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王玉霞

    简介:
    王玉霞
    (Wang,Yuxia),女 ,54岁,甘肃省庆阳市驿马镇儒林村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不几天,驿马派出所所长夏伟东带着三个人来到王玉霞家,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还让她交书,她没有配合。七月二十八日,驿马派出所又来五个人到她家,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说:“我有时间就炼,没时间就不炼,给你们写甚么保证?”他们逼问到底炼还是不炼,她说:“这是我的事,不必向你们说,我要向你们说的,就是不要给自己造业,这是宇宙大法”。他们就走了。

    过了一个月后,派出所又来人说:“要炼在自己家偷偷炼,不要和别的炼功人联系,不要上北京去。”还派人暗中监视她。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王玉霞带着《转法轮》上北京,她刚到北京就被便衣非法扯上警车,送到京城公安分局关押,当时和她一同关押的还有其它地方来的共十三个法轮功学员。这时进来七个打手,王玉霞是最后一个被毒打的,首先被暴打一顿,因为打算见到领导后再说明情况,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她就被反铐上背铐(关公背大刀),七个人轮番暴打,恶人开始用拳头打,用脚踢,恶人头上汗水都往下淌,这个打累了换另一个打,后来四个人脱光了上衣继续打,恶人身上汗水都往下流,他们拳头打疼了,脚踢疼了,就找来木棒,朝王玉霞的头上、脸上、身上到处乱打,持续被暴打了三四个小时,王玉霞头被打肿,左脸蛋肿的吊个大包,额头肿的老高,全身紫黑,像紫花染了。

    一天之后,甘肃省庆城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的周军峰、赵华(女)进京遣送王玉霞回家。路上,王玉霞的两只手一直被铐在火车的座位后背上,周军峰用流氓话语污辱她,赵华用脏话骂她,之后她被原庆阳市“六一零”主任门懿镜非法审讯后,投进庆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吸毒犯、杀人犯百般刁难她,晚上不让睡觉,她一炼功,牢头杀人犯付秀丽就穿着鞋踢,踏她腿往下掰,吸毒犯杨海琴使出全身力气用笤帚把朝她身上到处乱打,笤帚把都被打的飞了碎片,就又拿拖把使劲打,打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累得躺下休息,两三天才缓过劲。随后说要洗冷水澡,她们强行将王玉霞衣服扒光,看到全身成黑紫色,吓得惊叫起来,让王玉霞赶快穿好衣服。随后王玉霞绝食反迫害,七天后看守所所长肖民奎叫来五、六个男犯伙同付秀丽、杨海琴,强行将王玉霞压倒在地灌食。

    折磨十五天后,公安局的人叫王玉霞丈夫来接她,原庆阳市“六一零”主任门懿镜又强迫她写“与法轮功决裂”几个字,她不写,门懿镜气急败坏,又将她戴的铐子猛的上紧,继续关押了一个月。期间所长肖民奎强行让她跑操,她不跑,肖民奎就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她的半边脸顿时肿的吊下个大包;狱警徐会梅专管女监舍,看到王玉霞炼功,朝她脸上猛打了两巴掌,前后抽打她的脸两次,狱警何天荣在她炼静功时穿皮鞋踢她脸,踏她腿,就这样又折磨一个月后回家,此次连续关押四十六天,勒索现金一千元。

    王玉霞被非法关押四十六天回家后,家里还是乱七八糟,看到王玉霞回来后,派出所还时不时的派人来盯梢。在王玉霞被非法关押期间,驿马派出所伙同原庆阳县公安局恶警到家中非法抄家,炕上铺的被褥床单被翻的乱七八糟,衣柜里的衣服抖落了一地,柜子里、抽屉里都翻个遍,连炕洞里灰都被挖了,两个孩子吓得直哭。因当时孩子幼小,丈夫又被三番五次逼迫交大法书籍,又被恐吓说要劳教王玉霞,整天提心吊胆,连饭都吃不下,王玉霞老公公因此也病倒了,生活不能自理,王玉霞丈夫还得伺候老父亲。

    二零零零年阴历三月二日,一位法轮功学员为摆脱受邪党欺骗的家人的控制,来借宿王玉霞家。晚上十二点,该学员的母亲伙同庆阳石油公安处五、六个人趁她们熟睡时闯进王玉霞家,将她们铐上铐子绑架,还有王玉霞的表姐,她们三人一起被塞进车的后备箱。他们抄走王玉霞家的所有大法书(共二十五本)以及炼功带,恶徒抢大法书时,王玉霞竭力护书,恶徒把她打了几个耳光,将她头使劲按在铁床架上,头被床架铁圈硌的鲜血直流,血都流到眼睛上,把她的两个孩子吓得半夜直哭。

    绑架到石油公安处后,王玉霞被背铐在一个高约七米、粗约五寸的铁杆上整整一个晚上,看守的警察冻的穿着黄大衣,而王玉霞被非法抓捕时,上身只穿了一件单衬衣,下身穿了一条单裤子,恶警没再让她穿衣服。第二天早上王玉霞再次被投进庆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六天。在这期间,警察周军峰指示杀人犯付秀丽、吸毒犯杨海琴及一名贩毒的,利用各种酷刑折磨她。用她们的话说:她们通常整人有七十二种酷刑。杀人犯付秀丽首先用笤帚把将王玉霞暴打一顿,再叫其它犯人轮流打,打累了以后,就给王玉霞用所谓“老爷背铡刀”,右手从肩头反扭,左手从腋窝反扭,两只手用布条绑在一起,疼的钻心,不知甚么时候疼晕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塞在床底下。看到王玉霞醒来,犯人又把她压倒,双膝盖跪在拖把把上,给她脖子上挂上马桶(犯人的屎尿桶),一两个小时后,强行扒光王玉霞上衣,把蒸馍装在塑料袋里,拴上线挂在王玉霞乳头上,拽着装蒸馍的塑料袋在地上走圈圈,王玉霞疼的眼泪直往下掉;十几分钟后又换个方式,她们把王玉霞两只手拉到后面用布带捆起来,把她压倒跪在拖把把上两个小时;更残酷的是,扒光王玉霞的衣服用打火机烧阴部,烧的外阴部起了大泡,疼得钻心。

    次日早上,庆城公安局针对刑事罪犯搞宣判大会,强迫王玉霞去陪杀场侮辱恐吓,王玉霞不去,警察强行把她两只胳膊向后捆紧,脖子上挂上污蔑大法的黑牌──“扰乱国家安全罪”游街示众,在庆城县周围转了一圈。阴历四月七日,王玉霞被放回家,恶警再次勒索现金八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五日,庆城县县长麻××又上门骚扰,从二点钟来一直逼她谈话到下午七点才走,麻县长再三恐吓她,如果再不写保证,他就马上打电话叫公安局来将她送劳教,她没有配合,最后麻某走了。

    为了澄清法轮功的真相,王玉霞决定再次踏上进京上访的道路。她背着丈夫向二弟借二百元钱,结果二弟硬是要陪她去,她没有办法,只好姐弟俩一同前往,他们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没有任何牌子的房间里,后来她被庆阳驻京办事处的人接出去关在一间小房子八天,王玉霞绝食八天,在王玉霞弟弟的言辞交涉下,姐弟二人自己坐车回了家。

    回来后,王玉霞去庆城县政法委要回被警察非法抄走的法轮功书籍,政法委书记张文叫来庆阳公安局政保大队周军峰,周军峰骂道:“你狗日的又跑来惹啥事哩,我叫你××的把牢底坐穿都由我着哩。”王玉霞第三次被投进看守所,恶警肖民奎带领男女十几个犯人,给她野蛮灌食──面糊糊,所长肖民奎穿着皮鞋,一只脚踩在王玉霞肚子上,吆喝男犯、女犯,压头的压头、压胳膊的压胳膊、压腿的压腿、用钳子翘王玉霞的嘴灌面糊糊,因王玉霞不张嘴,面糊糊弄的头发上、脖子上、衣服上都是,肖民奎多次用流氓语言侮辱,晚上不让睡觉。关押一个月后回家,再次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

    王玉霞的弟弟也难逃厄运,他被周军峰指示的男犯人捆绳子勒、狠狠毒打脑袋后面(按头使劲撞墙),弟弟的头被严重撞伤,脑骨裂了缝(回来一直头疼,经医生拍片子,头骨裂了三毫米粗的缝子),失眠、意识不清,糊里胡涂迫害一个月叫家人接回来时,已主意识不清,不能再炼功学法,过了不长时间,年仅二十九岁就离世。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王玉霞和她的丈夫及其它法轮功学员一行十五人去庆阳市信访办上访,要求警察归还被没收的大法书籍。当时接见她们的领导将他们的名字一一登记,答应向上报归还她们的书籍。当他们回到法轮功学员张荣娟家不大一会儿,突然西峰市派出所警察杨和平、西峰公安局警察付玉奎指使五个人闯进张荣娟家,进门乱翻猛抢大法书、录音带,将张荣娟五岁的孩子扇了个耳光,王玉霞为了保护大法书籍,被恶警踏倒在地扮开她的手,抢走了大法书。

    王玉霞和她的丈夫、女儿一同被绑架到派出所,三人都被铐在派出所的铁杆上。恶警恐吓王玉霞的女儿说出她同村的其它炼功人,女儿不说,他当着十五岁女儿的面 ,拿黑胶皮棒边打女儿的爸爸边叫嚣:“不说?打死你爸你妈。”王玉霞的女儿哪里见过这样残酷的场面,边哭边说出自己认识的十一个法轮功学员(这十一人因此一同遭绑架)。三个年轻警察喝着茶水,换着打王玉霞,一个恶警把一大杯滚烫的茶水泼在王玉霞的脸上,王玉霞劝告他说:“你们这么做,会给自己造业的。”那个人边打边跳说:“我就等着下地狱。”

    毒打完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恶警叫来庆城县政保大队周军峰,王玉霞被第四次投进庆城看守所,三天两头审讯,非法关押四十天后,王玉霞被庆城县公安局一名警察、驿马派出所李锋,在凌晨四点多绑架到甘肃省平安台红古区第一劳教所。因为是星期天,劳教所拒收。第二天,她被恶警抬进劳教所。王玉霞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配合恶警的指示要炼功,敬雪峰强行戴上铐子吊挂她,不让炼功,王玉霞被吊在医院的暖气管子上,关禁闭十五天,绝食时被用硬塑料管子从鼻孔插入胃里灌食,非常痛苦。

    有一天干完活,回到号室,中队长李小静把王玉霞叫到她办公室,让她写所谓的“三书”,她不写,李小静就用拳头打她的胸部,王玉霞还是不写,指导员王亚丽就提着绳子走进来,李小静就喊王亚丽:“铐子拿来,看你××写不写”,紧接着给她铐上背铐,王亚丽将绳子的一头扔向房顶,绕下来后抓在手里,将绳子另一头挽在铐子上,双手用力猛的一拽,王玉霞就被悬空吊起,双脚离地面一米多高,然后又突然放松绳子,王玉霞的双脚就落到地面,来回几次,除了脚在地面站稳后,感觉稍好外,猛的拽上、突然放下都特别痛苦,脚筋好像被从嘴里抽出来,无法描述的难受,李小静站在旁边骂道:“看把你××有没方子”,随后李小静又拿起电棍打开,火花啪啪作响想吓唬王玉霞。

    有一次出工搓煤球,三九天天寒地冻,让王玉霞脱了鞋踩搓煤球的料,王玉霞不踩,组长邓小青就拿圆头铁锹朝她头上狠砸几下,又朝她后心猛砸了几拳,王玉霞被打倒在地,晕了过去,邓小青还说:“你死了我把你砸碎和煤球。”

    还有一次,大队指导员敬雪峰强迫王玉霞写思想汇报,王玉霞就写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使人道德回升,敬雪峰看后气急败坏,立刻指使犯人王月珍、张红把王玉霞带进一个黑房子,铐上背铐,绳子挽在背铐上吊起来,脚悬空,离地面一尺多高,吊了一天,疼的汗水和泪水一起往下掉,最后因为电工要进入该房间修电,敬雪峰只好把她放下来了。

    王玉霞家里寄来的棉衣一直被放到过年,天气已经暖和了才给她。三九天身上冻的直打哆嗦。王玉霞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吊了十五天(关禁闭),王玉霞绝食十五天,在往下放时撕心裂肺的疼痛,接着又被吊上去,来回折腾,那个时候她真正体会到啥叫生不如死。二零零一年七月到期,王玉霞回到了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王玉霞走出劳教所回家仅两个多月──驿马派出所警察夏伟东等四五个人来到王玉霞家中,撬了王玉霞家的柜子,翻了炕洞,床铺,后来拿来一摞单张法轮功真相放到她家床上,叫来照相馆的人照了像,他们自己说是从麦地里捡到的。最后她不修炼的儿子一起被绑架到驿马派出所,晚上在暖气片上铐了一夜,恶警哄骗王玉霞的儿子说出其它法轮功学员并勒索现金800元才放回家,王玉霞则被关押到庆城看守所四十多天,后被强行送往环县看守所。

    在环县看守所,王玉霞就绝食,因王玉霞不报数,每天都被暴打一顿,值班警察每天都换,他们就换着打,还不让上厕所,所长姓张,是个老头,打人特别凶。过年期间,他们骗王玉霞让她吃饭,说年假满了就给她联系放人。他们给饭里放不明药物,吃到嘴里有苦涩味,吃了就拉肚子,王玉霞不吃,继续绝食,他们就给王玉霞强行静脉注射不明药物,她趁监看的人不注意,把针拔了,她们就打骂。恶警又叫来十几个男犯将她压倒仰面躺在地上,两只胳膊被反扭压到后背下面,全身一动不能动,给她灌食,王玉霞不张嘴,恶人就用钳子撬开牙齿,把给牲畜灌药的铁灌角塞进嘴里强行灌冷米汤,王玉霞用舌头去挡,结果舌头被铲烂,鲜血直流,衣服上、头发上、脸上、脖子上全是米汤和血,帮压头的男偷油犯看着都哭了,张所长骂道:“你××的,嚎的法轮功是你妈,再嚎给你××的加三年刑。”那个男偷油犯只得用帽子把脸遮住。女号室的三个犯人,边给她擦头上脸上的米粒和血迹,边偷着哭,连打她最凶的那个女的都哭着给她洗了衣服。

    二零零二年元月八日晚上,庆城恶警将王玉霞再次非法送至甘肃省女子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恶警把王玉霞抬进去,指导员王永红、警察段林指使盼炎林(音)、马明兰、展长风等五个犯人把她抬进号室,铐上铐子,挂在高低床的最高处,脚尖着地吊起来使劲打、唾脸,糊里胡涂吊了九天八夜,放下来时,手肿的像大蒸馍,胳膊都起泡了,又强迫写“三书”,王玉霞不写,她们叫吸毒犯王丽婘代写,强行把王玉霞手拽着按指印,王玉霞不承认,王永红、段林指使犯人展长风等三四个组长又把她背铐吊起来,身体悬空,离地面二尺多高,头下垂几乎与双脚平齐,好像心脏被人往下揪,脚筋像被从嘴里抽出来,全身疼痛难忍,无法言表。她头上汗水滴个不停,水泥地被汗水渗湿有一米见方。吊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恶警又让王玉霞念诽谤法轮功师父的文章,她不念,恶警关上门走后,展长风拿着木棒和马茂萍等四五个犯人一起上手打,王玉霞被打昏了过去,他们就用冷水泼,泼醒后,继续打,打完了继续背铐悬空吊。

    因王玉霞已经两年没学法了,绝食将近一个月,还迫害不断,实在承受不住,她们强迫王玉霞照抄,王玉霞边抄写边哭,她实在不想写,站起来了,恶人把她继续吊背铐,又吊铐了七天,段林来问啥认识,王玉霞不吱声,继续吊背铐五天,她已经筋疲力竭了,他们强迫王玉霞念不违反所规队纪,王玉霞拿着,哭着念了。

    王玉霞和其它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背垃圾。她们用编织袋装满又脏又臭的垃圾让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背,背不动就打,就强迫写所谓“三书”,不写就背石头,一个人背五个青花石,背不动就打倒在地,连踢带踏,因王玉霞手肿的拿不住袋子,包夹吸毒犯夏海云就拿袋子装上石头,帮着抬到王玉霞肩膀上,因王玉霞手肿的用不上多大劲,就用牙咬住袋子口,背石头,背不好,掉下来,石头就会砸在自己腿上、脚上,包夹犯人在后面跟着看,掉下来就帮着抬到肩上接着背,背不动就拿树枝打,打完还吊挂。

    王玉霞不写“三书”,就被恶警强迫着天天舀粪、拉粪。恶警大小便时由三个劳教人员陪着,一个拿卫生纸,一个端洗手水,另一个拿毛巾,大小便时强迫法轮功学员拿用过的面袋子铺好,她们大小便在袋子上,然后让两个法轮功学员用手抬出来,倒进垃圾筐,因袋子太软,抬不好,屎尿就会倒在脚上。王玉霞和天水法轮功学员张小娥经常给狱警抬粪。没有活干时,就强迫她俩跑操,六七月,天最热,其它人害怕中暑,而她俩白天在院子被强迫走一阵跑一阵,除了吃饭、上厕所,其它时间都被迫不是走就是跑,不让闲着,不走不跑,就强迫写“三书”,晚上在院子里罚站,张小娥站前夜到二点,王玉霞站后夜到天亮。

    王玉霞的丈夫偶尔从明慧网看到妻子被迫害的事实,给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发了真相信《警察的醒悟》,大队长王玉梅天天找王玉霞谈话,骂个没完,让她写思想汇报,王玉霞就写法轮大法好,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王玉梅看后几把撕掉,把王玉霞关禁闭一百零三天,整天面朝墙站着,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打饭,不让坐凳子,王玉霞困的栽倒地上,就爬起来接着站,脚上的皮都死了一层,脱掉一层。

    指导员王玉红、大队长王红梅、中队长卜其指使犯人陈香梅和刘波(她们都是学过拳击的)强迫王玉霞写三书。她们趁天黑把王玉霞拉到房背后,朝王玉霞脊背打了几拳,王玉霞都快断气了,“腾”的一声跌倒在地上,陈香梅吓坏了,把她拉扶起来说:“王姐,对不起,王大队长叫我这么干,你我都是上年纪的人了,咱们都有孩子吧,你快写了回家看孩子吧!”王玉霞说:“我学的是真善忍,做好人,你把我这样打,你也有罪的,她们都叫你们打我,她们自己为甚么不打,因为她知道会遭报的。”陈香梅说:“我再也不管了。”刘波把王玉霞叫到一个房间(犯人包百合的房子)强迫她写,王玉霞不写刘波朝她头上狠打了几拳,脊背上又狠狠地砸了十几拳,王玉霞被打倒在地,后来在王玉霞的劝善下才停了手。

    因为刚进劳教所,王玉霞在被迫害的神智不清时写下了所谓“三书”,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于是她写了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女劳教所简直炸锅了,召开会议给王玉霞延期六个月。后来因为王玉霞撕墙上诽谤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邪恶漫画又被加期一个月,一共两年七个月。

    后来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因为墙体坍塌,劳教人员被转移到榆中女子劳教所。到榆中女子劳教所后,王玉霞想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这里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所以她不配合恶警的指使,不吃那里的饭,不报数,不跑操,恶警敬雪峰就指使吸毒犯单桂连、马树玲、白丽娅、徐亚丽等五人将王玉霞打得肋骨骨折,疼痛难忍,走路都困难,还被用背铐铐在床架子上七天。

    大约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恶警敬雪峰指使犯人组长白丽亚、徐亚丽、马淑玲等五个人把王玉霞胳膊扭的从高低床架的铁框子背穿过去,戴上铐子,王玉霞疼的不知甚么时候晕了过去,到清醒时已是半夜一点多钟,挂了大约三四个小时,此种酷刑比前面用的酷刑更疼痛。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六王玉霞走出劳教所。驿马镇司法所人员史名旭和他媳妇方晓玲将王玉霞送回家,叫来村干部叮嘱不准王玉霞外出。

    二零零五年七月,驿马镇派出所警察伙同庆阳市政法委张文、西峰公安局警察闯入王玉霞家骚扰。

    二零零八年,庆阳市政法委恶人和驿马派出所恶警再一次以所谓看望的名义非法闯入王玉霞家骚扰。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六个自称是政法委、司法所的人恶人接二连三的骚扰王玉霞。五月一日来了一次,五月三日来了一次,五月三十一日又来了一次,王玉霞正忙着收割麦子,她的儿媳妇怀有身孕,儿媳妇被这帮恶人的骚扰吓的肚子疼,几天后,王玉霞儿媳妇流产了,到现在王玉霞的儿媳妇想起来都害怕。

    二零一三年四月,王玉霞的丈夫干完活刚进门,恶警就挡住他,叫到大门外,硬把他往车里塞,诱骗说,到村上写个东西,王玉霞将丈夫从车上拽下来,告诉他不要上当受骗,最后在王玉霞丈夫义正辞严的斥责下,恶警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一三年后季,驿马镇派出所三个人(两男一女),闯入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中,让法轮功学员滚黑手印,到王玉霞家时,让王玉霞签字,王玉霞没有配合,并告诉他们认清目前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头子遭恶报被清查的事实,告诫他们多多思考,多为自己考虑。他们才走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上午九点左右,当地十多个警察闯进王立群经营的蛋糕房企图绑架王立群,因王立群当时不在家,去了西安看望女儿,恶警就绑架了王立群的妻子段小燕,并非法抄家,抢走现金八万余元,掠夺了大量私人财产。当天下午又绑架了王立群的弟弟王立华,屈会玲夫妇和四弟媳张改琴,六日王立华,屈会玲夫妇及弟媳张改琴被放回。段小燕现被非法关押在庆城县看守所。随后几天,当地恶警又企图绑架王玉霞,王玉霞在恶警闯入家中时从后门走脱, 恶警就绑架了她的丈夫杨维成和她的妹妹王改琴,现仍非法关押在庆城县看守所。其女儿雷婷也同遭绑架,非法关押后强行勒索二千元才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 庆城县公安局和驿马派出所运用了五、六辆车辆,几十号人马,对驿马镇法轮功学员逐个骚扰,绑架。现被迫流离失所的有王立群、王玉霞、叶风云、何雪茸、高玉金、王聪、屈会玲等多人。恶警向当地群众散布谣言,诬陷王立群私造假钱,贩卖儿童等,妄图挑起群众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并散布谣言说段小燕自杀了。还拿着高玉金的照片到处寻找,找人辨认,散布谣言说出车祸了,目的是骗高玉金现身。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王玉霞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入户绑架,然后直接送到宁县看守所。

    甘肃省庆阳市迫害王玉霞、段小燕、杨维成、李忠瑾的案卷已移交庆城县法院。

    甘肃庆城县法院原定于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和九月九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玉霞和李忠进,九月二日上午律师接到法庭通知暂时取消,开庭时间另行通知。下午法庭又通知律师按原定计划开庭,开庭地点改至宁县法院。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甘肃省庆城县法轮功学员王玉霞在庆阳市宁县法院被非法庭审,早晨十点开始,下午三点结束,中间休庭十五分钟,持续近五个小时。人权律师做无最辩护,据旁听者说律师法律素养很高,辩论无懈可击。王玉霞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王玉霞被庆城法院判5年,杨伟成被判1年半。王玉霞已上诉。王玉霞已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

    迫害导致:
    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精神酷刑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非法劳教监视/跟踪绑架/劫持铐在某处上非法审讯非法关押剥夺睡眠摧残性灌食勒索钱财迫害亲属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性侵害(包括男性)人身侮辱骚扰关禁闭长时间吊拷逼迫放弃信仰不准上厕所强行施药罚站加期(延期)/超期关押上手背铐私闯民宅绑架未遂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非法提审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
    2016年甘肃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图)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甘肃省庆城县驿马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炼法轮功获新生-王玉霞屡遭中共迫害
    甘肃金昌市李得香遭八年迫害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甘肃西峰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责任单位及恶人:
    庆城县看守所 
    庆城法院 庆城县法院:地址: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北区庆华路1号,邮编745100主审法官孙某0934-3257399法官孙晓燕18993443805
    宁县法院 
    宁县看守所 宁县看守所所长 候晓云 18209346868教导员 高清武 13993413086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朱鸿 现任副监狱长王雁:队长,参与迫害曹一微:队长 参与邪科迫害孙立伟:接朱鸿的科长位置,担任邪科科长刘晓兰:邪科科长魏莹:队长 迫害手段凶残。
    兰州平安台劳教所 :邓小琴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 所长王文智,宅电:(0931)-8430563办公室:(0931)-7678828副政委潘琴宅电:0931-7678317办公室:0931-7678148女子大队大队长杨德兰,宅电0931-7678289办公室:0931-7679327<p>王永红
    庆城县公安局 :周军峰赵华
    庆阳市宁县六一零办公室 :门懿镜
    庆城县看守所 :肖民奎徐会梅何天荣
    庆阳市政法委 :张文
    西峰区公安分局 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西峰区九龙南路111号,邮编745000)总机 0934 8213352局长:杨和平  电话 0934 8225583政委 0934 8219049副局长: 金建勋 电话 0934 8215508 8215506 8215505 8216012景怀刚  韩小会     8215504 8215501 8216015刑警大队 0934 8682930 8683560 8686130 8682235<p>南街派出所8862500指挥中心8862003政工监督室8862043法制室8862053警务保障室8862063国内安全保卫大队8862069治安管理大队862074经济犯罪侦查大队8862089刑事侦查大队8862641禁毒大队8862680看守所8862670拘留所8862690西峰消防中队8862421西峰消防科8862442北街派出所8862540董志派出所8862560肖金派出所8862590彭原派出所8862610后官寨派出所8862580温泉派出所8862570社社派出所8862600显胜派出所8862620付玉奎杨和平
    甘肃省第一劳教所 住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镇。1.甘肃省第一劳教所管理科室警察警号:戴兴隆:6222073(手机:13919244885)柳永升:6222086(手机:13321227632)李国元:6222224(手机:13993613288)陈  萍:6222220(手机:13893131082)李武年:6222145(手机:13919273619)以下为六大队法轮功专管中队责任者警号:魏晋祖:6222162(手机:13893230330)黄永奎:6222160(手机:13893617807)许万君:6222172(手机:13893613069)罗少华:6222153(手机:13893613036)王绪兴:6222196(手机:13119429759)  边云生:6222126(手机: 0931-3810848)韩喜明:6222303(手机:13893658878)李文辉:6222313(住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441号)温  和:6222346  何玉荣:6222347  胡小军:6222390  2.部份办公电话:所长:(0931)6279001、002、099 纪委:(0931)6279422 管理科:(0931)6279441   监察室:(0931)6279427 六大队大队值班电话:6279350敬雪凤
    兰州平安台劳教所 :李晓静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 所长王文智,宅电:(0931)-8430563办公室:(0931)-7678828副政委潘琴宅电:0931-7678317办公室:0931-7678148女子大队大队长杨德兰,宅电0931-7678289办公室:0931-7679327<p>段玲王玉红王红梅卜其
    驿马派出所 :郭怀宁
    庆城县公安局 :张志华王军王涛

    更新日期: 2017/7/5 0: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