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北京大法弟子

简介:
北京大法弟子
(Beijing,Dafadizi), 女 , 年龄未知 , 2001年5月29日,几名北京大法弟子同时被绑架,并一起被劫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外面是砖红色的大围墙的地方。不久,从大铁门出来两队警察,用凶狠的语气训斥她们,叫她们分男女两队站好,并且强迫每个人把头低下,她前面一位年轻的女功友,没有低头,一个警察用电棍一直电到她低头为止;进入大铁门后,恶警又要求她们全体低头,一恶警向她吼道:“第四个的白头发没有低头!”一个皮肤很黑的女警察马上象猛虎一样朝她扑过来,对着她的头,一掌打了下来。

警察左转右转地把她们带到一座灰色的破旧的大四合院里,命令她们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并一一叫进办公室写“保证书”,那位女队长坐在椅子上,让不妥协的大法弟子蹲在她脚边,用穿着尖头皮鞋的脚不停地踢这些大法弟子。还罚她们两手抱头,头低到两腿之间,脚跟并拢。罚她们在院子蹲一夜,喂蚊虫。

后来,她们又被强迫面墙而立,不准动,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都要这样折腾一天。有好几个功友因蹲在大太阳底下,膝盖都被晒出了亮亮的大水泡。它们还采取污辱的方式强迫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接受“检查”,并把衣服和被子撕得乱七八糟。

天快黑了,才给她们“分到班里”,当她们把破旧的衣服拿到班里时,又要受班长的训斥,强迫她们进门必须大声喊“报告”、“是”,并说今后只要是门,进出都得说这三个字,一定要大声,否则的话,就让你一直喊下去,直到发不出声音为止。

在这里,大法弟子被剥夺了做人的一切基本权利。那些队长动辄大吼大叫,开口就骂,举手就打。她们没有一点人身的自由,就连上厕所也受到监视。只允许用2分钟上厕所,而且必须请示组长,班长,队长,有时是整队人一起去,低头抱首,走路时脚要抬成90度,还要走直角,放下去,要听得到“劈啪”声。否则,头部立刻遭到重击。上厕所时,还有一个人坐在你对面看着你。

洗漱也只给五分钟。一到时间,水就被强行倒掉,不准洗。因为经常不能刷牙,偶尔有机会漱个口,也是满口血水。

十几个人住在12个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里。只有八个床位,多余的人就睡在床下的地铺上,头还必须露在外面,要让队长看到。里面很脏,到处是苍蝇,蚊子。晚上搜身点名之后,就锁上门。大小便就在头旁边的小桶里。睡觉时还有人看管她们,她有好几次是被从睡梦中叫醒的,他们说她在炼功。

每天很少睡眠,一睁眼就要干活,拼命干。比如包筷子,一百多斤的大麻袋都要她们去扛,装卸。干不完活的话,不准洗漱,不准换衣服(夏天),不准睡觉。“调遣处”就靠她们干的活创收。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讲话,两个人之间插一个非法轮功学员监视她们。在里面恶警们就是变着法子折磨大法弟子。她们在里面不但要遭受恶警察们的折磨,还受到其她恶人的侮辱。除了这些最常见的折磨方式,更残忍的还有“坐飞机”;还有让下蹲起身,要做三百多个才行;一些恶警还用电棍电年轻的女功友的下身等等。

她在里面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折磨的只有七十多斤。

她后来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北京新安劳教所(又名北京女子劳教所),原来只有一个大队,100个人,后来增加了6个大队,非法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是不断地有进有出。恶人折磨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把她们从身体上,精神上摧残到极点,令她们崩溃。然后,逼她们违心的写一纸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军训罚蹲不准动罚站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剥夺睡眠禁止学员相互说话“飞”(“喷气式”)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恶警凌辱虐待大法弟子的事实

责任单位及恶人:
北京新安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地址:北京大兴区黄村镇天堂河魏永路12号<br>邮编:102609 <br>教育科:温鸿祥 董浩 张薇 张燕娥 马燕 张小华 姚晓霞 王晶鑫 <br>管理科:史秀芬 <br>八大队: 李宁 赵宇 宋丽丽 贾大队长 杨副大队长 赵副大队长 奚队长 丛队长 金队长 孙队长 申队长 董队长 邓队长<br>
北京市大兴区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市大兴区劳教人员调遣处十大队, 邮编:102614<br>处长:刘宝友<br>处长:吴春成<br>劳教执行科:010-61291199转8120 孙警官 警号:11511575<br>

更新日期: 2007年2月4日 00:3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