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淑清


    酷刑演示:山海关驻京办事处给大法弟子上手背铐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简介:
    李淑清
    (Li,Shuqing),女 ,64岁,北京市怀柔区渤海镇沙铁矿玉村法轮功学员。

    李淑清女士家住北京市怀柔区沙峪乡铁矿峪村,从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肩周炎、胃下垂、神经官能症、长期头痛,彻夜不眠。一九九八年十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她在劳动中、生活中、家庭中,按照师父的教诲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这样,大法神奇超常,使她一身的病痛全无,重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迫害,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李淑清多次被绑架、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四次,关看守所、拘留所、抄家、非法关押、毒打、威胁、恐吓、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洗脑班三次;在如同地狱的监牢里,她遭受恶警的折磨有:不让睡觉、电刑、关小号、灌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神折磨等等。中共镇、村委书记、区国保大队、六一零、派出所恶警等经常骚扰、威胁她。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李淑清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李淑清遭受的主要的迫害经历。
    一、派出所、看守所:殴打、野蛮灌食、电刑等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去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被非法抓捕,沙峪乡派出所警察把我接回。所长李彦卿在派出所院内等候,车刚停,李彦卿就一把从车上把我拽下来,举起右拳,一下打在我的右眼上,当时,我就甚么都看不见了,他又一脚把我踢倒在地,嘴里不停的恶骂着,然后,群警齐上,打得我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副所长李贵安拿来电棍电我,当时,我昏迷过去,等我醒来时,已被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
    第二天,乡派出所把我送进县看守所,唐姓警察一看是我,她又拿来电棍电我,两天中,对我残酷殴打,加电刑,使我头昏眼花、牙疼、全身疼痛,根本吃不下饭。
    唐姓警察以我绝食不服从狱警为由,对我进行四次灌食,灌的都是盐水、药物、玉米面,灌后烧心难忍,不到一小时,我就开始连拉带吐。在这种情况下,唐姓警察又给我戴背铐十五天,生活起居大小便都要靠别人帮助,手铐把我手腕勒出大血泡、红肿往出流血,当时迫害的我生不如死。
    十五天后,又把我调到男监区,一个姓薛的男警察管我,当时我被迫害的吃不了饭。薛狱警说不服管就动刑,说完他就往我身上浇冷水、两根电棍电我,电棍直接电在肉体上,把我这一百三十斤重的人电得从椅子上弹起来摔在地上,我躺倒在地,他们接着电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说:你电我算甚么能耐?你把我拉出去枪毙吧!这时他才停止,然后他又给我戴上手铐和重磅脚镣把我关进小号。
    二、劳教所调遣处:暴打、奴工等
    一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非法劳教。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送到劳教所调遣处,到了调遣处,就是到了鬼门关,恶警给我扒光衣服,让写「保证书」,我不写,姓果的女队长对我连打带踢,穿大皮鞋跳起来往我光体身上踢,一脚跳起,踢在我的前胸上,当时,我心里火烧火燎痛苦极了。
    打完后,又让我去做奴工(包筷子)到凌晨三点。这时,我开始吐血,一个月后,送进劳教所迫害。
    三、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因为沙峪村村民李春萍构陷,我被610、国保大队、公安局、派出所到家中抄家,当时是国保大队李小刚带队。到我家,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衣柜、组合柜全都撬坏,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然后把我绑架走,先送洗脑班。610头子张卫国、韩廷华给我强行洗脑,体罚不让睡觉,九天后。因不「转化」,把我送进怀柔看守所。
    于二零零五年一月,我被绑架进北京七处,因不穿号服,被戴背铐、体罚,我就以绝食来抗议。女警找来几个犯人和男警把我拖出去,强暴地按倒在地,手、脚齐上强行灌食,里面有不明药物,灌完后,不到二十分钟,就开始连拉带吐,最后拉黑水,给我身体造成严重伤害。
    灌食三次后,我已经站立不住,在七处被迫害一个月后,送回怀柔看守所,后被非法判三年送进监狱。
    四、非法判刑三年 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月,我被送进女子监狱四监区,被安排在监狱门口的一个很小的图书室内,晚上,包夹把门板放在小屋的门坎旁边,把枕头放在门坎上,让我躺上去,头枕着小门坎,睡在监狱门口的大门边上,当时正是寒风透骨,吹在身上,凉在心上,包夹和警察经常当着我的面,商量如何整治我,叫我服气,如果稍有一点不顺他们心,就会遭到警察的体罚和包夹的谩骂,不分白天晚上,都被强行看洗脑光盘,还要让写五书,写的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不让过关。
    他们总是折磨我,我不配合,他们就长期折磨、体罚我。我不看光盘,不写「五书」,她们就以欺骗的手段,逼我写生活小结。区长刘迎春安排犹大王淑英、刘羲、寇桂环、许若辉等四人包夹,白天黑夜轮番的「转化」我,因此,我被长期体罚,站大厅,被包夹殴打和谩骂、坐小板凳。
    有一天,刘迎春又在筒道里体罚我,他说:「你在这有吃有喝的,还有人陪着你,你丈夫为了供孩子上学(当时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山里的人放炮,毛驴受惊了,柴木砸在他腿上,把腿给砸折了。」
    第二天,监区刘迎春、刘立新等人闯到我家,说我不顾家,不「转化」,不知道疼爱丈夫和孩子,造成了这场灾难等等。他们找来村干部,合演了这场丑剧。刘迎春一边录像一边导演,还找来了村民叫他们一边痛哭流涕,一边骂我。村干部王宝海也对我施加压力,刘迎春按照她的预谋导演,然后,把录像带带回监区,警察让我与监区的犯人骨干和犹大看,让她们对我仇视和憎恨,达到他们「转化」我的目的。
    由于我不配合她们,气急败坏的刘迎春把我疯狂地推到门处,吼叫着,并对我进行体罚、利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施加压力。当时,把我被迫害的吃不下去饭,刘迎春就指使包夹和刑事犯把我驾到医务室插管、灌食,他们把食管长期插在胃里,每天三遍食,三遍水,还说不取食管是对我有好处。食管的胶皮味呛得我每天猛咳嗽不止,就开始呕吐,吐的全是黑水,后来我把插管咳出来了。这时,我的身体开始浮肿,她们就强制的给我打针。
    等我还差三个月刑满回家时,她们就推说,看不好了,回家自己到医院去看吧。在女监我是每天都像在滚油里煎熬。在这座人间地狱里,我被整整迫害了三年,才得以回家。
    五、乡、村、派出所连手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镇副乡长黄镇开车到我村大队部,用广播把我叫到大队,黄说县洗脑班来电话叫你去「学习」(即洗脑),我说不去!他说,指名叫你去的,不去不行,我就给他讲真相。然后,610的张福利和一个姓邢的三天两头的到我家骚扰、恐吓,要在我家放光盘,办「学习班」(即洗脑班),不管在大街上和任何地方,见着我,就纠缠不放,还恐吓我两个孩子下放回家,要不就调到火葬场去上班。这给我丈夫和孩子造成了深深的伤害,孩子只能把气撒在我身上。后来,他们依然不断的骚扰我家长达两年多的时间,使我全家人在恐怖的气氛中生活。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由本村恶人王福田向本村村主任王宝海构陷我,村主任王宝海向有关部门汇报,后在乡610、派出所、村主任王保海联合下,由派出所毛杰、袁福林、王玉春等群警,闯进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计算机、打印机、大法书籍。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进行审讯。二十七日,我被送进看守所,医生检查低血压180mm、高血压220mm。而且是心脏大。一月后,看守所以「取保候审」放我回家。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怀柔区看守所警察打电话,传我去看守所,后来由警察开车把我送进区洗脑班,强行让我写「保证」,我就给他们讲真相,610、国保、派出所和镇干部联合对我「转化」,我不配合、不「转化」。
    他们就找来了我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领导,一人遭受迫害,全家受牵连,给我家庭和孩子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们用非常卑鄙的手段影响孩子进步,后来他们为了更有利的监视我,还在我家大门附近安上了监控器,严重违反宪法,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
    今天我是以颤抖的心写出这一切,十六年来我是九死一生,如果没有法轮功,也就不会有我今天的存在。在迫害中,我的心每时每刻都在滚油里煎熬,因为我亲眼目睹了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是该将其绳之以法的时候了。

    *****************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李淑清在本村粘标语、挂横幅,被外村恶人举报,第二天乡派出所恶警五人闯劲李淑清家中,撬坏组和衣柜,翻箱倒柜的查找大法书籍,绑架李淑清到乡派出所,所长李彦卿领着一群恶警对她围攻上来,疯狂的拳脚相向,她被打得跌倒在地、右眼血肿。副所长李贵安找来电棍连电带打,李淑清被打昏、满脸青紫瘫倒在地上,后被拖起来吊在暖气片上。第二天早上九点后,李淑清又被劫持到怀柔县看守所。

    李淑清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唐姓女恶警喊着李淑清的名字说:“李淑清,你怎么又来了?我看看是不是你?”边说边用电棍电李淑清,李淑清被这个唐姓女恶警带了半个月的背铐。不能上厕所、不能躺着睡觉,双手被手铐磨得血迹斑斑,生活上不能自理,李淑清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们拽头发踩脚的野蛮灌食,胶皮管从鼻子里抽出来后鲜血顺着鼻孔血流不止。二十多天后,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被灌食致死,看守所便停止对李淑清灌食,改强制打葡萄糖。五十五天后,李淑清被判非法劳教一年,之后又被劫持到北京调遣处。

    李淑清在怀柔看守所不穿号服,被用手铐背铐二十天,又把李淑清转到男号,由男警察继续迫害。当时一个姓薛的把李淑清叫到办公室里,刚开始时用一个电棍电,一看还是不配合就又找了一根电棍来,当时正值隆冬(十二月)他往李淑清的身上从头到脚灌凉水,然后用两根电棍同时电,电流通过李淑清的全身,把李淑清的身体一下子抛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摔到地上,又扑过来狠狠的电,李淑清的身体又痛又麻,就像在火里烧一样,他把电棍伸进李淑清的衣服里前胸后背来回电。然后把李淑清带到戒具室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关进小号。”

    李淑清二零零零年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各种各样的肉体及精神迫害,都没有放弃“真善忍”信仰。四区监区长刘迎春利用坐小凳、不让睡觉等酷刑“转化”李淑清失败后,企图利用亲情逼迫 “转化”,对李淑清说:你丈夫上山砍柴,供你两个孩子上学,有一次山里放炮,把毛驴惊了,木柴砸在他腿上,把腿砸骨折了,你心痛不心痛?你“转化”不“转化”? 李淑清一语拆穿谬论,说:“不是我不心疼我丈夫,是你们迫害我,不让我心疼我丈夫。”

    刘迎春一计不成又想一招,带了两个人闯到怀柔李淑清的家,哄骗她的丈夫、姑姑,还有村委会的王宝海及另外两个村民,一起合演了一出戏,刘迎春一边录像一边导演,叫他们在镜头里痛哭流涕,说家人如何需要李淑清,希望她早日“转化”回家等等。刘迎春把录像带带回监区,不但给李淑清看,还组织全监区的人集体观看,看完后还逼全体人员写思想汇报、写认识,必须骂李淑清和法轮功,企图以此逼李淑清“转化”。李淑清没有上当。以后,气急败坏的刘迎春见了李淑清就骂她没有人性。李淑清被整整的迫害了三年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零年,当押送李淑清等大法弟子们的警车刚到调遣处的大门外时,就听见里面的恶警叫喊的声音,下车后让大法弟子们不许抬头张望,走路只许看脚尖。稍有怠慢便会遭到毒打和施暴。

    进到院内,分成几人一组,被领进敞开门窗的屋内,强行被扒光衣服,裁开被褥、剪开衣物,进行大搜查检查完后,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就地写“保证”。李淑清没有写,被一个郭姓恶警穿着棉皮靴踢了二十多脚。膝盖被踢的鲜血直流,他狠揣李淑清的前胸造成李淑清内出血,连冻带痛,立刻瘫倒在地上,浑身抖成一团。郭姓恶警,拿起笔,塞到李淑清的手里,抓着她的手,写了一份歪歪斜斜的“保证书”。

    之后李淑清被恶警拖到一间屋子里让包筷子,还说是要赶任务要加班到后半夜三点钟,李淑清浑身是伤,胸口闷痛,开始猛烈的血。

    调遣处包筷子奴役,自早上五点就起床,不洗手,不洗脸、不让上厕所,卷起行李,马上就位包筷子。屋子里没包装的筷子,堆在地上,被人踩来踩去,空气污浊,纸絮纷飞、筷子上污迹斑斑,散发着霉气,肮脏的环境下生产制作“一次性卫生筷”,这种筷子被大量的批发到市场,流进小餐馆,时时刻刻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

    二十天后,许多人浑身长虱子才让洗一次澡,这时大家才发现李淑清浑身上下都是让姓郭的恶警打的青紫色的伤痕。

    一个月后李淑清又被劫持到女子劳教所,被分配到二大队六班,那里通常采用的强迫“转化”手段是采取围攻或一对一的包夹、剥夺睡眠,,让邪悟的犹大,天天连番围攻疲劳轰炸,一个一个的说着自己邪悟的东西或采取伪装的温情攻势,俟机陷大法弟子于不义据以向所方邀功。

    有一次李淑清的丈夫带着十岁的女儿来探视,二队队长程淑娥假惺惺的说孩子这么小,怎么不和她说,好让她请示给李淑清减两个月的刑早点回家。邪恶就是要利用各种手段来迷惑人。如果这些帮凶真有人性就不会把无辜的大法弟子绑架到此迫害、非法关押及非法劳教,突然来一顿酷刑折磨,严刑拷打,伤的只能是人身,丝毫撼动不了大法弟子坚定的信仰。

    二零零四年十月,老人讲真相救人时,被恶人举报,被沙峪乡派出所送进区转化班强制洗脑,李淑清坚持自己的信仰,怀柔区公、检、法、国保大队、六一零诬判她三年大刑,送北京市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二零零五年初,李家里还出了大事:她的两个女儿正在县城念高中,大女儿面临高考,她的丈夫为给女儿筹备学费、生活费等费用,上山砍柴换钱,背柴下山时受伤,造成胯骨粉碎性骨折,家里没人看护,没钱治病。

    监狱四监区队长刘迎春极其邪恶、卑鄙,疯狂迫害李淑清,不仅酷刑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小板凳、关小号、背铐、电刑等),还联合铁矿峪村书记付自录、村长王宝海,找了几个村民和孩子的姑姑导演了一出丑剧,瞎编了一些东西,录了像,拿到监区向全体服刑人员放映,他们声泪俱下,说家里如何需要她,逼她转化,强迫全监区犯人向李淑清施压,污衊她不顾家。李看穿他们的把戏,刘迎春没有达到目的,见到李就大骂。

    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有:刘继英、刘小杰、刘桂琴、周德东、李淑清、张鹏芝、温玉红等;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有:姜桂英、王中林、刘国平、王荣琴等。李淑清丈夫从山上摔下来胯骨骨折,两个孩子上学没人照顾。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村支部的支持下,恶人王宝海、王福田等人到沙峪乡派出所举报李淑清,派出所所长袁福林、王玉春、毛杰等恶警闯进李家,非法抄走李老师法像、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其它大法资料,将李淑清绑架到乡派出所,对李进行无理的审讯,李不配合。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镇派出所等又将六十五岁的李淑清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具体数量不详,关在什么地方也不告诉亲属。当时只有李淑清一人在家。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将李关进区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为心大、高血压。非法关押一个月,三月二十六日晚十点,怀柔区看守所仍以“取保候审”为条件将李放回家,留下随时绑架、迫害李淑清的活口。

    为达到迫害李淑清的目的,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区公安分局开车把李送进转化班强制洗脑,乡、区六一零合伙转化,强迫李写“保证书”,被李严词拒绝。第二天六一零将李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领导找来,让其女儿给写,被李制止。李淑清据理抗争,两天后回家。

    然而迫害并没有结束,村主任王宝海、治保主任王永柱随时跟踪李,去哪跟哪,还召开支委会监督李,派两名防火员看管李,在李家的门前还安上监控器,探头全程对着李家,二十四小时监视李淑清行动,严重违反宪法,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李淑清找村委论理,书记付自录扬言再把李送进监狱,让两个女儿下放回家等,气焰极为嚣张。

    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早上,北京怀柔沙峪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铁矿峪镇法轮功学员李淑清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及其他私人物品后将其绑架到派出所非法讯问,并非法关押一天后才放回。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北京怀柔区沙峪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再次闯入李淑清家,非法抄家,抄走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的福字、真相挂坠、真相资料、DVD机、四张光盘,及在炕被下放的高检高法地址。随后警察欺骗李淑清说,只拘留你五天,可却偷偷将其绑架到北京朝阳区第一看守所。

    在体检时,查出李淑清血压高及其它疾病症状拒收,警察还不罢休,又逼其体检一次,仍不合格,警察气急败坏、骂骂咧咧,无奈将其放回。

    迫害类型:
    电击毒打/殴打长时间吊拷地上拖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监视/跟踪看管/蹲坑逼迫放弃信仰用篡改后的经文来欺骗大法弟子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谎诈诱骗/利诱禁止学员相互说话不给穿衣服清身打骂推、掰、撅“死揣”穿着鞋踩在脚上来回转高强度超负荷劳动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违反办案规定,强制按手印非法判刑恶人举报抄家私闯民宅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六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北京市怀柔区警察非法监控六旬农妇
    被劳教、判刑迫害-北京怀柔区李淑清再遭绑架
    在北京市女子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统计(3)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7日发表)
    北京怀柔区“六一零”特务绑架杨显奎夫妇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遭劳教判刑九死一生-北京李淑清控告江泽民

    相关单位及个人:
    渤海镇派出所所长:梁自合01061631884
    610李凤霞:13641132094
    综治办:徐小龙18210715821
    国保队长:杨建国01069623415
    看守所所长:孟祥海01061697828
    公安局政治处主任:李树增01069687613

    责任单位及恶人:
    怀柔县看守所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北京怀柔公安局 
    北京怀柔区610 
    怀柔区洗脑班 
    北京市公安局七处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
    怀柔区看守所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右安门东街7号邮政编码:100054    电话:10-83502065
    朝阳区第一看守所 
    怀柔县某乡派出所 :李贵安
    北京女子劳教所(新安劳教所) 邮编:102609地址:大兴区黄村镇天堂河魏永路12号管理科:史科长,电话:010-60279755转5819集训队:电话:010-60278899转5810八大队 电话:010-60278899-5819/6139(只能通过这个电话转)<p>责任人所长:朱晓莉副所长:陈丽、付某某总机电话:010-60278899;四大队监控电话:总机转5401 程淑娥
    北京女子监狱(原名天堂河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露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谘询电话:010--60276833李瑞华(女,监狱长,电话:010--60276688-8001)齐秀山(男,副监狱长,电话:13621066012)周英(女,副监狱长,41岁,电话:010--60276688-8003 手机:13701383101)高云起(女,39岁,狱政科长)狱政科副科长,邢红军,电话:010--60276688转8178,8179 十分监区,电话:010--60276688转8101 八监区区长黄清华,43岁,13520328936或13681292668刘迎春,30岁,四分监区监区长 136713866999郑玉梅,45岁,十分监区监区长 13366280849 党委副书记、政委:魏书良 联系联系方式:jzhb@bjjgj.gov.cn纪委书记:杜文亮 联系方式:jzhh@bjjgj.gov.cn<p>刑法执行科电话:53867171三分监区电话:010-53867339六分监区电话:010-53867078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教育科科长:刘迎春 136713866999刘迎春
    沙铁矿玉村 :王宝海王福田
    沙峪乡派出所 毛杰王玉春袁福林
    沙铁矿玉村 :王永柱
    沙峪乡 :黄镇张福利李春萍
    沙峪乡派出所 李彦卿
    北京怀柔区610 :韩廷华(庭华)张卫国(张卫)
    北京女子监狱(原名天堂河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露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谘询电话:010--60276833李瑞华(女,监狱长,电话:010--60276688-8001)齐秀山(男,副监狱长,电话:13621066012)周英(女,副监狱长,41岁,电话:010--60276688-8003 手机:13701383101)高云起(女,39岁,狱政科长)狱政科副科长,邢红军,电话:010--60276688转8178,8179 十分监区,电话:010--60276688转8101 八监区区长黄清华,43岁,13520328936或13681292668刘迎春,30岁,四分监区监区长 136713866999郑玉梅,45岁,十分监区监区长 13366280849 党委副书记、政委:魏书良 联系联系方式:jzhb@bjjgj.gov.cn纪委书记:杜文亮 联系方式:jzhh@bjjgj.gov.cn<p>刑法执行科电话:53867171三分监区电话:010-53867339六分监区电话:010-53867078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教育科科长:刘迎春 136713866999许若辉王淑英刘羲寇桂环刘立新(刘丽新)
    北京怀柔公安局 :李晓(小)刚

    更新日期: 2016/7/10 9:3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