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辽宁省阜新市大法弟子

简介:
辽宁省阜新市大法弟子
(Liaoningshengfuxinshidafadizi,None), 性别待查 , 年龄未知 , 辽宁省阜新市大法弟子。

1999年7月,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辽宁省阜新市大法弟子四次进北京上访,讲述自己身心受益的经历。回来后被拘留所扣押三次。最后一次是1999年11月底被所在地公安局的恶警毒打折磨后送进了看守所,又于1999年12月底被判劳教二年,关押在辽宁省阜新市教养院。

在这里以辛洪顺(副院长)、郭延清(教育科长)、刘佰祥(指导员)、闫淑华、任志英、李平等人组成的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他们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法轮功,用尽了各种方式,绞尽了脑汁。为了完成“610”办公室交给他们的“转化”指标,为了他们想要的业绩与奖赏,制定种种迫害方案,而且是阶段性变样。

他们针对每个人采取不同的手段进行洗脑。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哪怕违心地写东西,也要不遗余力地逼你做,根本就不考虑什么人性与尊严。他们采取威胁、恐吓、暴力加伪善的手段,利用谎言混淆学员的正确思维,利用家人以亲情动摇学员。让大法学员干苦活、累活进行肉体上摧残。他们对大法弟子进行嘲笑、辱骂、人身攻击与人格侮辱。长时间洗脑,让大法弟子的身体处于疲惫状态,目的是让人失去自信。

他们为了达到他们所谓的“疲劳战术”,强迫他们白天干活,或长时间体罚(比如:罚站军姿、罚蹲等),晚上也不让睡觉并虐待。

2000年8月份,他们对十余名的法轮功学员上午罚站或劳动,在烈日下曝晒、绕操场跑。有一个叫杨树云的年龄很大,跑得腿脚浮肿,最后鞋子都穿不进去了。中午跑就两个多小时,下午接着在走廊里罚站,到了晚上才不好过呢,刘佰祥天天不回家,其余干警分成两伙,一天一伙,他们(主要是刘佰祥)让十几人“坐飞机”(两腿必须站直不准弯曲,然后上身向下弯,双手向上举到极限。)这种体罚很厉害,用不了十几分钟就受不了。他们见谁动就开始打谁,用电缆线抽,电棍电,拳打脚踢是便饭。

2001年6月,阜新市劳教所决定坚定的学员送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强制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更加疯狂的残暴的一幕幕。有很多外省市的大法弟子都被送来这里强制洗脑。

干警指使一批为其效劳的转化人员,把他弄到一个空屋子里,这个“黑”屋子是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屋里的声音再大,其他房间的学员也听不见。不让上厕所,他们三班轮流攻他,每个班十六、七人,不让他睡觉,做“飞机”等各种体罚。同时,他们拿喇叭等东西对着耳朵连续骂师父、骂大法。他们看他没转变之意(那已经是第四天了),干警就给“犹大”们施压,他们让他的头对着墙向下低,让头和腿紧紧地重合,然后把两臂两手反靠到墙上,不合格就毒打。这种方式真残酷(正常人这样做3-5分钟就承受不了),他们把他的眼睛打得充血。

回到阜新更加是白色恐怖--因为恶警在一起交流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经验”,再加上去抚顺的几名转化队员的推波助澜。从此,不论男队还是女队,电棍电人的火花声与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充斥着教养院。他们还强迫学员踩李洪志老师的像,不踩就残酷迫害……。

2001年8月的一天,他被恶警陈美英(很邪恶)迫害得一只手和胳膊渐渐失去知觉,脖筋发硬,狱医量了量血压,听了听心脏,马上借手电筒照瞳孔散没散,即便这样这个恶警还让他去劳动--挑葵花籽。

他们于2001年11月12日集体绝食抗议,被无限加期。院方将他和张国珍等四人送到了盘锦市教养院。

2002年9月,他被恶人举报关进了拘留所。恶警向他家勒索钱财,他家损失约一万二千元钱。

迫害类型:
打骂非法罚款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剥夺睡眠毒打/殴打电击非法关押洗脑/送洗脑班坐飞机罚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以我亲身经历的迫害作为追查和惩办元凶及恶人的证据

责任单位及恶人:
阜新市教养院 : 辛红顺刘佰祥李平郭延清任志英闫淑华于连成陈美英

更新日期: 2006年8月31日 22:1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