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伟杰


    法轮功学员张伟杰


    张伟杰夫妇

    简介:
    张伟杰
    (Zhang,Weijie),男 ,48岁,湖北武汉法轮大法学员。家住江岸区花桥花北三村,原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武汉证券部职员。

    张伟杰自一九九九年来十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武汉市所有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他几乎都待过了,所受迫害难以一一尽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伟杰因为上访被抓,送江汉区常青派出所关押。七月二十三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九处九大队绑架,受到刑讯逼供折磨。七月二十六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到竹叶山,八月转罗阳湖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张伟杰因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十九处恶人毒打,当时左眼睛被打坏,后被关押在良乡派出所,良乡派出所所长赵某带人将张伟杰用手铐吊起,然后打赌看其什么时候求饶。后无果,放下来时手铐已经冻凝住。他们又将张衣服脱下,铐在篮球架上冻了一天一夜,到半夜还往张身上浇冷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张伟杰因在天安门打出横幅"法轮大法好",被打昏在天安门广场,并被抓回武汉。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武汉何湾劳教所第七大队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晚,张伟杰和另外九名大法弟子被以出外劳动为名骗至何湾七大队。当时他除了穿的短袖衬衣和西装短裤,什么都没有带。他们提出要回去拿自己的东西,当时七大队管教队长张培雄(37岁,警号4204217)说什么这里都准备好了,不用拿。就这样他被分入七大队四分队。并被告知每人有二个信息员看着,坐着不准盘腿,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接见家人时信息员能记录他们的言行,不准他们炼功,看着他们劳动。

    第二天(五月二十五日)他们强迫他们出工劳动,他拒绝后,要取回自己的东西。至下午,他们让原二大队的人将他们的东西送来,当时在张培雄和二大队管教干事(一名姓高的)指挥下,将他们带的东西检查,张培雄当时大声叫道:把书、纸、笔都收走。在他们指挥下,将我们几个人的东西扔在地上检查,张培雄叫负责检查的人把棉絮棉被扔了,说将来统一发。

    在收拾中他才发现他衣服口袋中的家信(其中有三封是他女儿写的,一封是他姐姐写的)被收走了。他当时要见管教要回他的信,但班长和信息员阻止,说管教不见他们法轮功学员。

    他当时让他们代他去索回信件。可他们一直没有回答,在他再三追问下,张培雄让班长告诉他,他不知道有这些信。并说今后再不要提这些。从那以后他们还规定,他们的家信给他们检验完后,当着他们面看完,再把信给他们保管(多数是张培雄负责、监督他们看信并把信收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晚,张伟杰到四分队去洗澡,因为七大队长期缺水,故他们每天只能下楼去洗。而洗漱室只有五个水管,另有四个淋浴头,而一个分队有二三十人,第一次是一个分队一个分队洗,还要定时间,故洗澡都是抢着洗,那天他下去时看水管都已挤满了人,而外边淋浴被人拧倒,因为只有拧倒时,才时断时续有点水,不拧倒一点水都没有,因为水压不够,他就在淋浴蹲着洗,这时值班室一个叫胡义的走过来,说怎么都把管拧倒了,都扶起来。

    他就扶起他正在洗的淋浴头。洗完澡他上楼回班后在床边地上坐下,约九点时,那个胡义带着新班班长陈胜强走进来,胡义往他这一指说就是他,陈胜强上来就是一腿踹在他左胸口中,又照他头上一拳,他被打□了,这时他身边的李三元说不要打人。胡义又指着王敬福说还有他,陈胜强过去一拳把王敬福打倒,上去用膝盖和肘,打王敬福的胸,背。打了一会才停下来,他想他没有把淋浴头弄坏,是他们故意诬陷,而且这时班长陈国华和几个信息员已透话,再要是炼功就要打人了。他想了想就跟王敬福讲,要跟队长讲清这事,并且他们打人是不对的。应制止他们,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开始打法轮功学员了。

    第二天早上,他让王敬福先去向队长谈昨晚打人这件事,由于班长和信息员讲干部不准他再找他们,因为他常提出要讲理、讲法。王敬福去找到张培雄讲了昨晚被冤打之事。王敬福回来后我问他谈得怎么样了。他说他去向张培雄讲了,张问还有谁被打了,他说还有张伟杰,张培雄说打得好。

    到早上开完饭,张培雄开了个大会,在大会上他主要讲昨天有人把淋浴头拧倒了,值班室的人打了他们,打得好,该打,还要罚他们款,十倍地罚。他想一个堂堂国家管教干部,七大队队长竟不分青红皂白就武断下结论,并且提倡打人。他就去找了谢教导员,他同意去调查,并也表示打人肯定不对。但到了下午并没有答覆,只是陈胜强来问他说:"你告我打你谁看见了。

    他知道全班除法轮功学员外,没有人敢做证。因为陈胜强是大队长左燕杰的关系。且打人是干部都说打得,谁还敢出来做证。他在晚饭时又找了谢教导员,他说不用罚款了,但他提出处理打人的事,他没有表态,他说我现在吃东西、喝水时左肋都疼。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于第三天(六月二十七日)早餐开始绝食抗议,到了下午分队长吴洪涛找他说让他先吃饭,他们再来考虑。他说他要等到大队把打人的事处理了,他现在吃东西喝水都困难。他希望尽早听到处理意见。当时没有结果。

    到了晚上是管教干事姚群值班,大约八点,轮到四班去洗澡,他被留在班上,过了一会,班长陈国华带着班上几个信息员,杜春,田俊一共七八个人进来,并搬进一个板□,然后他们把他拉下来按到板凳上开始灌食。姚群在一边指挥,他的嘴里被他们用汤匙和牙刷捣乱了。身上被他们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灌完后,他们又把他拉去车间劳动。他拒绝劳动。那时天气已开始变热。他身体很虚弱了。

    从六月二十六日早上,七大队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体抗议七大队这种迫害人的作法。在这种情况下七大队开始作出反应,到中午开饭时,张培雄把他叫到他办公室,假装问了一下经过,他说了一遍。他说:法轮功学员不会破坏公物,肯定他们搞错了。他说那淋浴头因水压低一直有人拧下来,他看到后一般都给还原好。他问他处理这事结果,他说让陈胜强写检讨,看他没有什么表示,就去拿检讨,并说这里对喝酒,赌博,打架都要处理。他加一句:对打人也要处理。他不回答打人的事,但他看他还不同意,才说准备罚陈胜强200分,(按理200分就是加2天期),他同意了,他说那希望你去吃饭。他说什么时候处理。张培雄当时出门叫人写了罚分通知。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完,到了八月,陈胜强解教时,却被提前五天释放,理由是陈胜强打人有功,大队长左燕杰奖励他五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花桥派出所恶警常宪华、刘玉山以查户口为名抄家、绑架张伟杰到花桥派出所,送到丹水池洗脑班迫害,因为不配合邪恶,洗脑班不收,又被绑架到丹水池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再次被绑架到丹水池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张伟杰于下班途中被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策动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绑架。胡绍斌(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 主任)为使张伟杰“转化”,每天指使手用各种手段对张伟杰进行摧残和折磨。

    其妻子因在娘家照顾老人,是在他失踪后第二天发现他未正常上班。张伟杰自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失踪后,其妻子陈曼四处打听下落,江岸区六一零头子李英杰开始说人在洗脑班,但后又矢口否认。张伟杰家属直接打市长热线寻求解决问题。江岸区六一零头子李英杰随后又承认人在洗脑班,但否认是江岸区六一零抓的人,说是上面抓的,具体人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三月二十日,张伟杰家属只好到武汉市六一零询问人失踪的原因、下落并要求无条件放人。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张伟杰在上班路上被毒打、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受到严重威胁,心绞痛、血压极高,三十七天后被转入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关押。江岸610头目胡绍斌几次指使刘芳、邱东升等人抢走张伟杰给各级政府、人大、检察机关写的申诉信。当张伟杰的第二封申诉信发出,胡绍斌等对张伟杰大打出手,伤及张的头、腰、脚趾关节。

    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左右,陈曼去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探视丈夫张伟杰时,与同伴夏庆菊一起被绑架,非法拘禁在谌家矶洗脑班内,后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妇教所。此一邪恶行动就是胡绍斌在现场亲自指挥的。(胡绍斌的上司、武汉市“利用率”邪恶头子邓斌也在场,其车牌号为“鄂A-A1998”。)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当张伟杰的第二封申诉信发出去后,胡绍斌气急败坏的亲自带着恶人市六一零的左大文、司机兼打手张剑、区六一零副主任何某、保安江明亮、詹才旺,对张伟杰大打出手,逼问张伟杰申诉信是怎么发出去的,张剑叫道:“把我们的丑事都说出去了。”胡绍斌叫嚣:“打死他!打死他!”并让这几个打手把张伟杰按倒给胡绍斌下跪。胡绍斌声称:“我跟省市领导反映了,对待张伟杰就是要重拳出击。打死他!”还叫一个叫刘英(女,三十多岁,江岸区劳动局派去的,其老公是江岸区劳动局的办公室主任,姓张)的女打手在旁边拍照取乐。

    至二零零七年九月止,一直在这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张伟杰对着前来探望的亲人喊:“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然而距黑窝很近的居民全然不知。谌家矶洗脑班楼上住人,楼下是折磨人的地方。楼下有的房间常年阴暗潮湿,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关在房间里几天几晚的罚站,不让睡觉,邪恶的各种整人的手段(殴打、辱骂、逼迫、威胁、恐吓等)在这见不着光的地方进行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花桥所强行将张绑架到何湾劳教所。当晚,恶警雷昌文、答邦磊指使恶人刘年、吸毒人员徐勇、汤健等将张肋骨打伤。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晚,张培雄队长来后,装作不知道打人事件。张伟杰说要上医院看,拍片子,张培雄说要帐上有钱才能看。张伟杰目前一吃东西就痛,估计肋骨被打伤。自被绑架到何湾以来,从没有与家人接见过,在此期间曾经遭恶人殴打致伤,家人无从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并且从未收到过他的信件。

    二零零八年一月,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队长雷昌文指使劳教人员打伤张伟杰,并且不给被打的张伟杰进行检查医治,为了隐瞒打人之事,不让家人知道真相,阻止家人见到张伟杰。张伟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至今(二零零八年五月)已有四个多月了,但家人仍不能见到张伟杰。

    二零零九年张伟杰曾多次打武汉市长热线,要求武汉市政府调查二零零七年绑架他的事件,调查当时抢走他私人财物等东西,一直没有解决,这么多年来,通过绑架,抄家等方式拿走的私人财物至今未还。

    二零一一年张伟杰再次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遭刑讯逼供,国保大队通过伪造笔录,勾结武汉市法院、武昌区法院和武昌区检察院使诬判张伟杰入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以来,在湖北省和武汉市邪恶“六一零”统一指挥下,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黑窝至今仍在变本加厉的对张苏、张伟杰、熊炜明和周爱玲等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折磨。住在附近的农民,半夜里不时的听到从这个黑窝内传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先后有王浩云、杨先凤和郑玉玲等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不少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乃至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张伟杰在单位上班时,被武汉市国保大队的便衣晏士国(男,三十岁左右)、项南(音)(男,三十岁左右)、陈友明(音)(男,三十岁左右,曾在台北路派出所工作)绑架,当时让他们出示证件他们不出示,张伟杰因不肯被他们带走被项南(音)打,把张伟杰强行塞入车中带走,在路上他们用黑塑料袋套在张伟杰头上,不让他看到外面的情况,他们把张伟杰带到湖北省政法委办的黑监狱──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以所谓“监视居住”将他关押在这里进行迫害折磨。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张苏、张伟杰被关入洗脑班。期间狱警江黎丽放话说,“共产党拍死你就像拍死苍蝇一样,明天拉出枪毙,说你是自杀,还摘你器官,说你自杀,谁知道?!”

    张伟杰被关押到黑监狱后,一个自称负责关押的姓邓的队长过来。这个姓邓的队长名叫邓群。邓群和这里其他几个打手一样,喜怒无常,时常还在说笑,突然就一拳打去,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表现,二零一一年被正式招为司法警察。

    邓群讲这里是省里办的学习班,张伟杰说这里是黑监狱,是非法机构,以所谓“监视居住”的名义把人关押在这里是非法的。邓群讲这里就是共产党办的,共产党想怎么关押就怎么关押,因为政权是为统治阶级服务。“邓群说,这次让你没有出去告状的机会,一定要将你关起来。张伟杰说炼法轮功没有罪。邓群说共产党不让炼,这就是法律,这次想办法也要给你定个罪。打人是他们最常用的手段,邓群说:打你怎么了,想打就打,我养的宠物我舍不得打,打你我看心情,心情好我少打几下。

    开始,张伟杰将邓群打人的事告诉这里一个张姓副所长(男,五十多岁,皮肤微黑,秃顶,转业军人,曾在沙洋劳教所任迫害法轮功的重管队队长,因整人有一套方法,当湖北省法治教育所成立时,被任命为副所长)。张姓副所长回答说:“孩子不听话,父亲打几下,这很正常。”张伟杰也将打人折磨人的事告诉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来的人,武汉市国保大队的晏士国等人也不搭理,只是笑一笑。打手邓群回头说,张伟杰将他们打人的事告诉了武汉市公安局,武汉公安告诉他们说打轻了,还不够。

    在省法治教育所打人折磨人是公开的,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习以为常,常用这个来威胁和取笑张伟杰,说让“司法警察”打,并很详细地描述这些省法治教育所里司法警察打人的过程。这些打手也很乐意炫耀这些,打人时他们时常都是带着人观看。邓群行凶时,总是带着一个叫“小红”的黄冈女孩(小红,女,二十岁左右,1.55米左右身高,黄冈人,卫校毕业)。一次,邓群透露省法治教育所里有一套完备的整人手段,他们决定要对张伟杰采用这个手段,并画出流程:罚站;打;绝食(实际是不让人吃饭);灌食;不让睡觉;吊铐;打毒针(下药);电棍电。

    之后,他们开始动手,最先动手的是邓群和省法治教育所里的另一个打手胡高伟(音)。他们用拳头打张伟杰的头,并开始不让他吃饭,不让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强迫他站立。

    邓群、胡高伟、何炜、小红、跟一个姓万的医生,他们几个负责每天给张伟杰灌食二次,一般一次要灌一个多小时,其实就是折磨人,他们不停地把灌食管插入,拔出,让张伟杰感到痛苦不堪,姓万的医生和小红还用医学知识在旁边劝,这插管上已经有血了,说明食道已经插破了,过几天就会烂,再插下去,胃也会插破,以后就不能吃东西了,说不定插不好,把气管也插坏了。如果不接受他们的要求,他们不会停止,而这些伤害是没有表面伤的,检查不出来。而每次灌食,他们还带着保安和省法教所其他人来看,灌食一般在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灌一大桶,有时两大桶,所以每次灌到一半,胃里装不下,就开始往上返,从嘴里往外流。这时胡高伟就开始拿着报纸把我吐出来的东西往张伟杰脸上涂,往头上涂,兴奋地喊,就是这个效果;并用东西往张伟杰头上、脸上打,周围人都跟着兴奋地取笑。

    万军医生还让邓群和胡高伟来插,打手们故意用力插拔,有时插进胃里绞动,看到张伟杰痛苦不堪的表情,就兴奋地大笑、取乐。张伟杰的食道开始化脓,腿肿的很粗,脚肿的象大馒头,生殖器肿的要双手才能捧住。

    姓万的医生还假惺惺地劝说,这样坚持下去,最后的结果就是你身体器官衰竭,身体垮了,还是按要求做,只有“转化”。一天,姓万的医生故意大声骂张伟杰,当龚建冲过来打张伟杰耳光时,他假惺惺地说,他也看不惯他们打人,但张伟杰这样坚持他们还要来打。

    一天,胡高伟得意地对张伟杰说,他们这样折磨他是他们的一个研究课题,强迫站着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灌食折磨,看人意志力能坚持多久。在此之前能坚持下去的记录是十天,张伟杰已经超过了,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十五天,已经达到了,他们又转入另一个试验。

    他们给被非法关押的人戴上一个牌子,张伟杰不接受这种关押,拒绝戴,邓群就将牌子夹在张伟杰耳朵上,何炜另外做了一个文革式的大牌子,挂在张伟杰脖子上;张伟杰在被关押在省法治教育所的半年里,没有剪过头,头发一直很长,而胡高伟故意将张伟杰右边胡子剪去,而左边不剪来取乐。在省法治教育所里,张伟杰被当沙袋来打,他的右脸被打肿变形一个多月,至今右胸里还时时阵痛。胡高伟的左手有一次都打麻了,邓群假意说,胡高伟打的真狠,比他打的狠多了。

    他们不停地对张伟杰讲他们给他定的罪名,逼张伟杰接受,说,你不揭发张苏,就让张苏揭发你,给你定个“总协调人”职务。过一段时间又说,给你定个“副协调”,并说湖北省委610办的姚忠凯在管这个案子,当时的武汉市政法委书记胡绪昆开了两次听证会,给你们定罪,说按重庆打黑方式把你们定为首要份子。

    他们说你坚持你扛得住,总有人扛不住,只要有几个指证你就行,构成证据链,就给你定罪,不怕你们几个零口供。这就是这个所谓“案子”的证据产生的原因,

    他们的“罪名”是不断在变化,一会说张伟杰以前请律师做无罪辩护是张伟杰的一个罪名。张伟杰问他们律师依法辩护也违法,那当时的庭审应是无效的,应该把张伟杰的亲人放出来。

    一个用莫须有的罪名给人定的罪,一个连案件是怎么成立的都讲不清楚的庭审,所谓的这么一堆“证据”,连笔录都是公安国保大队伪造的,连时间都是错的,除了户籍是真实的,一切都是假的。

    武汉当局图谋起诉的九名法轮功学员中,张伟杰、张苏、熊炜明等三人自遭绑架以来的近半年时间里,下落不明,其家人向各级国家机关寻访求助无果,没有收到任何法定的告知文件;冯震、冯云兄弟俩现被劫持在看守所里,李国华、夏阳、朱春莲、韩淑华等四人取保在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张伟杰、张苏、熊炜明从湖北省洗脑班转入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禁,图谋继续重刑迫害。

    张苏与张伟杰、熊炜明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武汉市邪恶“六一零”以“莫须有”的罪名,列为全市所谓法轮功的“大案要案”,并令武昌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起诉,欲枉法判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湖北省“六一零”强行指使武昌区检察院对九名法轮功学员(张苏、张伟杰、冯震、冯云、李国华、熊炜明、夏阳、朱春莲、韩淑华等) “并案”处理,提出非法诉讼”。负责此案的武昌区检察院检察官张葳,一再拒绝接见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在与律师见面时,讲述了自己在省洗脑班里所经受的迫害,之后,律师再次会见学员受阻,连有关案情的所谓“卷宗”都不让律师看。

    目前,陈曼女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张伟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洗脑班,经常遭受野蛮毒打。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非法庭审持续了一天,程海等八位律师依法为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六个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理屈词穷的法官多次粗暴打断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讲话。

    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张苏、张伟杰、冯震冯云两兄弟、熊炜明、韩淑华、夏阳,除了韩淑华和夏阳办理了取保候审,其余五位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且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庭审前,张苏的律师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相关警察和法官众多违法行为的控告信,法院置若罔闻。

    据悉,武汉当局炮制的所谓“七人大案”,是政法委头子周永康亲自指挥公安部督办的“要案”。二零一一年,周永康流窜到武汉后,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了武汉市的两桩迫害法轮功的“大案”,“七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启动非法开庭,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

    本次这个被捏造和拼凑的所谓“大案要案”,将原本不相干的人与事强行凑到了一起。所谓“罪名”是指控:张苏是武汉市法轮功总协调人;张伟杰协助张苏;熊炜明是通讯员,负责传递消息和向网上上传信息;冯震和冯云使用机器制作法轮功真相钱币;夏阳和韩淑华分别是江南和武昌的法轮功协调人。

    这是一个拼凑的所谓“连案要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拼凑在一起完成的“罪名”。所谓证据,在庭审中,不是自相矛盾,就是“孤证”,从证据学的角度看,既不确实,更谈不上充份了。唯一提供“详尽证词”的关键证人刘东英没有到场。李红秀律师对刘东英的证词提出多处质疑,而程海律师则质疑是否有刘东英这个自然人存在。其他人的所谓“证词”主要是在洗脑班通过刑讯逼供、诱供和洗脑获得的。湖北省洗脑班的警察在逼迫张伟杰承认身份未遂时,就曾扬言说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成法轮功头头。

    此次的审判长黄沅峰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曾诬判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本次被非法庭审七人中的冯震,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黄沅峰冤判七年。本次非法庭审,黄沅峰恶行依旧,例如:将冯震的律师赶出法院;张苏一揭露所受迫害,就被打断不让他说话。

    虽说是开庭审理,但当天只有五位家属(冯震的妻子、冯震冯云的姐姐、张伟杰的姐夫、熊的岳母、韩淑华的儿子)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其余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去。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张伟杰被带到武昌区法院,当张伟杰质问法庭他是因什么被告,当时的审判长、武昌区法院刑庭的黄源峰(男,年龄不详)说,本案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张伟杰质问凭什么给他定这个罪?身为庭长的黄源峰却阻止他提问。当检察院念起诉书时,张伟杰质问武昌区检察院的张薇(女,三十岁左右)、彭艳玲(女,三十岁左右),凭什么给他定这个罪名?依据什么法律?谁给你们的权力?!张伟杰的提问再次被黄源峰打断。当律师质证时,黄源峰不停地打断,阻止律师发言,使质证无法顺利进行。

    非法庭审于上午八点半开始,持续到下午五点多才结束。张伟杰在最后陈述时对法官说:“你们明知道我是无辜的,还要昧着良心这样做(拼凑案件),还不是为了取悦共产党,这个共产党尽教你做坏事,我看你还是退出来的好。”

    非法庭审最后冤判七名法轮功学员三至六年的刑期。其中张伟杰被非法判刑五年。

    张伟杰在这次被绑架之前,一直在要求归还他在二零零七年被绑架时被抢走的东西,包括电动车、电子书和书籍、生活用品。但江岸分局、派出所都说那次绑架他们不知情。张伟杰打市长热线报了被抓的时间、地点、绑架他的一辆车的牌照鄂A-87900,但市长热线以不够详细为由作为答复。

    张伟杰在湖北范家台监狱遭到残酷迫害,从二零一二年八月份至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在三监区遭受包夹何德兵、关键等人的折磨:长期不让睡觉、长期站立、用鞭子打、用拖把棍子打、用铁棒子打、用电棍电击、被灌精神药物、冬天强迫困在装有水的垃圾桶里等等。三监区恶警李勇、潘採华是邪恶的主要打手,二零一二年九到十一月期间,他们用皮带、木棍殴打张伟杰,把皮带和木棍都打断了;大冬天里将棉衣用水浸泡再给张伟杰穿上。

    二零一二年十月,张伟杰的左眼被打成看物模糊、重影;二零一三年三月,他的右眼也被打成这样。受指使的打人者获表扬、记功、积改等奖励减刑。

    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被劫持到范家台监狱后,长期被殴打折磨、体罚虐待、针扎、烟头烫、火烧胡子、拔体毛胡须、钳子夹手、斜口钳捅、铁棍子打、皮带抽、用电击(测试仪上高压)、“三个一”(一口饭、睡一小时、上一次厕所)。体罚后冬天直接冲凉水,强灌“三唑伦”(音)破坏神经。

    张伟杰由于其家人请律师不停的上告,并揭露其所受到的迫害事实,他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份调到了四监区,恶警对他的迫害减轻了很多,目前他的状态还好。

    其实其它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这样的,在四监区、一监区、九监区、禁闭室、集训队等地对法轮功学员冯峰、石磊、刘社红、柳德玉、李元凯、柳宁的迫害更惨烈。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从周宏(监狱)到肖天波(科室)再到肖正法李勇(监区)再到“包夹”的“迫害链”,一层一层的把人性恶的一面放大到极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周宏操纵着一切。

    张伟杰将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结束五年冤狱。

    二零一二年以来,何德斌将多名法轮功学员打伤打残,其惯用的伎俩是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恐吓、辱骂,想对新到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来一个下马威。此招不灵便换成伪善面孔,佯装关心法轮功学员,见还达不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便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使用各种酷刑,逼法轮功学员违心写所谓“五书”。从其对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的迫害中,何德斌手段之残忍可见一斑。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武汉市江岸区花桥街以所谓十九大“维稳”名义,闯到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家上门骚扰。当时不在家。

    迫害类型:
    监视/跟踪绑架/劫持非法关押迫害亲属洗脑/送洗脑班威胁/恐吓体罚打骂毒打/殴打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非法劳教长时间吊拷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抄家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人身侮辱剥夺睡眠非法起诉非法判刑摧残性灌食逼迫放弃信仰罚站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电击强行施药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湖北沙阳范家台监狱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长周宏的犯罪事实(二)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长周宏的犯罪事实
    湖北范家台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范家台监狱恶警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伟杰遭湖北范家台监狱残酷迫害
    张伟杰在湖北范家台监狱遭残酷迫害
    现代法西斯集中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恶
    一名“陪教”揭露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内幕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揭秘湖北省“法西斯集中营”
    嗜血的暴行成中共打手的“研究课题”
    湖北省法轮功学员上半年遭迫害综述
    修法轮功做好人-武汉李国华遭中共迫害十几年
    武汉法院陷害无辜-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
    非法庭审七法轮功学员-武汉公检法虚张声势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十次绑架两次劳教-张伟杰又被非法庭审(图)
    武汉九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一对湖北知识份子夫妇的遭遇
    2011年周永康在武汉炮制的两起冤案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近期违法犯罪事实
    2011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炮制伪案-武汉当局图谋起诉九名法轮功学员
    张苏、张伟杰被劫持在湖北洗脑班已三月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三)
    女教师被冤判七年-丈夫再遭绑架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惨叫声阐释中共“法制”-
    武汉“六一零”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武汉“六一零”头目胡绍斌犯罪记录
    武汉黑监狱 邪恶集中营- 揭露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请关注我女儿陈曼遭迫害情况
    武汉“法教班”阻止申诉,多次迫害张伟杰
    武汉公安执法犯法 侵犯妇女儿童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恶警雷昌文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位白发老母寻女的经历
    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揭露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曝光武汉市六一零恶徒胡绍斌的罪行
    武汉张伟杰自诉一家人受迫害经历
    发生在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街的绑架案
    武汉公安局、“六一零”接连绑架去接大法弟子的亲属
    丈夫遭绑架,妻子被非法拘禁
    夏庆菊陪友探监遭绑架 七旬公婆盼孝媳悲愤不已
    武汉张伟杰失踪 妻子寻夫遭恐吓
    武汉大法弟子张伟杰被绑架,妻子寻夫遭恐吓
    151424.html#2007-3
    武汉大法弟子自述在何湾劳教所的遭遇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干警教唆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张伟杰控诉武汉“六一零”罪行

    相关单位及个人:
    审判长黄沅峰

    武汉市610主任:邓斌
    电话:82402420 82411838
    武汉市610副主任:任强
    电话:82402903 82637847
    武汉市公安一处地址:汉口张自忠路交警大队内
    电话:85395240 85395257

    江岸区“610 ”李英杰办公电话:027-82832008转2714   移动电话:13517248291

    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
    范家台监狱长:周洪;
    三监区区长:肖正法;
    副区长:李勇;
    三监区教导员:刘情刚;
    三监区刑事犯:关键、何德兵、伍贤明、甘行华、余政、孙晓伟。

    责任单位及恶人:
    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局 武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027-82615405/82615406 江汉区政法委书记:辜建桥办公室电话:02785481689 住宅电话:02785789968  手机:13907133233 江汉区610办公室主任:肖国雄办公室电话:02785481692         02785481802(610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02785778095  手机:13907114466,传真电话:02785481691 江汉区610责任头子:顾建桥江汉区洗脑班头子:胡家祥   万松街办事处党办       027-83603762万松园派出所         027-85777382主管迫害所长: 周志卫(现已调往机场派出所任所长)   027-83666429万松社区书记: 曹新云     027-85758606万松青松里管段民警:罗勇027-85396888民警:唐双新    027-62002115
    常青派出所 
    武汉市公安局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电话:027-85864400、85580729。【国保处】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邮编:430023。国保大队:蔡恒、熊健、张宁、李萍、袁泉、吴志国、黄晓喆、刘华。国安保卫处一处电话:027-85395240国保处的值班电话:027-85393500处长焦健 这次非法起诉案责任人,电话027-85393567<p>邱汉华,男,四十九岁,武汉市公安局国安九大队大队长。电话:13971631621蔡恒 中队长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恶警:蔡恒 027-85864400,027-85395240薛涛 中队长 13907151917潘巧云(女)、刘华、黄海、张宁 康宝 张懿旭 吴志国 黄海哲、赵明利、张敏、卢新华、廖莲芝(女)、王新、杨刚、李萍(女)等<p>公安局一处国保一大队女恶警罗琳刘钢,男,五十一岁,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三大队教导员,
    北京市公安局十九处 
    北京丰台良乡派出所 
    江岸区看守所 地址:江岸区看守所
    丹水池洗脑班 
    丹水池看守所 
    武昌区公安分局 电话区号:027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48号,邮编:430060电话:88085300、85394530、88044435、88085320、88085320、85396666(举报专线)。局长:朱正兴(兼政法委书记)027-88085301、付志平、皮兴胜,局长专线85876666副局长:朱新钢、周捷[国保大队]地址:武昌区解放路248号,邮编:430060。国保大队长:曾凡亮 88085381办、13349956169办公室电话:88085380、88085382、88085383、8808538、88085384、02788085310。恶警:陈经武[武昌区610]办 88936279主任:邝培勇88936392办武昌区梅苑派出所:027-88085550、主要责任人:周应国[徐家棚街派出所]电话:88085520副所长:魏念18986090519 警察:许庆亮18971228889[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所长办电话:027-88085820副所长:李耀,移动电话:18986090518,副所长办电话:027~88085820[青菱拘留所]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白沙洲青菱乡,邮编430060电话:027-88085820[青菱拘留所]所长:罗海鹰、王建明,副所长:龚智勇,教导员:罗海鹰。
    青山区公安分局 
    武汉第二看守所 地址:武汉第二看守所
    湖北省610办公室 【湖北省防范办(六一零办公室)】电话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027-87133985办
    花桥街办事处 
    江岸区政法委610办公室 电话:027--82739771主任胡绍斌1387150838一人员电话:13397111808左某,男,三十多岁,戴眼镜,处级干部,七月从市六一零派驻洗脑班李英杰胡少斌(胡绍斌)
    武汉610 :邓斌
    何湾劳教所 武汉女子戒毒所6大队电话:65681593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地址:汉口姑嫂树罗家嘴路11号电话:027─65681626邮政编码:430015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办公室电话: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电话:027--65681537值班室电话:027--65681682  65681608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电话;队长办公室电话  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    027--65681537值班室      027--65681682  027─65681608 武汉市610人员 周泽胜   网址 htty//ww stcchian c0m cm 参与迫害的人员(犯人名单)   邓世雄、黄武元、吴凯(三人系吸毒犯)  吴理仙、余年喜、张伟(又名段卫中)(三人系涉黑团伙犯罪)  朱天祥、张望恩(二人系敲诈勒索犯) 参与迫害的不法警察   左燕杰:警号 4204318 大队长  张培雄:警号 4204217   雷 迪:警号 4204321   大队电话:027-85879322 雷昌文
    江岸区政法委610办公室 电话:027--82739771主任胡绍斌1387150838一人员电话:13397111808左某,男,三十多岁,戴眼镜,处级干部,七月从市六一零派驻洗脑班张剑
    武汉市610办公室 地址:汉口解放公园路42号电话区号:027,电话:82402420、82611496、82402846、88936279610办公室邬局长,手机:13317152533书记 胡少斌610历届主任:矿培勇任强82402422办、82637847宅赵飞(现任武汉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局长专线85876666、82402235办主任兼市委政法委秘书长:邓斌82863396、13317199999、82402420副主任:陈仕国82402903办、87403060宅科长、武昌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传全88936430办、88936279、13397111802左大文
    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 地址:二道棚杨叉湖王石板构件厂电话:027-82317359江明亮
    江岸区政法委610办公室 电话:027--82739771主任胡绍斌1387150838一人员电话:13397111808左某,男,三十多岁,戴眼镜,处级干部,七月从市六一零派驻洗脑班胡少斌(胡绍斌)
    谌家矶洗脑班 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武汉江岸洗脑班又称谌家矶洗脑班洗脑班门卫电话:027-82719138洗脑班电话:15907120167<p>何某,谌家矶洗脑班书记,是教育系统的何丽娟,女,洗脑班书记,江岸区党校副校长刘芳,女,洗脑班支委,江岸区劳动局人员,很邪恶林茜,女,洗脑班人员,西马街办事处人员张丽萍,女,洗脑班人员王汉莲:犹大,住汉阳区郭冬香:犹大,市二中职工索汉华:犹大詹才旺
    何湾劳教所 武汉女子戒毒所6大队电话:65681593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地址:汉口姑嫂树罗家嘴路11号电话:027─65681626邮政编码:430015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办公室电话: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电话:027--65681537值班室电话:027--65681682  65681608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电话;队长办公室电话  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    027--65681537值班室      027--65681682  027─65681608 武汉市610人员 周泽胜   网址 htty//ww stcchian c0m cm 参与迫害的人员(犯人名单)   邓世雄、黄武元、吴凯(三人系吸毒犯)  吴理仙、余年喜、张伟(又名段卫中)(三人系涉黑团伙犯罪)  朱天祥、张望恩(二人系敲诈勒索犯) 参与迫害的不法警察   左燕杰:警号 4204318 大队长  张培雄:警号 4204217   雷 迪:警号 4204321   大队电话:027-85879322 张培雄陈胜强张义姚群刘年徐勇汤健
    武汉市花桥派出所 :常宪华刘玉山
    江岸区政法委610办公室 电话:027--82739771主任胡绍斌1387150838一人员电话:13397111808左某,男,三十多岁,戴眼镜,处级干部,七月从市六一零派驻洗脑班答邦磊邱东升胡少斌(胡绍斌)
    中央政治局 :周永康
    武汉市委 电话027-82402907、027-82402114书记(六一零小组组长):胡曙光027-82402767杨松
    庙山汤逊湖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武汉板桥洗脑班/洪山区马湖村特二号) 法定代表人:周水庆地址:武昌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联系电话:027-87234314<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武汉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邮编:430064电话:027─87924873乘车路线: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共产邪党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 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部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名单如下:张幸福,现任湖北省劳教局副局长所长周某某副所长:张修明、刘琼(女)一中队:江黎莉(女,队长)副科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何伟(队长)打人凶手胡某某二中队:刘成(队长)徐某某(女,副队长),彭刚,倩倩(女),江某(女),李某(专职打手)江成方,刘勇军,周水庆,张某某,龚健, 大队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毕慧琼,女,副队长俞某, 科长田明、毕慧琼、毕鹤梅、刘群、邓××(男,微胖,30岁左右,1.80米)、胡建国(男,队长,1.72米左右);徐红(女,脸上有很多痣)、王丽华(女,20多岁,1.52米左右),刘贫,彭某,江某,谢胜艳、柯昌芬等。何伟
    武昌区检察院 地址:武昌陆家街299号,邮编:430060。电话:027-88114665检察长:付斌副检察长:刘群、刘晓明、彭艳玲、陈红林、夏靖华、李莉、陈长奇、田勋红、张迎春。武昌区院分管副检察长谭成文\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夏向前\副检察长张志耕\程克军检察官\魏小兰(女,40多岁)、陈骞(女)\朱正国、潘维义、万贵增、高汉金、陈红林张葳(薇)
    庙山汤逊湖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武汉板桥洗脑班/洪山区马湖村特二号) 法定代表人:周水庆地址:武昌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联系电话:027-87234314<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武汉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邮编:430064电话:027─87924873乘车路线: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共产邪党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 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部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名单如下:张幸福,现任湖北省劳教局副局长所长周某某副所长:张修明、刘琼(女)一中队:江黎莉(女,队长)副科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何伟(队长)打人凶手胡某某二中队:刘成(队长)徐某某(女,副队长),彭刚,倩倩(女),江某(女),李某(专职打手)江成方,刘勇军,周水庆,张某某,龚健, 大队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毕慧琼,女,副队长俞某, 科长田明、毕慧琼、毕鹤梅、刘群、邓××(男,微胖,30岁左右,1.80米)、胡建国(男,队长,1.72米左右);徐红(女,脸上有很多痣)、王丽华(女,20多岁,1.52米左右),刘贫,彭某,江某,谢胜艳、柯昌芬等。何伟邓群胡高伟
    公安局国保大队 武汉市公安一处(国保处):027─82832808<p>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国保处),原地址在武汉市江岸区青岛路1#,后搬迁至张自忠路(原市公安局幼儿园),在江岸区交通大队隔壁,门口并没有挂牌子。<p>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黄海喆、张宁、刘华、康宝、张懿旭和另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等,直接负责人:邱汉华。<p>国保:曾凡亮13349956169、张红13397156599、李菊生13006385979、陈传全13397111802陈友明项南晏士国
    武昌区检察院 地址:武昌陆家街299号,邮编:430060。电话:027-88114665检察长:付斌副检察长:刘群、刘晓明、彭艳玲、陈红林、夏靖华、李莉、陈长奇、田勋红、张迎春。武昌区院分管副检察长谭成文\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夏向前\副检察长张志耕\程克军检察官\魏小兰(女,40多岁)、陈骞(女)\朱正国、潘维义、万贵增、高汉金、陈红林彭艳玲
    江岸区劳动局 :刘英
    武昌区检察院 地址:武昌陆家街299号,邮编:430060。电话:027-88114665检察长:付斌副检察长:刘群、刘晓明、彭艳玲、陈红林、夏靖华、李莉、陈长奇、田勋红、张迎春。武昌区院分管副检察长谭成文\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夏向前\副检察长张志耕\程克军检察官\魏小兰(女,40多岁)、陈骞(女)\朱正国、潘维义、万贵增、高汉金、陈红林童怡芸陈原张葳(薇)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 武昌区法院: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公平路12号邮编:430000电话:027-88223524院长 王晓华副院长 任永开纪检组长 杨葵副院长:027-88214304民事审判庭:027-88223496执行局:027-88214398立案庭:027-88214302民事审判庭:027-8821550水果湖法庭:027-87306521中华路法庭:027-88845970中南路法庭:027-87812529杨园法庭:027-86811503白沙洲法庭:027-88077611<p>武汉区号027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中山路359号,邮编430060电话:027-88224421院长张志耕027-88931803、13907148402院长赵:13707172079刑一庭法官周宏钧027-88931695刑一庭法官邓军 027-88931694刑一庭副庭长黄源峰027-88931783邓军周宏钧
    武汉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武汉中级人民法院黄源峰
    庙山汤逊湖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湖北省洗脑班/武汉板桥洗脑班/洪山区马湖村特二号) 法定代表人:周水庆地址:武昌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联系电话:027-87234314<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武汉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邮编:430064电话:027─87924873乘车路线: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共产邪党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 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p>“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部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名单如下:张幸福,现任湖北省劳教局副局长所长周某某副所长:张修明、刘琼(女)一中队:江黎莉(女,队长)副科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何伟(队长)打人凶手胡某某二中队:刘成(队长)徐某某(女,副队长),彭刚,倩倩(女),江某(女),李某(专职打手)江成方,刘勇军,周水庆,张某某,龚健, 大队长,具体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毕慧琼,女,副队长俞某, 科长田明、毕慧琼、毕鹤梅、刘群、邓××(男,微胖,30岁左右,1.80米)、胡建国(男,队长,1.72米左右);徐红(女,脸上有很多痣)、王丽华(女,20多岁,1.52米左右),刘贫,彭某,江某,谢胜艳、柯昌芬等。万军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洗脑中心)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湖北省610洗脑班)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电话:027—87924873值班室电话:027-87924870 13971687602610头目电话 027-87234314、027-87233774帮教人员:刘立安,男,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犹大,目前到各监狱进行转化迫害。电话131-3593-7253丁星樵夫妻,四十多岁,湖北云梦人,电话133 9618 3037季同利,男,四十多岁,湖北十堰人,电话0086-13886839929,13797855294戴建春,女,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电话0714-6211993 139 8658 3618江黎丽
    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p>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纪委书记:谢毅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邪党委委员:向迎副监狱长:简尚荣狱警 :刘华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服刑指导办公室:吕凡琪禁闭室邪支部书记:陈春华出入监区:区长石立宾(警号:4244569)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支委:陈武狱警 :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p>狱侦科:科长沈建军<p>集训队分监区:区长何凯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特警队队长:陈兵(音)特警队教导员:史华平一监区:杨乾隆、刘晨二监区区长:罗俊 狱警 :、严肖、程皓三监区:肖正法、吴伟、张红庆、范俊儒四监区:徐宏、陈珍明、韩舒华五监区:王亚、陈亮、成可斌、曹滨六监区:刘博文、黄晓涛、别燕青(警号:4244648)七监区:桂豪、钟源八监区:付存国(警号:4244585)、陈祥九监区:陈健晖、罗炎山、李亚洲、赵飞<p>医院:胡成李勇刘情刚肖政法(肖正法)王欢关键何德兵(德斌)周宏

    更新日期: 2017/10/30 15:4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