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赵学堂

简介:
赵学堂
(Zhao,Xuetang), 男 , 60岁 , 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农垦大厦职工。

赵学堂的妻子王淑君曾患尿毒症晚期,修炼法轮大法后,起死回生,可是,二零零一年,王淑君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双目失明,尿毒症复发,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在家中离世,年仅48岁。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赵学堂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给他的家庭带来灾难的元凶江泽民,希望更多的公检法人员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赵学堂在他的控告书中讲到:“一九九七年,我妻子王淑君患尿毒症晚期,在佳木斯中心医院住院,大夫说没法治了,让我们出院去北京大地方去治疗。我们也多方打听,尿毒症是世界不治之症,透析治疗最后多数都是死亡。”

“我姐姐说,炼法轮功试试看,我就背着王淑君去了铁路第一小学炼功点。当时王淑君全身浮肿,她自己连衣服都穿不上,勉强能站住,我接连三天背她去炼功点学功法。就学这三天,她浮肿全部消失,第四天开始,她就自己走去炼功点了,就这样神奇,尿毒症不翼而飞。我也和她一起炼。”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深知法轮大法好的王淑君三次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淑君被关进佳木斯劳教所。九月,王淑君在劳教所被单独隔离,就是禁闭(平房)。十月,被关进严管队(一楼),四人一屋,吃饭大小便都在屋子里。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王淑君被关劳教所二楼阴冷潮湿的北面,不许出屋,在屋里放一个洗脸盆,就在那个盆里大小便,二十四小时后,有人来,去倒掉,屋里的空气可想而知。劳教所给饭吃,但不给水喝。王淑君出现尿毒症症状,尿少、视力严重下降。

二零零零年底,王淑君被折磨的双肾萎缩,两眼看不清东西,劳教所才放她回家。王淑君多次质问警察:我来的时候身体是这样的吗?

赵学堂在他的控告书中说:“王淑君炼功前就慷慨大方,炼法轮功后,就更加宽容善待别人,脾气大大改变,不再骂人、打孩子了。如果没有江泽民制造的这场迫害,现在我们全家该是多么幸福。”

“法轮功能让医院判死刑的人起死回生,法轮功就是高德大法。炼功让我妻子神奇的变成正常、健康的人,我们全家永远感激大法师父。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明白人活在世上的意义。我妻子王淑君就是在江泽民的政策下被迫害致死的,所以我要控告元凶江泽民,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结束迫害法轮功群体的这场浩劫。”


2000年6月末,赵学堂和妻子王淑君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到农垦总局驻京办事处。接回那天,单位的杨某和于某某伙同前进分局又将他们转送到佳木斯看守所。赵学堂被非法关押72天后也被单位开除,并扣押了身份证。王淑君被关押20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王淑君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致旧病复发,全身水肿,到医院检查已是双肾萎缩,病情恶化。

2001年,就在王淑君病危期间,恶人又把她丈夫赵学堂从她身边绑架到看守所,在“五一”前后,没有任何理由就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受到非人待遇,整天坐小板凳,喝盐水,菜汤一点油星都没有,由于精神和身体受到摧残,加上又惦记不能行动的妻子,度日如年。

从那以后王淑君的病更加重了,想见丈夫一眼,但都遭劳教所恶警拒之门外。直到王淑君离世了,亲属经托人,赵学堂带着□亮的手铐子,由两个警察押着,到太平间去看遗体,这时赵学堂就已经看不着哪个是他妻子的遗体了。渐渐的他双眼就失去了光明。直到农历新年前一天,才保外就医。赵学堂人瘦的皮包骨,甚么也看不见,他生活压力很大,还没有生活能力。单位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给。

王淑君死的当天,因家里没人,亲属去她单位谈关于丧葬费的问题,结果农垦大厦不仅不给丧葬费,而且还说些不好听的。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坐小板凳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非法劳教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佳木斯大法弟子王淑君被迫害致死 丈夫被非法劳教三年

责任单位及恶人:
佳木斯市农垦大厦<br>
农垦总局驻京办
佳木斯看守所

更新日期: 2015年9月25日 01:5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