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杨学贵


在狱中备受折磨的大法弟子杨学贵在老山前线的照片

简介:
杨学贵
(Yang,Xuegui), 男 , 54岁 ,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

一九九五年十月初,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国各地辅导员被抓,大家知道后,都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放人。省政府不仅没有答复,反而从院内冲出公安武警,将所有上访人员,强迫坐上公交大巴车,拉到七里河体育场,登记造册后才放回。第二天,法轮功学员们继续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放人,又被拉到桃树坪小学院内,播放所谓的取缔法轮功的新闻,一直到晚上十点多被单位带回。

一九九九年底,杨学贵冒着冰雪严寒去了北京,回来后却遭到了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的非法关押,关押半个月,并向其家人勒索其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元旦,杨学贵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便衣非法抓捕到天安门分局关押。由驻京办和单位配合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回兰州,在七里河分局强迫家人交了七十元后,又绑架到兰州市七里河晏家坪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杨学贵在法轮功同修家和他们一起切磋交流时,被兰州市国保大队以魏东为首的一伙警察,绑架到市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并关押了一夜后,第二天,绑架到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又一次去北京,顶着七月流火,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桃树坪看守所半月之久,公安再次向其家人索要钱财。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书记王志清,配合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从杨学贵被单位绑架到桃树坪拘留所起,开始非法扣发工资,每月只发一百五十八元生活费,杨学贵还是每天按时上下班。直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中旬年关将至,生活所迫,杨学贵离开单位自谋生路。

二零零一年八月,省公安厅发出了对杨学贵的通缉令。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杨学贵在甘肃省金昌市河西堡镇,被金昌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金昌市看守所。四天后,省公安厅的一伙警察,给他戴上手铐脚镣,绑架到省公安厅,交给了市国保大队魏东等一伙警察。再由魏东等人,将他绑架到皋兰县看守所,所谓的秘密关押。在皋兰县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又给他戴着手铐脚镣,从看守所绑架到皋兰县宾馆三楼的一间客房里,进行刑讯逼供了三天。十几天后,魏东等人,再次给杨学贵戴着手铐脚镣,绑架到皋兰县宾馆三楼一房间内,由一男一女两个着便装的人,进行刑讯逼供。问他是否与白银的法轮功学员有联系。在得不到结果的情况下,第二天又绑架到皋兰县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杨学贵在皋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为了抗议迫害,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到第三天下午六点多,警察魏东和市二医院保卫科长马福林、总务科长李毅、司机杨祯义,将他从皋兰县看守所,绑架到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一栋将要拆除的二层楼内,在临时特设的房间里,杨学贵戴着手铐脚铐被铐在床头,由一名警察和医院保卫科的保安二十四小时看管,非法关押审讯。此时,正值袁江从白塔山电信局公寓走脱,警察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寻找袁江的身上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市二医院再次配合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由保卫科长马福林协同魏东等人,将杨学贵绑架到西果园看守所,杨学贵就说自己有病,不配合。看守所拒收后,又将他绑架回市二医院。十一月一日早上七点,由市二医院党办主任李芳,带着一名护士来到床前,保安人员按住杨学贵,强行抽了两管血拿去化验。九点左右李芳将化验单交给了魏东、马福林等人,再次绑架到西果园看守所,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到四队四号的严管室迫害。

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迫害大半年了。为了抗议这种非法无理的迫害,开始绝食。绝食到第三天下午二点,卫生所警察杨××领着一帮犯人进到四队。四队主管队长张连生,立刻命令集合犯人,然后,将杨学贵从四号室内拖出,按倒在院子中间,给强行灌食,让犯人们围观。

警察让一个犯人拿出塑料饭盒,往里倒了一包豆奶粉,加入热水后,又拿出一包食盐来(500g),往饭盒里倒进了大半包。搅拌到食盐完全溶解后,开始强行给杨学贵插胃管灌食。胃管多次被插入气管和口腔,每次只要一插入气管,他们就故意停留一段时间,憋得气喘不上来时才拔出。当掺有大量食盐的液体被灌进到胃里时,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强烈的呕吐,一边灌一边呕吐,直到液体全部灌完为止。管子刚一拔出,灌进胃里去的液体,就全部从嘴里喷了出来。

西果园看守所条件差、环境恶劣、经常停水或没水。每间大约十五平米的(号)室,至少要关十六、七人,多时高达二十几人,床上没地方睡,就到床下睡,(号)室 内空气格外臊臭,虱子到处乱爬。半年的非法关押迫害,使杨学贵全身感染了疥疮,家人知道后,就要求看守所送他到医院治疗。看守所让家属出医疗费。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才将杨学贵送到康泰(劳改)医院。

二零零二年六月六日上午十点,七里河区法院审判长付宏观,代理审判员刘克斌、张恩家,书记员罗亚丽及七里河区检察院检察员屠珠明、于福林来到劳改医院,在劳改医院住院部的过道门卫值班室内,对杨学贵进行秘密的开庭,整个开庭时间不超过二十五分钟。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早上七点半,七里河法院的法警,给杨学贵戴上手铐脚镣,把他绑架到长征剧院所谓的公判。到长征剧院后,看到还有七名大法弟子,双手都被反铐在背后,坐在凳子上。九点多钟,每个人被两名警察架着进到会场,宣读非法判决时大家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冤枉……,恶徒非法强制给杨学贵秘密判刑八年。

在康泰(劳改)医院住院期间,杨学贵拒绝打针吃药,被管理科长徐国荣以安检为名,抄走了《转法轮》。当他到病区走廊出口的大铁栅栏门前喊:还我大法书,还我大法书时,徐国荣指使犯人,将杨学贵铐到床上,一个星期后,由西果园警察绑架回看守所。

由于杨学贵疥疮越来越严重,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看守所又将他送到医院。就这样来来去去一年多时间里,家人被迫给看守所交了一万七千多元,在杨学贵住院期间其家人共被勒索钱财三万元之多。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市二院纪检主任陈荣和保卫科长马福林来到监狱医院,说是代表市二院,给杨学贵送来了两份红头文件让他签字,一份是医院单方将他除名,除名理由是因修炼法轮功和被非法判刑。另一份是所谓的开除党籍。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下午两点半,西果园看守所的一帮警察,让犯人叫杨学贵出来说有人接见,结果警察说要去做身体检查,他被强行抽血和拍片子。完了后就往兰州监狱拉。兰州监狱狱政科长张全明上车来对杨学贵说:进去有你好受的!车到禁闭室门口,几个犯人将他从车里拽了下来,拖了几步后,开始猛踢乱打,一直打到不能动时,犯人们就在院子里,将他全身衣服扒光,提包里的个人衣物用品等,一起全部倒在地上检查。检查完后,犯人们只给杨学贵穿上线衣线裤,把早已准备好的破囚服往身上一套,然后把他拖到禁闭室囚室门口,开始砸手铐镣铐。

手铐和脚镣都是自制的,又大又厚又沉重,犯人们管这叫土铐,手铐是用厚 0.6~0.8cm宽3cm的扁铁做成,手被套上后,用铆钉从手铐中间向下铆死,固定成一个整体,没有间隙也不能活动。脚镣是用直径32mm的螺纹钢,并绕成两圈焊在一起制成,铐住后用铆钉将脚镣两头铆死,两只脚铐之间的链环,是用直径12mm的钢筋制成,和旅游景点防止人从山崖边滑落下去的围链一样。再用长约10cm的铁丝,将手铐和脚镣串在一起拧死,监狱里叫全刑。两个犯人把杨学贵拖进一间禁闭室,放在风场的中央。人一旦被全刑后,很难活动,身体的所有热 量都被镣吸收,时间一长,寒气渗入骨髓,杨学贵就冰冷的发抖,手脚发紫、肿胀。

到晚上七点,风卷着雪花往脖子里钻,北方十一月的天气,寒气逼人。杨学贵穿着布鞋和线衣线裤,被手铐和脚镣穿锁着坐在风场中央不能动。晚上九点半钟,禁闭室的犯人打开铁栅栏门,让和他关在一起的那个犯人,从外面抱来一堆破旧棉套,犯人把他拖到禁闭室,把破棉套铺在大便蹲坑上,让他侧卧在大便蹲坑上,往他身上盖了一个破棉套。杨学贵早已冻僵,蜷缩成一团,浑身不停的抖动,脚趾头冻肿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犯人将杨学贵又拖到风场,风场里有一层雪,气温比昨天降了很多。八点警察一上班,他要毛衣毛裤穿,十点多,犯人跟着警察过来,犯人手里提着毛衣毛裤,警察让犯人把他抬到院子里,打开镣铐看着穿,然后,让犯人强行给他套上囚服,按着杨学贵开始砸镣,镣砸完后又用一根铁丝串起来。
面对无理的迫害,杨学贵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到第三天下午四点多,禁闭室的几个犯人,把他从风场拖到院子里的一把铁椅子上,固定后,卫生所的两个犯人给他灌食,鼻饲过程中故意将胃管乱捅,灌完后再拖回到风场,三天灌一次。

第九天下午六点多,两个犯人把杨学贵从禁闭室的风场抬出来,狱政科长张全明站在禁闭室的院子中间,犯人卸下手铐脚镣,架着他上了一辆面包车,同时让一名犯人监督岗也上了车,到医院陪护和监督记录情况。后来家人知道杨学贵的遭遇后,就找到兰州监狱和很多相关部门反映被迫害的具体情况,其中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在家人的坚持和抗争下,监狱就没有马上把杨学贵从医院接回。

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晚上八点,兰州监狱的一伙警察,冲进病房将杨学贵扑倒在床,砸上背铐,由四个警察强行抬上一辆面包车后,车开往兰州监狱。到监狱禁闭室,冲过来一帮犯人,抬到一间大空房子里,开始搜身,检查完后,站在旁边的警察,指使犯人打开手铐,把事先准备好的铁马甲给杨学贵穿上,然后将他双手分别铐进铁马甲两侧的手铐里,坐在地中间,十几个犯人成一圈围着,整整坐了一夜。(铁马甲是用宽3cm厚0.5cm的扁铁做成的,类似人骨架形状的刑具,可以打开,背后有两个锁孔,可用锁子锁住铁马甲,最下边腰胯一圈的扁铁上,焊着两个手铐,人穿上铁马甲套住后,很难起身、活动)。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犯人把他抬到面包车上去。车从监狱大门出来以后,就一直往南开。听警察们谈话,是要转往临夏监狱。

大概十一点左右,车到了临夏监狱门口。聊天抽烟的警察一看,将杨学贵按倒在座位上,朝头上打了几下,重新把他夹坐在座椅上。办手续的警察回来,由临夏监狱教育科长段小和陪着,车往监狱里开,并把车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临夏监狱,谎称:杨学贵要自杀,把他的手铐脚镣一直戴着,不要给卸。车到了禁闭室门口,跑来一帮犯人,把他从车里抬到禁闭室的院子,十几个犯人抓着围着站在院子中间,段小和让犯人把穿在杨学贵身上的铁马甲卸下来,改用手铐和脚铐,命犯人架进禁闭室,让十四个犯人分成三个班,每班四人前后左右把他围在地中间坐下,剩下两个人,一个做饭,一个负责配合警察管理。临夏监狱警察看到卸下来的铁马甲,很感兴趣,立刻找来犯人让量尺寸打造一副,第二天早上就将打造的铁马甲给他穿上。

二零零五年元旦过后,杨学贵绝食抗议临夏监狱对他的迫害。绝食的第四天下午四点多,禁闭室院子里忽然进来一帮警察,其中有狱政科长李培录、教育科长段小和、卫生所长,还有两个临夏县医院的护士。段小和指挥犯人把穿着“铁马甲”的杨学贵从禁闭室抬出,按倒在院子中间,强行鼻饲灌食。杨学贵坚决不配合,折磨了二十多分钟,两个鼻孔被来回换着插,胃管不是从左鼻孔进去右鼻孔出来,就是从嘴里出来或插进气管里。由于胃管不停的在鼻腔和嗓子里来回戳,插的杨学贵不断的呕吐,痰、鼻涕、眼泪擦完了一卷卫生纸……灌完后,护士并没有拔出胃管,而是把胃管管头用胶布粘在了杨学贵的额头上。为下次灌食方便。

为了抵制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杨学贵开始绝食。绝食到第四天下午四点左右,教育科长段小和、副科长陈某某、监狱卫生所长,带着县医院的大夫、护士来到禁闭室,让犯人把杨学贵从禁闭室里架出来,放到院子中间事先按照他身高尺寸订做好的死人床上捆住,由犯人按住头开始灌食。因为杨学贵已经被临夏监狱用鼻饲迫害过一次,知道胃管留在嗓子里的痛苦滋味,所以坚决不配合,不让胃管插进身体里。四十多分钟过去了,护士看到胃管实在难以插进去,就说:累了,休息一会儿再插吧!听到此话精神稍一放松,胃管就被猛然一下插进胃里去了。注入了500cc牛奶后,就让犯人把死人床上绑着的杨学贵抬进了禁闭室,放在地中间,由包夹犯人看着。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杨学贵为了继续抗议对他长期关禁闭迫害,开始了第三次绝食。绝食到了第四天下午,同样由李培录、段小和、卫生所长陈某某、祁百炼等一帮警察和县医院的一个大夫、两个护士,来到了禁闭室的院子里。将杨学贵从禁闭室里抬出来,捆绑在死人床上开始灌食。由于有前两次被迫害的经历,这次更不会配合邪恶,管子插了四十多分钟还是没有插进去。这时大夫对警察说:“医院有事要开会,我们得回去,明天再来插胃管。”说完大夫就让犯人把绑着杨学贵的死人床立起来,捏住杨学贵的鼻子,迫使杨学贵张口呼吸,然后就用针管吸上牛奶,站在很远的地方往杨学贵嘴里喷了些牛奶,就算完事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三点不到,昨天到场的所有警察和县医院的两个护士就来了,把死人床上的杨学贵抬出禁闭室,放在院子中间,开始鼻饲插管子了,两个鼻孔来回插,插的杨学贵不断地呕吐。五十分钟时,两个鼻孔就开始流血了,很多警察都不忍心再看,悄悄的从院子里溜了出去。只有狱政科长李培录站在旁边对两个护士说,今天就是把鼻子插烂也要把管子插进去!说完后也躲到办公室从监控器中看去了。插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杨学贵已无力反抗了,鼻腔和嗓子都被胃管插的疼木了,听到护士说插进去了。灌注了500cc牛奶后,死人床上的血压高就又被抬进了禁闭室。

二零零五年九月四日,是杨学贵被临夏监狱关禁闭迫害了五个月的日子。为了抗议长期的迫害,杨学贵开始了第四次绝食。四天后,仍由李培录、段小和、卫生所长、祁百炼等一伙警察,带着县医院的两个护士进到禁闭室院子里,如同上两次一样,杨学贵又被捆绑到死人床上,开始灌食。一个多小时的鼻饲,任由胃管在鼻腔、口腔、气管里穿梭,最后在杨学贵力不从心时,胃管被插进胃里去了。500cc牛奶灌完后,把管头往杨学贵额头上一粘。

第三天下午,犯人大夫灌食时,牛奶却很难灌进去了,往出抽胃液也只能抽出一点,胃管不通了,犯人大夫随便象征性地灌了一点就回去了。第四天上午,卫生所长来到禁闭室,警察怀疑可能是犯人给杨学贵偷吃了甚么东西,才使胃管被堵塞的,就用一根细铁丝往胃管里捅,捅进留在鼻子里的胃管中时异常难受,感觉不是往鼻子里捅,而是在往心上戳,最后实在无法再往里捅了,才将铁丝抽出来转身离开了。

绝食到第十八、九天的一个早上,李培录领着一帮警察进到禁闭室内,问杨学贵还绝不绝食了,杨学贵说不想绝了。李培录要杨学贵答应以后不再绝食,就可以把杨学贵从死人床上放下来,杨学贵说今年不想绝食了,以后不知道,李培录听完后甚么话也没说走了。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卫生所长进到禁闭室,站在死人床边开始给杨学贵拔胃管,当管子抽到多一半时,感到有甚么东西被从喉咙提到了鼻腔,顿时头像要炸开了,揪心的痛苦和难受,可能是阻力太大,卫生所长的手稍稍停顿了片刻,然后猛的一拽才将胃管拽出来,同时鲜血也从鼻孔里喷涌而出。卫生所所长提着拔出的胃管,拿到水龙头上去冲洗查看,是甚么原因造成的胃管堵塞,等把管壁上的粘液物冲洗干净后,看到插进胃里的胃管在胃的蠕动下,管头自己在胃里打了一个结,所以才使牛奶灌不进去的。

十月下旬的一天早上,禁闭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几个犯人,将杨学贵的被褥、枕头全都抱了出去,放到院子里的台阶上。然后在门口摆了一张炕桌,桌子上放了一台大录音机,这几个犯人都是刚从入监队里调换下来的新面孔,气氛异常的恐怖。犯人们将他拖到地中间围着坐下,放起了侮蔑诽谤大法的东西。录音机用的是220v电压,只能放在门口播放,所以院子里听着声音特别大。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播放到中午十一点半,再从下午两点播放到五点半,晚上七点半播放到十点,十一点半以后,才把铺盖卷拿进来让他休息。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铺盖卷就被抱出了禁闭室,等到八点警察一上班,犯人们又将杨学贵拉到地中间围着坐下。这次警察给了犯人们一个便携式手提高音喇叭,让犯人们直接对着耳朵念污蔑大法的文章,直到十一点以后才允许休息。这种迫害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杨学贵被迫害的不能走路,邪恶不得不把他送到兰州劳改医院,在劳改医院杨学贵都是坐着轮椅行动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临夏监狱把杨学贵又交给了兰州监狱,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杨学贵离开劳改医院,被强行送往兰州监狱,强制进行所谓的转化,被关在一间专门花了近一万元买的由泡沫塑料做的房子里进行迫害,并叫兰州监狱的犯人打杨学贵。

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十一监区,自二零零六年七月份以来,被关禁闭,四肢被铐子固定在床板上,背着床板一直躺着,已达一个月零十三天。期间,杨学贵一直用绝食反迫害。现在兰州监狱通知家属,让其送饭,并威胁说:如果家属不送饭,杨学贵饿死监狱,它们不负责任。现在它们用家属送的饭给杨学贵灌食。

兰州监狱每月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若不写就强行在写好的上面拉着摁手印。为了抵制写汇报,被非法关押的一百二十名大法弟子从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开始集体绝食,身体都很虚弱,恶警不让家人接见。

在家人的不懈努力下,杨学贵的母亲终于见到了已绝食三个半月的杨学贵,杨学贵看上去非常憔悴,身体消瘦,恶警不让家人看到他走路,家人怀疑他被迫害的不能走了,接见时是恶人把他抬出来坐好,才让家人接见的。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早七点杨妈妈来接冤狱期满的儿子杨学贵,到晚上七点,没有接到杨学贵,说早七点人已被兰州城关区接走,第二天杨妈妈找到兰州监狱管理局、兰州市“610”,才知杨学贵已被送到臭名昭着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几经周折才见到被城关区“610”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的杨学贵,憔悴的杨学贵告诉母亲:九月十日晚十二点就被接出兰州监狱,关进龚家湾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在母亲一再要求下,杨学贵终于脱离魔窟,回到家中。面对父亲的遗体,杨学贵泪如雨下。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中午,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在东岗大桥附近挂大法横幅时被警察绑架。

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安保局赵姓男子,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让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家人到城关区靖远路派出所,说是有事商量,结果给了家人由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签署的刑事拘留证,日期是九月十四日。

此前(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左右,市局三名具体部门不详的警察到杨学贵家骚扰过,其中一个叫魏鹏忠(音)。现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三看守所(原城关看守所)。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周巍、杨学贵被城关区国保大队绑架之后,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兰州第三看守所),李福斌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一队,周巍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二队,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三队。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杨母去兰州市城关分局要儿子,接待的女警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污蔑是×教,杨母当即制止她:“什么是邪的?真善忍是邪的吗?是权大还是法大?”女警被问的哑口无言,急忙告诉杨母这事要找国保大队的陈志凯解决。并告诉杨母怎样去找国保大队。接着又给陈志凯打电话,其神情明显是被陈志凯训斥一通。女警放下电话后态度立变,说国保大队是保密单位,她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将杨母打发出来。

杨学贵的母亲要人的过程中,被相关单位推诿,为维护儿子杨学贵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杨学贵的母亲为杨学贵委托了一位律师,要求依法维护杨学贵的合法权益,保障杨学贵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九日,律师两次来到西果园看守所会见了杨学贵。当律师去城关国保大队,八日、九日两天无一人上班。九日律师在城关分局仍找不到一个工作人员,就拨打了110报警,报警服务台回复,说杨学贵的律师已经在十一以前递交了律师手续。事实是杨学贵的律师才从外地赶到兰州,之前并无任何人为杨学贵委托过律师。

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半左右,律师找到城关国保大队,国保大队没有挂牌子,在门口玻璃上贴着巡防大楼。在一楼一间办公室里,一位年轻的警察问律师什么事。当律师告知警察是杨学贵的律师,并将律师证递交给这位警察。此警察看了看律师证就还给律师。这时,办公室里年龄稍大一点的警察让年轻警察把律师证又从律师手中要回来,拿去复印,并在复印件上写上律师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律师问警察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时,警察称,他们这里是保密单位,不能给律师说。连姓什么都不透漏。

律师说杨学贵无罪,应该撤销对杨学贵的拘留决定,这位年龄稍大一点的警察让杨学贵的母亲出去,在门外等着。而后给律师说,说话要负责任。并说他们绑架杨学贵有人大的通知,问律师不知道人大的这个通知吗?律师说,我确实不知道人大有什么通知,但是知道有一个公安部的通知,既然我们是同行,你把这个人大的通知给我看看,我也学习学习。该警察说,那就是公安部的通知。接待律师的警察也不给律师介绍案情。相反说一些与案件无关的话题。

家属和律师向警察要当天从杨学贵身上搜走的钥匙、行车证、驾驶证、二千多元现金的时候,警察说,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等案件办理终结后,如果与案件无关的东西会退还给家属。律师口头提出杨学贵不构成犯罪,应当撤销对杨学贵的拘留决定时,警察又称案件已到检察院。

律师回到住所写好书面的法律意见书,杨学贵的母亲当天下午去国保大队递交给办案警察,早晨接待的警察不在,同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受了家属递交的律师法律意见书。

兰州法轮功学员周巍、杨学贵的构陷案在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城关国保大队将案卷递交城关区检察院,检察院正在审查是否批捕;主办周巍、杨学贵构陷案的承办人是赵亚慧,710室,办公电话:8236237.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兰州法轮功学员周巍、杨学贵被非法批捕。

北京律师黄汉中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到达兰州,在西果园看守所会见了杨学贵,了解了当时的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在黄律师找城关国保大队沟通杨学贵被构陷一案时,城关国保大队却无一人上班。第二天,就是十月九日,律师一早又来到城关国保大队,还是没有一个人。就直接去城关分局问问是怎么回事,谁料律师来到城关分局,分局也没有人。律师只好打110报警,110报警厅回复:国保已经收了杨学贵律师的法律手续,并不提分局和国保仍在休息的事实。

城关区国保大队十一月十五日将构陷杨学贵、周巍的卷宗移交到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十一月三十日将构陷李福斌、郑恕、方剑平的卷宗移交到城关区检察院。主办检察官都是娟。十二月八日,杨学贵、周巍的家人才得知案件已到城关区检察院。

十二月十三日,杨学贵的母亲到城关区检察院询问儿子被冤一案进展,同时想告诉主办案件的公诉人许娟,儿子杨学贵因修炼法轮功,身体才得以康复,法轮大法好,也唯有法轮大法才能使身体得到真正的康健。可是,杨学贵的母亲在城关检察院的传达室,得到的答复是“改天再来。”

十二月十四日早晨,杨学贵的母亲又来到城关区检察院,被告知,今天许娟在阅卷,还要开会。老人又失望地回家了。隔了一天,在十二月十六日,老人一早来到城关区检察院,问自己儿子的案件进展,上午许娟不在。老人一直等到下午上班,又通过传达室给许娟打电话,许娟告知老人:“杨学贵的案件已经被退回公安。”检察院的一个工作人员给杨学贵的母亲说:“赶快去接你儿子回家。”当老人来到城关区国保大队,国保大队没有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杨学贵的母亲与周巍的妻子一同来到城关区国保大队,要求接人回家,一女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称主办人赵斌正在休假,案件退回国保的事,她不知道,如果真的退回,她负责办理。

杨学贵的母亲与周巍的妻子又一起来到城关区检察院,核实案件卷宗究竟在哪个部门?检察院称,就是退回公安机关了。周巍的妻子和杨母又来到城关区公安分局,查实案件是否退回。城关分局工作人员称不知道,如果有,会退回国保或相关部门。下午,俩人又去城关国保大队查实,早晨的女工作人员不在,就又到城关区检察院案件管理中心查询确实:杨学贵、周巍被构陷案件卷宗已经在十二月十四日被退回公安机关。

兰州周巍、杨学贵被构陷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城关区检察院第二次退回城关国保大队。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国保大队又将构陷案卷移交城关区检察院,主办人许娟。检察院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非法起诉至城关区法院。

杨学贵的母亲给法官写信劝善(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甘肃兰州城关法院对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继霖、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非法庭审。
法院试图一早上就将六位法轮功学员的庭审草草走个过场,为此,法官汪海斌对周巍、杨学贵的家人要求做辩护人的申请口头否决,说是他一个小时能结束的案子,家属到场就无法结束。在周巍、杨学贵、李福斌的律师再三询问庭审的具体时间时,汪海斌还是称,周巍、杨学贵、李福斌的案子准备一早上就开完,具体哪一个案子在前就看谁先到就开谁的。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兰州市城关法院门外两旁,停着五、六辆警车,上面坐着及警车周围站着身穿警服的特警和国保人员,有近二十多人。上午十点左右,城关法院对前来旁听的家属核实身份证,并拿一种仪器在家属出示的身份证上扫,周巍的母亲、妻子和女儿,以及杨学贵的母亲和小弟弟参与了旁听。其余旁听席上坐满了不是家属的不明身份的人,法院工作人员在核实身份证的过程中将家属携带的包都放在了法庭外边,不让家属携带任何东西进入法庭。在法院宣判时,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五人均提出口头上诉。

接下来就是合议庭人员落座、公诉人许娟和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坐在公诉人的席位上,三位律师落座律师的位置。当天的庭审与以往不同的是,法轮功学员被警车悄然带至法院,警车没有伴随着它往日喧嚣的警笛声进入法院,家属都是在非法庭审中见到进入法庭的家人--杨学贵、周巍。

杨学贵、周巍神态自然、和被绑架前一样,红光满面、精神振奋,在法庭上个人陈述、质证、辩论中正念十足,说话有条不紊。两位法轮功学员配合默契,有理有据的讲述了北京自焚的造假以及自己信仰合法,拥有真相数据合法,自己无罪。

三位律师相互配合,一一反驳了公诉人许娟所提供的所谓罪证,使在场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检察院诬告陷害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无罪。公诉人在庭审中的所谓起诉意见以及左证两位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构陷证据,在公诉人许娟宣读和出示的过程中,使在场的人看到许娟纯粹是一个法盲,在非法庭审中蓄意构陷两位法轮功学员,还以自己是公诉人的身份在法庭上肆意诽谤法轮大法。庭审到中午十二点,审判长宣布休庭,并未当庭宣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并勒索罚款两千元。但家人没有接到任何材料。

下面是家属坚持上诉的经过: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是星期五,家属知道被冤判的消息时,已来不及去法院问情况。三日、四日是周六、周日。
二月五日周一,家属向本地律师咨询,如何才能帮助被判刑后的当事人及时的在上诉期内将上诉状递交法院。
二月六日星期二,早上九点左右,四位家人来到城关法院,很顺利的上到八楼汪海斌的办公室门前。汪海斌不在,门锁着。隔壁的工作人员问四位家属是找谁的,有什么事。家属说找汪海斌,问问自己家人被判的事。该工作人员还问了一句,是法轮功吗?家属回答说就是。这位工作人员问完后就回办公室了,几分钟后,出门告诉家属,先等一等,汪海斌去了中院,一会就回来了。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汪海斌回到办公室,将等候在楼道里的四位家属带到一楼大厅,询问家属有什么事?家属说,我们想问问我们的家人什么时候收到判决书的,想知道如果收到判决书,他们在看守所不会写上诉状怎么办?我们找你就是要在上诉期内将他们的上诉状在上诉期内交给法院。汪海斌告诉家属,判决书是二月二日送达的,律师的判决书也已经寄出,估计三天就能收到。家属可以找一审委托的律师写上诉状。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兰州大法弟子杨学贵、周巍、李福斌等非法开庭后,杨学贵、周巍、李福斌等均上诉。

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杨学贵、周巍、李福斌等人的案子被转到兰州市法院,主审法官是马岩(电话:0931 8563196)陈建(电话:0931 8563199)。

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周巍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四年之后,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城关区法院把“罚金没收款通知单”发给杨学贵家人和周巍家人,以所谓“附加刑”从杨学贵家人处和周巍家人处各勒索两千元,并且说交了钱,允许家人见杨学贵和周巍,但是家人交了钱,根本就不让见人,也不退钱。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周巍、李福斌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下午四点五十分被强行接出兰州西果园看守所,送往兰州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家人去兰州监狱,找到非法关押杨学贵监区的两个副教导员和一个主管队长,质问他们,“为什么杨学贵被关在监狱四个月了,还不让会见家人,这是谁的命令、规定?你们告诉我,我去找他,他这样执法犯法,我还要控告他呢!”他们推脱着就是不说。

兰州监狱至今也不让法轮功学员周巍会见家人。杨学贵、周巍家人多次到兰州监狱找监区队长交涉,都无结果。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杨学贵家人去兰州监狱,找到非法关押杨学贵监区的新换的一个主管队长(近期兰州监狱管理干部大调换),问他啥时可以会见。他说:“我们忙得很,你们再不要来。不转化不让见,监狱有这个规定。

甘肃兰州市大法弟子杨学贵的母亲,自二零二一年七月份以来,不断受到社区人员的骚扰。据说社区人员三天两头就来敲门,甚至在门口蹲坑。原因是自从邪党的“清零”运动以来,兰州市出现了一个迫害法轮功的“专家”,这个迫害法轮功的“专家”,谎称自己姓陆(音),不肯说自己的名字,问急了,撒谎说自己叫陆刚,又撒谎自己在统计局工作,说自己对法轮功很有“研究”,所以才义务帮助兰州各市区政法委迫害法轮功,“专家”也不肯留自己的电话号码,说法轮功学员会打电话“骚扰”他。(二零二一年九月)

兰州市大法学员杨学贵结束五年冤狱,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上午七点半,离开兰州监狱回到家中。杨学贵的腿有些肿,反应有些迟钝。

迫害类型:
关禁闭四肢铐于床上摧残性灌食非法关押逼迫放弃信仰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勒索钱财捆绑在固定物上洗脑/送洗脑班非法判刑绑架/劫持骚扰非法拘留非法发布逮捕令非法起诉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非法审讯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甘肃兰州市大法弟子杨学贵的母亲多次被“专家”骚扰
老山老兵陷冤狱-会见权利被剥夺
兰州监狱不让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周巍会见家人
兰州监狱2017-18年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和周巍被非法判刑补充
兰州市杨学贵、周巍、李福斌等被非法开庭后已上诉
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0497.html#1825235955
曾遭八年冤狱 甘肃兰州市杨学贵再遭诬判
兰州城关法院非法庭审六位法轮功学员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欲对兰州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兰州退伍军人被构陷 母亲给法官写信劝善
构陷甘肃省兰州周巍、杨学贵等的案子被非法起诉至城关区法院
兰州退伍军人杨学贵自述被迫害经历
家属奔波查询 杨学贵、周巍案卷已退回国保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9138.html#16122004146
兰州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到检察院
曾被冤判八年 兰州杨学贵再被劫持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周巍、杨学贵被非法批捕
甘肃省兰州市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非法批捕 周巍、杨学贵被构陷到检察院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周巍被警察绑架抄家
兰州杨学贵被非法拘禁-家人和律师营救
是谁在泯灭警察的人性和良知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06.html#16929231919
甘肃省兰州杨学贵遭绑架 警察上门抄家被家人斥退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5605.html#169280636
杨学贵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被绑架
历年被劫入兰州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兰州城关区部分“610”人员恶行录
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
兰州杨学贵自述遭受八年冤狱迫害经历
兰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图)
兰州洗脑班囚六旬老人一年余
冤狱期满 杨学贵又被劫入洗脑班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的罪恶
甘肃省第二监狱(临夏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概况
兰州杨学贵五年来遭迫害的详细经过(图)
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一百二十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
兰州监狱消息
兰州监狱近期对大法学员的非法迫害情况
兰州大砂坪监狱恶警暴力
兰州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和迫害的事实

责任单位及恶人:
天安门公安分局地址: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br>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010-65241304, 公安局 010-110<p>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br>电话: 0931—8334400 8434499<br>所 长: 赵志军 刘平 金爱兴<br>副所长:王恒锋 夏五州 吴续云<br>主 任:张焕续<br>兰州市监管支队支队长:王建堂<br>副支队长:魏国栋:<br>一大队队长:田庆萍<br>五大队队长:苏生福<br>狱警队长:匡军、吕军
兰州市公安局兰州市公安局:<br>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2号 邮编730030<br>副书记:黄大功 8718007、13399316001<br>副局长:李武平 8718005、13399316001<br>副局长:王毓弟 8718009、13399310205<br>副局长:周宏  8718008、13399311777<br>兰州市国保大队队长:陈志凯 13399317327<br>城关分局局长张江武8716203、13399313906 : 魏鹏忠
兰州市公安局“六一零”兰州市公安局“六一零”(原“二十六”处,即法制处),兰州市武都路310号 <br>电话:0931─8718900<br>总机:8718114<br>纪委:8718136<br>督察部:8718220<br>经济犯罪侦查支队:8718337<br>爆炸物品审批室:8718425<br>特行科印章审批室:8718411<br>治安科:8718402<br>治安行动大队:871783<br>户政管理处:8718457<br>户口接待室:8718463<br>户口审批室:8718464<br>身份证接待室:8718476<br>刑事警察支队:8718500 <br> : 魏东
城关区桃树坪看守所
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邮编:730050<br>另一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民乐路53号(市劳教所大门往下走就是民乐路)<br>电话:0931-2868792<br>董建民  甘肃省610办公室头目<br>龚家湾洗脑班负责人:祁瑞军、韵玉成<br>黄嘉芃(龚家湾戒毒所所长,兼法制培训校长) 13609385550<br>剡永生(校长) 18009405691由龚家湾劳教所副所长兼副校长剡永生主管<br>牟向阳(部长) 13659327556/13893303770 妻子:马玲,住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阳光家园玫瑰苑12A-703室,730050 。<br>祁瑞军 ( 书记) 单位电话:0931─286001<br>罗秀芬(安全部部长) 13919121440<br>张安庆(原七里河区610主任)<br>主任:全润、王东、杨文泰<br>办公室工作人员:温静(13919132007)、许志红(13919121887)<br>相关人员:穆军、 孙强、王桂兰、扬东晨、刘星、邬亮、潘晓春、张永福、杜梅、马新<br>值班干警:许志红(女)、文静(女) 杨东晨 13399315065<br>陪员:孔庆英、秦红霞(定西农民) 巨尤华(窑街农民)<br>保安:王延全、全福贵、颜某某、杨继刚(天水农民)、<br>洗脑班恶人:杨东成(返聘退休恶警)、牟向阳(劳教所恶警)、刘晓峰、韵玉成、剡永生、祈瑞军、温静(女)、许志红(徐志红)(女)、罗秀芬(女)、杜梅(女)、孔××(女)、李小靖、乔学瑞。
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 王志清马福林李毅杨祯义
甘肃省监狱医院(甘肃省劳改医院,康泰医院,大砂坪劳改医院)甘肃省监狱医院电话:张院长:0931-8374071,杨院长:0931-8367323,李院长:0931-8367322<br>兰州市区号:931<br>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 931-882-7321<br>急诊室:931-837-4046<br>医务处:931-837-4134<br>医务处专管法轮功部门:931-837-4094<br>
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和检察院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检察院<br>电话长途区号:0931<br>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敦煌路566号<br>办公室:2334868<br>总机:2333532<br>检察长:2334190<br>反贪局:2334367<br>举报中心:2332000 <br> : 付宏观罗亚丽
城关区法院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2848号,邮编:730020<br>电话:0931-8522817<br>审判长:赖兴萍<br>审判员:刘保森<br>代理审判员:金济勇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一庭802房间 电话:0931--2150518<br>书记员:李麟<br>电话:办公室0931--2150162、立案室0931--2150212、刑庭0931--2150184<br>民一庭:0931--2150122<br>民二庭:0931 -2150090<br>民三庭:0931--2150116<br>行政庭:0931--2150152<br>执行一庭:0931--2150040<br>执行二庭:0931—2150138 : 王海斌
金昌市看守所所长:徐福友(办)8213748(手机)139094567509<br>副所长:陈国民<br>管教:孙向武(手机)13993589288
城关区检察院地址:兰州市曹家厅8号 电话:(0931)8465078<br>检察长:赵银生<br>指派代理检察员:邓锐<br>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3030号,邮编:730010<br>电话:0931-8236306<br>[举报中心] 电话:0931-8236315<br>[反贪局] 电话:0931-8236306<br>检察长:王锐<br>副检察长:韩荣翠,马春,李程,张耀东<br>[政工科]副科长:彭维萍。<br>纪检组长:李旭<br>政工科长:陈海洋<br>办公室主任:刘昕明<br>[犯罪预防科] 科长:陈南楠<br>[公诉科] 副科长:李小东,科员:叶立群,张丽,郑鸣姬,王煜轩,张静,马金兰,张巨鹏,刘蓉,张弘淼,杨玉玲,许娟,李国艳,王陇,柳曼妮,杨伟莉,张琼莺,袁帅,王燕昕,陈新龙,郑蓉,朱睿。<br>[侦查监督科] 副科长:李晓妹,科员:袁睿、王岩、温志新、何杰、卢芸芸、李春城、周雅茹、赵亚慧、任俊豪。电话:0931-8236257、0931-8236237。<br>检察官:王丹群、李春城<br>[控告申诉科]科长:孙宝芳,副科长王华明,检察员:唐占才,向维斌,王亚健(女),付绍芹(女)。 : 许娟赵亚慧
兰州监狱(大沙坪监狱)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br>电话:8364911-2015<br>监狱长:楚志勇<br>副监狱长:张全民<br>政委:刘元珍<br>管理科长:段宝峰<br>八监区教导员:叶毅  监区长:赵之勇  分监区长:段小露<br>十监区长:李文  教导员:支山<p>信箱:兰州市大沙坪28号 邮编:730046<br>监狱长:杨万成<br>六监区大队长:牟建峰<br>分队长:王伟 李华  闫华  何钦  杨建军<br>教导员:梁晓君<p>主管管教的副监狱长:石天佑<br>主管教育的副监狱长:刘元珍<br>二监区教导员:司朝阳    四监区教导员:智山<br>五监区教导员:肖兵      六监区教导员:慕建锋<br>七监区教导员:李文      九监区教导员:孟清波<br>九监区副教导员:张海军  十监区监区长:高振东<br>十监区教导员:戴学义    十监区恶警打手:王文敬<br>十一监区教导员:段保锋  <br>管理科:张权民 <br>教育科:赵军 : 杨万成张全明李宗明张东红王长林赵军祁军潘旭高升荣袁晓宏杨检荣戴学义
兰州市610 : 高丽娜
城关区公安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滩乡骆驼滩村266号(兰州市高新区派出所隔壁),邮编:730010<br>电话:0931-2166868、5166260、8551296<br>大队长:刘亚峰,队长:陈志凯13399317327;马建军13399317561。<br>国保警察:赵斌、于涛13399317740、王瑞芳13399317762、邓小兵13399313760、华吉元13399317559、何海生13399313753、肖云连13919108600、侯小斌13399313757、范兰敏13399313759、夏积禹13399313752、彭延嘉13399313758、董金霞13399313679、张文13399317533、张国保13399313749、张桂莲13399313755、杨建中13399313750、杨艳雯13399317100、贾兆孝13919896515、陈志远13399317327。
七里河区法院 : 张恩家刘克斌
城关区靖远路派出所
金昌市公安局局 长:高永宏 0935-8396001,18209451199<br>副局长:弥善庆 0935-8396002,13909455818<br>刘建国 0935-8396101,13909458398<br>张永生 13993569598<br>朱生念 13993565688<br>副书记政治部主任<br>王 军 0935-8396003,13884505566<br>政治部纪委书记<br>吕鹤年 0935-8396008,13993560093<br>政治部纪委 0935-8396003,0935-8396008,0935-8396009,0935-8396012<p>国保支队<br>国保支队长王奎文,手机号:15751955881,13993580580<br>队 长:尚克武 0935-8396069,13909456266<br>政 委:张余胜 0935-8396026,13993568095<br>主 任:樊永明 0935-8396025,13830563088<br>副主任:李新华 0935-8396027,13993578855<br>金昌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成员:<br>吕 琨,男,汉族,1977年8月10日出生,手机:13993589673<br>许 浩,男,汉族,1977年9月22日出生,手机:13519465616<br>赵 伟,男,汉族,1981年3月8日出生, 手机:13830586338<br>齐 尧,男,汉族,1982年3月5日出生, 手机:13830565771<br>李兴穆,男,汉族,1983年1月3日出生, 手机:13993563566<br>夏玉军,男,汉族,1986年6月2日出生, 手机:13830575557<br>杨昌鑫,男,汉族,1986年10月24日出生,手机:18298945001<br>李 鑫,男,汉族,1987年2月3日出生, 手机:15214151732<br>吴生全,男,汉族,1988年9月25日出生,手机:15809350468<br>徐中年,男,汉族,1991年4月1日出生, 手机:13619355104<br>国保支队(六一零)王有祥(610骨干,一直从事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作,藏在幕后策划迫害事件)8396025(办) 8212293(办)
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
甘肃省第二监狱(临夏监狱) : 段小和李陪录
兰州城关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高丽娜、王桂兰<br>
兰州市中级法院甘肃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机关电话号码<br>地址:兰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张苏滩路595号。<br>区号:0931<br>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0月24日搬迁至现址办公,新的电话号码为:8563039 8563040 <br>法院领导 院长 闻长利 8563001、8563011 819 0819<br>邪党组副书记检组长 李新华 8563002、8563012 803 0803<br>副院长 王连生 8563003、8563013 1001 1001<br>副院长 朱妙德 8563004、8563014 919 0919<br>副院长 张保利 8563005、8563015 901 0901<br>副院长 贾忠南 8563006、8563016 801 0801<br>政治部 主任 卓俊林 8563007、8563017 903 0903<br> : 马岩陈健
城关区看守所
晏家坪拘留所
皋兰县看守所
七里河区检察院 : 屠珠明于福林

更新日期: 2021年9月29日 11:5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