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增启

简介:
李增启
(Li,Zengqi), 男 , 66岁 , 北京大法弟子。家住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李增启,两次遭劳教迫害,其中一次与妻子何秀兰同时被恶警从家绑架、劳教,家里只留下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还在上学。二零一三年二月从劳教所回家后,拉肚子一直没好,经常在夜里不能睡觉,半站着趴在枕头上。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多,好几辆警车停在李增启家门口,十多个恶警突然来他家,说是搜查。他们说搜法轮功的书和资料。来的恶警有国保、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他们非法抄家,并绑架他和妻子到六一零转化班。六一零人员找来好几个所谓帮教,对他们进行七天的洗脑转化,他们没转化,他们把李增启他们送去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当时拘留的账户上还有二百元,恶警也没退给他。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李增启、何秀兰夫妇被绑架。后两人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李增启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一大队。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警察突然来他家把他和妻子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劳教他们。家中两个女儿,无依无靠,多亏法轮功学员帮忙,维持生活。

他从来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他妻子被送到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他感到很恐怖,他们这些被送去的人员,不能与别人接触,劳教所还安排刑事犯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他们,逼他们看诬蔑大法的书,并让他们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当时每天只能睡觉不到五小时,那些恶警们时常威胁他们。一大队队长刘国喜就威胁他,说要是不转化,就把他送集训队去,到那天天电棍电,直到转化为止。他们不让睡觉,让你在小折凳上坐着,手放在膝盖上,直到转化为止。一大队有个法轮功学员叫杨喜亮,坚定修大法,不转化,恶警和那些地痞流氓不让他去厕所,他的衣服上有很多大小便。一大队有个恶警姓魏,专门做洗脑转化的坏事,天天诬蔑法轮功,背地里指使那些坏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违心写了“三书”。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他从劳教所回家以后,仍然按照大法要求做事,讲真相。有的亲戚看他们夫妻被抓,不敢与他们来往,他们几乎没有亲戚和他们来往,只有法轮功学员与他们很亲近。他妻子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放回家,一家人才团聚在一起。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上十点多,李增启他们还在睡觉,突然有敲门声,当时他觉得奇怪,他问了句是谁,他们说派出所的,村治保主任徐贵来带着恶警跳墙进他们家院。恶警大声喊开门,又要砸窗户,又要砸门的。李增启把门开了,质问恶警:“你们为什么黑天到我家来,白天来多好!”恶警说等不了明天,他再次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跳墙进院,你们身穿警服,不知道这是违法吗?”恶警谁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声称他们有搜查证,看看他家有没有大法的书和资料。恶警非法抄家,并再次绑架他们到劳教所。

这次是北京新安劳教所,在开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普教队,强制站队,站军姿,做操,过了一个月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在团河的时候,有三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现在搬到新安劳教所,只剩下一个。把李增启送迫害法轮功的队的警察是个有良知、有善念的警察,他们谈的很投机,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大门,里边的恶警看他有说有笑的,他们很生气,他们就是原来团河劳教所的一大队的恶警。恶警们都认识她,知道他是二次进劳教所,就想给他个下马威。他们说你把他们当商场了,有说有笑就进来了。在恶警们看来,他们应该是害怕的样子。恶警李伟叫他喊报告进大门,他喊了十声,他说声小;又出来一个恶警吴雪迷也叫他喊十声,他说声音小,又出来个恶警王凤保他说你喊大点声进来吧,他又喊了很多声才让他进门,进门又是搜身,又是搜背包,搜衣服。恶警吴雪迷看我的本子上写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很生气,马上就撕下来,并恶狠狠地说:以后不许写这个,你劳教过一次,怎么又炼法轮功,你看看又来了吧。这些恶警用恶狠狠地眼光看着他。

进了班以后,由普教监控他,逼李增启写“三书”,几个恶警找了他几次,他没写。恶警气急败坏地关他小号。小号里有三个普教轮流看着他,并且劝他写“三书”。恶警们轮流说让你快写,在这多受罪。每天不到五小时睡眠,上厕所也受限制,坐小板凳,手放膝盖上,一天到晚总这么坐着,最后身体实在受不了了,流着泪违心的写了“三书”,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请师父原谅弟子。他们让他回到班里,恶警经常让写反对师父反对大法的话,让大家看反面教材,大家以各种方式抵制,有的睡觉,有的无精打采,有的目无表情,恶警一看都这样子,以后再也不敢放反面教材了。

以前在团河劳教所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也被强制劳动为他们创收入,在新安劳教所当时没有劳动,他问一个岁数大时间长的劳教人员,为什么没有劳动?他说以前也有劳动,装订书本的活,法轮功学员在里边放了很多“天灭中共、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装订后的书本发往全国各地,人家都给打回来了,劳教局很生气,就再也不让法轮功队干活了。恶警的迫害并没有停止,每天强制他们站军姿,练队列,身上出很多汗。

在一次检查身体的时候,他表现出了血压高的症状,到医院检查是动脉硬化,血管有不流通的地方。每天晚上医生都要量一次血压,经常高压到达二百多,三次去医院治疗,每次到医院,院方都拒收。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正式通知他可以保外就医,每个恶警都百般不情愿让他走,恶警郑刚也是百般刁难,找他毛病。他家人上午九点钟就在劳教所门外等候,他们十二点多才给他办手续,办完手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他回家再过两天就是春节了,在师父的呵护下他和家人过了一个团圆节。

他回家后,拉肚子一直没好,后来突然肚子胀,不能吃东西,自己感到严重了。他经常在夜里不能睡觉,只能扶着床沿,垫两个枕头,半站着趴在枕头上,很痛苦。他在第一次胀气,三天没吃饭,过了几天后,六天没吃饭,以后又能吃少量的饭,最后这一次十一天没吃东西,每天肚子很胀,只喝点水。

然而,保外回家后,李增启仍遭无数次的恶党人员骚扰、恐吓,他精神长期紧张、抑郁,最后得知患直肠癌,严重尿血,一直煎熬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李增启含冤离世。

李增启、何秀兰夫妇离世前,都依法向“两高”控告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迫害类型:
非法劳教绑架/劫持抄家洗脑/送洗脑班非法拘留勒索钱财非法关押逼迫放弃信仰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剥夺睡眠坐小板凳军训强迫观看迫害过程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两次劳教身心俱伤 北京李增启含冤离世
北京李增启两次被劳教迫害经历
近两年在团河劳教所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简况

责任单位及恶人:
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沿头村政府 : 徐桂来
新安劳教所二大队(原北京团河劳教所一、三、四大队)二大队大队长是刘国玺,副大队长是郑罡、张国强、张海生、张超、郭金河、;小队长有田禹、张华、王峥峥、王楠、王宏亮、王开源、郄磊、胡仲曙、王凤宝、朱晓晨、吴雪谜、刘增宝、李伟、窦浩川、杨永光、梁金恒。 : 王凤宝李伟刘国玺郑罡吴雪迷

更新日期: 2017年2月11日 06:4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