一点动静。如果有一点声响暴徒就会突然从背后拳打脚踢。大多数学员屁股溃烂生疮,坐马扎上痛的钻心,脓血和裤子被撕裂开来,在坐不下时再粘,再撕。

    很多学员身躯变了形,上身驼背,下身痛的一瘸一拐。就是这样还要被强迫集训长跑。后来年轻的杜队长想出办法,叫几个犯人按住一个学员用刷子把身上结了痂的疮刷掉,然后用冷水浇身(在冻天里);过两天后结了痂再刷掉,伤口鲜血直流,痛的学员大叫不止,名为“治伤”,却不给上药。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是如此不放过,尤其在冻天里,要强迫学员每天洗冷水澡,满身的伤,再加上冷水浇,事后不管发烧多严重也要干活。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安排犯人“包夹”,一切行动寸步不离。学员间不许说话,如果被发现说话,就被拉进卫生间用备用好的棍子(在水缸里经长期被水浸泡过)毒打一顿。学员们因为身上长了脓疮,所以不允许碰屋内的任何东西,如果身体碰到床边就要挨打,不许学员们睡床,每天就铺块木版钻到床下睡觉。有一段时间连木版都不许用,就只好找一个方便面纸盒打开了垫在地上睡觉,起来后把纸盒藏起来下次再用。

    每天早晨不到五点起床开始一天的劳动,直到晚上十一、二点。做出口的产品时(如插花)为了赶任务,晚上加班时怕上级检查,经常被哄进厕所、卫生间干活,在很脏的地上没有任何劳动条件的情况下做插花工艺。晚上都被强制集体在队里排队,单腿下跪问队长好。天津大法弟子不跪,姓杜的队长就用胶皮棍打,打完之后,叫两个刑事犯,拳打脚踢。

    每个月的接见日,经常是被限制的,哪个学员被用刑后要伤好以后才能够和家人相见的。每次会面时都在众多的队长监视下和亲属交谈,劳教所里的暴行是不得传出的,每次接见后,杜姓队长都要亲自查物。

    2003年农历新年后,强行转化,专门成立了一个队突击转化,有个姓常的指导员,具有特种手法,加班加点,搞电刑(15万伏的电棍)时,为了不让人听见用刑,把录音机放音乐声音放到最大。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电击暴晒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高强度超负荷劳动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禁止学员相互说话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惨无人道的行径

    责任单位及恶人:
    双口劳教所 双口劳教所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引河桥西八公里处。常指导杜颖欣杨志秋佟秀和(董秀和)

    更新日期: 2006/2/1 23:1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