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徐宏明(洪明)

    简介:
    徐宏明(洪明)
    (Xu,Hongming),男 ,17岁,黑龙江集贤县太平镇大法弟子。

    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十三岁,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身体健康、家庭的和睦、生活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他把写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带到四马架乡的集市上打开,被一个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恶意撕毁了。

    二零零零年新年,太平镇派出所和六一零叫村书记史和其它的一些党员干部挨家骗说到乡政府开会,把他们强行推上车押送到集贤看守所,强迫写保证书,而且扬言,每人必须叫家里人拿2000元的现金才可以放人。

    二零零零年农历新年刚过去,他爸爸被看守所、“六一零”恶人欺骗写了 “保证书”,恶警还骗走了两千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廿五日清晨一点多钟,太平镇派出所的所长杨柏林带着一群恶警,闯入家中翻箱倒柜,连姐姐的卧室也不放过,恶所长杨柏林上床用脚使劲的踢并殴打徐洪明,强行把徐洪明带上车,并抄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录音带,大法数据,法轮章。徐洪明的母亲和姐姐被吓得好长时间才排除那种极度的恐惧心理。

    徐洪明被绑架到了派出所,被非法搜走了藏在身上的《转法轮》,强迫说出真相数据的下落。他说不知道,遭几个人一起殴打,把他打倒在地。所长杨柏林用皮鞋使劲的往头上踹,致使他的大脑到现在在疲劳和天热时都干不了工作。之后又强迫 “坐飞机”(大头朝下,手臂挨墙,两腿劈到极限)直到天亮,又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脚尖点地,扒光衣服用竹棍抽打等。

    清晨六点多钟,徐洪明与另两位学员被劫持到集贤拘留所非法关押。刑侦科恶警王岩把徐洪明的鼻腔打出血,还强迫蹲马步,用打火机烧脸,还把满瓶的矿泉水和木棒放在手指缝中间让徐洪明夹,夹不住或稍微一抖动,就会拳脚相加。一直到晚上,拘留所开饭的时间才把徐洪明关入了号里。

    当时徐洪明年龄小,被集贤电视台的记者给录了像,编造假话。刑侦科恶警张井良一边伪善的对徐洪明说话,一边让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之后把镜头对准他,立刻又瞪大眼睛恐吓,徐洪明被迫点了头。十五天后,徐洪明和另两名同修被关入了集贤拘留所后院的看守所。在恶警的纵容下,犯人李强和齐(号长)叫人看着徐洪明不许打坐炼功,不许闭眼睛,不许动,强迫坐在阳光最足的地方晒,稍一动就拳脚相加,抽耳光。还叫犯人丁、刘和另外两人用针扎脚趾和手指,捂着嘴不让喊,逼迫骂师父,打人,说脏话,不给水喝,不吃药就不让上厕所等。

    徐洪明被酷刑迫害了三个月,期间睡觉都是人挨人人挤人,很难呼吸,每天半夜还得值班2小时,遭犯人的辱骂与殴打,由于长时间的坐板和里面的潮湿,徐洪明臀部长了褥疮,身上也长了许多的疥疮。期间徐洪明母亲多次到集贤看守所来看他,看守所的值勤人员不但不让见,还克扣他母亲拿来的东西。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徐洪明和另一位学员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

    那位学员遭610的头子耿和看守所的副所长,恶警成“大”字形强行铐在了铁门上,连上厕所都不准打开手铐,脚铐,并威胁:“如果再不吃就灌食……” 后被抬入了一间挂满灰尘,从来没有人进的屋子里野蛮灌食。恶警用开嘴器强行撬开了唐姓大法弟子的嘴,使劲的往里插管,惨叫声震惊了整个号里。一同被关押迫害的学员高某某对着号门口大喊:“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恶警还说:“闭嘴……臭不要脸……”等一些邪恶的话。这时学员唐某某已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徐洪明与唐和高两位学员,被以“六一零”邪恶头子耿××带领太平镇政府政工书记杨树东、集贤县政保科科长张景良等恶警,秘密强行送往绥化劳教所,没有告诉家属。到了绥化劳教所因徐洪明还不满17周岁拒收。后来当地“六一零”头子给绥化劳教所顶了两万元的人民币,才肯收他们。

    在绥化劳教所遭恶警们用拳脚、电棍、体罚、蹲小号、精神控制。大法弟子们绝食抵制迫害,被拽到前楼灌食,并关在了一个中队,吃饭的时间也不许他们出来。有一包夹人员送饭送菜,不吃就强行灌食。为了强迫徐洪明转化,恶警们经常伪善的给吃一些残余剩饭,欺骗叫放弃修炼。

    劳教所经常强迫大法弟子劳动,看迫害大法的录像,炼太极拳,吃药等。每天五点钟起床,然后点名报数,十分钟整理内务,十分钟洗漱和上厕所的时间,接下来就是跑步,不转化就被强迫跑步。吃饭也是十分钟的时间,而且经常吃一些硬的发霉的馒头,菜里面经常有烟头、杂质和一些沉淀的土。之后就是被迫劳动生产:挑冰棍杆,把弯料、青头挑出来,除了几位年龄大的老同修(视力差)每天一百五十板,其它人员只要不转化必须完成二百板,完不成就加班加点,晚上还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

    一天徐洪明看见三中队的墙上贴了许多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画报),恶人又以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作为造假的借口。徐洪明为了抵制对大法的破坏和对大法弟子的侮辱与世人的毒害,把它撕掉了。遭恶警李××、曾××和另外一名恶警各持一根电棍使劲的电击徐洪明的头部,还把他的头撞保险柜致流了血,但恶警仍不死心,还用电棍往水里电击。

    恶警曾、李、贾,白天把徐洪明单独关在办公室里,强迫不许闭眼睛,强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晚上单独关在一间窗户用纸封闭的房间里,叫两个包夹看着。足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徐洪明被折磨的疲惫不堪,当时徐洪明的体温38度多,被强迫吃药打针。徐洪明不按照要求做,被大打出手。

    二零零三年的农历新年前夕,劳教所为了执行江氏集团的流氓指示,追求转化率,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每天夜里时常从走廊里传来大法弟子的惨叫声,仍不转化的,他们就隔离,把他们弄到四楼(当时四楼每人),给他们上大挂(手脚悬挂起来),上死人床或蹲小号,不转化就不让睡觉,找来一些邪恶的犹大轮番迫害。

    在徐洪明非法劳教期满被释放的时间时,恶警以非典和当地“六一零”不接为由,迟迟不放,妄图向他家勒索钱财,又多关押了徐洪明20多天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的年春,徐洪明又因捡一条大法横幅被恶人举报,遭到了恶警王海军殴打,还扬言叫家人交五百元钱,不交不但不放人,连徐洪明父母一块抓。当天被劫持到了集贤拘留所,在“六一零”的威逼下,又被迫写了保证书,关押了十六天被释放。

    迫害类型:
    交保证金抄家非法关押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火烧炮烙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非法劳教长时间吊拷罚蹲强行施药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暴晒摧残性灌食诱骗/利诱勒索钱财“飞”(“喷气式”)关小号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体罚坐板绑架/劫持私闯民宅铐在某处上其它酷刑不准上厕所电刑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针扎高强度超负荷劳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从十六岁起因信仰而遭受的身心迫害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责任单位及恶人:
    绥化劳教所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集贤县610办公室 齐卫东 手机:15846834555电话:0469-4676615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政府 :杨树东
    黑龙江省集贤县政保科 :张景良(张井良)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派出所 :王海军杨柏林
    集贤县拘留所 :王岩
    集贤县看守所 :李强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派出所 :康俊

    更新日期: 2006/11/8 9:5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