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荆门市大法弟子

    简介:
    荆门市大法弟子
    (Jingmenshi,Dafadizi),女 ,年龄未知,是位青年女教师。

    2001年1月1日,就大法弟子在去信访局的小路上,却被一伙不明身分的男子强拉到一密室,拿出至少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她全身,还同时将她双手接上墙角电源,电的她眼冒金花。将她身上电得伤痕累累。将她带到另一黑屋,里面有几名大法学员,她们是辽宁省来京上访未遂,饱受酷刑。 过了一会儿,恶警又将她叫出用电刑。这时恶人套出了她的身分,便将她往死里打,又在套出她姓名地址之后,转回她本市驻京办事处。第二天,来领她的干警用她钱挥霍一阵后,将她带回当地派出她做审讯。她否定他们所干的一切。写下了:

    (1)法轮功不是×教,呼吁全世界所有有善念的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功真象,并呼吁有关单位立即停止对大法的一切迫害
    (2)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清白,给修炼人一个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
    (3)废除所有她在神智不清时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言行,坚修大法到底,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因为讲了几句真话,她被送到了是第一看守所关押,3月份秘密判她劳教一年,送往湖北沙洋劳教所进行野蛮的身心迫害。3月中旬她被押往九大队,这儿是专门镇压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基地。恶警对她一阵拷问之后,不让她进院子,让她在他的办公室。派一伙犹大做要她放弃修炼的工作。在软硬兼施,一轮一轮地对她灌输毒素无效的情况下,4月19日恶警用车把她转到一秘密地。一下车,几个打手便拖她进屋,关上门,又是用几根电棍击她,又是上她吊铐(吊铐是将人左、右手各戴一副平铐,然后反背过去,再加一副铐子,把两副合在一起,再将她只能脚尖朝地的吊在窗户上。)她们中有的大汉用大手打她脸,左右劈劈啪啪,她们当时就将她脸打变形,肿得像发酵的馒头。又问她还炼不炼功,她坚定地回答:“炼!”它们气急败坏,把脏袜子拿来塞住她口。她的手也被铐肿了老高,铐出血了。这时,恶警看不行,就将她解下铐,罚她蹲,她拒绝。它便用力将她按下,要她两手都拿放电处……。

    下午约4点将她用车拖入女子严管队。女管教令“包夹”脱光她的衣服,目的是搜查经文。当她发现他们将师父半小时讲法手抄经文丢在地上,她便上前将6页厚的白优质纸卷成一团,塞入口中。一群恶人男女都有地包围了她,想撬开她嘴,她就是不开,他们就硬逼她吞下了。然后将她编入一个严管班,日夜由“包夹”看管。所谓“包夹”,就是一些吸毒卖淫者,想通过整垮法轮功立功,给它们减期提前回家的奖励,这种犯人称“包夹”。白天要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录相,听诋毁大法文章,背所谓的“30条”,后来又增至55条,唱邪歌,喊恶口号,走军训,超负荷劳动。任意给已到期的坚定大法弟子加期。晚上逼她们法轮功学员看电视,不准法轮功学员相互接触,甚至严格限制上厕所、洗碗时间。不准她们炼功、背经文。天天商量着整法轮功的办法。稍一不慎,便轻则拳脚相加,重则手铐警棍、警鞭,法轮功学员在那儿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和权利。

    5月上旬,她因不唱邪歌、不喊恶口号,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屋,里面坐着厂部派来的专职科长、主任和其它几位黑手,都是男性。自4月9日大法弟子集体正法之后,厂部一直派特警专门想毒招儿迫害大法弟子。桌上放满了刑具。她被反铐在地上,恶主任不停打她耳光,逼问:“喊不喊、唱不唱”?她坚定回答:“不!”

    6月15日,她们法轮功学员由另一地返回了九大队后的一个黑暗日子。单独拷问不妥协的大法弟子的阴谋开始了。她被厂部来的男恶警龚××;警号4259037,再次将她光天化日之下,吊铐在窗上,用电棍电她,将她脸部电伤,还不时进来一群女恶警队她谩骂与人身攻击,她喊“法轮大法好!”等真话,否定它的一切做法。他便将她嘴电出血,肿得老高。

    严管队长期不让大法学员睡觉,一般12点以后才让上床。有时整夜折磨学员。8月中旬,几名学员因不背邪规55条,被关小号,早上5点起床,一直蹲到凌晨1点,她们的腿都被蹲跛了。恶警乘机加重迫害强行逼他们打针、吃喝药,逼她们必须背55条才能进院子,否则,关押遥遥无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口里叫着:对付你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办法。不背55条,中午干完活,只给15分钟吃饭带洗碗上厕所。错过了,便不给机会。一次,她被“包夹”逼得从上午到下午一直不能上厕所,她向干警反映,她一口咬定“背不背55条?”她说:“宁愿尿裤子也不背!”她果然没让她去。真是灭绝人性啊!她们白天干重活,晚上不能睡,每天安排各种精神垃圾污染她们。进出们要大法学员打报告,洗澡洗衣合起来只给5分钟,公开叫吸毒卖淫者对她们进行各种折磨和侮辱。

    除此之外,每隔几天就给她们调班,害怕大法弟子一起切磋。还有清监,把学员们带的经文一篇一篇地抄走,作为它们领赏的根据。每天早中晚放干扰学员正信默背经文的高音喇叭,一天清点几次名,逼作体操,饭前逼唱邪歌。法轮功学员只要长一丁点儿疤,都强行拖去擦药。打个呵欠也是感冒拖去吃药打针。对那些抗去不从的,“包夹”强灌。还一轮一轮地用办“洗脑班”的形式,分化瓦解法轮功学员。她一直被它们列为严管队中的严管班。好长时间不能休息、炼功。只能利用晚上罚蹲罚站之时,把自己背过的经文一篇篇回忆着背。她被折磨成了皮包骨,连走路眼睛都睁不开,也没力气,被“包夹”像赶鸭子一样带去劳动,还处处挑毛病。

    到12月份后,他们干脆将她关进了小号,与世隔绝。吃喝拉撒睡都在那黑屋。整日被“包夹”、厂部派来的专干、犹大及本队警察监控。

    总之,在女子九大队,邪恶至极!邪恶之徒对她使尽了招数,还不死心,2002年1月上旬厂部伙同沙洋九队恶警还想逼她写保证,她坚决不配合,并向他们洪法。到她被超期关押2天,才叫家人将她接回。

    2002年4月28日,市610办主任肖平德指使她镇当时的政法书记朱××、派出所指导员陈××、本校校长熊××及民警室刘××,在毫无理由情况下,用钥匙套开她们的门,硬是将她拖上警车,将她带到校办室。她心平气和,对校长讲理,说自己不能去洗脑班,她要带好班上学生。熊仍坚持他亲自动手,把她从四楼一边拖出屋,一边从口袋掏出一千元钱交给刘××,和朱、陈等一直将她拖到操场,上警车,猛地关上门,扬长而去……。

    她被送入党校内洗脑班后,不配合它们的一切安排,采取绝食要求他们将她送回家。在十多天的洗脑班中,它们派本镇两泼妇监视她,白天放污蔑录相,学污蔑文章,派犹大做她转化工作,叫家人来劝降等手段折磨,晚上逼写“三书”。她动笔写,但是写的是让他们正面了解法轮功真象。几个看后并无反感。但在5月8日,谎称将她送回家,实际将她关进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到7月11日,肖平德又亲自到她单位叫接人回家。学校居然把她哥哥也拉进去,并要他出钱,写保证后才将她从看守所领出。

    9月30日,学校恶人举报校园有人发传单,派出所立即赶到。先是抄了一老年大法弟子的家。什么也没找到,等大法弟子上午第三节课一下,它们一行十几人,尾随她。既没搜查证、工作证也没着装。几个将她门又推又用钥匙划,扬言要砸烂们。她在阳台向院内他人评理,它们悻悻而去。由于它们将她门锁卡住,弄得她与一女学生进出不得。它们中午酒足饭饱之后,又增派610的肖长斌、郑先杰、张丙富、余秉发、赵金祥、陈守亮一起撬开她们,抄了她家,但没有一份传单。它们抄走了她的讲法磁带一盒,炼功带一套。连拖带拉,将她弄上警车。她的衣服被扯烂,光着赤脚,她提出换套衣服,穿双鞋再走,他们都没理睬。

    她第三次被送进了市第一看守所。这次它们又没抓到任何证据,因此也没提审她,只是将她闷关不放。2月中旬,他们又突然对她下劳教书,她要求无罪释放,要它们收回此决定。她托管教将她信带出寄给市委书记、市公安局、市人民法院等单位。同时她对大部分看守所内管教写劝善信,包括一直参与迫害大法的警察。2月19日,他们剥夺她劳教书中规定的60天或90天上诉权,送她到沙洋。再度进行系列迫害。

    一进沙洋七里湖医院,医生便强行给她打针,不知是什么药,他们也不告诉她。当天把她投到二大队女子队,不看她给厂部领导、二队女领导及所有其它干警包括那些“包夹”写的劝善信,将她交给特意由队里生产车间抽来整法轮功学员有经验,最心狠手辣的“包夹”。9天9夜没让她合眼皮,日夜想尽办法轮番折磨她。让她站着看恶书、诬蔑材料,还要求念出声。她说她不能那样做,它们便三五成群的来骂师父、骂她。要她蹲马步,“挖墙”(就是把头顶着床的铁栏杆上,腿要尽量绷紧,腰不准弯曲)她的头发被它们又抓落又被顶落,以至后来她的头顶变秃了。她达不到它们的要求时,它们便在她背上放一盒凉水,或往她身上泼水。有时干脆找来别的吸毒者一起将她五花大绑,吊在高低床中间。她被“包夹”打得口流鲜血、遍体鳞伤时。院子里的干警像没听见一样,她知道是那管法轮功的专干授意它们折磨不屈服的大法弟子的。只是它们不出面。一直十多天不让她洗澡、洗衣服。洗吐厕所也受限制。犹大与“包夹”相勾结与专干共同商量整她的办法,逼她放弃修炼。它们卑鄙无耻地把谤师谤法的鬼话写在牌上,强逼她挂在脖子上。在她脸上、身上、床上,她经常蹲的地方都写上骂师父的话。她反抗,撕掉牌子、擦字迹,它们便又将她“大挂”。她的神志不清了,它们乘机拿早已写好的“××书”逼她妥协。然后又步步相胁,她干脆废除不符合大法弟子身分的言行,坚定正信。它们为毁掉她,专门对她一人“洗脑”。诬陷材料逼她一句一句地反复看,跟着学,作记录。然而这一切对她都失败,它们自己都说“第一套方案失败了。真拿她没办法。”她觉得是师父的大法显出的威力。

    它们开始了对她另一套迫害方案。让她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一直干活到晚上12点中午,下午两顿饭都在车间吃。她时刻由“包夹”监视。除了干活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由于她长期处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高压下,她难以完成任务。它们在别人收工后,单独把她的村料和她一起拿到值班室接着做,不做完不让睡觉,一般凌晨4点后,才允许她去睡。有时干脆一整夜不让她睡,要么要她完成生产任务,要么要她背它规定的东西。就这样,她连走路都睁不开眼,疲惫极了。有几次夜站着站着倒在地上都不知道。还有一个晚上她干脆在地上睡着了。值班的“包夹”都生起了怜悯之心哪!

    在值班室加班时,她有时讲一点大法真象。一些有善念的值班干警有时帮她,允许她上厕所。如完不成任务时,在4点前就让她去休息。或帮她做手工活。“包夹”看出这招倒成了她向干警洪法的好机会,更担心她揭露它们的暴行,不让她在值班室干了。

    由于她利用每次让她写东西的机会,向队长、管教及“包夹”洪法讲真象。7月20日,专干刘××亲自叫她写一份“严正声明”。她故意问怎么写,她说:“你就写李洪志师父传的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废除你不符合的一切言行,并要当天写好上交。”她正式写了声明,落款“主佛弟子”。她满意收走了。那时她感到她是块铁,被大法弟子正的场熔化了。另一管教一次将她喊到办公室,小声对她说:“你认为法轮功好,要放在心里,但不能对他人宣扬。”她说:“这是个信仰自由问题,谁也不能强迫别人信仰或放弃一个东西。这点她会把握的。”以后,刘××与龚××又对她做了笔录,她坚持“真善忍”原则,正念正悟回答了它们的问题。

    在她走出魔窟前的一段日子,它们又加紧对她施暴。“包夹”不让她洗澡,收衣服,动不动就捉她头发、踢她阴部,将她按在地上乱踢乱打。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小屋。四壁挂满了栽赃法轮功的杀人恐怖画,并要她仔细看,灌诬蔑文章。罚站、罚蹲不允许睡觉等又故伎重演。还威胁要给她加期半年。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她于9月底被无罪释放了。她能走到今天,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也是大法弟子与善良民众援救的结果。她将活着走向堂堂正正与师父及所有她亲人相聚的那天。

    以上事实,只是她被江××迫害的一个大概情况,具体事例还很多。但它是千千万万被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缩影。

    迫害类型:
    罚蹲清身绑架/劫持电刑军训人身侮辱毒打/殴打吊背铐关小号勒索钱财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劳教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强行施药抄家逼迫放弃信仰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体罚践踏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青年女教师四年多来遭受的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荆门市第一看守所 
    沙洋劳教所(沙洋农场)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七里湖九大队电话:0724-60663362001-2002年曾一起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警还有: 大队长 杨××,大高个,四十多岁。队 长 汪琴,胖圆脸,三十多岁。干 部 小刘,瘦削个,瘦削脸,二十多岁。两个男打手,二十多岁。李局长,男,四五十岁。方主任,男,四十多岁。(听说恶警毕×因2001年转化沙洋法轮功学员“有功”,被调往武汉市某“转化”基地)。 电话:0724-4066262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名单:杨敏(队长)汪琴(副队长)江黎迪(音)刘琴 李红英 李××(现已转到武汉女子劳教所)钟秀连 伍×× 刘犾医 严犾医 迫害大法学员的劳教人员恶人名单(部份): 宜昌:沈玉兰 王春梅 王泽梅 殷玉蓉 王芳 李芳 刘爱军 朱胜梅(音)(已遭现报、解教后自杀而死)鲍琨 鲍芳 王青 郑华玲 邓芹 刘德军 周英 饶春香 徐媛 鲁义(音)石首:万君 付西兰 张道红 张琼公安:彭先红(原名:彭茜 两次劳教均参与迫害)仙桃:刘翠云 张英天门:龙兰姣沙市:马秀兰 杜海燕钟祥:李蓉 董小芸*******<p>党委书记刘海(女,50多岁);方主任,男、30多岁,秘书,610主任;张幸福(政委);周政委;吴科长(管教科);毕慧琼(科长);九大队:龚珊秀(队长)、欧阳代霞(副队长)孙红、刘群、陈渝(副队长)、高紫燕(中队长)蔡正英二大队:杨敏(队长)、汪琴(副队长)、江黎丽、刘琴 、李红英三大队:张修明(队长)李东山(教导员)田明、何伟、 鲁文军(队长)余帮清、张伟、魏鹏、何兵、沈雁鸣、小沈严管队:张修明(队长)、王刚(副队长)、黄东涛(教导员)、郭磊(特警队队长)、沈雁鸣(分队长)、熊文(二分队长)现在的九大队:大队长鲁文军、管教队长黄东涛、分队长魏鹏和余帮清    严管队:电话 0724-4066454医院:刘海燕(狱医)刘秋红(狱医)严姓狱医
    沙洋七里湖医院 
    荆门市610办公室 :陈守亮肖长兵肖平德余秉发张丙富赵金祥郑先杰

    更新日期: 2006/9/14 11:2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