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何智

    简介:
    3259、何智(He,Zhi),男 ,48岁,广西百色市法轮功学员。在家被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八年,2009年4月8日在广西黎塘监狱被迫害致死。狱方声称是从床架上摔下来死的。

    何智,广西百色市三中电脑教师。他的遗体检验发现右后脑勺有伤处,右手腕有瘀血、红肿、扭伤的痕迹。更让人恐惧心酸的是,何智遗体的头壳少了一块头骨。疑点重重,而监狱、医院、检察院只是敷衍,并恐吓威胁家属立刻火化尸体。

    多次申诉无用后,何智的弟弟悲愤写下《广西黎塘监狱白天惊演“摔床死”》一文公布于世,却遭到了接连不断的恐吓电话。一次,何智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接到匿名电话,他们问:你究竟有几个儿子?何智母亲说有两个,他们肆无忌惮地说,何智就是中共(邪党)搞死的,你是不是还想再死一个儿子?何智母亲惊恐地扔开电话,仰天失声恸哭,哀求小儿子不要再上告了……

    一、半夜绑架、非法判刑八年

    何智,男,1961年出生,毕业于广西桂林市广西师范大学物理系,系百色市三中(百色市城北二路 17号,现改称为“百色市右江区职业技术学校”)电脑教师,个子瘦高,为人善良和气,聪明好学。1995年何智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认定了法轮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以“真、善、忍”高境界的法理指导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工作上兢兢业业,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的称号;家庭中夫妻和睦,关心孩子,孝敬父母,其乐融融,是一个社会公认的好人,好老师,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

    2004年8月2日夜晚,百色市右江区职业学校校长谢家成被百色市公安局右江区分局黄志峰(后任解放派出所副所长)、黄毅(后为解放派出所警察)、黄绍强、黄汉权、杨毅、卢敏驰、覃斌一行恶警哄骗,领着他们一行来到何智家门口叫开门,何智应声开门,躲在暗处的恶警们一哄而上,非法闯入。

    一行恶警当着何智那惊恐万分的未成年女儿(十岁左右)的面,把何智打倒在地,将何智绑架走了,同时还非法抄走了两台电脑及私人物品光盘等。当时何智的妻子正在单位上夜班,家里只剩下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儿。

    此前一天8月1日,百色市公安警察来到城北路水厂坡巷42号法轮功学员廖春形家,欺骗家中的小孩说来送特快专递需要开门签字,骗小孩开门后闯进屋里,等候廖春形一回家,这十几个人就把他铐走,抢走一台电脑及大法书籍等。当天廖春形的妻子也在工作的快餐店里被绑架,非法关押到百色市田阳县看守所十五天后才放回家。

    何智被非法关押在百色市右江区看守所,遭到了辱骂、威胁、不给吃饭,不给睡觉的虐待,恶徒们轮番上阵非法审讯,在精神上折磨他,恐吓他,逼迫何智承认有罪,逼迫写“三书”,弄得何智精神恍惚,几乎接近崩溃边沿。

    不久,在百色市政法委及百色市右江区“610办公室”的操控下,百色市右江区检察院非法下逮捕令,2005年初,百色市右江区法院非法判了何智八年的重刑,廖春形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突然死亡

    何智被劫持到广西黎塘监狱。因有电脑专长,何智曾在广西黎塘监狱《航标报》小报组做电脑维修与软件编程等工作,还获得过监狱的立功表扬,后因其一直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不承认自己有罪而成为被“严管”的对像,先后在广西黎塘监狱的五监区、八监区、三监区呆过。据了解,何智曾被关进监狱的“强制转化班”(中共邪党强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手段),但所遭受的迫害情况不详。

    2009年4月8日晚上20时,何智家属接到广西黎塘监狱打来的电话,说何智病危要家属赶去。

    何智家属当晚从百色市乘车,于4月9日上午8点到达广西宾阳县广西黎塘监狱。监狱方说:何智是4月8日下午16时左右从床上架摔下来的,当时他刚从厕所回来,就上床面向床沿双脚盘坐,大概十五分钟后从床上架摔下来了,口鼻出血,同监的犯人把他扶到监狱卫生室简单处理,见病情严重才送到黎塘第九人民医院抢救,当晚十一点多钟抢救无效死亡,当晚已上报广西宾阳县检察院赶到医院调查。监狱方叙述的口气相当强硬。

    此前,2009年2月24日中共政法工作会议在南宁召开,广西政法委温卡华主持,随即温又下到广西各市、地区布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此后,2009年4月24日下午周永康在中南海接见郭声琨与广西政法部门主要人员;2010年中央政法委来南宁检查;2010年12月上旬江泽民来到南宁。

    三、监狱极力掩盖

    何智家属提出要到现场(何智所在三监区的一监室)察看,被监狱方拒绝了,在何智家属多次强烈的要求下,第三天才同意何智弟弟一人进入现场,并要求:进去时不能带手机,不能向犯人问话,交谈情况。

    何智弟弟进去找何智的行李发现不在床上,出到监室外面时,监狱方才拿出行李来。何智弟弟查看行李包,发现已有翻动检查的痕迹。何智弟弟提出了怀疑:既然这些犯人都是在场看到何智“摔下床”的证人,为什么问几句当时的情况都不可以?何智行李包里面的信件、家庭地址、电话号码均全部消失,难道是怕留下信息给同狱室的犯人,出狱后联系何智家属告之实情吗?

    何智家属提出要求查看监狱关于何智“摔下床”前后时间段的监控录像时,狱方推说没有。但经调查,廊坊丰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7年11月7日前已为黎塘监狱完成安装网络监控录像系统。监狱方为什么不提供监控录像,究竟想掩盖着什么?

    2009年4月10日下午,何智家属跟随监狱方、宾阳检察院监管科长、法医等人到殡仪馆检验遗体。发现何智遗体右脑后勺有伤处,右手腕有瘀血红肿扭伤的痕迹。更让人恐惧心酸的是,何智遗体的头壳少了一块头骨,家属追问头骨下落,监狱方及宾阳检察院监管科长面面相觑,把责任推诿到黎塘第九人民医院。家属赶往医院了解抢救情况并查找遗失的一块头骨时,医生扔给了一张脑壳有一条大裂痕的CT图片,并说:那块头骨当作医疗垃圾处理不见了。

    因宾阳县检察院没有出示何智死因的鉴定报告,没有任何形式的书面函文,没有对家属公开何智死亡的具体细节等,家属提出了要求请第三方权威部门验尸,宾阳检察院说只能指定南宁一间民办机构鉴定,其他的机构他们不认定结果,而且上万元的费用要自理,并恐吓威胁家属立刻火化尸体,否则高额的费用将由家属全部负责。无奈之下,不富裕的家属在悲痛与高压下含泪火化了遗体。

    何智妻子奔丧回到百色后曾一度沉默缄口,对外界不提何智死亡之事。

    四、家属种种质疑

    种种的迹象表明何智之死并非是监狱单方面下的“摔床死“的结论。2009年4月8日下午何智“出事”后,有目击证人清楚地看见何智头部、口鼻并没有出血,就是一直昏迷不醒。此说法与监狱方的叙述不符合。有人怀疑,何智是被打了麻醉针导致昏迷,叫罪犯卫生员参与抢救只不过是个幌子。

    家属向监狱方提出何智之死的种种疑问:

    1、按狱方说,何智当时是面向床口盘腿而坐,那为什么摔下时不是前额先着地,而是后右脑勺着地受伤。他不可能坐着翻个跟斗,让后右脑勺先着地受伤吧。何智家属所看到的何智遗体已经是死后第三天被化妆整理过的尸体,但仍清楚的看到右手腕有瘀血红肿扭伤的痕迹,这说明何智曾被强制捆绑过。

    2、为什么不给家属查看监狱关于何智“摔下床”前后时间段的监控录像,为什么家属查到黎塘监狱已完成安装网络监控的信息?

    3、按狱方和宾阳检察院当时给家属的讲法,何智从床上摔下时没有人注意看清楚,为何在向南宁市检察院汇报时又有七个证人出现,见证其摔下?为什么狱方拒绝提供同监室那七个所谓亲眼目睹何智“摔下床”的罪犯证人的姓名、家庭住址,罪犯证人家属的联系电话及一些基本信息?

    4、何智那块头盖骨的丢失,狱方作为当时的监护人有不可逃避责任,宾阳检察院在场为什么会让证物丢失,不追查线索?

    5、宾阳检察院是否应该马上向上一级南宁检察院反映情况,上一级检察院没有到场监督是否符合规定,到底那一级检察院有工作上失职?

    6、第三方公证鉴定机构只规定南宁某民办鉴定机构才合法,其它机构的鉴定不认定结果,这个规定是否合法?

    7、因狱方没有尽其监管等多方责任,事实上造成何智非正常死亡,又不公开信息,难免其责。处理事故中,又不在多方上级部门监督操作之下,所以狱方是否有管理失职的责任?

    8、根据司法鉴定条例,同一司法鉴定应由两名以上司法鉴定人进行,现在只有一名法医合理吗?宾阳检察院法医对这起狱内重大疑案,仓促下了“摔床死”的结论,是否太草率?为什么不会同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专家会诊,或请上级检察共同会诊,就一人半小时得出此案的结论?

    对于申诉,监狱方先是不予理睬,然后广西黎塘监狱长,中共支部书记两位官员同时换马走人了。

    为了讨一个说法,何智家属于2010年1月2日又向中国高级检察院,法院,司法部,及广西高级法院,检察院,公安厅,寄出申诉函要求查办此案,直至2010年3月18日才收到南宁市检察院信访回函,文中称有七名犯人作证。家属不服,于2010年4月25日寄出第二封要求解答疑点的信函至中国高级检察院,广西高级检察院,南宁市检察院,一直没有回音;家属向南宁检察院索要验尸报告及解答家属提出疑问的回答复印稿件时均被拒绝,还被要求不能越级上访;家属提出以上种种疑问时,南宁检察院反问;你们有什么证据?还向家属宣读了“维稳”文件精神。

    五、喊冤遭死亡恐吓

    何智的弟弟何勇为兄喊冤,多次申诉无用后,万般无奈之下,何勇悲愤写下《广西黎塘监狱白天惊演“摔床死”》一文,于2010年6月16日发帖至网上向社会、知情人、有正义心的狱警及同室犯友求助,引起国内外社会各界包括国际人权组织、正义人士的关注。

    迫于舆论,广西南宁市高级检察院成立何智之死专案组,由该检察院申诉处,监管处两位处长(广西法官黎朝阳狱中死亡案主办)主持调查。专案组一行曾赶到百色市就申诉家属所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然后,此事就“马拉松式”的进行着,直到现在案件未有结果,不了了之。有人透露:此案不能查,不敢查,一查会出大问题。

    何智的弟弟却遭到了接连不断的恐吓电话。为了避开恐吓电话,只能不断的更换手机号码。有一回,他惊慌失措的告诉朋友,有人威胁要绑架他,目的是让他撤诉。

    破碎的家庭也屡遭中共“610”及其有关部门黑社会性质的恐吓与威胁。一次,何智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收到了匿名电话,他们问:你究竟有几个儿子?何智母亲说有两个,他们直言不讳的说,何智就是中共邪党搞死的,你是不是还想再死一个儿子?何智母亲惊恐的扔开电话,仰天失声恸哭,哀求小儿子不要再上告了……

    六、死因的两种说法

    何智的死因至今还是一个谜,但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来自黎塘监狱正义之士的讲述,“何智是被灭口而死”。2005年至2006年间,广西黎塘监狱内部的电脑系统重新整改和全面维修。由于何智的电脑技术高超,监狱方请他做技术员参与黎塘监狱内部的电脑系统重新整改和全面维修工作,并许诺给他减刑2年。

    据说,何智在进入监狱内部的电脑系统后看到了中共邪党内部机密文件和不可告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及普通犯人的惊天黑幕,震惊之余,何智拒绝参与电脑维修工作,并宣称:不要逼迫他“转化”(指逼迫放弃信仰),否则他把看到和所掌握的邪恶黑幕向外界曝光。这举动让黎塘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及普通犯人的邪恶之徒心惊胆寒,视何智为眼中钉,肉中刺,最后耍了阴谋,对其下了毒手。

    第二种说法来自主观推测——“何智是被活体取脑而死”,关注人士在广西实地调查时,将所听、所看到的归总后,作出的种种推测。广西民间流传着中共邪党前党魁江泽民用人脑进补的毛骨悚然的传闻。何智的头盖骨遗失很蹊跷,如果“取脑进补”的说法是真实的,那何智就是“最佳人选”,因为何智具备健康,智商极高的条件。据说,2009年4月8日中午13时左右,监狱方带了两三个身份不明的人进到何智所在三监区的一监室,他们命令同监室的犯人都到操场集中,并说没有命令不准回来,单独留下了何智。对何智实施“抢救”的广西黎塘第九人民医院只不过是县级国家二级甲等综合医院,(先前叫“黎塘镇医院”,属于乡镇医院),能具备开颅动手术的医术吗?况且没有家属同意手术的签名,哪个医生又敢实施手术呢?

    广西,这个曾在中共统治下的“文革”时期,惊现过武宣县“人吃人”的罪恶;“大饥荒”时期,惊现过由于炮制环江县“亩产万斤”浮夸风,导致无数广西人活活饿死的罪恶;在中共邪党统治下的1968年 “清查阶级队伍运动中”,惊现过对11万“四二二”群众团体实行大屠杀的罪恶……

    后来从黎塘监狱出来的服刑人员告诉家属,何智是非正常死亡。

    七、破碎的家

    何智2004年8月2日夜被绑架判刑及2009年4月8日在广西黎塘监狱被迫害致死,让这个家庭陷入了极度的贫困与痛苦。事发后,何智的妻子因受中共恐吓不敢住在家里,也缄口不敢说出丈夫死亡的消息。何智年迈的父母,最后才知道儿子已被迫害死亡。

    何智老父亲八十高龄,是百色当地的退休警察,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沉默寡言、心力交瘁,卧病在床。

    何智之妻是一位失业工人,在承受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下,不光是为了生计四处打工挣钱吃饭,还要照顾年迈的公婆及未成年的女儿。

    为了让何智的女儿专心考上大学,家人不敢把她爸爸已死的消息告诉她。当时她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准备给爸爸报喜,没想到爸爸已经过世了。

    何智被非法判刑不久,懵懵懂懂参与迫害的校长谢家成就患上了肺癌。有人善意的告诉他:“你这是遭恶报了。”并和他讲了许多法轮功真相。谢校长后悔莫及,拖着病体,舟车劳顿,来到广西黎塘监狱看望何智。看着昔日的老同事陷冤狱,受迫害,谢校长老泪纵横,但又无力相助,善良的何智没有责怪他。

    几个月后,身患绝症的谢校长病情日趋加重,卧床不起了。有炼法轮功的朋友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减轻痛苦的,谢校长说,他对不起何智,心理负担很重,不敢念。谢校长不停的念念有词:“老江(指江泽民)为什么要搞迫害?”不久便病逝了。

    八、哭泣的“三百村”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地处中国大陆桂西大石山区,面积约3.6万平方公里,人口420多万人,百色市主体民族为壮族,此外有汉族、瑶族、苗族、彝族、仡佬族、回族等6个民族。常住人口中,汉族人口大约占15%;各少数民族人口大约占85%。

    百色市田东县思林镇有一个村庄叫三百村,全村人几乎都修炼法轮大法,村民身体康健,民风淳朴善良。即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村民也总说“法轮功好”,说村里的一个人修炼后,多年不愈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另一人修炼了,不打老婆,不去赌了,还戒掉了烟酒等等。再后来中共政府就出动了一大批警察,荷枪实弹地包围整个村庄,威胁说,看谁还敢炼。

    面对政府的淫威,有几个村民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事后一大批工作队进驻到三百村,把人集中在操场上开会,批斗。几个工作队员守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做所谓的“思想工作”,硬逼他们表态认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广西电脑教师被害死-家人伸冤遭死亡威胁
    何智被广西监狱迫害致死 妻受恐吓不敢住家

    更新日期: 2020/5/31 12:5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