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路国芳

简介:
路国芳
(Lu,Guofang), 性别待查 , 61岁 , 佳木斯大法弟子,佳木斯肉联厂职工。

二零零零年二月路国芳因进京上访被抓,非法关押拘留15天,超期关押41天,被勒索伙食费600元,被东风区公安局勒索3500元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路国芳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没走多远,他们就在火车上被非法拦截。警察强迫打开路国芳的布包,看见一本《转法轮》,把他非法关押在南岔火车站一夜,第二天把他劫持到佳木斯南卫派出所。

在派出所,恶警抢走了学员们带的《转法轮》和随身带的钱,路国芳带的一千元钱被他们抢走。恶警问学员们还炼不炼、还上不上北京,学员都坚定的说:“炼,需要就上北京”。恶警又给学员们做笔录、照相、取手印,然后把学员绑架到佳东分局。

之后,学员们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头两天,几个男学员被非法关在拘留号。过两天,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多了,恶警就把学员分到各个刑事号,不让学员接触。十几平方米的地方,关十七、八个人,有时二十多人。吃饭、上厕所都在一个房间。整个一个大铺,大部份被老刑事犯占了,睡觉都得侧着身还得有人往下踩才能一个挤一个的躺下。晚上要是上厕所,再躺下都很费劲,刑事犯经常为睡觉打架。那一段时间,他感到身体上最大的痛苦就是睡觉,睡一宿全身痛的难受。

在被非法关押的五十多天里,天天吃的是窝窝头,一天两个(两顿饭),一点没有盐味的没油的冻白菜汤,根本吃不饱。因为阴暗潮湿,他长了一身的疥,奇痒无比,一宿宿的不能睡觉。除了三次提审,他从未被允许出过牢房的门。因为没有手纸,弄一点手纸很困难,到后来甚至都很少大便。在这期间,狱警经常威逼他,问他还炼不炼了,他都说:“炼”。

家人忧心如焚,几经周折,四处奔走,后被勒索七千多元钱(东风区公安分局勒索去四千多元),他才出了魔窟。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路国芳正在家休息,肉联厂组织部长张欣、保卫科长张孟良指使车间两位工人到他家,把他骗到总厂办公楼(那时已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骗到那里)。单位领导什么也没说,就叫他二人分别上了两辆轿车,由保卫科人员押送直奔红兴隆看守所。

当时他并不知要去哪里,到了看守所才恍然大悟,也更深一步体悟到了邪党的阴险。在看守所,恶警把他全身脱光,非法搜身,对他进行人格的侮辱。被非法送进牢房时,他听狱警打电话问:“他怎么写(理由)”,对方回答说:“你随便写个理由就行了”。
第二天,恶警又劫持来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二人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亲人着急上火,找人托关系去看望他,为他的危险处境担心害怕,以泪洗面。

这次,他被非法关押十八天后放回,还未痊愈的一身的疥又严重了。家人又被勒索三千多元钱。

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单位骗出非法关押到红星隆看守所18天,勒索200余元,才放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家被抓,非法关押15天,勒索350元伙食费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晚六点左右,他和妹妹、外甥在家,听有人敲门,他妹妹就去开了门。门一开,闯进来四个警察,进屋看到他家墙上挂的师父法像,恶警就抢,他上前制止。为首的片警刘德会说一声:“搜”,恶警就到处乱翻。刘德会要撕师父的法像,没撕动。恶警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大法书籍、一个放像机。

恶警把路国芳连推带拉推下楼,他当时鞋都没穿。外边早有一辆警车停在那里。恶警把他塞到后边座位的下边放脚的地方,为了不让他呼救,恶警李富贵用脚踩着他的脖子,踩得他喘不过气来。
到了南卫派出所,恶警问他什么他都不配合。恶警气急败坏,以“妨碍执行公务罪”把他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勒索了五百元钱,说是伙食费。

那年,他的小外甥才十岁,亲眼见证了“人民警察”的野蛮行径,受到惊吓,以后到舅舅家一到晚上六点多就不停的看表,吓得要回家。十多年过去了,提起当时的那一幕孩子还心有余悸。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路国芳在外边走,片警刘德会看到他说:“上你家看看”。他不同意,说:“不行,你们上我家就是抄家”。恶警就把他绑架到南卫派出所。

恶警抢走了他家的钥匙,非法在他家没人的情况下抄了他的家。他家被翻得乱七八糟,就像遭到了土匪打劫。当时他老伴没在家,等老伴回来才知道他又被绑架了。这次,路国芳又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二天。

家里多次到佳东分局、看守所要人,最后他小姨子说他家没人管他了,老伴要跟他离婚。恶人见实在勒索不着钱财,就勉强把他放回。这次,他家人被勒索六百元钱。

从此后,他们俩口就被迫流离失所,这些年共被迫搬过六次家,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经历了太多的迫害折磨,路国芳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悲愤含冤离世,享年五十八岁。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路国芳被骗到红兴隆看守所时,他的老母亲在家。当时张孟良恶人说是单位领导找谈话,等路国芳被劫持到看守所后,他们才跟老人说了实情。当时,老人放声大哭,老泪纵横,哭着说:“共产党的干部不是骗人吗,我儿子炼法轮功有什么错?说是找谈话,给欺骗到看守所,这是什么党啊”。老人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坐卧不宁。

二零零一年,路国芳俩口上他年过七旬的父母家过春节,肉联厂单位领导强迫两位职工去监视他的行踪。他们的无理性而又可笑的举动使这一家年也没过好,给路国芳的双亲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也很气愤,本来一个喜气洋洋的新年让这两个不速之客搅和的压抑沉闷。本来父母很长时间没见到儿子媳妇了,又是中国传统意义上最重要的节日,应该是阖家欢庆、其乐融融。可两个人像监视逃犯一样每天早一遍、晚一遍的监视他们一家。欢快的节日气氛没有了,一家人都压抑,感到人格受到了侮辱。

那两个负责监视的人也很苦恼,他们也说:“我们也不愿意在这,也想和家人团聚,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同年夏天,路国芳回父母家帮着干活,单位又派一人监视,一直到他干完活回到当地为止。

二零零一年底,路国芳被迫内退,单位每月给一百多元的生活费。但单位领导还是“不放心”,到处打听他的下落,竟两次派人远隔六百多里的他父母家寻找。还有一次,路国芳去探望双亲,单位又派人去他父母家骚扰,找来一个当地的警察,说如果他在父母家住必须交五千元保证金。他们全家都感到非常气愤,从古至今没听说过子女看望父母要交保证金。

路国芳的父母也都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七、八十岁的人还能上山扛木头。可因为他的离世,他的老母亲经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于二零一零年在思念儿子中含冤离世,终年八十一岁。

路国芳的老伴有一天到法轮功学员家去,正赶上恶警抄家,也和那位学员一起被绑架到看守所,被迫害了十五天,被勒索了五百元钱。

路国芳的女儿是教师,因为父亲修炼,警察到学校去骚扰她,逼迫她去找她父亲。学校老师见到一向诚实本份她竟有警察来“光顾”,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路国芳与家人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一)

责任单位及恶人:
东风公安分局

更新日期: 2012年5月25日 19:2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