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赵桂琴

    简介:
    赵桂琴
    (Zhao,Guiqin),女 ,59岁,辽宁省东港市长山镇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打击迫害以后,赵桂琴不放弃大法修炼,遭中共恶党“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公检法的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判刑。赵桂琴六次被绑架,至今仍在他们的迫害当中。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早晨,东港市长山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闯入赵桂琴家,村治保主任孙洪胜给领的路。来人有当地派出所的副所长王飞、恶警安悦章等人,他们来绑架赵桂琴,同时又抄家。

    恶警安悦章把副所长王飞叫出屋外,不知说了些什么,进屋后就要带走赵桂琴丈夫(未修炼),说带赵桂琴丈夫去派出所问个事情。就这样,赵桂琴丈夫被他们强拉走了。直到中午赵桂琴丈夫也没回来。到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长山派出所的警察逼赵桂琴丈夫给赵桂琴打电话,叫赵桂琴带四百八十元钱去派出所,并且告诉赵桂琴说他和本村的法轮功学员杨广波在一起,俩人都被关在一间小屋里,门还上了锁。

    为了营救丈夫,赵桂琴只好带了一百五十元钱赶到长山镇派出所。赵桂琴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杨广波。赵桂琴下午四点赶到那里,他们说赵桂琴带的钱不够,向赵桂琴要四百八十元。

    赵桂琴要求他们赶快放了赵桂琴丈夫,可他们坚持不放人。赵桂琴怕丈夫继续遭受他们的无辜迫害,只好答应次日给他们送钱。这样他们才肯放了赵桂琴丈夫。他们就这样随便找一个藉口,就勒索了赵桂琴们家四百八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赵桂琴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回公道,被派去北京的东港市公安局绑架,关在北京一家旅店里。

    用手铐把赵桂琴们背铐着坐在旅店的水泥地上。一名警察走进关押赵桂琴们的房间,瞅着赵桂琴们问:“怎么,法轮功就是好吗?”赵桂琴回答:“法轮功确实好。” 一起去北京绑架赵桂琴们的长山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坐在沙发上,听赵桂琴这样说,从沙发上“腾”一下跃起,冲到赵桂琴面前,用穿着棉皮靴的脚朝着赵桂琴的左太阳穴狠命的踢了赵桂琴一脚,赵桂琴当时只觉的头“轰”的一下,睁开眼睛时,只觉得浑身像散架子一样。

    当地派出所及村治保主任都去赵桂琴家中骚扰,把赵桂琴们村一起去北京的三个大法学员的丈夫都给弄到派出所审问,还辱骂。在二零零零年农历过年前夕,赵桂琴还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把赵桂琴家人叫到村委,跟赵桂琴家人要钱。家人质问他们,他们又说这二千七百元是“罚款”。那次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当地派出所罚了款。赵桂琴与同修被关押在东港看守所达四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东港市公安局将被绑架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刘延俊被非法判刑六年。赵桂琴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听劳教所的警察说赵桂琴被判刑两年劳教。赵桂琴因身体有病,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保外”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东港市政法委 “六一零”办洗脑班。七、八个人闯进赵桂琴家绑架赵桂琴。领头的是长山镇副书记张某,还有镇政府两个女的,其余的都是派出所警察。这次又有恶警安悦章。他们强制赵桂琴跟他们走,赵桂琴不顺从他们,他们就将赵桂琴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第一天他们就威胁赵桂琴们说,“到这个班上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这叫强化班。对于顽固的就严厉打击。”而后国保大队王润龙(当时是政保科长),跟赵桂琴谈话,逼赵桂琴“转化”。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赵桂琴和同修讲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遭绑架。赵桂琴是晚上七点钟左右,长山派出所警察闯入赵桂琴家将赵桂琴绑架的。他们像土匪一样把家中的东西全翻了个遍。然后叫赵桂琴跟他们走,被赵桂琴拒绝。他们把赵桂琴从炕上拖下抬走,一直抬到警车上。

    赵桂琴被绑架到长山派出所,在安悦章审问赵桂琴的时候,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出现在赵桂琴面前,他亲自参与了这场绑架。当夜十点左右把赵桂琴和另一名同修送进东港看守所。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他们又以捏造的事实非法判赵桂琴三年劳教。赵桂琴被他们再一次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在马三家劳教所,恶警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从凌晨四点钟把赵桂琴叫起来坐小凳,由两个包夹看着赵桂琴,一直到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才让上床睡觉。每天都这样,不让跟任何人接触。单独把赵桂琴弄到一间屋子里,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时都这样。

    第四天他们就开始给赵桂琴们强行灌食。一个女恶警大队长(好像姓杨)使劲揪着赵桂琴的头发,他们用给妇女检查妇科病所用的“铁撑子”,强行把赵桂琴的嘴撬开,使劲往嗓眼儿里捅。赵桂琴当时感到要窒息了。

    在这种环境下、在这样的迫害中,赵桂琴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又突然的两腿不好使,行走困难。这样她们每天强行给赵桂琴喂药,严重时就把赵桂琴拉去医院。他们把赵桂琴的手脚全铐起来,强行打针。每天强行给赵桂琴喂药,多则七、八个人,少则也四、五个人。她们按头按脚,往赵桂琴嘴里灌。四月二十九日开始,他们又把赵桂琴送进医院给赵桂琴强行打针、强行灌药。一直到九月份,赵桂琴的身体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越来越重。劳教所见赵桂琴眼看要死了,才将赵桂琴“保外就医”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大法弟子赵桂琴到汤池镇撒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恶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东港拘留所,而后转东港市看守所。赵桂琴的身体状态很不好,高血压,心脏病都很重,行走也不方便。汤池派出所的恶警用力地将赵桂琴从车上往下拖,赵桂琴心脏病复发。迟爱民见之大喊大叫,说赵桂琴的身体状态是装出来的,并随即狠命打赵桂琴的脸,赵桂琴当即就被打得的嘴唇淌血。

    赵桂琴被拖进监号里时迟爱民还继续毒打赵桂琴,赵桂琴的小腿被踢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一个月以后,迟爱民极力配合东港市公安局,又将她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拒收,赵桂琴才被放回家。回家后腿上的伤口很长时间都没愈合,至今腿上还留有一块伤疤。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东港市公检法人员为凑数完成邪党下达的迫害法轮功的指标,非法闯进赵桂琴的家,将她劫持到东港看守所后,赵桂琴心脏病和高血压再次复发,恶警迟爱民仍说她是故意的,还对她大打出手;迟爱民叫犯人的头儿看着赵桂琴,强迫她干活不许躺着,并辱骂、威胁赵桂琴,最后导致赵桂琴下肢瘫痪。

    第二天,赵母及家里人就找到女恶警迟爱民,并要求放人,迟爱民态度非常蛮横,而且一口咬定说赵桂琴是装的,”而实际上,赵桂琴的血压高压已经达225,低压也是140多,心脏病还经常发作,全身抽搐。家属要求先见赵桂琴后再说,迟爱民大吼大叫,不让接见视。

    后来东港法院将赵桂琴非法判刑三年半,赵桂琴不穿囚服,又因身体状态太差而不能起来坐监,迟爱民就唆使犯人折磨赵桂琴,并且穿着皮鞋狠命地踢赵桂琴的腰下方。赵桂琴被踢得整个腰下方全是黑色的,晚上睡觉都翻不了身。

    看守所的狱医牟军,也与迟爱民合谋迫害赵桂琴。都欺骗赵桂琴说她的血压只有140,而赵桂琴被送押沈阳女子监狱时,医生告诉赵桂琴高压是225.两次都被监狱退回。迟爱民与牟军大骂赵桂琴。牟军还格外嚣张。 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其它大法弟子及看守所的犯人都劝迟爱民把赵桂琴的病情反映上去,赶快放了赵桂琴。迟爱民却不以为然地回答:“死了,就算自然死亡。”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她正在家里干活儿,遭到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指使的姜昆等人的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东港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这天,法轮功学员赵桂琴正在家里干活(当时家中只有她一人),东港市国保大队指使恶警姜昆等人突然闯进家里将她绑架,并且一贯的不出示任何证件和证据非法抄家。家人后来被告之是检察院翻案检查出没结案。赵桂琴几次被迫害致病危时,几次都是大法挽救了她的生命。再说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在家里正干活说抓就给抓了,这简直就是黑社会在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赵桂琴的母亲就接到电话,说赵桂琴已经被迫害得下肢瘫痪了,叫家人赶快去救赵桂琴出来。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辽宁省东港市法院在东港看守所给大法弟子宋积威非法秘密判刑三年六个月。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有大法弟子赵桂琴。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家人请的辩护律师见赵桂琴时,再一次证实赵桂琴的身体状况不能再继续关押了,告诉家属情况很严重,并立即帮助赵桂琴办理取保候审,叫赵桂琴的家人将赵桂琴本人及家属所写的“取保候审申请”用特快专递发给丹东中级法院院长。然后家属又多次到丹东中级法院向办案人讲明赵桂琴的实际身体情况,同时又上东港公安局、东港看守所找领导,要求将赵桂琴取保回家治病,均遭拒绝。

    四月二十六日,东港公安局将不能走路的赵桂琴强行送往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有人看到赵桂琴是被背上车的。因赵桂琴病情太重,沈阳女子监狱拒收。但东港公安局没有将赵桂琴放回家,仍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并扬言:过几天还得送进(监狱)去。

    五月十五日,东港市公安局再次将赵桂琴送押沈阳女子监狱,仍因病情太重体检不合格,又一次被退回,东港公安局仍不放人,继续将赵桂琴关进看守所,因赵桂琴一直坚持回家治病,拒绝在看守所里吃药治疗,看守所恶警就将赵桂琴与其他大法弟子分开,单独关押。

    五月二十一日,赵桂琴八十多岁的母亲当听到女儿两次都遭监狱拒收而被退回,知道女儿情况十分危急,就从病床上爬起来(因女儿赵桂琴被迫害而担惊受怕、着急上火住院好几个月),拄着大棍,由亲属陪着她去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长王润龙,要求放人。王润龙却说:“我说判三年半少,应该判七年。”又说:“事情已经交到上级了,我不管了。”无奈,赵桂琴的老母亲又去找公安局长王尚庆,王告诉老人说:“此事哈局长主管。”

    五月二十七日上午,赵桂琴的儿子来到公安局找到局长哈合财,哈说他管不了,张局长说了算。然后,赵桂琴的儿子找局长张西臣,张西臣又说得听检察院和法院的,还哄骗赵桂琴的儿子说:“你妈没什么病,就是血压比正常人稍高点儿,吃点药就好了。但是,你妈不配合,我们花钱给她治她都不治。”

    赵桂琴从被东港公安局恶警强行绑架至今已经八个多月了,在沈阳女子监狱两次体检都不合格,都因病重而拒绝收监,东港公安部门这些当官的却互相推来推去,说假话欺骗赵桂琴的家人。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在赵桂琴高血压、心脏病很重的情况下,东港看守所仍然关押赵桂琴九个月零十七天。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以“监外执行期一年”的罪名将赵桂琴放回家。

    回家后得知,赵桂琴丈夫因重病在山东老家刚做完手术。赵桂琴丈夫以前身体一直很好,就是因赵桂琴多次遭受恶党的非法迫害,才把他折磨成这样。同时,赵桂琴丈夫也直接遭受他们的迫害。他曾被长山派出所非法关押过,而且被派出所的恶警打骂过。零八年赵桂琴被绑架后,他曾多次到东港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看守所和丹东法院去要人,均无结果。丈夫承受不住就回山东老家了。回老家不久就住进了医院。

    赵桂琴回山东老家去看赵桂琴丈夫,不长时间在东港的儿子就打来电话,说当地派出所多次给他打电话,而且登门要求赵桂琴马上回东港,监管赵桂琴。二零一零年从四月到六月份,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拚命催赵桂琴回东港。儿子在电话里告诉赵桂琴说,如果赵桂琴再不回来,派出所就要到山东找赵桂琴。叫赵桂琴回去的目的是为了再次绑架赵桂琴。为达到目的,东港市公安局和山东桓台县公安局串通一气迫害赵桂琴。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山东桓台县公安局伙同周家镇派出所,由国保大队长庞某带领六、七个警察闯入赵桂琴的住处,抢走了大法书和赵桂琴的手机、mp3、电话号码本,强行把赵桂琴拖上车,赵桂琴丈夫也被他们给拖上警车。后来他们把赵桂琴丈夫放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东港市公安局在山东将法轮功学员赵桂琴再次绑架。

    自二零一零年底,赵桂琴被山东桓台县公安局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从山东劫持回东港以后,赵桂琴的丈夫因赵桂琴的再次被迫害而受到严重的打击和伤害,病情再次加重,需要再次做手术。近六十岁的赵桂琴屡遭邪恶迫害,加上丈夫在山东住院手术,家里经济十分困难,不得不到外边去打工挣钱。赵桂琴又得挣钱养家,又得给丈夫治病。

    二零一一年八月中旬,长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到赵桂琴家去骚扰,调查赵桂琴的下落。

    通远堡镇隶属于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市,地处辽东半岛边缘,北与钢都本溪市接壤,是丹东市辖区的北大门。自六月一日起,这个边陲小镇已有十位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渠道向最高检察院递交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把个人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无理智的发动了至今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通远堡镇这个面积一百七十八平方公里,生活人口近四万的小镇也没有幸免于难。

    现在,被江泽民及其帮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用《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公民权益,追究江泽民作为首犯犯下的种种罪恶

    她刚修炼不长时间,江泽民就发动了这场罪恶的迫害,丈夫告诉人大法真相,被非法关进拘留所二十一天,丈夫不在家的日子里,不但这所有的农活使她的身体吃不消,最大的伤害是:每天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中,丈夫回来后,家里就没有了平静,警察和村镇干部不间断的骚扰,这十六年中,使她和丈夫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伤害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非法判刑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洗脑/送洗脑班非法罚款非法劳教摧残性灌食手铐/脚镣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边陲小镇十位法轮功学员控告首犯江泽民
    辽宁东港「六一零」近两月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辽宁省东港市赵桂琴与家人受迫害经历
    辽宁东港市公安局一个月内犯下的罪行
    辽宁东港市女恶警迟爱民不断犯罪
    辽宁东港市公检法绑架农妇,迫害致病危仍关押
    辽宁东港公检法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的内幕
    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宋积威被迫害的事实
    遭迫害瘫痪的赵桂琴被枉判三年半
    辽宁东港市国保大队长王润龙的恶行
    揭开辽宁东港公、检、法部门“执法”的面具

    相关单位及个人:
    辽宁东港区号:0415 邮编:118300
    迟爱民(管教):7145728(家)13591511999 13941581555(新号)
    牟军(狱医):3981059(家)13704952041

    责任单位及恶人:
    东港看守所 
    东港市汤池派出所 
    东港市拘留所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024)89210262   对外服务电话:024-89212322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镇北街 邮编:110145市政府市民信箱:sy@shenyang.gov.c院长:张明强(男,40多岁,2005年5月上任) 电话:024-89212321(院部)副院长:王巍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之一,原管理科长)024-89212261 (办)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 024-89212252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大队长李明玉(女)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女二所所长:苏境电话:024-89210822 89212252 89210454电话总机:(024)89210074副所长:赵来喜 13236642655 宅电:024-89120908卫生所狱医:曹玉洁(女,50岁左右) 陈兵(女,30岁左右)女二所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41岁,其丈夫刘勇,马三家治安处处长。副大队长:谢成栋(男,44岁)打手:李俊打手:王琦打手:张军, 范亚奎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人名单:劳教所所长:苏静(女)政委:王乃民(女)正、副院长:张明强、王伟女二所分局处长:刘勇女二所分局科长:马奇山女二所分局恶警:李俊、王奇、张军、闫诗光、陈立民、□亚奎,还有一个姓李的。女二所管教:高云天女二所女恶警管教:赵静华、石宇、任红占、潘玉喜、席艳、李曾、杨丽、董淑霞、李素娟、张磊、裴凤、张环、崔红、黄海艳、刘慧女大队长:张秀荣、李明玉、相奎丽、周千做转化的教员女恶警:方叶红, 犹大赵永华、阮素珍播音员:相百凤医生:曹医生(姓名不详)
    沈阳女子监狱(前称“沈阳大北监狱”) 寄信地址:辽宁女子监狱九监区(沈阳)邮编:110145
    东港市长山派出所 
    马三家劳教所 最新电话号码:院长张明强 办24-89216655 手机 13904033888副院长王巍 办 24-89210049 手机13840098711 保卫科科长刘勇 (李明玉的丈夫)办24-89212326 手机13609890899一大队队长李明玉办24-89210406 手机13909822122马三家三大队电话:89212252辽宁省司法厅劳动教养管理局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177号一所三大队大队长:井(景)洪波管教大队长:于江干事:李猛、苏巨锋(丰)小队长:王彦(严)民、秦利 <p>恶警姓名:总大队长张君2108050转化队长张环2108455教导员张卓慧2108469、张磊2108456、张秀荣2108051、邹小光2108695、方叶红2108434、董滨2108126邹小光、于小川,朱海杰 [生产],黄海燕,关丽英,江 宁,赵 宁
    长山镇派出所 电话:0415-7872281、0415-7872374
    桓台县公安局 桓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巩义兵 133-25207979、133-25208989国保警察:庞云风135-0643-0097国保警察:穆某188-533-22677
    东港市公安局 东港市公安局部分电话(区号:0415),局总值班室:7144449,局长接待室:7144448看守所所长室:7136557姜昆
    东港看守所 :迟爱民牟军
    东港市公安局 东港市公安局部分电话(区号:0415),局总值班室:7144449,局长接待室:7144448看守所所长室:7136557王润龙

    更新日期: 2015/6/30 3:3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