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吴东升


    吴东升


    黑龙江红兴隆管局五九七农场大法弟子:吴东升

    简介:
    吴东升
    (Wu,Dongsheng),女 ,38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法轮功学员,是五九七农场职工。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吴东升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掀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吴东升女士自述坚持修炼大法遭受江泽民团伙迫害的部分事实。

    红兴隆看守所:注射不明药物等

    二零零零年皇历十二月二十五,政法委“六一零”杨树林、朱明泉到我工作单位强行停止我的工作,将我劫持上车,到我家非法抄家。他们非法搜查了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找到,又把我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一顿后将我放回。三天后,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晚八点多,派出所片警张龙波、曹明军和一不知名的警察三人强行将我拉到派出所,非法审讯,直至半夜送回。两天后,大年除夕,中午十一点多,派出所杜小林等将我骗上车,将我劫持到五九七农场宾馆想办洗脑班,我不写“保证”,晚十点多和另一被骗来的同修尹玲被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到看守所一个月后,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所长郑万生指使狱警、武警五人强行把我送医院打针,注射不明药物。因我坚决抵制,王狱警说实在不行打睡觉针也行。就这样我在两个狱警、三个武警的暴力下,被强行打了睡觉针,医生对他们说:“十分钟,她就得睡觉。”可是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没睡觉。我不停的和他们讲大法真相和被迫害的经过,他们不停的说这药怎么不起作用呢?

    在给我打针的第二天,看守所副所长李玉带着七、八个狱警、武警把监号的门打开,让法轮功学员林熙杰、尹玲也去医院打针,她俩拒绝。恶警们就动手把她俩从床上拖到地下,从地下拖到大门口外的车上,她俩的衣服全是泥土。尹玲的裤子在地上硬拖坏了,脚上的袜子也拖坏了。林熙杰的毛裤和外裤都拖到了大腿根,整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内裤也沾满了泥土。她们两个到医院不配合打针,所长李玉用脚将尹玲的脸踢得青灰色,两人当众揭露迫害,所长当众打人,两人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打人了”,所长李玉躲在人群中不敢露面。

    十天后,恶人再次将我们三人拉到医院打针,我们不配合。十三个狱警、武警穿鞋上床,踩在被子上,往外拽我们。我们三人紧紧抱在一起,另一法轮功学员卜艳春也上来紧紧抱住我们。警察硬将我们拖到门外的车上,衣服、裤子在地上拖得沾满泥土,外裤拖到脚后跟,内裤在地上沾满泥水(地上已经开化),屁股被沙子划破出血,脚上的袜子也拖坏了,我们三人光着脚也没穿鞋。

    在医院,我们仍是抵制迫害,在地上打坐,背经文,高喊:“法轮大法好”,向医生讲真相,警察四、五个按一个人,警察田力把尹玲按到在椅子上,用手扭她的脖子,拽着头发往椅子上磕,磕得满脸都是血,我和林熙杰高喊警察打人了,田力过来踢了我两脚。几个武警上来,把林熙杰拖到另一个屋里,几个人把她按在床上,姓郭的开车司机坐在林熙杰的身上,林熙杰说:“我是女人,你不要坐在我身上。”姓郭的司机用恶语侮辱林熙杰。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我在看守所炼功,所长李玉不让炼,我没理他,继续炼功。他把号里门打开,指使武警朱明海用皮带抽打我的后背,让我把手放下来,不许炼。我继续炼,李玉告诉朱明海往我的手上打了十多下,一看我还炼,气的说让她炼吧,过几天给她判劳教。还有一次说所里来人检查工作,让我们三人配合一下,由于我们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李狱警领两个武警进号,穿鞋上床,踩在我们的被子上,用脚踢我们三人。

    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殴打、野蛮灌食等

    二零零一年九月七日,我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时,被五九七“六一零”杨树林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再一次绝食抗议,七天后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迫害的手段极其邪恶,那里的警察只要是打人或给大法弟子灌食时,就把录音机的音量放到最大,或者偷偷地把人拉到一楼黑暗的小屋里,门窗用一块白布帘盖住,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

    我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被一个月的强行洗脑迫害。在这里炼功经常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他们打完人不承认,还说:“你们谁看见我打人了?”一次我们屋里的一位老法轮功学员潘玉香正在炼功,八中队的狱警王桂丽进来恶狠狠的打了她一个嘴巴!这位老法轮功学员说:“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功?我们没有错。”王还用恶语骂她。我大声喊警察打人了,王赶紧说:“谁打人了?谁看见我打人了?”我说:“我看见你打人了。”她马上假装用手往我脸上摸一下说:“这也叫打人哪!”

    为了抵制迫害,我多次绝食抗议。他们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多次用手铐将我两手铐在床上,几个人硬按着我往嘴里插管子。我不张嘴,他们就用铁勺子硬撬开我的嘴,拽着头发往床板磕。用来灌食的管子从来也不消毒,这个人灌完给另一个人灌。有一个姓杨的狱医岁数不大,可是她最野蛮。

    一次,杨大夫和警察高小华、王桂丽强行用车把我拉到精神病院,告诉医生说我有精神病。我对医生说:“我没有精神病,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因为我说真话,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迫害我。”医生听后问这三个人:“你们根据什么说她有精神病?”他们狡辩说:“她说话不符合逻辑。”医生拿过一个小本子对我说:“你看这些题,你认为对的就划勾,错了就划叉。”一共三百九十九道题,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做完了。医生对她们三人说:“不能收留,她没有精神病。实在不行,给你们开个正常的证明吧!”她们三人只好又把我拉回劳教所。第二天,恶警把我从八中队弄到严管队和那些普通犯人关在一起,让犯人看着我不许炼功。我向她们讲真相,讲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是当地公安局非法给我判的劳教解教期。当地公安局局长朱绍坤带人去佳木斯劳教所接回我,直接把我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进行洗脑迫害。

    就这样,在当地公安局、政法委的迫害下,我已经三年没有在家和亲人一起过大年了。我对政法委书记陈建福说:“你们关押我是非法的!”他说:“只要你炼法轮功就可以无限期关押,对你们不用讲什么法,过分一点也没问题。”

    建三江七星农场洗脑班:暴力洗脑、殴打、拘留所蹲小号、野蛮灌食等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明慧网上刊登了一篇“黑龙江五百九十七农场公安局和政法委三年来对我的迫害”,其上报导了参与迫害人员的名单和住址、电话。九月十九日,我被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杨树林、张龙波、姓许的和郑玉芹找到后,他们问我是怎么把他们的名字和电话弄到网上的,我不回答他们的问话。我再一次被强行关押到当地拘留所,直到九月二十五日,家人把我接回。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早晨七点多,政法委书记陈建福、杨树林、原总场七连高书记把我绑架到建三江七星农场洗脑班进行迫害。五九七农场为了洗脑迫害我,第一年他们向洗脑班交了一万三千元钱;一年后,他们看我没被转化,又继续向洗脑班交了一万多元钱,我又被继续关押迫害一年多。实质是农场花钱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个洗脑班在七星农场北号拘留所院里,是黑龙江农垦总局“六一零”,针对农垦系统各个农场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场所,当时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那里被邪恶迫害。

    在洗脑班里,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文章,不配合者,就施以拳打脚踢。八五三农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前去检查工作的七星农场“六一零”主任李振彪一顿拳打脚踢,打的腰不能动弹,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不能行走;还有一位双鸭山农场六十多岁姓单的老师,因不配合看录像,李振彪和周记对他大打出手,一天被打两次,最后被打的脸部全部肿起;还有一位八五二农场的刘让芳被周记打倒在地,拽着头发在地上拖;我被七星农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刘忠山打了多个嘴巴子,被打的面部肿起,四颗牙齿脱落;还有一次我被周记在一米多高的上铺薅着头发拖到地下踢打;勤得利农场张学花因撕掉挂在墙上的诬蔑大法的画,被一袁姓警察打了多个耳光。

    洗脑班还把不配合的学员分到下面各农场的拘留所里加重迫害。我被劫持到勤得利农场拘留所蹲小号。小号的四周没有窗子、漆黑,仅的十厘米的小通风口还被纸糊住一点不通气,屋里一股发霉的腥臭味。离地面仅有五公分高的水泥地铺上连个被子都没有,老鼠在铺上地下来回窜。我在这里被折磨二十多天后,又被转入前进农场拘留所继续迫害。

    到前进农场拘留所后,我看到法轮功学员张桂清也在这里,我们俩个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到第六天时,我俩被返回洗脑班。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狱警不给我们水喝,不让上厕所,不给吃饱,每人单独一个房间。法轮功学员渴的没办法,喝暖气管有锈的水。特别是黄树祥的儿子黄宝海(也在洗脑班工作)值班时,不让我们上厕所,我们被逼无奈,只好往塑料袋里便,再顺窗口扔出去。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上边来检查工作时,法轮功学员把这种迫害揭露出来后,才有所改善。

    我回到七星农场洗脑班后,洗脑班主任黄树祥找来六、七个犯人,将我五马分尸般的抬到一间小屋里按到床上,强制给我野蛮灌食。被灌进去的奶粉与盐水混合物全部从嘴里喷出来,还带着一些血。他们看灌不进去食物,又强行给我打针,打的是什么不清楚;那个六十多岁姓单的老师被强行灌食,并被双手铐在床上;张学花因不配合灌食一头撞到门玻璃上,撞的满脸是血,被强行拉到七星农场医院,继续用机器灌食。

    我在建三江七星农场洗脑班,非法关押长达两年多。 在这两年多迫害期间,已经以优异成绩考入了高中的女儿,因为这一切也被迫辍学了。给孩子造成极大伤害的痛苦、和那种无法想象的精神压力。我的女儿那几年没人管,离家出走。孩子那年才十五岁。为了生存,小小的年纪自己打工挣钱维持生活。当知道孩子被迫辍学了,去南方打工。我的心难受极了----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有多少无辜的孩子被迫失学。在学校里被不明真相的学生、老师歧视。

    佳木斯劳教所又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宝清县看守所把我劫持到了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当时由于我在宝清县看守所绝食一个半月,身体非常虚弱,佳木斯劳教所姓刘的医生说不收。宝清县往这送我的人,主动请刘吃饭,并说着许多小话让他想办法把我留下。刘明白了他们的用意后,马上主动领着送我的人与佳木斯中心医院的医生拉好关系,简单的给我做了体检后,出具了一份身体正常的报告单后,将我硬是塞进了佳木斯劳教所。

    进了劳教当天下午,他们就拿事先已写好了的“五书”,强迫我签字。五个警察一拥而上,我的头被一把按在桌子上,两脚不着地,一只手被扭到背后。队长周佳慧抓我另一只手,强行把着我的手签了字。当时参与迫害的有:队长周佳慧、副队长蒋佳楠、狱警赵美杰、狱警孙慧和李永波。

    在劳教所里,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包夹看管,互相之间不许说话,洗漱上厕所都有包夹跟着,动作稍微慢点,就遭警察和包夹的大骂。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劳动,被扣压信件。一日三餐是清汤,一桌十人,一大盆汤里面没几个菜叶,一点油星也没有;馒头都是用不好的面,吃起来粘嘴粘牙,用汤往下顺才能咽下去。

    我和法轮功学员王金花、李香莲、刘翠云、朱国颖因为不配合写所谓的“作业”,被罚坐小板凳一周后,又因不配合穿囚服,被队长刘亚东、李秀锦、周佳慧、张艳、孙惠、李永波动手将我们拖入对面专门上酷刑的小屋。我们的两只手被铐在墙壁的吊环上,一个小时换一个姿势,不准洗涮、不准上厕所让我们便在桶内,让犯人倒便桶。犯人每次倒完便桶就冲我们骂咧咧的,增加了犯人对我们的怨恨。

    这种酷刑每次用上就是七天。朱国颖被铐上一周后,精神处于崩溃。后来她们又把朱国颖铐在床上迫害。

    第二个星期酷刑时,对我们采取最流氓的手段迫害。劳教所纪检大队长刘宏光他亲自给刘亚东出主意:先把师父的照片放在地上,然后四、五个人按着大法弟子往上坐。当他们这样按我时,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刘亚东就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住,用脚踹我,李秀锦打了我几个耳光,还用脚踢我小腹部位。孙惠找我谈话,因我不配合她,她就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用脚踩。她们又将刘翠云推倒,强制按她坐在师父的法像上,刘亚东用小凳子砸刘翠云的头,周佳慧打了刘翠云几个耳光;王金花的脸被刘亚东打破出血。王亚君因不配合写周纪实,七队队长高杰和副队长蒋佳楠给王亚君上刑,王亚君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刘亚东听到了用电棍电她的脸部。

    在佳木斯劳教所里被迫害一年半后,我身体很虚弱,疼痛难忍,经常便血。经佳木斯中心医院和佳木斯二院检查诊断,是子宫肌瘤。当时化验我贫血,医院要求我住院做手术。劳教所决定让我在劳教所里做手术,我坚决要求回家治疗。我女儿去劳教所要人,问李所长:“我母亲病成这样,为什么不放人?”她说有文件规定不能放。我女儿说:“你把文件拿来我看看。”李所长说:“内部文件不能看。”我丈夫和公爹去劳教所看我,见我人瘦成皮包骨,身体被迫害成这样,家人又急又上火。我丈夫从劳教所回到家,一股火,不到半个月,就去世了。

    佳木斯劳教所三年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痛苦,致使我家破人亡。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终于结束了这三年地狱般的劳教迫害。

    近年来 仍遭迫害

    近年来为了维护公民合法权利,我聘请律师控告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罪行和黑龙江省红兴隆管局五九七农场参与绑架的不法人员,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再一次遭绑架,详情请见《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 吴东升再遭绑架》。

    目前我虽然获得自由,但是从去年年底,我开始办理身份证,遭五九七农场公安局警察刁难,到今年二月份才办下来,导致我无法按期办理退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多钟,农场派出所片警张龙波,街道办事处的毕丽红两人来到五九七农场造纸厂,等到午夜十二点吴东升下班时,将她拉到公安局,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才放人,还非法录了像。同时,张龙波、毕丽红到她家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炼功带。他们用每人每天二十元的费用,雇佣四个人昼夜不分的看着她,怕她去北京。

    一九九九年农历腊月二十八,吴东升与林希杰、许宪莲、许宪双姐俩,共四人一起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被绑架。公安局的郑玉琴、周松水、阎传亮三人乘飞机到驻京办事处。郑玉琴将他们身上仅有的一点路费全部抢走,并象押犯人一样地将他们劫持到红兴隆看守所。当地电视台去给他们录了像,诬陷他们进京闹事。

    他们在看守所里炼功时,被武警曲海涛、邓立波往身上泼凉水,姓李的管教(脑门有点秃)让武警方特用电棍电他们。当地政法委、公安局对吴东升进行多次非法提审。政法委朱明泉辱骂大法师父,吴东升说:“你把嘴闭上”,朱明泉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击她的脖子和手部。

    吴东升共被非法关押七十六天,被勒索伙食费一千零八十元。警察还强迫她家人交了当地公安局去北京绑架她时的所有费用,共计三千五百元。她还被勒索两千元现金。又强迫她拿五千元保证金(保证不进京)。这对于月工资仅有二百元的人来讲,一万多元钱就是个天文数字。

    吴东升回来后,当地政法委让她签名保证不炼功、不串联,每天去公安局、派出所报到两次。问她能不能做到,吴东升说不能,政法委书记杜万发一把揪住她的脖领,给她两个嘴巴。当时,她父亲、公爹、丈夫都在场,给他们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由于她不去派出所签名,片警张龙波多次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多,片警张龙波伙同警察杜小林强行将吴东升绑架到公安局,并把她非法送拘留所关押十天。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政法委“六一零”杨树林、朱明泉到吴东升工作单位强行停止她的工作,到她家非法抄家,什么也没找到,又把她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一顿后放回。三天后,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晚八点多,派出所片警张龙波、曹明军和一不知名的警察三人强行将她拉到派出所,非法审讯,直至半夜送回。大年除夕,晚十点多,吴东升被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吴东升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所长郑万生指使管教、武警五人强行把她送医院打针。因她坚决抵制,王管教说实在不行打睡觉针也行。就这样她被强行打了睡觉针。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吴东升在看守所炼功,副所长李玉不让炼。他把号里门打开,指使武警朱明海用皮带抽打她的后背。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吴东升已经绝食十五天了,她和林希杰被非法劳教,直接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到劳教所测血压,她俩身体不行,劳教所拒收,只好无条件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派出所张龙波、张玉宝、齐振江三人到吴东升家,用欺骗的手段,把她骗上车,直接拉进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不到半小时,法轮功学员林希杰也被骗了进来。第二天,五九七公安局、政法委朱明泉、杨树林又一次非法把她俩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但到劳教所测血压还是不行,只好返回当地,强行把她俩送进五九七拘留所。第二天下午,杨树林确认她俩身体不行,才决定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七日,吴东升被五九七“六一零”杨树林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七天后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吴东升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被一个月的强行洗脑迫害。为了抵制迫害,吴东升多次绝食抗议。他们对她进行野蛮灌食。用来灌食的管子从来也不消毒,这个人灌完给另一个人灌。有一个姓杨的狱医岁数不大,可是她最野蛮。

    一次,杨大夫和警察高小华、王桂丽强行把吴东升拉到精神病院,告诉医生说她有精神病。医生拿过一个小本子对吴东升说:“你看这些题,你认为对的就划勾,错了就划叉。”一共三百九十九道题,吴东升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做完了。医生说:“不能收留,她没有精神病。实在不行,给你们开个正常的证明吧!”她们三人只好又把她拉回劳教所。第二天,恶警把她从八中队弄到严管队。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是吴东升的劳教解教期。当地公安局局长朱绍坤带人去佳木斯劳教所接回,直接把她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进行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吴东升被从拘留所又转到红兴隆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三月一日又从红兴隆看守所转回当地拘留所。为了抵制邪恶的长期迫害,吴东升再次绝食抗议,三月五日才获得自由回家。就这样,吴东升在劳教期满后无任何理由又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二天。

    吴东升已经三年没有在家和亲人一起过大年了。她对政法委书记陈建福说:“你们关押我是非法的!”陈建福说:“只要你炼法轮功就可以无限期关押,对你们不用讲什么法,过分一点也没问题。”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七点多,吴东升去法轮功学员赵艳家,被片警曹明军、张龙波和另一姓蔡的片警把她俩劫持到公安局,当天夜里被非法关进拘留所。提审时,吴东升被恶警于振涛打了一个耳光。杨树林说:“去拿电棍”,所长说电棍坏了,于振涛气势汹汹的骂:“滚、滚、滚!明天来收拾你”,吴东升往出走时,于振涛又踢了她一脚,杨树林说:“明天拿电棍来。”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明慧网上刊登了一篇“黑龙江597农场公安局和政法委三年来对我的迫害”,其上报导了参与迫害人员的名单和住址、电话。九月十九日,吴东升被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杨树林、张龙波、姓许的和郑玉芹找到后,问她是怎么把他们的名字和电话弄到网上的,她不回答。吴东升再一次被强行关押到拘留所,直到九月二十五日,家人把她接回。九月二十七日早晨七点多,政法委书记陈建福、杨树林、原总场七连高书记把吴东升绑架到建三江七星农场洗脑班进行迫害。她共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两年,第一年强迫她交一万多元钱,第二年又被迫交了一万多元钱。

    在洗脑班里,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文章,不配合者,就施以拳打脚踢。吴东升被七星农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刘忠山打了多个嘴巴子,被打的面部肿起,四颗牙齿脱落;还有一次,吴东升被周记在一米多高的上铺薅着头发拖到地下踢打。

    洗脑班还把不配合的学员分到下面各农场的拘留所里加重迫害。吴东升被劫持到勤得利农场拘留所蹲小号。在这里被折磨二十多天后,又被转入前进农场拘留所继续迫害。吴东升绝食反迫害。绝食到第六天时,被返回洗脑班。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管教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不给吃饱,每人单独一个房间。法轮功学员渴的没办法,喝暖气管有锈的水。特别是洗脑班头目黄树祥的儿子黄宝海(也在洗脑班工作)值班时,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法轮功学员被逼无奈,只好往塑料袋里便,再顺窗口扔出去。

    吴东升在绝食抗议期间,单位领导来看她,送了一箱桔子、一箱苹果、一箱八宝粥和饼干,被洗脑班头目黄树祥以检查之名全部扣留。她向黄树祥索要,他说:“等你能吃东西时再给你。”见他不给,她就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这样做不好。他看到信后,便把一箱苹果和一箱八宝粥送还给她。

    回到七星农场洗脑班后,洗脑班主任黄树祥找来六、七个犯人,将吴东升抬到一间小屋里按到床上,强制给她野蛮灌食。被灌进去的奶粉与盐水混合物全部从嘴里喷出来,还带着一些血。他们看灌不进去食物,又强行给她打针,打的是什么不清楚。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吴东升从这个邪恶的洗脑班里闯出来,有家不能归,一直在外流离失所一年半多。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早四点多,宝清县七星泡镇派出所刘姓所长和村赵书记等三人破门而入,在吴东升居住的房屋非法抄家。他们抢走计算机一台、彩色打印机二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十箱纸、一千五百个空光盘、切纸刀一把,还有几本大法书和资料;还有两个女式皮包;抢走她身上个人生活费四百三十元(至今未给),并强行拉到七星泡派出所。

    宝清县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杜占一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当天下午来到派出所。所长把非法抄家的东西交给了杜占一,但四百三十元钱和那两个皮包没交。他们将吴东升非法关押到宝清县看守所。

    七月十二日,三个自称是双鸭山反*教组织的人,在宝清县看守所非法提审吴东升,从下午一点半一直折磨她快到六点。那三人走后,杜占一带着司机进来时,她躺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了。参与提审她的有“六一零”主任杜占一、“六一零”人员强刚、宝清国保大队姓张的队长。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宝清县看守所把吴东升劫持到了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当天下午,他们就拿事先已写好了的“五书”,强迫她签字。五个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把着她的手签了字。当时参与迫害的有:队长周佳慧、副队长蒋佳楠、管教赵美杰、管教孙慧和李永波。

    法轮功学员吴东升、王金花、李香莲、刘翠云、朱国颖因为不配合写所谓的“作业”,被罚坐小板凳一周后,又因不配合穿囚服,被队长刘亚东、李秀锦、周佳慧、张艳、孙惠、李永波将她们拖入对面专门上酷刑的小屋。她们的两只手被铐在墙壁的吊环上,一个小时换一个姿势,不准洗涮、不准上厕所。这种酷刑每次用上就是七天。

    劳教所纪检大队长刘宏光亲自给刘亚东出主意:先把师父的照片放在地上,然后四、五个人按着法轮功学员往上坐。当他们这样按吴东升时,吴东升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刘亚东就用胶带把她的嘴粘住,用脚踹她,李秀锦打了她几个耳光,还用脚踢她小腹部位。孙惠找她谈话,因她不配合,孙惠就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用脚踩。

    参与酷刑迫害的主要负责人有:李姓所长、管理科科长何强、大队长王梓、慕振娟、中队长刘亚东、李秀锦、周佳慧、管教孙惠、李永波;七队长高杰、副队长蒋佳楠等。上这种酷刑都得经过所长、管理科长、大队队长签字批准才能执行。

    佳木斯劳教所三年的迫害给吴东升和她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痛苦。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终于结束了这三年地狱般的劳教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早七点多,吴东升刚走出小区门口,早已埋伏在这里的五九七农场的政法委、六一零和街道办的五、六个邪恶之徒,将她绑架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给你强制洗脑的地方,必须‘转化’,否则没有出路!”这是二零一一年十月,兴隆管局五九七农场法轮功学员吴东升刚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时,洗脑班头目房跃春对她说的开场白。

    在青龙山洗脑班,房跃春叫来两个打手,一个叫金言鹏,一个叫周景峰,他们俩将吴东升拖到另一间屋子里,将吴东升的两手向两边抻直,然后用手铐铐在两边的铁床沿上,还要向两边抻,让你站不起来也蹲不下。所有受过这种酷刑的人,都是无法承受的住。时间长了手铐越拽越紧,勒进肉里,勒破皮,勒出血,疼痛难忍。两腿蹲时间长了肿胀、麻木,胃里翻江倒海,恶心要吐,甚至有的人多次昏死过去。

    吴东升不配合邪恶“转化”,他们就对她用多种手段进行迫害。其中有:六一零主任房跃春,手拿着师父的法像和一根针,对着她说:“你写不写三书?如果不写我就用针扎你师父。”

    他们对吴东升实行酷刑迫害,采用的是蹲铐。两个打手将她抻在两床中间,女警陶华拿四、五张师父的法像放在她的脚底前、后、左、右各一张,她为了抵制这种迫害,一头撞在地上。

    后来吴东升开始绝食,房跃春说:“你不要绝食吗,我给你女儿打电话,让你女儿给拿钱,我们给你打针,一针五百元。再不行,就给你判刑。”她一听,心想,这么多年,一直在被迫害,她不想再被劳教和判刑,也不想让孩子为她花钱,于是违心的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上签了字,这样才于两个月后被放出。回来后,才知道已经以优异成绩考入了高中的女儿,因为这一切也被迫辍学了。

    洗脑班的屋子里很冷,吴东升被绑架时穿的很少,一天她感到小腹疼痛难忍,陶华、周景峰、房跃春把她弄到医院打不明药物针。吴东升的女儿给洗脑班的女警陶华打电话说要送棉衣,陶华不让见。后来房跃春和陶华对吴东升说:“你姑娘来可以,你要想让她放心不再担心你,就对你姑娘说你在这里挺好的,否则就不让你见她。”她们给换上干净的被子,并叫吴东升高兴点,别叫姑娘看出来。

    结果第二天吴东升的姑娘和姑爷来看她,两个孩子看到床上的被子干干净净,对母亲说:“妈,你真的没啥事呀?真的不象我们在家想的那样。”这样两个孩子被青龙山洗脑班的不法人员用欺世的谎言给蒙骗了,还以为她们的妈妈在洗脑班里真的很好。

    青龙山洗脑班人员通过各种方式试探法轮功学员是否是真的被“转化”过来了:在法轮功学员的身旁弄一盆活鱼让你收拾,看你弄不弄,如果法轮功学员认为这是杀生而拒绝,他们就知道是假“转化”的;吃饭时,给法轮功学员放一杯酒让你喝,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喝,他们也认为你是假“转化”的。

    以上是十三年来,黑龙江省597农场公安局、派出所、政法委、街道办对吴东升和她的家人的迫害,其中有精神方面的,有经济方面的,还有身体方面的多种迫害。直到目前,她的家人的电话依然被邪恶监控着。邪恶一直在关注着吴东升的行踪,致使她有家不能归,这一切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二零一三年九月,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仍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家属为了维护亲人的正当权益而为他们聘请了正义律师,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陈冬梅和吴东升也找到正义律师,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提起刑事控告和投诉反映等相关司法程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晚上七点多,吴东升接到佳木斯第三中学附近申通快递店服务员打来电话说:你的文件返回来了,明天八点多你来拿回去。十三日早晨八点多,吴东升来到申通快递店,一进门柜台前站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店服务员,另一个是跟王海燕一起来的。他们盘问吴东升控告状的事,吴东升告诉她是怎么回事。

    王海燕说:“你回家我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回家照顾你爸爸去吧。你家孩子那我们去了,你父亲那我们也去了。我们给你办低保,还给你办医保……”等等一些“好听话”。

    后来得知他们已经到家骚扰、恐吓去了,并利用孩子劝吴东升回家,企图达到停止控告的目的。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一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准备继续向四位代理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和张俊杰寻求法律援助,营救仍被非法拘禁在青龙山洗脑班的亲友石孟昌、韩淑娟和蒋欣波。八点刚过,十一人在宾馆全部遭绑架,二十二日均被非法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

    石孟文和四位律师被劫持到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其余六人被劫持到同江市拘留所。吴东升、孟繁荔和丁惠君被迫害致血压升高,同江市拘留所拒收。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不肯放人,又将三人押到同江市中心医院检查,血压仍是居高不下,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建三江当局还不肯放人,又将三人押到同江市中医院急救科抢救,预谋进一步迫害。

    直到三月二十九日上午,七天之内被抢救了两次的吴东升已经生命垂危,医院怕人死而拘留,要求办案单位接人。建三江当局怕承担责任,把已经生命垂危的吴东升赶紧推给家属。家属当天来到同江中医院急救科,才将吴东升接回家。家属从公安那里得到一张非法拘留吴东升的票子,写有拘留十五天,身体出现生命危险,要求家人接回治疗。

    丁惠君、孟繁丽在同江中医院时,家人去接不让见,第二天再去接人,他们就把俩人送回拘留所了。四月六日,十五天的非法拘留到期了,家人都去拘留所接自己的亲人回家,可是没接到。据说丁惠君已回家,还有王燕欣、李桂芳、陈冬梅、孟凡荔四位女公民被转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目前吴东升虽然获得自由,办案单位还在到处找她,伺机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曾亲身经历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以及4位律师。有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和王成等一行十多人到青龙山洗脑班进行第二次交涉并向里面喊话,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
    只见大门紧锁,还拉上铁链。一警号为151324的警察,阴沉着脸从洗脑班出来,看看就跑回去了。后又出来一警察,也不敢正面交涉,瞅瞅又溜回去了。时而有人从里面探头向外张望,也不敢回应。律师和家属们在门外进不去,又无人接待,于是大家齐声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马上放人!于松江,回家!石孟昌,回家!韩淑娟,回家!陈敏,回家!”

    在她们离开青龙山洗脑班返回建三江的路上,青龙山警察在路上将大法弟子们的车拦住。盘查司机,让司机出示证件,四位律师立即跳下车,对拦车的警察说:“请你们先出示你们的证件,你们要履行公民监督。”其中一名警察拿出自己的证件。唐吉田律师拿出手机拍照大声说道:“叫甚么甚么名,警号多少多少,记上。”在另一边江天勇也拿出手机拍照大声说道这个人叫甚么甚么名,警号多少多少,记上。当时就把那6、7个警察震慑住了,甚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马上给大法弟子们的车让路离开青龙山,到达建三江。青龙山警察4人跟到三江。他们已经与建三江警察勾结联系好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被害人和家属,刘让英、吴东升、于松江的母亲、石孟昌的姐姐石秀英和石孟昌的母亲王庆荣及聘请的律师赵永林、江天勇、唐吉田、王成等人,再去青龙山洗脑班要求见人,又遭到房跃春等人的拒绝,前去的家属及律师再一次在洗脑班门前喊话:“房跃春,你在犯罪! 马上放人!石孟昌回家!韩淑娟回家!陈敏回家!于松江回家!”房跃春依然不让见人,洗脑班的大门紧闭,连灯都不敢开。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中午12点多,黑龙江双鸭山宝清县法轮功学员高玉环刚从自己家楼上下来,就觉察到楼下有便衣蹲坑。当天下午高玉环被非法抄家,东西全部被抄走,高玉环及儿子被抓。当天,法轮功学员吴东升上高玉环家串门,被抄家警察绑架。吴东升和孙杰被非法拘留,目前已回家。

    参与此次迫害的有宝清县公安局副书记冯键领着宝清镇东派出所警察来绑架的。还有双鸭山市公安局。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吴东升和曾经在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哈尔滨市向黑龙江省高法、省高检、省人大控告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同时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下午,吴东升去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户籍科办理身份证,两个女户籍员其中一人看看吴东升的户口本,两人就进屋里嘀咕了一会出来了,吴东升照完像,交了办理身份证的钱刚要离开时,其中一位户籍员趁吴东升不注意用手机偷拍她,当吴东升走到大厅门口时,警察王春力在门口堵着不让走,举起手机对着吴东升照相,门口陆续过来四、五个警察挡在门口不让走。

    这时,公安局书记刘德民从楼上下来,问吴东升:你前几天去哈尔滨干啥去了?吴东升说:去控告青龙山洗脑班了,同时也控告江泽民,因为这场迫害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刘德民说:你可真能扯!于是找来两个女警对吴东升非法搜身,用扫描仪在吴东升身上到处扫,非法限制吴东升人身自由两个多小时。吴东升抗议说:你们这是绑架!非法提审!我来办身份证,你们没有任何手续扣押人!警察王春力说:你可别这么说,我们可没绑架你,这不是提审你,是问问话。警察王春力让医生给你测一下血压,医生测完血压说:挺高的。王春力让吴东升在笔录上签字,还说签完送她回家。吴东升拒绝签字,拒绝送回家,要求自己回家。王春力看吴东升不签字就说:那你按个手印也行,吴东升说手印也不能按,最后王春力说不按就不按,你回家吧。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户籍员给吴东升的女儿打电话:明天让你妈必须到公安局来一趟,住址不符不能给办身份证。次日,吴东升给五九七公安局户籍员打电话问身份证是甚么原因不能给办理?户籍员说:你的户口住址和现住址不符,你来一趟写清楚,今天最后一天办理,你今天不来,年前就不给办了。吴东升问:我的照片已经照完了,钱也交了,手续也办了,你要现住址的话那我在电话里告诉你,你记一下不就行了吗?没必要去。吴东升直接曝光她那天用手机偷拍的事。最后吴东升决定不去公安局。

    身份证本应该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一个月时间内办下来,五九七公安局一直刁难拖到二零一六年二月份才把身份证给办下来,由于没有身份证,导致吴东升本应该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份退休领到退休工资却到现在仍然没办成退休。

    二零一六年三月份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政法委的人以开两会为由找到吴东升的女婿,问吴东升在哪住?她女婿说不知道。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抄家非法关押监视/跟踪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提审电刑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勒索钱财毒打/殴打骚扰强行施药非法劳教摧残性灌食洗脑/送洗脑班关小号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坐小板凳威胁/恐吓迫害亲属非法拘留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送入精神病院严管注射不明毒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宝清县吴东升办理身份证遭刁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刘让英等持续被骚扰(图)
    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吴东升再遭绑架
    “建三江事件”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况
    人渣办的“法制教育基地”
    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迫害法轮功调查报告(二)
    建三江警察暴力绑架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内幕
    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的罪恶
    诚实妇女被劫持在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的遭遇
    遭建三江黑监狱劫持-被害人聘请律师控告恶人
    曝光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罪恶行径
    佳木斯吴东升十三年来被迫害经历
    曝光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黑龙江五九七农场书记孙乃生的恶行
    曝光黑龙江省青龙山农场洗脑班恶行
    黑龙江五九七农场吴东升再次被绑架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
    发生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迫害
    黑龙江农垦总局折磨、诬判法轮功学员
    194025.html#09123233439
    朱国颖在佳木斯市劳教所精神失常
    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
    黑龙江双鸭山市五九七农场吴东升屡遭迫害
    黑龙江省农垦系统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双鸭山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被长期非法关押的部份案例
    黑龙江大法弟子付世璞、赵艳遭受迫害的事实
    2001年12月24日大陆综合消息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十七年屡遭迫害-吴东升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遭建三江黑监狱劫持-被害人聘请律师控告恶人

    相关单位及个人:
    双鸭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办公室:0469-4233058、4233212、4233213、4233214、4233215
    大队长张玉波18846998999、13115698999、15331817999、4233054其妻孟宪坤13091792488在矿务局总院上班。

    宝清县公安局副书记冯键领宝清镇东派出所警察来绑架的。
    邪党委副书记冯健:13904886818
    宝清镇东派出所:
    警察刁兆友13258543889赵健15804697270李斌13895851886、15904691684岳中华18346961555

    责任单位及恶人:
    同江市拘留所 
    佳木斯市红兴隆看守所 
    七星农场分局国保大队 
    红兴隆拘留所 
    七星农场居民委 
    佳木斯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 区号:0454电话: 所长室 b-0454-8891958所长 姜作奇科长 徐恒基 闫庆忠政委 付茂森 b-8891890副所长关德君 b-8891948副所长姚德斌 b-8891931副所长孙德宏 b-8891932副所长徐利峰 b-8891933纪检委 b-8891934政治处 b-8891935管理科 b-8891940办公室 b-8891938财务科 b-8891937卫生所 b-8891943(灌食多是它们执行)女大队长室 b-8891638二大队 b-8891924三大队 b-8891926检察院驻所检查室 b-8891953何强 手机 13945455333高洁、高晓华、李秀锦、刘亚冬等恶警周江电话0454-6113288、0454-6112001、手机:13903689326徐立峰所长0454-6112006付 13604542666李秀锦孙养成 驻所检查室
    七星洗脑班 王文山,手机13845435976,其在2005年曾积极配合前锋公安局绑架大法弟子。前锋农场公安分局 区号 0454 值班电话 5835086参与迫害单位办公室 手机 住宅电话刘长河 局 长 5835009 13339545007刘学增 教导员 5766240 13352544178石晓杰 副局长 5835081 13836639578 5766077张志田 副局长 5795968 13136979966 5766256国东林 刑警队长5835088 13089656391滕少林 交警队长5835084 13329557033 5766033
    建三江分局610 
    五九七农场“六一零” 五九七“六一零”负责人 杨树林 5059188
    五九七农场 五九七农场场长 付业春 5059998五九七农场书记 孙乃生 5059889 5059885<p>五九七派出所所长 张龙波469-5059997于振涛469-5069715杜小林469-5059575左深东469-5059480郑玉琴469-5069709周松水469-5059731<p>五九七公安局局长 张文兴13115691000副局长 刘德民13846933930副局长 周松水 15326561007五九七邮局副局长 张春波 15184683665五九七公安局办公室4695055373五九七公安局长朱绍坤 469-5059008五九七政法委书记陈建福 469-5059951朱明泉 469-5058296469-5059229<p>宝清县拘留所蔡继生 副所长13613691155宝清县看守所46954317374695422679所长 张宗保 13555456066教导员 孙永佳 13604585758副所长 于苏力 13394692188五九七原政法委书记 杜万发 469-5059372五九七“610”头目人杨树林 469-5059188
    五九七农场政法委 五九七政法委书记 陈建福 5059951五九七原政法委书记 杜万发 5059372 五九七政法委 朱明泉 5058296 5059229
    双鸭山市公安局 局长:于长海4233001 13846117777副局长:高友华 4233002 13904888828国保支队长:张玉波4233078、4233054、4266966、15331817999、13115698999、15331817999。
    佳木斯劳教所 佳木斯劳教所电话:0454-所长室 姜作奇 0454-8891998 0454-6112001副所长关德君 0454-6112005副所长徐利峰 0454-8892055  0454-6112006政委 付茂森 0454-8891890  0454-6112002副所长姚德彬(退休)0454-6112003副所长孙德宏(退休)0454-6112004
    五九七农场派出所 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张龙波 5059997(现派出所所长)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曹明军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于振涛 5069715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齐振江 张玉宝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杜小林 5059575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左深东 5059480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郑玉琴 5069709五九七派出所片警 闫传亮 5059533(现已死)郑玉琴
    五九七农场公安局 五九七公安局长 朱绍坤 5059008曹明军张龙波
    佳木斯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 区号:0454电话: 所长室 b-0454-8891958所长 姜作奇科长 徐恒基 闫庆忠政委 付茂森 b-8891890副所长关德君 b-8891948副所长姚德斌 b-8891931副所长孙德宏 b-8891932副所长徐利峰 b-8891933纪检委 b-8891934政治处 b-8891935管理科 b-8891940办公室 b-8891938财务科 b-8891937卫生所 b-8891943(灌食多是它们执行)女大队长室 b-8891638二大队 b-8891924三大队 b-8891926检察院驻所检查室 b-8891953何强 手机 13945455333高洁、高晓华、李秀锦、刘亚冬等恶警周江电话0454-6113288、0454-6112001、手机:13903689326徐立峰所长0454-6112006付 13604542666李秀锦孙养成 驻所检查室孙卉孙会(慧)刘亚东张艳周佳慧(周佳惠/周佳会)
    宝清县七星泡镇派出所 七星泡镇派出所:4695100110、4694235411、4694235412王德国13803698366魏成强13115697005刘乃俊
    五九七农场 五九七农场场长 付业春 5059998五九七农场书记 孙乃生 5059889 5059885<p>五九七派出所所长 张龙波469-5059997于振涛469-5069715杜小林469-5059575左深东469-5059480郑玉琴469-5069709周松水469-5059731<p>五九七公安局局长 张文兴13115691000副局长 刘德民13846933930副局长 周松水 15326561007五九七邮局副局长 张春波 15184683665五九七公安局办公室4695055373五九七公安局长朱绍坤 469-5059008五九七政法委书记陈建福 469-5059951朱明泉 469-5058296469-5059229<p>宝清县拘留所蔡继生 副所长13613691155宝清县看守所46954317374695422679所长 张宗保 13555456066教导员 孙永佳 13604585758副所长 于苏力 13394692188五九七原政法委书记 杜万发 469-5059372五九七“610”头目人杨树林 469-5059188孙乃生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邮编:156333房跃春:男,五十六岁,任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头目。13846125557 0454-5716771盛树森:男、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副主任。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电话:0454-5700569,13054364958曹华
    五九七农场“六一零” 五九七“六一零”负责人 杨树林 5059188杨树林
    五九七农场街道办 五九七街道办 毕丽红毕丽红
    五九七农场公安局 五九七公安局长 朱绍坤 5059008周松水阎传亮于振涛邓立波曲海涛
    五九七农场政法委 五九七政法委书记 陈建福 5059951五九七原政法委书记 杜万发 5059372 五九七政法委 朱明泉 5058296 5059229杜万发朱明泉
    红兴隆看守所 总机:0469-5860420所长:陈秀,0469-5860420-8601邮政编码:156900 郑万生李玉
    双鸭山市公安局610办 双鸭山市公安局610办公室:4233106杜占一
    佳木斯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 区号:0454电话: 所长室 b-0454-8891958所长 姜作奇科长 徐恒基 闫庆忠政委 付茂森 b-8891890副所长关德君 b-8891948副所长姚德斌 b-8891931副所长孙德宏 b-8891932副所长徐利峰 b-8891933纪检委 b-8891934政治处 b-8891935管理科 b-8891940办公室 b-8891938财务科 b-8891937卫生所 b-8891943(灌食多是它们执行)女大队长室 b-8891638二大队 b-8891924三大队 b-8891926检察院驻所检查室 b-8891953何强 手机 13945455333高洁、高晓华、李秀锦、刘亚冬等恶警周江电话0454-6113288、0454-6112001、手机:13903689326徐立峰所长0454-6112006付 13604542666李秀锦孙养成 驻所检查室李永波蒋佳南(蒋佳男)赵美杰
    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 房跃春
    建三江管理局 局长:王道明 办0454-5790106,宅 0454-5710999、5794435政法委书记:王甲林 办0454-5790335,宅 0454-5710156,手机13763633399陶喜军:办5790097 手机15636456789侯继亭局长:王利仁 办5715005 手机18249230001副局长:李荣华 办5790558 手机15846983999祁祥一 办5790216 手机13803675196樊庆东 办5790860 手机18946488555王旭光 办5710000 手机18946432666纪委书记:王柏春 办5790862 手机18945413789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苍云 办5802366 手机13734539339王晓春 办5808801 手机13352545555刘博 办5790507宅5710817手机 13512600001陈天明建三江管局六一零主任:包军0454-5790633原政法委 610主任;已退休(李春耀:办5790507 宅0454-5725790 手机13803674529)综治办副主任、610副主任:田英民:办5807799 宅5710537 手机13796366665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610成员:常青松吕维锋:办 0451-5398308 建三江公安分局局长:0454-5790366建三江政法委主任:李春耀 办:0454-5790507手机:13803674529庞忠林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局长办5808001宅5710663手机13713633577彭涌: 建三江农垦国保大队大队长  办0454-5808020 宅5714445手机13512602077于文波: 建三江农垦国保大队 办0454-5808019  宅0454-5710509手机13845433088政治处─0454-5790678国内安全─0454-5791731、0454-5790664李振彪黄宝海
    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 刘国锋:局长办5808001 手机18724281777杜维军:副局长 办5808003 宅5730777手机13329554321刘继宏:政委 办5808005 手机13845482666车 义:原政委 办5808002 宅5724096手机15845173777)陆 斌:交警大队大队长 办5808006 宅5830333手机15845178999郭玉忠:七星公安分局教导员 办5715761宅5788007手机 13803675568魏长勇:办公室负责人 办5808007 宅5722898手机13903645678刘长河:国保大队队长 办5835009 手机13329545007,13836638910(彭 勇:原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于文波:国保大队 办5808019宅5710509(宅) 手机13845433088(因涉毒外逃一段时间后,又花钱买通关系回到公安局)陈 奇: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刑侦大队副主任科员徐志栋:警号151505,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法制大队主任科员刘忠山周纪
    建三江分局610 :黄树祥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邮编:156333房跃春:男,五十六岁,任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头目。13846125557 0454-5716771盛树森:男、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副主任。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电话:0454-5700569,13054364958周景峰金言鹏陶华
    五九七农场公安局 五九七公安局长 朱绍坤 5059008陈建福
    建三江管理局 局长:王道明 办0454-5790106,宅 0454-5710999、5794435政法委书记:王甲林 办0454-5790335,宅 0454-5710156,手机13763633399陶喜军:办5790097 手机15636456789侯继亭局长:王利仁 办5715005 手机18249230001副局长:李荣华 办5790558 手机15846983999祁祥一 办5790216 手机13803675196樊庆东 办5790860 手机18946488555王旭光 办5710000 手机18946432666纪委书记:王柏春 办5790862 手机18945413789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苍云 办5802366 手机13734539339王晓春 办5808801 手机13352545555刘博 办5790507宅5710817手机 13512600001陈天明建三江管局六一零主任:包军0454-5790633原政法委 610主任;已退休(李春耀:办5790507 宅0454-5725790 手机13803674529)综治办副主任、610副主任:田英民:办5807799 宅5710537 手机13796366665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610成员:常青松吕维锋:办 0451-5398308 建三江公安分局局长:0454-5790366建三江政法委主任:李春耀 办:0454-5790507手机:13803674529庞忠林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局长办5808001宅5710663手机13713633577彭涌: 建三江农垦国保大队大队长  办0454-5808020 宅5714445手机13512602077于文波: 建三江农垦国保大队 办0454-5808019  宅0454-5710509手机13845433088政治处─0454-5790678国内安全─0454-5791731、0454-5790664于文波
    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 刘国锋:局长办5808001 手机18724281777杜维军:副局长 办5808003 宅5730777手机13329554321刘继宏:政委 办5808005 手机13845482666车 义:原政委 办5808002 宅5724096手机15845173777)陆 斌:交警大队大队长 办5808006 宅5830333手机15845178999郭玉忠:七星公安分局教导员 办5715761宅5788007手机 13803675568魏长勇:办公室负责人 办5808007 宅5722898手机13903645678刘长河:国保大队队长 办5835009 手机13329545007,13836638910(彭 勇:原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于文波:国保大队 办5808019宅5710509(宅) 手机13845433088(因涉毒外逃一段时间后,又花钱买通关系回到公安局)陈 奇: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刑侦大队副主任科员徐志栋:警号151505,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法制大队主任科员李旭东
    建三江农垦区检察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汉水路80号 邮编:150090区号:0454  邮编:156300姓名 职务 办 宅 手机白柏林 建三江检察院检察长 5808701 15204683456 18345473456孙晓波 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5808730 5802576 13329552880刘爱因 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 5808730 5771555 13136979555蒋玉英 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主任 5808732 5794018 13089657018张  宪 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副主任 5808732 5784958 15326547779楚风茹 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科员 5808768 13674540279赵春堂 建三江检察院案馆中心主任 5808718 5710868 13845483456李青松 建三江检察院案馆中心副主任 5808753 13836612181<p>副检察长郝洪军,手机:13394577999钱玉珉,办電:0451-55195807,手机:13845188880。郝洪军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邮编:156333房跃春:男,五十六岁,任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头目。13846125557 0454-5716771盛树森:男、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副主任。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电话:0454-5700569,13054364958陶华周景峰金言鹏房秀梅
    同江市看守所 同江市邮编:156400同江市政法委:0454--2926432(单位)莫亚朴:13945425778纪广明:13039658490赵 静(政法委书记)<p>同江市公安局国保队:胡文顺:13339545699陆文双;13846831345吴红刚<p>同江市公安局: 李建成(参与迫害副局长);13339542966郭吉龙(局长)吴宝玉;13019753007好金贵;13384541309杨华
    五九七农场街道办 五九七街道办 毕丽红王海燕
    宝清县公安局 宝清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任树凯  办公:0469--5423678  宅:0469--4288719  手机:13803690719宝清县公安局副局长 邓龙波  办公:0469--5426266  宅:0469--5422566   手机:13304886999刘文丽,女,30多岁    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强刚,  男,30岁左右,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p>宝清县国保大队:齐文13604584442白文博18645166888、18645163030刘昌烈13904886000孙庆福13946642188佟宝斌18645446531邹尚东18646955053李景财18714467888陈小明18604693928张植15663902777、18004692222宋音13091474777王超13946632333<p>宝清县公安局:副局长谢云桐15184673333副书记冯健13904886818邪党委员牛文忠13555126218<p>宝清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齐文 13604584442白文博18645166888张庆福13946642188邹尚东18646955053张植18004692222王超 13946632333<p>冯健
    五九七农场公安局 五九七公安局长 朱绍坤 5059008王春力刘德民杜小林(晓林)
    佳木斯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 区号:0454电话: 所长室 b-0454-8891958所长 姜作奇科长 徐恒基 闫庆忠政委 付茂森 b-8891890副所长关德君 b-8891948副所长姚德斌 b-8891931副所长孙德宏 b-8891932副所长徐利峰 b-8891933纪检委 b-8891934政治处 b-8891935管理科 b-8891940办公室 b-8891938财务科 b-8891937卫生所 b-8891943(灌食多是它们执行)女大队长室 b-8891638二大队 b-8891924三大队 b-8891926检察院驻所检查室 b-8891953何强 手机 13945455333高洁、高晓华、李秀锦、刘亚冬等恶警周江电话0454-6113288、0454-6112001、手机:13903689326徐立峰所长0454-6112006付 13604542666李秀锦孙养成 驻所检查室王桂立(王桂丽)高小华(晓华)
    五九七农场公安局 五九七公安局长 朱绍坤 5059008朱绍坤
    红兴隆看守所 总机:0469-5860420所长:陈秀,0469-5860420-8601邮政编码:156900 田力

    更新日期: 2016/7/1 10:4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