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徐慧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简介:
    徐慧
    (Xu,Hui),女 ,近六十岁,辽宁省锦州大法弟子。原锦州九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退休职工。

    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利用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徐慧以坦诚的心态、和平的方式进京上访,但被绑架,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送到北京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锦州古塔公安分局接回,由古塔区北街派出所送锦州戒毒所继续迫害十五天后,又被转送到古塔区洗脑班残酷迫害,并遭到酷刑与毒打。

    徐慧在洗脑班受到卢少川强令赤脚站在水磨石地上,并狠狠的打她三个大耳光,又拿起电棍电她的下颏和脚背,在用皮带抽她,用电棍电她的下颏,然后罚她马步站桩。她的手被打得不断的向外渗血,下颏被电起几个大泡。恶人王绍辉在其中做记录。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徐慧再一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再一次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北京凤龙宾馆,后由锦州太和公安分局劫回并分别被绑架到锦州拘留所六天、锦州看守所一个月,并被单位给予开除厂籍留用查看一年的处分,同时被剥夺原工作岗位。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徐慧因用真实姓名退队声明被查寻、跟踪,并于二零零五年一月锦州市古塔区北街派出所警察入室抢劫,从此徐慧被迫流离失所。其子蔡超因阻止警察抢劫而被拘留十五天回家后,经常被跟踪。家庭被搞的妻离子散。在这期间,徐慧向不同部门写信,反映自己的情况和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徐慧与蔡超母子,同去北京打“天灭中共”、“停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横幅,被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走,被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家属寻找徐慧和蔡超(年龄不详)下落时得知,二人均未告诉警察自己的姓名。当得知关押地后,家属去北京找人,看守所拒绝让其相见,仅提供照片让家属辨认。

    从警察拿来的卷宗及手机录像中看,徐慧母子两人都被非法审讯。照片上徐慧的脸红红的,疑被施以暴力。在蔡超照片无法清晰辨认的情况下,家属远远的见到了被非法关押中的蔡超,会见相距十多米远,家属眼花看不大清想走近仔细辨认,被持枪武警阻挡,不准说话。辨认后警察不透露任何事情,只是让家属留下钱买日用品,然后“回家听信”。

    负责接待的曹姓警员询问家属一些关于徐慧母子的个人情况,过程中显的对二学员的情况一无所知。曹姓警员没佩戴名牌,追问下也未透露姓名。目前情况待查。

    徐慧、蔡超母子七月二十日在天安门打出“停止迫害”“活摘器官”相关内容条幅后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绑架,之后被转送北京东城分局,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家属曾去北京两次,蔡超的父亲隔着十米远的距离看过一眼蔡超,当时见到的蔡超脸部红肿,家属看不太清。一周前,家属给东城区分局曹永志打电话了解情况,被告知“判了,家属等听信儿吧。”之后一直没有消息,九月四日家属再次打电话给东城分局曹永志、以及东城看守所,一开始两地都声称“不知道人在哪”。

    徐慧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东城区拘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徐慧母子被绑架到东城看守所,恶人们以欺骗的方式骗取徐慧的签字,她们说是存放衣物的单据,但后来犯人证实那样的单据只有三张。为抵制迫害,十天后徐慧开始绝食。看守所以鼻腔插管方式灌食迫害,并灌不明药物,并若干天后,对徐慧动用酷刑电针。具体情节是由一个大家称为叫“张科”的女警察指使两名 普犯把徐慧架到卫生所,然后把徐慧强力摁到床上,几个人死死的按住不让动,由一名个子不高的小眼睛的狱医动手,把针插进徐慧的腿部通电,强烈的电流使身体产生剧烈的震动,为了不让身体使其弹起来,由两个犯人死死的按住,被放下来时,徐慧的腿不会走路了,但是他们继续给徐慧灌食。一个月后徐慧被转到东城区拘留所,他们利用犯人每天连抻带拽或几个人抬着给徐慧灌食、灌药。徐慧在看守所、拘留所被强制灌食期间,口腔天天出血,原因不详。

    八月三十日左右,徐慧被欺骗到一楼后强行逼上早已准备好的车上,转移到北京调遣处继续迫害。徐慧继续绝食抗议,调遣处九大队大队长袁圆叫其吃饭并让写保证,徐慧不写,袁圆大声训斥,说不写不行,到这来都得写,你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然后叫来了其它的几个大队长轮番的对徐慧语言进攻。有大队长杨某、杨敏、祝某,接着由两个犯人一伙、两个一伙的对徐慧做工作,态度强硬、高声训斥。实际上就是搞疲劳战术,并禁止徐慧上厕所。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也没让徐慧上厕所,有意憋着她,想迫使她写保证和吃饭。(所谓的保证,就是绝对的遵从恶人的管理)。

    未达目地后,恶警把徐慧带到严管班,由三个犯人专门看管她,一个是吸毒犯、一个是盗窃犯、一个是卖淫的。白天由两个人分别坐在徐慧的左右两侧看守;夜里一个人看守。整天罚站,或罚坐小凳子,从早上起床一直站(或坐到晚上)到晚上睡觉前,每天十几个小时,犯人死死的看着,动都不让动,一动恶人就连吼带叫。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要想洗漱、上厕所、睡觉,要向她们打报告申请。徐慧由于长时间不能上厕所,憋的撒不出尿来了,卫生所的大夫王勇叫几个恶人给徐慧揉肚子,其中一个狱医说,我们保证让你回去能撒尿(其实完全是他们在一起串通好的迫害)。四、五个犯人把徐慧按倒在地,死死按住,没好样的在肚子上练拳。徐慧肚子被打肿,疼的不敢碰,第二天,徐慧撒尿不止,都尿在裤子里了。当徐慧质问她们不让上厕所是剥夺人的生存权利时,副大队长杨敏说:“这是劳教人员的厕所!”

    由于长时间罚站,徐慧全身浮肿,一天徐慧站不住了,就蹲下去,看守她的两个犯人立刻扑过来,往起拽。一会儿徐慧又蹲下去,两犯人又扑过来往起拽她,徐慧说我站不住了,犯人说:不行!站不住也得站,你站不住我们架着你。后来两人架不住了,就喊人,说再来两个人来,我们架不住了。杨敏来了说你站不住了,我们让你躺着,她就叫人拿过来尿湿的褥子,把徐慧按在湿褥子上,不让起来,杨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咱们就玩吧。”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袁圆也常说:“无论你有什么招法,我们都有相应的办法对付,咱们就玩吧。”

    一次她们要强制徐慧进食,叫过来四、五个彪膀的犯人,把徐慧按倒在地,按胳膊按腿按脑袋,捏鼻子,由杨敏拿勺灌,一边灌犯人一边在徐慧的胳膊大腿上乱写辱骂大法和师父的恶毒语言,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也没灌进去后,把徐慧带到卫生所灌食。卫生所大夫王勇说他没插过管练练手,他有意往鼻腔的软骨上插,一会儿再拔出来,然后再往鼻腔的软骨上插,反反覆覆,徐慧胳膊、双脚脖都被绑在刑椅上,脑袋被犯人按着,这样折磨了两个多小时。一次王勇在利用灌食折磨徐慧时,徐慧鼻腔被捅破,出了很多血,至此王勇在灌食时再也不露面了。还有一狱医有意往徐慧肚子里多灌水。九大队为了达到使徐慧屈服,不择手段折磨徐慧,暴露了北京调遣处警察的流氓本性。

    二零零七年九月中旬,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从北京劫入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徐慧、刘桂芳、卢林、王芳等。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马三家又从北京劫入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九月,徐慧由北京调遣处转至马三家劳教所进行残酷迫害。为抵制迫害,徐慧以绝食、拒绝背所规、拒绝唱院歌、拒绝戴胸卡、拒绝向警察起立问好、拒绝做奴工、拒绝签字、不照相等各种方式反迫害。因此马三家劳教所把徐慧作为重点迫害对像之一。对徐慧迫害的主要酷刑有:抻刑、吊铐、荡秋千、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牙被撬掉三颗、灌不明药物(劳教所叫废功一号、二号)、打嘴巴、用脚踢、手被铐在暖气管上三天三宿没让睡觉、双手被铐在三角库的铁梯子上三天三宿不让睡觉、灌芥末油、天冷时把窗打开有意冻人并找理由说是空气不好放味、用导管导胃液让徐慧尝、蹩尿、长期铐在死人床上、强制摁指纹、长期罚站、罚坐小板凳。

    九月二十四日,徐慧与大法弟子芦琳以绝食方式抵制迫害。两天后恶徒们分别把徐慧和芦琳带入一库房内,双手铐在死人床上灌食。库房的窗户上全部用报纸糊 上。她们用开口器把徐慧嘴撞开撑住,脸用手巾蒙上,只露一个嘴,由一卫生所人员陈兵灌食,由另一名警察使劲捏住鼻子,使其上不来气。女所又从二大队抽调来了若干名女警日夜看守。她们为了迫害徐慧和芦琳,限制她们上厕所,并灌很稀的玉米糊,每天早上五点钟就把门、窗户全部敞开说是放味儿,其实是有意冻她俩。当时她们都穿很薄的衣服。同时教养院院部的、女所所部的及三大队的一些警察频繁来来往往,制造恐怖气氛。

    第二天一早,王晓峰让徐慧赶快吃饭,说教养院在那等着呢,不然他们就来带人啦!徐慧不吃,王晓峰就给灌进去了。一会儿所长周琴等人来了,一看徐慧的态度不变,就把教养院的人叫了过来。马吉山等人一进屋,马吉山问徐慧吃不吃饭,徐慧没理他,马吉山走过来一下就把徐慧打的坐在沙发上,徐慧刚一起来,马吉山又把她推坐在沙发上顺势给了她两个嘴巴,被打的满嘴是血。马吉山一看徐慧满嘴是血就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说,不写三书不好使。一会儿王晓峰急忙走进来,拿来一份早已写好的三书让徐慧摁手印,并说,你不摁教养院就要把你带走了,徐慧不摁,王晓峰抓起她的手强制摁上就走了。下午徐慧便被带到了西岗区,徐慧说那个手印是王晓峰抓起她的手强制摁上去的。徐慧继续绝食抵制迫害。

    四防郭艳杰拿来降压药让徐慧吃,徐慧说没有不适的感觉,不吃。郭强逼她吃,徐不吃,说如果你把我当作高血压病人的话,高血压病人是需要适当休息的,为什么你们让我在工作室呆十六个小时,中午也不让回去?郭找来了分队长崔红。崔红把徐慧带到值班室,刚一进屋,崔红猛一个绊子,把徐慧摔倒在地上,然后又上来两个警察一起把徐慧使劲按住,掰嘴、掐鼻子,崔红拿起杯子强行给徐慧灌药,水杯与嘴有一尺半的距离倒水,倒的徐慧前身后背都是水。

    第二天晚上睡觉前,崔红把徐慧叫到办公室,徐慧刚一进屋,崔红立刻用手铐把徐慧双手铐在值班室的暖气管上一宿。次日一早,大队长石宇和崔红突然进来不由分说把徐慧的一只手吊铐在竖着的暖气管上,另一只手铐在最底处的横着的管子上(即一只手在高处,一只手在低处身体呈侧弯状)。她们说这回不写三书不好使。他们把徐慧铐上之后就走了,不管了。大队长王小峰承认了那三书是她写的。王小峰有时过来看看,给徐慧活动活动手,直到晚上六点多钟,徐慧大口的喘着粗气,王小峰才把徐慧放下来。放下后徐慧猛烈的打了几个大趔趄,但没有摔到,迫害也没有使她屈服。几天后她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然而,王小峰却在此时被突然调离三大队。不知是觉得她整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不够狠,还是另有原因。三大队的很多警察都感到很突然。后又新调来一个大队长叫张君,同时由原副大队长石宇主管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初,为加重对徐慧的迫害,马三家劳教所与女所共同策划了一场利用开口器迫害徐慧的计划。劳教所恶警头目马吉山与女所所长周勤亲自参与了这场迫害。她们把徐慧双手铐在死人床上,马吉山亲自动手把徐慧嘴用开口器撑至极限,绑牢。再由卫生所护士陈兵动手灌不明药物,(他们叫废功一号、二号)每天上、下午各两小时撑嘴,持续八、九天时间。徐慧嘴唇与骰内侧被撑破,剧痛难忍,因而导致心脏持续疼痛,她们一边残酷的折磨徐慧,一边给灌心脏药和救心丹。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大队长石宇把徐慧带到一个事先安排好的库房,石宇等人把徐慧双手用手铐抻铐在二层床里吊起来,双腿捆绑在一起,石宇又在绑在腿上的捆绳上牵了一根绳,另一端她牵在手里,一拉起来再一放松,即把整个身体悬起来,再放下,再拉起来,来回荡秋千,然后用脚在其悬起来的身体上使劲踹。经过四天两宿的残酷折磨,徐慧严重脱相,手铐被深深陷进肉里,惨不忍睹,双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觉,神经、肌肉严重受到损伤。双臂不能向内侧弯曲,恶警为了迫使徐慧屈服,一直把她单独关在一库房里,也不做按摩恢复,并经长时间蹩尿。场景十分惨烈。手被铐在床上两个多月,直至嘴被铐歪,(造成血液循环障碍)才把她放开。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在马三家劳教所特管队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黑龙江双鸭山市的孙淑杰、;北京的张连英,大连的盛莲英、张敏,锦州的徐慧,本溪的刘世芹,丹东的刘桂芳,葫芦岛的夏宁,清原县的刘艳芹,这些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地遭受无数次电棍、木棍、笤帚、手铐、床板非人性迫害殴打和酷刑。

    二零零八年六月,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为了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抽调两名女警杨玉和董彬到三大队参与迫害。董彬把徐慧抻到死人床上,用粘条带把徐慧受伤的双手、臂缠在死人床上,双脚被捆绑住,由卫生所护士陈兵用开口器撬开嘴撑至极限,再使劲往牙床上压,即把开口器狠狠挤压进牙缝里,(一颗牙被撬歪,一颗牙被撬折断,头顶上还放录音机播放骂大法与师父的话。)再灌食。每天持续撑至六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此酷刑持续九天。她们一边残酷的折磨徐慧,一边灌抢救药物、心脏药、降压药,所长周勤等相关警察在走廊处等候。徐慧嘴被撬破,撬后嘴不能合上,无法说话,直到徐慧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徐慧因以绝食反迫害被罚站。(当时被罚站的还有葫芦岛市兴城县的夏宁。夏宁腿肿的像个大棒槌。)在徐慧高血压的情况下,每天罚站十几个小 时,从早上一直站到夜里十二点钟。腿出现严重浮肿、小腿出现严重红血点。由于长期被折磨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血压最高时升至210多,低压120.但并没有减轻对她的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末,徐慧因抵制迫害绝食被长时间罚站。从早上起床后,一直到半夜十二点钟。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一般高血压病人是需要休息的,但他们却罚徐慧站至少十七个小时。(而且取消了在食物里强加的降压药。)几天过后,徐慧的双腿肿的很厉害,同时大腿上出现了许多大血点。持续了几个月。

    除此之外,徐慧因拒绝在劳教人员月考核上签字而多次被人拽过去强行摁手印,徐慧的手多次被警察摁的肿起来长期不消。徐慧还经常挨值班警察训斥和打。例如:一次管教科科长王艳萍让囚室内的人都站起来向她问好,大家没起来,王艳萍便叫主管的队长张秀荣放谩骂大法和师父的录音,徐慧因制止,张秀荣上去狠狠的打了徐慧一个大嘴巴;徐慧因拒绝带劳教人员的胸卡被值班队长潘溢喜猛踹,腿被踹肿近一个月,走路一瘸一瘸的;徐慧因喊警察要去厕所,被值班警察孙某打三个嘴巴;一次值班警察潘溢喜使劲往外拽黑龙江省的大法弟子孙淑杰要加以迫害她,徐慧阻拦被潘溢喜狠狠的踹两脚,又打一个大嘴巴,并威胁说看你还有没有记性,大腿被踹的青紫一个多月才恢复。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在教养院男警察(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月十七日,在奥运期间为了加重迫害法轮功,由教养院男警出动驻扎在女所三大队成立了严管队)撤出前夕,教养院公安分局女警郑某某与卫生所护士陈兵互相配合利用灌食之机给徐慧灌辣气难忍的芥末油。辣气憋的人上不来气,灌完后陈兵在徐慧的两个鼻孔里也抹上,又用一块抹布把徐慧嘴盖上。

    马三家教养院女所对大法弟子一边迫害一边用药,以维持和加大迫害程度,再以经济勒索大法弟子家属。在徐慧被释放前夕,女所三大队曾向亲属索要两万元钱,后在家人及本人的抵制下未果。

    马三家教养院女所卫生所医生姓胡,主要负责看病、听诊、下药方、转院,有建议权,是卫生所的负责人;护士陈兵主要负责打针,是以灌食为迫害手段的主要参与者;护士项某某,主要负责外伤换药,灌食打替班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女所为加剧迫害一直坚持反迫害的大法弟子,专门成立了特管大队,原归属三大队的特管队其中有六名大法弟子被转送到这里,徐慧是其中的一个。徐慧因一直坚持不接受被非法劳教,而拒绝在劳教人员解教书上签字而被非法加期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徐慧被放回家。遭遇二年多的残酷迫害,徐慧身体非常虚弱,整个人都脱像了,行走困难,双臂、双手内伤严重,手臂不能弯曲,现已残疾,生活无法自理,需人照料,家庭再一次陷入困境。经一家大医院仪器检测鉴定:双上肢周围神经源性损害。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毒打/殴打非法关押罚站非法审讯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非法劳教摧残性灌食勒索钱财非法拘留强行施药电刑不准上厕所逼迫放弃信仰坐小板凳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手铐/脚镣铐在某处上践踏信仰铁器撬开牙抻刑长时间吊拷加期(延期)/超期关押电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近三年遭受的迫害(上)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4-
    三次劳教共八年-王玲被马三家迫害致精神失常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2-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1月9日发表)
    辽宁抚顺善良农妇遭警察酷刑折磨
    张连英、牛进平致欧洲议会的信
    法轮功学员夏宁在马三家所遭迫害-- 在吊铐毒打中度过两年
    徐慧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摧残的不能自理
    辽宁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年遭受的迫害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更多恶行
    徐慧在马三家劳教所备受摧残
    见证马三家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沈阳马三家劳教女所迫害案例
    马三家对魏少敏、刘世芹等大法弟子的残忍迫害
    徐慧遭马三家劫持迫害 家人被禁止探视
    锦州市徐慧、蔡超母子被非法劳教
    163745.html#2007
    162413.html#2007-9-9-ch
    锦州大法弟子母子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
    徐慧母子天安门被抓月余,家人担忧
    迟到的消息:锦州母子720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捕
    锦州大法弟子徐慧、蔡超在北京被绑架
    160176.html#2007-8-3-ch
    辽宁锦州市古塔区洗脑班迫害事实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十四次遭绑架-孙淑杰狱中控告江泽民(图)

    相关单位及个人:
    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010-65241304, 公安局 010-110
    北京市公安局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政编码:100740
    新闻发言人 王守江 电话:010--85222290、010--85222212
    党委书记、局长:马振川
    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政委,武顺发
    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010-84081114
    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010-84081768
    东城区看守所地址:
    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豆个庄村645号 邮编:102206
    曹永志,电话010-84081748

    责任单位及恶人:
    北京西城看守所 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后英房胡同1号 西城区法院 邮编:100035院长:蔡慧永副院长:李艳红、汪琦、杨平胜、王元田审判委员会委员(院长和副院长为委员):吴琼、魏立新、胡健、周艳华、张晖、谢军、赵燕来、赵长新、赵文君、刘建勋、霍建利、孙敬、张钦翥、张纬、郭秋阳、肖平、万黎黎刑一庭法官:喻晓敏副庭长18600859581、孟丽娟副庭长18600859366、马越副庭长18600859028刑二庭法官:谢军庭长18600859026、张岩副庭长18600859901、张传荣副庭长13810881125审判员:程杰18600859018、王红奎13520690799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地址:北京西城区新街口西里三区18号楼 西城区检察院 邮编:100035电话:01059555662责任检察官:胡乩(音:机)生 13720098645检察长:李卫国副检察长:许伟、赵文胜、彭智刚、张伟张德清:纪检组长傅晓雨 :政治处主任 139010850702、公诉处(包括公诉一、二处、金融犯罪检察处):公诉处副处长、主任检察官:刘丽13910229708公诉一处副处长、主任检察官:王盛英13701069552公诉部主任:张文秀18800098699
    古塔区公安分局 古塔区公安分局: 政委:李印廷 办公电话:0416-2320781 手机:0416-13941630777
    北街派出所 北街派出所北街街道办事处:0416-2351715 正书记:马力加 宅电:0416-2332166,手机:0416-8909696通信地址:东一里168号
    锦州市古塔区洗脑班 
    天安门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010-65241304, 公安局 010-110<p>
    东城区看守所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豆个庄村645号 邮编:102206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010-84081768电话:010-84081719(8:30-16:30)010-84081720(16:30-8:30,节假日)010-80712462预约邮箱:p-dcq-kss@bjgaj. gov.cn所长丛建、政委李军值班室:84081719 84081720 84081768所医务室:84081722 84083861监督警务:84081716 87395124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 北京市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 邮政编码:100007单位电话:64034441,64042244北京市东城分局:86-10-8408-1114北京市东城区法制办:86-10-8408-1774, 86-10-64074411北京东城区610办 86-10-84211847东城区610办主任苏广交 办86-10-64079558,86-10-64034477-2114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总机:10-8071-2525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所长:10-8071-2525-61104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值班室:10-8071-2525-6104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另一分机号:10-8071-2525-61149
    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办电:3708085、3708086。书记:刁某 3708079、3708085 办所长:陈睿蕊 3708085;马明 13840678866。副所长:向涛、代威。副所长:石红(音,女);吴艳(音,女,此人动手殴打法轮功学员王桂霞)上述两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周玉祯和王彦秋梁怀福 4588717 办,13081273333手机
    锦州市公安局 锦州市六二一办公室主任 李协江 电话:0416-3150179锦州市公安局一处处长 高宠宽 电话:0416-2572108锦州市公安局局长	朱良	0416-2572011	0416-3135000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李小平	0416-2572012	0416-2121292锦州市公安局副书记	李力贤	0416-2572013	0416-2135818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高宏健	0416-2572014	0416-3139902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林宝祥	0416-2572015	0416-2822288锦州市公安局纪委书记	顾玉光	0416-2572017	0416-2828680锦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0416-2572020	0416-2572110	0416-2572021	 锦州市公安局总机	0416-2572114	 锦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	李玉林0416-2835046	0416-8110777锦州市公安局巡警支队队长	王辉	0416-3122638<p>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李嵋珊15698704590白宁 13700068341 15698703071 座机:0416-2135511副局长姜龙(主管迫害法轮功) 宅电:0416-2361181手机:13841659777办:0416-2572155恶警:善学智、秦首智、肖江
    锦州市拘留所 电话:0416-4588620
    天安门派出所 天安门派出所:65129617
    锦州市古塔区洗脑班 :王绍辉
    古塔区公安分局 古塔区公安分局: 政委:李印廷 办公电话:0416-2320781 手机:0416-13941630777 卢少川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024)89210262   对外服务电话:024-89212322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镇北街 邮编:110145市政府市民信箱:sy@shenyang.gov.c院长:张明强(男,40多岁,2005年5月上任) 电话:024-89212321(院部)副院长:王巍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之一,原管理科长)024-89212261 (办)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 024-89212252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大队长李明玉(女)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女二所所长:苏境电话:024-89210822 89212252 89210454电话总机:(024)89210074副所长:赵来喜 13236642655 宅电:024-89120908卫生所狱医:曹玉洁(女,50岁左右) 陈兵(女,30岁左右)女二所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41岁,其丈夫刘勇,马三家治安处处长。副大队长:谢成栋(男,44岁)打手:李俊打手:王琦打手:张军, 范亚奎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人名单:劳教所所长:苏静(女)政委:王乃民(女)正、副院长:张明强、王伟女二所分局处长:刘勇女二所分局科长:马奇山女二所分局恶警:李俊、王奇、张军、闫诗光、陈立民、□亚奎,还有一个姓李的。女二所管教:高云天女二所女恶警管教:赵静华、石宇、任红占、潘玉喜、席艳、李曾、杨丽、董淑霞、李素娟、张磊、裴凤、张环、崔红、黄海艳、刘慧女大队长:张秀荣、李明玉、相奎丽、周千做转化的教员女恶警:方叶红, 犹大赵永华、阮素珍播音员:相百凤医生:曹医生(姓名不详)石宇(雨)马吉山杨玉董彬陈兵(陈彬)彭涛张君潘溢喜(玉喜)周勤(周芹)(周琴)马吉山王晓峰(小丰/晓风)张秀荣崔红(弘)张卓慧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袁圆杨敏王勇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024)89210262   对外服务电话:024-89212322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镇北街 邮编:110145市政府市民信箱:sy@shenyang.gov.c院长:张明强(男,40多岁,2005年5月上任) 电话:024-89212321(院部)副院长:王巍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之一,原管理科长)024-89212261 (办)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 024-89212252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大队长李明玉(女)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女二所所长:苏境电话:024-89210822 89212252 89210454电话总机:(024)89210074副所长:赵来喜 13236642655 宅电:024-89120908卫生所狱医:曹玉洁(女,50岁左右) 陈兵(女,30岁左右)女二所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41岁,其丈夫刘勇,马三家治安处处长。副大队长:谢成栋(男,44岁)打手:李俊打手:王琦打手:张军, 范亚奎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人名单:劳教所所长:苏静(女)政委:王乃民(女)正、副院长:张明强、王伟女二所分局处长:刘勇女二所分局科长:马奇山女二所分局恶警:李俊、王奇、张军、闫诗光、陈立民、□亚奎,还有一个姓李的。女二所管教:高云天女二所女恶警管教:赵静华、石宇、任红占、潘玉喜、席艳、李曾、杨丽、董淑霞、李素娟、张磊、裴凤、张环、崔红、黄海艳、刘慧女大队长:张秀荣、李明玉、相奎丽、周千做转化的教员女恶警:方叶红, 犹大赵永华、阮素珍播音员:相百凤医生:曹医生(姓名不详)彭涛张君周芹(琴)马吉山潘秋研(潘红然)

    更新日期: 2016/9/30 4:2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