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陈玉兰

    简介:
    陈玉兰
    (Chen,Yulan),女 ,83岁,招远市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卅日,于荣美和几个功友准备到招远城集体炼功,被非法抓进了大秦家镇政府关押。当时38名大法学员一起关在大秦家镇影剧院东边的一间偏房里。 “牢房”里无床、无铺、无盖,38名学员当中有近70岁的老人7名:傅希彬、陈玉兰、刘连欣、王秀花、于桂连等。

    二零零零年一月三日 晚饭后,天气特别冷,政府司机王进利、打手李春亮还有一姓杨的往“牢房”里面倒水大约4至5桶,后又往里扔雪块。然后又逐个把学员拉出去毒打,在外面车库的黑暗处,有近二十个政府人员,把学员摁倒在地,用木棒、警棍没头没脑的打,学员的惨叫声、棍棒声交织在一起,令人心寒。

    策划这次事件的凶手是镇党委书记王书善,政工书记刘岳、武装部长林志强。

    山东招远市大秦家镇八十岁的陈玉兰老太太,在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一大家人遭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老伴与儿子被迫害致死。近期(二零一五年七月),陈玉兰老太太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按赔偿法二十六条、二十七条规定,赔偿本人及家庭的一切精神和经济损失。

    陈玉兰老人说:“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中,我和我的全家人也受到了很严重的迫害:我被非法抓捕五次,被毒打,被非法拘留;我的老伴傅希彬被多次绑架、关押,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含冤去世;我的大女儿傅金霞被非法劳教两年多;二女儿傅彩霞被多次抓捕,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被非法判重刑十年;二女婿被非法劳教三年;小女儿傅英霞被非法判重刑八年;小女婿被非法判重刑七年;我的儿子傅新立被逼流离失所四年后被非法抓捕,被招远“610”刑讯逼供折磨得身负重伤送往医院抢救,最终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走时还不到五十岁。”

    以下是陈玉兰老人陈述遭受江泽民及其帮凶迫害的概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镇政府林志强、镇派出所刘玉全、王希波等非法闯入陈玉兰家抄走录音机,大法书等若干私人物品后,强行把陈玉兰和老伴一起带到大队办公室关押,勒索了他们每人五百元钱后才把他放回了家。把老伴拉到了派出所,半夜一点多钟才放回家。

    七月二十六日,又把我抓到了派出所,让我们都半蹲弓腰的在烈日下暴晒,谁反抗就会遭毒打,不让我们吃饭喝水,功友送去的饭,被派出所的警察都倒进了垃圾堆,也不让我们吃。连我们吃饭的权利都被警察们剥夺了。

    七月二十九日晚上,政府派出所的人员拉着我去三女儿家找我三女儿,没找着人。(当时女儿正被非法关押在司法所被迫害),他们又把我拉回派出所,刚下车就看到了屋内我儿子傅新立被多人毒打的场面。我忍不住的大声呼喊:你们不能打人!打手们闻声后,放下了我的儿子,一齐扑上了我,拳打脚踢,揪头发,脱下我的鞋狠抽我的脸,我被打得面目皆非,昏死了过去。后把我揪着头发拖到楼梯口扔在那里。再次拼命的打我儿子。这次,我们娘俩被打的一个多月卧床不起,身心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九月二十八日,陈玉兰为给蒙难的大法说句真话进京上访,在河北廊坊被警察截住。派出所的警察刘功田、林志强、本村的政工书记秦广从等五人去往回拉陈玉兰,他们在天津住高级宾馆,吃饭时,要了一大桌子的好菜,酒和水饺。嘴上说也叫我一起吃,可是他们把陈玉兰铐在椅子上,根本无法吃到饭。睡觉时把她铐在椅子上挨冻,后秦广从给她一块毯子我才冻得轻一点。第二天,往回走时,他们把她铐在车后斗里,那天刮着大风,还飘着雪花,天气比较冷。路上他们吃饭时,把她铐在车上不叫她吃。当时我很口渴。这四个人吃了两顿饭,花费一千八百多元,强迫叫陈玉兰给拿上。拉回家后非法拘留了我三十三天。那些日子,每天都有人监视陈玉兰的家。


    十二月三十一日,因我们集体炼功,陈玉兰和本镇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镇政府、派出所非法抓捕关在政府二楼。

    二零零零年新年的晚上,政府官员有计划的残酷迫害。先是李春亮、王进利往关押我们的牢房里仍冰块、雪块,后又往里面倒凉水,倒得的水有脚脖子深。我们都在里面挨冻。晚上,把我们一个个的单独拉到楼下的车库黑暗处,有近二十多个蒙面的打手,用胶棒、木棒、警棍照我们全身拼命的往死里打,很快有的功友被打的休克昏死了过去。我们个个都被打得遍体鳞伤,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才放回了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号,我和亲家王秀花功友搭伴,一同进京为大法上访,半路被警察抓回大秦家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八天。期间不叫吃饭,也不让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屋内。当时不四、五平房的小屋关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功友送来好吃的东西,派出所不让吃,我们离开时也不叫我们带,他们留下自己吃。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中午,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抓走我老伴后,又返回来要抓我,我知道消息后提前离开家中才没被抓走。家中没有人,本村秦广从配合派出所的警察刘玉全等人,象强盗似的爬墙头从窗上进到我家,把我的一个家翻了个遍,此后,天天派人监视我们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三十日,镇派出所的警察关瑞普带领五、六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要绑架我的儿媳,我阻止被他们拖上了警车,拉入了镇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儿媳被抓走。先被拉入派出所,后被拉到看守所,又被拉到洗脑班共计五十多天。那个阶段,我的老伴、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等家中的几个大人全被抓捕,关在了看守所、派出所,流离失所的,我自己守着五个不大的孩子痛苦的度日。家中还有五亩地无人种,只能求别人帮忙种。我的心无时不在牵挂着在外面受迫害的亲人们。泪水止不住的流,无法安心的生活,整日在痛苦中煎熬。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秦广俊领着大秦家镇派出所所长和一警察闯到83岁老年法轮功学员陈玉兰家,抢走全部大法书籍。之后,陈玉兰老人两次到派出所要大法书,他们不给还恐吓老人,再来要书就关洗脑班。

    迫害类型:
    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毒打/殴打绑架/劫持非法关押迫害亲属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勒索钱财暴晒抄家铐在某处上监视/跟踪非法拘留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私闯民宅威胁/恐吓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1)
    一大家人遭迫害-二人被害死-山东老太控告江泽民
    招远农民于荣美2000年因坚修大法遭殴打关押
    2000年元月1--3號招遠市大秦家鎮政府殘害法輪功學員紀實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一大家人遭迫害-二人被害死-山东老太控告江泽民

    相关单位及个人:
    大秦家派出所 (2018年) 注:带()的号码簿没有
    徐凯 所长 18660062633、15054560066
    孙文敏 教导员 15192271717、(18660062839、15963596196)、8383350
    高树兵 副所长 15688631688、(18660062848、13705351688)、8383351
    万学祥 副所长 18660062636、13280963456、8383351
    石福林 民警 13791180388、(18660062840、13688673377)、8383351
    盛新海 民警 18660069769、13562585290、8093351
    李汉超 民警 18853527333、(18660062843、13685448467)、8383351
    蒋梅莲 民警 18660062615、(13953539084)、8383351
    高桂文 民警 15553562828、(18660062842、13864560097)、8383351
    尹洪波 民警 18660062849、13964559003、8383351
    尹福前 民警 18660062846、13964589087、8383351

    责任单位及恶人:
    大秦家镇派出所 
    招远市大秦家镇政府 :林志强王书善刘岳
    大秦家镇派出所 :王希波刘功田关瑞普刘玉全
    招远市大秦家镇政府 :王进利李春亮秦广从
    招远市大秦家镇大秦家村 :秦广俊

    更新日期: 2018/7/26 1:4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