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常麓璐

    简介:
    常麓璐
    (Chang,Lulu),女 ,42岁,山东济南市某医药公司管理人员。

    常麓璐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在过去十七年中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几次被剥夺工作,她和丈夫被非法劳教,在狱中遭洗脑迫害,丈夫李健明更因迫害而过早去世。

    常麓璐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常麓璐在《刑事控告书》中详细叙述自己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法轮大法是一片净土

    我出生于一个远近闻名的中医世家。爷爷一生行医,救人无数;父亲从小学医,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我乃长子长孙女,自然被寄托了家族厚重的希望。我也不负众望,从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的求学之路一帆风顺。在山东中医药大学读五年制本科时,不但每年拿一等奖学金,运动、唱歌样样拿奖。在别人的眼中,我是快乐与自信的,而我自己的苦恼是不知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不知该如何走好未来的人生之路,而人生的归属更令我困惑。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六月本科毕业前夕,跟同班同学闲聊,把我的困惑与苦恼说出来时,一位平时看起来很沉静的男生立即给我拿出一本书来,告诉我看看这本《转法轮》书就明白了。我一看就看进去了,真是相见恨晚的感觉。不但把我多年的困惑都解决了,还使我明白了今后将如何走好人生之路,修炼法轮大法就是返本归真之路。整个暑假我都沉浸在幸福的期待中。九月份开学后,我回到中医药大学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和众多师生一起修炼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是一片净土。从这里,我学会了时时处处以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立身之本,学会了遇事找自己的原因,善待他人,看淡名利,默默付出,不求回报。我的那颗多年来争强好胜的心终于归于宁静祥和,以前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变得越来越温厚善良了。与之相应的,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失眠和消化系统的毛病也不翼而飞。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怀念从一九九六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四月那段修炼溶入生活的日子,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充实的时光。

    二、两次被剥夺工作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对法轮功的迫害风雨欲来。山东中医药大学采取了各种方式阻止师生继续修炼,挨个找去谈话威胁的口气越来越强硬。后来直接到炼功场地去拉人、驱散。我当时正忙于研究生毕业的论文写作及答辩,每天不但要顾及学业,还时不时地被保卫科叫去训话。党支部开会时人人表态,逼我和所谓的“党中央”保持一致。对这些侵犯人权和信仰自由的行为,我一律不卑不亢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的导师知道我原有继续读博的打算,就劝我说,这个形势下,你就是考上也不会让你读,赶紧找个工作离开学校吧。于是我到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去应聘,第一次面试医院就决定签约。

    毕业后不久,我和男友成婚,刚两天就传来了当局准备迫害法轮功的消息。我们二话不说就去北京,心想只有到北京去才能反映心声。但在路上就被拦截下来。那时候所有的道路上都有警察盘查,所有车上的人都要搜查行李,看到跟法轮功有关的就抓。我和丈夫被抓到槐荫区办的洗脑班强制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念报纸、写不再炼功的保证。当我们违心的表态时,心里万分痛苦。

    七月底的一天,当我按照规定去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报导,没成想医院办公室的一男子面露难色的告知:济南市公安局已经派人到医院通知,不准接收我到市立五院工作,人事档案打回原校。因为上面有规定,炼法轮功的应届毕业生都不准进事业单位。我就这样被剥夺了在公立医院工作的权力。

    关于被剥夺在公立医院的工作权利一事,我的硕士毕业报到证可以作为证据。报到证的首次派遣单位是:济南市立五院,被市立五院拒绝接收后,档案被退回学校。备注说明:“请山东中西医结合大学(民办)安排”。山东中西医结合大学是我后来自己找的工作,不知所谓的上级是怎么知道的,还在档案里注上这一笔,好像是他们给我落实了工作似的。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在一家私立高校——山东中西医结合大学应聘做专业课教师和班主任。由于我的专业基础扎实和对学生们的真心,使我很快赢得了学生们的爱戴。下课后,学生们喜欢到我在学校的家里来玩,过生日的孩子准备了原材料拿到我家来做,高高兴兴的开生日聚会。这样的日子只持续到十月份。

    大法遭迫害,师父遭诬陷,同修被抓,我们决定再次去北京上访。不久我们又被公安和我丈夫的单位派人抓回来。我被张庄路派出所关到西郊世购广场西边的一个简陋的车队里洗脑,被关了将近一个月,张庄路派出所勒索我父母家和公婆家各五百元钱才放我。同时被抓的还有好几个同修,包括中西医结合大学的两个学生。我丈夫被他单位——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一直关在厂保卫科,一直到过年前才让回家。

    为了勒索更多钱财,也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张庄路派出所所长竟把中西医结合大学的王校长抓到派出所,强迫他蹲在地上一整夜,象审犯人一样捉弄恐吓他。王校长出来后恼羞成怒,立即不允许我再在学校工作,并派人封存了我的家。当我数年后从劳教所出来后请求到封存的家中去寻找毕业证和学位证时,发现家中的值钱的东西,能拿走的都没了,包括我结婚时妈妈给做的十几床全新的被褥、结婚戒指、值钱的衣服(呢子大衣、皮衣等),厨房用具(甚至压力锅)都没了。至今我所有的家具仍被中西医结合大学扣押不还。

    三、在看守所过年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小年。丈夫几天前从单位保卫科被放回来了。我们终于又团聚了。正当我们在婆婆家忙着做年饭,门铃一响,涌进来二十多个魁梧的警察,立即就把并不算小的客厅塞满了。一进门二话不说就给我戴上了手铐。一个当官模样的说他们是槐荫公安分局和营市街派出所的,宣布把我刑事拘留,立即要带走。我当时只穿一个小毛衣,没穿羽绒服,穿着拖鞋。我丈夫请他们把手铐解开,让我穿好衣服和鞋。他们不允许。我丈夫只好给我披上羽绒服,蹲在地上帮我穿好鞋。

    我一进看守所就开始绝食,同时绝食的还有好几个同修,我们要求无罪释放。五天之后,看守所的狱医开始给我们灌食。长长的管子从鼻子里塞进去,鲜血顺着管子淌下来,喉咙被刺激后生理反射,发出恐怖的干呕声之大,令我自己都吃惊。

    大年三十,看守所为了引诱我们这些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吃饭,特意做了炸鱼,分给每人一小盆。我们把炸鱼都给了其他犯人。我给大家唱了一支赞颂梅花的歌,唱一句,喘一口气歇一下,再接着唱。有个因盗窃被抓家在党家庄的老太太听我唱歌时,一直拿袖子抹眼泪。

    四、不堪回首的劳教黑牢

    在看守所被关了三十七天后,户口所在地的营市街派出所把我弄到铸造锻压机械研究所内的鎏园宾馆继续洗脑。他们开始时包了好几个房间,除了雇了两个警校的小姑娘和我同吃同住监视着我,其它房间供派出所的人吃喝玩乐。我丈夫几次冲破他们的阻挠要见我。他明确表示不会负责他们的费用,最多只承担我在宾馆的住宿费后,派出所的人才收敛了。当时营市街派出所的正所长姓熊,副所长是李河泉。他们一趟趟逼我写不去北京的保证。我不为所动,每天就是炼功、背法。又关了将近一个月后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我突然被李河泉带两个警察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从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八个月。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之前,我还能在艰苦的环境下坚持信仰,后来在伪善与压力下屈服。未“转化”(劳教所规定写下悔过、认罪、揭批等“五书”)前,我经历了灌食、打骂、铐在栏杆上不准睡觉、关禁闭,而繁重的奴役的贯穿始终。记得我有一次传经文被三大队的大队长牛学莲(人称牛魔王)关在一个空置的房间,为防止我炼功,把我一只手拴在二层床的栏杆最高处。我就站着用一只手炼。

    自从二零零零年六月我过生日时,劳教所为了引诱我放弃信仰,让我丈夫来探望一次,以后一直以不“转化”为由不准家人接见。

    在此必须要强调的两点是,劳教所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疯狂“转化”法轮功学员时,最常用的一种说法就是:不“转化”就送大西北,让你永远回不来。还有一点就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在国际上公开后,我才明白其卑鄙意图的,就是山东女子劳教所唯有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可疑抽血。二零零零年六、七月间,山东女子劳教所曾经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说是检查肝功。根据医学常识,一些常规检查通常一次抽取5ml血就足够了。那次抽血是从外面来的医生给抽的,不是狱医,每个人都被抽了20ml。当时我和大多数同修对反迫害认识不清,只有少数学员抵制。其中淄川法轮功学员高明淑拼命抵抗,但身材娇小的她最终还是被摁倒抽了血。以后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劳教所后,不明原因的抽血就成了必要程序。化验的结果不告诉本人。后来曝光出的法轮功学员遭强摘器官的罪行,很容易明白,通过大规模抽血建立器官库这是江泽民实施活摘罪行的必备条件。

    五、奥运前夕再被骚扰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丈夫终于从劳教所回家了。此前的四月十三日,我妹妹也带着肉体和精神的伤痛回到了家。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共借奥运之名开展的另一轮迫害把我们还算平静的生活再一次打破。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晚上九点钟,济南历下公安分局、东关派出所、东关街道办事处的一帮恶徒三十多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在黄台南路的出租屋门口。一开始声称查房屋租赁证明,我丈夫隔着防盗门出示正规租赁合同,恶徒一看撒谎欺骗不成,再谎称开开门谈谈。一便衣很嚣张:“好不容易堵住你们了。马上就把你们送洗脑班。”另一自称“金刚附体”的矮胖子,声称自己是×教协会的,其人满嘴喷酒气,说自己白天已经睡好觉了,晚上专门陪我们。还有一恶人拿一大锤子,欲砸防盗门。我们拒绝开防盗门,我丈夫一直与他们讲真相,我从前后凉台大声的向街坊邻居们讲真相。恶人一直闹到晚上十一点,其中大部份才乘坐一辆警车和一个带挂斗的货车离开了。留下三个人蹲坑,一晚上都在楼下监视。一恶人在离开时说:“这是省里市里的命令,明天还来。”第二天我们赶紧搬走。

    六、丈夫李健明在迫害去世

    我丈夫李健明,一九七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出生。一九九一年毕业于济南大学机械专业专科,后来在山东工业大学获得本科学位。他从毕业后就在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的技术中心做设计。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是人很聪明,思维严谨,性格温和,淡泊名利,能吃苦耐劳。他经手的设计质量高,出错率低,而且在实际应用中很少出故障。同事们都愿意和他分一个项目组。九十年代,数控机床技术刚在国内兴起时,他正好参与了二机床集团的第一台数控机床的设计,可以说是厂里难得的技术骨干。

    李健明炼功后身体素质明显改善,以前害得他高考没发挥好的失眠立即不翼而飞。他的心胸也开阔了,整天乐呵呵的。被迫害前他每年都给希望工程捐款,捐多少钱也不说。

    李健明在失去自由前,坚持每月至少一次来看我。他曾送进来一本《说岳全传》,被狱警牛学莲没收了。不止送东西,李健明每次都去找劳教所的头目讲真相,告诫他们不许迫害法轮功。所长姜丽航、刘玉兰、杨政委、驻所检察室的吴萍、队长牛学莲,他都去找过。他的智慧与坚定之举为减轻对我的迫害起到了莫大的作用。

    二零零零年底,李健明再次被他单位保卫科软禁,直到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我回家后,每隔一周就分别去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和刘长山男子劳教所探望妹妹和他。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他终于获得了自由。此时距我们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结婚已近三年,而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超过三个月。

    但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晚上的那次骚扰后他的心理压力比较大。身体也出现了不正常的状态。他坚持着出去工作。有时有的设计项目有难度,工期又紧,他就很疲惫。到二零一零年底,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到医院一查说是肺结核晚期。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他过完四十岁生日仅仅两周后,在山东省胸科医院去世。去世时一米七四的个子还不到八十斤的体重。

    七、家人遭到的迫害

    我父母在这十几年中承受很多。每一次我们被绑架,我父母家都要被抄,一共抄了五次。有四次是趁我父亲不在家,只有母亲一人在家时抄。

    我的家庭只是因迫害而遭遇不幸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家庭的一个缩影。十六年,大概算一代人的时间吧。受迫害的家庭老无所依,幼无所养,青年无法施展才能,中年无法享受应有的财富,而且多少人含冤离世,留下无尽的遗憾。我要向所有有力量维护正义与善良的人大声疾呼:再也不能让迫害持续了!”

    参与骚扰大法弟子的历下区分局恶警:于欣磊

    迫害类型:
    非法劳教骚扰看管/蹲坑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迫害亲属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摧残性灌食绑架/劫持非法关押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济南三十多恶人绑架李健明、常麓璐未遂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被剥夺工作、遭非法劳教、丈夫在迫害中去世

    相关单位及个人:
    附东关街道办事处联络方式:
    书记张昕、主任丁晓红
    办事处 武斌 王迎
    主任室86553702
    副书记室86553703

    责任单位及恶人:
    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区分局东关派出所 常用号码 区号:0531山东省省公安厅 6914050山东省省检察院 8956611山东省省法院 6942022省民政厅 6921088省委 2033333省政府 6912828省人大 6915522济南军区 2185114(查号台)省军区 6978114(查号台)武警总队 6967676消防总队 8551119公安学校 2606000市委 2038000市政府 6915959市公安局 6915454市安全局 6916166宣传干部培训中心 2929888
    张庄派出所 张庄派出所,0531--85554110,0531-85963761所长 梁××(带领人抄家)指导员 张长军干警 张鑫(参与抓捕,审讯)干警 许学伦
    槐荫公安分局 
    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 济南历下公安分局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手机(小灵通)王尧泉 局长      85083001  86918107    13305317966刘炳芝 政委    85083002  82921676    13325130508肖全安 副局长   85083003  82922869   13335176819李庆华 副局长   85083004  82920068   13361088805张卫  副局长   85083005         13356667999初吉兵 副局长   85083007  82915666   13361035777张福新 副局长   85083008  86935696   13361088807孟繁德 副局长   85083009  82728596   13356666333于欣磊
    营市街派出所 :李河泉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在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济南武警医院南300米左右。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浆水泉路26号,邮编:250014。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名单:所长郝道方,副所长侯秀云,牛学莲政委杨青,副政委潘治胜纪委书记卢伟东教育科长刘瑞芹,政工办公室主任许丽菊,生产科长冯××管理科长田薇一大队名单:大队长:孙娟,教导员杨晓琳,副大队长孙群丽(专管学习转化),副大队长耿□梅(专管生产劳动)队长:李玉,李敏,张洪芬,肖英,梁巧玲,史咏梅,刘建慧,李妮<p>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现任所长 郝道方(男)原任所长:姜丽杭、刘玉兰、侯秀云,电话:0531-88931747五队:王淑贞、马红娟、马文燕、孙霞、张宏、王月瑶,二队:牛学莲,电话:0531-83732068住所检查处处长:吴萍,电话:0531-88519942<p>恶警名单: 刘瑞芹、孙群丽、孔宴霞、官士英、王云燕、张洪芬、路莹、许华牛学莲

    更新日期: 2016/6/14 7:0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