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范庆军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简介:
    范庆军
    (Fan,Qingjun),男 ,40岁,河北石家庄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法轮功学员。原就职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河北制药厂(后更名为石药集团中润制药)。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范庆军向最高检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范庆军修炼法轮功之前,有严重的腿关节炎。上厕所只能半蹲着,刚一入冬就得戴上护膝。修炼后全好了,无病一身轻。工作上尽职尽责,没有私心,自己的技术经验、技能也毫无保留的和本班新、老员工共享,使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可就是这样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整天乐呵呵,从不大声说话的憨厚青年却遭到江氏集团长期的残酷迫害。

    以下是范庆军自述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事实:

    “我于二零零零年春天,去北京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上访。想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说说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鉴于当时打压法轮功的环境极其恶劣,临行前为了减少上级给单位施加不应有的压力,我写了辞职报告并说明原由。去北京后还未进入信访局就被劫持到石家庄驻京办事处,后被石家庄建设北大街派出所接回,单位迫于上级压力,借故与我解除劳动合同,后回到老家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

    (一)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九点三十分左右,井陉县秀林镇派出所马文辉、梁三保和一名司机在我村治保主任带领下,敲开我家大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在指导员窦永生的指挥与带动下,他们轮番使用警棍对我毒打。以致我的臀部与大腿呈紫黑色,当时我几乎昏倒在地下,那么冷的天气,我脸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落,当时派出所所长田永丰也在旁边看着。

    在那个恐怖的夜晚,我妻子(不炼功)深一脚浅一脚的两次到派出所要人。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丈夫犯了什么法?他们没有任何合理的答复就非常粗暴的把我妻子赶走了。从此,我的家人受到了沉重的心理、精神压力。每天晚上七点不到就吓得赶紧插上大门,很怕警察再来。走到街上,看到警察,听到警笛声就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夜晚。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下午,秀林派出所副所长王计红(音)又带四五个人闯入我家搜查。他们搜走了一台价值五百多元的录音机和几张传单及法轮功书籍。随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王计红在办公室专门搧我耳光,致使我嘴里吐血,脸肿的都变了形,眼睛充血几天看不清东西。

    在以后的十几天里,他们还用木棍打我、上背铐、铐到一棵一搂粗的突出来的树根上打,所长刘永斌还出招“坐飞机”折磨我——把我摁坐到地上双腿向前伸直,上身被压弯与双腿重迭,双臂伸直用绳子与两小腿绑在一起,几个警察轮番在我背上颠坐,憋的我喘不过气来并想呕吐。

    在长达近二十来天的刑讯逼供,还没达到他们目的的情况下,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忠勇带领政保科长王喜昌(音),副科长贾慧民亲临督阵。这时,以前没动过手的警察王国强也动手了,把我打翻在地后,脚穿皮鞋猛跺我的腿。他们的阴谋没得逞,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把我送到了位于彪村的井陉县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进行强行转化。同一天,全县近三十名大法弟子也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洗脑班

    在洗脑班,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跑步,白天有时候利用军训体罚。其余更多时间,则让我们坐在操场上的土地上,不准随便乱动。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让睡,一天坐十几个小时,我的臀部都被磨破了几层皮。

    后来610主任王春书还从县委党校调来“帮教”人员,每天给讲诽谤大法的内容、放各种栽赃大法的录像。因我拒绝在造谣本上签名,政保科副科长贾慧民将我拖到教室外一顿暴打,一寸多粗的木棒都打断了。

    到了十月八日至十一月八日这一个月里,洗脑班把我单独隔离,晚上不许睡觉,只让四点到六点在桌子上趴一会儿,期间还威逼、恐吓、毒打。

    到了十一月中旬,又将我年过花甲的老父亲诱骗到洗脑班逼我转化,并逼他自己掏伙食费,在多方的压力下,我年迈的父亲当众给我下跪,逼我妥协。

    (三)徐水县刑警队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徐水县刑警队认为我参与电视插播,从租住处将我绑架至徐水县刑警队刑讯逼供,用木棍狠敲我的脚踝骨和脚趾头处,致使我的右脚大拇指指甲流血、黑紫、最后脱落。这些事实,被关押在徐水县看守所时,当晚值班干警有体检记录。

    电刑:他们将手摇电话的两极分别接在我的手指、脚趾上,将我强行按在一张类似老虎凳的铁椅子上开始行刑。这种电刑据说比电棍要强百倍。一摇电话,随着电流通过身体,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抖动。摇得越快,我抖动的越厉害,并且伴随着窒息,特别是心跳紊乱,对心脏的伤害特别大。当夜十一点多又将我绑架到徐水县看守所。

    (四)徐水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被迫强制去装小火柴盒,期间遭受牢头百般毒打,头撞在墙上,右额撞了一个大坑,鲜血直流,后来,我的家人曾两次给我邮寄共六百元,都被牢头狱霸几人买烟抽、买肉吃了。

    (五)冀东监狱

    1、所谓的“人道主义救援”——野蛮灌食

    我是在徐水县看守所绝食九天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被转到冀东监狱一支队进行非法关押,进去后就被直接关进了严管队。

    因我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狱方采取了车轮战术,白天放污蔑大法的光盘,且把音量开的很大。每晚派两名值班干警对我转化至半夜,只让睡四个小时,稍一打盹两名包夹就往我的眼中抹清凉油。

    为抵制这种迫害,我继续绝食抗议,狱方开始灌食,且美其名曰——“人道主义救援”。

    灌食时,三名犯医,四名包夹齐上阵。带到室外,把我的上衣脱光,(那个时候已经是北方的十一月了,那几天还下了一场大雪。)把我强行按在一张靠背椅子上。靠背后上方绑一根横木,把我的两个胳膊伸开绑在了横木上,两条腿叉开绑在椅子的两前腿上。一人在椅子背后双手使劲扳住我的头,用撬口器撬开我的嘴开始插管,因为我长时间没有进食,干呕的很厉害,管子插不进去。犯医使劲撬我的牙,好几颗牙都被撬的松动了,还掉了许多碎牙块。而那个分院带队的杨院长一直躲在屋子里面不露面,任凭几个犯医折腾迫害我。这次被折磨了一个月。

    2、黑牢房,黑头套

    我第二次被关严管队是在二零零四年夏天,因我拒绝做奴工。那天收工后,刚进了监狱大门,我就被两个严管队的犯人戴上了一个又黑又脏的棉头套,押着我的胳膊一路狂奔,跑到小号(禁闭室)门口。几个人把我摁在地上连踹带打,最危险的是头套里面的间隙很小,趴在地上很快我的口鼻给捂严了,马上就窒息。

    小号长一点八米左右,宽五十至六十公分,高不到两米,里面没有灯,周围墙上严严实实的包了海绵或者泡沫板,防止撞墙。早晚只给两个小窝窝头和一小条咸菜。整个关小号期间,不让洗脸、刷牙,上厕所也要强行戴着手铐和黑头套。晚上睡觉时,值班犯人一小时喊我一次,说是怕自杀,这次被关了将近一个月。

    3、最苦最累的活——扒盐

    监狱每年在春秋两季都要扒盐。扒盐耙子长近两米,高约一米,经过卤水一泡足有百来十斤重,两手拎着耙子来回扒盐。扒盐的大部分是中队挑选的精壮彪形大汉,九中队主管警察贺晓强为消磨我的意志,让那两个扒盐的做我的包夹,跟他们一同干活。由于天气炎热,我们的衣服整日让汗水浸透,几乎没有干过。

    4、身体被盐水长期浸泡

    我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份被强制出工,因我不认罪,不干活,贺晓强就指使当时的包夹戴贵友,李印强和组长张东强,将我强行按在结晶盐池里坐着,一泡就是一天,不让上岸,四月的卤水还是很凉的,因此我落下了关节炎的毛病。而他们三人都穿着靴子。收工后,不让我洗澡,穿着又潮又硬的卤水衣服将我单独关在九中队一间私设的反省室内,除两包夹外,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

    5、大施烙刑、曝晒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天气热了以后,贺晓强又唆使包夹戴贵友,汪国才将我仰面摁在盐道上躺着,脸朝直射的太阳曝晒着,不让戴帽子,一晒就是一天。致使我的视力急剧下降。我要是不从的话,两包夹说他们就会挨收拾,约一星期以后,贺晓强看我还不干活,就丧心病狂的指使那俩包夹,六个点数的再加上组长张东强共九人,将我的上衣剥光强行野蛮的摁在经太阳曝晒了一天的苫塑苫用的废旧铁滚筒上大施烙刑,严重摧残了我的身心健康。

    6、警察指使吸毒犯对我暴打

    同年六月底,贺晓强又唆使包夹戴贵友,陈玉珊又临时派了一名主要负责行恶的打手张秀生(吸毒犯)在二组五—六磅机房前,由戴贵友,陈玉珊背拧着我的两个胳膊,张秀生乘机大打出手,扇了我约三十来个耳光,用拳、肘猛击,用膝盖猛顶我的两条大腿五十来下,此时的贺晓强就坐在离我不到百米的三—四磅机房的椅子上跷着二郎腿,叼着烟卷看热闹。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足足持续了近一小时。下午收工后,又连续四天三夜不让我睡觉,让我坐在厕所旁边的一个为我特制的长二十厘米,宽十厘米高十厘米的木板上进行坐板体罚。一连几天,我的双腿肿痛,连解大便都蹲不下,眼睛充血,听力下降,耳鸣。

    7、可疑的验血

    几年冤狱中,监狱不定期的给犯人验血。但是一般犯人都是“犯医”给验血,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好几次都是部队医院穿白大褂的军医单独给我们验。当时的包夹还风趣的跟我说:“你们的身体比我们的值钱,不用劳改犯给验血”。当时只觉得可疑,出狱后,才听说有大法学员在狱中被活体摘除器官做移植,验血就是做血型匹配,建立血型数据库。

    (六)对家庭的伤害——七年冤狱,九年离别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我经历了七年冤狱,九年离别,家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1、儿子

    那时我的大儿子还小,常被不明真相的人幸灾乐祸地恶意嘲讽:“你爸上哪儿去了?……”其实这些人也很可怜,被江氏集团造谣谎言毒害,但是却在我孩子幼小的心灵上埋下了阴影。

    2、父亲、妻子

    在这九年中,我们的家庭开销全靠年迈的父亲在河滩的空地上刨出两亩薄田度日。那时我家无半件农用机械,每年秋收都是我父亲与妻子用手拉二轮木头人力车一车一车地将玉米拉回来。两人再蹬着梯子扛到房上晾晒,晒干后再把玉米粒半袋半袋扛下房(一个年迈,一个妇女,都扛不动整袋,这些也都不是老人与妇女能干的活,但是他们却都在承受着这本不应该有的苦难)。麦收就更难,刚开始还是用镰刀割麦,割完再想办法把麦子拉到麦场统一用脱粒机打。打麦时,没有五六个人根本都无法干活。我的父亲与妻子只好与别人换工,他们先帮别人干,别人再帮我们干。期间的艰辛与苦楚——那是用心血、眼泪、汗水铺出的一条沧桑的路。”


    二零零三年十月,范庆军被非法冤判七年,关押于冀东监狱一支队。据狱警讲,他是被抬着进去的,被直接关进严管队,即:关小号或关禁闭,关小号前先搜身,给他戴上一个又黑又脏的棉头套,啥也看不见了,然后几个普犯一起上,把他摁在地上,连踢带打的搜身,最危险的是头套里缝隙很小,趴在地上很快就把口、鼻捂严了,非常容易窒息。进号时,一普犯挡在门口让他喊“报告”,范庆军不喊不进,又被扇了十几个耳光。

    强制进号后,几个普犯想把他摁在一《监规》牌匾前跪着大声念《监规》,范庆军不跪、不念又被一顿毒打后推进小号。

    那些灌食的都是一群犯医(犯人当医生)大部份根本不懂医术,通过送礼、找关系调到分院的,只是简单的培训了两个月,更无医德可言。

    冀东监狱的恶警贺晓强及恶犯等人,对范庆军长期精神上的蹂躏及肉体上的摧残、折磨,导致范庆军落下严重失眠、神经衰弱、记忆力下降、头痛、耳鸣、视力减退、腰腿痛、关节炎,七年牢狱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康的范庆军现在一身是病。

    恶党对范庆军的非法刑期截止日是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据悉,范庆军已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向河北省中级法院对恶警贺晓强提出控告,要求追究恶警贺晓强的法律责任,赔偿他在过去及将来的医疗费用、精神损失。直到二月底冀东监狱教育科科长张福良才跟范庆军进行了一次毫无诚意的谈话,想把此事压下,并表示此事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范庆军毫不妥协,表示出狱后将继续提出控告。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暴晒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烙刑/烤刑剥夺睡眠关小号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摧残性灌食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逼迫放弃信仰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洗脑/送洗脑班威胁/恐吓迫害亲属电刑严管其它酷刑单独关押坐板非法判刑精神酷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
    河北冀东监狱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石家庄范庆军控告冀东监狱恶警贺晓强
    范庆军在冀东监狱遭受的更多迫害
    七年冤狱 范庆军遭冀东监狱残酷迫害
    呼吁各界人士声援河北大法弟子李锋
    河北省井陉县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遭烙刑、盐水浸泡-石家庄市范庆军控告江泽民

    责任单位及恶人:
    井陉县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 
    徐水县看守所 
    徐水县刑警队 
    冀东监狱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一监狱冀东分局监狱 邮编:063305;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南堡开发区监狱长  宋辰良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66  0315-8327966(宿舍) 0311-83807666(石家庄家电)   手机 :13930530566 13832978666政 委  彭彦杰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88   宅电:0315-8502668  手机:13903157108纪委书记 安 跃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68   宅电:0315-8502888  手机:13503150211副监狱长 孙跃进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98   宅电:0315-8310669  手机:13653155866副监狱长 候宝臣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86   宅电:0315-8310686  手机:13803329986副监狱长 王晓德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68   宅电:0315-8501993  手机:13603256338副监狱长 李 兵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88   宅电:0315-8310688  手机:13933327929副监狱长 薛砚林  办公室电话:0315-8327999   宅电:0315-8501855  手机:13803306117 办公室副主任 廖炳付 办公室电话:0315-8327988   宅电:0315-8501528  手机:13903383401办公室副主任 高学东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99   宅电:0315-8501777  手机:13603150707贺晓强
    井陉县秀林镇派出所 所长刘永斌、田永峰,副所长王吉江,恶警:王国强、梁三保(北横口村人)、刘风林、X海英王国强
    冀东监狱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一监狱冀东分局监狱 邮编:063305;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南堡开发区监狱长  宋辰良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66  0315-8327966(宿舍) 0311-83807666(石家庄家电)   手机 :13930530566 13832978666政 委  彭彦杰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88   宅电:0315-8502668  手机:13903157108纪委书记 安 跃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68   宅电:0315-8502888  手机:13503150211副监狱长 孙跃进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98   宅电:0315-8310669  手机:13653155866副监狱长 候宝臣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86   宅电:0315-8310686  手机:13803329986副监狱长 王晓德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68   宅电:0315-8501993  手机:13603256338副监狱长 李 兵  办公室电话:0315-8327688   宅电:0315-8310688  手机:13933327929副监狱长 薛砚林  办公室电话:0315-8327999   宅电:0315-8501855  手机:13803306117 办公室副主任 廖炳付 办公室电话:0315-8327988   宅电:0315-8501528  手机:13903383401办公室副主任 高学东 办公室电话:0315-8327899   宅电:0315-8501777  手机:13603150707戴贵友李印强陈玉珊汪国才张秀生西艳辉张东强王艳新杜国军
    井陉县秀林镇派出所 所长刘永斌、田永峰,副所长王吉江,恶警:王国强、梁三保(北横口村人)、刘风林、X海英刘永斌王计红马文辉梁三保田永丰窦永生
    井陉县公安局 :贾慧民王喜昌李忠勇
    井陉县610办公室 王春书,办公电话:2021940,宅电:2026098王春书

    更新日期: 2017/3/23 15: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