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孙舒嘉(苏佳)


    壁虎爬墙”就是双脚并拢双手上举扶墙站直。这个姿势看起来没什么,可是站一会儿两臂就发酸、发抖,胳膊就伸不直,体罚的警察就拿电棍电,说伸的不合格。


    两腿搭在她们的肩上夹住头往前拽,均被电棍电击脸、手(如图2所示)。


    每个人至少被两根电棍电,有的是三根,还有用四根的,专往头上、脸上电,还有嘴。


    电棍插到嘴里电,放在嘴唇上来回滚动电


    有一个男警察居然骑在她背上还用力颠了二下


    并用脚踩在她身上把电棍往脸上按,正好按在眼睛上


    脚踩在她身上把电棍往脸上按,正好按在眼睛上

    简介:
    孙舒嘉(苏佳)
    (Sun,Shujia(sujia)),女 ,37岁,辽宁沈阳市于洪区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孙舒嘉与母亲决定到北京上访。到了北京才知道,原来信访办就是公安局。一听是法轮功,沈阳驻京的便衣就将他们劫持并押送回本地。在沈阳市于洪区黄海派出所(现迎宾路派出所)里,孙舒嘉和几名当地同修被戴上手铐坐在水泥地上,难熬的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他们被送到沈阳市第五拘留所关押。15天了,他们没有被释放。第23天,包括孙舒嘉母女在内的二十位沈阳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里临时成立的洗脑班,继续关押与迫害。

    洗脑班里,从司法局调来的警察,起初把法轮功学员们当成敌人一样对待。这里条件艰苦,吃的是刮嗓子、难以下咽的玉米发糕,喝的是漂满小虫的菜汤;冬天喝凉水,三九天洗冷水澡。法轮功学员们被要求每天坐小板凳,灌输邪恶言论,洗脑宣传。这里不允许炼功,发现了就拳打脚踢,体罚迫害。以下就是孙舒嘉在龙山教养院里的亲身经历:

    为了争取自由炼功的合法权利,在这里可以炼功的环境,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的一天,十六位法轮功学员站到走廊里集体炼功,当晚值班的两名女警,找来一名姓魏的男警官,此人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却心狠手辣,他手持两根高压电棍,将炼功的学员逐一叫到办公室,电击迫害。他边电学员边说:“我要让你们面目皆非。”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君,被其将电棍插入口中,持续电击半个多小时,导致陈君的双嘴唇外翻,高高肿起,一个多月无法正常进食。李凤珍等几位学员被其用电棍长时间反复电击面部、手部,导致严重毁容,成片的大泡不停的流着肿水。十几位学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电击迫害。孙舒嘉的父亲和姐姐知道孙舒嘉母女的下落后;就赶着过来看望,当看到孙舒嘉母女脸上、手上被电过的伤痕时,孙舒嘉姐姐伤心的流着泪说:“你们在这里也太遭罪了。”

    此事过后不久,龙山教养院一高个子男院长,公开鞠躬向法轮功学员们道歉,承认法轮功学员们都是良家妇女,不应该这么对待,并承诺将电棍收回,以后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但随着迫害的加剧,酷刑并未就此结束。二楼走廊另一侧关押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他们所遭到的迫害更为严重。有的学员被扒光衣服,全身浇上凉水,再用电棍电击,有时被电击后,皮肤烧焦的糊味,另一侧都可以闻的到。后期又调来一姓白的女院长,她经常威胁恐吓剩下的几位不“转化”的学员:再不“转化”就给你们送到大西北、马三家。

    无限期的关押一直持续到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放人前,龙山教养院还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了经济勒索,以后期改善了伙食为由,收取每人每月六百元的伙食费,如不交齐,不予释放。这对孙舒嘉母女的家庭而言又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损失。就这样,孙舒嘉母女一次合法的上访,遭到了七个半月的关押与迫害。再后来,上面拨款建新楼,扩建,龙山教养院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劳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有相当数目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非法关押,酷刑迫害,致伤致死。(对此《明慧网》上有详细的报道。)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四日,孙舒嘉在家煮方便面,准备午饭后下午去上班,被于洪区黄海派出所片警高忠武以找孙舒嘉母亲修表为由将门骗开。随后闯进多名便衣,对孙舒嘉绑架和抄家。他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后来孙舒嘉父亲说,这些警察不但掠走了大法书籍,还顺手牵羊的抢劫了家里的私有财物,包括孙舒嘉母亲在夜市出售的手表也丢失不少。在孙舒嘉姐姐家带七个月大外孙的母亲,也被骗到了派出所。就这样,黄海派出所为了在年底前完成迫害指标,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孙舒嘉母女从家中绑架。这一次,孙舒嘉母女被拘留后,直接劳教两年,被送进了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们不仅被强制洗脑迫害,还要被迫做奴工劳役。每天在睡觉的房间里长时间、超负荷的制作有毒有害的手工制品,如干花、圣诞礼品等。为了完成任务,随意的延长工时。马三家教养院里还有大片的农田,水稻、玉米地等,法轮功学员,还被安排下到地里插秧、拔草,什么活都干,苦不堪言。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又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迫害致死,而就在此时,孙舒嘉的母亲突感不适,经专家会诊,得的是“运动神经原病”,世界罕见,无法医治。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孙舒嘉的母亲、六十多岁的刘祥玉,在中共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持续迫害中,带着不舍与遗憾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晚八时,孙舒嘉和法轮功学员们正在看书学法,一群便衣破门而入,对,法轮功学员们拳打脚踢。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孙舒嘉冷静的对他们说:“你们是哪儿的?为什么迫害我们这些好人,周永康、薄熙来都已落马,你们还助恶为虐。”他们不听劝善,将八名法轮功学员们全部绑架,孙舒嘉走到楼下,看着小区里围观的人群,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群中传出:“噢,原来是法轮功啊。”

    当晚他们被送往沈河区皇城派出所,山东庙派出所分别进行连夜非法审讯。几名男法轮功学员遭到刑讯逼供,灌辣椒水等酷刑迫害。脸部、腿部受伤严重。在皇城派出所刑侦大队审讯室里,面对几个气势汹汹咆哮的警察,孙舒嘉坦然而平和的对他们说:“我与你们之间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如果想听法轮功真相,我可以讲给你们,其它问题我什么都不会说,因为说什么都会成为将来审判你们的证据,我为你们好,所以不能配合。”他们瞬间都沉默不语。因为孙舒嘉始终坚持零口供,零签字,他们从也无计可施,两次非法审讯都草草收场。

    当晚,这伙人还闯入孙舒嘉家中,进行非法抄家,他们不仅抢走了大法书籍、刊物、真相资料、打印设备,还抢劫了孙舒嘉开网店所用的电脑,打印快递单的机器,在屋里堆放的货物也被踩蹋,损坏了不少,就连孙舒嘉父亲用了二十多年的温度计也被人为的蓄意的烧坏了。当晚,孙舒嘉父亲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因孙舒嘉父亲不惧恐吓、威胁,拒绝签字配合,而于第二天一起被送进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孙舒嘉父亲被关押了三十多天后才被取保释放,而孙舒嘉于第三十七天时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对孙舒嘉下达了起诉书。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沈河区法院对孙舒嘉进行非法庭审。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孙舒嘉接到刑期为三年二个月的刑事判决书。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孙舒嘉向沈阳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时,沈河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蔡云,陪审员:田忠良、谢建华,书记员:高新,公诉人:张晨宇。

    孙舒嘉于二零一六年中秋节前由市第一看守所(造化)送到监狱城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家人要求见面,监狱推脱,说让等电话通知。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孙舒嘉的父亲再一次到监狱要求见女儿,这次监狱让等着,出来两个高个子的子狱警问:谁要见孙舒嘉,到窗口拿了单子及孙父的身份证,对里边的人说:要看孙舒嘉她父亲的态度。在暂短的对话中,孙父再一次强调孙舒嘉只是信仰问题,不要迫害和转化她,她们说没有迫害,在集训班学习监狱规章制度。

    孙舒嘉被带到了“集训矫治监区”(宿舍二号楼,整个一楼及二楼的一半是集训监区;另一半和三楼以上是五监区)。这里是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宿舍和车间都在一个楼层里。在这里表面上看不出什么,走廊里堆的都是纸壳箱、包装纸,制作手提袋的印刷纸张,还有成品等。
    孙舒嘉被带到办公室,屋里坐着队长孙春华和科长陈硕,包夹犯人李梅让她必须蹲着再和狱警说话,孙舒嘉不蹲,狱警就找来好几个犯人一齐上来强行抻胳膊,摁压身体,迫使她下蹲。随后包夹犯人带她到二楼一间监房,监房中间搭着案板,犯人们在这上面折迭纸兜子等。最初“包夹”的犯人是李梅和王艳。李梅开始表现的还挺“友好”,和孙舒嘉聊天,唠家常,其实就是打探家庭背景,摸底细,分析思想和心理状况,聊不了多长时间,就开始转入她们的“正题”,“转化”迫害就此开始了。

    首先是逼“认罪”,所采取的手段就是要求写被褥申请单,而申请单上必须写出罪名,其实就是胁迫你变相“认罪”。不写申请,就没有被褥。那时正值九月末,沈阳天气已骤然变冷,特别是半夜,更显寒意。监房里阴冷,犯人们都盖着厚被,而且还要压上一个小薄被,法轮功学员却没有被褥、枕头,只能睡在光板床上,全身一套单衣,半夜脚开始抽筋,把孙舒嘉疼醒了,一连八天。

    她们看孙舒嘉态度坚决,当天晚上七点收工后,就把她带到车间里,继续胁迫“转化”。开始她们还能装着文明一点,一看我不为所动,脸马上就撕下来了,犯人李梅开始破口大骂,诽谤大法和师父,侮辱法轮功学员,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拳打脚踢。第二天就开始对她进行体罚迫害,白天在监房墙角,挨着窗户站着,不许动,冷也不让关窗户。李梅在监房里一边干活一边骂,要骂上一整天。晚上七点到十点,在车间里继续体罚折磨。而且这期间还不时的有其他犯人进来参与羞辱、谩骂、攻击。

    在监狱里,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做人权利和生存条件。孙舒嘉从看守所带过来的所有东西,都由监区统一存放,根本不让使用。孙舒嘉连续八天没有洗漱……搞株连,不“转化”,就限制监房里所有人不许洗漱,不许看电视,然后全屋里的人对你开批斗会,一齐攻击指责你,激化矛盾,制造仇恨,搞孤立;二十四小时受包夹监视,不许与其他任何人说话;没有打电话和购物的权利,更不允许家人会见。九月末至十一月末,孙舒嘉的家人数次来监狱,狱方都拒绝让接见。

    在集训监区,试图让法轮功学员时时都感受到一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在生活上限制,让你一无所有,举步维艰;在肉体上,体罚折磨,酷刑摧残,让你承受到极限;在精神上,羞辱谩骂,恐吓威胁,目的是摧毁你的意志,让你崩溃……监狱指使犯人采用各种方式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肉体摧残、精神折磨,想尽了各种毫无人性的下流手段,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以达到它们想要的“百分之百转化率”。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孙舒嘉连续睡了八天光板床,连续八天没有洗漱。直到九月二十九日,孙舒嘉跟队长孙春华揭露犯人对她的迫害,不给被褥、不让洗漱,打骂体罚……当晚才得到一套被褥,虽然很薄很旧,但总算是不用再睡光板床了,也能简单地洗漱了。

    面对种种的非人折磨,孙舒嘉绝食抵制迫害,范丽丽指使包夹等多名犯人对我进她行野蛮灌食。几个人蜂拥而至,压腿脚,摁胳膊,犯人马琳用竹刮板猛烈的撬牙齿,故意在嘴里乱捅,孙舒嘉的牙齿被撬松动,牙床和舌头被捅破,满嘴流血,然后将刮板狠压在嗓子眼,让人喘不上气来,再将稀饭往里灌……

    绝食期间,孙舒嘉体重下降,身体虚弱,没有力气。她们就哄骗,另一包夹犯人何义杰(家住沈北新区,此人与犯人马琳角色相反,好伪善欺骗)对她说,只要吃了饭,以后就不再提“转化”之事,信誓旦旦的承诺,这事儿她能做主。孙舒嘉信以为真,开始吃上饭了,她们见孙舒嘉体力稍有恢复,就又开始新一轮“转化”迫害。何义杰明确告诉孙舒嘉,在这里,第一必须“转化”,第二必须吃饭。她还威胁再不“转化”,家人很快也得抓进来,而且还要拿着孙舒嘉的饭碗挨屋诋毁羞辱,说她不吃饭浪费粮食,后来没有得逞。何义杰还威胁说,马上就过年了,全监区就你没“转化”,到时谁都过不好这个年,大家一齐针对你,你说你能好过吗?……”一天,何义杰被科长和队长叫到楼下,回来后说:“监区说了,不吃饭就灌食,一天三次,去医院灌完再回来,继续“学习”(学习就是“转化”迫害)……犯人马琳威胁说,再绝食,直接给你灌盐,你自己想想,那是啥滋味,还说,你也别想去医院灌食,没人给你灌,就在这里,我们给你灌,你也知道这种滋味了,你自己看着办。参与野蛮灌食的恶人有:范丽丽、马琳、李梅、刘栖楠等。

    一次队长孙春华下队,孙舒嘉上前说:“队长,我有事儿找你。”她当时答应了,可是后来却一直没有响应。就因为孙舒嘉和队长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被包夹训斥,不允许直接找队长,必须得先和包夹说,她们显得很紧张,是怕揭发她们的恶行。其实队长每天看监控,发生了什么她们都知道,可是为了出“成绩”、得奖金,或积极参与或选择了沉默。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七点二十分,孙舒嘉被带到一楼车间,队长孙春华看着她们把她带进去了。车间门被关上了,犯人范丽丽脸涨的通红,气势汹汹地直奔她而来,上来就打脸,用拳头打前胸,边打边骂,李梅过来也打,骂声不断,还有两个一楼的犯人,一个叫杨藩(大连人,贩毒,十多年刑期),瞪大眼睛,自称是杀人犯,让孙舒嘉蹲着,然后用脚踹,还写辱骂大法师父的邪恶文字,口出狂言,另一个叫袁雪梅(娇)(此人没戴胸卡),连踢带踹,恐吓威胁:“这个地方是死角,没监控……给你装麻袋子里,拖到厕所,一顿暴打,死了就说心脏病猝死……监狱里死个人算啥,挖个坑埋了,就占块地儿。这些人真可谓群魔乱舞,扭曲变态的心理与小丑的表演,不断恐吓孙舒嘉: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你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她们逼脱下外衣,只穿一件衬衣,还说,天越来越冷,明天你就调到一楼来,脱光了开窗户冻,不吃饭,顿顿往你身上倒……犯人孟丹(原葫芦岛特警,中国第一批女特警,诈骗罪判无期徒刑,迫害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把其她人叫出去,自己过来伪善哄骗孙舒嘉:你就写个保证,遵守监规监纪,不炼功不传功就行,不让你写别的。

    由于遭受两个多月的非人折磨,孙舒嘉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迫害的不断升级消磨着意志,违心写下所谓的“保证书”后,犯人孟丹就逼迫她继续写其它几书,孙舒嘉知道上当了,就向她要回“保证书”, 孟丹哪肯将好不容易骗到手的“成绩”丢掉,马上就变了嘴脸,连骂再踹让她写。二楼范丽丽和孟丹(她俩都是执行员)为了尽快交差了事,就急着拿走交到队长那儿去了。

    孙舒嘉分到另外的监区后,就向队长递交了《严正声明》,声明“转化”作废,同时揭露了在集训矫治监区所遭受的迫害。

    孙舒佳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结束冤狱。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电击绑架/劫持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审讯非法判刑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铐在某处上洗脑/送洗脑班坐小板凳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电刑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孙舒嘉在辽宁女子监狱矫治监区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沈阳孙舒嘉狱中传书(一)
    孙舒嘉陷冤狱-家人探视被拒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九位沈阳法轮功学员遭刑讯逼供
    沈阳市九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见证(二)
    沈阳龙山教养院及其背后操纵者的犯罪纪录(图)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九位沈阳法轮功学员遭刑讯逼供

    相关单位及个人:
    沈河区法官:蔡云,女,36-38岁,头一天见她就说,她是共产党员,信马克思主义,固执的无神论,对大法的东西拒绝,不明真相。其工作电话:84119986
    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
    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徐宝军(副大队长)、何彪、金鹏、赵清海。
    沈阳市沈河区皇城派出所:孙威(副所长)、王聪、曹阳、毛赛。
    沈阳市沈河区山东庙派出所:刘东辉、曹芝彰、刘飞、陈佳宁。
    沈阳市沈河区检察院:张晨宇。
    沈阳市沈河区法院:蔡云。

    参与迫害单位有沈阳市国保大队、沈阳市沈河分局、皇城派出所(好象原大东派出所。
    沈阳于洪区迎宾路派出所:24-25832606 (曾经绑架齐向阳、贾强)
    沈阳市于洪区公安分局:2425830378 ,25830354
    国保大队:2425830389
    沈阳市于洪区610办:2425318235于洪区政法委:2425318221

    (沈河区国保大队的部份成员:何彪、王弘钰、赵晨、李光伟、高维良、赵清海、毕同先、金鹏、徐宝军、李学。电话:24842260 此电话号可能是值班室电话

    责任单位及恶人:
    龙山教养院 龙山教养院接见日为每月九--十日 一大队电话:024--24760624二大队电话:024--24761745
    沈阳市看守所(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于洪造化看守所) 区号:024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邮编110148电话:89241894转8084,89248084,89342960(办公室)。所长:张波涛13940119229;张波涛13940119229;郑罡024-89340098。副所长:郭宝安政委:何冬宁警察:林天褀,何冬宁,单某024-89348808、15698807010,王治31236020、15698800291。
    沈阳市公安局山东庙派出所 
    沉河区公安分局 沈阳市沉河区公安分局:024-24849109沈阳市沉河区公安值班室:024-23205090沈阳市公安局沉河区分局国保大队地址:沈阳市沈阳路东华南巷4号 邮编:110011电话:024-24842260大队长  赵洪涛 办:024-24850789 手机:13904024113  宅:024-24849412、024-22948340住址:沉河区小西路(大西电子市场北侧)<p>沈阳市沉河区610办:024-24866975罗静 (赵洪涛之妻):024-2484685924-24847639
    皇城派出所 皇城派出所:024-24842708
    沈河区法院 
    沈河区检察院 沈河区检察院检察院地址:沈河区正阳街254号(这个是更新的),邮编110011主管一科检察官:周小彤电话:24858812值班室:024-24843920 传真 24844596 办公室 024-24844596 其它部门024-24850643沈河区检察院检察长:黄伟检察长 王世航 024-24843323 024-24253799 13604925960检察长 王世元 024-24844532 024-24863791 13940020639检察长 李阳 024-24843302 024-86129624 13940333331检察长 徐广东 024-24848245 024-24133808 13066500032检察长 张晨宇 024-24843959 024-24854965 15640510713检察员 吕奎(田丽丽办案人) 024-24863509 15640510519吴霞(田丽丽办案人) 024-24854963 15640510509办公室 赵晓晨 024-24854960 024-22843796 13842061238政治处 朱玉洁 024-24842670 024-24116060 13304000201案管中心 024-24840116 内勤 024-24854965 控申科 024-24850643咨询 024-24854965 024-24858825监察室 闫修权 024-24850470 024-23930685 13998235739侦查监督科 矫卓 024-24854973 024-24325955 13898134578检察院一科 024-24858812
    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 
    于洪区迎宾路派出所(原名为:黄海派出所) 沈阳于洪区迎宾路派出所(原名为:黄海派出所)地址:于洪区于洪广场(金海岸游泳馆对面)电话:024-25832606邮编:110141
    沈阳第五拘留所 
    龙山教养院洗脑班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沈阳市看守所(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于洪造化看守所) 区号:024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邮编110148电话:89241894转8084,89248084,89342960(办公室)。所长:张波涛13940119229;张波涛13940119229;郑罡024-89340098。副所长:郭宝安政委:何冬宁警察:林天褀,何冬宁,单某024-89348808、15698807010,王治31236020、15698800291。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邮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邮编:110145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7号,邮编110145电话:(区号均为沈阳区号:024,前四位是8929)监狱长:杨莉,办电89296666,宅电86914173,手机 13390118299主管监管工作副监狱长:房淑霞,办电89296633,宅电86164016,手机13390116633政委办公室:89296677纪委书记室:89296818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工会主席:89296699政治处主任:89296767总师办:89296888办公室:89296601办公室主任:89296868狱政科长:89296686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89296689,89296690,89296691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89296865一监区队长吕冬梅,科长吴宏,办公室电话89296866二监区大队长:丛卓,徐区长办公室 89296867、89296869二监区教导员:89296870三监区办公室:89296871、89296872三监区区长:89296873,传真89296875四监区办公室:89296876五监区办公室:89296877、89296878五监区教导员:89296777六监区:89296885、89296881、 89296882、89296883七监区:89296889、89296886、89296887八监区:89296898、 89296893、89296895九监区监区长:武力,办电89296896九监区科长:李鹤翘(李可巧)九监区教导员:徐敏九监区狱警:杜庆欣、刘梅、郭艳斌、王晶、邢东来、李丹、钱蕾九监区办公室:89296892、89296893、89296895恶犯:姜萍、董晶、刘健、王翠平、敖金英十监区:89296899
    于洪区黄海派出所 :高忠武

    更新日期: 2019/2/16 21:4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