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何梅容

简介:
何梅容
(He,Meirong), 女 , 三十多岁 , 皂市镇大法弟子,皂市高中老师。湖北省天门市九真镇人。一九九八年春开始炼法轮大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何梅容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被三次非法劳教、两次送洗脑班洗脑,被关在当地派出所、看守所、市党校洗脑班、湖北省洗脑班、沙洋劳教所第九大队、沙洋劳教所第二大队、武昌马湖省女子劳教所等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泽民邪恶集团公开发动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后,何梅容因到省城上访,声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军警特强行拖上车,关到了武汉第四中学。夜晚,公安人员连夜不让睡觉,详细的问个人信息。何梅容当时没意识到不法人员是在有意搜集个人信息好开展迫害,把情况给那个做笔录的说了一些,可能就被上了黑名单。从此以后,何梅容一直遭受着邪恶的六一零——这个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类似德国的纳粹组织的、类似中共以前的文革小组的恐怖组织的迫害。

何梅容亲身感受到邪党恶徒对法轮功学员制定的迫害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没几天,邪党恶徒又要派出所和单位的保卫科一起来到何梅容家。一看墙上挂着师父的法像和《论语》,就取下抢走了。

当时邪恶的迫害很重,丈夫被单位安排日夜监管何梅容。特别是夜晚,何梅容要炼功,丈夫就跟着捣乱或发脾气,对她什么都看不顺眼。何梅容的哥哥也带着他一家人来到何梅容家,受邪党毒害极深的哥哥,竟然在他们给餐馆付钱的间隙,跑到何梅容家,搜缴炼功磁带毁掉,把大法书全收走烧了,还把打坐的垫子也给烧了,连何梅容晒在门前绳子上的一条白色裤子也给烧了。开学后,学校也是由校长挂帅,对何梅容实施看管,找她“谈话”。何梅容整日生活在受人歧视的氛围中。

到了九九年年末,何梅容忍受不了家庭、单位、亲戚的干扰,决定到北京讨说法去。何梅容和一位大法学员一起去,北京戒备森严,他们没有说话的地方。何梅容回家后,第二天校长先来她家看看,晚上,派出所的警车就开到了单位。皂市派出所的警车开到单位。随后,非法抄了何梅容的家:抢劫走大量的大法经书,还有一套炼功服和其它的东西。然后连夜把何梅容绑架到派出所,一姓胡的年轻警察审问她,逼她交代去北京的经过,并要她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当时,何梅容法理不清,认为自己到北京没有真正起到护法作用,自己不配再在大法中修炼,以免师父遭更多的罪,就同意签字了。当晚何梅容被放回了家。回家后,何梅容很是难受,一种背叛法背叛师父的难受与耻辱,后来何梅容将自己书面写好的“严正声明”交给了当派出所头头(当派出所到她家骚扰时)。

二零零零年春中共邪党开两会期间,皂市派出所怕他们又到北京去上访,就将何梅容和另一学员到派出所去给锄草。天天要他们早出晚归,两会开完了,才将他们放回家。以后的几个月,天天要何梅容到学校门卫去签到,本子都快签满了。后来何梅容悟到:不能配合邪恶,就没去签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初,学校刚放假,学校组织教师上计算机培训课。何梅容当时正在学计算机,突然被皂市派出所的程想斌,将何梅容用车带到派出所,每天把她关在110室,用六个男警察看管着,甚至晚上睡觉都是几个男警察看着她睡。关到七月二十日,才将何梅容放出去,当时并不知指导员陈守亮让她哥哥给签字做保证配合在家里不让何梅容炼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何梅容利用放元旦节假的时间,再次到北京去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下午,在中南海附近被北京的便衣抓住,把何梅容关到北京附近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反复用电警棍电,还加上带手摇的把两个电极接在手指上的电刑,对何梅容一直折磨到晚上。何梅容开始一直什么都没说,到后来,实在承受不住严刑逼供,就将地址告诉了那伙恶人。然后,恶人们连夜将何梅容带到天门市六一零住北京办事处。

在天门驻京办过一夜后,皂市派出所的董军波等伙同单位保卫科人员,先是在当地的家中抄了何梅容的家,然后到北京将何梅容戴上手铐,直接劫持到皂市派出所做笔录。董军波看她没有放弃修炼的意思,当天就将何梅容带到天门市第一看守所关了起来。

在天门看守所非法关到三月十四日后,不法人员就罗列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罪名,非法劳教一年,印章是天门市公安局法制科孟法新的名字。何梅容要上诉,权利被剥夺。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由天门市第一看守所的副所长魏兆国和女狱警黎群娥,把何梅容戴上手铐铐到沙洋七里湖劳教所。在七里湖医院给强行检查身体和打毒针后,送到沙洋女子劳教所第九大队。

在沙洋女子劳教所,何梅容虽是一年劳教时间,邪恶之徒却对她实施包括扒光衣服搜身、定期不定期搜查床铺、抽屉、动不动就用电棍电击她、不许打坐炼功和背经文,几乎每天都是罚站、太阳下暴晒、强行打毒针、强迫吃仁丹丸,只准凌晨后睡觉、罚蹲、站军姿、让吸毒的包夹用脚踢、不准与任何人讲话、上厕所要打报告并限时、逼戴胸牌、穿所服、连续遭扇耳光、吊铐、犹大车轮战的灌输歪理邪说、强迫看诬蔑录像、逼写不炼功保证、背所规队纪、做各种奴工、关小号、做操、逼唱邪歌、罚跑、走军训、不准单独购物,发动家人到劳教所去说服何梅容转坏、强迫她在离婚书上签字、逼买高价生活用品、威胁不“转化”将让何梅容在牢里一辈子,谩骂等等迫害手段反复运用,以强迫她和其它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

参与迫害者主要有:龚健、龚珊秀、刘秋红、孙红、饶海珍、王伟、胡某,还有从沙洋所部临时抽调过来的男警察;包夹(专门负责整法轮功学员的人)主要是来自宜昌的朱圣春、王泽梅、魏春梅、余静、晓来,黄石的邱春艳,沙市的张健梅等。

在劳教所,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恐怖气氛中,好象随时都有被邪恶之徒弄到僻静的地方实施更严厉惩罚的危险,真是度秒如年啊!二零零二年一月初,何梅容被迫害的神智不清,骨瘦如柴,被她哥哥带回家。哥哥听六一零的话,将何梅容软禁在他家,不能学法炼功,也不许和其它学员接触。

后来,何梅容突破他们的封锁,到单位去上了班。丈夫早已等的不耐烦,要何梅容跟他到皂市法庭去离婚,丈夫趁何梅容劳教期间,跟别的女人好起来了,并去医院做过流产。而何梅容和丈夫结婚快十年,还没有一男半女,受迫害的情况又不知哪一天终结,丈夫受不了,就编理由说因为没有小孩,要提出离婚,并且在所谓的离婚材料中,对何梅容和大法都诬蔑过。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通过皂市法庭协议离婚后,丈夫将自迫害以来,把何梅容的工资和福利待遇等全归他自己管的那些账都带走,家里所有他认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也都拿走,基本只剩下一栋空房子。法庭是将房子判给何梅容,但丈夫仍住在家中,何梅容便自己搬到学校办公室住。由于要换衣服,必须到丈夫手中拿钥匙。三月十日,何梅容去他的办公室要钥匙,他恼怒的狠狠的当着其它同事的面,打了何梅容一耳光。这件事引起学校公愤,他不好意思才将钥匙给何梅容。

结婚十年,从对何梅容的人格讲,丈夫不想与她离婚,这点,丈夫在二零零一年五月第一次到沙洋劳教所跟那些狱警谈过,说何梅容修大法后,是一位贤妻良母。然而,在邪恶的长时间高压迫害,各种宣传舆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诬蔑和歧视下,他的人格被扭曲了,把仇恨与不满,全都发泄到何梅容头上。正常情况下,不会是这种大难当头各自飞的结果。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何梅容被迫离婚后的伤口还没愈合,皂市镇政府“六一零”以朱某和戴某为首,伙同皂市派出所指导员陈守亮等,用假意给何梅容打电话的方法,摸清底细。何梅容不知是计,就说自己在家里。朱、陈很快便来到她家,何梅容客客气气的给他们板凳坐,用最好的茶叶给他们泡茶,端水果让他们吃。

但二人象土匪一样,黑着个脸,在家中到处翻,抢走了很多学法炼功用的大法经书和磁带等。然后,他们要把何梅容带上警车走。何梅容说不能走,还有两个班的学生要教,并且去找校长。他们跟着去找校长。在五楼校长办公处,校长同意何梅容不去洗脑班,说只要骂一声大法师父就行,被何梅容拒绝。校长熊某与陈守亮一起,硬是将何梅容从五楼一直拖到操场。何梅容挣脱他们,开始在操场上跑。由于身体虚弱,被陈守亮赶上抓住,要她上警车,何梅容不肯。校长与陈守亮一道将何梅容塞上警车。

何梅容被绑架到市党校洗脑班。在那里,何梅容坚持打坐炼功背经文,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要求和指使,并绝食几天。何梅容给洗脑班的六一零人员讲真相,揭穿邪恶迫害大法的一切谎言。邪恶看“转化”不了,就于五月七日解散了洗脑班,把何梅容送到市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被非法关到了六月,市六一零洗脑班头子肖长斌和肖平德要何梅容的哥哥出几百块钱,才把人放出来。何梅容每次被天门市内六一零人员关押后被释放时,六一零人员都要她哥哥给请酒席,一次是请陈守亮吃,另一次是请肖平德吃饭。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天门市610人员,皂市镇以苏治平为首、政法书记刘霞亲自动手,皂市高中老师何梅容被610人员,在学校将她绑架,同时要单位出了3000元,把她投入湖北武昌汤逊湖洗脑基地迫害。

何梅容回家后,610恶徒以她没彻底“转化”为由,派人在暗中监视她,无故不要她进班代课,并将她的津贴等扣除。天门610最近又在密谋再次将她强行绑架。

湖北省天门市国安恶警肖长兵,在市政法恶书记、六一零头目王小平的指令下,于十一月九日带队洗劫了大法弟子何梅容老师的家。

具体经过如下:十一月九日星期四,是大法弟子何梅容老师的早自习。她于凌晨三点多钟起床炼功之后,就赶紧到班上给学生打扫教室、辅导学生准备期中考试前的复习。

由于何梅容老师有第一节课,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早自习后她连早饭也没吃,就守在教室等学生吃完饭后给他们上课。第一节下课后,何梅容老师坐到办公室,批改学生交上来的作业,刚改了几本,突然学校政教校长杜仲亮和皂市派出所指导员何某出现,叫何梅容老师出去和他们谈一下话再回来办公。

何梅容老师一看他们不怀好意,就不配合,即刻跑走,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邪恶之徒在后面追上她,将她的胳膊拽住,拖她,将她拖到校门口,并逼何梅容老师交出她房门的钥匙。何某和肖长兵等恶徒又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她将门开开看看,五至十分钟即可,决不动她家半点东西和她本人。

何梅容老师在多次与它们一伙打交道的过程中,深知它们的假恶斗本性,没给他们钥匙,她在这关键时刻正念正行、喊师父帮助,并在好心人的掩护下,得以脱险。

土匪流氓们一行十多人,不顾很多教职工及家属们的劝言和抵制,在十一点左右,公然撬开了何梅容老师的房门,将她的教学用的电脑及打印机,纸张、钱包等用品洗劫一空。并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法书及经文u盘及mp3.何梅容曾多次遭恶警非法抄家,本来家里就空空如也,这次弄的更惨。至今,何梅容老师已有好几天不能回学校上课了。

在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期间,劳教所动用她所有的家人和亲情来孤立她、转化她。当她坚信大法的信仰不变时,劳教所故意让她丈夫与跟她关系最亲近的同事相好。她在酷刑期间,一纸瞎编的诬告离婚状辞被送到了沙洋劳教所。等她到期回家后,丈夫跟她正式离婚。

每次何梅容被迫害后回家,学校不敢要她去上班。到单位上班时,让她与她丈夫现在的妻子同一办公室。这种情况,对于一般人来说,肯定是受不了的。但她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修的是“真、善、忍”。如果没有这场邪党的迫害,事情一定不是这样,他们也是受邪党蒙蔽在无知的犯罪,要可怜他们,包容他们。因此,她一直默默承受着这种尴尬局面,而无怨言,与婆家关系依旧好。

每次何梅容被迫害时,总遇到调加工资和评职称,没人给她加工资和晋级,因此,她与同类教师相比,每月少几百元钱。现在,作为一个执教二十年的她,每月工资只有一千元。连同学校福利,不如一个刚分派下来的教师多。但扣什么住房基金、医疗保险费,强行将她与资历最老的教师扣的一样多。

她每次被分的班级,总是全校最差的班,学生十分难管,但她毫无怨言。学校不让教课时,让她当过收发员、印刷员、水厂工人等后勤活,待遇极低。她也是任劳任怨,十分负责。

二零一零年暑假何梅容到相关机构办理出境旅游手续时,工作人员从网上搜索后,禁止她出境。虽然工作人员没有说出具体原因,但人们心里都清楚:只因她修炼法轮功,中共在执行迫害政策。

二零一二年八月,何梅容应京山学员的邀请,去京山大法学员吴光美家。刚一到,以彭义林为首的京山六一零通过非法监听手机,带着一男一女,也尾随到吴光美家。他们抢了何梅容带去的大法资料和真相币,把钱包和换洗衣裳抢了,包里至少有三百元钱和一个优盘,还有其它东西,他们全部抢走了。在与吴光美为开房门发生争执时,几个六一零人员都去撬门去了。在这空挡,何梅容趁机走脱。六一零便把吴光美等两位学员戴手铐,抓到京山第二看守所关了起来。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何梅容上午上了第三节课后,准备回家。一下教学楼,就被以天门市六一零、鲁天奇、严又林、董军波、周胜利伙同京山看守所以彭义林为首的六一零人员绑架。他们抄了何梅容的家,劫走很多大法书、读书笔记、两台计算机,一台是台式的,另一台则是教学用的笔记本计算机,也拿走了光盘和优盘等。

何梅容被劫上警车。在皂市派出所呆了一个中午,然后,彭义林等酒足饭饱之后,就由刘霞出面,把何梅容交给京山六一零人员。何梅容被拉到京山县四医院做抽血化验等,然后又被带到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由彭义林看守,另一个女的则给何梅容编造罪名。何梅容拒绝签字被送到京山县第二看守所。按看守所的规矩,女的一个不能被单独关押,要么放回去,要么开到别的看守所去,因此,当班的看守所人员不收。彭义林死皮赖脸给领导说情,才将何梅容塞进看守所。

何梅容被非法关押近十五天后,天门六一零以柯某为首的六一零人员,将何梅容直接送到武昌板桥洗脑班迫害,还安排了两个陪教。

何梅容被全封闭迫害五十几天,于十二月二十五日走出洗脑班。何梅容回学校不久,两个所谓陪教的人均每月二千四的工资、要学校出对何梅容洗脑的洗脑费等,共从学校勒索了一万多元走了。

何梅容一共被非法抄家九次:一九九九年三次,二零零零年一次,二零零二年二次,二零零零六年二次,二零一二年一次;被非法拘留劳教:二零零零年一次,二零零一年一次,二零零二年一次,二零零六年一次;被非法洗脑:二零零二年一次,二零零六年一次,二零一二年一次;被绑架、非法盘问:北京房山区某地一次,武汉第四中一次,学校一次,派出所一次。小型的被监控,来访等干扰迫害已记不清了。至于迫害造成的名誉损失、青春损失、误工、误事、误晋级、调薪等的损失经济损失,无法计算。

二零一七年三月末,学校领导找何梅容老师说:学校现在根据教育局要求停你的课,并要你每天到学校来上 班。否则教育局要撤销校长职务,全校教师将被普降一级工资。一级工资是一百几十元 哪!可是从3月27日被停课到现在,至今学校仍没有要何梅容老师去上课的意思。

由于中共邪党的所谓“五中全会”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开始在北京举行,天门市610可能接到上一级迫害命令,想在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实,天门610从五月份开始,对全市进行了一轮骚扰,涉及的法轮功弟子很多。这次,天门市610要以在天门市皂市高级中学教高(3)三个班地理科教学的何梅容老师为重点。据说利用亲情不让她走动,间接监视她;还要在近期内私闯她的家。因为她是一个人生活。还说如果发现所谓证据,就要实施对她的具体迫害。

二零二一年初,中共不法人员开始所谓的“清零”骚扰后,天门市已知有如下学员被骚扰。

何梅容,女,五十四岁,大概是八月份,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单位在背地里,伙同其以前干过六一零的哥哥伪造,并帮代签,后来因某件事,而被他们六一零内部说出来了,何梅容全盘否定这种签字。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调换工作、职务绑架/劫持勒索钱财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非法劳教监视/跟踪非法关押手铐/脚镣电击暴晒注射不明毒针罚站毒打/殴打吊绑/吊瓶非法强制离婚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二一年湖北省天门市大法学员被六一零骚扰的部份信息
湖北省天门市邪恶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516.html#1741202947
湖北天门市女教师十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卖身邪党终可悲
曝光湖北省京山县610恶人彭义林的恶行
湖北英语教师因信仰法轮功被禁止出境
楚天血泪(五)--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湖北天门恶人在大法弟子何梅容家行窃
湖北天门市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未遂 撬门洗劫
湖北天门市610绑架两名教师大法学员洗脑迫害

相关单位及个人:
天门市皂市镇 苏治平 13593950828  宅电0728─ 4811021(恶人) 朱良兵(原政法)0728-4811183 刘霞(现政法)0728-4813156(恶人) 镇委书记沈爽 宅电0728─4811563 代喜生(镇委会)0728-4811379 段想林(镇委会)0728-4811291,13807222920 派出所所长 程安廷 13507222216 宅电0728─5333881 办公0728─ 4811279 副所长 孙爽林 13972937283  宅电 0728─4812837 办公 0728─5862613 指导员 陈守亮 宅电 0728─4814998 办公0728─ 4811439 皂市高级中学校长 石水锋 13593929138 短号69138 宅电0728─4812868 陈孝平 13972933226 短号 63226 宅电 0728─4811786 办公0728─4811561 张丙富13972623356 短号63356 宅电0728─4812620 天门教育局熊佑德0728-4811862,13907222590 教育局长张德洋0728--5342408(宅)0728--5342254(办) 刘池芳0728--5342022  0728--5342052 李启虎0728--5342038 刘祥国 0728--5342498 齐传贤0728--5342030 黄兆祥0728--5342035 何立中0728--5342438

责任单位及恶人:
沙洋劳教所(沙洋农场)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七里湖九大队电话:0724-6066336<br>2001-2002年曾一起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警还有: <br>大队长 杨××,大高个,四十多岁。<br>队 长 汪琴,胖圆脸,三十多岁。<br>干 部 小刘,瘦削个,瘦削脸,二十多岁。<br>两个男打手,二十多岁。<br>李局长,男,四五十岁。<br>方主任,男,四十多岁。<br>(听说恶警毕×因2001年转化沙洋法轮功学员“有功”,被调往武汉市某“转化”基地)。 <br>电话:0724-4066262<br>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名单:杨敏(队长)汪琴(副队长)江黎迪(音)刘琴 李红英 李××(现已转到武汉女子劳教所)钟秀连 伍×× 刘犾医 严犾医 <br>迫害大法学员的劳教人员恶人名单(部份): <br>宜昌:沈玉兰 王春梅 王泽梅 殷玉蓉 王芳 李芳 刘爱军 朱胜梅(音)(已遭现报、解教后自杀而死)鲍琨 鲍芳 王青 郑华玲 邓芹 刘德军 周英 饶春香 徐媛 鲁义(音)<br>石首:万君 付西兰 张道红 张琼<br>公安:彭先红(原名:彭茜 两次劳教均参与迫害)<br>仙桃:刘翠云 张英<br>天门:龙兰姣<br>沙市:马秀兰 杜海燕<br>钟祥:李蓉 董小芸<br>*******<p>党委书记刘海(女,50多岁);<br>方主任,男、30多岁,秘书,610主任;张幸福(政委);周政委;吴科长(管教科);毕慧琼(科长);<br>九大队:龚珊秀(队长)、欧阳代霞(副队长)孙红、刘群、陈渝(副队长)、高紫燕(中队长)蔡正英二大队:杨敏(队长)、汪琴(副队长)、江黎丽、刘琴 、李红英<br>三大队:张修明(队长)李东山(教导员)田明、何伟、 鲁文军(队长)余帮清、张伟、魏鹏、何兵、沈雁鸣、小沈<br>严管队:张修明(队长)、王刚(副队长)、黄东涛(教导员)、郭磊(特警队队长)、沈雁鸣(分队长)、熊文(二分队长)<br>现在的九大队:大队长鲁文军、管教队长黄东涛、分队长魏鹏和余帮清    严管队:电话 0724-4066454<br>医院:刘海燕(狱医)刘秋红(狱医)严姓狱医 : 孙红龚健饶海珍王伟刘秋红
天门市第一看守所 : 魏兆国黎群娥
天门市公安局 : 严又林
荆门市610办公室 : 肖平德肖长兵陈守亮
庙山汤逊湖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武汉板桥洗脑班/洪山区马湖村特二号)法定代表人:周水庆<br>地址:武昌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联系电话:027-87234314<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br>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武汉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br>邮编:430064<br>电话:027─87924873<br>乘车路线: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共产邪党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 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部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名单如下:<br>张幸福,现任湖北省劳教局副局长<br>所长周某某<br>副所长:张修明、刘琼(女)<br>一中队:<br>江黎莉(女,队长)副科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br>何伟(队长)打人凶手<br>胡某某<br>二中队:<br>刘成(队长)<br>徐某某(女,副队长),<br>彭刚,倩倩(女),江某(女),李某(专职打手)<br>江成方,<br>刘勇军,<br>周水庆,<br>张某某,<br>龚健, 大队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br>毕慧琼,女,副队长<br>俞某, 科长<br>田明、毕慧琼、毕鹤梅、刘群、邓××(男,微胖,30岁左右,1.80米)、胡建国(男,队长,1.72米左右);徐红(女,脸上有很多痣)、王丽华(女,20多岁,1.52米左右),刘贫,彭某,江某,谢胜艳、柯昌芬等。
天门市610 : 王小平苏治平刘霞鲁天奇周胜利
武汉汤逊湖省洗脑班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阳光劳教所)地址:湖北武昌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br>门卫电话:027-88422114<br>一大队电话:027-88422141 027-88422142<br>二大队电话:027-88422128<p>余平安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所长 电话:(027)88422101<br>龚珊秀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行政副所长 警号:4266072 沙洋劳教所原九大队队长,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二大队队长,是将法轮功学员曾宪娥和郑玉玲迫害致死的主要凶手<br>高旭梅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原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二大队队长<br>陈长华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政委 原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负责人 电话:(027)88422100<br>杨敏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副政委 原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队长,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一大队队长<br>徐红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生活卫生科科长<br>毕辉琼 蔡正英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狱警科科长 电话:027-88422137 88422136 027-88422163<br>章烈军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法制科科长<br>印文军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医务所副主任<br>李文斌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司机<br>汪勤 (警号4266073) :一大队大队长、 原沙洋劳教所二大队队长<br>李莉、刘玲、边爱萍、张晓燕 :一大队狱警队长<br>刘海燕:一大队生产队长<br>程瑜:二大队队长 原沙洋劳教所九大队狱警 : 龚珊秀
沙洋七里湖医院
天门市皂市高级中学
京山县国保大队 : 彭义林
天门市洗脑班
皂市派出所 : 董军波程想斌
皂市镇政府610

更新日期: 2022年1月26日 06:5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22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