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翠芳

    简介:
    李翠芳
    (Li,Cuifang),女 ,六十多岁,陕西省宝鸡市大法弟子。宝鸡石油机械厂退休会计师。

    她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的七月份四年多的时间里曾经被当地“六一零”和公安部门三次非法劳教、四次拘留迫害,遭受了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几次被打的死去活来。

    遭迫害期间,李翠芳女士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还被扣发退休金、失业救济金、住房公积金、应缴纳养老金、医保在内的一切家庭应得的经济收入。

    她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访。结果还未到信访办,在天安门就被抓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的一个大铁笼子里,被非法关了一天,没有食水。晚上,被带到了陕西驻京办,在那里又被非法了关了几天。后来,为了继续上访,她们从那里逃了出来,又去天安门。最后,在回到宝鸡后的第二天被抓。遭到了当地六一零,公安的非法关押、审讯。关押地点在她们单位。记得当时她被多人从家里绑架到单位:中山东路派出所和中三东路办事处六一零的海某某轮番审问她,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因与同修在原炼功地点河滩炼功,被绑架后在单位被关押了几日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至二十三日在市金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被直接非法劳教一年(第一次劳教)。

    在劳教所,李翠芳被分在教育中队,恶警加大劳动量,不让她睡觉,甚至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休息做奴工。

    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因拒绝去洗脑班,去外地打工,被当地公安六一零等到家中抓人,未抓到她,就绑架了她的丈夫。还到她去打工的老板家搜查,还把她单位领导等人也牵连上,说他们泄露了消息。还逼他们给她打电话,然后飞车去她所在的西安市电话亭抓人,蹲坑,通缉她,还要把她丈夫关起来(这都是他们后来在审讯她时亲口告诉她的),这样致使她有家不能回,也不能去找工作,一直在外流离失所几个月。一直到六、七月女儿要高考,在高考前几天,她回家时,被公安非法闯入家中绑架,拘留。以她在流离失所时去过同修家为由判她两年劳教。

    2001年8月7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刘俊兰,刘红等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王杰、李翠芳。给王杰戴背铐、前铐一个月;给李翠芳戴背铐、前铐一个月(其中背铐9天),李翠芳来例假都不给开铐子换纸,不让睡觉,连吃饭、大小便都不许打开铐子,非法剥夺人身生存、生活基本权利。

    2001年11月25日,大法弟子李翠芳晚上打坐炼功,被邪恶帮手李美丽端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下来,李翠芳依然在水里坐着没有起来,恶者李美丽气急败坏叫来恶警拳打脚踢李翠芳。11月26日早上,恶警体罚李翠芳在车间机房门口罚站。

    2001年底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专门派恶警去辽宁马三家魔窟学习迫害大法学员的经验。2002年3月底,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接到江魔头给拨的80万专款安排劳教所新上任的恶党书记赵小阳对大法学员进行“突击转化”,大集中、小分散。赵小阳的手段极其毒辣,恶警队长集中大法学员看污蔑录像,大法学员进行抵制,赵小阳指挥吸毒犯对大法学员上酷刑。

    大法学员李翠芳被凶狠的恶党书记赵小阳残酷迫害。李翠芳不看录像,赵小阳拿起警棍劈头盖脸的毒打,在其他大法学员进行阻拦后,赵小阳气急败坏揪住李翠芳的头发,拉出会场,单独关起来进行迫害,指挥几个吸毒犯和恶警用拳脚、木板、警棍轮番毒打,直到李翠芳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才罢手。

    赵小阳、赵序、刘政委等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赵说它不怕下地狱,一切由它一个人承受。它狠毒地打骂大法弟子,因为李翠芳抵制收看诽谤、栽赃陷害大法的录像,遭恶警用警棒毒打,遍体鳞伤导致休克。李翠芳苏醒后,恶警让烟民连拉带拖地把李翠芳禁闭7日7夜。

    李翠芳在关禁闭期间被一层套一层的穿两件约束服达一个多月。当时正是七、八月份最热的时候。穿上这种约束服,白天晚上都不给脱,吃饭、解手也不解开,长时间下来,胳膊都不会动了。

    法轮功学员张丹侠、罗长云、赵光英、刘桂荣、于勤珍、柴秀芳、刘桂清、李翠芳、胡春琴为了抵制邪恶,点名时不报数,被它们罚站三个晚上。然后又将李翠芳、罗长云、刘桂清增加戴铐两天。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警察在当晚强迫大法弟子看迫害大法的邪恶电视,遭到了大法弟子们的抵制。二十三日晚又强行逼迫看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报导,遭到了全体大法弟子的抵制,劳教所的邪恶头头就指挥男女恶警连打带铐,将大法弟子李翠芳迫害铐在二楼北铁门上达8天8夜。

    大法弟子李翠芳被灌食时,脸青肿,口鼻鲜血直流,惨叫声撕心裂肺;并被戴背铐50天。

    李翠芳被多次下过药,据知情人讲,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有在饭中被下毒的经历。有的本人一直不知道,只知道身体消瘦,精神不好,怕冷,有类似精神分裂的症状,思想无法集中,记忆力严重丧失,发呆,头晕恶心,不想吃饭,抽风。严重的人出现心、肾,肝、脑等脏器损害的严重状态,等等症状,却不知道这是恶警给饭里下了不明药物造成的。

    二零零二年三月,赵晓阳刚来就赶上李翠芳在二队因炼功被恶警指使打手二十多人殴打,后教导员刘佩兰又亲自用警棍毒打,使其臀部呈黑紫色的硬块,肿的老高无法行走,就这样,打完后还把她用两个手铐(双手铐上再从中间另用一只手铐吊挂到窗子钢筋的最高处),由于李翠芳的尽力反抗,未得逞,挣脱中将李翠芳的手划了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流在地上一大滩。他们几个人将李翠芳抬起来往上挂,使尽了力气没有挂上,就把她反铐在仓库货架上,几个人强行用铁夹子撬他的嘴和牙,铁夹子撬弯了,牙齿也被撬坏了。最后,在李翠芳被折磨的筋疲力尽时,将她双臂反铐到后边,倒挂在两米多高的货架上。

    李翠芳的整个身体悬空挂在空中,全身的重量全在一双手上,铐子越铐越紧,一挂上去,她就大汗淋漓几乎昏过去了,虚脱了,汗水象雨点一样滴落在地上。这种酷刑他们叫“鸭子浮水”。

    在这次长达一年多的严酷迫害中,李翠芳一开始就被作为重点几乎打死,一次将她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吊挂在窗子的钢筋上九天十夜,腿脚肿的青紫没有了知觉,放下来都不会走路了。接着又在一次赵晓阳主持的所谓“转化”会上,李翠芳在会上站起来发言抵制,劝他们不要搞什么“转化”,并讲大法真相时,赵晓阳拿来一个警棍,对着李翠芳的头就打。

    来了许多恶警和坏人,赵晓阳一把将李翠芳摔到门框上,又把李翠芳拉到外边,由几个打手围着打了一顿。又拉回会场,宣布延教一月。接着一群恶警手拿警棍把李翠芳从开会的地方一路打到另一个房间,又把李翠芳铐起来吊挂在窗子上,那些恶警就用警棍乱打起来。直到把李翠芳打的大叫一声没有气了。他们看见人不会动了,才把人放下来。这时,已经身体都凉了。此后,由于内脏被打出血,连续便血尿血。

    李翠芳的手脚都被邪恶用四个手铐大字形铐在光床板上(即“死人床”)不许大小便,尿血就拿她的衣服放在地板上擦,他们还把一个患严重传染性皮肤病的人调来看管她。这次李翠芳在劳教所受尽了酷刑迫害,几次被打得死去活来,戴铐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多数时间她都被单独关押,关小号。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前后非典期间。她在回娘家的途中,发了几份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她们当时正走在路上,后边几个便衣追上就绑人,也不出示证件,就用绳子把她丈夫绑起来。当时绑架她的是凤县黄牛铺派出所,因她丈夫用摩托车送她回家,所以她和他还有摩托车都被扣。她丈夫没有炼功,就把他放了,但他的摩托车却不给他,最后交了两千多元罚款才给他。据他们讲,当时还在当地电视台播放了这则消息。

    在凤县被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她被送宝鸡,他们说到她家拿被褥,结果他们去她家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抄走了她的大法书等东西一蛇皮袋。送宝鸡市拘留所因体检不合格(非典期间)拘留所不收,他们就告到市公安局,经局长施压,拘留所勉强收下。这次,她绝食抗议绑架。被他们上死人床,用自制的那种手脚连在一起的那种脚镣手铐,不能直腰。迫害致第十天。他们骗说是要送她去外地关押,最后,由家人取保候审。

    两个月后,他们又突然来她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再次骗她家人说,叫她去所里问一件事。家人说每次都说问事,一去就不回来了。这次既然问事,她们要跟着去。他们就让她女儿一起去了。结果到了金陵派出所。他们就把她女儿叫到另外的房子里。而只问了她叫甚么名字,就说:“送你回家吧!”把她往车里推,她说自己走,并叫女儿出来。他们说先送你,就硬把她推上车,一路拉到西安劳教所。这次据劳教所讲,他们判她两年劳教,但她未见任何文字也未签字。

    到了劳教所,就被恶警关入禁闭室,因为她坚持炼功,被恶警强迫穿上两件帆布做的约束服。为了不让她解开,恶警就把她关到小号外边,由几个人看着她。她绝食反迫害,他们就野蛮灌食。

    因为长期不让洗漱,来时只穿一身衣服,一个多月不让洗漱,头发被面糊粘在一起,赵晓阳来到禁闭室竟然认不出她来了,还说:“你咋成这样了?”恶警裴恒,嫌她身上臭,骂她,

    在禁闭室里关了一个多月后,恶警又把她关到南楼三楼后边厕所旁边,二十四小时,穿着两件约束服,绑着,由两个“帮教”看守,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放着诬蔑大法的洗脑录像,强制洗脑。

    还有一个最毒的就是偷偷的给饭里边下药。李翠芳也出现了思想打架,心情烦躁,身体发冷,自卑压抑感等等不正常状况。到后来,就像精神病一样,表现出精神分裂等症状,思想中总有相互对立的两个人在吵架。她就在房子里不停的转圈,思想一刻也不休息,晕晕乎乎的,老是感到身体发冷。

    持续的残酷迫害,使李翠芳的身体变得很差,血压升高到高压二百四十度,低压一百二十度,眩晕,记忆力极差,心肺等功能也出现衰竭症状,抽搐麻木、眩晕等等,这第三次劳教,两年的教期,因为身体被迫害的原因,提前一年解教回到了家。

    二零一五年六月,李翠芳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电击非法劳教关禁闭罚站戴背铐剥夺睡眠铐在某处上摧残性灌食强行施药约束衣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绑架/劫持关铁笼子非法关押迫害亲属抄家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18年遭受迫害综述(上)
    遭十多年残酷迫害-陕西安康市阚光英控告江泽民
    陕西宝鸡市李翠芳女士三次被劳教折磨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陕西女子劳教所光鲜外表后的罪恶
    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陕西女子劳教所毒打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片段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167.html#chinanews1116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陕西省136名大法弟子控诉江氏集团
    七次被非法关押-陕西宝鸡市退休会计师控告江泽民

    责任单位及恶人:
    前门派出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邮编:710016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电话:(029)6227752所长:张卓青 电话:029-6227741  传真:029-6227761所三大队电话:029-86227767<p>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p>恶警名单: 李珍 李彩莲 任海珍 王帆 冯香玲 赵晓阳 魏小慧 年玉坤 杨小娟 黄 璞 张艳 任海香 裴恒 张雪妮 张晓玲 袁军 毕小平 刘红 刘俊兰 白霄 禹艳 张卓青 陈联梅 赵萌雅 梁刚 任新民 王丽 李兰花 韩静 王红 朱针 袁源 潭义林 裴利赵晓阳(赵小阳)刘俊兰(刘佩兰)刘红

    更新日期: 2017/10/21 9:3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