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吴晓华


    吴晓华


    图片为吴晓华副教授1999年7月参加首届日本法会时和同修在一起


    图片为吴晓华副教授1999年7月参加首届日本法会时和同修在一起


    图片为吴晓华副教授1999年7月参加首届日本法会时和同修在一起


    简介:
    吴晓华
    (Wu,Xiaohua),女 ,六十多岁,安徽合肥市大法弟子。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

    1994年接触法轮功。从1999年中国镇压法轮功以来,因为坚持信念而被多次拘捕、关押精神病院,遭受残酷折磨,至今仍被监视居住。

    80年代-90年代,她身体虚弱,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妇科病、颈椎增生、乳房肿块、腰肾虚弱、鼻炎咽炎、等多种疾病,有幸遇到了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还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

    一、在精神病院,不断的受到药物摧残
    1999年12月26日,吴晓华因在北京去旁听中共对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的非法审判时被警察绑架,随后送回合肥,关押在螺丝岗拘留所。

    2000年1月中旬吴晓华被学校骗进“学习班”,第二天她带领大家背诵《论语》打破了半个多月来的沉默。惊慌失措的狱警将其强行拖进办公室,搜书,但没有得逞。第二天慌慌张张地送去刑事拘留,继而劳教。1月下旬女法轮功学员带头打破邪恶的压抑,数名学员开始炼功。民兵在狱警的指使下拖、拉、打学员。冬天天冷,法轮功学员在凌晨3点半钟便被拖出去罚冻,并被脱去羽绒大衣,多次赤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或冰水上。新年前一天晚上,七位女学员(包括两位老太太)被拖出去站在冰雪尚未融化的雪地上,脱去大衣,从7点多站至深夜12点,当时零下6~7摄氏度。一次一位老太太被拖到雪堆上,老太太坐下来继续打坐,15分钟后被拖起,裤子已冻在冰雪上了。一次早晨列队跑步时一小伙子拖住一位女学员踹其一脚,又拉住其后的女学员(幼儿教师)踹一脚,又猛推一下。女学员扑倒在地,脸贴着地滑了一截,又将前面的女学生扑倒了。这时所有的学员都停下来,第一次齐声背诵《论语》、《洪吟》和经文。伟大的佛法冲破了这里的黑暗,整人的小伙子悄悄地溜走了。

    郊区学习班在合肥郊区政法委第二副书记张正兰“教导”下以其邪恶迫害学员而成为合肥典范学习班。其余各区领导都亲临这个偏僻、破旧的地方参观学习。还派电视台录像。

    2000年农历新年前放了一批法轮功学员,留下的十余名学员开始了更为艰难的历程。因过农历新年是中国的传统佳节,学员们有了短暂的宽松,可以有限的相互交流。大家通过交流有了很大的提高,有的学员收回原来的“三不”。3月份春暖花开,而这里的学员开始更艰难的经历。邪恶之徒们的本性暴露出来,因民兵有的明白学员是善者,不情愿动手打,邪恶之徒们便亲自拖、拉、摔学员(年轻的学员被一次次地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他们中邪恶之徒就趁混乱踢打学员,当家属对质时他们便说不是我们打的,是民兵打的。有一次一位老太太被四位民兵(其中有一位一米八的小伙子)疯狂地推倒在地,尾椎着地半天爬不起来而无人过问。半个月后离开学习班时还便着血。

    学习班的饭越给越少,已经远远不够他们所规定的一天四两饭的供应(其实学员每月要交400元的生活费),而食堂每天多余的饭菜倒在桶里一桶桶地挑走喂猪去。

    2月26日以后的9天是食物最少的日子,每天发放时狱警跟过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同时趁机让饥饿的学员操列。他们在一旁窃笑不已,并说“活着是个草,死了是个宝”。第二次学员便拒绝再操列了,他们蹦跳不已,还气恨地说:“吃不饱就想闹事啊。”
    3月底学员被迫绝食以争取公正对待。第二天张正兰打开广播,再次播放邪恶谎言,学员全体出去炼功以示抗议,张带领打手们前来,亲自督察将学员拖、拉、打进室内。学员们经过3个月扣饭,现又绝食,太弱了,民兵们不忍下手,在张离去后纷纷地住手了。几分钟后张再次来督察,新一轮的攻击又开始了,有的学员被打得满身青紫。

    由于法轮功学员们的抗争,不长时间学员们全部被释放,但周言成利用学员的善良和无畏,给两名学员扣上活动组织者、绝食组织者等名堂,这两名学员在释放回家后不久于4月12日左右被恶人以谈话为由抓走,几天后家属被通知已劳教。

    义城学习班经常不让学员洗澡、理发、不让家属送食品。由于它树立的榜样,合肥东市区学习班也曾关押学员近4个月之久,并殴打炼功学员。

    2001年10月23日,恶警把吴晓华从安徽省女教所秘密送往合肥精神病院(即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迫害,即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入院时吴晓华没有被通知签署任何文件,吴晓华一再要求见家人,均被拒绝。住院十天以后,医生说:“女教所找到你丈夫,叫他签了入院通知书,别指望你丈夫会来接你,你得在这住下去,如果不和法轮功决裂,你将在这里一直住满刑期,若不听话,甚至叫你住到老死,反正你们单位愿意给钱。”后来家人告知女教所要求家人签字,迫于压力,不得不在入院通知书上签字。

    刚入院时,没有任何人接见、问诊,更没有任何人诊断,直接拉进病房,护士长指挥护士们,护士一拥而上,企图扒吴晓华的衣服,吴晓华说:“你们就算是被迫,也该先问诊,确诊是不是精神病,是的,你们才能留人,不是精神病,你们有理由拒收啊。怎么能连问诊的程序都没有,就强要我住院?我很正常,不住院。”她们一齐扑上来,李琬一脸凶狠,继而大骂,骂师父,骂大法,一边说:“拿剪刀来,我亲自动手。”剪开吴晓华的内衣,强行穿上精神病人的衣服,一穿就是整整一年。入院后几个月中,院方和医生从不让吴晓华查看诊断书。

    住院一年,所谓的医生和护士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10个月,前期,每日三次,每次一小把,拒绝告诉药名,有进口药。中期,每日三次,每次四颗左右,有进口药。后期:每次三次,每次1-2颗强制注射、输液。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致使吴晓华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入院时正常),反应迟钝,坐立不安(后炼功恢复)。

    期间吴晓华被强行打电针、电麻,当时被5-6个护士、护工按倒,用五根布绳大字型的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将电针刺入太阳穴,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型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 李琬不听别的医生如黄豹等人的劝阻,亲自动手,电麻比电针的电流大很多,造成神经收缩,致使全身自动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色恐怖图形,出现很怪异的像风声的嘶叫,电麻使用的是类似麦克风形状的黑色锤子,李琬将它抵住吴晓华两侧的太阳穴,动作时紧时松,令人感觉恐怖。李琬说:“你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用制疯子的办法制你,你要不配合就会一直住在这里,长期住着,不让回家。”

    吴晓华被大字形的捆在床上,被护士强行喂饭,护士一边骂大法,一边威胁,喂饭时,不等上一口吃完就塞下一口,饭、汤滴到眼睛、脸上、脖子衣服上全是。插鼻饲时,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在抵制中会遭到捆绑、揪头发、打脸(打脸的是周护士,骂大法最多的也是周护士,最会威胁、欺哄的是王护士长)。

    还有坐在椅子上灌的,是按住脸往椅子靠背上摁。捏住鼻子,揪住头发,趁人不备,猛地拖住下巴,快速地往鼻孔里插管,有时插不进去,就愤恨,骂人,当很顺利的时候,会很得意,说一些刺激人的话(主要就是王护士长,周护士)。另一个护士长直接说了不止一次,你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其实就是政治犯。开始鼻饲时,医生想把橡皮管一直插在吴晓华的胃里,那样,胃和鼻腔很难受,橡皮管的一头包着纱布和前额的头发拴在一起,管子拖在脸上,形象恶劣,不是疯子也给迫害成疯子的样子。吴晓华拒绝了连续插管。鼻饲了近20天,每天两次,鼻腔早就被插破,流血、肿痛、插时更痛苦,医生李琬说:“你要不吃饭,我要给你长期插管,橡皮管插鼻腔时间长了,会使人中毒,导致癌症,看你怎么办!不会放你回家的。”鼻腔越来越难插,改成输液,但血管变瘪,每打一针,要找5-6次,甚至7-8次,手臂上、手背上处处青紫淤血。吴晓华拒绝服药时,经常遭到辱骂恐吓,有一次,主任王莉指挥5-6个护士包围吴晓华一个人, 又拖又拉又拽,我说:“你们明知我不是精神病,把我留在医院是非法的,公民有自己的医疗选择权,你们这样逼我,我出去要告你们。”王莉说:“你只管告,我们不怕。”把不是精神病的吴晓华,留住院是非法的,吴晓华多次向前来查房的院长、院长助理提出,他们回避这个问题,吴晓华被一直关押在医院里。经常被捆绑,住院一年中,大约捆绑了30-40次之多,每次捆绑时间长短不一,有时20分钟左右,有时是连续2天以上。手因为长时间捆绑而发肿,两、三天才消肿。

    半年以后的一天,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大约住了9个多月后,李琬又说:“我去找政法委、610、告诉他们你没有精神病,还告诉他们,你们自己可以去和她谈话,不出半年,你们就能清楚她不是精神病。” 吴晓华问:“你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住院期间,吴晓华一直要求见单位领导,没有领导来,李琬和吴晓华家人都告诉必须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否则就得继续关下去,这是单位领导和上面叫他们转告吴晓华的。

    那里的恶医和护士经常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十个月,前期,每日三次,每次一小把,拒绝告诉药名,有进口药。中期,每日三次,每次四颗左右,有进口药。后期:每日三次,每次一、二颗强制注射、输液。吴晓华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吴晓华被摧残得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入院时正常),反应迟钝,坐立不安。

    出院后,没有任何随访,被继续押回女教所关押,而且是24小时小房监控关押。由于长时间在精神病院关押,对精神病院的环境、场景、物品、名称都有恐怖的记忆。吴晓华家人也不愿提出关于精神病院的人和事。他们的身心都受到伤害,在精神上存在恐怖和压抑。

    二、电针、电麻、捆绑、灌食,恶医无所不用其极
    在精神病院一年期间,吴晓华多次被恶医强行打电针、电麻,由于不肯配合,恶人用五根布绳将她大字型地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恶医将电针刺入吴晓华太阳穴,造成她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型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
    李琬不听别的医生如黄豹等人的劝阻,多次亲自动手,电麻比电针的电流大很多,造成吴晓华神经收缩,全身自动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色恐怖图形,出现很怪异的像风声的嘶叫,电麻使用的是类似麦克风形状的黑色锤子,李琬将它抵住吴晓华两侧的太阳穴,动作时紧时松,令人感觉恐怖。李琬扬言:“你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用制疯子的办法制你,你要不配合就会一直住在这里,长期住着,不让回家。”

    吴晓华在精神病医院里一年中经常被捆绑,大约捆绑了30~40次之多,每次捆绑时间长短不一,有时二十分钟左右,有时是连续两天以上。手因为长时间捆绑而发肿,两、三天才消肿。因为吴晓华被大字形的捆在床上需要喂饭,护士非常歹毒,经常一边骂大法,一边威胁,喂饭时不等上一口吃完就塞下一口,饭、汤滴到吴晓华的眼睛、脸上、脖子衣服上全是。插鼻饲时,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在抵制中会遭到捆绑、揪头发、打脸(打脸的是周护士,骂大法最多的也是周护士,最会威胁、欺哄的是王护士长)。

    有时恶人让吴晓华坐在椅子上进行灌食,暴徒按住吴晓华的脸往椅子靠背上摁。捏住鼻子,揪住头发,趁人不备,猛地拖住下巴,快速地往鼻孔里插管,有时插不进去,就愤恨,骂人,当很顺利的时候,会很得意,说一些刺激人的话(主要就是王护士长,周护士)。
    开始鼻饲时,医生想把橡皮管一直插在吴晓华的胃里,那样,胃和鼻腔很难受,橡皮管的一头包着纱布和前额的头发拴在一起,管子拖在脸上,形像恶劣,不是疯子也给迫害成疯子的样子。吴晓华拒绝了连续插管。鼻饲了近二十天,每天两次,鼻腔早就被插破,流血、肿痛、插时更痛苦,医生李琬说:“你要不吃饭,我要给你长期插管,橡皮管插鼻腔时间长了,会使人中毒,导致癌症,看你怎么办!不会放你回家的。”鼻腔越来越难插,改成输液,但血管变瘪,每打一针,要找五、六次,甚至七、八次,手臂上、手背上处处青紫瘀血。

    三、“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
    住院期间,吴晓华一直要求见单位领导,但没有领导来,李琬和吴晓华家人都告诉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否则就得继续关下去,这是单位领导和上面叫他们转告吴晓华的。

    吴晓华拒绝服药时,经常遭到辱骂恐吓,有一次,主任王莉指挥五、六个护士包围吴晓华一个人,又拖又拉又拽,吴晓华说:“你们明知我不是精神病,把我留在医院是非法的,公民有自己的医疗选择权,你们这样逼我,我出去要告你们。”王莉说:“你只管告,我们不怕。”

    吴晓华多次向前来查房的院长、院长助理提出自己不是精神病,但院长他们回避这个问题,有一个护士长直接对吴晓华说:“你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其实就是政治犯。”

    半年以后的一天,恶医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大约住了九个多月后,李琬又说:“我去找政法委、610、告诉他们你没有精神病,还告诉他们,你们自己可以去和她谈话,不出半年,你们就能清楚她不是精神病。”吴晓华问:“你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四、在劳教所吴晓华受尽酷刑、凌辱
    将近一年后,吴晓华被恶警押回女子劳教所关押,劳教所恶警队对她实行24小时小房监控,纵容劳教人员对吴晓华迫害。有一次,劳教人员不让吴晓华说话,往她嘴里塞满是血的卫生巾,再用细尼龙绳捆住她的嘴。有时劳教所恶警还把吴晓华双脚铐住,让她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在最冷的冬天也不给早睡,必须到12点以后,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夏天最热的时候,吴晓华被关在只有3个平方的小棚子里,只有一个约二十五公分的窗子。门外是垃圾场,苍蝇、蚊子都来了,她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近两个月不给别人看她,更不给梳头洗脸,女子劳教所恶警就是这样迫害吴晓华的。

    一次次的绝食据理力争,一次次被强迫灌食,吴晓华的上下牙齿被恶警撬掉四颗,头发也全白了。此次劳教到2003年4月底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又被无理延期两个月才回到家。

    到了2002年10月初,由于国际上的呼吁,吴晓华又忽然被女子劳教所警察从医院带走,关回劳教所。今年1月份联合国组织调查询问吴晓华情况的部门反馈消息说,中国方面回答没有关在精神病院,得到这一消息,吴丽丽无比悲愤,立即回函谴责中国有关方面的诡辩是公然隐瞒真相、欺骗国际社会。吴丽丽告诉记者,这种低劣的谎言说明他们作恶心虚,就是害怕人们知道真相。

    此次劳教到2003年4月底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又被无理延期2个月,一次次的绝食据理力争,被强迫灌食,她上下牙齿被撬掉4颗,头发也全白了。现在保外假释,还时时面对关押的威胁。

    2003年11月16日夜间,吴晓华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关押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里面遭到迫害。

    2004年2月,吴晓华因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残酷折磨,多次濒临死亡边缘,上吐下泻,身体浮肿。

    2010年,吴晓华在老伴生病期间,在老家庐江县城再次遭到中共绑架,2010年7月22日,她再次被绑架并再次被劫持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迫害,后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现已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之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迫害,在宿州监狱吴晓华被作为重点迫害对像,长年遭到摧残,曾经被迫害的不能行走,监狱仍然坚持不肯放人。

    吴晓华教授因坚信大法而屡遭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集团的长期迫害,据了解,吴晓华女士总共被当局非法抓捕二十三次,十几年来,吴教授经历十几年的的折磨与凌辱:药物摧残、关精神病院、劳教、酷刑、冤狱。

    2013年吴晓华在宿州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狱方仍坚持不放人,

    2015年3月,吴晓华教授结束五年冤狱,却因为长期摧残而出现生命垂危,被家人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2015年6月中旬,刚刚走出冤狱不久的吴晓华教授,终因当局的长期摧残生命垂危,被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迫害类型:
    打骂关禁闭四肢铐于床上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人身侮辱手铐/脚镣非法劳教关小号电刑强行施药送入精神病院加期(延期)/超期关押摧残性灌食非法关押逼迫放弃信仰绑架/劫持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威胁/恐吓谎诈执法机关以外的单位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不在法定的时间内,通知家属洗脑/送洗脑班毒打/殴打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吊背铐吊绑/吊瓶“死揣”非法拘留伪造证据将大法弟子劳教、判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安徽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合肥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合肥地区法轮功学员2015年遭迫害综述
    女教授被关精神病院经历的恐怖摧残
    经年摧残-合肥女教授吴晓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图)
    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合肥十五年迫害综述(三)
    掩盖不住的罪恶──回忆合肥郊区义城“学习班”
    九死一生-女教授吴晓华被关精神病院迫害
    三位女性精英-狱中遭非人摧残
    合肥市庐阳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璐部份罪行
    曝光中共酷刑-电刑(1)
    228980.html#109301957
    中国信仰真善忍的大学教授们的遭遇(图)
    皖风悲切--安徽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报道
    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真心向善反遭江氏迫害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再遭3个月迫害
    吴晓华副教授自述被合肥市精神病院摧残一年的遭遇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再遭绑架
    因坚持信仰 安徽建工学院优秀教师饱经折磨
    安徽省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仍被劫持在精神病院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处长达7年的重刑
    安徽建工学院教师吴晓华被关在精神病院130天 受尽折磨凌辱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再次被绑架进精神病院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因坚持信仰再遭迫害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的遭遇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合肥家中被软禁后被抓
    安徽省合肥大法弟子、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再次被非法抓捕
    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安徽女子劳教所中部份被劳教学员名单
    安徽学员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五例
    2000年9月16日综合消息
    合肥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
    12551p.html#chinanews
    2000年6月14日大陆综合消息-- 来自安徽合肥的一组消息
    日本学员因和平炼功被关押至今逾2周

    相关单位及个人:
    合肥市庐阳分局610办公室负责人王露(女)其电话是:
    手机 0086-13905512240
    家 0086-551-2650876
    办公室 0086-551-5521096-2210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电话:551-4483021-2843 551-4482902)

    责任单位及恶人:
    合肥市第一看守所 
    合肥市女子劳教所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总机:0551-4483021 管教科:0551-4483021-2843 卜副科长 <p>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六病区(精神病院)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地址:黄山路316号 总机:0551-3636082 院长室:0551-3644522 康复工疗站服务部:0551-3664502邮编:230022
    安徽建工学院 
    庐阳区610办公室 
    合肥螺丝岗拘留所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 
    合肥市郊区政法委 
    合肥东市区学习班 
    合肥市公安局郊区分局 合肥区号: 0551 合肥市郊区分局政内保科科长(周言成)551-552-2131(宅)
    合肥市政法委 合肥区号: 0551 地址:蜀山区东流路100号合肥市政务中心一区A座21层江洪 原市委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副市长 电话:0551-63538107 0551-63537721王 珏 副书记、市维稳办主任,原主任李琼杨建中 市维稳办副主任,满维溪 市维稳办综合处处长
    宿州监狱(安徽第三监狱) 安徽第三监狱又称宿州监狱:0557-3060631 0557-3033003监狱长:冯家宝0557-3061826 政委:吕勇0557-3061517法轮功转化基地监区长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教导员:夏良民0557-3052363副监区长:刘家忠0557-3059980分监区长:黄启俊0557-3043062手机:13035000118  办公室:0557-3040379吕冬梅手机:13505579825指导员:姚松0557-3061373办公室:0557-3040379机械厂副教导员:武玉东0557-3166811,3063379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0557-3032300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0557-3049175(宅)恶警:李敏0557-3035506(宅)恶警:黄东昌,刘亚平严管队恶警:戴杰、张应军六分监区指导员:许波 六分监区长:蒋磊 恶警:刘长春、王保亨八分监区恶警:董大亮(分监区长)、李着江(指导员)、翟建华(内勤干事)、崔珑恶犯:肖华、王松龄、刘军、(致残大法学胡恩奎的凶手)、秦建永、王海庆、李胜利、卢文田<p>
    安徽女子劳教所(合肥女子劳教所) 主要参与迫害责任人:政委李某: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第一责任人,此人2005年调回女教所,继续延用潘磊的那套酷刑迫害大法学员。所长潘磊:主犯,主要责任人。科长刘某:主要迫害者之一。二大队队长林芸:二大队副队长周鸣凤:主犯。盛诗琴:二大队分管“思想教育”的股长,也是主要迫害者之一。其他还有:邓祖霞、许礼红、黄书英、过军、罗毅、张燕、慈宁宁、王璐璐、范贝贝等。
    安徽省精神病院(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 
    合肥市610办公室 合肥市610办公室电话:0551-2928550合肥市610头目电话:0551-2618916安徽省政法委电话:0551-2606578<p>合肥市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 陆忠敬  办公室电话:0551-3537702  住宅电话:0551-4246221  手机:13855113758  合肥市“610办公室”副主任 李琼  办公室电话:0551-3537712   住宅电话:0551-5516968   手机:13955138236
    合肥市庐阳分局610办公室 :王露
    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 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地址:合肥市黄山路电话:0551-3636082 五病区分机:2065 院长分机:2011 李琬王莉
    合肥郊区义城学习班 :张正兰周言成

    更新日期: 2019/3/22 10:2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