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玉兰


    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张玉兰被迫害前的照片。


    馬三家集中營部份酷刑展示一覽表(三)
    酷刑(十四)小号内坐铁椅子(七之二)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张玉兰通过「顺丰速运」公司,将自己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往北京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张玉兰通过「顺丰速运」公司,将自己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往北京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顺丰速运」公司的官网显示,寄往最高检察院的快件已经被妥投,最高法院的快件正在派送中。


    「顺丰速运」公司的官网显示,寄往最高检察院的快件已经被妥投,最高法院的快件正在派送中。

    简介:
    张玉兰
    (Zhang,Yulan),女 ,63岁,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天津市南开区六十三中学的历史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张玉兰不停的向世人讲述大法真相。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张玉兰被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之后家、办公室几次被非法查抄,电脑、钱、法轮大法书籍以及大法真相资料被洗劫一空。因为其中《明慧周刊》等几本小册子中有三十六个外国人到天安门打横幅和被抓的经过,中共警察就胡乱的认定张玉兰与此事有直接关系,四个所长不务正业,都停止一切工作和四个警察(因是八年前的事情,张玉兰已记不起它们的名字)“办理”“此案”,问不出结果他们就对张玉兰动用刑具逼供。

    第一次酷刑:在派出所里,戴上手铐后,把张玉兰推进一个铁刑具中坐下,关上门锁上。这时张玉兰上半身笔直地被前后铁板紧紧地夹住,呼吸都很困难。下面是一块厚厚的铁板,中间有两个圆窟窿将张玉兰两只脚脖子卡进去,关门锁上。这时张玉兰就被这铁盖盖住。全身都被铁铐、铁板、铁棱卡紧,卡死纹丝不能动。

    这是对重大罪犯逼供动用的酷刑。几十分钟都难坚持,张玉兰就这样被整整关了十四个小时。

    第二次酷刑:一个星期后恶警把张玉兰带到南开区看守所刑具室里,有一个铁笼子中间有个固定的铁椅子,恶警把张玉兰推进去坐下,拿出四个铐子,把张玉兰的手和脚分别铐在铁椅子两侧的椅子背和二侧的椅子腿上。所长头钻到笼子里一手托着张玉兰的下巴,一手指着张玉兰的鼻子说:“张玉兰让你尝尝国家机器的厉害。这里几年都没有一个立着出去的。也有一个男的三十多岁,外地的农民,你是个文化人你只能坚持到下午。”(恶警说的话张玉兰一个字没改记下来的)关了张玉兰四天三夜,不准睡觉,不准闭眼。两个看守手里拿着棍子,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只要见到张玉兰闭眼就打张玉兰脑袋。

    第三次酷刑:一个星期后的周一早八点,张玉兰被四个恶警从南开看守所提出,铐上手铐、脚镣,押进警车。车一开,一恶警说:“回所(指向阳路派出所),这回我们有吃有睡的了,整不死你的。”

    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只摆着一个“铁老虎”,和第一次大体相同,只是没有下面的起脚铐作用的铁板。张玉兰被推进去,上半身又被铁板夹住,座更窄小,比上次还紧,脚镣的中链缠在一铁棍上,全身不能动弹。

    突然张玉兰全家人都来了,有二十多个,二姐见此情景哭都哭不出声了。弟妹过来说:“咱家开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你救出去。现在上下已经买通了,只要你供出一个谁还炼法轮功,今天就放人。”张玉兰当时就告诉家人别再花钱了,没用(而且连累他人受同样的折磨)。第二天家人又都来了,又让张玉兰儿子在刑具边跪了半天。

    第三天,全家人又都来了,张玉兰所在学校的校长等四个领导也都来了,允许他们站在张玉兰跟前。他们劝张玉兰:赶紧回学校吧,学生都盼你给他们上课呢。张玉兰说我想回去上班,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可是我不会让别人代替我坐这个铁椅子的。张玉兰大声叫:你们全都走!别再来了!再来他们还让我整天整夜的坐在这受刑受苦,整夜连眼都不让闭!一听这话,大家赶快全走了。

    从周一上午八点到周六下午五点,恶警们用铁椅子酷刑整整折磨张玉兰近二百三十个小时!星期六的下午五点,派出所恶警把张玉兰送回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张玉兰才发现自己的小腿肿得比大腿粗,脚象两个馒头。

    随后,被西青区法院院长马占平、西青区国保科科长王彦辉(音)非法判刑八年,关进天津女子监狱。四监区恶人榜上的李虹,就是本监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迎接张玉兰的第一个迫害就是先面壁罚站十五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连吃饭都不让蹲下。站的张玉兰昏天黑地。

    十五天后,坐小凳子,坐姿要“三挺一蹬”,两腿并紧之间夹个塑料尺,尺不能掉下来,两脚紧挨着,脚后跟对齐、无缝。两手平放在大腿膝盖上,连手指都不让动。全身要挺的直直的,两个包夹看着。坐姿不符合标准就大喊大叫、挖苦、侮辱、大骂甚至殴打。每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共十五个小时,有时还会延长一──两个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让你的屁股离开小凳子。时间长了,屁股就溃烂、长疮、流血流脓。一天早晨,张玉兰疼的实在受不了,就往前挪了一下,被包夹(付敏)看到后,用拳头猛击捶打张玉兰的后心处,张玉兰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心脏好像要掉出来了,到下午三点才缓过来。张玉兰泪流满面,心想要缓不过来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长期包夹张玉兰的人是恶警李虹选的个子高大、心狠手毒、道德败坏的刑事犯。每天早上不到八点,恶警就带着包夹、犹大等五、六个人开始做转化“工作”,找张玉兰时就类似文革的批斗会,你坐姿差点,甚至手指动一动都是他们批斗的话题。有一次他们污衊师尊、骂法轮功,那时候张玉兰还不知道发正念,张玉兰不愿听他们胡说,就冲出门外。包夹(王立琴、魏美玲)追上张玉兰就大打出手,别人也追上来一起打,把张玉兰的头往墙上撞,至今张玉兰的头部还有内伤。晚上张玉兰要求见监狱领导,让他们看看张玉兰的伤,却无人理张玉兰。

    长期的坐凳子,张玉兰的屁股都烂透了,一块接一块的疮老不愈合,两条腿也很疼。有一次实在疼得受不了,张玉兰就伸了一下腿,包夹(陈贵芳)大叫“不转化还想伸腿,张玉兰打死你”,说着就掐张玉兰的脖子,越掐越紧。张玉兰拼着命一边挣脱,一边发出惨叫的哭声,直到惊动了很多人来看,她才松手。这个包夹绰号叫“东北虎”,是有名的牢头狱霸,迫害张玉兰的时间最长,多次毒打张玉兰。她说:“这里没人敢不听我的,就你不转化、不听我的。我要把你打死,也没人过问。你再不转化,你就躺着出监狱”。这是恶警李虹授意她这样说的。还有一次,陈贵芳让张玉兰伸出胳膊,她手持不明物品,往张玉兰胳膊的肉上用力一扎,鲜血立刻就从胳膊上涌了出来,流了一大片血。全号的人都惊呆了。到现在张玉兰也不清楚她是用什么棒针使张玉兰流了那么多血。

    这个“三挺一蹬”的坐刑,在两年期间,使张玉兰的屁股坐出两个大黑坑,坑的边缘是红肉,谁看见都会吓一跳。

    在监狱里每天早、晚两顿饭是馒头和咸菜,他们不给张玉兰咸菜,只让张玉兰吃馒头,后来馒头也不给够了,只给一个小馒头,根本不够吃的,张玉兰要求给张玉兰增加馒头。包夹说:队长(李虹恶警)只许你吃一个。经同修多次找队长,才允许张玉兰吃饱。但恶警又使出另外一种方法迫害张玉兰,规定张玉兰吃饭的时间只限三分钟,吃不完就抢走。张玉兰每次吃饭时,一个包夹拿着闹钟,另一个包夹盯着抢张玉兰的碗和馒头,一到时间就抢走,然后扔到张玉兰身边的垃圾桶里。有一天四监区二号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吴春环)来监号对张玉兰转化洗脑,张玉兰告诉她包夹迫害张玉兰,吃饭时只允许张玉兰吃三分钟的时间。她却说:他们让你吃饭的时间太长了,我规定你吃饭时间二分钟。

    张玉兰决定开始绝食,可是身体长期被她们饿的太虚弱了,已无能力绝食了,张玉兰下决心一定要活着出狱,不能让他们饿死。到吃饭的时候,张玉兰手里紧紧攥着馒头,他们抢过去,张玉兰夺过来接着吃,后来张玉兰学会了吞饭,把东西泡在水里抓碎,一口气吞下去,后来不用抓碎张玉兰也能吞进去。记得有一年中秋节和国殇日连在一起,放四天假,每人分六个月饼,这是四天的早饭,晚上也分给张玉兰六个摆在张玉兰面前。它们说队长让你五分钟吃完,吃不完就没收。张玉兰已经吃饱了,所以只吃了一个,他们就把其它的没收了。在监狱被关押期间因为饥饿张玉兰吃过垃圾里的果皮,喝过洗澡水。

    监狱最阴毒的迫害莫过于药物摧残了。长期的迫害,使得张玉兰的身体极度消瘦、憔悴。恶警就说张玉兰有病,应该打针吃药。张玉兰告诉他们张玉兰修炼法轮功七年没有病,也没吃过一粒药,拒绝吃药打针。为了达到进一步迫害的目的,恶警和包夹就在张玉兰吃药这个问题上做文章,用强制的手段给张玉兰灌药、打针。

    每每被灌药打针后,张玉兰就开始难受,四肢无力、恶心、又拉又吐,浑身颤抖,再后来眼睛看东西就模糊了,本来睡眠很好,强制用药打针后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他们是在用这个方法摧残张玉兰!

    张玉兰开始摸索着怎么抵制他们强迫用药,一次恶警吴春丽等几个人又把张玉兰按倒,一个人用钳子撬张玉兰的牙,张玉兰死死的咬住,再不能让她们撬开,折腾一晚上她们也没把药灌进去。又过了几天,四、五个穿白大褂的人端着针盘进来了,张玉兰没等他们动手就大喊起来:你们监狱让我长期坐凳子,屁股都烂透了,不给我吃饱饭,天天饿肚子,今天又来打针,这药是起什么作用的?是又要害我了。话没落,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张玉兰开始抵制恶警对她的强制灌药,并揭穿她们的阴谋。于是恶警变换手法,在她的饮水、食物里下药。有一次,张玉兰要喝水,看到一 个包夹倒完水后,另一个包夹正往她水杯里倒东西。张玉兰看到后大喊:张玉凤你往我水里下药!他们无话可说,张玉兰起身冲出监号,闯入恶警李虹的办公室。对她说:你长期残害我,两年坐凳子,长期饥饿迫害我,现在又用药来整我,你这不是往死里害我吗?李虹说「死不了活受罪,上边逼我们」。张玉兰又说:从今天开 始不许你们往我吃的、喝的东西里下药。李虹恶狠狠地说:「我们有的是办法。」

    张玉兰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心里很难受,站起来的时候,腿就像两根直棍子一样不听使唤,眼睛也越来越看不见了,也不能入睡,不想吃东西,感觉很难再活下去了。(出狱后才得知,他们把药放到张玉兰的馒头里了)慢慢的张玉兰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了,后来生活不能自理了,两腿也走不了路了,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了,全身哆嗦。这其中王彦辉起了非常邪恶的作用,致使张玉兰在狱中被迫害的双眼双腿残疾。

    冤狱八年,受尽折磨九死一生的张玉兰,拖着病残的身体终于离开了中共监狱这个邪恶的魔窟。回到家,原本好好的一个家已然面目皆非:丈夫买卖赔了钱,把房子卖了抵债。丈夫跟张玉兰离了婚,给张玉兰留下二十六万元的债务。张玉兰儿子都三十四岁了,因为没钱还没交女朋友,不结婚,现在张玉兰们娘俩相依为命。张玉兰亲弟弟由于无法承受姐姐的被迫害而悬梁自尽。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张玉兰通过「顺丰速运」公司,将自己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往北京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顺丰速运」公司的官网显示,寄往最高检察院的快件已经被妥投,最高法院的快件正在派送中。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上午十点半,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在南开区万兴街派出所门前讲真相,前边给一名警察讲真相,开始其不接受,由于张玉兰的话语打动了他,同意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张玉兰又遇到两个警察给其讲真相,警察不但不接受,还将张玉兰绑架到派出所,其他警察说:“您怎么还给他讲呢?他是这派出所最邪恶的。”

    进到派出所,张玉兰就讲真相,使派出所许多警察都明白了真相,并还有三名警察做了“三退”。恶警想把她送到拘留所,(体检时高压200低压150),张玉兰当天晚十点走出了派出所。

    在张玉兰在南开区万兴街派出所时,恶警抄了张玉兰的家,抢走了两套法轮功书,还有其他物品。

    第三天,警察让张玉兰到派出所签字、交押金,说可以取保候审,遭张玉兰拒绝。但张玉兰的儿子为了救母亲回家,交了两千元押金,并替母亲签了字。张玉兰后来得知,当时她被绑架后,家人遭派出所勒索,张玉兰的儿子、侄女、姐姐向亲戚借钱,交了四万元人民币给南开区万兴派出所。

    当地警察又绑架张玉兰,勒索家人,令张玉兰的儿子在压力下突发脑溢血,目前(二零一六年三月中旬)正在抢救中,每天需要一万元的费用。

    数日后,警察又将张玉兰骗至到南开区北草坝看守所履行手续。几天后,张玉兰又被告知去检察院一趟,找韩姓警官,再去法院一趟,还问请不请律师。

    现张玉兰被迫流离失所,令人担忧。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体罚抄家手铐/脚镣剥夺睡眠毒打/殴打罚站坐小板凳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强行施药关铁笼子坐/锁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逼迫放弃信仰撞墙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天津女子监狱罪恶累累
    天津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统计
    天津社会精英遭迫害综述
    母亲遭迫害-儿子亦受牵连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被迫害失明腿残-天津优秀教师张玉兰控告江泽民
    发生在天津市南开区的迫害
    冤狱八年-优秀教师双眼双腿残疾(后记)
    冤狱八年-优秀教师双眼双腿残疾(续)
    遭冤狱八年-优秀教师双眼双腿残疾
    揭露天津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续)

    相关单位及个人:
    其他恶警:杜艳、魏荣、施磊(音)、王××、张景景

    责任单位及恶人:
    南开区看守所(华坪路看守所) 
    西青区看守所 
    西青区法院 
    天津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邮编:300381)电话区号:022,投诉电话:26226262、23072073、23072069[狱政科] 23072070、23072069[天津南开区检察院驻监狱监所科]副科长:韩丽,(女)电话:23917837干警;迟轶清,(女)电话:27381919转8632
    向阳路派出所 
    万兴派出所 万兴派出所:地址:白堤路73号总机:022-27419750
    西青区法院 :马占平
    西青公安分局国保支队 西青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公安西青分局电话 022-27393016)王彦辉
    天津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邮编:300381)电话区号:022,投诉电话:26226262、23072073、23072069[狱政科] 23072070、23072069[天津南开区检察院驻监狱监所科]副科长:韩丽,(女)电话:23917837干警;迟轶清,(女)电话:27381919转8632李虹

    更新日期: 2019/4/27 3: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