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刘锡铜


    书法家刘锡铜先生


    刘锡铜先生书法展的部份作品


    刘先生接受电视台采访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铐在床上并强光照射

    简介:
    刘锡铜
    (Liu,Xitong),男 ,56岁,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大法弟子、著名书法家。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曾在潍坊国际风筝会、山东省博物馆、青岛市博物馆等地多次举办过个人书法艺术展。

    一九九六年六月,刘锡铜喜得大法。刘锡铜先生的书法艺术是他高尚品格外在体现,因为他是“真、善、忍”的信仰者,通过内在心灵的修炼,提升了他的书法艺术。

    然而,一九九九年以来,因为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职务被开除,近二十余次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和本院农业基地劳动改造。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和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四年;期间,遭受非人的折磨与酷刑。

    刘锡铜先生认为这一切的根源应归罪于江泽民,是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胁迫整个国家犯罪,因此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徇私枉法罪、报复陷害罪、伪证罪、妨害作证罪、打击报复证人罪控告江泽民。

    事实理由:

    二零零三年三月七日上午九时许,片警李连虎带领青岛市金门路派出所4名警察闯入刘锡铜办公室,要刘锡铜跟他们走。刘锡铜不屈服,即被警察按在沙发上强行戴上手铐,由于恶警陈海龙用力过猛,刘锡铜的两手脖被手铐锯齿勒进肉里,他被警察抓走。

    刘锡铜被抬进金门路派出所地下室,恶警将刘锡铜塞进铁椅子,小腹栏一根铁棍,陈海龙上下左右不时地调整著名目繁多的用刑方式,在狂骂声中伴随着凶狠的耳光落在刘锡铜的头上、脸上,两颗左牙齿当场被击打晃动。陈海龙见他低头不动,便骂道:“你×××还装死,我打死你这×××。我今天明告诉你,没事我也得给你找出个事来。”刘锡铜又被送进青岛市劳教所。

    刘锡铜被送进所集训队,颤动着两手鲜血洒在衣物上,四肢麻木,身体抽缩僵硬,谈吐困难,幸亏所医生及时抢救,幸免一死。

    恶警又带着早已抢走的刘锡铜的钥匙抄了其办公室,结果什么也没搜到。同时,刘锡铜被陈海龙抢走的现金、钥匙、皮带等,其家属先后三次登门索要不给,后经单位出面求情方得以解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至八日,刘锡铜先生在青岛市出版艺术馆成功举办了为期六天的书法艺术展。青岛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和政法委得知消息后,便指使青岛市公安局、文化局等部门在刘先生布置会展时就对刘先生及主办单位加以威胁,要求撤销书展。开展当天,许多特务、便衣在展馆内活动,门口甚至还有便衣对来参展的市民说:“里面都是法轮功”,别进去了。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早晨8点钟左右,青岛市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的恶警将刘锡铜先生及夫人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将家中两个女儿的一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全部抢走,刘先生的许多书法作品也被抢走,甚至连带有“福”字图案的书法作品都被恶警说成是法轮功的东西一并抢走。

    十一月十三日,湘潭路派出所的恶警非法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刘锡铜先生刑事拘留一个月,强行绑架到位于青岛市大山的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青岛市李沧区法院对刘锡铜进行非法审判。

    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青岛市邪党人员非法判刑四年。

    刘锡铜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被秘密押送到山东省监狱进行迫害。因他不配合医检,并且拒绝报名,被投入到迫害最严酷、最凶暴、最无人性的十一监区二十一组严管,该监区的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组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最卖命执行中共邪党命令的严管组,号称“阎王班”,简称“阎班”。

    中午十二点刚过,在阎班胡铁志指挥下,刘锡铜被八、九名罪犯五花大绑推倒地上,手脚被死死地踩着一动不能动。他们掀开刘锡铜的上衣,由一名彪悍强壮的罪犯用早已准备好的鞋刷,放置于刘锡铜的左腋窝上下约三十公分范围内,用力来回拉动,待左腋用刑完毕又换右腋,那刮心不堪、裂刺脏腑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施刑约半个小时后,把刘锡铜拖起来坐在地上,“阎班”陈宇磊脱下一只塑料平底鞋,向刘锡铜头上、脸上、腮上、身体上撒野狂打,打了十多分钟,还直接拳头对刘锡铜头、脸、身体乱击一顿,并不停地骂骂咧咧。随后,暴徒们将刘锡铜一脚蹬翻在地,脚踩手摁,伴随着狂骂、嘲弄、讥讽、叫喊,此犯再次拿起鞋刷使劲捅拉刘锡铜的两侧腋窝,难以承受的剧烈痛痒,使刘锡铜痛苦地嗷叫不止。如此反复四五个回合后,一名姓宋的“阎班”副拿来一根木棍,使劲往刘锡铜骨节上敲打,从头顶一直敲打到脚趾,待身体上下所有骨关节无一遗漏地敲打了一遍后,一名包夹攥住刘锡铜的两个手指,陈宇磊用一把带锯齿的牙刷放在刘锡铜的手指缝里疯狂地快速上下拉动,鲜血皮肉随着拉动的牙刷从手指缝中流出,直至所有手指缝全部用刑完毕。

    刘锡铜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当天就遭受了十多个小时的体刑!刘锡铜忍受着耻辱,承受着满身的创伤,血水、泪水、汗水与泥垢交融在一起,染透了衣衫,臭味腥臊。因为刘锡铜不屈服,就将其衣服撕碎抛掉,凶犯们依仗狱方的狂势,不断恐吓刘锡铜说:“凡是被押送进监狱的法轮功人员,都得经过我们这鬼门关,不转化的连囚门都别想出去,严管组是个死牢,打死就打死了,没有人管,在外面名声再大也白搭,政府就让我们这样干”。

    就在刘锡铜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时,狱方让刘锡铜承担监头职责并成为协助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要分子。监区纪委会主任姚云霞亲自出马,威胁刘锡铜必须立即写“五书”并告发两名学员交当地政府部门抓捕归案,若不屈从政府,打死活该,还拿来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五书”逼刘锡铜照抄。

    为了反迫害揭露无耻流氓狂徒的罪恶,刘锡铜三次控告打他的凶犯,阎班姚云霞却蓄意将刘锡铜的控告信流传到包夹手中,并故意在对刘锡铜施刑的罪犯中传阅,以激起对刘锡铜的仇视,阎班陈宇磊更是借题发挥,在二十一组纠集了七八名凶犯分三轮对刘锡铜交替用刑,进行了车轮战式地施暴。

    第一轮是拧烂皮肉。歹徒用两三个手指捏住皮肉使劲转动并拉坠,就像拧螺丝一样向里转或向外拽,歹徒们每一次拧拽都是深吸一口气或憋一口气再拧,并伴随着讥笑辱骂,刘锡铜惨厉地嗷叫着,呻吟着在地上滚淌着,凶犯们却根本不理不睬,继续用刑。

    第二轮从头到脚几乎全身都补迭式的重复拧拽了一遍外,更将手纸撮成硬条状从刘锡铜的鼻孔一直插到胃里,同时还伴随着拳脚相加。

    第三轮则是将刘锡铜已经被拧烂且皮开肉绽的躯体再重复拧转二至三遍,阎班头和其它歹徒将刘锡铜头脸当成拳击的活靶子进行暴打。
    三轮下来,刘锡铜的脸肿胀得跟发起来的馒头,眼睛布满血丝,红肿得只剩下一条缝,整个躯体从头到脚皮肉腐烂,臭味熏天。

    翌日,刘锡铜全身皮肤溃烂化脓,二十组副阎班串监舍看到刘锡铜肿胀的脸,指着刘锡铜的鼻子辱骂、耻笑,包夹头一边安排着用刑方法,一边责骂刘锡铜,因刘锡铜不转化,恶人就让刘锡铜两腿弯曲,臀部不着地,两手扶膝,不睡觉连续这样蹲着。刘锡铜因全身发炎、化脓、出血,疲乏困顿,身体已极度虚脱,加之精神受到的巨大创伤,几度晕倒,但几度又被包夹们的打骂唤醒,刘锡铜被折磨的半死不活,处于一种迷离的昏睡状态,已分不清春夏秋冬,东西南北,甚至脚下的地面都感觉凹凸不平。

    二十一组八、九个罪犯在监区正副监头的精心策划下,一方面罗织罪状,对刘锡铜扣上“反对中央领导、现行反革命、顽固……”等罪名和帽子;一方面利用纪委会和一批为邪党卖命的罪犯,不断研究并加重迫害手段。他们整日封堵门窗,轮流站岗,严密封锁信息,进行了更加野蛮的酷虐。

    先是指使一名罪犯崔国栋逼迫刘锡铜签署骂师骂法的契约,被刘锡铜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撬开刘锡铜的嘴,强迫刘锡铜伸出舌头,扬起塑料鞋底使劲抽打,刘锡铜仍不屈从。该罪犯转而用鞋底狠命抽打刘锡铜的鼻子,霎时鼻梁血晕红肿,刘锡铜依然坚定。然而罪犯并不死心,又迫令刘锡铜伸出两手弯指,失态狂打。

    十一监区监头明确表示:转化刘锡铜是纪委会、阎班头及包夹们的重中之重,不论采取什么手段和措施,必须让刘锡铜在短期内写出揭批法轮功的文章,这样他们都可以加分减刑。

    在监头的操纵和指挥下,以最凶残闻名的二十组、二十一组、二十二组三个严管组组成的联合攻坚组开始了对刘锡铜的所谓“攻坚”。当刘锡铜拒绝“揭批”后,二十组阎班头指着刘锡铜破口大骂,在所有罪犯包夹的威逼下,刘锡铜无奈地屈从。他们却仍不满足,在稿件上增加了一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刘锡铜把阎班头修改好的“揭批”撕得粉碎,自此,监区开始了对刘锡铜疯狂地、不间断地迫害。

    一次,因刘锡铜控告打人凶犯被副阎班一耳刮子剁在左耳上,致使左耳失聪好几天。一天,二十一组阎班头突然掐住刘锡铜的脖子,从二十组劫持到二十一组上刑,八九名罪犯把刘锡铜当成了练拳击的靶子,轮番在刘锡铜全身要害部位击打,同时伴有棍棒敲打、踩跺手指脚趾等,刘锡铜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另有一次,二十一组囚舍凶犯在刘锡铜身上轮流拳击完后,恰好二十二组一名罪犯进来,该组凶残包夹张兆绪对他说:“你来的正巧,刘锡铜们都刚轮流拳击完了,就你还没打。”话音刚落,该犯杨怀志扬起拳头一拳击中刘锡铜太阳穴,刘锡铜摔昏在地上,阎班头更要刘锡铜限期写出所谓高质量的“揭批”,包括写什么内容,揭批几个方面的问题,骂师父骂大法的深度等,逐条详细列出。稍有不从,班长就带领包夹们狂击刘锡铜头、胸、耳三处,由于罪犯长期手指掸打刘锡铜的两耳,致使刘锡铜左耳出血囊肿增厚,现已成残耳。

    在他们日夜摧残下,刘锡铜屈辱地按照他们的授意写下了所谓的“揭批”,他们录了像,以为大功告成,把录像和刻好的光盘寄到青岛市六一零,发送明慧网!即使这样,还认为达不到监头的要求,以“揭批”不符合监区要求之因,在他们的打骂中,反复折腾了五六个回合,最后,还是按照监头旨意骗写了“揭批”才算过关。之后,在三名罪犯的押解下,强迫刘锡铜照本宣读,录像。

    “揭批”过后不久,刘锡铜清醒过来,知道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五书”、“揭批”作废。刘锡铜被阎班头冠以“顽固不化的法轮功反动分子”,从新打入死牢,昼夜批斗,轮番折磨,被扣上“臭老九”的帽子,愈加仇视。

    罪犯们扎制了一顶白纸帽子戴刘锡铜头上,脖子上挂着污蔑师父及法轮功的两个牌子,脸上粘满白纸条,强迫刘锡铜低头弯腰,两手垂膝,扒光棉衣棉裤,供罪犯们辱骂、殴打。有的还拧耳朵、摁鼻梁、抠眼珠、打耳光,并威逼刘锡铜拿出仅存的十几件衣物,全部撕个稀巴烂。

    随后,将刘锡铜摁倒,将两腿抬起担在直楞的铁床沿上,上身仰卧地上,两个凶徒用力下压刘锡铜的两腿,顿觉两腿似要断折,剧痛难忍,直至罪犯们累得筋疲力尽后再把刘锡铜两腿挂到上床的梯子上,头着地倒立成仰卧40度夹角姿势,两名包夹强力压刘锡铜两腿,就跟腿加砖摞刑一样。

    此一刑罚用完,刘锡铜被从梯子上拽下来,一名副班头强行让刘锡铜跪在一块地砖中央不准出线,不准刘锡铜睡觉,从此刘锡铜被“画地为牢”了。一天只供一个小馒头,一勺菜粥,严控喝水、上厕所,包夹们日夜看守,只要一动,立即打趴地下,训斥辱骂,因刘锡铜长期受刑,浑身皮肉腐烂,筋骨挫伤,再加长期跪地,膝盖伤肿,年迈体弱,经常昏倒在地。阎班副每天都提审刘锡铜好几次,每次都百般羞辱。

    因刘锡铜不配合转化,被监头再次囚禁到二十一组严管,白天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书籍,并随时让刘锡铜表态承认,稍有不从,便是拳头、鞋底、棍棒伺候。夜晚则关门闭窗,变换着花样群殴,刘锡铜的牙齿被他们用鞋底及拳头打得几乎全部松动。

    一天晚上约九点,刘锡铜正遭受该组八九名凶犯强势围攻,他们拳头击打在刘锡铜的头上、脸上、身体上,阎班脱下自己的塑料鞋朝刘锡铜左右腮上狂打十几鞋底,在刘锡铜正被打得头昏眼花之际,一名外组的凶犯到来,看到刘锡铜正被群殴,指着刘锡铜的腿说:“你不是说腿痛吗?现在刘锡铜就给你治疗X腿。”说着,抬起粗胖的腿,狠狠地屈膝顶在刘锡铜的右大腿上,刘锡铜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他命刘锡铜立即站起来,在刘锡铜吃力地扶着床沿尚未站稳时,该凶犯一下屈膝顶在刘锡铜的左大腿上,刘锡铜嚎哭着瘫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多年来,刘锡铜被秘密关押在十一监区一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死囚牢里,被一批又一批的重刑犯轮流残害,外不知情,最长一次连续关押长达六个月不准迈出死囚牢门坎半步。刘锡铜的瘫痪并没有减轻凶犯们对刘锡铜的折磨,他们反而变本加厉。阎班头强令刘锡铜在一块脏兮兮的木地板上写挑衅与辱骂师父和大法的恶毒语词,被刘锡铜多次严正拒绝后,该阎班指使副班头在木地板上写上,强迫刘锡铜睡在上面,等等。

    因刘锡铜上厕所不便,阎班头呵斥刘锡铜爬行去大小便,嫌刘锡铜爬行迟缓,阎班头令两名包夹架持,猛力将刘锡铜提起,飞拖到厕所,未等大小便结束,又被强行拖起,把刘锡铜再扔回到破木板上。因两腿伤痛不能蹲起,每遇大便,均被两名凶犯强按于便坑上。

    凶犯们的另一种刑罚是泼水,所以刘锡铜一段时间成了水中生活的人,衣服、床铺往往都是水汪汪的。更有甚者,阎班头强迫刘锡铜在数九严冬洗冷水澡,每次他都指使两名包夹先向刘锡铜身上浇两脸盆刺骨冰凉的水,再强令刘锡铜冷浴,每次下来,好半天都暖和不过来,刘锡铜的身体几乎虚脱,加之感染了重感冒,被折磨的出现了脑死亡病危症状,脚抬起放不下,放下后更难抬起,他们却说刘锡铜装死,嚎叫着要把刘锡铜掐死在床上。

    阎班头指定了一块约两平方尺的地方,不准刘锡铜越出,拿起一根木棍,照刘锡铜身上没命地乱打一通,直到棍子打断;又换塑料平底鞋,鞋底打劈了;再换木板。到了晚上,扒掉刘锡铜的上衣,一遍又一遍地往刘锡铜皮开肉绽的背上撒盐浇水,再用板子刮。接下来就是针刺手指、脚趾;香烟烫皮肉;打火机烧身体;眼珠上抹风油精;生殖器上刷辣水汤;更有甚者,该阎班将预先兑好的两杯盐水和风油精的混合物撬开刘锡铜的嘴灌下;最无人性的是该犯舀来厕所的脏水强行给刘锡铜灌肠。

    阎班头从新犯人中挑选了一批流氓、惯偷犯将刘锡铜仰绑于床上,两手上举呈八字漏斗状,两腿劈叉伸直,用一根红绳从两手到两臂、到身躯、到两腿、一直到脚,分别拉紧捆绑在铁床上,在眼睛上方约二十公分处吊一个100或200W的灯泡,昼夜不停地炙烤,满脸被烤得火辣辣地痛。除了吃饭、上厕所非法刁难外,这一绑就是近二十天,刘锡铜的手、脚脖子被绳子勒的皮肉模糊,鲜血直流,脑袋浑浑噩噩,浑身僵硬发抖,四肢麻木,双腿僵硬得无法站立,阎班借机要挟刘锡铜骂师父、骂大法、骂师父家人,只有如此才肯松解。

    随后,阎班当即把刘锡铜捆绑于床头,头上被扣上一只铁桶,蒙上双眼,嘴里塞上一块臭抹布,两腿大劈叉,两手高举成八字型站立,手脚被电线捆绑在床头铁柱上,身躯被绳子绑紧,脖子套上一根绳子左右拉紧,勒得刘锡铜根本喘不过气来。

    包夹们昼夜倒班,不准刘锡铜睡觉,阎班头更是以羞辱刘锡铜为乐。他退下刘锡铜的裤子,用一根木棍反复拨弄刘锡铜的生殖器,然后将拨弄生殖器的一端强行塞进刘锡铜的嘴里,接着又拿一根细线吊一块馒头悬于刘锡铜的嘴前,逼刘锡铜用嘴叼住吃下。他还时不时地在刘锡铜大小便时扳着刘锡铜扣着水桶的头使劲往墙上、铁床上撞,每次都将刘锡铜撞昏倒地。更令人难以忍受的他是拿棍子砸刘锡铜头顶的铁桶,不是一般的敲打,是砸。一旦砸上,除了疼,还有震,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在刘锡铜被打昏时,凶犯们则一拥而上再来一顿暴打。
    大小便经常不批,常常憋一晚直到早晨才允许放泄,一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一杯自来水。无休止的折磨,导致刘锡铜出现了胸腔发炎、心、肺感染,胸部痛得连喘气都困难,历经十五天连续不断的死亡暴虐,刘锡铜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阎班头挑选了三个偷牲口的惯偷,将刘锡铜的头使劲插到两腿中间,两手扶脚,像宰杀牛羊那样把刘锡铜用绳子捆扎牢固,丢弃在地上,不到四个小时,刘锡铜开始呼吸困难,心脏狂跳,四肢发冷,脸色惨白,几乎休克,阎班要挟刘锡铜骂师父骂大法。还逼迫刘锡铜在饭前饭后、大小便前后以及睡觉前必须背诵骂师父污蔑大法的口号,稍有不从,立即招来一顿暴打。

    阎班头还长期不准洗漱,不准洗手,不准洗脸,不准洗头。每逢节假日还要搜身查物;每遇敏感日狱方必要训话。每天上下午被阎班或包夹用绳子牵着遛走,即所谓遛狗放风,因浑身被绳子捆绑,根本挪不动步子,只能像日本女人似的小步快走,却突然被凶犯从后面猛力一推,轰然跌倒,刚爬起来还未站稳,另一凶犯又推,接着再跌倒,他们却开心地大笑。

    残酷的迫害,不仅给刘锡铜的肉体造成了伤害,留下了脑震荡后突发眩晕后遗症、残耳、全部牙齿松动等症状;而且给刘锡铜精神上带来难以抹去的恐怖与创伤;更给刘锡铜的家人带来一场浩劫,老伴同修被判刑一年监外执行,两个女儿被公安多次绑架走,当地国安更是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不是传票就是电话威胁,要么就是缴纳押金,导致老伴身体虚脱,去年差点命丧。连襟因惊恐,于刘锡铜被抓的次年含冤早逝,家母也因长期思念囹圄中的儿子而含恨去世。

    为揭露监狱方面的恶行,刘锡铜向监区和省检察官递交了揭露凶犯们迫害的材料二十多个,其中发表“严正声明”十三个,多次直接找监头讲真相,要求十一监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停止强迫学员写“五书”和“揭批”,制止谩骂、攻击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三退保平安。最终,十一监区不得不让步且向刘锡铜多次道歉,撤销了二十一组阎班头陈宇磊及纪委会的职务。

    刘锡铜一直被特别严管,曾被绑在死人床上几个月,一个堂堂有名的书法家,被迫害的现在连字都写不了。

    迫害导致:
    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迫害致生命垂危;

    迫害类型:
    手铐/脚镣抄家绑架/劫持毒打/殴打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监视/跟踪威胁/恐吓勒索钱财非法判刑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逼迫放弃信仰严管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其它酷刑坐/锁在铁椅子上人身侮辱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骚扰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看山东省第一监狱对坏人的再利用
    山东省监狱的罪恶(中)
    修大法眼疾康复-做好人遭酷刑迫害
    肉体与精神摧残--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的罪恶
    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的暴虐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的残暴
    中医师在山东监狱遭多种酷刑致残(图)
    山东省监狱野蛮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山东监狱残酷迫害著名书法家刘锡铜
    书法家刘锡铜在山东省监狱遭残酷迫害(图)
    青岛邪党法院对著名书法家刘锡铜非法开庭
    青岛市书法家刘锡铜因办书法展被捕(图)
    青岛大法弟子刘锡铜遭恶警陈海龙毒打诬陷
    大法弟子王炳文被青岛劳教所劫持迫害
    青岛学员不畏艰险走出来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从红色炼狱走过来的书法家
    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对青岛刘锡铜一案的无罪辩护意见

    相关单位及个人:
    青岛市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
    地址:青岛市李沧区十梅庵村文昌路
    邮编:266100
    电话:0532-66576631、66576632、66576633、66576634、66576635、88666763
    刘正波 电话:13792829967
    顾大力(副所长)

    山东省第一监狱 狱政科 0531-87072610 87072680
    陈然(音)监狱长 十一监区8监队 0531-87072680
    郭健 监狱长 十一监区8监队 0531-87072680
    战化成 监狱科长 0531-87072760 13705406300
    监狱接待室 0531-8582660 2006-4-26

    山东省第一监狱(男子监狱)信息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电报;6460
    电话;(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
    邮编;250100

    山东省监狱总机: 0531-87075454
    地址:工业南路91号 邮编:250100
    山东省监狱各办公电话:0531-87075××× 0531-87076×××
    山东省监狱传真: 0531-87075444
    山东省监狱王凤强办公室电话:0531-87075435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
    邮编:250014 地址:历山路163号
    单位宿舍:0531-82960×××
    总机 :86953941
    秘书科:86960824
    总值班室:86943010
    供销处:86952166
    配电室:86941814

    山东省监狱电话号码表(备注:请在电话号码前加“8”)
    区号:0531
    1. 党委成员
    费广和,办公 7075516 7075333,公司办 7075518,住宅 7072666,手机 13954161333
    张厚房,办公 7075526,住宅 7072818,手机 13806413648
    王树桂,办公 7075536,公司办 7075528,住宅 7075666,手机 13806413646
    齐晓光,办公 7075546,住宅 7072888,手机 13708926571
    刘书学,办公 7075556,公司办 7075548,住宅 7072758,手机 13708926572
    张传林,办公 7075566,住宅 7072688,手机 13706416251
    芦炳贤,办公 7075576,住宅 7072668,手机 13805311299
    耿学安,办公 7075586,住宅 7072618,手机 13805318359
    2. 监狱长助理
    陈秀锦,办公 7075506,住宅 7072868,手机 13969083386
    董国璋,办公 7072633 ,住宅 7072821,手机 13964162221

    责任单位及恶人:
    青岛市李沧区公安局 青岛市李沧公安分局:87610512魏振青 邪教科长刘勇  邪教副科长: 13336395799孙巍峰 邪教科主任:81882322 88712088
    青岛看守所 
    青岛李沧区法院 
    金门路派出所 电话:0532-85871934 0532-85934110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仙游路5号邮编:266071李连虎陈海龙
    青岛市劳教所 青岛市李沧区上苑路2号。邮编:266100总机 0532-7896501 -7896502 -7896503 ,培训中心 -8013838传真:0532-7898443青岛劳教所所长刘绪云,五十多岁,原胶州市司法局局长青岛劳教所副所长吴森忠,五十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青岛劳教所管理处处长朱××,现任副所长青岛劳教所管教冯金军、青岛市司法局调入; 倪卫国、青岛人,三十多岁;冷佳光、三十多岁,现调入干警事务队伙食;刘同先、二十多岁,青岛人; 汪镇、汪勇坚、<p>汪勇坚
    山东省监狱(济南男子监狱) 山东省监狱电话:(区号0531)狱党委(监狱长):费广和办公 87075516  87075333宿舍 87072666手机 13954161333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办0531-87075280,宅0531-87075767,手机15806668899教导员:胡波,宅0531-87075179,手机13969055936副区长:牛其峰队长:陈岩(主管迫害法轮功)0534-87072680办公室值班电话:0531-87072680<p>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政编码:250100 总机:0531-87075454 传真:0531-870754441、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王树桂,办公 87075536,公司办 87075528,住宅 870756662、狱政科战化程,办公 87072760,住宅 85688477盖景涛,办公 87072620,住宅 88908285宋景锐,办公 87072610,住宅 82610163,小灵通 85262299,办公室(1)87072610,办公室(2) 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87072660,会见主任室87072670,会见室 87072650<p>入监队十一监区邮政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210信箱11分箱监狱: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监政科科长:盖景涛 0531-8908285 手机:13964028008陈岩
    山东省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第一监狱(男子监狱)信息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编:250100电话:(0531)8936691-4传真:(0531)8959784总机: 0531-87075454 狱政科 0531-87072610 87072680 87072620 87072760<p>区号0531队长 陈岩, 87072680八大队监区长:陈晋平八大队教导员:李洪全八大队警察:李志强、杨树军八大队警察:密宝庆、亓振军<p>1.负责“转化”工作的副监狱长,王树桂,办公 0531-87075536,公司办 0531-87075528,住宅0531- 870756662.狱政科战化程,办公 0531-87072760,住宅 0531-85688477盖景涛,办公 0531-87072620,住宅 0531-88908285宋景锐,办公 0531-87072610,住宅 0531-82610163,小灵通0531- 85262299,办公室(1) 0531-87072610,办公室(2) 0531-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 0531-87072660,会见主任室 0531-87072670,会见室 0531-870726503.十一监区(入监队)张磊光(监区长)办公 0531-87075200,住宅 0531-87072612李伟(教导员) 办公0531-87075200,住宅 0531-87075325,0531-87072680,小灵通 0531-86657816胡铁志姚云霞崔国栋张兆绪杨怀志
    山东省监狱(济南男子监狱) 山东省监狱电话:(区号0531)狱党委(监狱长):费广和办公 87075516  87075333宿舍 87072666手机 13954161333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办0531-87075280,宅0531-87075767,手机15806668899教导员:胡波,宅0531-87075179,手机13969055936副区长:牛其峰队长:陈岩(主管迫害法轮功)0534-87072680办公室值班电话:0531-87072680<p>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政编码:250100 总机:0531-87075454 传真:0531-870754441、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王树桂,办公 87075536,公司办 87075528,住宅 870756662、狱政科战化程,办公 87072760,住宅 85688477盖景涛,办公 87072620,住宅 88908285宋景锐,办公 87072610,住宅 82610163,小灵通 85262299,办公室(1)87072610,办公室(2) 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87072660,会见主任室87072670,会见室 87072650<p>入监队十一监区邮政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210信箱11分箱监狱: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监政科科长:盖景涛 0531-8908285 手机:13964028008陈宇磊

    更新日期: 2018/8/23 14:3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