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战阳


    战阳于2008年照

    简介:
    战阳
    (Zhan,Yang),女 ,40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法轮功学员

    十多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迫害良善的元凶江氏集团以国家的名义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全面的打压,为了向政府和各级领导证实法轮功对民族、社会和家庭的极大益处而不应受迫害,战阳和爸爸妈妈一起到省政府上访,一家人被非法关押了一整天,他们被送到离市区较远的一所学校里,那些看着他们的警察说:不许上访。下午被关在市区各处的炼功人被强迫听央视诬陷法轮功的造假新闻。上访者在被强行记录了姓名、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后,很晚才让这三口人回家。

    人被单位保卫处领回后,就一直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区公安分局、哈西派出所、单位、街道(哈西办事处)等中共组织列为重点迫害对象。黑龙江大学为此成立了五人“转化”组,接下来是所在街道办事处、哈尔滨市和南岗区的公安国保不断的以工作为由对他们不断的骚扰。

    南岗区政保科科长张金滨几乎是天天待在战家,黑龙江大学由一名“老红军”长期跟踪做工作,逼其一家修炼人放弃信仰,跟邪党保持一致。校党委书记许师东还叫嚣停发战阳父母的工资,学校的同事知道他们每月用工资赡养着老人,都说要是停发了工资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结果战阳父母的工资被停发一个月,这份工资至今未补发。尽管这样也没有动摇这一家三口人的修炼决心。

    一九九九年十月四日早由黑龙江大学保卫处吴桂满、孙忠光等四人都穿着警服来到战家,满脸堆笑的说:“战老师、刘老师学校有事要找你们谈谈,让战阳也去。”并用车把三人带到保卫处,把他们分别送入三个办公室后,严加审讯(当时的负责人是处长刘刚,副处长李雪峰具体指挥),每人被一群身穿警服不认识的年轻人围起来,气势汹汹。

    当时战阳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不久,思想单纯,胆子又小的女孩,从未经历这样(约七、八个人)的场面。那些人大喊大叫的围着她逼问,有的敲打桌子,有的在电脑上打字做着记录:你们都跟什么组织联系?跟谁接触?谁上你家去了?都叫什么名字?在一起搞了哪些活动?告诉你不能炼了,就不许出去联系。

    黑龙江大学私设公堂,还有一些本校法学院的学生,他们也穿着警服,被教唆的耀武扬威、不屑一顾的样子,表现的很邪恶,对战阳不停的进行威逼、恐吓,竟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战阳回家后,那噩梦般的场景带给她带来了无名的恐惧,这种感觉不断的包围着她,袭击着她,她似乎看到屋里到处都是狰狞可怕的穿警服的人在大喊大骂、吵吵闹闹的不停的照像、敲打桌子。战阳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无法入睡,卫生间也不敢去。几天后越发严重,她没有办法在家里呆了,便去了亲属家(姥姥、姑姑、姨家等)五个多月,一直处在高度惊恐不安的状态之中,在姥姥家也总是到处躲藏,甚至还走失两次,给家庭及亲属带来不应有的担心、麻烦和不安!

    当时,战阳爸妈被软禁八天,早晨车接晚上半夜送回家,楼外有警车和人看着,直到看守的十来个人相继病倒无人看了,让家人“签保”,交居民委“看管”。期间哈市公安局一王姓的科长来黑大保卫处训话,不许他们夫妻出校门一步,否则就抓起来。

    战阳的父母软禁被放回后,就发现来女儿的神情不正常,很吃惊,就找到黑大保卫处处长刘刚说:你们对我们夫妇俩的做法就已经是错的了,我们是学校的教工,可我们的孩子是家属,你们把孩子吓的精神失常。以后可能出现的后果你们是要负责任的。

    在战阳父母的据理力争下,学校保卫处只好写了一份证明,证实战阳是在黑大保卫处受到惊吓导致了今天这种不正常状态,这些和修炼法轮功没有关系。

    战阳流离在外前后五个多月,家人和亲属不断想办法为她寻医治疗,后经哈医大神经科诊断为:精神受强刺激导致严重精神障碍,属精神分裂。治疗一段时间后,战阳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 二零零零年四月回到家中。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战阳和几名同修到北京去上访,被劫持回来,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在被关押期间,战阳要学法炼功又被恶警绑在铁椅上,手脚被刑具拷住,三天三夜不能动。同时恶警还用“小白龙”(即盛满砂子的塑料管)毒打她。恶徒们觉的战阳是个姑娘,可以用特殊的办法“转化”她,吃饭时有专人一口口地喂、要想小便用人在铁椅子下面接。这些伪善的恶作剧仍然没有使她屈服。

    站阳的父母找到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张金滨,拿着黑大出的战阳因在黑大保卫处受惊吓而精神不正常的证明去要人,负责战阳“案子”的国保警察韩秀文说:“这孩子精神的确有毛病,我让她写简历,她却说找我妈去,还让我给买卫生纸……”。战阳被看守所关押二十六天后,终于回到了家中。

    由于这次迫害,导致战阳又常常自言自语,用耳朵听墙。时而发呆,无声自笑等等表现。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战阳无法回家栖身,她去找流离在外的妈妈时,被蹲坑的恶警再次绑架,又被关押一天多,致使出来后她的病情日趋严重。在恐惧的状态中,她大声呼喊,总说有人要害她,见了人就到处躲藏,她开始离家出走,在茫茫的夜色里、在冰雪交加的晨曦中,在她曾热爱的这片土地上,漫无目的地游走……。


    二零零二年元旦,战阳才被妈妈找到,回到住处战阳经常大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啊等等。她的这些举动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为此战阳和妈妈被迫在市区内六次调换住所,在农村先后七次搬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战阳和妈妈去一个超市,妈妈告诉她去办点事,让战阳在那儿等着她。可妈妈回来后战阳已经不知去向了,直到半夜才由多个家人找到。三天后的半夜两点多钟,战阳突然浑身抽搐,持续一个多小时,她面部表情非常痛苦,这之后的两天中战阳走路明显不稳,摇摇晃晃的摔倒了好几次,嘴里不停地说着胡话;爸妈只好带战阳去医院,途中她在汽车上又抽搐了半个多小时,经四个多月的治疗才一点点的稳定下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下旬,战阳又开始出现惊恐不安的状态,老说有人要害她,时而哭哭啼啼,时而用头撞妈妈,还穿着背心、短裤光着脚往雪地里跑,时而眼睛直勾勾的全身哆嗦,坐在火炕上一天一宿不动地方,尿在炕上也不知道,臀部和脚踝骨的皮肉都烫烂了也没有反映。

    即使这样,当局还是不放过战阳。 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辖区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等多人又到战家去找她,那些人被战阳的爸爸厉声斥责:你们把战阳害得精神分裂还来找?家里正愁没人看管呢,这回就把她交给你们看着吧!那些人一听转身就走。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下午,战阳穿着睡衣裙,手拎塑料包匆匆的离家,爸妈追出去已不见了女儿的身影,四天后才由一救助收容站通知领人,当家人见到战阳时,她神情憔悴,瘦削了许多,身上粘了好多泥巴,两条腿上到处都是玉米叶划破红肿的伤痕。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战阳随妈妈外出再次走失,丢了半天一宿。第二天战阳拖着疲惫的身子自己走回到阔别了八年的家,进屋就躺在床上一睡就是好几天不醒,家人发现战阳脚上穿的皮鞋磨漏了一个洞。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战阳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经常走失,父母及亲友只好让她住进了哈尔滨普宁精神病医院。

    战阳到医院前,手里死死地抱着一本用于修炼的大法书,谁要也不给,抢也抢不下来。到医院后医生说,我们有办法。战阳住进了医院的第四病房,主治医杨建华和该病房的詹大夫、徐大夫不是先给战阳检查身体、询问情况,而是动手抢书,书没抢下来,杨建华就叫来五六个人把战阳绑在床上,他们欲把两手捆绑上,但未成功,杨指挥人拿电棍电击战阳的身体,那本书终于被她们强行抢了下来。紧接着杨建华等人轮番的追问战阳:你是炼法轮功的?战阳说是,听到这些她们惊恐万状,近乎于失去理智:这不行,你得和法轮功决裂,和你师父决裂,你必须得写决裂书,战阳明确的告诉她们:不可能,我不会和法轮功决裂的。

    此时的主治医杨建华倒象个十足的精神病人一样大声喊叫的让她手下的医护人员拿来电针通上电对一个刚刚入院、精神疲惫的女孩实施了一个医生不应有的残害手段:不说就电。强大的电流通过战阳的虎口穴、外关穴等处(本来这样的电针应该是治疗偏瘫病人的),詹大夫对战阳边电边问:你跟谁学的?说!战阳说:跟我妈,我妈身体不好,炼功炼好了,我也跟着炼。

    那些人说不行,你不能炼,就是让你和法轮功决裂,你不写,说也行。一个毫无人性,毫无医德可言的人就这样使一个遭受了邪党多年身心折磨的女孩做了一件她自己永远都不想做的事情。

    战阳的小弟到普宁医院看姐姐,见姐姐坐在那里,被铁链子锁着,面部没有往日亲热的表情、神情木讷。小弟的心陡然一颤,他在为姐姐承受着不公的苦难流泪。小弟回家就对妈妈说:姐姐太可怜了,他们弄铁链子把姐姐锁在那里已经两次了,我们把姐姐接回来吧。

    战阳被家人接了回来,她又和妈妈一起过着颠沛流离的苦日子……她的亲人也承受着精神上的折磨和经济上的重压,不应支出的费用就高达十几万元。

    迫害导致:
    迫害致精神失常;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文雅善良的姑娘被迫害致精神分裂(图)

    相关单位及个人:
    参与迫害战阳的相关单位和责任人:区号:0451

    原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已退休):许师东-13359708687(手机) 86608335(宅电)
    保卫处处长:刘刚-13936242567
    保卫处副处长:李雪峰
    保卫处人员:吴桂满 (2007年患白血病死亡)
    保卫处人员:孙忠光
    保卫处人员:许 兵 (原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许师东的儿子)
    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张金滨(已被双规)
    哈西派出所:原所长已调走,现任所长王××-86661484
    哈西街道办事处:王主任-86661209
    哈尔滨普宁精神病医院第四病房主治医:杨建华办公室:88083974
    哈尔滨普宁精神病医院第四病房医生詹××(现已调走)
    哈尔滨普宁精神病医院第四病房医生徐或许大夫
    现任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杨震:办公室86608500、宅电:53646952

    责任单位及恶人:
    道里看守所 :刘刚
    南岗公安分局 :张金滨
    哈尔滨普宁精神病医院 :杨建华
    南岗区公安分局 :韩秀文
    哈西派出所 :宋勇
    黑龙江大学 原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已退休):许师东-13359708687(手机) 86608335(宅电)保卫处处长:刘刚-13936242567保卫处副处长:李雪峰保卫处人员:吴桂满 (2007年患白血病死亡)保卫处人员:孙忠光保卫处人员:许 兵 (原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许师东的儿子)现任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杨震:办公室86608500、宅电:53646952许师东吴桂满孙忠光李雪峰

    更新日期: 2010/7/4 3:5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